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4章 绑你,X你女人

    小沁羞得说不出话,她还不知道这个长得活泼可爱的郭芙会问这个极端问题呢。坐在一边的程遥迦忙站起身,拉住她们两人的手,说道:“芙儿好妹妹,你就别为难小沁妹妹了,以后我们都要服侍老公的,这种话儿晚上再慢慢详谈嘛。”

    G f W 6 Q

    G f W 6 Q

    郭芙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只是开玩笑的啦,反正我知道你们的感觉和我一样就可以了。”

    G f W 6 Q

    G f W 6 Q

    程遥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都是女人了,还不矜持一点,小心过儿把你休了喔。”

    G f W 6 Q

    G f W 6 Q

    郭芙忙看向李庭,见他一直用央求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就知道李庭还要他口中的一百两黄金。郭芙也不知道李庭是打算用这一百两黄金做为嫁妆娶到小沁,还是干什么的,反正这都与她无关。郭芙掏出钱囊,递给李庭,说道:“老公,全都给你咯。”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很是感激地接过钱囊,边打开边问道:“里面有多少?”

    G f W 6 Q

    G f W 6 Q

    “都是碎银子,折合成黄金思,最多五两吧。”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一听,差点背过气去,他掂量着碎银子,问道:“就没有其它的私房钱了吗?”

    G f W 6 Q

    G f W 6 Q

    “没了,陆伯伯就给我这么多。”

    G f W 6 Q

    G f W 6 Q

    听着他们的谈话,小沁的忧虑又冒起,该不会他的钱不够帮自己吧?如果那样子,她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嫁给那个恶霸?!想到此,小沁脸上就布满了愁云。

    G f W 6 Q

    G f W 6 Q

    “小沁妹妹,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程遥迦担忧地问道。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当然知道小沁在担心什么,看着天上那轮明月,李庭就问道:“小沁,那个恶霸住在哪里,我去会会他。”

    G f W 6 Q

    G f W 6 Q

    “今天是端午节,他应该是去看赛龙舟了,”小沁答道。

    G f W 6 Q

    G f W 6 Q

    “额……现在半夜三更的,也有人赛龙舟啊,怎么这么幽默,”李庭傻笑道,他记得赛龙舟都是大白天的,而且会选风和日丽的日子,现在是晚上,划舟的时候一不小心还可能撞到岸,不死也残废啊。

    G f W 6 Q

    G f W 6 Q

    “老公,你好笨,嘉兴的赛龙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它就挑晚上划的,你这个大粗人啊,”郭芙瞪了下李庭。

    G f W 6 Q

    G f W 6 Q

    “杨公子,恶霸势力很大,而且非常残暴,你还是带着两位姐姐离开这里吧,刚刚晚上发生的事就当春梦一场,过后就忘记了,小沁命苦,不能陪杨公子襄阳行了,”说着,小沁扭身就往回走,一滴眼泪滑落。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忙冲上前拉住小沁的手,说道:“我杨过说出的话绝对不会反悔,我说过要带走你就会带走,说过会帮你家解除危机就会解除,一百两黄金是小事,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唯一的办法就是铲除那个恶霸,也算是为嘉兴的老百姓做一件好事,你现在就带我去找那个恶霸,我非好好治治他不可!”

    G f W 6 Q

    G f W 6 Q

    看着李庭那坚定不移的神情,小沁心中的酸楚变得更重,她多么想直接扑在李庭怀里放声哭泣啊,可大庭广众的,她能做的就是用感激的眼神望着李庭。

    G f W 6 Q

    G f W 6 Q

    郭芙左看看右看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一边的程遥迦倒是知道了大概,说道:“你说的恶霸应该是周二狗吧,他靠倒卖粮食发家,后来又经营赌场和妓院,三年下来,他已经变成嘉兴首富之一,他最大的嗜好就是玩女人,他身边的女人就有好几个,他还经常强抢民女,只要是他看上的,他绝对会不择手段想得到,”程遥迦看着小沁那张不用上妆却休憩逼人的俏脸,继续说道,“小沁妹妹长得像一颗露水葡萄一样,周二狗会动心是正常的。”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想了片刻就说道:“小沁,你告诉我赛龙舟在哪里,我自己去找周二狗,你就带两位姐姐去洗个澡。”

    G f W 6 Q

    G f W 6 Q

    “我们要和你一起去,”郭芙和程遥迦异口同声道。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面带微笑,说道:“老公我是很黄很暴力的,有些场面是不适合你们看的,所以你们还是随小沁去洗澡,不然身子那么脏,老公就不疼你们咯。”

    G f W 6 Q

    G f W 6 Q

    两女想了片刻,只好点头。

    G f W 6 Q

    G f W 6 Q

    小沁指着后方,说道:“你沿这条路一直走就会看到一座桥,桥下面停有一艘花船,花船就是周二狗命人造的,他现在估计在上面饮酒作乐。”

    G f W 6 Q

    G f W 6 Q

    “ 嗯,你们就在小沁家里等我回来,”说完,李庭扭身就走,他连头都不回,他怕回头了,那三个娇娘都会舍不得自己。就如他所言的,有些场面是不适合她们的,如果李庭猜得不错,周二狗的花船上应该有很多美女才对。同是男人的李庭当然知道怎么样才能摧毁一个男人的锐气,那就是在他面前玩弄他的女人!让他颜面尽失!

    G f W 6 Q

    G f W 6 Q

    “他会回来吗?要不要跟着他啊,”小沁担心地问道。

    G f W 6 Q

    G f W 6 Q

    程遥迦拉着郭芙和小沁的手往会走,说道:“过儿的实力不用你们担心,他绝对可以全身而退的,只不过……”程遥迦神秘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了。

    G f W 6 Q

    G f W 6 Q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流,李庭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异类,也对,自己本来就不属于神雕世界的,自己的到来已经改变了半个神雕世界了,就像蝴蝶效应一样,尤其是那些女人的命运。

    G f W 6 Q

    G f W 6 Q

    什么花不能采?操!老子全部采!

    G f W 6 Q

    G f W 6 Q

    走了一刻钟,李庭就看到了小沁所说的石拱桥,走到石拱桥边,李庭就看到一艘装饰极其华丽的花船漂浮在河面上,上百个五色灯笼将花船映衬得如同仙境一样,极薄的蜡纸将船舱包裹住,暗黄色烛光将妖娆的娇影都映在上面。李庭似乎还看到了一对男女正趴在柱子上做着苟且之事。

    G f W 6 Q

    G f W 6 Q

    再看花船的守卫,只有两个打手站在岸边,人高马大,长得像猩猩一样。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轻笑了声就走过去。

    G f W 6 Q

    G f W 6 Q

    “这里是周老爷的场地,闲杂人等一律不许进入!”守卫揽住李庭叫道,气势十分嚣张。

    G f W 6 Q

    G f W 6 Q

    “我是周老爷的朋友,麻烦你们前去通知一下,”李庭笑道。

    G f W 6 Q

    G f W 6 Q

    守卫马上就犯难了,他们知道现在周二狗正在淫乐中,如果自己贸然打扰,估计小命难保,想到此,一名守卫就说道:“你改天再来吧,周老爷正准备看赛龙舟。”

    G f W 6 Q

    G f W 6 Q

    “喔~~”李庭意味深长地应了声,突然指着前面,叫道,“周老爷,你来接我啦!”

    G f W 6 Q

    G f W 6 Q

    两名守卫忙回过头。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闪到他们之间,抓着他们的脖子用力按下去,两声碎响之后,两名守卫就倒在了地上。李庭摆了摆手,自语道:“看来人类的喉结真的很脆弱。”见已经没有人阻挡他了,李庭就大步踏上花船。

    G f W 6 Q

    G f W 6 Q

    站在船舱外,李庭就随便找了个糊纸窗户,轻轻捅开了一个小口,一副超级春宫图就映入他眼帘:一名头发都有点斑白的男人赤裸着身子正卖力操着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的大波妹,而船舱内还有十五名赤着身子的女人正自尉着,都将目光集中在周二狗进进出出的小棍子上。

    G f W 6 Q

    G f W 6 Q

    看着这幅喷血的春宫图,李庭的欲火就上腾,再看那些裸体女人的表情,裸体就隐隐约约猜到她们是吃了春药,不然以周二狗那种牙签一样的鸡ba,估计是不可能让她们如此着迷的。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轻笑了声就走向正门,拂开帘子就踏进去。

    G f W 6 Q

    G f W 6 Q

    操着正酣的周二狗一听见脚步声就忙回头,看着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男子,周二狗就拔出湿漉漉的牙签,喝道:“狗东西,谁叫你进来的!”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裸体美女一见有人闯进来,反而不害羞,而是大开着大腿,将搓得通红的沃土展现给裸体看。见她们的反应如此的YD,李庭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看法。李庭没有回答周二狗的话,而是环视一圈这个船舱,我靠,周二狗真是个大淫人,满舱贴的都是春宫图,什么姿势都有,看得李庭是冷笑数声。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站起身一脚踢开旁边那个想吸他鸡ba的女人,拿起桌上的一条皮鞭就走向李庭,叫道:“你再不退出去,我就打死你!”

    G f W 6 Q

    G f W 6 Q

    看着周二狗下身那根左右乱晃动的恶心东西,李庭就想把剪了,也算是为那些即将被他糟蹋的良家大闺女做好事嘛,不然又不知道有多少处要被他破了。打定主意,李庭就迎上去。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爆喝一声,举起皮鞭就砸向李庭。李庭侧身避过,闪到周二狗后面,一脚就踹向他屁股。

    G f W 6 Q

    G f W 6 Q

    “啊~~”周二狗惨叫一声就扑到在地,入地瞬间,李庭还听到了一声细微的折断声响。

    G f W 6 Q

    G f W 6 Q

    看着周二狗蜷缩的身子,李庭就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他皱着眉毛就踢了踢周二狗的身体,硬是将他翻过身,看着那根已经折断的鸡ba,李庭就冷笑道:“兄弟,那里硬起来的话就别乱跑动了,一不小心就会像刚刚那样断掉的,哎~~可惜喔,男人的本钱没了,你以后怎么操你这些大大小小的夫人呢?”李庭扫视她们几眼,继续说道,“我就勉强一点,操死她们吧。”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面色苍白,脸色充满了愤怒与不干,他想杀了李庭,可下身传来的疼痛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看来鸡ba就是男人的弱点啊,随便一踢就霸气尽失了。

    G f W 6 Q

    G f W 6 Q

    “我听说你一直欺负良家少女,所以我这个爱打抱不平的有志青年就特来削削你的嚣张气焰,”李庭见桌上有把匕首,他就拿过来,看着闪着寒光的匕首,李庭就说道,“那里都折断了,要接起来也麻烦,还不如割了。”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眼中尽是恐惧,嘶声叫道:“壮士……你要多少……少钱我都给你……求你别割了那里……那是我的命根子……”

    G f W 6 Q

    G f W 6 Q

    “呵呵,”李庭冷笑了声,蹲到地上,用皮鞭挑起那个折断的鸡ba,匕首在上面摩擦着。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颤抖着身子,叫道:“我以后会改过自新,求你了,别割!”

    G f W 6 Q

    G f W 6 Q

    “很多时候是不能听坏人的软语的,这我知道得很清楚,所以我还是做一回好人,割了吧,反正你的这么小,都不能给敝人快感,能做的就是使用春药,”李庭淡淡一笑。

    G f W 6 Q

    G f W 6 Q

    “别……千万别割了……”话还没有说完,李庭就舞起匕首。

    G f W 6 Q

    G f W 6 Q

    一道血流洒在船板上,那根罪恶之源在地上滚了几十圈就落在了角落处。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疼得差点晕过去,他用极度诅咒的目光盯着李庭,仿佛想把他剁掉般。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一脚踢翻周二狗,踩着他的身子就用皮鞭绑住他的双手,然后就说道:“你想被救的话就自己爬出去,否则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G f W 6 Q

    G f W 6 Q

    周二狗求生欲望极强烈,没等李庭说完,他就像一只毛毛虫一样朝外面爬去,一道血路在他身后显现出。

    G f W 6 Q

    G f W 6 Q

    看着周二狗那狗样,李庭就将目光移向了那些渴望被操的裸体美女们。李庭粗略估算了下时间,然后就拉开裤头,掏出硬起来的神器,说道:“你们是不是很想被操啊?”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女人一看到李庭那根粗大的神器,她们就像看到了宝贝一样涌向李庭。

    G f W 6 Q

    G f W 6 Q

    一个女人抓住神器就想含在嘴巴里,李庭却一把推开她,说道:“你们不用着急,我会找很多男人满足你们的,你们现在跟我出去。”

    G f W 6 Q

    G f W 6 Q

    命令一出,那些渴望被操的女人就争先恐后地朝外面涌去。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怕她们跑过头了就忙拦住她们,说道:“你们翘着屁股趴在桅杆上,我会好好操你们的!”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吃了春药的女人一听都忙跑向桅杆,抓着桅杆就高翘着屁股,将湿答答的沃土大方地展现给李庭看。

    G f W 6 Q

    G f W 6 Q

    见已经有好多人围在花船周围,李庭就不敢走出去,他回身搜寻了下船舱,就看到一个麻袋,他就拿起那个麻袋,用匕首在上面刺了五官就戴在头上,有点松,不过不会掉就是了。李庭脱掉自己的衣服,光着身子就走出去。

    G f W 6 Q

    G f W 6 Q

    见周二狗快爬到岸上,李庭就运起内力,瞬间就闪到周二狗前面,一脚踩在他脑袋上,然后就转身喝道,“那些被周二狗欺负过的老百姓们,周二狗现在被我阉割了,他的女人全都在这里,你们就看我是怎么样操他的女人!”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正准备看赛龙舟的人们都怔怔地看着满是裸体美女的花船。

    G f W 6 Q

    G f W 6 Q

    李庭走到一个大波美女旁边,拍了拍她的翘臀,掰开两瓣白花花的肉臀,举着高昂的神器就插进去。

    G f W 6 Q

    G f W 6 Q

    “啊……好满啊……好舒服啊……周老爷……你的鸡ba怎么变大了……好舒服啊……”被李庭操的大波美女扭动腰肢浪叫着。

    G f W 6 Q

    G f W 6 Q

    “爽不爽啊,是不是很想让**死你!”李庭狂笑道,脸上尽是疯狂的表情,他回头看着那些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的老百姓,叫道,“这里还有十五个等你们用屌塞满她们的浪女,你们谁要操的就下来操,操死周二狗的女人,让他看一看欺负你们的下场!”

    G f W 6 Q

    G f W 6 Q

    好几个吃了春药的女人都扭着脖子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男人们,一个伸手掰开自己的花瓣,浪叫道:“哥哥们,小妹这里好痒,快来操我啊。”

    G f W 6 Q

    G f W 6 Q

    “我也要你们操啊。”

    G f W 6 Q

    G f W 6 Q

    “都出水了。”

    G f W 6 Q

    G f W 6 Q

    “好痒,需要你们的鸡ba来塞满啊。”

    G f W 6 Q

    G f W 6 Q

    ……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男人终于抵受不住诱惑,蜂拥着跑上花船,还一个接着一个地踩过周二狗的身体。一会儿功夫,周二狗身上就全都是脚印,胸骨也被踩得粉碎,现在的他就剩下一条老命了,他看到正准备操自己女人的男人们,悔恨的眼泪已经流出。

    G f W 6 Q

    G f W 6 Q

    G f W 6 Q

    G f W 6 Q

    “哥哥……你怎么又进来了啊……妹妹会被你爽死掉的……”她继续浪叫着,似乎非常满足于李庭神器给她的爽劲。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把持不住的男人都将精华全部射在了那些浪女身上,得不到满足的浪女纷纷回过身,抓着有点软化的活儿用力吮吸着。吸着吸着,她们的活儿又硬了起来,浪女就忙抬起右腿,一手拦住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抓着他们的活儿就挤进穴内,然后用力一跳就盘住他们的身体,仰着头,浪叫着,“哥哥……你又进来了……好爽…… 妹妹真的好爽……你就用力操死妹妹吧……”

    G f W 6 Q

    G f W 6 Q

    那些欲望极重的男人将浪女压在了桅杆上,挺着屁股用力操着,一股股淫靡的液滴就啪嗒啪嗒地滴满一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