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6 部分阅读

    “阿斌?”罗成慌乱起来,他双手紧紧的攥住罗斌的衣服,脸上带著恐慌,生怕对方听过这一切之後将自己撒手不管。

    而罗斌仅是对著罗成苦笑了一声,看著他的表情温柔依旧,他把罗成长出来的新发撩到耳後,看著罗成的眼睛,认真的说:“我知道,从他引诱我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不过是某个人的影子罢了,因为,在我的床上,他总是叫别人的名字,所以,凌熙泰这个名字对我一点都不陌生!可是,我心甘情愿被他利用!”说完又在罗成那震惊的脸上亲了一看,直看得凌熙泰心口发疼!

    这些年,他都错过了什麽!可是他不想放手了!他已经失去了一次!他不想再次失去啊!

    罗斌搂著罗成对凌熙泰说:“所有,放我们离开吧!”

    凌熙泰冷哼一声,冷血的道:“不可能!除非你自己走!否则你们两个人都不许走!如果你执意要带他离开!那就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说完对著门外的管家说道:“带些人上来!”说完还不到一分锺,外面便站满一排训练有素的保镖,准备随时听後命令,看来这是凌熙泰早料到会有今天!

    “如果你现在走,还有机会!”凌熙泰对著罗斌说道。

    罗成的脸吓得惨白!当初罗斌在自己肚子里的时候,就差点儿被凌熙泰杀死!对於凌熙泰,他知根知底!狠起来,六亲不认。

    “阿斌~你回去吧!我求求你了!我不想你受伤!快点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罗斌看著他,坚定的说:“不行,今天我来是带你走的!”

    罗成急了,看凌熙泰的脸色,待会估计罗斌想走都没有机会了!他的东西,是不允许别人窥觑的!

    “你到底烦不烦啊!你有完没完!你自己都知道是替身了!你只不过是凌熙泰的影子!现在熙泰已经回到我身边了,我为什麽还要跟你走啊!你快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我不想看到你!”罗成边哭边往罗斌身上捶打,他太作孽了!勾引儿子下水,结果淹死了一群人!

    罗斌反手拥住他:“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如果我现在走的话,下次就不知道是什麽时候了。”

    凌熙泰简直要被气炸了!心里疼的不行!对面两人的苦情戏演得可真是淋漓尽致啊!反倒是自己,成了那强抢人夫的恶霸了!

    “既然都不想走那就都别走好了!留在我这里自然有好东西招待你们!来人!把他们给我扯开!丢到不同的房间去!”凌熙泰冷冷的发号施令,既然自己得不到,宁愿毁掉也不会让给别人!

    “等一等!”罗斌挣开两边牵制住自己的保镖,说道:“凌先生,我是谁的种,你自己也清楚,你自己是什麽样的人,想必你比谁都清楚,我遗传了你多少基因,谁都说不清楚,你以为我会没有一点准备赤手空拳来这里救爸爸?为了万无一失,我在你卧室里的那台电脑里设定了传真, 如果营救顺利,不等他们发现传真我就可以把爸爸接回家,可如果我在这里耽搁太久的话,你电脑里的那份传真就会发到你的几个儿子的手机里,告诉他们我们现在具体的地址,说爸爸就在上面所写的地址上面!到时候,你面对的就不是一个儿子了!难道你想把你几个儿子全都囚禁起来,就算你想,恐怕你也未必有那个本事,到时候事情闹大了,把前前後後二十年的事情捣出去,可就不是你丢面子的时候了!後果之大,你自己想想,说不定我们将来还可以在法庭上见面!”

    凌熙泰的拳头攥得咯咯直想,他咬牙道:“你威胁我?我凌熙泰不是被吓怕的!”

    “是不是威胁你,马上就知道了!一点的传真,现在已经两点多了,我想他们现在差不多已经在你门口了!”罗斌刚说完,就听到外面有仆人进来,凑到凌熙泰面前不知道在说些什麽!只见凌熙泰的脸色变得更黑了!

    作家的话:

    哎呦喂!一想到马上要完结,激动的我一个字毛都写不出来。

    说好的今天晚上完结,那啥就今天晚上完结!不过,估计还有几章要写。

    完结章2

    看著客厅里围坐著的几个人,凌熙泰突然有种大势已去的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

    他坐在沙发上,沙发的对面坐著他的三个儿子。

    罗旭,他的大儿子!他和罗成的第一个儿子,对於这个儿子,他仅仅在对方刚出生的时候见过几面,那个时候,他还像只小老鼠一样全身皱巴巴的,丑极了!当时自己说了些什麽?哦!想起来了,自己对著还杂坐著月子的罗成说,果然是怪物生出来的孩子!

    罗斌,在罗成怀他的时候,自己几次三番的想把这个儿子弄掉,罗旭已经是他的耻辱了,他不想再让自己的人生中再抹上丑恶的一笔!可这个孩子的意志力真是坚强,几个自己都没有把这个孩子弄掉!他没有见过罗斌一面,罗斌还杂罗成肚子离得时候,父子三人就已经被自己赶出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见到未曾蒙面的儿子,却没有一点陌生感,看到罗斌的第一眼,凌熙泰像是回到了从前。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就像现在的罗斌一样,盛气凌人!有著整个世界都被自己握在手里的感觉。

    凌洛夜,自己的小儿子。一个漂亮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他是众星捧月一般的降生在凌家,他母亲临盆的时候,自己就在旁边,当他看到这个孩子出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原来并不是怪物生的孩子才这麽丑陋,原来所有的小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都像小怪物一样!原来生孩子是那麽的痛苦,更何况是男人!那一刻!他满脑子都是罗成痛苦的表情!一个人在黑暗中孤独无助的表情,被自己嫌弃之後落寞的表情,站在门外等自己回来的表情,在床上努力迎合自己的表情。那一刻,他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麽!他用自己的这双手扼杀掉了他美好的爱情!之後,他很少踏进那个有妻有儿的家,整个人像疯了一样,没日没夜的寻找罗成,这一找就是二十年!当二十年後再次见到对方的时候,他想,原来上帝还没有抛弃他!原来他还有机会!只是他没想到,其实结局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亲情,骨肉。是他在失去罗成之後忽略了很久的东西。

    卧室里。

    罗定抱著罗成不停的腻歪,恨不得把这些日子没有撒完的娇全撒上!

    “爸爸,你有没有想我啊?”

    “嗯,想。”

    “那你是想哥哥们多一点还是想我多一点?”

    “都~都一样!”

    “骗人!爸爸肯定想哥哥多一点!不然你怎麽对我这麽冷淡!”

    “哪~哪有!我都想,都挺想的。”罗成说著不安的往客厅里望去,他们父子四人还在谈判,自己哪有心思和小儿子在这儿腻歪。

    “你是不是感觉我没有用!不能像罗旭和罗斌那样坐在谈判桌上争取你!你是不是嫌弃我?爸爸,你们都是一家人,你们都有血缘关系,就我一个外人!”

    “没有~”罗成赶紧去安慰他:“我~我最喜欢罗定了!”

    “那你证明给我看看!”

    於是,罗成红著一张老脸亲了上去,正当两人亲的如火如荼难舍难分的时候,突然几声咳嗽的声音,罗成赶紧双眼迷离的和罗定分开,抬起头,四个男人就已经在他面前了!

    罗旭不悦的瞪了罗定一眼,後者怏怏的把罗成放开。

    “我们谈判的结果,就是要老师自己决定。”凌洛夜站了出来,走到几人的最前面,看了一眼罗成微微隆起的肚子,口气信心十足的说,结果却被後面的罗斌给推到旁边去了。

    “爸爸,凌~凌先生说,他不勉强你,你是留是走,由你自己决定。”

    凌洛夜又殷勤的凑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扶著罗成:“老师,你也可以选择和我单独离开,等孩子生出来,我们一起抚养。”凌洛夜还没说完,就被罗定给推开,语气不好的说:

    “抚养孩子管你什麽事!滚一边去!”

    “我是孩子他爸!”

    “你也就仅仅是孩子他爸!孩子他爸和罗成有一毛钱关系吗!”

    “行了!别吵了!”凌熙泰从後面站了出来,“罗成,对不起。”

    罗成的眼睛湿润了,他根本就不想去看他!只是淡淡的说:“阿斌,阿定,阿旭,我们回家。”说完率先走了出去,随後跟著三个儿子。

    急的凌洛夜在後面不停的叫唤:“别~别走了!我怎麽办!我是孩子他爸!”

    罗定回头冲他竖了个中指:“孩子生出来以後会还给你!”

    然後留下凌洛夜一人一脸的欲哭无泪,他看了看旁边一直看著罗成背影的凌熙泰,突然觉得很心酸!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原来折腾了这麽久,结局依然没有自己的份!

    “爸爸!”凌洛夜可怜巴巴的叫了一声。

    谁知道凌熙泰却怒目横了他一眼:“畜生!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你不是底气很足吗?你不是孩子他爸吗?老子还是三个孩子他爸呢!下场又怎麽样!滚!少给老子在这儿丢人!”

    作家的话:

    如果。。。。我说,到此本文完结了,会不会被掐死呢?哈哈!开玩笑啦,後面还有两三章的样子!总之今天无论多晚,一定会完结的!

    完结章3

    生活看似又恢复了平静,罗成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可穿上宽松一点的衣服仍旧看不出来,关於以前,和以前的以前,父子四人像约定好了似的闭口不谈,他们现在看到的只有现在,只要这一刻在一起,就好。

    一切看起来又像是回到了从前,父子四人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起,很温馨,可只有罗成自己知道,心口的那个地方,少了一块,怎麽都补不会来了!

    “爸爸,一个人在家里闷不闷啊?”罗旭握著罗成的手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自从上次会来,罗成就辞去了学校的工作,挺著肚子也不方面出去找工作,就一直这麽呆在家里,三个儿子轮流陪著,可看著爸爸越来越落寞的身影,越来越闷的性子,儿子们一个比一个要著急。

    这是他第三次怀孕,肚子里的孩子要比之前那两胎听话,安安静静的也不折腾他,他搂著罗旭的脖子,蹭了蹭对方那蓄了胡渣的下巴,撒娇道:“好刺人哦!”

    罗旭故意的用下巴去蹭罗成脖颈处的嫩肉,逗得他咯咯的笑个不停:“这样不是更帅气更有男人味吗?难道爸爸不喜欢?”

    “可是,真的好刺人哦!”

    罗旭挑眉,坏笑道:“爸爸不喜欢吗?可是我记得昨晚是谁被我用长满胡渣的嘴巴亲的下面直流骚水!啊?”

    “混蛋!不许你跟他们乱讲!”

    “我保证!”罗旭举起右手,信誓旦旦的说:“我保证我会说!哈哈哈!”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眼看著罗定罗斌他们要下班了,罗成起身说:“不闹了,我去做饭,你弟弟们要回来了!”

    “好,爸爸你不是闻到油烟味会想吐吗?以後都不用你下厨了,我们三个轮流做饭怎麽样?”

    罗成一脸怀疑的看著他,嘲笑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五谷不分还做饭呢!”

    “那你就乖乖等著看我露一手吧!”说完将罗成按在沙发上,起身把电视机打开,便进了厨房。

    “啊啊啊────”

    正当罗旭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时候,突然听到客厅里一声凄惨的尖叫声,罗旭连忙丢下手中的家夥,冲进了客厅里。

    只见罗成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全身像痉挛了一般抑制不住得发抖,一瞬间脸上满是眼泪,痛苦的扭曲著,他张著嘴痛苦的在叫著什麽,可是却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断断续续的抽搐声,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

    见状,罗旭连忙跑了过去,将罗成拥在怀里:“爸爸!爸爸你怎麽了?发生什麽了?”

    “啊──”罗成痛苦的闭上眼睛,大颗的眼泪从眼眸中流了出来,他趴在大儿子的胸膛上,抬起手臂指向了前方的电视。

    画面上赫然出现几个大字:

    商业巨子凌熙泰醉酒驾车,与一辆货车相撞,发生爆炸,现人已经被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罗旭知道父亲在爸爸心目中的地位,尽管这麽多年他一直未曾开口,最後也选择了离开,固然恨,可爱依然还在那里,那份爱,沈甸甸的载满了他的青春和年华,已经完完全全超越了爱的本质!谁都代替不了!

    “爸爸!你先别担心,只是发生车祸而已,不一定会有事的!电视上也说了,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凌─凌爸爸他,他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罗旭安抚道。

    “啊!爆炸了!啊啊──可车都爆炸了!熙泰他他!我不要他有事!阿旭!你救救他!你救救他!我不要他死!”罗成跪在地上,抓住罗旭的前襟,用自己的头往儿子的胸膛上撞!语无伦次的道:“救救他!阿旭!你救救他!我求求你我不要他死!”

    “爸爸!你先起来好不好!你镇定一下!爸爸你先听我说,我们现在都还不知道他怎麽样了?可能只是虚惊一场呢?他根本就没有事呢!或者仅仅是受了一点轻伤,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你先冷静一下,注意自己的身体,你肚里还有凌家的骨肉!”

    “阿旭!我怕!阿旭我怕那个混蛋没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罗旭搂住罗成,轻轻的把他带到自己的怀里,轻抚著他的後背,心里一阵苦涩:爸爸,您这样说,置我们於何地呢!

    “阿旭!带我去医院!我要-我要去找他!”说著自己要站起来,可自己的双腿吓得都软了!刚站起来又瘫了下去,幸好被罗旭扶住了!

    “嗯,好,我带你去找他!”

    医院里,到处都充斥著药水刺鼻的味道。抢救室玻璃窗上的大红色字幕一闪一闪,每闪一下都牵动著外面家属的心。

    当罗成在罗旭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的时候,抢救室外面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其中有凌洛夜,还有凌太太!

    年轻的时候,那是个美丽到极端的女人,尽管此时此刻魅力依旧不减,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或许正在参加某个舞会,身上穿著黑色的礼服,显得成熟又性感!

    年轻的时候,罗成在他面前总是抬不起头,被这麽一个出色的女人抢走了男人,一切是那麽的理所当然!

    可是,现在在凌熙泰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一切又是那麽的微不足道,在死亡面前,爱恨情仇似乎被带走了!活著,只要能活著就好!只要让我知道你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天涯海角,我便可以了无牵挂!

    “老师!你来了!”凌洛夜看到罗成的时候,眼前一亮,条件反射般的冲了上去。

    “你~你爸爸怎麽样了?”罗成颤抖著声音问道。

    凌洛夜的眼神一暗,低下头说:“正在抢救。”

    这时,抢救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里面的医生护士推著并穿上的凌熙泰走了出来!

    “怎麽样了医生?我爸爸怎麽样了?凌洛夜冲上去问道。

    “还没有脱离危险,我们现在需要转移病房继续抢救!请家属配合!”穿著蓝色手术服的医生淡漠而又冷静的说!

    罗成跟自己说,要坚强!坚强!不能让儿子们担心!还有,熙泰需要自己!可是当他亲眼看到病床上的男人!那个威风凛凛、器宇轩昂的男人就那麽静静地、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是捂著嘴巴呜咽的哭了出来!

    这真的是那个说要保护自己的男人嘛?那个男人是那麽的高大威武,怎麽可能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吗?他才多长时间没见,他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浑身没有一处不缠满绷带!带著氧气罩微弱的呼吸著,他的两鬓都白了!

    滑动病床被医生推得越来越远!这时,罗成突然挣脱束缚冲了上去!推开医生,扑到了凌熙泰的身上,那一刻,他像疯了一样,掀掉对方身上的氧气罩,使劲的往他身上捶打!

    “啊──起来啊!别给我装死啊!你不能死啊!要死也得死在我手上啊!凌熙泰!你欠我的还没还呢!”

    医生们楞了一下,随即拉开他。

    “这位先生!请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病人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安静!你的行为随时都有可能时病人增加危险!请你们带这位先生离开!”

    罗旭和凌洛夜也都赶了过来,一把抱住罗成。

    “爸爸!你冷静啊!你冷静一点!!”罗旭气喘吁吁的说,谁知此时罗成像是被附了身一般,力气大的惊人,罗旭一个人根本就钳制不了他。见状,凌洛夜也连忙跑过来帮忙,可是还没碰到他,就被罗成狠狠的在手臂上咬了一口,然後趁著对方吃痛的当,逃了出去!

    医生们推著凌熙泰的病床,已经到了拐角处,眼看著马上就要消失,罗成急了!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去!

    拐角的地方,沿著反方向还有一波医生推著另一个病人,拐角处不是太宽大,两方人一起过不去,只能一方先过,推著凌熙泰的医生不得不停下来,而他这麽毫无预兆的一停,由於冲力使冲过来的罗成一下子撞到病床的铁栅栏上!

    “啊啊────”

    罗成捂著肚子脸色发白,沿著墙壁缓缓的滑到了地上。

    鲜血从裤子里面溢了出来!然在黑色的裤子上,黑紫黑紫的,在雪白的医院里显得尤其诡异!

    作家的话:

    这个今天第四更了!算上小舅舅那张总共写了一万三千字!写的我腰间盘、颈椎、肩周、脖子、肩胛骨,反正屁股上面的部位都痛死了!父慈子孝还有最後一章正文就完结了!

    完结!!!

    睁开眼睛,外面已经黑了!只有病房里的灯光白的耀眼!罗成睁开眼睛,三个儿子都在。他把手轻轻的放到腹部,那里曾经有一个小生命,现在,没了。

    “爸爸,你醒了?”看见爸爸醒来,罗定惊喜的道。

    “嗯。”

    “孩子没了。”罗旭说。

    罗成把头偏向罗斌:“他怎麽样了?”

    “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正在抢救。”

    罗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还好,还在。

    刚刚,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他穿著黑色的葬服,参加凌熙泰的葬礼。

    七个小时,手术还在继续。

    孩子刚流掉,罗成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坐在抢救室外面的长椅上,旁边是他的儿子们。

    “爸爸,你要不要先吃一点东西?”

    “我吃不下!”

    “要不,喝一点白开水也行!”

    “我不要,神灵说,空腹才有诚意,才能显灵!我要等他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等的人们显然很慌燥!可手术室里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第八个小时、、、、、、

    第九个小时、、、、、

    第十个小时、、、、、

    第十一个小说、、、、、

    手术室的们终於被打开了,主刀一声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一群人连忙迎了上去。

    “大夫?是不是已经好了?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对不对?我能进去看看他吗?他现在很需要我。”罗成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做出很放松的表情,可他的笑容在别人眼中比哭还难看。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罗成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有这一句话像魔音一样横亘在自己的脑子里。

    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求求你!你救救他!救救他!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你把他给我救回来!”说完额头便朝著地面磕去,扑通!扑通!扑通!一连十来下,就连旁边的几个儿子也拉不住。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请保重。”

    病房里,凌熙泰的整个身体全都用白布蒙上了,笔挺的躺在那儿,没有心跳、没有呼吸。

    罗成从白布里面掏出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时间过得好快啊,一眨眼我们都认识快三十年了,孩子都大了,我们也都老了,前几年我还会经常回到我们已前的学校,我总是希望我们还会再次在那儿重逢,然後一切重新开始”

    “不过那里的变化好大哦!记得我们以前上课的时候,最先进的学校里面也不过有几台投影仪,不过他们现在的黑板都变成触屏的了,跟你的手机一样,戳一下字全都没了,也不用擦黑板,老师教起书来也方面,他们说那时环保,有利於学生的心智发展,不过,我还是喜欢那种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然後搞的到处都是粉笔沫子。”

    “对了,说起粉笔沫子,我倒想起来了,你还记得那个外号叫臭狗蛋的吗?就是老是欺负我的那个,经常拿著沾满粉笔沫子的板擦往我身上吹!那次,就是他正往我身上吹粉笔沫子的时候,你出现了!轻易的就把他给揍了一顿!当时,我就在想,这位大侠的武功怎麽就这麽高强呢!後来才知道这位武功高强的大侠原来是这麽的邪恶!故意的演了这麽一出英雄救美等著我跳进去!於是,我就这麽傻傻的跳了进去,而且万劫不复。”

    “可後来,我心目中的这位大侠变节了,变得原来越混蛋,可再混蛋!他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熙泰,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我恨不起来,我治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不能释怀,不能忘记你,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能醒来看看我,我就原谅你,下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否则,我们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突然,握在手里的手指微弱的动了一下!

    罗成突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触觉!

    “医生!医生!医生!”

    刚入冬,阳光暖暖的打在草坪上,蓝天、还有白云。

    医院的草地上,一个英俊的中年男人坐在轮椅上,左腿和左胳膊都打著厚厚的石膏,两鬓也有了些白霜,也依然精神抖索,神采飞扬。

    在後面推著轮椅的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模样倒是和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如出一辙,只是要年轻很多。

    “你的命可真硬!呼吸心跳都没了,居然还能又活过来!”罗斌推著轮椅嘲弄道,但口气中没有一丝恶意。

    “呵呵,我都进鬼门关了,那阎王爷正要审问我,我突然听到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很熟悉的声音,那个声音跟我说,如果我能张开眼睛看看他,他就会原谅我,否则永生永世不再和我相见,我本来想,这辈子错过了,下辈子一定要托生个好人家,和他重逢,如果不能做爱人,我就做他的孩子,让他一辈子只能我一个人,或者做他的父亲,一辈子把他捧在手心里,可他突然跟我说,如果我不睁开眼睛看看他,他永生永世不和我相见!於是,我拼命的求阎王爷让他放我回来!只要他能放我回来,我会答应他任何条件!”

    “那你答应他什麽条件了?”

    凌熙泰笑了笑:“代价很大!”

    “确实很大,差一点就丢了生命!用你的命去赌,去换罗成的回心转意,代价确实很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你真的在你设计的车祸中死掉了,罗成会怎麽样?让他痛苦痛苦一辈子,值吗?”

    “如果是你,你觉得值吗?”

    而这次换罗斌沈默不语。

    罗成站在病房的窗户边,看著远处的两人,嘴边带著淡淡的笑,蓝天,白云,还有暖暖的阳光,年轻人捡起地上的衣服盖在中年男人的膝盖上,一切是那麽的和谐,和完美。

    ××××××××××××正文完×××××××××××××

    後记

    这回是真的完结了!

    不知道大家对这个结局还满意否?我知道还有很多亲对这个结局不满意,毕竟NP文真的很难配CP,无论怎麽写,总有一部分人会不满意,但这是我所能想到得最好的结局了!我胆子小,身体又不好,所以会经常性的想,只要大家都在就好,人与人之间能有多大的恨?更何况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爱啊恨啊的在死亡面前真的很渺小。

    这文完结的有点糙了,本来後面还有很多虐虐的情节,可昨晚临睡的时候突然想这也就是一个傻逼文,我再使出全身解数,也无力回天了,也许但看前面算得上不错的肉文,中间也有些不错的情节,可前面肉的这麽粗俗,後面情的这麽肉麻,就有点四不像了!而且中间由於某种原因停了两次,很多情节和人物我都记不清了!写的断断续续,这文,我自己都不满意,所以想快点把正文完结掉,然後写番外,希望在番外能有突破,然後一些没有交代的东西交代清楚。

    关於番外,我初步想是有三部分组成,罗成和凌熙泰年轻时的故事,罗成引诱罗斌的故事,还有几个大老爷们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夫夫趣事,想到老子带著几个儿子各种欺负罗成,我就全身沸腾哦!哈哈!但之前又想过给罗成和熙泰开个新坑之类的,有些纠结哈!

    回过头去看看我前面的肉文,感觉都能当成笑话看,各种离谱,各种不科学,什麽东西都往小受的xx里塞!汗!毕竟去年那时候还是18岁小处女一枚,什麽都不懂,关於文笔,汗,我只能说我的语文成绩从来没有超过平均分过。

    不懂事的还有以前各种讨票票的行为,但是,当时我真的很纠结,一纠结起来,赌气连饭都不吃,气的砸键盘!汗!可现在我更纠结的是当时我为什麽因为那种事情而纠结!为什麽呀?现在想想,脸火辣辣的,感觉丢人!

    虽然这仅仅是肉文,但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凑凑热闹就算了,因为我很努力很努力的在表达: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珍惜眼前人,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可以向他们发脾气,但千万别伤了亲人的心,伤心的是他们,可後悔的往往是我们。

    好了,再最後的任性一把:爱我的请举手!

    番外:罗成和他爷们之间的那点事

    番外

    办公室情趣1

    先把甜甜的番外发给大家!

    律师事务所一天到晚都是最忙的时候,除了下班,才有那麽一点空闲的时间,特别是最近的案子又非常的多,罗斌每天不得不加班到很晚,可尽管是这样,手头上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这天,他正埋首於案前,带著无框眼镜,深锁眉头不知正在批阅什麽,突然,从门外闯进来一个高个子女人!

    是谁这麽没有礼貌?连个门都不会敲,竟然直接闯进来了!当罗斌抬起头,看到眼前的这个高个子女人的时候,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个女人的个子确确实实很高,足有一米七八的身高,骨骼修长,可这幅骨架长在一个女人身上,未免有点过於健壮了,尤其女人还穿著超短裙,露出两条白皙但却修长健美的长腿,上身是一件浅紫色的雪纺拉腰大卦。

    如果不是那明显隆起的肚子,人们还会肯定还会误将这女人是男扮女装的!可男人又怎麽会怀孕?这隆起的肚子又是怎麽一回事?

    女人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狭长的眼,湿漉漉的眼眸,似含无限的春潮,可能是因为一路上走的辛苦,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小的汗丝,两边的脸颊都红扑扑的,只见他咬著嘴唇,一副无限委屈的样子,走到罗斌的身旁,一屁股就坐到了罗斌的大腿上。

    “阿斌~”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虽然男人的声线很好听,口吻里还带著撒娇抱怨的口吻,可一个女人在怎麽粗犷,也没有这麽沈厚沙哑的声音。

    “你怎麽穿成这个样子就来了!”罗斌的口气不是太好,工作上的事情已经使他忙的不可开交了,这会儿又出现了一个这麽让人头疼的东西,关键这这个小东西穿的这麽撩人,两片肉嘟嘟的屁股蛋子坐在他的大腿上,不老实的磨蹭著,不断的挑战著他男性的极限。

    罗成听出二儿子口气中的不耐烦,瞬间眼中布满了雾气,咬了咬嘴唇,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阿斌?连你也不爱我了吗?”

    罗斌扶额,这老东西又在玩哪出?自从罗成怀了孩子,家里的几个男人都把他宠上天去了!性子被惯得越发骄纵,时不时就就开始无理取闹,恨不得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见罗成要哭,罗斌连忙去哄,安抚性的亲了亲他的嘴唇:“哪有人说过不爱你了?不爱你能把你养得这麽白胖?”

    罗成搂著罗斌的脖子,也不去听对方的解释,只是搂著儿子的脖子回应对方的吻,含著儿子的那两片嘴唇细细的吮吸。

    “是真的!阿斌,他们都不爱我了,都是著肚子里的小混蛋惹的祸!自从怀了这个孩子,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碰我,昨晚我都脱光了躺在床上引诱他们,那几个混蛋,居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阿斌,我好难过啊!是不是怀孕之後就变丑了?是不是他们都嫌弃我了?”

    罗斌心想你脱光了谁还敢看,家里的那几个男人哪一个看一眼,不得要了他们的命,不过他倒是挺佩服那几匹狼的,这小骚货都这麽勾引他们了,他们居然还能忍住,耐力可真大啊!不过,可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小骚货居然浪到他工作的地方来了!

    “爸爸,你现在怀了孩子,养好身体最重要,别的什麽都不要瞎想,我们之前不是约法三章了吗?在你怀孕期间,我们谁都不会碰你。”

    “我不要!”罗成极其败坏的喊了一声,用发热的小脸蛋往儿子的胸膛上磨蹭,一边磨蹭一边猫儿发春一般不满的抱怨,“我就知道,连你也嫌弃我了!嫌我肚子大了,不好看了,所以连碰都不愿意碰我了!阿斌~以前你是最疼我的了!既然你都这麽嫌弃我,那我走了!”罗成虽然吵吵嚷嚷著要走,可是屁股仍坐在儿子的大腿上,有意无意的去撩拨儿子腿间巨大的火热!

    “爸爸,我哪有嫌弃你,只不过你第一胎怀给了姓凌的臭小子!第二胎又怀给了姓凌的老混蛋!现在好不容易轮到我们兄弟三人,也好不容易怀上了大哥的种,再说这孩子都五六个月了,再过几个月就出生了,这段期间,是一点差错都不能有的!”罗斌努力的给这不讲理的老东西讲道理,只是被这老东西撩拨的全身愈加燥热,连说出口的话都是浑浊黯哑的似兽一般,他还知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大哥他们那般能忍。

    “我不管~”见二儿子有些松动,连看著自己的眼神都和刚才不一样了,果然罗斌和那几个混蛋不一样,便更加卖力的扭动了!“反正我不管~阿斌~上次怀上凌洛夜的孩子的时候,凌熙泰那老禽兽还不是整天整夜的操弄我,哪一次不是往死了弄,有几次还想把孩子打掉,哪一次又被他得逞了!不会有事情的啦~你们再过几个月不碰我的话,我当真要难过死了!阿斌~你那根东西顶到我了,咯得我屁股疼!”

    该死!罗斌暗骂一声!这老骚话是越来越骚了!几句话就把自己撩拨的心痒难耐!下面的那根孽根更是张扬跋扈的觉醒了!

    “阿斌~好饿哦!”这时,罗成的爪子又开始不老实了,伸进二儿子的西装里,隔著衬衫摸索著儿子健壮的肌肉。

    罗斌皱眉,抓住那到处乱摸到处惹祸的爪子!有点不悦的问道:

    “你没吃饭吗?他们也没管管你!”

    罗成猛地涨红了那张俏脸,用鼻尖讨好的蹭了蹭儿子的侧脸:“是下面这张小嘴饿了,它太久没吃大香肠了!好饿哦!”

    办公室情趣2

    “骚货!专门勾引儿子的老狐狸!果然欠操!”罗斌恶狠狠的说,大手粗暴的扯著罗成的衣服,却小心翼翼的不去碰对方的肚子。

    罗成自从怀了几胎之後,身体越发敏感了,往往男人还没开始动他,他就已经骚浪到不行。

    “老公~你不喜欢我这样勾引你吗?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去勾引你爸爸和你哥哥他们~”成功勾引了二儿子股间的阳物,罗成倒得了便宜还卖乖,乖乖的偎在罗斌的怀里,任由对方使劲的揉搓自己的身体,嘴上一句话都不让!

    “贱人!你是要我在办公室就把你干了是不是?”罗斌说完低头张嘴就咬住爸爸的嘴唇,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去吮吸那滑溜溜的小舌头,罗成也不甘示弱的回吻过去,乖乖的给儿子吃自己的舌头,两人彼此交换著津液,玩的不亦乐乎。

    罗斌大手不停的在父亲的身上游走,隔著外衣揉捏著身上白花花的软肉,几下就把罗成搞的淫语连连,不断的扭动著身子,从儿子那里得到更多的抚慰。

    “哈~弄我~老公~就是这样~使劲弄我~”

    “骚狸子!越来越浪了!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干你的骚穴!”

    “没有~哈~我只是想你了~阿斌~你每晚都这麽晚回家~我都见不到你~啊~摸摸下面~它里面好像流水了~”

    “想我?我看你是想我的大肉帮了吧!”罗斌把那碍事的眼睛扔掉,露出那双邪魅的双眼,满眼都是赤裸裸的欲望。

    “没有~想你~也想你的大棒子了~两个小穴也都好想你的大棒子~”罗成脱掉鞋子,主动的分开双腿骑到儿子的腿上,感受对方那粗长的火热就隔著一层薄薄的裤子顶著自己,又是一阵心猿意马,小手不安分的摸到罗斌的下身,一把抓住儿子的粗长,感叹道:“好大哦!阿斌,它是不是也饿了?”

    “呼~”罗斌舒服的长长喘了一口气,一把将罗成抱了起来,放到桌子上,赤红著双眼,命令道:“小贱人!把衣服脱了!”

    罗成浑身软了不行,哪还有力气去脱衣服,双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乱摸,扯著自己的衣领想往外拖,奈何拽了半天硬是没有脱掉!

    “你这是想勾引我吗!骚货!”罗斌走上前去,扯著罗成的衣领左右一分,撕的一声,将那件雪纺给扯了个稀巴烂!破破烂烂的挂在罗成那雪白的双肩上。

    “阿斌~撕破了~待会我穿什麽回去啊~”罗成看著身上那件在淘宝上几十块钱买的廉价上衣,才穿了一次就被撕成这样,一脸不满的抱怨!

    罗旭看著那父亲那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低沈的笑了一声,讽刺道:“待会就这麽光著身子出去,让所有人看看你这浪样!岂不更美?把裙子掀开,让我看看你里面穿著的是谁给你买的内裤?”

    听完,罗成涨红了脸,脸色有点别扭,他本来是想让对方给他脱掉裙子的,给对方一个惊喜的,可现在罗斌突然让他自己脱掉裙子,不禁开始为难起来。

    “别磨蹭!把裙子掀起来!”罗斌不耐烦的催促道。

    当他看到爸爸遮遮掩掩的把那条黑色的超短裙掀到肚脐眼的时候,哦!天哪!他看到了什麽!

    这个小骚货居然没有穿内裤!!!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光溜溜的隐藏在超短裙下面,那根粉嫩的小阳物正不知羞耻的支起著,阴户上面还有几根清晰可见的阴毛,在自己的注视下瑟瑟发抖著,就如同这个老骚货一样!明明骚的可以,这会儿就跟他扭扭捏捏起来了!两条大腿紧紧的夹在一起,根本不能让他看到腿间的另一片春光!

    一想到这骚狐狸一路上就这麽光著屁股没有穿内裤,不知道在路上有没有被无耻之徒看去下面的春光,罗斌心里就一阵怒火中烧,恨不得一口吞了这老东西!抬手就是啪啪两巴掌狠狠的打在罗成那肉嘟嘟的屁股上!白皙的屁股上立马出现两个血印子!

    “骚货!叫你不给我穿内裤!这是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