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5章 一对三,齐乐乐(一)

    浪女继续浪叫着,李庭则专注地操着他身下的女人。

    q h H D +

    q h H D +

    整条花船上弥漫着一股股的臊味以及女人的浪叫声。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奋力一挺就插到了深处,抓着大波浪女的双峰就使劲捏着,让它在自己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q h H D +

    q h H D +

    q h H D +

    q h H D +

    “那边那个把周二狗拖到中间来!要射的全部射在他身上!”李庭继续命令道。

    q h H D +

    q h H D +

    刚想踩过周二狗的一个大汉照一听到李庭的话就将他硬拉到花船中间,他并不急于去操女人,而是拉开裤头,掏出鸡ba对着周二狗就开始打飞机。然后就将浓稠的精华射在了周二狗身上,并骂道:“操你全家,以前不是很牛逼吗?要不是打不过你的手下,老子才不会把娘子给你操,等下非宰了你不可!”说完,他又在周二狗身上踩了数脚踩走向一个刚刚被操完的浪女。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邪邪一笑,说道:“我要射了,不过不是射给你吃。”李庭拔出来,转身就想走,那个被他操得半死的大波浪女像狗一样抓住李庭的双腿,爬到前面就含住李庭的神器,使劲吸着,将上面的液滴全部都吞进了嘴巴里,她吐出神器,哀求道:“刚刚……求你……求你射在我嘴巴里……我很想吃……妹妹很渴……全部都给妹妹吃……好不好……”说完,大波浪女又含住李庭的神器,更加卖力地吃着。

    q h H D +

    q h H D +

    那些快要射的男人都拔出鸡ba,跑向周二狗,使劲搓着,将精华都射在周二狗身上,一个人还将周二狗翻过来,撬开他的嘴巴就将精华全部射在他的嘴巴里。

    q h H D +

    q h H D +

    一会儿之后,周二狗身上全是男人的精华,他残喘着气,嘴角一动,满嘴的白色精华就呕出来,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有这么一天的!

    q h H D +

    q h H D +

    “哥哥……你为什么还不给我吃啊?”大波浪女带着哭腔帮李庭打飞机,一双眼中的欲火更甚。

    q h H D +

    q h H D +

    说实话,只要李庭不想射,什么样的女人也别想吃到他的精华。看着胯下这个大波浪女,李庭就大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这么想吃,哥哥就给你。”

    q h H D +

    q h H D +

    一听这话,大波浪女忙含住神器,更加卖力地吹着,另一只手则抠着自己的泛滥之地。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打了个寒颤,抓住大波浪女的头发就使劲一挺,直接插进她喉咙内,精关一松,就将滚烫的精华射在她喉咙里。大波浪女使劲吃着,吃得满脸都是满足之色。将全部吃下去,大波浪女就吐出李庭的神器,轻轻套弄着,浪叫道:“哥哥……妹妹还想给你操……”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却推开了大波浪女,说道:“想操你的男人多得是,你也可以吃到很多很多,”说着,李庭就朝船舱走去。

    q h H D +

    q h H D +

    大波浪女叫道:“哥哥你的鸡ba最大……妹妹很喜欢……”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笑了几声并没有回头,而是直接踏进船舱内。

    q h H D +

    q h H D +

    一进船舱,李庭就扯掉遮住真面目的布袋,他长舒一口气就开始穿裤子。穿好裤子,李庭并没有急于离开船舱,而是开始找寻自己想要的东西。找了好一会儿,李庭终于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一瓶药丸,瓶身写着“春”字,李庭淡笑一声,自语道:“有了这瓶春药,我看还有什么样的烈女不屈服于我!”看着船舱上那些春宫图,李庭就开始细细研究他们的姿势,貌似很多他都用过了。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走到船舱门处掀开帘子一角朝外望去,见他们还操得很开心,他就非常的得意,要打消一个男人的嚣张气焰就要在他面前玩弄他的女人。李庭仰天一笑,语道:“ 我李庭一定要力挽狂澜,不服者,杀;服我者,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爱我的女人,我就收之操之;不爱我的女人,我就操之扔之!哈哈哈哈……”李庭眼神的杀气极重,就像站在杀戮之巅的恶魔般。

    q h H D +

    q h H D +

    看着正在“洗澡”的周二狗,李庭自语道:“女人并不是动物,你玩得太过份了,这是第一次惩罚你,也是最后一次惩罚你,”李庭拿起匕首,看准周二狗的喉结就掷出匕首,匕首正中周二狗喉结,脑袋一歪,他就倒在了血泊与精ye之中。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看着这个大烂摊子,也懒得收拾了,反正恶霸周二狗已经死了,他的手下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转身走到舱尾,李庭就推开窗户,外面没有一个人影,估计全部都集中在前面看着那副超级糜烂的春宫图,李庭跳出窗户,运起内力,轻轻一跳,就像一只云雀一样消失在了花船上方。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落在了对岸,见没有人主意到他,他就装作很惊奇地跑过石拱桥,拍了下一名正在打飞机的男子的肩膀,问道:“大哥,下面是在干什么啊,怎么这么的……乱啊?”

    q h H D +

    q h H D +

    男子用手遮住下面,说道:“好像是出现了一个蒙面大侠,他惩治了恶霸周二狗,把他的女人都拉出来给人玩。”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朝下眺望了一眼,“啧啧”两声,问道:“那大哥为什么不下去呢?”

    q h H D +

    q h H D +

    “怕被娘子看见了,”男子干笑着。

    q h H D +

    q h H D +

    “你看下面那些人操得多开心啊,难道他们就没有男子吗?不可能的呀,你就当作春梦一场,下去操死她们,每个都好漂亮,你看,船舱门边不是有一个正在摸自己下面的女人吗?赶紧去啊,晚了就给别人操了,里面很温暖的,”李庭怂恿道。

    q h H D +

    q h H D +

    “小哥说得甚对!”男子恍然大悟,迈着大步子就走下去加入了操女人的行列。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伸了个懒腰,自语道:“也该回去休息了。”

    q h H D +

    q h H D +

    吹着口哨往回走,李庭觉得十分的轻松,看着那些正匆匆赶往花桥去看好戏的人们,李庭就像一个异类一样逆流而行。走了一会儿,李庭就看到郭芙、程遥迦和小沁迎面而来。

    q h H D +

    q h H D +

    “老公,”郭芙叫了声就疾奔而来,还没跑到李庭旁边,郭芙就跳起来,两只脚就夹住李庭的虎腰,紧紧搂着他,叫道:“老公,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朝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就被郭芙压倒,他闻了下郭芙的脖子,嬉笑道:“好香啊,睡觉的时候可以好好吃一吃了。”

    q h H D +

    q h H D +

    郭芙瞪了李庭一眼,落到地面,说道:“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q h H D +

    q h H D +

    程遥迦走过来,说道:“刚刚在帮小沁卖粽子的时候,听乡亲们说,说什么有一个蒙面大侠阉割了周二狗,还把他的女人都赶出来给人……”程遥迦神秘一笑,问道,“不知那个什么蒙面大侠是不是我家老公呀?”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急忙摇头,说道:“绝对不是我,我像吗?不像,我是一个大路痴啊,刚刚迷路了,找了好久才想起来这条路才是回头路,所以……我就回来啦。”

    q h H D +

    q h H D +

    三女同时盯着李庭那有点不安的眼睛,像是要把他吃掉一样。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揽住郭芙和程遥迦的娇肩,左闻闻右闻闻,嬉笑道:“晚上我们三个一起睡觉保证很爽。”

    q h H D +

    q h H D +

    两女脸蛋都红了,她们当然知道李庭说的爽是什么意思,想起晚上的疯狂,两女脸颊的红润变得更甚。

    q h H D +

    q h H D +

    程遥迦垂了下李庭的胸膛,拉着小沁的手,问道:“老公,你就把小沁这个妹子忘记了呀,丫鬟?”

    q h H D +

    q h H D +

    “呵呵,”李庭傻笑了声就说道,“名义上是丫鬟,但实质是我杨过的女人,哈哈,名份其次啦,只要我爱你们就可以了。”

    q h H D +

    q h H D +

    “谢谢杨公子,”小沁感激地看着李庭。

    q h H D +

    q h H D +

    “好啦,好啦,都半夜三更的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李庭说道。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刚要往回走,郭芙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说道:“老公,富贵客栈在这边,你真的是大路痴啊!”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傻笑了下就说道:“你带路。”

    q h H D +

    q h H D +

    在一片嬉笑声中,四人就朝富贵客栈走去。

    q h H D +

    q h H D +

    走进富贵客栈,正在算帐的掌柜吓了一跳,刚刚出去是三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俏丽的少女,看来这个举手投足间都透漏着王者气质的男人不简单啊。

    q h H D +

    q h H D +

    那些还在对酒的男人一见是李庭回来都忙低下头饮酒,连看不都敢看那些娇娘,生怕眼睛会被李庭挖掉。

    q h H D +

    q h H D +

    走上二楼,李庭就说道:“遥迦阿姨,去你房间睡,我那边脏得不成样子了。”

    q h H D +

    q h H D +

    “嗯,”程遥迦应了声就推开房间的门。

    q h H D +

    q h H D +

    四人走进去,房门还没有合紧,李庭就揽着郭芙和程遥迦猛亲着,亲得她们是娇喘连连,站在后面的小沁合上房门就准备去掌灯。李庭却空出一只手搂住小沁的细腰,说道:“不用点蜡烛了,我们现在就去床上睡觉。”

    q h H D +

    q h H D +

    “好的,”小沁应了声就挣脱开李庭的束缚,“我去整理床铺。”

    q h H D +

    q h H D +

    程遥迦一听,忙拉住小沁,将她推给李庭,说道:“我去整理就可以了。”

    q h H D +

    q h H D +

    “姐姐,我是丫鬟嘛,做这些是应该的,”小沁说道。

    q h H D +

    q h H D +

    其实程遥迦并不是想整理被子,只是不想被小沁看到床上的道袍罢了。

    q h H D +

    q h H D +

    藏好道袍,李庭等三人已经走了过来。

    q h H D +

    q h H D +

    “三位小娇娘,是为夫替你们宽衣解带,还是你们自己动手,”李庭贼笑道。

    q h H D +

    q h H D +

    “才不用你动手,你就会乱摸,”郭芙啜道。

    q h H D +

    q h H D +

    “对,对,小沁妹妹,你千万别让老公帮你宽衣,很恐怖的,”程遥迦小声道。

    q h H D +

    q h H D +

    李庭显得有点无奈,他干脆不去理会三女,轻轻松松就脱光了衣服,也很黑,所以三女根本就不知道李庭已经脱光了衣服。李庭摸黑走过去,揽住了一具娇躯,摸着她的玉女峰,说道:“这尺寸,绝对是遥迦姐姐,”他松开手,又将另外两个小娇娘拦在怀里摸着她们的玉女峰,说道:“左边这个最小的是小沁,右边这个大一点点的是郭芙。”

    q h H D +

    q h H D +

    “哈哈,三位大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他将郭芙和小沁推倒在床上,又将程遥迦抱上床,然后就跪在她们脚边,摸索着左右两边的程遥迦和郭芙的花蕊,捏住就轻轻揉捏着然后就趴下去,伸出舌头舔着小沁的沟壑。

    q h H D +

    q h H D +

    “唔,唔,唔……”三女马上开始呻吟。

    q h H D +

    q h H D +

    “小沁,你这里又湿了,”李庭边舔着边说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