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0章 这里也给你

    程遥迦脸色露出哗然之色,急忙摇头道:“那里绝对不行,你的太大了,绝对插不进去的!”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指头在里面搅动着,说道:“口说无凭,我可是有证据的喔,你问芙儿,她可是感受过的。”

    H a x 5 e

    H a x 5 e

    郭芙浪笑了声,说道:“遥迦阿姨,那里真的可以进去,就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有点疼,后面就不会疼了,而且会觉得非常的爽,和前面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喔,阿姨不试一试就浪费资源了,相信我呀,都是女人,芙儿不会欺骗你的。”

    H a x 5 e

    H a x 5 e

    程遥迦低呜了声,肠道收缩着就将李庭的手指夹得紧紧的,说道:“可是……可是……”

    H a x 5 e

    H a x 5 e

    “如果等下很疼的话,你就叫出来,我就不插了,”李庭继续做着思想工作。

    H a x 5 e

    H a x 5 e

    程遥迦似乎意识到这个已经渐无法避免了,只好说道:“那你别太粗鲁了。”

    H a x 5 e

    H a x 5 e

    “老公他很温柔的,”郭芙说着就加大速度挺动着屁股,伴随着一阵痉挛,郭芙再次被送上了快感巅峰。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真气在丹田内运转了一会儿,就将从郭芙身上吸收到的内力都化为己用。

    H a x 5 e

    H a x 5 e

    郭芙慢慢抬起屁股,吐出李庭的神器,水帘洞口不断收缩着,一股淡白色的水流就倾泻而出,将李庭的耻毛都弄得歪倒一大片。郭芙躺倒在一边,慢慢爬到了李庭旁边紧紧靠着他的身子,说道:“我已经吃不消了……遥迦阿姨……现在你上……我们要把杨过榨干了……”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拔出了手指,说道:“遥迦阿姨,我现在把主动的权利让给你,你刚刚进来的时候不是说很想**你吗?现在你就可以开始了。”

    H a x 5 e

    H a x 5 e

    一听到那个“操”字,程遥迦的脸就变得非常的红,她挪动身子,并没有急于将神器纳进去,而是抓着像在牛奶里泡久了一样的神器上下套弄着,也许是由于太湿滑的缘故,程遥迦总觉得李庭的神器在逃避她的爱抚,一次又一次滑出手掌心。

    H a x 5 e

    H a x 5 e

    郭芙看着程遥迦高高撅起的屁股,看着那比自己肥得多的沃土,说道:“老公,你喜欢遥迦阿姨这种肥肥的,还是喜欢我这种薄薄的?”

    H a x 5 e

    H a x 5 e

    被郭芙这么一问,李庭倒有点答不上来了,他记得自己并不会去挑剔这些女体,但有一点他是非常坚持的,那就是女人的下面一定不能太黑,太黑就说明她的xing 生活非常的频繁,是那种像妓女一样被人一直操的类型。想到此,李庭就坚定地答道:“我这人对食物不挑剔,只要不变质变黑,我就肯吃!”

    H a x 5 e

    H a x 5 e

    郭芙拉长了脸,说道:“你才是食物呢,真是的,你以为我们这些活生生的女人是像豆腐那样子的食物呀,你真的一点品味都没有喔~~”

    H a x 5 e

    H a x 5 e

    “我如果没有品味就不会和你们在一起了,”李庭笑道。

    H a x 5 e

    H a x 5 e

    郭芙轻咬了下李庭的耳垂就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程遥迦下面的动作。

    H a x 5 e

    H a x 5 e

    程遥迦看着滑湿一片的手掌,就知道用手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所以她就转过身子,摸准神器就慢慢坐下去。当李庭的神器一点点进入她身体的时候,程遥迦的兴奋劲已经表露无遗。当将整根都坐进去,沃土碰到李庭的耻毛时,程遥迦就大吐一口气。

    H a x 5 e

    H a x 5 e

    调整好位置,程遥迦就撑着床板开始挺动屁股,臀浪摇摆,双峰波动,瀑布长发摇曳,看得李庭是更加的兴奋。

    H a x 5 e

    H a x 5 e

    “老公,遥迦阿姨好像也很多技术,”郭芙惊叫道。

    H a x 5 e

    H a x 5 e

    “没事,以后你们可以相处讨教,然后拿我做实验,我随时恭候你们的来访,”李庭笑道。

    H a x 5 e

    H a x 5 e

    “恭候你个大头鬼!”郭芙吐了吐舌头就拿着李庭的手放在隆地上,说道,“老公,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你和别人做,现在看到了就觉得很刺激,你摸摸这里,是不是又湿了。”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轻刮了下水帘洞口,说道:“刚刚的还没干,现在又湿了,芙儿啊,你真的很敏感喔。”

    H a x 5 e

    H a x 5 e

    “是这画面太香艳刺激啦,”郭芙辩解道。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手感受着洞口的湿滑,一次次由下至上在沟壑间画着“一”字。

    H a x 5 e

    H a x 5 e

    挺动了一会儿,程遥迦就很是受不了,说道:“杨过,你的真的太大了,好像已经顶到花……”程遥迦已经说不出话,头往后一仰,像被闪电劈中一样,定格在那里许久,而交合处涌出的液滴正用实际行动表明程遥迦已经达到了高氵朝。

    H a x 5 e

    H a x 5 e

    “ 遥迦阿姨,如果你弄完了,这次就换做我喔,”李庭嬉笑道,白天的时候他已经破了程遥迦的四处,分别是手jiao、口jiao、乳jiao,还有水帘洞,现在他就想破了程遥迦的后庭花,让她的一切都属于自己。有了郭芙这个前车之鉴,李庭就知道自己该怎么下手才不会被夹疼。

    H a x 5 e

    H a x 5 e

    沉浸在高氵朝余波中的程遥迦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她直摇头,说道:“你还没有射,我要你射进我里面才让你做。”

    H a x 5 e

    H a x 5 e

    “那我就要努力了喔,”说着,李庭就运起内力,将真气都集中到腰部的几个穴上,稍稍调整好气息就开始往上捅,起初还不会很快,越到后面的时候就越快。

    H a x 5 e

    H a x 5 e

    “要……要……死了……唔……”程遥迦疯狂地摇摆着身子,像是吃了摇头丸一样肆意享受着李庭的阳刚之气。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的挺动速度之快是郭芙从来没有见过的,郭芙看得是心惊胆战,以这种速度插下去,保不准半分钟就会高氵朝了,要不就会被插坏了。看着从水帘洞口流出的滑液,郭芙的脸就通红一片,手不自觉地伸向自己的沃地开始掏弄着。

    H a x 5 e

    H a x 5 e

    “你这……这……机灵鬼……”程遥迦的笑容都快变形了,下身传来的快感已经打消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现在只希望李庭的神器能一直操着自己,一直让自己高氵朝。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眉头忽然皱起,又想起了和叶羡霓做的时候从她身上吸收到的内力,与程遥迦对比起来真的多了几十倍,看来女性身子体质是影响双修的最大关键。操过这么多个女的,李庭就知道叶羡霓的体质最适合自己,而程遥迦的就不行了,吸收到内力的程度就比郭芙多了一点点而已,看来他有必要找到如何增强女体与自己的同化了。

    H a x 5 e

    H a x 5 e

    “杨过,我能不能也……叫你……老公……”程遥迦痴痴地笑着,尽情摇摆着腰肢。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看眼正自娱自乐的郭芙,问道:“小坏蛋,你有没有意见?”

    H a x 5 e

    H a x 5 e

    郭芙羞红了脸,忙停止动作,说道:“老公没有意见,小女子哪里敢有意见。”

    H a x 5 e

    H a x 5 e

    “老公,”程遥迦叫了声,觉得一叫出口,心头就会跳得更快,她又开口道,“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H a x 5 e

    H a x 5 e

    见程遥迦叫得这么的起劲,郭芙也不示弱,扯开嗓子,叫道:“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淡淡一笑就以极快的速度插着。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他们是住在二楼,而一楼也是客房,下面正有两个白面书生坐在桌前边饮酒边畅谈上京赶考中状元的白日梦。谈得正酣的时候,一滴滴液体突然从上方落下,滴在了其中一人的酒杯内。他们同时抬起头看着还渗出液体的天花板,一人就说道:“我记得现在没下雨的。”另外一个人则拿起酒杯闻了闻,说道:“看起来像豆浆,闻起来像丹参,”他拿起酒杯饮了一口,“喝起来像娘的奶,快哉,快哉~~”

    H a x 5 e

    H a x 5 e

    “看到此场面,让为兄来赋诗一首以借酒兴,”另一个人站起身,摇着折扇,朗声道:

    H a x 5 e

    H a x 5 e

    H a x 5 e

    H a x 5 e

    在李庭的勇猛冲击下,程遥迦已经溃不成军,唯一剩下的兵力就是不断收缩着的膣道在与李庭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H a x 5 e

    H a x 5 e

    “遥迦阿姨,我要射了,”李庭说道。

    H a x 5 e

    H a x 5 e

    “我全部……都要……”程遥迦叫道。

    H a x 5 e

    H a x 5 e

    李庭精关一松,浩浩荡荡的男子军就呼啸着冲进女子军的阵营内。

    H a x 5 e

    H a x 5 e

    程遥迦爽得差点晕过去,她紧紧靠在李庭宽厚的胸膛上,许久都没有动静。

    H a x 5 e

    H a x 5 e

    休息了好一会儿,程遥迦才略微恢复体力,她抬起屁股,让李庭那根有点软化的神器滑出膣道,然后就靠在床的另一端,指着自己的后庭花,说道:“老公,这里现在是你的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