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9章 程英回归,母女同侍一夫(二)

    就在小沁准备吻程遥迦的红唇时,程遥迦忽然抓住了小沁的手。

    W E A r R

    W E A r R

    “疼!”小沁叫道。

    W E A r R

    W E A r R

    “嘘~~”程遥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别吵,这里有人!”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吓了一跳,忙看向四周,看了一大圈也没有看到人,她的内功修为虽然很低,不过最基本的探查还是会的。如果她感觉不到对方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对方的修为太低,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第二种就是对方的修为太高,已经能将自己的波动全部隐藏。既然程遥迦紧张兮兮的,那就只可能是第二种可能了。小沁吞了下口水,如果对方是个采花贼,那她们就有危险了,李庭又没有在这边。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突然将小沁拉到了身后,运气内力,随手一推,小沁就直接从水里飞起来,稳稳当当落在了河边,两只玉兔上下乱颤着。小沁一手遮住半轮玉兔,一手按在圣地裂缝处,直盯着已经站起身的程遥迦。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心脏跳动变得十分的怕快,两颗豪乳不停地颤抖着,清凉的河水只到她大腿关节处,水份正顺着被流水抚摸得平滑的耻毛流下,流进细缝流连片刻就滴在了河里,荡起的涟漪飘向四周,又回荡开。程遥迦屏气凝神,目光变得十分的锐利,猛地,程遥迦突然跳了起来,豪乳在半空中乱蹦着,再次落入水中已在五米之外。程遥迦迅速抬起右脚,圣地裂开,粉红色显得那么的饱满与诱惑,她以闪电般的速度劈入水中,万张惊澜如群龙腾空般击向高空。接着,程遥迦的身子像被电击了一样,整个人都腾空而起,落在了对岸上,脚腕一疼,她就差点跪倒在地。

    W E A r R

    W E A r R

    不可能!对手的内力怎么会这么高,竟然比东邪西毒还高出好几个重天!程遥迦的担忧变得更重,也许是由于沉浸于窥探对方的身份,程遥迦一点也没有关注自己的娇体,就让它那么大方对展现在斑驳的树影之中。

    W E A r R

    W E A r R

    水面忽然炸起数道水流,一个迷迷糊糊的身影正从水中缓缓升起,就像一朵圣洁之花慢慢绽放般,水流慢慢落下,一个低着头的白衣女子站在那里,看样子也是在洗澡,不过是连一件衣服都没有脱,单薄的丝绸在水的侵蚀下变得十分的透明,一轮新月挂在胸前,两颗粉红色的红豆正悬挂于新月之上,再看她的下面,一丛倒三角形的耻毛也清晰可见。她慢慢抬起头看着程遥迦,程遥迦惊呆了,那是一张冰玉般的面孔,看不出喜怒哀乐,更不可能猜懂她的心思,配上那妖娆至极的身材,程遥迦还误以为是看到了以为仙子。李庭老是说她像一位仙子,而现在她都自愧不如,就觉得自己不过是凡尘女子,可这个水中女就不一样了,清丽脱俗的外表,夺人的气质,不管是从视力还是感觉出发,都觉得她绝对不是一个凡尘之人!

    W E A r R

    W E A r R

    站在对面的小沁只能看到她的后背,可单纯看着那高翘的丰臀,那蜂腰,那S形的曲线,小沁不用看前面就知道她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

    W E A r R

    W E A r R

    白衣女子身子周围发出一阵的白光,程遥迦忙闭上了眼睛,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衣女子已经站在她身后,而且衣服都干了,微风吹动,她的裙角随风肆舞,一双无暇的大腿正与程遥迦那身娇躯争艳。

    W E A r R

    W E A r R

    白衣女子上下打量了下程遥迦,面无表情道:“俗人。”

    W E A r R

    W E A r R

    这句话一出,程遥迦反倒没有多么的激动,可对岸的小沁就不一样了,她怎么可能容忍别人辱骂自己的姐妹呢?“你才俗,没事干干嘛躲在水里吓人,你以为你是水鬼啊?”小沁扯着嗓子骂道。

    W E A r R

    W E A r R

    白衣女子轻笑一声,转身就走,留下的只有那一直萦绕在程遥迦眼前的微笑。

    W E A r R

    W E A r R

    待白衣女子离开好久,程遥迦才回过神,这时候小沁已经走到了她身后,轻轻揽住她的娇躯,双手抓着那对豪乳,用手指夹住突出的红豆,呢喃道:“遥迦姐姐,你没事吧?”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没有拒绝小沁的爱抚,反过手摸着小沁光滑的身子,说道:“武林中有如此美貌又内功极深的人真的不多,可我一直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程遥迦面部表情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惊叫道,“我知道她是谁了!”

    W E A r R

    W E A r R

    “谁?!”小沁忙问道,下身则一直摩擦着程遥迦的丰臀。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妹妹,你有没有听过一首诗,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沈。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程遥迦问道。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一听就摇头,说道:“没有听过,我都没有读过书。”

    W E A r R

    W E A r R

    “这首诗是李商隐的,描绘的正是一个如她般的绝尘女子,如果我的大胆猜测没错,她就是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听得更加的莫名其妙,满脸的疑惑,问道:“慈航静斋是什么门派,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W E A r R

    W E A r R

    “ 你怎么会知道呢,这门派在数百年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听说从慈航静斋里出来的都是大美女,师妃暄,秦梦瑶都是慈航静斋出来的,只不过听说秦梦瑶已经飞升了,至于师妃暄,我就不知道了,刚刚那女子的清丽脱俗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我才敢斗胆如此猜测的,不过也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程遥迦笑道。

    W E A r R

    W E A r R

    “遥迦姐姐,如果杨公子会用他的大鸡ba把她收服,你说会怎样?”小沁眯眼笑着,一只手已经游到了程遥迦洞口前,整个手掌印在上面,中指就已经陷进去,正一边观察着程遥迦的表情变化边轻轻插着。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杏眼微闭,身子靠在了小沁的身上,喃喃道:“小沁妹妹,你的手也有魔力了,是不是和老公学的。”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吻了下程遥迦的柔肩,然后慢慢下移,双腿也跪在了地上,分开了程遥迦的丰臀,伸出舌头从后方舔着程遥迦的细缝,并从里面汲取出一道道的热流,吞入肚子里就说道:“遥迦姐姐,下面真的很好吃,杨公子也很喜欢吃这里啊,我也吃过郭芙姐姐的,和你的味道不一样,她的很清,吃起来好像没有味道,你的有点腥,不过也很好吃。”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羞红了脸,说道:“郭芙妹妹和小沁妹妹的也很好吃。”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移到了前面,拨开花瓣就仔细看着里面粉红色的膣肉,晶莹发亮,还在不住地蠕动着,小沁看了一会儿就伸出舌头插了进去。

    W E A r R

    W E A r R

    “啊……小沁妹妹……你进来了……啊……好舒服啊……别别舔那里……那里很敏感……会丢的……”程遥迦浑身都在颤抖着,嘴巴上虽在反抗小沁,可下面早就浪水涟涟,一直喷在小沁的俏脸上。

    W E A r R

    W E A r R

    W E A r R

    W E A r R

    看着程遥迦一直在颤抖着的身躯,李庭的神器就高高翘起,他走到前面看了眼程遥迦,见她一直闭着眼睛享受小沁的舔吮。李庭蹲在了地上,小沁一看到李庭就差点叫出声,李庭忙示意她别说话,然后就做手势叫小沁让开。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十分乖巧地让在了一边,然后就直盯着李庭那根粗大的神器。

    W E A r R

    W E A r R

    李庭站直了身子,握着神器就挤开程遥迦的洞口,用力一捅就捅到了深处。

    W E A r R

    W E A r R

    “啊……”程遥迦惊叫了声就睁开眼睛,一看到李庭那张满带戏虐的脸,程遥迦就直锤他的肩膀,而大腿就在颤抖着,一股热流已经打在神器顶部。

    W E A r R

    W E A r R

    李庭吻了下程遥迦的脸蛋,关切道:“遥迦阿姨,怎么一插就丢了啊,这么不济。”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嗔道:“都怪你不好,谁叫你一下子插进来的,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害我又丢了,”程遥迦抱紧了李庭,“下面在一直流水,很舒服的,被操的感觉真好。”

    W E A r R

    W E A r R

    李庭刮了下程遥迦的鼻尖,纠正道:“不是被操就很爽的,前提是被**,懂吗?”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吞了吞舌头,刚要说话,李庭马上就捕捉住她的舌头用力吮吸着。

    W E A r R

    W E A r R

    郭芙已经游到了岸边,做了个手势示意小沁走过来。小沁跳入了水中,郭芙就附在她耳边一直呢喃着。小沁一边听,一边贼笑着。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趴在了岸边,扯开嗓子大叫道:“遥迦姐姐,你脚边有一条黑蛇,要咬你了!”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向来就怕软体动物,被小沁这么一吓,脚步失稳,整个人就朝后方退去,李庭的神器被硬挤出,一道粘腻的线条就从神器顶部流下,顺着神器,顺着大腿内侧流向了地面。

    W E A r R

    W E A r R

    “噗通”一声,程遥迦就跌入了水中。

    W E A r R

    W E A r R

    李庭很是郁闷地看着正笑得异常开心的郭芙和小沁,就知道她们是在骗程遥迦。李庭握着硬得发红的神器,对着郭芙就说道:“芙儿,小沁,敢打扰我和遥迦阿姨亲热,你们是罪加一等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完,李庭就慢慢走进了水里,扶起被水呛得直咳嗽的程遥迦就说道,“遥迦阿姨,你负责对付小沁,我对付郭芙,我们要报复她们。”

    W E A r R

    W E A r R

    “嗯,”程遥迦直点头,然后就直盯着小沁。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忙游到郭芙旁边,嘀咕道:“郭芙姐姐,现在怎么办?”

    W E A r R

    W E A r R

    郭芙摊开双手,说道:“你如果觉得自己的武功会超越全真教的牛逼高手,会超越孙不二的女儿,你就满与她做对手。”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苦着脸,但马上就焕发出异彩,她附到郭芙耳边,说道:“郭芙姐姐,我们逐一击破,武功虽然比不上遥迦姐姐,但是她的身体很敏感,我们让她丢身子,她绝对会向我们求饶的。”

    W E A r R

    W E A r R

    郭芙直点头,小声道:“好就这么办,我给老公操,你就去舔遥迦姐姐下面。”

    W E A r R

    W E A r R

    “嗯。”

    W E A r R

    W E A r R

    分配好工作的郭芙和小沁似乎信心十足,正准备开始进攻。

    W E A r R

    W E A r R

    李庭和程遥迦则没有展开讨论,只是像恶徒一样游向郭芙和小沁。

    W E A r R

    W E A r R

    “开始进攻!”郭芙小声叫道。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吸了一口气就潜进了水里,郭芙则大步走过去,拨开自己粉红色的洞口,就说道:“老公……芙儿这里很痒……你快来操我吧……痒死了……里面还有很多水噢……”

    W E A r R

    W E A r R

    李庭刚刚被小沁那么一弄,欲火一点减少的迹象都没有,既然小沁已经潜进水里打算逃出自己的魔屌,那李庭只能找郭芙泄欲了。他应向郭芙,抱住他的娇躯就将她压进了水里,握着神器就挤开了洞口,借着湿滑的膣肉,李庭轻易就插到了最深处。他知道郭芙水性很好,所以一点也不担心她会淹死。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看着小沁慢慢接近的娇躯,一点动作都没有。小沁潜到程遥迦脚边,抓住她的脚就浮出了水面,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的水帘洞,含着那颗充血珍珠就使劲地吮吸着。

    W E A r R

    W E A r R

    “啊……”程遥迦浪叫一声就跌入了水里。

    W E A r R

    W E A r R

    小沁游到了程遥迦身体上方,搂着她的娇躯就将软滑的处地贴在程遥迦水帘洞上,然后就开始快速的摩擦着。

    W E A r R

    W E A r R

    程遥迦吐了一嘴巴的水,身子被小沁压在水下,脖子之上则浮出了水面,她刚想反抗,小沁就吻住了她的红唇,撬开她的贝齿轻轻吮吸着。

    W E A r R

    W E A r R

    下身摩擦传来的快感让程遥迦全线失守,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W E A r R

    W E A r R

    在不断的摩擦中,小沁的俏脸早就绯红,她将一股津液送进程遥迦嘴巴里,挑逗道:“遥迦姐姐,你舒服吗?小沁虽然没有杨公子的粗jj,但是也可以带给你快感的,下面软软的,是不是很舒服啊。”

    W E A r R

    W E A r R

    这种摩擦虽然比不上被操,但是快感也是很大的啊,程遥迦揽着小沁的娇躯不发一言,可一直咽着口水的喉咙已经暴露出她的快感涟涟。

    W E A r R

    W E A r R

    “姐姐,我要去舔你那里了,别叫出声噢,”说着,小沁深吸一口气就潜进了水里,用手拨开程遥迦的细缝,灵巧的舌头就插了进去,边吮吸着边用舌头操着程遥迦。

    W E A r R

    W E A r R

    “啊……好舒服……小沁妹妹……我要被你操死了……”程遥迦浪叫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