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7章 树下春意荡

    李庭靠在大树下只顾着享受,一只手将程遥迦拉进了怀里,拉开她的衣襟就捧着半杯酥乳轻轻掂量着,说道:“遥迦阿姨,你这里又变大了。”

    T C z q Q

    T C z q Q

    程遥迦撇开李庭的手,说道:“这里怕有人经过,你还摸得那么开心,如果被人看见了迦儿的身子,你还不杀人啊?”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十分霸道地将手放在程遥迦红豆上,轻轻挤着,说道:“好像有奶水了喔,”说完,李庭就含住了左边那颗红豆轻轻吮吸着。

    T C z q Q

    T C z q Q

    胸前传来的麻痒让程遥迦长舒了口气,也许是赶路太累了,她干脆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服务。而这时候李庭已经撩起了程遥迦的裙子,雪白大腿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有诱惑力。李庭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敏感的程遥迦就忙将双腿夹紧,睁开眼睛,说道:“老公,别摸那里了,我怕又出水了,好害羞的。”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吐出李庭的神器,抬起头,说道:“遥迦姐姐,你的任务就是勾引老公;我的任务就是舔下面,”郭芙看着站在一边看风景的小沁,招呼道,“小沁,你的任务是给老公看下面,让他舔你那里,我就不相信联合三个人的手段,老公不会射!”

    T C z q Q

    T C z q Q

    小沁回过头,还有点犹豫,士可看到李庭那根红得有点发黑的神器时,她就吞了下口水就走过来,站在李庭旁边就慢慢拉起了裙子,在嘉兴的时候,小沁还是穿那种极其保守的亵裤,可在路上的时候,李庭就为她做了一套极具诱惑的内衣,与郭芙有相同之处,不一样的就是它不会将处地暴露出来,而是换成一条刚刚好遮住那条沟壑的透明布料。小沁一只手就在沟壑外轻轻揉着,沟壑凹下去,显出私密之处,几根耻毛正从亵裤边缘挤出,给了李庭无限的诱惑。

    T C z q Q

    T C z q Q

    “老公……你的舌头好厉害……迦下面真的湿了……不信你摸摸看……”程遥迦浪叫着就拿着李庭那还在大腿内侧徘徊的手直接按在了布料极少的西域亵裤上,“这里已经很痒了……”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边吮吸着程遥迦的红豆边摸着她的圣地,眼睛则注视着半尺之外的小沁玩弄处地的情景,看着那渐渐被润湿的布料显出诱人的粉红色,李庭就觉得欲火更甚。而他的神器又被郭芙吸着,一种想要射的感觉从他脑海一闪而过,他忙运起内力,硬是将射的念头逼到九霄云外去,然后就在丹田汇聚起一股内力,已经准备进行双修了。

    T C z q Q

    T C z q Q

    小沁羞红了脸,慢慢拉下了内裤,一直退到大腿之下,然后就紧紧靠在李庭旁边,用手拨开沃土就将一根手指插进去,在里面胡乱拨弄着,一滴滴的液滴像观音菩萨玉露瓶中的玉露一样滴在了李庭的肩膀上,小沁身子都有点软了,她咬着牙齿丝语着,“杨公子……你快看这里……已经这么湿了……你看到里面的粉红色了吗……是不是很好看啊……我再拨开一点点……你就会看到里面的洞穴了……一直在出水了……味道很好的……你能不能用嘴巴帮我止痒啊……”

    T C z q Q

    T C z q Q

    比起舔红豆,李庭确实喜欢舔她们的下面,可刚刚都在赶路,大家身上都是有点咸的汗水,那里是低处,保证有汗水流进去的,如果舔的话估计会很咸,可他又不想让小沁失望,所以他只好腾出一只手捏着小沁那渐渐浮出来的珍珠。

    T C z q Q

    T C z q Q

    这下子,李庭一点空间都没有了。左手捏小沁的珍珠,右手摸程遥迦的沃地,嘴巴舔程遥迦的红豆,神器又被郭芙舔着,打着飞机。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使劲一吸就将整根都吞下去,在喉咙了呆了一会儿才把它吐出来,这深喉的技术还是向程遥迦讨教的呢。郭芙用香舌舔着神器顶部的小口,一次又一次刮弄着,然后就望着程遥迦那一直被李庭玩弄得出水的沃土,说道:“遥迦姐姐,你又被老公抓住要害了啊,你能不能争气一点,每次被老公摸一摸就一直出水,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这样子怎么能让他射呀,”听声音,郭芙好像有点生气。

    T C z q Q

    T C z q Q

    程遥迦杏眼微启,喃喃道:“可真的很舒服啊。”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直瞪在一边贼笑的李庭,站起了身子,说道:“老公,我有一个办法决定会让你射,信不信。”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饶有兴趣地笑了数下,说道:“听你这语气是又想和我打赌了。”

    T C z q Q

    T C z q Q

    “没错!”郭芙语气显得极为坚定,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的手指插入小沁水帘洞内,感受着里面的湿滑,说道:“那就试一试吧,如果你拨不能让我射,你打算付出什么代价?”

    T C z q Q

    T C z q Q

    “如果我没本事让你射,我帮你洗一个月的短裤,如果我让你射了,你帮我们洗一个月的内裤!”郭芙小手插着小蛮腰说道。

    T C z q Q

    T C z q Q

    “可以啊,”李庭想都不想就应了下来,他就不相信自己抵不过这个小妮子的诱惑。

    T C z q Q

    T C z q Q

    “小沁妹妹,遥迦姐姐,你们先让开,我要拿出我的绝招了,”郭芙说道。

    T C z q Q

    T C z q Q

    程遥迦和小沁只好依依不舍地挣脱开李庭的攻势,放下了裙子站在郭芙的旁边。

    T C z q Q

    T C z q Q

    看着这三个长得都有几分妖娆的美人们,李庭就有点操她们的冲动。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转身走向拴马的地方,一会儿后就往回走,她的双手藏在后面,让李庭隐约觉得不安。郭芙走到李庭旁边,柳眉直挑,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摊开手,高昂着神器,说道:“我家二弟绝对不妥协,你赶紧出招吧,我就不相信它这么的脆弱。”

    T C z q Q

    T C z q Q

    “嘻嘻,你说的喔,”郭芙贼笑了下,猛地从后面抽出一把细剑,剑尖顶在神器上。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后庭花一紧,脸色变得煞白,精关被冰凉的剑尖弄得大开,一股浓白色的泉水就“噗、噗”地喷出来。郭芙扔下细剑,跪下去就含住还在不断冒着精华的神器,将上面的统统舔干净吸进了肚子里。

    T C z q Q

    T C z q Q

    站在一旁的程遥迦和小沁都对郭芙这招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如果郭芙稍稍往前一点点的话,估计李庭下面就是一片血海了。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对郭芙这个极端手段真是无语了,他抚摸着郭芙的长发,屁股一挺一挺的,将剩余的精华全部都送进了郭芙嘴巴里,说道:“芙儿,下次可不能这样子了,搞不好真的会被你刺中,那你以后就没东西玩了。”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吐出开始软化的神器,舔干嘴角的白色,说道:“我自有分寸的,记住喔,从今天起,你要帮我们洗一个月的小裤裤了。”

    T C z q Q

    T C z q Q

    “额,不是说帮你一个人洗的吗?”李庭瞪大了眼睛。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弹了下李庭的神器,说道:“你耳朵堵住啦,刚刚明明说是‘我们’,不是‘我’,懂不?”

    T C z q Q

    T C z q Q

    “额……好像是……”李庭妥协了。

    T C z q Q

    T C z q Q

    “小沁妹妹,遥迦姐姐,我搞定了,现在你们想怎么玩都可以,”郭芙回头一笑。

    T C z q Q

    T C z q Q

    就在这时候,李庭却揽住郭芙的小蛮腰将她拉进了怀里,说道:“你刚刚差点吓死我了,我要报复你,”说着,李庭就分开郭芙的双腿,拉起她的裙子,握着软软的神器就顶在了已经泛滥不堪的洞口,“芙儿,你这里已经很湿了。”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喘着粗气,靠在李庭肩膀上,说道:“还不是你这坏蛋弄的。”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浅浅一笑,握着神器就慢慢挤进去,有点软,郭芙膣道又充满液滴,所以李庭轻易就插了进去,在里面停留片刻,李庭就吻住郭芙的红唇,撬开她的贝齿就吸住香舌开始吮吸着,左手摸着酥乳,右手则沿着郭芙的后背慢慢下移,在丰满的臀部停留片刻就溜到了后庭花洞口,一只手指就陷进去半根。

    T C z q Q

    T C z q Q

    “啊……老公……”两处被李庭同时攻击,郭芙爽得高仰起头。

    T C z q Q

    T C z q Q

    小沁和程遥迦见暂时没有她们的事做,她们商量了下就打算去找水源,这里虽接近扬州城了,可快马加鞭也要半个时辰左右。

    T C z q Q

    T C z q Q

    “我们去找水喝,”程遥迦说道。

    T C z q Q

    T C z q Q

    T C z q Q

    T C z q Q

    在郭芙的连番攻击下,郭芙终于受不了了,浑身颤抖着,一股热流就喷射出来,全部射在了李庭浓黑的耻毛上。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吻住郭芙的红唇,吮吸着双唇,将舌头伸进去。郭芙轻咬着李庭的舌头就将上面的津液都纳入腹中。李庭继续挺动着,邪笑道:“刚刚你害我射了,我现在要操死你不可,让你一直丢。”

    T C z q Q

    T C z q Q

    郭芙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靠在李庭胸膛上,无力地说道:“老公……很累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T C z q Q

    T C z q Q

    “可以啊,”李庭应了声就拔出了坚硬的神器,一道水流从水帘洞内涌出,全部都滴在了李庭耻毛上。还没等郭芙恍过神,李庭握着神器就顶在了后庭花处。

    T C z q Q

    T C z q Q

    “老公……那里……啊……”

    T C z q Q

    T C z q Q

    李庭的神器慢慢挤进去,全部进去后就开始快速的挺动。

    T C z q Q

    T C z q Q

    “啊……老公……你好坏……芙儿真的受不了了……”说话间,一股又一股的水渍从洞穴内流淌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