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雕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2章 船家母女

    李庭的小弟弟就这样子在郭芙里面硬了一个晚上都没有软下来也没有抽动,这对于普通人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可李庭修炼着双修,又身具欧阳锋的九成内功,这点持久还是难不住他的,就是明知自己的小弟弟插进水帘洞内又不能动弹,这倒让他有点郁闷。就在这种郁闷的气氛中,李庭迎来了第二天的朝阳。

    z e o y W

    z e o y W

    太阳一出来,李庭就确定了东方,并且将两人的衣物都用桨支起来,立在一边给太阳晒,然后两人就赤.裸着身子搂在一起看着温暖又不灼热的朝阳。

    z e o y W

    z e o y W

    “老公,景色好美,”郭芙羞答答的说道。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只看了几眼朝阳而已,然后就偷偷看着郭芙被朝阳点缀着的娇躯。目光顺着白嫩的脖子慢慢爬下,先是看到了两个坚挺的玉女峰,少女玉女峰的颜色就是好看,不会像熟妇那样长满黄斑,顶部还是那么的嫩红,就像一颗樱桃般。再顺着光滑的小腹望下去就是一丛稀疏的幼毛,由于长得太少,所以看上去就像黄色的一般。再看下去就是微微隆起的圣地,李庭还隐约看到了圣地之门正随着郭芙的呼吸一张一合着,一想到昨晚自己的小弟弟就在里面干呆了一个晚上,李庭脸上就显出郁闷的神情。

    z e o y W

    z e o y W

    郭芙见李庭还不回答,她就抬起头,正好看到李庭用傻傻的目光看着她的下面,郭芙脸马上就拉下来,垂着李庭强壮的胸膛,嗔道:“真是的,老公,我的身体你又不是没有看过,干嘛还用这种眼神看啊?”

    z e o y W

    z e o y W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今办天算是很早起来了,可我这只小鸟……”李庭抖了抖软得像泥鳅一样的小弟弟继续说道,“昨天晚上在虫洞呆了一个晚上也没吃到虫子。”

    z e o y W

    z e o y W

    郭芙狠狠咬了下李庭的鼻子,嗔道:“好啊,你说它是虫洞,那你以后就不要进去了!”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忙抱紧郭芙,使劲揉着她的舒乳,贼贼一笑道:“这是你说的哦,那我就去找别的虫洞了,你别吃醋哈。”

    z e o y W

    z e o y W

    郭芙忙反身抱住李庭,双峰紧贴着李庭的胸膛,喃喃道:“老公,我知道我满足不了你,所以你去找别的女人我也不介意,我只要知道你深爱着我就可以了。我下面是属于你的,你有空的时候也要进去坐嘛,不然洞口就堵住了哦。”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抚摸着郭芙光滑如玉的后背,说道:“我知道的啦,我以后有空的时候就会操你的。”

    z e o y W

    z e o y W

    “别用操这个字眼,好吗?好难听,”郭芙嘟起小嘴。

    z e o y W

    z e o y W

    “ 嗯,那我对你就不用这字眼了,换成爱抚吧,”李庭笑道。说实话,操这个词确实有点难听,非常的俗气,可李庭自认为自己是个大俗人,所以也挺喜欢用粗俗的字眼的,念起来感觉特别的爽,既然郭芙不喜欢,那他就不用在她身上了,像巧儿之类的风骚女,李庭是坚决用操这字眼的!

    z e o y W

    z e o y W

    想起巧儿那股骚劲,李庭的小弟弟又开始勃起,等下到嘉兴后,李庭一定要好好疼爱巧儿,操得她死去活来为止!

    z e o y W

    z e o y W

    郭芙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李庭的小弟弟,握住它,叫道:“老公本书首发于第一文学是不是想吃虫子了?”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勾住郭芙的下巴,吻住她的嘴唇,用舌头轻易就撬开了郭芙的皓齿,然后舌头就长驱直入,就像楚霸王上虞姬般,一下子就捕获了郭芙的舌头,两条滑润润的舌头扭缠在一起相互切磋着。舌头在进行着长久战之时,李庭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揉着郭芙的左峰,右手已经下移,开始入侵湿地。

    z e o y W

    z e o y W

    就在两人陷入不能自拔的境地时,突然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叫声,“娘,那边在干什么啊?”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和郭芙都吓得半死,郭芙忙抱住双峰,然后曲着身子不敢去看后面。李庭做为大男人当然要站出来维护自己女人的尊严咯,所以一听到小女孩的声音时,李庭“嚯 ”的一声就站起来,他这么一站对自己是不要紧,可把正划船过来的熟妇和小女孩吓坏了。小女孩受到惊吓是因为李庭赤裸的身体,熟妇受到惊吓是因为李庭下面那根高昂着的神器,看得她手都有点软了,眼中即刻显出痴迷的神情,不过片刻之后就不见了。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细细打量着这对母女,小女孩估计十三岁左右,她娘估计在三十左右,一身素衣,长发盘在后脑勺上,估计是出海的缘故,她身上关键部位都被海水弄湿,李庭隐隐看到那对35D的豪乳,还有那呈圆弧形的圣地巢穴。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被李庭那灼热的目光烧伤,忙低下头,脸上红得像是西红柿。

    z e o y W

    z e o y W

    “娘,他下面那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呀?”小女孩眨了眨纯真的双眼问道。

    z e o y W

    z e o y W

    “别乱问,我们不去那边了,”说着,熟妇就想撑篙改变方向。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是李庭喜欢的女性之一,处于风华之年的她们一般解决不了生理需要,除非她们的男人拥有超强的性.能力。反正李庭不管那个熟妇的男人能不能满足他,既然是快到嘴边的肥肉,李庭是绝对不会放她走的。

    z e o y W

    z e o y W

    “那位姐姐,我们都不会伐竹筏,你能不能载我们一段路?”李庭脸上尽是温和的笑容,可下面的小弟弟就不一样了,好像变得更粗了。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停滞了一会儿,低下头好像在想什么似的。

    z e o y W

    z e o y W

    “我们是好人,不是坏人,你看,我们就这几件衣服,连武器都没有,你就放心吧,”李庭见有戏就忙说道。

    z e o y W

    z e o y W

    “娘,他们挺可怜的,你撑过去呀,”小女孩眯眼笑道。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还有点犹豫,她看着脸上挂满笑容的女儿干笑了下,然后就说道:“你们先将衣服穿上,我这就过来。”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苦笑了下,说道:“不好意思,衣服昨天晚上被海水弄湿了,现在还没有干呢,姐姐应该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不会在意太多吧?”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被李庭左一句姐姐右一句姐姐叫得很开心,她也敢用平和的目光看着李庭,不过是一直看着他那充满“诚实”的眼睛,可不敢乱看那还硬着的神器,如果多看几眼的话,可能都会迷失掉。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撑着船就停在竹筏旁边。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拉起郭芙,小声道:“别害羞,都是女的,就我一个男的。”

    z e o y W

    z e o y W

    郭芙垂了下李庭胸膛,嗔道:“人家不是担心自己,是担心她们。”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附到郭芙耳边,说道:“你要记得你昨天晚上说过的话哦。”

    z e o y W

    z e o y W

    郭芙崛起嘴巴,吐了下舌头,就不理李庭,转身就跨上船只。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收拾好湿漉漉的衣物就跳到了船上。

    z e o y W

    z e o y W

    晾好衣服,李庭就坐在了穿船头。

    z e o y W

    z e o y W

    小女孩站在不远处看着李庭学神器,眼中很是迷惑。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招呼道:“过来,小可爱。”

    z e o y W

    z e o y W

    得到李庭的邀请,小女孩就屁巅屁巅地跑过去,一屁股就坐在李庭旁边,指着李庭的小弟弟,问道:“哥哥,这是什么啊,为什么我下面的条缝呀?”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被小女孩的问题逗乐了,如果换做现代,像这种十三岁的小女孩对于性.知识还是知道一点点的,至少知道自己下面那东西有多么的邪恶吧?李庭靠在船头,仰望着天空,说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的地方啦,呵呵。”对于这种发育还不完全的小女孩,李庭可没有什么兴趣,估计插进去也要流出大堆的鲜血,还可能会破坏了这祖国的花朵。

    z e o y W

    z e o y W

    小女孩歪着脑袋一直盯着李庭那还未软下去的神器,问道:“那为什么男人和女人有区别啊?”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大笑了声,指着坐在船舱休息的郭芙,说道:“你去问那位姐姐,她会给你解答的。”

    z e o y W

    z e o y W

    “好的,谢谢大哥哥,”小女孩一蹦一条就溜进了船舱内。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看着四周的海域,估计这母女是出来打鱼的,也不会那么快回去,他也只能先陪着她们打鱼了。在船头休息的过程中,李庭都注视着熟妇的娇躯,从他这角度看去只能看到肥大的屁股和小蛮腰,这个熟妇保养确实有一套,生过孩子腰还是那么的细,手腕的皮肤还是那么的细嫩。如果不是知道她有女儿,李庭还以为她是个黄花大闺女呢!看着被风撩起,粗细均匀的大腿,李庭就很想去窥探一下她的水帘洞。

    z e o y W

    z e o y W

    就在李庭观察她的过程中,熟妇有时也会偷偷瞄几眼李庭:这小生长得好帅,而且他那东西还那么的长,那么的大,比我死去的夫君大多了,如果……

    z e o y W

    z e o y W

    就在熟妇再次偷看李庭之时,李庭的目光也与她相遇。李庭温和地笑了下就站起身子,确定郭芙正抱着小女孩在交谈之后,李庭就走到熟妇旁本书首发于第一文学,指着这片平静如镜的海域,问道:“姐姐,你经常到这里打鱼吗?”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看到李庭那根神器,脸一下就红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许多,好一会儿她才回过身回答李庭提出的问题,“这片海域很多鲤鱼,鲤鱼肉十分的细嫩,很多富家人喜欢吃这鱼。”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的手落到熟妇的屁股上,轻轻抚摸着,问道:“那有这里细嫩吗?”

    z e o y W

    z e o y W

    熟妇被李庭大胆的举动吓得颤抖着身子,说道:“请别乱摸,我女儿在里面。”

    z e o y W

    z e o y W

    李庭可不听熟妇的话,他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小弟弟落在了她屁股沟处,摩擦着,说道:“你不要叫哦,会把你女儿引出来的。”

    z e o y W

    z e o y W

    被李庭这一恐吓,熟妇马上就咬紧了牙关,连大气都不敢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