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6章 在相公旁边做

    李庭眼睛朝下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何沅君也加入了行列,正用葱指握紧他的神器,有节奏地上下套弄着。

    i 6 F ! Q

    i 6 F ! Q

    “ 哎呀,筷子掉了,”说着,叶羡霓就挪动屁股钻到了饭桌下,一眼就看到何沅君不安分的手挑弄李庭神器的情形,叶羡霓柳眉一皱,以这种角度来给李庭做足交根本不可能,都被何沅君的手挡住了。叶羡霓有点郁闷地捡起筷子,坐回座位,看着李庭尴尬的笑容,叶羡霓就撅着嘴巴,说道,“相公,我拿筷子进去洗一下。”

    i 6 F ! Q

    i 6 F ! Q

    “这等粗活,叫丫鬟做就可以了,”张振威说道。

    i 6 F ! Q

    i 6 F ! Q

    叶羡霓已经站起了身子,说道:“鸡汤也不够了,我顺便进去加点鸡,”她拿起饭桌上的瓷碗就朝厨房走去。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拇指按在神器凹进去的地方轻轻抠弄着,惹得李庭坐立不安,只能将身子紧靠在饭桌上,然后靠着夹菜、吃饭这些再简单不过的动作隐藏着自己被打手枪这个事实。

    i 6 F ! Q

    i 6 F ! Q

    “小兄弟,你说这次郭靖黄因蓉夫妇能不能挡下蒙古最大的一次攻击?”张振威问道。

    i 6 F ! Q

    i 6 F ! Q

    李庭握紧拳头,努力不让自己的快感出卖自己,说道:“如果单凭他们是不可能挡得下的,只有我们大宋子民都团结起来才有可能挡下蒙古的铁蹄,此番襄阳之行可谓艰难重重,如果还可以活下来,我绝对会回来感谢老哥的。”

    i 6 F ! Q

    i 6 F ! Q

    “ 送夫人回去只是小事一桩,小兄弟不必挂记在心,”本书首发于第一文学张振威叹气道,“如果当今朝廷文武百官各个像郭靖黄蓉夫妇如次知大体,懂善恶,大宋就不会移都,耻名南宋,更不会连番遭受蒙古的摧残,”说到此,张振威全身都在颤抖着,拿起酒壶就将剩下的酒都灌进了腹中,擦去嘴角溢出的酒,张振威就霍地站起身,将酒壶摔倒地上,摔得粉碎。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吓了一大跳,握着神器的手也不敢乱套弄了,她还以为张振威看到了她在帮李庭打飞机。

    i 6 F ! Q

    i 6 F ! Q

    “老哥这是怎么了?”李庭想站起身,又怕张振威看到他那勃起的神器,所以只能干坐在那里。

    i 6 F ! Q

    i 6 F ! Q

    张振威仰头狂笑一声,笑道:“小兄弟,别见怪,我这粗人喝点酒就是这样子的,想起大宋的土地被一点点割掉,我就心如刀绞,如果不是镖局里还有这么多的兄弟,我绝对提刀上前线,杀蒙古鞑子一个措手不及。”

    i 6 F ! Q

    i 6 F ! Q

    李庭眼珠子一转,就说道:“老哥,如果我以后在朝廷有番做为,你愿不愿意带着你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加盟我?”

    i 6 F ! Q

    i 6 F ! Q

    “绝对没问题!”张振威叫道,“我宁愿洒热血于战场,也不愿意被盗贼杀死!”

    i 6 F ! Q

    i 6 F ! Q

    “老哥严重了,来来来,不然这桌美味的饭菜都要凉了,”李庭笑道。

    i 6 F ! Q

    i 6 F ! Q

    张振威一屁股坐在位子上就开始往嘴里加饭,也许是刚刚一番澎湃言语的缘故,张振威觉得胃口非常的好,连平时吃得有电塞牙缝的大米饭的味道也变得像人间美味一样。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拂开面纱一角,吃下一口兔子肉又将左手伸到了饭桌之下,摸索着找到李庭的硬物又开始套弄。

    i 6 F ! Q

    i 6 F ! Q

    “老哥,那这段日子你就别接太多的镖,主意把心思放在加强弟兄们武功上,最好再教他们识字,”李庭说道。

    i 6 F ! Q

    i 6 F ! Q

    “没问题,”张振威抓起一个鸡腿就开始大吃特吃着。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套弄着李庭的神器,自己的水帘洞也起了反应,她夹紧了双腿,只觉得一丝丝细流正分泌出,湿了她的亵裤。何沅君幽幽地看着李庭,似乎暗示他来侵犯自己。

    i 6 F ! Q

    i 6 F ! Q

    李庭当然知道何沅君的想法,可张振威就坐在旁边,任他有豹子胆,他也不敢将何沅君扒光,然后操她吧?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见张振威已有醉意,她就挪动凳子,更加靠近了李庭。

    i 6 F ! Q

    i 6 F ! Q

    李庭现在是骑虎难下,见张振威已有醉意,他就搂住何沅君的蛇腰,说道:“夫人,看你这般模样,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点头就依在李庭肩膀上。

    i 6 F ! Q

    i 6 F ! Q

    张振威趴在饭桌上看着李庭和何沅君这股亲热劲就笑道:“你们两个真亲热,比起我和羡霓好多了,喔,真的太让人羡慕了,”说到这里,张振威就趴在那里睡着了。

    i 6 F ! Q

    i 6 F ! Q

    “ 老哥,老哥?”李庭叫了两声就站起身子摇了摇张振威,见他醉倒了,李庭就走到门边,确定门外没人,李庭就将门合上,走到何沅君面前,二话不说就将她抱起来放在了饭桌上,饭桌的高度恰好到李庭神器处。李庭掀起何沅君的裙子,扯掉她的亵裤就看到蜿蜒不绝的泉水正静悄悄地流淌着,李庭也顾不得张振威会不会看到,抓着何沅君的大腿就拉向自己,神器准确无误地顶开水帘洞,轻易就插进去,到达了最深处。

    i 6 F ! Q

    i 6 F ! Q

    来到厨房前,叶羡霓并没有走进去,而是走进了旁边那间对方柴火的房间,她反锁上房门,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就趴在了地上,掀起裙子,隔着亵裤就在沟壑上不断摩擦着,轻声叫着:“杨过,杨过,别摸那里,我会受不了的。”叶羡霓边想象着李庭正在侵犯自己边自.慰着,她的手指丛亵裤边缘插进去,抓着沃土就揉捏着。“杨过,不能进去……”叶羡霓痴痴叫着,两指手指就落进了沟壑内。

    i 6 F ! Q

    i 6 F ! Q

    双腿曲着,左手就钻进衣服内,抓住左峰,捏着红豆就旋转着。“杨过,你好棒,真的好棒,比我相公厉害多了,”说着,叶羡霓眼中竟露出悲凉的神情,似乎在为自己嫁给张振威这个事实而哭闹着……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颤抖着身体,抱着李庭的脑袋开始享受这紧张气氛中的快感。

    i 6 F ! Q

    i 6 F ! Q

    “羡霓,羡霓,”张振威动了下身子叫着。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仰头看着不省人事的张振威,她这才放下心,配合着李庭的挺动而摇摆着。

    i 6 F ! Q

    i 6 F ! Q

    整张饭桌都在摇摆着,一盘盘菜肴就像快乐的精灵一样摇摆着,好多都跳到了饭桌上起舞着,一起为这两个欢愉中的男女欢呼着。

    i 6 F ! Q

    i 6 F ! Q

    李庭奋力耕耘着,一股股的热流就汹涌而出,顺着饭桌滴满一地。

    i 6 F ! Q

    i 6 F ! Q

    随着抽动的加剧,何沅君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双腿猛地夹住李庭的虎腰,一股热流就喷出水帘洞。何沅君软趴在李庭肩膀上,说道:“相公……我丢了……”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是爽了,可李庭还在兴头上,一点射的迹象都没有,李庭想以最快的速度射进何沅君体内,可就是不行,他觉得自己越是操,自己的神器就更加的凶猛,宛如一只邪兽一样。看着张振威,李庭只好拔出了神器,他实在是怕被张振威看到这一幕。

    i 6 F ! Q

    i 6 F ! Q

    “相公……我真的满足不了你啊,”何沅君呢喃道。

    i 6 F ! Q

    i 6 F ! Q

    “好像是,”李庭一点也不回避,反正何沅君也知道这是事实。

    i 6 F ! Q

    i 6 F ! Q

    就在这时候,叶羡霓推开门走了进来,当她看到何沅君打开的水帘洞以及李庭怒拔的神器,她都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止了,眼睛定格在神器上,连移动都不想。

    i 6 F ! Q

    i 6 F ! Q

    李庭一见叶羡霓送上门,他就快走走过去,拦腰抱起叶羡霓就走向饭桌。

    i 6 F ! Q

    i 6 F ! Q

    何沅君知道李庭后面要做什么事情,她就知趣地让在了一边,开始清理她的水帘洞。

    i 6 F ! Q

    i 6 F ! Q

    一看到醉倒的相公,叶羡霓就本书首发于第一文学吓得半死,轻声叫道:“别……别在……这里做,我相公在……被看到就完蛋了……杨过……千万被这样子……”

    i 6 F ! Q

    i 6 F ! Q

    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李庭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啊,一手撇开饭菜就将叶羡霓放倒在放在上,一手解开她的腰带,另一只手已经伸进裙子内将她的亵裤拔下来。

    i 6 F ! Q

    i 6 F ! Q

    “就算被看到我也不管了,”李庭赤红了眼,就想好好在叶羡霓身上发泄一番。

    i 6 F ! Q

    i 6 F ! Q

    握着神器寻找好洞口,李庭就用力插进去。

    i 6 F ! Q

    i 6 F ! Q

    “唔,”叶羡霓咬着牙齿,靠在饭桌上的脑袋正好靠在张振威旁边,看着张振威闭着的眼睛,叶羡霓的偷情快感就让她的水帘洞分泌出大量的液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