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7 部分阅读

    “骚货!叫你不给我穿内裤!这是跟谁学的!越发骚浪了!”

    罗成本来是想给儿子一个惊喜的,谁知这惊喜没送出去,倒把自己给震惊了!屁股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著他!罗斌居然打他!罗斌居然打他屁股!心里泛著酸水般的委屈!憋了憋嘴,眼圈霎时间就红了,眼泪更是如决堤的洪水般大颗大颗的往外涌,果然!早知道就不应该怀这个孩子的!男人们果然是嫌弃他了!

    罗斌见自己将爸爸打哭了了,连忙坐到罗成旁边把他抱到怀里,揉搓著那红肿的屁股,小声的安抚道:“也怪不得我打你,你穿这麽短的裙子,里面居然连条内裤都没有穿,从家里来到公司这一路上万一被人看见了怎麽办?万一在遇见个劫色的,把你给强了!你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罗成听儿子这麽说,心里果然有点後怕!可罗斌刚才打他!还下这麽重的手!绝对不能轻易的就这麽原谅他了!偏过头不去理他。

    罗斌叹了一口气,又是一阵连哄带骗:“乖~爸爸,别闹了!把屁股撅起来让我给你亲亲就不疼了,乖~把屁股撅起来。”

    罗成依然不依不饶,十二分不愿意的把把屁股挪了出来,赏赐给儿子!

    办公室情趣3

    家里的男人最喜欢的就是罗成的屁股了,身上不见多少肉,可屁股上肥嘟嘟的跟两座小山似的,摸起来还水嫩嫩的超有弹性,每次男人们大手摸他的屁股,问他屁股为什麽长得这麽大,他总是一脸骚浪的撒娇说是老公们摸大的!

    罗斌咽了咽唾沫,看爸爸的屁股都被自己打的红肿了,怪不得刚才他哭,原来自己果然打得厉害,心里一阵自责,伸出舌尖绕著那片红肿的地方打转。

    “啊啊~舌尖刚一碰到那片红肿之处,罗成便忍不住的叫了出来,火辣辣的疼痛突然被温热的舌尖爱抚,像对待珍宝一样,疼痛中就兹兹的渗出些酥麻的感觉,溢满全身,让他再也忍不住的扭动起来了!

    “爸爸!老实点!你这样乱动我都不能好好舔一舔你的屁股了!”罗斌捏著罗成的两片臀瓣固定住他的身体以防他乱动!爸爸那圆滚滚的屁股是在是香甜可口,以至於光是用舌头舔舔根本就抑制不了他内心的骚乱,干脆捏起一团肉含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情到浓时,还用牙齿细细的啃噬,留下自己的牙印。

    “啊~阿斌~别光添屁股~前面也要舔一舔~”罗成四肢跪在办公桌上,上身那件女装雪纺被儿子撕的稀巴烂搭在自己自己身上,衣料本来就薄,这样一来,里面的肉体时隐时现的勾引著男人的欲望,高高隆起的肚子不仅不会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妖冶的美感,他的下身更是奇怪,一件超短裙被掀到肚脐眼上方,露出两条光溜溜的大白腿,正撅著屁股央求自己的儿子。

    罗斌也玩够了爸爸的肥嘟嘟的屁股,把罗成抱起来使其平躺在办公桌上,让他可以更舒服一点,接著便分开了爸爸的两条大腿。

    !!!!!!!!

    当罗斌将罗成的双腿大大的朝著两边打开时,顿时震惊的瞪大眼睛,只觉下腹收紧,一股热血涌了上来!

    怪不得老东西刚才一直夹紧双腿扭扭捏捏的样子!原道是那骚穴洞中正插著一个硕大的假阳具!

    假阳具过於粗长,将那小小薄薄的花唇往两边撑得往两边裂开来,只露出一个黑紫色的根部来,上面湿淋淋的,一看就知道是小淫穴吐出的骚水,看把小骚穴撑得鼓鼓的样子,少说也有二十来厘米的长度!

    由於隆起著肚子,罗成根本不方面操作,儿子就在他的下面,一脸迷醉的盯著他的私处,他伸手从腿间绕过去,两根手指摩擦到泥泞不堪的小淫穴上,将充血的大阴唇往两边拉扯,妄想将假阳具插自己淫穴的景象更加清晰的暴露在儿子的视线中。

    “阿斌~别光看~弄弄它~小穴想你想的厉害了!”罗成带著浓浓的鼻音不满的撒娇道,他连自己都承认自己的身体越发的骚浪了!当然,仅仅是身体骚浪而已!而且都是几个男人把他弄成这样的!

    罗斌没有回到他,只是两眼充血的盯著父亲的腿间之物,心里像是有了一把火在燃烧一般,他自己都舍不得插进去的地方,此时此刻正红豔豔水淋淋的吞吐著一个巨大的假阳具,黑紫色的大阳具深深的插在那曼妙的地带,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被那紧致火热的下嘴紧紧包裹的感觉。

    贱人!真是什麽都敢玩!他真的是不怕被大东西捅穿了吗!真的不怕把肚子里的孩子捅掉了吗!既然他都不在乎!那麽自己还有什麽理由好担心的!

    “告诉我!这假阳具是哪儿弄来的?以前的那些玩具不全都丢掉了吗?”

    儿子火热的气息喷打在小穴的周围,粗重的鼻息扰得自己的阴毛痒痒的,罗成加大了手中的动作,都快把自己的小花唇给捏肿了,可依然无法弥补从心底深处升腾起的那股子饥渴,小穴愈发的瘙痒的厉害了!那根假阳具根本碰不到自己的花心!也不会像儿子们的大肉帮一般,火热的摩擦著软软的骚屄,然後将那滚烫的精液射到自己的子宫里面。

    “在~在网上订的~小屄好饿~都几个月没有吃大肉棒了~你们又不喂它东西吃!特别是晚上,翻来覆去都睡不著!”罗成抱怨的口气越来越重,说著说著当真委屈的湿的眼泪。

    “所以,你就用假阳具来满足你?你每天晚上都用这个东西插你自己?”罗斌隐怒道,“它能满足你吗?骚屄这麽松!每次两根大肉帮都不够吃!我就不想信一根假东西能插到你的骚心!”

    罗成哪里听得出儿子语气中的怒意,满脑子都是那句骚屄这麽松!伸腿一脚就踹到罗斌的肩膀上,他这辈子最恨别人说自己的骚穴松了!明明一根大肉帮都要费好大得劲才能插进去!是他们偏偏要一起进来!每次都把的小穴撑得要爆掉了!

    眼疾手快的罗斌一把抓住罗成的脚腕,举到头顶,因为体位的关系,让插在罗成体内的假阳具更加深入了!

    “啊~啊~”

    “别叫的这麽浪!还没弄你的!就叫成这个样子!待会有你叫的!我这屋里可不是隔音的!真想把公司里的人引来了,看你这幅淫荡的样子?”

    罗成赶紧把嘴巴死死的咬住,红红的眼圈,湿漉漉的眼睛里全是赤赤裸裸的控诉!可他真的好痒!他真的好想大声的把瘙痒全都喊出来!

    罗斌喘著粗气把外面的西装脱了下来,低头亲了亲爸爸的眼角,邪佞的问道:“我问你,你说你自己骚不骚?”

    罗成的气息早已紊乱,脸颊绯红,狭长的眼眸上挑,勾人的要命,听儿子这麽问,他连想都没想,便回答道:“不骚!一点都不骚!”

    办公室情趣4

    罗斌一点都不意外会听到这个答案,一脸的嗤之以鼻,他的父亲是什麽货色,自己都干了十多年了,他还能不了解,一边像个荡妇一样被自己插得软如春水,一边还自以为很纯洁!

    “你要是不骚?能大张著双腿被几个男人轮著干?还把肚子干大了一次又一次!”

    罗成张了张嘴还想狡辩,可又一想罗斌说的都是事实,他确实每天晚上都没几个男人干的死去活来,可那都是好酒以前的事情了!自从有了罗旭的孩子,那几个坏男人别说一起干他了!就算连一个都没有了!任凭他怎麽引诱,坏男人们就是不上钩!顶多就是亲亲摸摸舔舔的,再者就是用手指浅浅的给他插一插,每次搞的他都欲求不满!还说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著想!都说了!他不想生孩子!他已经有五个孩子了!为毛还要他生!他又不是母猪!

    罗斌却依然不依不饶:“最後给你一次机会,说你骚不骚?再说不骚,我可就要工作了!”

    “骚!我骚!阿斌~别~别去工作~下面痒的厉害啊~帮我挠挠~求求你了~”

    “骚货!骚水都流到桌子上来了!我还怎麽工作!把腿再张开一点!让我吃吃你下面的蜜水!”

    “唔~恩啊~”只是听著儿子这麽说说,罗成便觉得浑身要焚烧了起来一般,一手困难的扶著隆起的肚子,一手揉搓著自己的大阴唇,两根手指努力的把它们揉搓的更加红肿。

    “阿斌~帮帮我~呜呜~你帮我弄~小骚唇好痒~”

    “遵命!我的父亲大人!”罗斌瞪著被欲望烧红的双眼,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几个字,爸爸的小屄中还含著一根粗长的假阳具,罗斌并不打算将它抽出来,而低下头伸出舌头便开始逗弄那红豔豔的骚唇。

    “恩啊~啊~哈~哈哈~好舒服~”空虚的这麽久的骚屄,终於得到了活蛇的慰藉,罗成不禁快活的叫了起来,那红豔豔的大阴唇像是经受不了这般刺激,在儿子舌头的舔弄下颤颤巍巍的四处躲藏,下意识的收缩著内壁,没逃得了儿子的魔爪,倒把那根假阳具更深的吸进了自己的骚穴中。

    罗斌把那薄薄的软肉含进自己的嘴里,翻来覆去的吸了一小会儿,便吐了出来,又将另外一瓣花唇含进了嘴里,这样来回反复,像得到了宝贝一样,因为中间还插著一根粗长的阳具,两片花唇被撑得向两边裂歪开来,使得他没办法同时将父亲那一对儿宝贝含在嘴中慢慢品尝,只能伺候完了左边的再去伺候右边的,直把罗成爽的尖叫涟涟,眼泪都被爽出来了才放过他。

    看著如一滩软泥一般的罗成,罗斌手里把玩著那刚才吸的亮晶晶的花唇,将它们捏成不同的形状,接著又使劲的往两边扯开:“爸爸,你这宝贝还能挤出水来呢!我帮比把这骚花往两边扯开,你使使劲,看能不能把小屄中的假阳具吐出来?”

    “唔~不能~呜呜~你~你帮我弄出来~啊~呜啊~”

    “你试都没试,怎麽知道吐不出来!说不定,你流多点淫水,假阳具就能被你冲出来了呢!你把这假东西尿出来,我用嘴帮你吸吸里面的淫水,你难道不喜欢我用舌头插进你的小屄中吗?”

    “啊~唔~”罗成闭著眼睛,试著把小穴张大一点,像尿尿一样的发力,以前不是没被儿子们往里面塞各种各样的东西,最後也都是自己尿出来的,可假阳具不似一般软软的东西,而且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小东西在不断的闹腾他,他根本就使不上来劲啊!

    “啊啊啊────”好不容易吐出来一点点,谁知到坏心眼的儿子又使劲往小穴中一推,那原本就被自己插的很深的假阳具现在更深了!

    “骚货!不喜欢被这麽插吗?不喜欢还叫的这麽爽?”

    “啊~恩啊~哈~啊~破了~啊~要被棒棒日破了~花心要被捣破了~”

    罗斌早就知道自己的父亲一被插穴就浪的不行,可那是在家里浪,在外面,父亲永远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他没想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自己仅仅是用假阳具那麽轻轻的插了一下,父亲都能被自己插得那麽爽快!於是,罗斌黑著脸,将那根假阳具抽了出来。

    将那假阳具彻底的抽出来之後,罗斌才惊异的发现,这阳具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粗长,足足有二十三四里面的样子,三节葫芦状的突起,龟头更是粗壮的不行,上面还带著按摩器一般的小凸起,罗斌知道,那是用来按摩父亲的小花心的!

    一想起这个东西没日没夜的代替著自己的巨大,插在父亲的小穴中,还能插到花心,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

    好!很好!你不是喜欢用这个东西吗!我就让你用个够!

    办公室情欲5

    罗斌拿著那根巨大的假阳具,用假阳具的龟头,在爸爸那湿淋淋的小穴口来回使劲的摩擦,等到那穴口一片红肿之时才放过它,将龟头的顶部沿著穴缝中打磨,可就是偏偏不在深入的进去。

    “啊~啊~好棒~阿斌~干进来~啊~恩啊~啊~恩啊~哈~好棒~好快乐~”

    那假阳具是罗成特意在网上定做的,尤其是龟头的效果超级好,那细小的凸起,看似不起眼,却每每研磨著自己的花心,都能让自己快活死,而此时,自己的宝贝儿子正用那东西摩擦著自己的骚花,比在自己的手里更能让自己快活一百倍!

    “啊~啊~哈~阿斌老公~别摩了~要破了~啊~恩啊~啊~好棒~好爽啊~啊~”罗成微微眯著凤眼,眼泪被刺激的不时的从眼角流了出来,微启红唇,露出粉嫩的舌头。下身那常年紧闭的花唇也因情动的分开小嘴,试图含住那不断捣弄自己的假阳具。

    “啊啊啊啊────”一点准备都没有,罗成还在细细的享受著那摩擦小穴的快感,谁知坏心眼的儿子一下子就将那根将阳具沿著穴口捅了进来,直直的干劲花心!

    “破了~破了~唔~呜呜~子宫要捅穿了~孩子要被干掉了~啊~”那一下直把罗成干得浑身痉挛,鲤鱼打滚般的挺了一下腰肢,奈何挺著大肚子,根本就起不来,罗斌也是,根本就不给爸爸喘息的时间,又将那根假阳具从父亲的花心处抽了出来,刚抽到穴口,又对著小穴壁干了进去,如此反复,每一次都将假阳具连根拔除,在狠狠的捅进父亲的小屄内,那硕大的龟头每每都干到花心,这样来回插了十几次,罗成的手指都兴奋的扭曲起来,整个人处於一种癫狂的快感当中,唯有淫浪的欢叫声。

    “啊~呜呜~慢点啊~破了~啊~恩啊~哈~捣烂了~呜呜~孩子要插掉了~啊~恩啊~啊~啊~要流产了~呜呜~流血了~别插了~慢点~啊~恩啊~哈~哈~”

    “你不是不想要这孩子的吗?我给你插掉了,不是正合了你的意。”罗斌依然拿著假阳具奋力的在父亲的小穴内来回抽插,虽然嘴上说著恶毒的话,可抽插的力度却把握的恰到好处,既把父亲插的舒爽了,又不至於伤了孩子。

    “呜呜~不要~别把孩子弄掉~啊~恩啊~呜呜~阿旭会打我的~啊~恩啊~呜呜~恩啊~啊~哈~慢点~要~喷水了~啊~阿斌~啊啊啊啊────”

    罗成高声浪叫著,浑身哆哆嗦嗦的达到了高潮,小屄内紧紧的收紧内壁咬住那根给他带来快感的假阳具,而正在此时,罗斌却猛地抽掉夹在父亲穴内的假阳具,在阳具离开小屄壁的时候还发出啾的一声淫靡的声音,然後低下头张开嘴将父亲高潮喷出来的蜜水吃进自己的嘴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穴刚刚酸爽的达到高潮,穴壁内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湿哒哒的将小穴里里外外浸泡的水汪汪的,被自己玩弄的红豔豔的骚唇布满一层亮晶晶的水光,娇豔可爱,霎时迷人,罗斌看的一时失神,低头便将爸爸的蜜穴含进了嘴里吮吸个不停,将那分泌的淫水全吸进了自己的嘴里,等自己回过神来,父亲已经被自己玩弄的只有喘息的份了!

    “你不是来勾引我干你了的吗?怎麽?只是添一下屄,就把你累成这幅样子!”

    “唔~呜呜~不是~啊~”罗成依旧微启著嘴唇不停的喘息,眼角被刺激的全是泪痕,一片波光滟潋的样子。

    “呜呜~别添了~小穴被你舔的好疼~啊~呜呜~骚水都被你吸干了~别~别弄它了~穴要被你玩破了~”罗成可怜巴巴的说,刚才儿子只顾著吸食穴里的蜜水,根本就没有顾忌小穴是多麽的娇嫩,时不时的还在那小巧的嫩肉上咬上两口,此时他只觉的下面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火辣辣的疼痛里面还夹杂著难以言喻的快感。

    “乖~再让我吃上两口,等你喂饱了我,我再喂你!”

    爸爸就这麽两腿大张的躺在自己的面前,那娇滴滴的小穴就呈现在自己火热的视线中,淫浪的穴口不住的大张著,肥美的花唇往两边翻卷著,从他的视觉,可以清晰的看见爸爸穴壁内的情景,以及那不断从穴缝口流出来的蜜水,时刻的勾引著自己添上两口。

    罗成连忙用手捂住小穴,看著如虎狼一般的儿子,缩了缩脑袋。

    “真~真的不行了~阿斌~刚才小穴被你吃的好疼~都~都快破了~”

    罗斌打开父亲遮住小穴的手:“别捂著,让我看看。”说著用手轻轻的拨弄著那两片薄薄的阴唇,果然肿的不轻,本来又薄又小的两片阴唇,被自己吸的又红又肿,肥美诱惑,更有一番滋味。

    罗斌在心里恨恨的想,自从那一次之後,罗成真的是被家里的几个男人宠得无法无天了!就连这嫩穴也被惯得这麽娇嫩,平时吸的轻了,自己嚷嚷著不满意,舔的重了,又嫌疼得慌,哭著喊著要停下来!以前也没这麽多毛病!

    办公室情欲6

    “谁让你都怀孕五个多月了也不见乳头产奶水!我记得上次怀凌熙泰那胎的时候,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产了好多奶水了,只可惜那老混蛋跟护犊子似的就是不上我们吃上两口,产的那麽多奶水全便宜那老混蛋了!乖~放松点~这回我轻一点不弄痛你,你再让我吃上一阵,等你乳头能吸出来奶水之後,我便放过你这下面!”

    说完,伸出舌尖便沿著穴缝打转,这回他不再吸添那两片大阴唇了,而是把舌头伸进骚缝中,缓缓地舔著穴壁上的嫩肉,爱抚一般的抚慰著那饥渴的洞口。

    “哈~恩啊哈~啊~恩啊~啊~伸进去~再深一点~啊~插进去~哈~那点~弄弄那点~好痒啊~呜呜~被你舔的好痒啊~恩啊~啊~恩啊~啊~哈~恩啊~啊~恩啊~啊~恩啊~啊~啊~哈啊~哈~恩啊~好棒~啊~啊~”

    转变了策略,几下罗成边沈沦在儿子有技巧的舌尖下,不能自己的淫浪的叫唤起来,自己也开始律动臀瓣,妄想将自己的骚穴被儿子插得更深,可惜那舌头再长,也长不过男人的性器,再有技巧,也比不上肉棒给骚穴带来的快感,不多时,罗成便不满於现状,小屄内一阵瘙痒难耐,渴望著被更大的东西填满。

    “啊~恩啊~再快点啊~想要~啊~啊~想要更大的~啊~恩啊~哈~呜呜~阿斌插我~用大肉帮插我~肏我~使劲肏我~啊~恩啊~哈~把我肏死啊~恩啊~”

    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了敲门声,一个娇俏的女声在门外响起。

    “罗律师在吗?”

    罗成顿时睁大了眼睛,整个人也有几分清醒,双手捂著自己的嘴巴,生怕那羞煞人也的呻吟声泻出嘴外,他试图夹紧双腿,可是儿子的头颅依然在自己的两腿间鲁动,就像没有听到门口的声音一样,反而加快了舔弄的速度,舌尖伸进洞穴深处,模仿著性交的姿势剧烈的干著自己淫水涟涟的骚洞。

    “恩啊~阿斌~呜呜~快停下~有~有人叫你~啊啊啊────”罗成两眼朦胧的哀求著儿子快点停下,而就在此时,罗斌突然用手使劲的揉捏起那两片大阴唇,狠狠的将他们往两边扯开,大张的洞口更容易自己的舌头在里面肆意的穿梭。

    “啊~啊~啊~不要~停~停~下啊~恩啊~啊~有~有人~啊~恩啊~恩啊~啊~哈~哈~恩啊~哈~”儿子动作的加速再加上门口的敲门声是他心惊胆战,不自觉的收紧内壁,把儿子的舌头夹的更紧了!然後穴内一酸,全身一阵痉挛,一股浓烈的蜜水便喷涌到儿子的嘴中了!

    心满意足的吃掉那香甜可口的蜜水,罗斌终於从父亲的腿间抬起头来,他舔了舔嘴角残留的阴液,似笑非笑的看著父亲。

    “爸爸,你竟然被儿子舔射了,仅仅是舔一舔小穴,就能这麽快活的高潮吗?”

    罗成又羞又怒,而此时却不是发怒的时候,他有些害怕的朝著门外看了看,怯怯的说:“阿斌~门外~门外有人!”

    “罗律师,你在里面吗?发生什麽事情了,里面有好奇怪的声音哦?我有事情找你,可以进来吗?” 这时门外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罗斌不悦的朝著门外看了一眼!又转过头看著父亲已经被吓得缩成一团,就连那刚才被自己玩弄的大张的穴口也紧紧的闭合在一起,突然,玩心大发。

    “爸爸?要不要我叫她进来看看我的父亲被我干射的样子?”罗斌说著便小儿把尿一般将罗成抱了起来,使其门户大开的对著门外。

    “啊啊────不要!不要啊阿斌~快放我下来啊~呜呜~”

    “爸爸~只要我一句话,外面的人都能看到你这幅淫浪的样子哦!现在我问你,以後还敢不敢这麽任性?”

    “呜呜~不敢不敢了~”罗成声音发更的回到,他把头埋进儿子坚实的胸膛上,满脸涨得通红,虽然屋子里就只有他们父子俩,可是他知道只要罗斌把门打开,外面定有很多人看到自己这幅两腿大张的样子,更可恶的是罗斌那双手还在自己的私处亵玩著。

    罗斌咬著他的耳朵,看著他那颤抖不已的耳垂,调笑道:“以後还敢不敢不穿内裤就出去到处招摇了?”

    “唔~要死了~”儿子的那双手像猫爪似的不轻不重的在自己的小穴处揉捏著,抠弄著里面的阴液,直挠的自己心尖痒痒。

    “回答我!以後还敢不敢穿的这麽浪了!还敢不敢不穿内裤了!”罗斌的声音有些严厉,可是手下的动作却温柔的很,把父亲的浪穴揉得浪水涟涟。

    “唔~不~不敢了~再也不敢这麽骚了~再也不穿内裤了!”罗成难受极了,不安分的在罗斌的怀里扭来扭去,这种轻柔的爱抚根本就无法添补内心的空虚!

    “如果再有下次该怎麽办!”

    “讨厌死了!阿斌!你讨厌死了~我难受啊~如果再有下次,你~你使劲干我!把大肉帮插进来使劲的干我啊~把我干到不穿内裤为止~啊~别折磨我了~进来~把大家夥插进来!”

    “妈的!贱人!”罗斌脸上一片狠戾之色!心想著自己这辈子怎麽就栽在这个老骚货手里了呢!从十六岁那年,自己定力不够被这老东西勾引上床,都十年了!自己对这老东西还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只要这老东西超自己勾勾手指!自己都恨不得摇著尾巴舔上去!想著,罗斌再也忍受不了这欲火焚身的煎熬了,扯掉自己的皮带,将自己内裤中那隐藏在茂密丛林中的巨龙掏了出来!

    “贱人!自己坐上来!”罗斌喘著粗气命令道。

    办公室情欲7

    无奈之下,罗成只能一手握住那粗壮的根部,感受著那活物在自己的手中跳跃,一手掀开自己的花唇,让那硕大的龟头埋进自己的穴缝中。

    “唔~啊~好烫啊~把骚穴烫坏了~啊~恩啊~阿斌~会不会把爸爸的小穴撑坏了!”罗成一脸无辜的问,谁知这时,罗斌扬起手臂就给罗成的屁股一个巴掌!

    “骚货!快点!再磨蹭待会我干死你!”

    “唔~掉了!”刚才罗斌的阴茎只进去了一个龟头,谁知这一巴掌下去便给打偏了!罗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才插进去的那麽一点龟头跳了出来!

    而这次,因为小穴被淫水泡的滑不溜秋,无论罗成怎麽对著自己的小穴,那阴茎偏偏跟不买自己的帐似的,不是滑到左边就是滑到右边,偏偏插不进中间的那个洞洞里面,急的罗斌满头大汉,不住的拿眼神像罗斌求救。

    而罗斌此时就像被火烧了起来一般,眼看著自己的爱人笨手笨脚的拿著自己的大肉棒往自己的小穴里插,只是那龟头刚刚触碰到哪温暖湿润的地带便滑了出来,他真怀疑是不是这小骚货故意捣鬼!

    “阿斌~帮我~我好累啊~恩啊~插~插不进去~”

    罗斌看著爸爸一脸辛苦的样子,也不再难为他,扶著自己的阴茎一下子便插到了小穴的深处!

    “啊啊啊────好深!”空虚已经的嫩穴终於被火热的大肉帮填满,罗成满足的发出一声叫春声,挺著自己的肚子配合著儿子的律动,撅著屁股一上一下的。

    “呼!真紧!小穴好滑好湿!把儿子的大肉棒夹断了!”罗斌大手揉捏著罗成的屁股,每当自己挺动下身将阴茎捅进小穴的时候,便握著爸爸的屁股往自己的性器的上按,这样就相当於有两股力量,往中间靠拢,使得每次大肉棒都能够肏进小穴的最深处。

    “啊~恩啊~哈~啊~嗯~啊~恩啊~哈~好棒~好爽啊~老公~啊~恩啊~”

    “骚货!爽不爽?老公的大肉帮有没有干到花心?”

    “啊~哈~爽死了~干~干我花心了~大肉帮要把小穴戳烂了~啊~恩啊~啊~恩啊~哈~”

    自从罗成怀了大哥的这个孩子,家里的几个男人便与法三章,为了保证肚子里面孩子的安全,不准和罗成乱来,当然自己也不准乱来!

    罗斌本来就是个有洁癖的人,他活到二十几岁,除了自己的父亲,别的男人女人他一概没碰过,这段时间也是,别的急了,他也就是对著罗成的睡颜打打手枪,严谨的很,根本不敢乱来!

    而此时,自己那火热的性器就插在爸爸的小穴内,感受著那温暖紧致的骚壁紧紧的包裹著自己的粗长,理智什麽的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那还管对方肚子里怀著的那个不知该叫他哥哥还是叫他叔叔还是叫他爸爸的孩子,一心只想要将胯下的骚货肏烂不可!谁让他这麽勾引自己!

    “啊~啊~恩啊~哈~捅穿了~啊~恩啊~哈~啊~好棒啊~好棒~”

    罗斌巨大的性器在罗成的小穴内来回的抽插,穴口被干的又红又肿,那狭窄的穴口伴随著阴茎一进一出而被带出里面鲜豔的嫩肉,乳白色的淫水顺著两人的结合处流了出来,下面两个精袋霹雳啪嗒的拍打著罗成的花唇,每一次的撞击,都让两人从中获取巨大的快感!

    罗斌略微粗糙的大手覆盖住罗成的胸前,掌心缓缓的摩擦顶端的乳头:“爸爸!你看看你的乳头多麽敏感!它是不是想让我亲亲?”说完低头便含住了罗成左边的奶头,又吸又舔,用舌尖来回挑逗,用牙齿啃咬!直到感觉嘴中的那小东西变得像小石子一样坚硬才放过它。

    “哦~啊~恩啊~啊~喜欢~喜欢被老公吃乳头啊~啊~右边的也要~右边的乳头也要老公吃~啊~恩啊~啊~”

    “遵命!我的骚货爸爸!”罗斌吐出爸爸左边的乳头,又张嘴含住了右边的那个饥渴的小东西,下面的律动也丝毫没有放松,将罗成的双腿驾到自己的双肩上,将自己的阴茎狠狠的抽出在猛烈的全根而入!

    “啊~啊~啊~”罗斌的每一次抽出再插入,都使罗成的淫叫又提高一个分贝,也不管现在还是大白天,自己在儿子的办公室里面,只管张大双腿,让儿子的大肉帮更狠更深的捅进自己的小穴深处!

    “爸爸~有没有被我搞烂!小穴爽不爽!喜不喜欢被我这麽强暴你!使劲的把你干烂!”

    “唔~啊~啊~恩啊~喜欢~喜欢被你强暴~啊~啊~要被你奸死了!呜呜~啊~恩啊~啊~哈~小穴~小穴要被肏的上天了~啊~太爽了~”

    “呼~爸爸!你下面的水好多!一张一合的夹著我的大肉帮!是不是快要被我肏到高潮了!说!有没有被我肏到高潮!”

    “啊啊啊────肏~肏死我了~日出水来了~啊~啊~恩啊~哈~”小穴内一阵酸痒,整个人快乐的像是入了云层一般,下面一收一缩的往外喷出水来,高潮过後,罗成如一滩春水一般躺在桌子上,连动都不能动,而小穴内,那根粗壮的阴茎还在九浅一深的抽插著,扑哧扑哧的淫合声才两人的下身出来!看似没有一时半会儿根本软不下来。

    办公室情欲8

    “啊~好儿子~爸爸要被你肏死了~小穴好酸~被你干的好酸~乖儿子慢一点~啊~恩啊~啊~哈~”

    罗斌挺动著精壮的臀部,深深的将自己的性器埋进爸爸的小穴处,火热的龟头不断的研磨著花心,看著父亲被自己干成这幅模样,挑眉嘲笑道:“怎麽?爸爸不是挺厉害的吗?这会儿怎麽像死人一样,连动都不会动了!”

    “呜呜~阿斌~别肏了~小穴好涨啊~啊~恩啊~啊~哈恩啊~啊~恩啊~啊~恩啊~”

    “乖老婆~再让我肏上一肏!你明明也很爽麽!小穴把肉棒夹的这麽紧!生怕我出来似的!”说罢,缓缓的将性器从小穴内抽出,再对准穴内的那一点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要坏了~啊~嗯~啊~啊~哈~啊~恩啊~破了~捅穿了啊~啊~”

    “爸爸!你不是饿了吗?我这就用精液喂饱你!把穴儿张大!我要射进去了!射进子宫里给我生个大宝宝!”

    “啊~啊~嗯~恩啊~哈~射进来~啊~把精液射进来~射进我的小穴里~啊~恩啊~”

    罗斌又在那紧致的穴内各种花样的抽插了一小会儿,突然加快速度,此次捣准花心,最後才将一股子浓厚的精液射进爸爸的小穴中!

    “啊啊啊────好烫啊~老公的精液好烫啊~把小穴烫坏了~啊~恩啊~啊~”

    高潮过後,;两人均粗喘著气,罗斌并未将自己那根大肉帮退出来,而是继续的享受著爸爸温暖的嫩穴,而罗成更是一副慵懒的模样,挺著那大肚子倒真像吃饱了的猫儿。

    “老婆,老公的精液好吃吗?有没有吃饱?”

    “呼~嗯~好饱~量好多哦~老公的精液好烫~快要把老婆的小穴给烫破了~”罗成说著调皮的夹了夹小穴口,感受著儿子刚软下去的粗长又慢慢的膨胀了起来,在自己的小穴里张牙舞爪!

    “小贱人!又勾引我!看我这回能饶了你!”说完就这刚才的体位又干了起来!

    “啊~恩啊~啊~哈~恩啊~啊~阿斌~别光干下面~吸吸我的乳头~好痒~突然涨涨的~快吸吸它~”罗成被儿子干著下面的小穴,却突然觉得两颗小乳头刺刺的难受,涨涨的里面像是有什麽东西似的,他挺著腰肢将自己的乳头送进儿子的嘴中。

    “骚货!”罗斌大吼一声,一口将罗成的乳头含进了嘴里,猛然一吸,只觉有什麽温热的液体被自己吸了出来!他下意识的咽下去之後,才发觉不对劲,一股子奶腥味!!!

    罗斌将爸爸的乳头吐了出来,只见那被自己吸过的乳头上,除了自己残留在上面的唾液,还有乳白色的液体从那乳头里面渗了出来!

    天哪!爸爸产乳了!!

    震惊之余,罗斌又将另外一个乳头含进嘴里,像刚才那样使劲一吸,果不其然,另外那颗乳头也像之前那颗一样,被自己吸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

    “啊~好涨~好舒服~再使劲吸~吸我乳头~啊~好棒哦~啊~恩啊~啊~哈~”乳头被儿子啧啧有声的吸食著,平时也会被男人们吸乳头,可罗成偏不知道怎麽了,只觉得今天的乳头特别敏感,没被吸两下就已经软成了一滩烂泥了!

    “爸爸好骚哦!奶头居然产奶水了!”罗斌调笑著,突然想到了什麽,从办公桌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另一方一个深沈的声音响起。

    罗斌还抱著罗成大力的抽插,微喘著气,一脸兴奋的说:“大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有什麽事下班说,我现在还在开会?”罗旭蹙著眉头低声说道。

    此时,罗斌故意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另一只空闲的手也来到爸爸的下面,刺激著那包裹著自己阴茎的花唇,让罗成大声的淫叫起来,通过电话传到罗旭的耳边。

    “啊~啊~恩啊~阿斌~好棒~好棒啊~骚穴要被玩烂了啊~啊~使劲~使劲捏我的骚花啊~恩啊~啊~恩啊~啊~恩啊~”

    电话那边的罗旭眉头皱的更深了!

    “什麽声音?我怎麽听见爸爸的声音了?你不在事务所吗?”

    “呵呵!”罗斌一边拉扯著那被自己插的泥泞不堪的小穴,一边笑道:“爸爸在我办公室呢!正大张著腿躺在我身下,我的大肉帮就插在他的小穴内!呼~好棒!爸爸的小穴太棒了!爸爸,过来跟你大儿子说说你现在在干嘛?”说著罗斌把电话拿到了罗成的耳边。

    “啊~啊~阿旭~小穴好爽啊~要被大肉帮捅烂了~啊~恩啊~好大~阿斌的肉棒好大啊~插死我了~唔~恩啊~啊~插烂了~啊~小穴~小穴被插的~好痒啊~恩啊~哈~阿旭~小穴好痒~小穴要被阿斌插烂了~啊~”对著电话,罗成便是一阵淫言浪语的叫唤!

    想著大哥在电话那边肯定是一脸铁青,罗斌脸上竟是得意的笑,下面肏得小穴更加厉害了!

    “爸爸!是我的大肉帮粗长还是大哥的大肉帮粗长?我们两人谁插得你舒服?”

    罗成一脸春意盎然,小穴越插越痒,乳头也痒的难受,他挺著腰身不住得往罗斌精壮的胸膛上磨蹭!

    “你的大!阿斌的大!阿斌肏得我舒服!阿旭插不到花心!阿斌~一下子就干到了花心~恩啊~啊啊啊啊啊啊──────”听著爸爸的赞赏,罗斌肏得更加卖力了!小穴被肉棒干的一片红肿!大阴唇往两边翻卷著,淫水不断的被干得流了出来!

    “呵呵!真乖!”罗斌赏赐的亲了罗成一口,接著对著电话里说:“大哥,听见了吗?爸爸说你每次都插不到他的花心呢!要不要过来这边试试,让你的大肉帮在他的小穴里肏上一肏!看看到底能不能插到他的花心,我们兄弟两个比一比,看看谁能把爸爸伺候的更舒服了!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哦!爸爸的乳头产了奶水!又香又甜!…”罗斌还没有说完,罗旭那边就碰的一声将电话挂掉了!

    罗斌心情大好的又将爸爸的乳头含在嘴里吸了一吸,才抬起头说:“爸爸,十分锺不到,你就可以看见你的大儿子了!”

    完

    下章3P、双龙、产乳、大肚H。不过,嘿嘿,估计不能传上来了汗!

    呜呜~~~这是最後一章存稿,不知道明天我能不能带著小舅舅凯旋归来!

    …

    本书由中国文学论坛:http://www。shubao2。com 【溟月七号】整理发布!

    原创文学和电子书下载平台,以原创小说、散文、杂文、诗歌为主要特色,

    涵盖言情、穿越、耽美、玄幻、武侠等各类TXT;JAR;CHM格式电子书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