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5章 霸王硬上弓

    “啊,”程遥迦叫了声。

    Y s P n w

    Y s P n w

    “阿姨,是不是很舒服啊,我还可以让你更舒服呢,”程遥迦的豪乳在李庭手中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活像一个充水打气球。

    Y s P n w

    Y s P n w

    “别,别,这样子,”程遥迦低吟着,套弄李庭神器变得更快。

    Y s P n w

    Y s P n w

    一霎那间的功夫,程遥迦道姑形象完全丢失,剩下的只是一个正值欲望高涨期的熟妇,她感受着李庭这种霸道式的亲密,还故意将身体往前伸,就想李庭用嘴巴含住她的樱桃。看着程遥迦那两颗粉红色的樱桃,李庭就很郁闷,照理说结婚的女人是不可能具有这种少女才有的粉红色的,而且她还是程英的妈妈,就算陆冠英不吸奶,程英小时候总要吸奶的吧?郁闷归郁闷,但还是要操的,反正她已经春心大动了。

    Y s P n w

    Y s P n w

    女人啊,只要经过稍微的调.教,你就是世界上最骚的品种!

    Y s P n w

    Y s P n w

    择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撞点时,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现在不把程遥迦收了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想到此,李庭的另一只手已经顺着程遥迦光滑无比的腰际慢慢下滑,撑开腰带的束缚,手就摸向平坦的小腹,我靠,都生孩子了还这么的平,真的天生尤物啊~~摸了一会儿,李庭的手就落入一片泥泞中。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忽然睁大了眼睛,敏感地带被李庭刺激了下,她的神智就恢复,看着身下正孜孜不倦着的李庭,程遥迦羞耻心马上掩盖住欲望。

    Y s P n w

    Y s P n w

    “啪!”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的脸一阵火辣的疼,一个巴掌印还刻在那里。

    Y s P n w

    Y s P n w

    “过儿,我是你阿姨,那里绝对不能碰,这是最基本的,如果你再这样子,我这个阿姨你也就别叫了,”程遥迦豪乳起伏着,柳眉倒竖,看样子是非常的生气。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落寞地看着程遥迦,干笑了声,说道:“遥迦阿姨,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我以后都不敢了。”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转怒为笑。说道:“这才是好孩子,要射了吗?”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直摇头,说道:“好像还没有这么快,可能是刚刚被阿姨吓坏啦,好像已经软下去了。”

    Y s P n w

    Y s P n w

    “小机灵鬼,看阿姨怎么治你!”程遥迦面似桃花。

    Y s P n w

    Y s P n w

    还没等李庭反应过来,程遥迦就跪在了床边,套弄一会儿李庭确实有点软掉的神器,然后就张开红唇将它含在了嘴巴里。

    Y s P n w

    Y s P n w

    “唔~~”李庭舒服地叫了声,他完全没有想到程遥迦竟然会帮他koujiao,看来她真的是一个大骚货啊,道袍只是掩饰她的风骚而已,剥掉那层外壳,还不是一个下贱的骚货!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媚眼丝丝,不断吞吐着李庭是神器,一条灵活至极的舌头时不时挑逗着李庭的马眼。李庭的神器确实很长,像郭芙、巧儿帮他koujiao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整个含下去,可程遥迦就做到了,她的嘴唇甚至碰到了李庭的肉袋。

    Y s P n w

    Y s P n w

    深喉!没想到道姑竟然会深喉这种高超的技巧!

    Y s P n w

    Y s P n w

    吞吐好一会儿,程遥迦就吐出神器,看着更加志气高昂的神器,程遥迦就苦着脸,说道:“过儿,看来你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也无能为力了。”

    Y s P n w

    Y s P n w

    “其实,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李庭叫道。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忙摇头,说道:“那种事情不能做,我是你阿姨,不是你妻子。”

    Y s P n w

    Y s P n w

    “你想歪啦,我不是要插阿姨,我是想阿姨用这个夹住它,”李庭指着程遥迦那两颗饱满的玉女峰,抓住它按在了一块,说道,“两个合在一起的话,中间不是有一条深沟吗?就用这个夹住啊,很快就射的。”

    Y s P n w

    Y s P n w

    “小机灵鬼,”程遥迦弹了下李庭的鼻头,“仅此一次喔,还有下次我绝对轻饶不了你。”程遥迦跨在了李庭身上,用乳.沟夹住李庭的神器开始套弄起来,还用嘴巴含住了它的头部,开始双管齐下。

    Y s P n w

    Y s P n w

    看着程遥迦那副骚样,李庭就想起初次见面时程遥迦那种巾帼风范,那个像刺一样的眼神,一想起那个眼神,李庭就想虐待程遥迦,可程遥迦现在这么的用心为他服务,虐待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李庭此刻并不是为了消解欲望才想和程遥迦交合,最重要的是他知道程遥迦是孙不二的徒弟,修为绝对不同凡响,如果可以和她进行双修,那自己的修为绝对会噌噌噌往上升的。可刚刚挨了一巴掌,现在脸还火辣辣的疼,想操她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压在心头了。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的口水将神器弄得像一根融化的冰棍一样,她吐出鲜红色的神器,说道:“应该要射了呀。”眉目间有点不可思议的神色,看来是觉得李庭的耐力太牛逼了,双管齐下竟然赢不了李庭。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苦闷着脸,说道:“可能我的病太严重了,不动真格是不会好的。”

    Y s P n w

    Y s P n w

    此刻程遥迦做着强烈的思想挣扎,红唇紧咬,似乎为李庭的疾病而堪忧。程遥迦微微叹气,说道:“那就做吧。”

    Y s P n w

    Y s P n w

    听罢,李庭兴奋得差点蹦跳而起,勾住程遥迦的脖子就将她揽在怀里,豪乳压在他胸口上,感觉特别的舒服,李庭兴奋地叫道:“谢谢遥迦阿姨的成全,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推开李庭,轻笑道:“是要做,但是不是我,阿姨带你去妓院,那里很多妓女,你一定可以射的。”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眼神马上黯淡下来,程遥迦竟然要带着他去吃鸡,我靠,鸡是有瘟疫的,搞不好来个艾滋,那自己传奇的一生就彻底完蛋了,这个程遥迦真是会为自己着想啊。

    Y s P n w

    Y s P n w

    看着李庭失落的神情,程遥迦就关心道:“怎么了,很不舒服吗?”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直摇头,挤出笑脸道:“遥迦阿姨,你就帮我打飞机吧,好像快射了。”

    Y s P n w

    Y s P n w

    “好的,我再试一下,”程遥迦握住李庭的神器就开始套弄。

    Y s P n w

    Y s P n w

    此时的李庭内心无比的郁闷,明明一个现成的熟妇就在眼前,他却不能下手,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太窝囊了,只能看着那对饱满的玉女峰随着程遥迦的套弄而摇摆着。

    Y s P n w

    Y s P n w

    操,最多再挨一巴掌,老子豁出去了,一定要操死这个道貌岸然的骚娘们!做好赴死的准备,李庭就像只恶狼一样扑向程遥迦,直接将她压在了地上,双手就抓住那对玉女峰使劲地揉捏着,鼻子喷出浓息,吻住程遥迦的红唇,舌头就伸进去寻找着程遥迦的舌头,捕捉住就开始使劲吮吸着。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本以为李庭不会再冲动了,没想到他还是这样子做了,被李庭一调戏,程遥迦最后一道防线轰然爆炸,她只觉得李庭那根火烫烫的神物正不断寻找着洞口,都好像要将道袍刺穿般。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的浓息喷在程遥迦脸上,他边舔着程遥迦的脖子边说道:“遥迦阿姨,你的美丽让是不能自拔,让我都快得了失心疯,我真的很喜欢你   ,哪怕你已经结婚了,哪怕你已经有孩子了,我还是那么的喜欢你,如果可以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一定要娶你为妻,然后天天和你共渡鱼水之欢,每天都让你爽得半死,”李庭抓着程遥迦的手握住神器,喃喃道,“阿姨,我这东西是为你硬起来的,你不能让它失望喔,我很想插进你那里面,感受它的温暖。”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闭眼不语,任凭李庭处置。

    Y s P n w

    Y s P n w

    李庭怕夜长梦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脱掉了程遥迦的道袍,当他看到那件做工精细,只能包裹住私密地带的亵裤时,他惊呆了,他记得古代人亵裤根本没有这种款式,古代人的亵裤就等于现代的短裤,不仅仅将那里包住了,还将半条大腿遮住。可程遥迦这款完全不一样,腹部只遮住半圈,两边是丝质绸带,重点部位更是绷得紧紧的,李庭可以很清晰地看   到一条软软的沟壑躺在两片高地边。

    Y s P n w

    Y s P n w

    “遥迦阿姨,你的内在世界好丰富啊,怎么感觉和道袍完全不一样啊?”李庭叫道。

    Y s P n w

    Y s P n w

    程遥迦闭着眼睛,嗔道:“这是我前往西域的时候买的,很少穿的。”

    Y s P n w

    Y s P n w

    “还是这种好啊,看起来这么的舒服,将美丽的地方都凸显出来,”李庭感叹着,手就落进沟壑内。

    Y s P n w

    Y s P n w

    “啊~~”程遥迦全身像被电了一样,麻得一塌糊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