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4章 被相公看到咯

    李庭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想到关键时刻张振威会跑来搅局。

    B b e I a

    B b e I a

    而叶羡霓被吓得更不轻,身子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最底部,浑身一抖,一股热流就喷洒而出,直接被吓得达到高.潮。

    B b e I a

    B b e I a

    听着张振威的脚步声,应该已经快走进屏风了。叶羡霓忙叫道:“相公,我在洗澡,你别进来!”

    B b e I a

    B b e I a

    “就要分开了,我看看我夫人不行吗?”张振威边说就边走进去。

    B b e I a

    B b e I a

    如果被看见就彻底完蛋了,别说襄阳之行,就算要走出这间屋子估计抖有苦难了,李庭眼珠子一转,深吸一口气就憋入水中。

    B b e I a

    B b e I a

    张振威走进屏风之内,见叶体羡霓正慌张地看着自己,心中便生起疑惑。走到叶羡霓身前,问道:“怎么脸这么的红?”

    B b e I a

    B b e I a

    下面有李庭塞得满满的神器,面前又www.cnd1wx.com 有自己的丈夫,叶羡霓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她忙装得很镇定,说道:“水太热了,所以皮肤会变红。”

    B b e I a

    B b e I a

    张振威手伸进水利搅动了下,笑道:“确实有一点,我还以为你自己一个人在做呢。”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直摇头,辩解道:“奴家有这么好的相公,哪会做此等下流之事,只是水温太热,请相公别胡思乱想。”

    B b e I a

    B b e I a

    张振威看着叶羡霓胸前那对颤颤巍巍的玉女峰,他就吞咽着口水,俯下身子想亲叶羡霓,叶羡霓却将头扭向了一边,说道:“奴家刚刚在脸上涂了青皮水,别亲,会让相公恶心的。”

    B b e I a

    B b e I a

    张振威有电尴尬地弯着腰,好一会儿才立起身子,解嘲道:“看来是我忽略你了,夫人,我昨天匆西域药商那里取了些药回来,听那药商说只要每天坚持服一粒,你一定会怀孕的,”说着,张振威就匆衣兜内掏出一个红色锦盒,打开锦盒,里面正躺着十颗血红色的药丸。

    B b e I a

    B b e I a

    如果是在平时,叶羡霓绝对会非常高兴,因为她可能可以怀孕而得到张振威的深爱,可此刻李庭正憋气潜在水底,如果不早点赶走张振威的话,估计自己的出轨就会曝光,那就彻底完蛋了,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支开张振威。叶羡霓接过张振威手中的锦盒,闻了下药丸,妩媚一笑,说道:“闻起来挺香的,估计效果也很好,相公先将药丸放在屋里的梳妆台上,我洗洗就拿来细细研究。”

    B b e I a

    B b e I a

    “也好,那我就出去了,”张振威提步正要离开,却又扭过头,说道,“明天一大早你就陪杨夫人去襄阳,杨夫人身受风寒,体质弱,你一定要照顾好她,记住,她是今年最重要的一趟镖。”

    B b e I a

    B b e I a

    “你不用担心,绝对没事的,”叶羡霓舒开笑颜,只希望张振威早点离开。

    B b e I a

    B b e I a

    “洗好了就出来见一见杨过夫妇,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张振威说完就走出去,他将锦盒放在梳妆台上就走了出去,走开没几步,张振威浓眉挤在一起,自语道,“奇怪了,我总觉得羡霓今天很怪,但又说不出原因,估计是我想太多了吧,”张振威干笑声就走向大厅。

    B b e I a

    B b e I a

    确定张振威走远了,叶羡霓就说道:“喂,杨过,你快起来,他走了。”

    B b e I a

    B b e I a

    过了好一会儿,李庭都没有浮出来,叶羡霓以为他憋死了,就忙弯腰摸索着,找到他的脑袋就将他拉起来,看着李庭僵硬痛苦的神情,叶羡霓就哭叫道:“喂,喂,喂,你别吓我,你千万不能死在我这里,你死的话我也就没得活了。”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抽噎着就准备摸一摸李庭的胸口,看还有没有心跳。就在这时候,李庭睁开了炯炯有神的眼睛,吐出几片花瓣,嬉笑道:“不好意思,憋得有点久,还没有反应过来。”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瞪着李庭,骂道:“你这个小坏蛋,年级轻轻就敢骗人,日后长大了还不变成骗人精,为了防止你去侵犯别的良家妇女,我决定将你榨干!”

    B b e I a

    B b e I a

    李庭扬起眉毛,嬉笑道:“还不知道谁榨干谁呢,”说完,李庭就运起内力,准备和叶羡霓双修。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脑袋枕在李庭肩膀上,抚摸着他的脸颊,说道:“也许就这么一次,所以你要尽量让我高.潮。”

    B b e I a

    B b e I a

    “一定,”说着,李庭就拔出神器,头部快露出的时候,李庭就使劲插向底部。

    B b e I a

    B b e I a

    “唔,”叶羡霓轻叫了声就沦陷在了李庭的猛烈攻击之下。

    B b e I a

    B b e I a

    李庭不停地挺动着屁股,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叶羡霓被插得全世界只剩下李庭的神器,双手搂着李庭的肩膀就配合摇摆着,一朵朵浪花像快乐的精灵一样涌起,哗啦啦撒到外面,蔓延一地。

    B b e I a

    B b e I a

    此刻的何沅君只能蜷着身子躲在床上,动都不敢动,细微的声响不断传进她耳朵内,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杨过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他是属于很多女人的,但他最爱的是我,一直都是我……

    B b e I a

    B b e I a

    何沅君咬着嘴唇,一滴滴眼泪就滑落在床上。

    B b e I a

    B b e I a

    李庭丹田内涌起一股股热量,热量顺着经脉扩散向全身,让李庭凶猛得像是一只发情期的雄狮,正不知厌倦地耕耘着叶羡霓这块肥沃的土地。被操得舒服至极的叶羡霓唯一的动作就是附和李庭,红唇微张,一丝丝热气呵出,眼神迷离地看着似乎倒转了的房间。

    B b e I a

    B b e I a

    通过神器的传递,李庭已经从叶羡霓身上吸收了不少的内功,看来叶羡霓的身体就像一座宝藏一样,取之不竭,用之不尽。但是李庭的疑惑马上就升起,照理而言,程遥迦的内功绝对比叶羡霓深厚才对,那为什么自己操程遥迦的时候不会吸收这么多的内功,难道说……李庭眉毛马上皱起,一个差不多可以确定的答案浮在他脑海里,李庭记得双修里有一种说法:双修对象不同,双方从双修里得到的内功也会不同。

    B b e I a

    B b e I a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就说明叶羡霓的身体很适合李庭的双修!

    B b e I a

    B b e I a

    看来这个女的一定要收来,以后可以培养为双修的绝佳人选!李庭暗叫着就以最快的速度挺进水帘洞内。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当然不知道李庭在打这鬼主意,她还以为李庭只是单纯的想要她的身体。

    B b e I a

    B b e I a

    操了一刻钟,李庭就打算松开精关,如果张振威再进来,那他就不好交代了,像张振威那种江湖汉子看到妻子出轨的话,估计可能会拿刀砍了他们两个。

    B b e I a

    B b e I a

    想到此,李庭就拔出神器,将叶羡霓娇体翻过去,让她双手按在了浴盆边缘,然后就以狗爬.式继续挺进着。

    B b e I a

    B b e I a

    这种姿势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十分的深入,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叶羡霓,只见叶羡霓的红豆像点水蜻蜓一样点着水面,撩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B b e I a

    B b e I a

    操了好一会儿,李庭的欲火终于有电消解,他抓住叶羡霓的双峰,使劲捏着,小声道:“我现在就要射进去了,如果你这次怀孕了,估计就是我的了。”

    B b e I a

    B b e I a

    “别……别……这样子,我不要怀……”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还想争辩,可已经太晚了,一股浓浊的热流就咆哮着冲向她身体深处,让她的膣肉不停收缩着。

    B b e I a

    B b e I a

    趴在叶羡霓身上休息了一会儿,李庭就拔出还冒出精华的神器,捧起水份清洗了下就跳出浴盆。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见已经不能改变他射在她体内的事实,她也就只好接受了,她喘着粗气看着李庭,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现在就要走吗?”

    B b e I a

    B b e I a

    “嗯,”李庭简单回答了声就拿着衣架上的浴巾擦拭着身子,见叶羡霓还趴在浴盆上,李庭就说道,“还不起来呀,如果让你相公看到你撅着屁股流出白色的东西,你就完蛋了。”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脸一红,支起酸类的身子就跨出了浴盆。

    B b e I a

    B b e I a

    看着被自己弄得红肿的水帘洞,李庭就十分的得意,他搂着叶羡霓光滑的娇体,拿着浴巾就自上而下帮她擦拭着身体。

    B b e I a

    B b e I a

    刚刚做完,又享受着高.www.cnd1wx.com 潮后的温存,叶羡霓觉得十分的受用,她依在李庭身上,呢喃道:“你要记住我哦,别走出房间就把我忘记了。”

    B b e I a

    B b e I a

    “怎么会呢,襄阳的时候,我们还会碰面的,”李庭笑道。

    B b e I a

    B b e I a

    叶羡霓愣了下,好像预感到自己到襄阳会发生什么事情。

    B b e I a

    B b e I a

    李庭蹲下身子,拿着浴巾就擦着叶羡霓的水帘洞,翻开两瓣肥土,李庭的手指就探进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