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霜雪连天涯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三章青丝白雪

    河上漂来一叶小舟,停在了荒村的渡口

    小舟上站着一个女人白衣如雪的女人

    只是她青丝凌乱,满面泪痕。

    赫然竟是梅映雪她向这边奔跑过来。

    应天长的心此刻已经说不清是悲伤还是悔恨。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的脸越发的清晰,这八年岁月竟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一切都还似当初离开的模样

    他的心里又忽然生出一丝喜悦。

    这一条千里归途历经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再见她一面么?

    人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久隔天涯的恋侣再次重逢更令人觉得开心呢?

    孤独看着梅映雪,脸上也泛起了孩子般的笑容。他已尽力把他能做的都做了。

    梅映雪忽然一把推开孤独,跑到应天长跟前,抱着他悲戚难言。

    孤独的脸上泛起一阵痛苦,痴痴地看着梅映雪,眼神里是诧异,是悲痛。他实在无法理解她的行为。明明是一直想杀得人啊可是现在却。。。

    应天长看着梅映雪,满眼温情

    她梅映雪看着应天长,满脸泪水

    他笑了她却有些愣了但是随即她也笑了

    两个人在苦海中兜兜转转了这么久终于重逢了这一路走来犹然经历了多少变故饱尝了多少痛苦

    今日终于重逢了

    可是笑着笑着两个人的眼里又都闪出了泪花,谁能料想得到最后竟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公权衡的眼里也不禁有了泪,这位饱经沧桑,见惯世故的无欺客栈大掌柜此刻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这种事他真是第一次见

    沉千叶也不忍心再看他们,因为只怕再看一眼他也会哭出来,他一直在忍着自己的眼泪。

    应天长想说话可是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她轻抚着他的脸,轻抚着他的白发,终于明白这么多年他其实过得也很痛苦,她泣不成声。

    他想伸出手去再摸一摸她的脸颊,可是却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已经开始模糊,周遭的一切都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她握住他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上,他脸上的肌肉忽然抽动了一下,八年了,终于又再次触摸到情人的脸庞,感受到情人的温度,可是,这一刻,为何要短暂的这样残忍?

    雪还在下,这八年里霜雪似乎就从来没有停过。

    孤独最后看了一眼梅映雪,终于默默地转过身去,消失在了荒村里,他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公权衡本来想阻拦,可是却被沉千叶拉住了。

    应天长终于倒下了倒在了梅映雪的脚下到死眼里都还留着一抹温柔的眷念

    西风吹乱了梅映雪的青丝,她忽然笑了,笑的却是那么的撕心裂肺,笑得比悲伤更悲伤十万倍。

    她其实想哭却已经没有了泪。

    自己处心积虑了这么久,终于能亲眼看着这个负心的男人死在自己面前

    可是心为何会如此的痛,为何又如此的空虚?

    这一切真的是自作孽么?

    曾经无缘无故的就被抛弃了,弄得家族名誉扫地,自己的老父亲也被气死,他一走八年,音信杳无,这八年中她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了多大的孤独,多深的痛楚,为他守候了多少个日夜,为他流了多少泪,那种望断秋云都不见归鸿的失落他都知道么?

    自己真的错了么?

    西风还在吹,风里夹杂着一种残酷的悲哀

    这世道,为何相爱的人总不能在一起?

    河上又飘来一条小船,船上也站着一个女人。

    花似雪

    沉千叶看着她,忽然间又明白了许多事情

    花似雪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可是她却当视而不见一般,只是站在远处冷漠地盯着应天长和梅映雪。

    接下来的一幕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梅映雪那一瀑在西风中乱舞的青丝竟然渐渐变白了

    越来越白越来越白终于白的跟霜雪一样

    转瞬之间青丝成白发人世间竟然真的会发生这种事?

    若非亲眼看见谁能相信

    沉千叶和公权衡的脸上都泛起一种悲悯而同情的神色。

    风变冷了雪还在飘梅映雪满头白发在雪中飞舞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即抱起了应天长的身体缓缓走向那一叶泊舟。她一个瘦弱的女子竟然生生将应天长抱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沉千叶想上去拉住她却最终没迈开步子。

    梅映雪并未理睬他,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对于站在岸边的花似雪她连看都没看一眼。

    而花似雪却在暗自得意

    小舟已远,融进了漫天风雪里

    花似雪这才走了过来,沉千叶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忍着剧痛朝着白猪走去。

    “你难道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

    “你难道有值得我再看一眼地地方”?

    花似雪仿佛受到极大羞辱一般道:“你果然好绝情,今天你不看我不要紧,你回江南后别后悔”。

    沉千叶一听到江南二字不由得怔了一下,终于转过身来,就在这一刹那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你怎么会有这支钗子”?

    花似雪手里拿着一只蝴蝶玉钗,钗上的蝴蝶正在西风中翩翩而动。

    “我为什么不能有这支钗子?难道你也有一支”?

    “你把她怎么了”?

    “她?她是谁”?

    “你又何必装?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猜我想干什么?你以为阴山六鬼就是终点么?如果不是应天长你以为这些日子你能安稳地过”?

    “你这个毒妇”。沉千叶忽然冲过来一把抓住花似雪的手腕,猛一用力,花似雪疼的脸色大变,可是语气却一点没软:“你用力,再用大一点力,你今天给我造成的痛苦我会十倍百倍地还给她”。

    “你。。。”。沉千叶无奈地甩开了她的手。

    “你竟然为了她而放手?好,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没想到你会为了她而放手,你既然这样,我反而更想让她痛苦了”。

    “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你想知道么?你越想知道我就越不告诉你,你不是会打女人么,你打我呀,打死我多好”。

    沉千叶扬起了手却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你竟然真的要为了她想打我,我如果不打死她怎么能消我心头之恨”?

    沉千叶看着她,本来怒气冲天的脸上却忽然绽出了笑容,他竟然转身走开了。

    花似雪看着他这种反应反而有些懵了:“你难道不管她了”?

    沉千叶理也没理她。

    花似雪忽然有点急了:“你真能舍得了她”?沉千叶的这种反应反而剥夺了她心里那种残酷的快意,让她觉得之前做的事很无聊。

    “你果然无情无义,我回去就折磨死她,然后你也别想好过”。

    听到这句话沉千叶忽然转身了,花似雪不由得心里暗喜,那支沉千叶却道:“好过不好过这么多年也过来了,我救过她一次,她也救过我一次,正好两不相欠。我正月初八跟江南楚家大小姐大婚,本想来通知应天长的,看来他已经没法到场了,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到江南梁溪楼喝杯喜酒”。说完他又转身走到白猪边上,跨在猪背上对公权衡道:“大掌柜,我送你一程吧”。

    公权衡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但他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而且为了应天长这件事他还有必要去诸葛山庄一趟,遂应了一声好。

    两人骑在白猪背上,白猪撒开蹄子,在雪地上奔跑如飞,只剩下花似雪在西风中愕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