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1章 失忆美妇

    李庭趴在冰棺材前,细细看着已经死掉的何沅君,看上去简直就像个陷入美梦中的睡美人,一点死尸的迹象都没有,尤其是那些重点部位,李庭似乎感觉到了那对玉女峰正随着她的呼吸而慢慢耸动着。

    p 8 4 * m

    p 8 4 * m

    反正这里没人,亵渎一下她应该没事吧?何沅君这个娇妇可是很多神雕迷心目中YY的对象,既然自己看到了她,就算是死尸也要捏一把油水才行。打定主意,李庭就开始抚摸那张还有弹性的脸,看来这里设置的温度恰到好处,尸体既不会腐烂也不会冻得像冰棍一样。李庭的手抚摸到那对33D左右的玉女峰时还使劲捏了几下,就希望她会复活,然后开始大战。可惜这只是美梦,尸体还是尸体,根本不可能复活。爬过小腹,李庭就抓住了几根细嫩的杂草,非常的柔软,就像刚刚长出来一样。

    p 8 4 * m

    p 8 4 * m

    “可惜了,”李庭感叹道。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左手下滑,轻易就来到了水帘洞前,他本以为这里一定封闭了,没想到软得不可思议,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已经陷进去。

    p 8 4 * m

    p 8 4 * m

    “不可能的,一个死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程度的柔软?!”李庭慌张地收回手指,怔怔地看着何沅君的尸体。

    p 8 4 * m

    p 8 4 * m

    这最多是金庸的武侠世界,热又不是谁写的玄幻小说,也不用这么玄幻吧?!李庭直郁闷。除了没有呼吸,这和活人一点区别都没有的啊。李庭十分的郁闷,当他注意到何沅君微张开的薄唇内似乎有东西在发光时,他就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掰开何沅君的嘴巴,一颗玛瑙大小的光珠正躺在她嘴巴里,光珠内正有两股红绿气流在不断运转着,就像阴阳的两级一样。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舍利子?我靠,真的太玄幻了。李庭记得武侠小说里面的舍利子可以防止尸体腐蚀,更可让尸体保持死前的模样,包括容颜、皮肤及生理机能。

    p 8 4 * m

    p 8 4 * m

    结合何沅君身上的异常现象,李庭已经可以确定这颗就是舍利子了。既然她现在和活着没有什么区别,那就说明就算和她造爱的话也是没问题的。想到此,李庭的神器就高高翘起,似乎为即将发生的强.奸尸体事件感到无比的期待。

    p 8 4 * m

    p 8 4 * m

    欲火已经燃烧,李庭再也顾不及什么伦理常德,脱掉裤子就跳进冰棺材内,可是这里太狭窄了,李庭连躺下去都十分的困难,更别提什么操进去了。李庭只好扶起何沅君的尸体,将她抱出放在地面上,然后整个人就趴在了何沅君身上,这种最基本的姿势倒难住了李庭,何沅君平坦在地上,想插进去还得费一番功夫。

    p 8 4 * m

    p 8 4 * m

    “操!想操尸体还这么的麻烦,”李庭骂道。

    p 8 4 * m

    p 8 4 * m

    想了一会儿,他只好将尸体的双脚屈起,好让水帘洞抬起。

    p 8 4 * m

    p 8 4 * m

    既然是尸体,李庭也就懒得再做什么准备工作了,提起神器就插进去。

    p 8 4 * m

    p 8 4 * m

    虽说是人妇,下面却紧得出奇,还透露着一股寒意,这种感觉李庭是从未体验过的,李庭还真怕自己会爱上强.奸尸体这等极端的癖好。

    p 8 4 * m

    p 8 4 * m

    抽动了一会儿,李庭就发觉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是寒气逼人的水帘洞内竟然隐隐传来温暖,而且李庭还看到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香汗从何沅君身上分泌出来。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又操了一会儿,发觉何沅君的胸口有了细微的耸动。他看得真切,忙低下头趴在何沅君胸前。

    p 8 4 * m

    p 8 4 * m

    咚……咚……咚……

    p 8 4 * m

    p 8 4 * m

    虽然很微弱,但是何沅君的心脏确实还在跳动着。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吓出了一身冷汗,该不会要尸变了吧?

    p 8 4 * m

    p 8 4 * m

    何沅君薄唇微微张开,一股热气飘起,随之眼睛也睁开了,当她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正趴在自己身上时,她一点表情都没有,吐出舍利子,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直盯着何沅君,伸手到她鼻下,确定有呼吸后就安下心,不理会何沅君,抓住她的蜂腰就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挺动着。

    p 8 4 * m

    p 8 4 * m

    何沅君感觉到自己下面正有一根巨物在重复地前进后退着,而且随着它的进出,何沅君的心智更加的清晰,但是她就是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想问不断捅着自己的那个英俊小生,却觉得他那么的拼命,自己不好打扰他。

    p 8 4 * m

    p 8 4 * m

    通过神器,李庭马上就确定何沅君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典型的小家碧玉。既然还搞不清楚状况,李庭就懒得把住精关,张开马.眼就将滚烫的精华送进她的深处。

    p 8 4 * m

    p 8 4 * m

    “啊~~”何沅君呼叫了声,然后就感觉到自己全身都绷紧了,把不住的热流正喷洒而出,滴满了一地。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拔出神器,坐在一边,静静看着不断张合,不断流出爱.液的洞口。

    p 8 4 * m

    p 8 4 * m

    何沅君休息了一会儿就坐起身子,问道:“请问公子,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吓了一跳,忙问道:“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p 8 4 * m

    p 8 4 * m

    何沅君看着掌心的舍利子,疑惑道:“我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得。”

    p 8 4 * m

    p 8 4 * m

    一阵喜悦马上萦绕在李庭心头,既然何沅君失忆了,那……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贼贼一笑,正色道:“其实呢你是我的小妾,我们迷路就跑到了这里,后来你被冻得晕过去,我就献身救你,幸好你醒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p 8 4 * m

    p 8 4 * m

    “喔,”何沅君应了声,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既然眼前这位男子是自己的小妾,那刚刚做那种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而且他还是在救自己呀。

    p 8 4 * m

    p 8 4 * m

    “我的衣服呢?”何沅君感觉到寒意就问道。

    p 8 4 * m

    p 8 4 * m

    “呃,好像没了,”李庭答道。

    p 8 4 * m

    p 8 4 * m

    “我有点冷,相公,”何沅君屈起双腿。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忙抱住李庭,温暖着何沅君的身体,假装深情道:“放心,有我在你身边。”

    p 8 4 * m

    p 8 4 * m

    何沅君揽住李庭的脖子,看着四周的昏暗,忧虑道:“相公,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吗?我好害怕。”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吻了下何沅君红唇,将她那颗舍利子拿过来塞进衣兜内,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寻找出路。”李庭拉起何沅君,弹干净神器上的赃物,穿上裤子就朝陆展元离开的方向走去。

    p 8 4 * m

    p 8 4 * m

    “相公,我叫什么啊?”何沅君问道。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想了一会儿,嬉笑道:“你叫武藤兰。”

    p 8 4 * m

    p 8 4 * m

    “武藤兰?”何沅君歪着脑袋,“武藤兰,好奇怪的名字喔。”

    p 8 4 * m

    p 8 4 * m

    “不奇怪啊,它就是你的名字,”李庭贼贼一笑。

    p 8 4 * m

    p 8 4 * m

    “那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啊?”何沅君又问道。

    p 8 4 * m

    p 8 4 * m

    “ 其实呢,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这里是陆家庄的实力范围,陆家庄当家的叫陆展元,他前几天刚刚死了妻子,现在头脑有点问题,藤兰你 又和他死去的妻子何沅君长得有点像,所以我们从西域那边来到嘉兴的时候,他就对你动了色心,想把你据为己有,我为了保护你就掉到了这里,”李庭撒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

    p 8 4 * m

    p 8 4 * m

    何沅君皱起柳眉,嘀咕道:“坏人好多啊。”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抓住何沅君的手,深情道:“你放心,我是终极好人,我一定不会让你落入他的魔掌里面的,如果可以出去的话,我要先送你去一个地方避一会儿。”

    p 8 4 * m

    p 8 4 * m

    “谢谢相公,你真的很爱我,”何沅君像只小鸟一样依在了李庭身上。

    p 8 4 * m

    p 8 4 * m

    我爱你才奇怪,我就爱你的肉.体,李庭暗叫道。

    p 8 4 * m

    p 8 4 * m

    走了好一会儿,李庭就发觉周围的冰花开始减少,温度也开始上升,看来离出口不远了。又过了一会儿,李庭和何沅君走到了一株梅树前。“在这里等我,”李庭松开手独自走过去,马上就看到了一颗小佛头挂在树枝上。他退后了几步,捧起一朵冰花就狠狠砸过去,他就不相信站得这么远还会发生意外。

    p 8 4 * m

    p 8 4 * m

    小佛头摇晃树下就掉落在地。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马上警觉起来。

    p 8 4 * m

    p 8 4 * m

    “相公,你后面,”何沅君惊叫道。

    p 8 4 * m

    p 8 4 * m

    李庭忙回头,却见一堵墙正扑向自己。我靠~~这也行……李庭暗骂声就跳向后方,墙轰然落地,一道久违的阳光射入。若再晚几步的话, 李庭估计就变成肉饼了。

    p 8 4 * m

    p 8 4 * m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看外面有没有人,”说着,李庭就小心翼翼地走到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