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5章 饭桌下的秘密

    叶羡霓夹紧双腿,咬唇叫道:“不能再弄了,我会受不了的。”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歪着脖子,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又没有弄,我只是看里面干净了没有。”说完,他就看见几滴浓白色的液滴正从水帘洞内流出,他忙拿着浴巾的一角将之擦掉,补充道,“确实不干净嘛。”

    l 4 0 $ i

    l 4 0 $ i

    叶羡霓摸着滚烫的脸,心中的羞涩与依恋变得更加的强烈,她记得自己的相公从来没有这么细心地待过她,每次做完都是让自己用纸擦干净,然后就侧身睡去。看着李庭孜孜不倦的模样,叶羡霓突然有电心痛,如果这个男的真的在张振威之前出现,也许自己的一生就会改变了。

    l 4 0 $ i

    l 4 0 $ i

    “嗯嗯,都干净了,”李庭站起身,亲了下叶羡霓胀哺哺的红豆,说道,“你穿好衣服就出来吧,我也该走了,咱们大厅见。”

    l 4 0 $ i

    l 4 0 $ i

    “嗯,”叶羡霓应了声就走史向了旁边的衣柜。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穿好衣服就走了出去,扫了门口一眼,确定门关紧了,他就走到床边拉开床帘,一拉开的时候,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的何沅君就扑进了李庭怀里,浑身颤抖着。

    l 4 0 $ i

    l 4 0 $ i

    “怎么了?”李庭抱着何沅君娇弱的身躯问道。

    l 4 0 $ i

    l 4 0 $ i

    何沅君直摇头,咬着牙关就是不想说话,此刻的她只希望能这样子一直依在李庭怀里,一辈子。

    l 4 0 $ i

    l 4 0 $ i

    “刚刚是你叫我进去的,现在反悔啦?”李庭试探性地问道。

    l 4 0 $ i

    l 4 0 $ i

    何沅君依旧摇头,停顿好久才说道:“奴家……奴家怕你会爱上她。”

    l 4 0 $ i

    l 4 0 $ i

    原来是在吃醋,李庭淡淡一笑,捏下何沅君滑嫩的脸蛋,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心中只爱你一个人,你何必想那么多呢,”李庭回头看着屏风,确定叶羡霓还没有出来就说道,“**她也是生理需要嘛。”

    l 4 0 $ i

    l 4 0 $ i

    何沅君支起身子,搂住李庭的脖子,深深吻住他的嘴唇,许久才松开,说道:“那以后你多多操我就可以了,我会满足你的。”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皱着眉头,问道:“你觉得你可以满足我吗?”说着,他就拿着何沅君的手放在自己故意弄得硬起来的神器上。

    l 4 0 $ i

    l 4 0 $ i

    何沅君身子一软,改变了语气,说道:“好像……不能吧,那相公你要记住哦,你心里只能爱我一个人。”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弹了下何沅君的脸颊,说道:“其实呢,甜言蜜语像是毒药一样会让女人越陷越深,如果哪天那个对你说甜言蜜语的男人离开你了,你会痛苦一辈子的。”

    l 4 0 $ i

    l 4 0 $ i

    “我是个普通的女人,我宁愿每天都喝着那碗毒药,”何沅君满是期待地看着李庭。

    l 4 0 $ i

    l 4 0 $ i

    “傻瓜,”对于如次天真的熟妇,李庭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l 4 0 $ i

    l 4 0 $ i

    一听到叶羡霓的脚步声,李庭就忙拿起床上的黑纱帽子戴在何沅君头上,帮她整理好有点不整的衣服就站起身。

    l 4 0 $ i

    l 4 0 $ i

    叶羡霓走出屏风,看到了李庭和他的夫人,此人喘着白蓝色长裙,露出的大腿和脖子的皮肤都非常的白皙,身材娇小,该突的突,该凹的凹,而她最想看到的脸蛋却被帽子遮住了。

    l 4 0 $ i

    l 4 0 $ i

    “我们先出去了,你晚点再出来,”李庭说着就拉着何沅君的手朝外面走去。

    l 4 0 $ i

    l 4 0 $ i

    当同一个男人拥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人时,这些女人如果会碰面的话第一见事情一般是拿对方的身材与自己对比,以确定她哪里吸引了自己的男人。何沅君也是如次,她扭头看着正走向梳妆台的叶羡霓,觉得她最大的亮点就是胸前那对非常饱满却不下垂的玉女峰,自己和她比起来就稍有逊色了,虽然说自己的也不会下垂,但是就是没有她的高挺。

    l 4 0 $ i

    l 4 0 $ i

    没走开几步,李庭就止住了脚步,松开何沅君的手走向梳妆台,拿起装着药丸的锦盒就打开,仔细地看了血红色的药丸一会儿就拿起一颗放在鼻下闻了闻,他的眉毛马上就皱起来,凭借突然硬起来的神器,李庭就可以判断出这根本不是什么吃了会生孩子的药丸,只不过是催情药而已。“这能不能送两颗给我?”李庭问道。

    l 4 0 $ i

    l 4 0 $ i

    “可以啊,”叶羡霓小声道,“该不会你夫人也不会怀孕吧?”

    l 4 0 $ i

    l 4 0 $ i

    “也许吧,”说着,李庭就再拿起一颗药丸就走向了大门口。

    l 4 0 $ i

    l 4 0 $ i

    待到李庭和何沅君出了房间,叶羡霓就微微叹气,拿起桌上的梳子开始梳理还有点潮湿的长发……

    l 4 0 $ i

    l 4 0 $ i

    当李庭和何沅君走到大厅时,张振威已经在那里等久了。

    l 4 0 $ i

    l 4 0 $ i

    “小兄弟,你让我等得好苦啊,”张希望几乎是用跑的速度闪到李庭面前,拍了下李庭的肩膀,说道,“我夫人那边已经同意押这趟镖了,有我夫人出马,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l 4 0 $ i

    l 4 0 $ i

    “那杨过现在这里谢过张兄了,”李庭作势要鞠躬答谢张振威。

    l 4 0 $ i

    l 4 0 $ i

    张振威忙扶助李庭的肩膀,直皱眉道:“兄弟何必见外,你是为大宋赶赴前线,此等豪情天地可鉴,我这等粗人都自愧不如,你还要向我道谢啊,呵呵。”

    l 4 0 $ i

    l 4 0 $ i

    “那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李庭看着门外,说道,“天好像快暗下来了,我也该赶往富贵客栈了,女侠程遥迦和郭芙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l 4 0 $ i

    l 4 0 $ i

    说到这里,换上一款红色露肩常服的叶羡霓就走了进来。看着叶羡霓那紧裹着的玉女峰,李庭的欲火又燃气三分,这套衣服将她的身材凸显极致,深深的乳.沟正刻在高耸的双峰间,再看那一摇一摆的群脚,毫无赘肉的大腿正忽而藏在裙子内,忽而鬼灵精怪地溜出来,给了李庭无限的想象空间。

    l 4 0 $ i

    l 4 0 $ i

    靠,操了一下就变得这么的骚,如果你老公没有在这里,我绝对把你按在地上操上几百回!

    l 4 0 $ i

    l 4 0 $ i

    “这位就是张兄夫人啊,看了眼我都愣住了,还以为是天仙下凡了,”李庭大笑道。

    l 4 0 $ i

    l 4 0 $ i

    “夫人,这就是你刚刚见过一眼的小弟弟杨过,”张振威摊手说道。

    l 4 0 $ i

    l 4 0 $ i

    “小女子叶羡霓,见过杨公子,”叶羡霓礼貌性地微低头后就站在了张振威旁边。

    l 4 0 $ i

    l 4 0 $ i

    “我已经叫下人准备好了酒菜,小兄弟就留下啦陪老哥聊聊吧,现在国难当头,肯推心置腹的人越来越少了,”说到此,张振威不经摇头,像是看到了被蒙古鞑子践踏得体无完肤的南宋。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思考再三,觉得吃个晚饭回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所以他就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请!”

    l 4 0 $ i

    l 4 0 $ i

    “夫人,麻烦你去和厨师说一下,叫他们把煮好的菜都端上来,”张振威说道。

    l 4 0 $ i

    l 4 0 $ i

    “嗯,”应了声,叶羡霓就朝外面走去,和李庭擦身而过时,叶羡霓故意吐了下舌头。

    l 4 0 $ i

    l 4 0 $ i

    “小雨,小叶,你们快准备好饭桌,”张振威提高声调道。

    l 4 0 $ i

    l 4 0 $ i

    之后,李庭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和张振威高谈阔论,从南宋当今的局势讲到尽灭亡的原因,又讲到蒙古的掀起,最后的话题就落在了南宋统治者赵县身上。

    l 4 0 $ i

    l 4 0 $ i

    聊到正尽兴的时候,饭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叶羡霓已经拉着何沅君坐在饭桌一角,虽说古代的时候,女子的地位都不高,要等到当家的入座才敢入座,但对于像振威镖局这样子的江湖小派而言,这些繁琐的礼数一般就被淡忘了。

    l 4 0 $ i

    l 4 0 $ i

    叶羡霓拉着何沅君的手,问道:“姐姐多大了,妹妹今年刚刚二十六。”

    l 4 0 $ i

    l 4 0 $ i

    对于自己的年龄,何沅君还真的不知道,她想问李庭,又觉得这个问题太白痴了,会被人笑话的,还是不问微妙,所以她只能假设了一个年龄,道:“三十了。”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曾和张振威说过何沅君不能说话,可单纯的何沅君早就忘记了这件事,幸好张振威没有注意到,否则就完蛋了。

    l 4 0 $ i

    l 4 0 $ i

    “哟,真的看不出来哦,姐姐的手还很滑很嫩啊,看来是你家相公滋养有方咯。”

    l 4 0 $ i

    l 4 0 $ i

    外人也听得出叶羡霓是话中有话,讲白了一点就是说何沅君经常和李庭做嘛。

    l 4 0 $ i

    l 4 0 $ i

    “来,来,来,吃饭了,”见何沅君不喜欢言语,叶羡霓只好招呼道。

    l 4 0 $ i

    l 4 0 $ i

    “小兄弟,吃饭,”张振威笑着就站起身。

    l 4 0 $ i

    l 4 0 $ i

    八仙桌不大,也就容四人入座而已,李庭左边坐着张振威,右边坐着何沅君,对面则是叶羡霓。

    l 4 0 $ i

    l 4 0 $ i

    吃了一会儿,闭着嘴巴的张振威又找来了话题,说道:“小弟弟,你喜欢吃粽子吗?端午节就是今天。”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愣了下,回想起今天街上一直叫卖粽子的小贩,李庭才悟出今天是端午节,他忙笑道:“屈原含恨跳江,居民为防止他的血肉被海鱼吞食,特意将四棱粽抛进海里。受他报国热诚的鼓舞,就算粽子味道不佳,我也要说好吃的。”

    l 4 0 $ i

    l 4 0 $ i

    “哈哈,小弟弟果然是同道中人,来,干一杯!”张振威大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

    l 4 0 $ i

    l 4 0 $ i

    “老哥抬举了,”李庭笑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他捂着嘴巴,眉毛直皱,说道,“这陈年老酒味道果然是好。”

    l 4 0 $ i

    l 4 0 $ i

    “是啊,藏着有十年了,今天遇上小兄弟才特意拿出来的,喜欢就多喝一点,”张振威似乎没有听出李庭这句是反话。

    l 4 0 $ i

    l 4 0 $ i

    对李庭而言,酒藏得多久,味道有多好,他都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他还是觉得随便喝一点还爽一点,如果要像电视广告的那样,来个什么百年纯酿一万元拍卖,他是死都不会买的,他宁愿花那些钱去叫鸡。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一喝下一点点,脑子就有点不清楚,看着面带桃花的叶羡霓,李庭真想冲过去把她操了,可现在根本不可能的。

    l 4 0 $ i

    l 4 0 $ i

    就在李庭胡思乱想之际,他的神器突然被人翻动了下,李庭吓了一跳,忙斜眼看了下,原来是叶羡霓的三寸金莲在捣弄他的神器。李庭手握住叶羡霓的三寸金莲放在自己神器上方,慢慢拉下了裤头,将神器弹出来,让叶羡霓给他做足交。叶羡霓的脚趾头不断摩擦着李庭的神器,李庭心中的欲火正以最快的速度涌起。

    l 4 0 $ i

    l 4 0 $ i

    “小兄弟,怎么了,脸色看本书首发于第一文学起来有点不对,”张振威突然问道。

    l 4 0 $ i

    l 4 0 $ i

    李庭忙将身子朝前挪动了下,好让叶羡霓控制得更加的自如,他调整好位置,说道:“酒量太浅了,不好意思,头有点晕。”

    l 4 0 $ i

    l 4 0 $ i

    “我还以为小兄弟酒量很好呢,没想到这么的菜啊,哈哈,”张振威拿起酒杯自顾地饮下一杯。

    l 4 0 $ i

    l 4 0 $ i

    叶羡霓脚趾刮着李庭神器的腹地,刮得李庭如痴如醉,心里十分的麻痒,他夹起一丛青菜就塞进了嘴巴里,赞叹道:“味道好极了。”

    l 4 0 $ i

    l 4 0 $ i

    就在这时候,李庭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正握着自己的神器上下套弄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