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9章 安置何沅君(二)

    “嗯,还有点麻,”何沅君羞答答地答道。

    h % p 2 h

    h % p 2 h

    “都怪我太鲁莽了,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不会这样子粗鲁,”李庭说道。

    h % p 2 h

    h % p 2 h

    “其实还好啦,就刚刚进去的时候有点疼,后面……后面……”何沅君赤红着脸依在李庭怀里就不再说话了。

    h % p 2 h

    h % p 2 h

    “后面怎么样?”李庭追问道。

    h % p 2 h

    h % p 2 h

    “不用奴家说,相公都知道的啦www.cnd1wx.com ,”何沅君捶打着李庭的胸膛。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直摇头,不解地说道:刻“身体是你的,我怎么知道啊?”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瞪了李庭一眼,咬着红唇道:“后面就……很……舒……服……”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就越小,到“服”字的时候,就已经像蚊子扇翅膀一样。

    h % p 2 h

    h % p 2 h

    “原来如次啊~~”李庭轻笑了声就搂着仙女般的何沅君朝外面走去。

    h % p 2 h

    h % p 2 h

    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乍看去就像是一对神仙眷侣般。

    h % p 2 h

    h % p 2 h

    走到马匹前,李庭就从马背上取下一顶黑纱遮边的帽子,递给何沅君,说道:“戴上这个,无论碰到谁都不要说话,我怕陆展元的奸细会发现你。”

    h % p 2 h

    h % p 2 h

    “那相公你就不怕吗?”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笑着摇头,说道:“我不怕才奇怪呢,不过我自有办法应付就是了。”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戴上黑纱帽,李庭为她系好黑绳于下巴之下,然后就退到后面看着现在的何沅君。整体看去就像是一个江湖侠女一样,只不过帽子的颜色和白蓝色的长裙不怎么协调就是了,这也是李庭唯一的遗憾,不过李庭的初衷并不是把何沅君打扮成什么江湖侠女,他的目的就是掩人耳目,如果被人发现何沅君落在自己手中,还被自己操了好几次,陆展元不剁掉他才奇怪呢。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掀起黑纱,说道:“相公,你看什么呢。”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回过神,脱口道:“看你呗。”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噗哧”一笑,说道:“有什么好看的呀,藤兰怕你看厌倦了就不要奴家了。”

    h % p 2 h

    h % p 2 h

    “哪会,”李庭走过去抱起何沅君就将她扶上马背,说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会永远疼爱你的。”说完,李庭踩着马鞍就跨上马背,抱紧何沅君就朝嘉兴城内奔去。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一只手抓着缰绳控制马速和方向,另一只手则搂着何沅君,闲不住的手就隔着外衣揉着何沅君的玉女峰,轻轻掂量着它的斤两,挺重的,一只手根本托不住,两只手又有点浪费。在药铺的时候,李庭就有暗暗量过程遥迦和何沅君的胸部尺寸,感觉是何沅君的稍大一点点,这也许是因为何沅君早为人妻,也经常受过陆展元的滋润,而程遥迦还是一个刚刚开发不久的处女。假以时日,李庭就有信心让程遥迦的尺寸超过何沅君,毕竟有自己在滋润着她嘛。

    h % p 2 h

    h % p 2 h

    马匹奔跑着,李庭和何沅君颠簸着,两人身体越贴越近,李庭胀得发疼的神器已经落在了两片丰臀之间。何沅君被顶得赤红了脸,她觉得这样子做不舒服,她就抬起屁股想做前面一点点,可屁股一抬起来,李庭右手就以最快的速度拉起裙摆,腹部蠕动,神器就从裤头挤出,恰好被何沅君坐在了屁股下。

    h % p 2 h

    h % p 2 h

    “呀~~”何沅君惊叫了声才发觉自己落入李庭设计好的陷阱内。

    h % p 2 h

    h % p 2 h

    马匹继续颠簸着,何沅君的丰臀就一上一下抖动着,紧贴着亵裤的“嘴唇”不断在李庭神器上摩擦着,一滴滴就分泌出弄湿了亵裤,还渗出沾湿了李庭的神器。马匹继续奔跑着,何沅君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可李庭就当作不知道什么事一样继续鞭策着骏马,让骏马在这条羊肠小道上奔跑着。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靠在李庭身上,歪着脖子看着目光看向前方的李庭,呢喃道:“相公,你真的很厉害。”

    h % p 2 h

    h % p 2 h

    “什么?”李庭明知故问。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脸刷的一下红了,急摇头,解释道:“我是说相公骑马很厉害。”

    h % p 2 h

    h % p 2 h

    “你不知道我骑人也很厉害吗?”李庭脱口而出。

    h % p 2 h

    h % p 2 h

    “什么意思?”何沅君满是疑惑。

    h % p 2 h

    h % p 2 h

    “就是将女人压在身上,像骑马一样插她,然后一前一后地摇动着屁股,让她达到高氵朝啊,”李庭直截了当地答道。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眼中突然出现落寞的神情,微微张开大腿,让双臀分得更开,然后就将李庭那物夹住,说道:“相公,你这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吗?”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吻了下何沅君的后颈,说道:“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有很多老婆的,但最爱的那个是你。”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眼中的落寞变得更重,眼角似乎有泪花冒出来,颤抖着声音,说道:“其实我可以感觉到的,但是又不想问相公你是不是有很多女人,因为我觉得你下面那根东西太厉害了,一般的女人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有好几个女人才可以满足你。这我不反对,但我希望真的像相公你说的那样,你最爱的那人是我,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搂紧何沅君,呢喃道:“傻瓜,我最爱的当然是你,你不用多心的,也许日后你还会碰到其他的姐妹,答应我,你不要和她们争风吃醋,如果那样的话,我对你的爱就会锐减的喔。”

    h % p 2 h

    h % p 2 h

    “嗯,藤兰知道了,”何沅君舒开了笑容,像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h % p 2 h

    h % p 2 h

    靠,女人就我好骗,说些甜言蜜语就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猫咪,李庭暗暗道。

    h % p 2 h

    h % p 2 h

    羊肠小道已经到了尽头,李驾着马儿跃上了通向嘉兴的官道,官道人影渐渐增多,李庭也不好太过于放肆,只好看准附近没有人烟的时候就挪向后面点,拔出神器。

    h % p 2 h

    h % p 2 h

    “藤兰,把我那东西放到裤子里面去,”李庭小声说道。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扭头一看,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李庭的神器像是在像她炫耀一样高昂着脑袋。何沅君捂住嘴巴竟然忘记了李庭的请求,只是怔怔地看着那滑润的头部。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看着前方,并没有去注意何沅君的表情变化,当他看到一个咬着冰糖葫芦的少女正以看禽兽般的目光看着他时,他就低下头,只见何沅君盯着神器一直看,并没有打算将它收回去。李庭心一急,叫道:“还看,再看就融化掉了,赶紧放进去了,人多起来了!”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这才回过神,忙抓着慢慢软花的神器,拉开李庭的裤裆,将它塞了进去,然后就用知错的眼神含情脉脉地看着李庭。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干笑了声,说道:“我不是在骂你,我是在提醒你。”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噗哧”一声就笑出来,扭过脖子看着前方红砖绿瓦,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说道:“相公你不用解释的啦,我知道你心里爱着我就可以了。”

    h % p 2 h

    h % p 2 h

    “那是当然,”李庭放慢了速度,让马匹朝前慢慢走着。

    h % p 2 h

    h % p 2 h

    周围的居民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李庭和何沅君,看李庭是其次,重点是看蒙着面纱的何沅君,都想看一看这具娇体的主人到底长得有多么的美貌。一般人看到蒙着面纱的人就觉得有三种可能,第一是长得太难看了;第二就是长得让男人生犯罪之心;第三就是对方被官府通缉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看何沅君的居民都希望何沅君属于第二类,不然就会大煞风景了。

    h % p 2 h

    h % p 2 h

    骑了一会儿,李庭和何沅君就来到了振威镖局外,镖局外双狮守立,前肢正玩着一个花球,霸气十足的脸上是一副凶神恶煞。李庭跳下马,牵着何沅君的手就将她揽入怀里放到地上,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不管看到什么人,看到什么事,你都不许说话,我不想你被陆展元的人抓走。”

    h % p 2 h

    h % p 2 h

    何沅君猛点头,有点慌张的眼睛直盯着面纱外的李庭。

    h % p 2 h

    h % p 2 h

    嘱咐完毕,李庭就走上青石路。

    h % p 2 h

    h % p 2 h

    www.cnd1wx.com

    h % p 2 h

    h % p 2 h

    “何人?”两名粗布护卫就拦住李庭。

    h % p 2 h

    h % p 2 h

    李庭从怀中掏出陆展元给他的玉佩,说道:“在下有事求见张总镖头。”

    h % p 2 h

    h % p 2 h

    “稍等,”两名护卫一见玉佩上刻着“陆”字,他们就变得十分的随和,一人依旧把门,另一个则跑进去。

    h % p 2 h

    h % p 2 h

    站在镖局外等了一会儿,一位长得十分粗犷的中年男子就笑呵呵地走出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