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5 部分阅读

    “呜呜~呜~”嘴巴好酸~喉咙要被插破了~好疼~好难过~他机械的承受著凌熙泰在自己的嘴中横中直撞的施虐,只是希望这场暴行快点结束。

    而凌熙泰看著罗成这幅不情不愿,心下更恼,一股子令人心惊胆战的想法如雨後春笋般冒了出来!凌熙泰闭上眼睛对自己想:他本是想对他好!他本是想对他好的!都怪对方太不知好歹了!怪不得他!一切都是被他逼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再睁开眼睛时,那双布满情欲的眼睛带著冰冷的狠戾,他两指捏起罗成的下巴,使他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那粗长的阴茎在对方那红豔豔的嘴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就像自己多少次的在那充满弹性的蜜穴中抽插一样有快感!

    “哭什麽!你不是喜欢我这麽弄你的吗!怎麽这会儿倒像我强奸你一样!”

    “唔~唔唔~”眼见著凌熙泰又变了脸,连忙罗成连忙摇了摇头,嘴里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捧著对方的阴茎在自己的嘴中套弄著,同时用自己的舌头讨好的绕著柱身打转。

    “呼~贱人!”饶是心里再恶毒,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气喘吁吁的又是一阵猛插,最後才哆哆嗦嗦著将一股浓厚的精液射进罗成的嘴中。

    施暴7

    射精之後,凌熙泰并没有立即将自己的性器从罗成的嘴中抽出来,而是又在那温暖的小嘴中捣弄了一会儿,才将有些疲软的大肉帮抽了出来。

    “吞下去!”

    满嘴里一股子膻腥的味道,罗成强忍著胃中的不适,才将凌熙泰射在自己嘴中的精液咽了下去,几次皱著眉头差一点给吐了出来,只是看到凌熙泰那慑人的目光,才畏畏缩缩的没吐出来,苍白的手指捂著腹部,可能是受了凉的关系,真的好难受,一直恶心的想吐。

    “好吃吗?老公的精液好不好吃?”凌熙泰邪佞的笑著,笑容却完全没有达到眼睛里,他看著眼前一脸苍白,赤裸著身体不住发抖的罗成,不知道自己是在凌虐对方,还是在折磨自己的心!

    罗成舔了舔残留在嘴角的精液,露出豔红的舌头,上面都被大肉帮磨肿了。

    “好吃~吃得好饱哦~”

    “呵呵!”凌熙泰低沈的笑了笑,蹲在眼前这赤裸的人儿面前,欣赏著这幅美丽的身躯,如恶魔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面湿了吗?自己摸摸有没有被老公插湿?”

    一瞬间罗成的脸色比刚才更加惨白,他张了张嘴,瞪著眼睛一副很不屈的神色,那双眼睛也有了愤怒的色彩,可仅仅是一瞬间,那漂亮的眸子又黯了下来,浑身被一种悲伤的阴影笼罩著,似乎在下一秒就能哭出声来,可半天,那双空洞的眼睛也没有一丝湿意,仅仅是咬了咬嘴唇,便把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间。

    “唔~”罗成眯起那双狭长的眼眸,手指刚刚触碰到那湿热的地带,整个身子便一颤,手指分开自己的花核,源源不断的热潮便从那穴缝中流了出来。

    而此时,凌熙泰真个人已经靠了上来,张嘴含住了罗成的耳垂,粗重紊乱的气息萦绕在对方敏感的脖颈处。

    “宝贝儿?告诉老公有没有流水?”

    “啊~”敏感的耳垂突然被男人的口腔含住,浑身似电流一般通过,两根细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揪扯著自己的花唇,揉捏著上面的小阴核,希望得到更多的快感。

    “啊~湿了~流了好多水啊~啊~”

    “好好的怎麽就流水了呢?”凌熙泰沙哑著嗓子问道。

    “唔~老公的大肉帮给干湿的!把小洞洞插破了才~才流出水来!”心里说不上来是什麽感受,罗成只希望用肉体的快感压制住内心的那难以言喻的恐慌。

    “真是我的乖宝宝!把手指插进去玩玩自己的小穴!”

    “唔~啊~哈恩~”罗成的真个身子都放松了下来,靠在凌熙泰的怀里,按照男人的指示,一根手指沿著不断往外流水的骚缝插了进去。

    “啊啊~啊~哈~”

    “被自己插就这麽舒服吗?一根手指能满足你吗?乖宝贝再插进去一根手指!”凌熙泰歪嘴邪笑著,自己的宝贝儿正躺在自己的怀里,一脸的意乱情迷,下身早已湿透了,一手攥著自己的阳具上下的律动著,小穴里已经被另外一只手插进了两根手指,素白色的手指在那红豔豔的小穴口进进出出,每次插进去的时候,小穴就像小嘴儿一样被插得阴唇翻卷著,而每次拔出来的时候,小穴又像小嘴儿一样有意识的紧紧吮吸的手指。

    可是两根手指依然无法满足那贪得无厌的无底洞,渐渐的罗成便感觉,一股空虚的瘙痒感袭了上来,任凭他再怎麽狠狠的捣弄,都无法插进小穴的敏感点。

    “唔~哈~哈~”抽插的手指已经由两根变成了三根,可是好像依然不够…罗成羞耻的微微张开眼睛,看著凌熙泰那张近在眼前的俊脸,竟然拿起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阴户上。

    “你来~你来~弄弄它~哈~难受~”

    凌熙泰的眼神深不可测,这种毫无意识的邀请对他来说,无疑是天大的诱惑,他也没有拒绝,大手抚摸著罗成的整个阴部,他似乎对那双小巧的花唇格外的感兴趣,每次都那对小东西揉捏的情难自己的流出眼泪,配合著罗成抽插自己的频率,揪扯著那水淋淋的花唇,而另外一只手则早已爬上了罗成的胸前,捉住那两颗小小的乳头不住的在自己的手中把玩著,感受著上下两处的小东西在自己的手中一点点的挺立起来。

    “啊~啊~哈~”耳垂被男人的空腔包裹著,乳头也被男人的大手无情的亵玩著,下面的花唇更是被各种蹂躏,特别是自己的小穴中还插著自己的手指,浑身上下的几处敏感处都被这般挑逗著,罗成微启著嘴唇,只有摊在对方怀里呻吟的份。

    “真是的!一被男人碰就成这幅浪荡的样子!”凌熙泰在心里恶狠狠的想,加快了手中揉捏的力度,一想到罗成也是这幅样子躺在别的男人怀里,心里就一股怒火烧了上来,气喘吁吁的将人放到草地上,抽出对方的手指,将那大敞著的花穴往两边扯得更开,扶著自己的巨龙便捅了进去!

    施暴8

    “啊啊啊啊────”不同於细长的手指,凌熙泰的阴茎又粗又长,这般猛然捅进那紧闭了一个多月的小穴中,哪还受得了,罗成当即大声尖叫了出来,夹紧双腿试图将对方的阴茎挤出去,可结果适得其反,反而将对方的大肉帮更深入的吸进自己的小穴中。

    “宝贝儿这就等不及了?放松别夹得这麽紧!待会儿有你爽的!”凌熙泰也是满脸忍耐的表情,他都二十年没有在进入这个紧致的蜜穴了!原来!竟然还是这麽紧!一时情难自己,也不等罗成适应了他的大肉帮,就已经挺动著下身干了起来。

    “啊~疼~呜呜~慢点~啊~啊~”

    “呼!好爽!放松骚货!你想把我夹断吗!”凌熙泰一边在对方那又紧又热的小穴中冲刺,一边拍打著对方的屁股,试图让罗成放松下来。

    “唔~恩啊~哈~啊~恩啊~恩啊~哈~”常年习惯被操弄的小穴,仅仅是几十下的抽插,便习惯了这种疼痛,渐渐的,反而从这疼痛中散发出一股快感。

    “呼~爽吗?喜欢被老公这麽弄你吗?记得以前,你这骚浪的小嘴恨不得整天含著我的肉棒!”

    “啊~恩啊~啊~哈~啊~恩啊~爽啊~天那~呜呜~捅穿了~啊~”受到了这种快感的感染,罗成也挺起腰肢,迎合著凌熙泰的撞击,一下一下的将男人的粗长顶进自己的花心处。

    “有没有干到花心?大肉帮干得你爽不爽?”下身一阵霹雳啪啪的抽插,两颗重分量的蛋蛋击打著那湿哒哒的花唇,两人的结合处早已泥泞不堪,特别是罗成的下身,穴口大张著承受著粗长的撞击,那黑紫色的巨棒在红豔豔的水穴中进进出出,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淫靡不堪急了。

    “哦~哈~恩啊~啊~啊~哈~哈~恩啊~干到了~把花心磨破了~唔~干死我了~啊~啊~恩啊~把我干死了啊~还要!还要老公更厉害的!”

    “小骚货!这就给你更厉害的!”说完将自己的阴茎从罗成的小穴中抽了出来,硕大的龟头沿著骚缝口来回的研磨著。

    “啊~啊~恩啊~哈~啊~插进来~快~小穴难受得要爆了~插进啊啊啊啊──────”伴随著罗成难耐的呻吟突然变成一声突兀的尖叫,凌熙泰一下子就将自己那粗长的肉棒再一次顶进了那外张的蜜穴中。

    “爽吗?老公插得你爽不爽?”

    “啊~恩啊~啊~哈~爽~插烂了~啊~恩啊~呼~”

    凌熙泰又是百来次的抽插,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罗成在凌熙泰最後的操弄中哆哆嗦嗦的喷出水来,凌熙泰也将一股子精液射进穴深处!

    “干!射给你!把精液射给你!再!再给我生个宝宝!”

    “唔~”罗成呜咽著手机内壁,在对方最後射精的时候两片小阴唇极具的收缩著,外阴被精液浸染的一塌糊涂!

    “宝贝儿,把精液全射给你!再给我生个儿子!”高潮过後,凌熙泰伏在罗成身上,口吻似真非真的说道。

    只是等了半天,下方没有一点动静,凌熙泰疑惑的抬起头,才发现,罗成脸色一片灰白的昏死过去了!

    “成成!成成!你醒醒!醒醒!”凌熙泰焦急的将罗成抱起来,对方却一丝意识都没有了,本来冰冷的身子也烫的吓人,真个身子明明冻得发青,却诡异的滚烫著!

    “成成!成成~”罗成依然没有一点意识,安静的像睡著了似的,只是睡梦中的表情没有睡著那般安详,脸上一片死灰色,嘴唇也是非正常的发青,凌熙泰手忙脚乱的用西装把罗成包了起来,也来不及系上皮带,便抱著对方冲出林子!

    **施暴H完**

    下辈子从头再来

    山上的一幢别墅内,布局简单的客厅内几个仆人忙里忙外,进进出出乱的不可开交,卧室里的一张大床上躺著一个男人,影影绰绰之下看不清男人有多少年纪,只是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看起来病的不轻。

    凌熙泰坐在床边,一脸铁青,两片性感的嘴唇抿在一起,一言不发,他只是盯著床上罗成的那张脸,眼中有愤怒,有心疼,还有无奈的悲伤。

    屋子里弥漫著低气压,卧室里的下人全低著头,大气不敢喘一声,站在一旁的家庭医生战战兢兢,不停的用手帕擦著额头上不住往外冒的冷汗,他张了张嘴,畏於凌熙泰的威怒,半天没有从嘴中蹦出来一个字母,可又看了看床上病人那张愈发惨白的脸,才斗著胆子,十二分小心的说道:“老爷,赶紧把罗先生送去医院吧!”

    凌熙泰依然坐在床边一眨不眨的盯著罗成的脸,他伸出一只手,羽毛一般轻柔的抚摸著罗成的脸庞,小心翼翼的姿态,好似对方是易碎的瓷瓶娃娃一般,只是眼中没有一丝温暖,冷冷的散发著凌厉的光芒,从嘴中慢悠悠的吐出三个字:“死不了!”

    说完之後,才抬起眼皮瞥了一眼家庭医生:“你说他怀孕了?确定是两个月而不是两个星期?”

    凌熙泰问的时候语气很随和,以至於让医生误以为凌熙泰的怒火已经消了,连忙弯腰哈背的点头道:“罗先生确实是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而不是…”谁知到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烟灰缸就朝著自己的方向砸了过来,那医生吓得连躲都忘记了躲,眼睁睁的看著透明的玻璃在自己的额头上砸了一个窟窿,瞬间鲜血就顺著自己的脑袋流了出来!

    而凌熙泰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出去看看医生去吧!还有,你们都下去吧!”

    下人都撤了之後,屋子里瞬间变得更加冷清了,凌熙泰掀开罗成的睡衣,露出那依旧扁平的肚子,白皙的肚皮还有残留著自己施暴後的痕迹。

    怎麽就怀孕了呢!怎麽就怀孕了呢!为什麽偏偏是两个月而不是两个星期?如果是两个星期,那麽这个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属於他和罗成的!可现在偏偏是两个月!!而两个月之前,罗成还在凌洛夜那里!

    想著,凌熙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自己最心爱的人居然和自己的儿子搞到了一起,还搞出来一个儿子!这种荒唐的事情让他怎麽接受!

    他从小出生於军人世家,他的爸爸乃至他的爷爷都是部队响当当的人物,他从小所接受的高等的教育!他所形成的价值观念都绝对不允许这种丑陋的事情发生!

    再次睁开眼睛时,凌熙泰的眼中已经没有多余的表情,失望和绝望,与其说是对罗成的失望,不如说是对人生的绝望,他们之所以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怪谁?

    他抽调罗成头低下枕著的枕头,用它遮住罗成的整张脸,两只青筋暴慢的双手死死的抓住枕头,狠狠的压了下去!

    如果活著,让我们都难受,那就去死吧!我陪你一块儿,下辈子再托生到个好人家,我们从头再来。

    “唔~”突如其来的窒息让睡梦中的罗成不安的扭动起来,他紧皱著眉头,本来就苍白无力的脸颊这会儿更加难看了,痛苦的呜咽声不断的从枕头底下传了出来。

    “乖~成成,成成乖,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不难过了!从此以後我会一直陪你,再也不会伤害你了!会宠你爱你~我什麽都不要了!我只想要你!如果,如果还能回到二十年前,我什麽都会放弃,只要你和我在一起…”

    睡梦中的罗成果然安静了下来,像是又睡著了,而刚才的窒息只是梦魇一般,他闭著眼睛,从纤长的睫毛底下流出眼泪。

    如果,如果还能回到二十年前,我什麽都会放弃,只要和你在一起…

    这句话,他等了二十年,尽管他知道,就算真的会回到二十年前,凌熙泰也不会放弃他的名利、他的荣誉选择和他在一起,但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个承诺,已经足矣,就像多少年前,自己被养父甩出家门的那一刻时,凌熙泰对自己说,你还有我呢!为了这一句承诺,搭上了自己一辈子的身心!

    下辈子从头再来2

    而此时凌熙泰却突然扔掉手中的枕头,把罗成紧紧抱到自己的怀里,发疯了一般的往自己的怀里揉,他不可思议的看著自己的双手!刚才,就差那麽一点点,这双手就葬送了罗成的性命!

    他低下头亲著罗成的眼泪,额头相对,侧脸抵著对方的脸颊,他想把罗成脸上的泪汲干,可不知道什麽原因,就是擦不干净,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原来是自己流泪了!

    “成成,你告诉我,我们为什麽要这麽彼此的折腾对方!你告诉我我们要怎麽走下去!你明明是爱我的!你最爱的那个人明明是我!一直都是我,你为什麽要这麽折磨你自己!是为了报复我对不对?报复我曾经那麽对你,所以你才勾引我的儿子来报复我对不对?”

    罗成在凌熙泰的怀里依然睡得很安详,紧闭著眼睛,长长的睫毛都被自己的眼泪打湿了,却依然伏在凌熙泰的怀里,一动不动。

    罗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距离上次在树林被凌熙泰施暴致昏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这一个多星期他一直躺在床上,昏昏沈沈的总会做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有好多人的影子,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他梦见穿白大褂的医生拿著长长的针筒往自己的血管里输液,他梦见凌熙泰不知道因为什麽,把屋子里所有的贵重物品全都砸烂了,他还梦见凌熙泰用枕头试图杀死他!

    他知道,有些是梦,而有些却不是。

    “你为什麽要杀我?”

    罗成这样问的时候,凌熙泰刚好用筷子夹了一只虾饺放到他的面前,听到罗成这般问,他并没有感觉很诧异,眼镜底下满是温柔的情意:“记得你以前就对各种水饺情有独锺,这是我请的水饺大师专门为你做的,里面的馅是你最喜欢的虾仁!来张嘴尝尝看好不好吃。”

    罗成张了张嘴却没有去碰凌熙泰递过来的那只饺子,他把头偏到一边,低垂著眼:“为什麽不把我杀了?我死了,一切就全都了断了”

    凌熙泰依旧微笑著,他放下手中的筷子,伸手将罗成抱到自己的腿上,解开对方松弛的睡衣,大手便伸了进去,他咬著罗成的耳朵,暧昧的吐著气,感受著怀里的爱人因为自己的抚弄而微微的颤抖著。

    “这几天你是睡迷糊了吧?怎麽会想到我要杀你?我爱你疼你都来不及又怎麽会杀你?更何况你肚子里还有我们两人的宝宝,属於我们两个人的!”说著凌熙泰的大手已经爬上了罗成的肚子上,因为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肚子瘪瘪的,只有肚皮一捏一大把,水嫩嫩的像豆腐块一样很有手感。

    “这不是你的孩子!”

    罗成抓住凌熙泰在自己肚子上乱摸的手,把自己被扯得乱七八糟的睡衣又重新系了回去,他的脸颊因为凌熙泰的挑逗而略显红润,眼中也布上了一层水水的光泽,声音却异常的清明:“熙泰,别骗自己了,你知道的这不是你的孩子!”

    “又说混话!脑子被烧糊涂了是吗?也许叫医生给你打一针你会清醒些!”凌熙泰半是玩笑半是威胁的说,果然,话音刚落,罗成便闭了嘴,浑身瑟瑟发起抖来,苍白的下嘴唇被自己咬得留下一排青紫的齿印,这些天来,凌熙泰总会命令那些医生给他扎针,没完没了的营养剂,没完没了的药水,扎得自己胳膊上屁股上全是青紫色的针眼,他是怕了凌熙泰那禽兽一般的手段了!

    “这才乖嘛!”凌熙泰满意的抚摸著罗成柔柔软软的短发,笑道:“乖乖吃饭,把自己养的胖胖的,我们的宝宝才会健健康康的出生,我也不用费尽心思的给你注射那些营养液,成成,其实我也不想拿针往你身上扎,可是谁让你自从醒来之後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吃饭也不和我说话,你这样实在让我很心疼,我很无奈才会让那些蠢材给你打针,我知道你怕疼,可你让我的心更疼!”

    “唔~”罗成小声的呜咽起来,屁股上被扎得满满的都是针眼,还有好几片淤青,现在却又被凌熙泰使劲的揉捏著。

    凌熙泰一手捏著罗成青肿的屁股,一手用勺子将粥递到罗成的嘴边,诱哄道:“乖一点把粥吃了,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恶~!!”入鼻的腥气使得罗成胃里一阵恶心,不由的皱著眉,把头转到了一边,明明是薏米的香气,也是曾经最喜欢的食物,可不知怎麽回事,现在闻起来,却让他胃里一阵排山倒海的翻涌,他知道是他的妊娠反应太重了,怀前两胎的时候,他的妊娠反应就比一般女人要厉害的多,尤其是怀罗斌的时候,那小混球差一点把自己折腾死,每每吃了一点饭全都吐了出来,才三个月的时候就浑身酸痛的不行,没有一天晚上可以安然入睡,可惜这些凌熙泰通通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他正在陪他的未婚妻,也就是现在的凌太太。

    “熙泰别逼我了!我真的吃不下去!”

    “怎麽会吃不下去呢?明明才两个月而已!多少要吃一点,对你和宝宝都有好处的!我记得你以前怀罗旭的时候可是好的不得了呢!能吃能喝!还骚的够呛!那段时间差点没把我给榨干了!怎麽现在就娇弱了呢!”

    凌熙泰的语气温柔的近乎危险,可左手捏著罗成的下巴却强硬的很,他捏著罗成的双颊使他嘴巴不得已的张开,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碗,将碗里的粥往对方的嘴里灌去!

    发泄

    “啊!咳咳!唔放~奉开我!”粘稠的薏米粥呛到罗成的气管中,他拼命的挣扎,不住的咳嗽,奈何一点也摆脱不了凌熙泰的钳制,对方就像疯子一样失去了理智,捏著他的双颊将粥灌进罗成的嘴里,慌乱中,罗成一下子将瓷碗甩到了地上,劈里啪啦,破碎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争执,室内静的可怕!两人都平静了下来。

    罗成看著他,眼中带著悲伤,浓浓的怎麽也化不开。

    “熙泰!你说我不肯放弃不肯面对过去?你说我不肯原谅你!我也想呀!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恨你!我是真的恨你!恨得想毁了自己!你知道我对著罗斌那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时,我最想干什麽吗?”罗成眼睛直直的逼著凌熙泰,声音由悲哀慢慢的变得尖锐!

    “我想毁了自己!对!就是把自己毁了!毁了自己来报复你!可是用什麽办法才能既毁了自己又能狠狠的报复你呢?於是我苦思敏想,终於想到了,你不是嫌弃我是怪物吗?说我是能生孩子的怪物!既然是怪物,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根本算不了什麽!於是,我引诱罗斌,让他和我一起上床!一起下地狱!一起来报复你!”

    “我忘不了那个时候,你看我的眼神,我跟你说我怀孕了,我以为你会回心转意,和你外面的那些女人一刀两断,好好的爱我和我们的孩子!可是你盯著我看,看的我毛骨悚然,那眼神让我差一点真的相信我就是个怪物!别人都可以骂我!说我是怪物!可是你不可以!!熙泰啊!难道你不知道吗?你是我的天啊!天塌了,我的世界就完了!”

    说道这里,罗成苦笑一声,他的语气虽然竭斯底里,可他明白,他从来都没有这麽理智过,从来没有将内心的情感宣泄出来,一直以来,他总是以凌熙泰为中心,围绕著他再转。

    “哈哈,你说我怀前两胎的时候,好的不得了,还骚的要命,可我有什麽办法呢!你要结婚!你有未婚妻了!你半个月都不回我们住的地方一次!我使出全身解数想要留住你!我就在想,就算你不爱我了,也应该对我的身体感兴趣,我挺著大肚子引诱你,跟你上床,谁曾想你就是因为我这幅会怀孕的身体而讨厌我!还几次三番的想弄掉我的孩子!”

    “你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有多麽害怕吗?空洞洞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家里一点人气都没有,你还把房子建在这荒山野岭里!好多次我都会被自己的影子吓到!我是多麽想要有一个人陪陪我,你知道我是有多麽期待那个孩子诞生吗?可是你却想要把他打掉!”

    “你不让我出去!把我一个人锁在那老宅子里,恐怕你的丑闻被暴露,天真的我还以为你是为了保护我!你十天半个月不来,你让我吃什麽啊!家里的冰箱空了,面没了,米没了!我就煮泡面!那些泡面我吃的都想吐!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给你发短信你也不回,我生病了你也不管,我肚子痛的要生了也没见你的人影!就连我生罗旭的时候,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你知道生孩子有多痛吗?你没生过,当然不知道,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天空也被血晕染了!我叫天天不灵叫地地步应,我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也在喊你的名字!”

    “不过,这也还好,最起码,一个小生命就这麽诞生了,我们父子俩还有住的地方,还有吃的东西,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啊熙泰!我想就算一个畜生也干不出来那种事情,可你连畜生都不如!为了保住你的名声你的地位,你竟然想让我们从你眼前彻底的消失!彻底的消失!你说说看,彻底消失是什麽意思?”

    罗成挣脱掉他的怀抱,真个人像虚脱了一样,闭著眼睛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气。

    “所以,凌熙泰!我不欠你!无论我做了什麽,我都不欠你的!”

    “说完了?”凌熙泰静静的听著,浑身的肌肉越来越僵硬,面部呈现一种被扭曲的痛苦,再也没有以往那种王者的风范了,“终於说出口了?可你以前为什麽不说呢?为什麽要把自己的心思藏在肚子里!你一直默默的,我以为你无怨无悔,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要什麽!你恨我你可以说啊!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可你别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别憋在心里啊!就像刚才那样,你可以宣泄出来!让我知道你在想什麽!我好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做!可你!”说道这里,凌熙泰狠狠的抓住自己的头发,“你别用用那种方式来报复我啊!”

    罗成冷笑一声:“你在意?在意我现在肚子里怀得是你儿子的孩子?你不是自欺欺人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你的孩子吗?怎麽?现在终於肯面对现实了?接下来你要做什麽呢?逼我吃饭?强奸我?还是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旧照片

    早晨,凌熙泰一身家居服的坐在沙发上,带著眼镜正在看报纸,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中年男人。

    “老爷。”

    凌熙泰抬了抬眼皮,看著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猜到他要说什麽事,只是皱著眉头把头又低了下来,并不想理会对方。

    “老爷,您已经几个星期没有回家了。”

    凌熙泰不在意的回答:“我现在不正在家里吗?”

    “老爷您知道太太他们正在找您。”

    凌熙泰摘掉眼镜,捏了捏眉心,问道:“几点了?”

    “刚八点过。”中年男人恭敬的回答。

    “你去看看厨房的早餐准备的怎麽样了?”说完起身便朝著二楼的卧室走去。

    “老爷!”

    “你不是应该出去忙了吗?还呆在这里干什麽?”凌熙泰口气不悦的说。

    “老爷,夜少爷也在到处找您!”

    凌熙泰的身影顿了顿,眼角瞟到一旁的手机,里面有好几条未接电话,都是他那个宝贝儿子打来的!他那个宝贝儿子是长大了!有出息了!居然来撬老子的墙角!搞了他的男人!还把他男人的肚子给搞大了!想著,凌熙泰攥紧了拳头!可又有什麽关系呢!罗成还在自己身边,罗成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跟他说,我不想见他!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否则你知道背叛我的後果!”

    卧室里,罗成还在熟睡,他侧卧著身子,背对著凌熙泰,一大截光滑的脊背都裸露在外面,上面青青紫紫的印著自己的吻痕,一大早上便泄露无限的春光。

    凌熙泰忍不住爱怜的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亲,大手插进他的头发里面:“宝贝,该起床了!”

    “唔~”好痛!罗成抖动著睫毛睁眼眼镜,好累啊!下半身像没了知觉一般。

    原本以为那天他说了这麽多激动对方的话,凌熙泰肯定不会放过他,谁知到凌熙泰并没有做什麽出格的事。

    凌熙泰看著他那副迷糊的样子,又凑过去亲他,不过这回被罗成躲开了!凌熙泰也不恼,大手伸进被子里,被子里面是他宝贝赤裸裸的身体,昨夜自己就压在这幅身子上,整整干了一个晚上,那销魂的滋味,真是令人回味无穷,想著手指便插进了昨天被自己狠狠疼爱过的地方。

    “唔~大清早的!”罗成浑身无力,连推开对方的力气都没有!

    “小穴里被我射进去好多精液!都被射满了!你说现在还能不能再次受孕,一生生俩?”

    “啊啊~恩啊~变态~”

    “不变态怎麽能喂饱你?”

    “去死!”

    “……”

    “……”

    一个美好的早晨便在这荒淫的春光中结束了!

    而在另一边。

    四个花样一般的美男正围坐在一张餐桌前。

    “你说你要带我们兄弟三人去你家?”说话的是最小的罗定,无论说话做事,最沈不住气的就是他。

    “当然,既然要合作就要拿出来点诚意!要找到老师,首先要找到我爸爸,我现在我一点爸爸的消息都没有,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公司里的事情都是我表哥在打理,或许去我家能找到一点线索,更何况,说不定以後那里就是你们家了?”凌洛夜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看罗斌和罗旭,“当然,这段时间你们住在我那里也可以,毕竟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找到老师。

    “大哥,二个你们说怎麽样?”

    “阿斌,你怎麽看?”

    罗斌一直沈著脸,摊了摊手:“我没意见。”

    到了凌洛夜的家里,三人才感觉贫富差距的厉害,罗定更是愤愤不平满嘴吐酸水!嫉妒羡慕的不行。

    客厅里,家仆打了声招呼,上来水果和茶点,便被凌洛夜遣出去了。

    “我可不可以去,额,你爸爸的房间看一看?你知道说不定,我们之间有些必然的关系,你也说我们长得很像,我想知道他,他到底长得什麽样子?”罗斌开口道。

    凌洛夜先是楞了一下,才说:“可以啊!上楼左转第三个房间就是我爸爸的卧室。”

    刚打开卧室的那扇门,罗斌就愣住了!

    卧室的正中间,放著一个男人的照片。霸气的眉,凌然的眼神,还有英挺的鼻骨,那是男人年轻时的照片,罗斌冷笑一声,若被自己的朋友看到的话,还真的以为是自己呢!

    床柜虽然已经好久没有被用到了,可是依然井井有条的被放置著,床头上放著一本关於经济学之类的书,看来是男人晚上用来打发时间用的,罗斌伸手把书拿了起来,随便翻了几页,哼哼!不愧年轻时就已经是商霸了,这麽枯燥无味的书也看的下去,不过这一点却也和自己很相似,自己念法律的时候也经常被别人笑成书呆子。

    突然,从书籍里画出一张纸!确切的来说应该是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的背面已经泛黄泛旧!罗斌翻开照片的背面,当他看到照片上那张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时,整个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梦,不想醒来

    爸爸!

    爸爸!

    照片上的罗成还是个青涩的少年,被人远远的拍到的,穿著白色的T恤,浅色的牛仔裤,还有一双帆布鞋,头发短短的,看著镜头笑的有点不知所措。

    “爸爸,那个时候你应该很幸福吧?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这麽笑过!”

    “爸爸!”罗斌蹲了下来,用手捂住双脸哭了起来!他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爸爸了,这段时间,自己像是老了十来岁!什麽事情都激不起自己的活力!

    要快一点找到爸爸才行!只要能找到爸爸,让他做什麽事情都可以!以後他都会这麽幼稚了!他不会强迫爸爸做出选择,只要他开心就好!

    要快一点找到爸爸才行!

    突然!!罗斌像是想到了什麽!照片!照片的背景是那麽熟悉!

    熟悉的竹林!林园的布局!还有罗成身後的那幢建筑!

    以前上学的时候,他们曾组织学生去过那儿野营!当时,那里不过一片荒野,杂草丛生,那幢宅子也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据说里面曾经死过人闹鬼,里面只有一个哑巴负责那里的卫生。

    爸爸怎麽会在那个地方拍过照?还笑的一脸幸福?难道 有什麽蹊跷?

    想著罗斌便将照片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

    深夜。

    一张大床上,罗成躺在床上浅眠著,尽管快入冬的季节,可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所以他的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

    唔~不要~

    罗成皱著眉头,睡梦中谁在摸自己的脸!好痒~不过好舒服~是那种久违的温暖~

    罗成闭著不去理会,静静的享受著这种温暖。那双大手沿著自己的额头、鼻骨、嘴唇然後摸到自己的锁骨,享受对待一件珍宝般,小心翼翼的,带著颤抖,一点点的抚摸。

    唔~大手来到腰腹部,唔~好痒哦!可是真的好舒服!

    好久,身边那人都没有离开,罗成缓缓的睁开眼睛,其实,他是不想睁开眼睛的,他知道,一睁开眼睛,梦就醒了!可他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到罗斌那张脸上,才知道,原来自己并没有醒,原来自己还在梦里,不然罗斌怎麽会坐在他旁边呢?於是,他朝著梦中的罗斌笑了笑,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天知道罗斌再次看到爸爸後,心里是多麽的激动!兴奋!感恩!还有心痛!可是这个老东西竟然看了自己一眼又睡过去了!真可气!罗斌温柔的想!无论怎样!看到那张脸,就会很心安。

    又过了很久,可是这个梦一直没有醒来!这是当罗成再次睁开眼睛依然看到罗斌的第一个想法。

    “这个梦好长啊!”罗成感慨说,语气中不免有些失落,是梦,终究会醒的!

    梦中的罗斌温柔得像铺了一层面纱。他俯下身子微笑著和罗成额头相抵。

    “那就一直不要醒来,我们在一起一直这样。”

    “阿斌~”罗成呜咽著哭了起来,“阿斌,我真的好想你啊!”

    “傻瓜!我不是在吗?”

    “以後别离开我了!”

    “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打死也不会离开你!”

    “唔~可是我害怕,我知道这是梦!我的阿斌怎麽会在这里呢!等到天亮了,你自然就走了!”

    “那,我们就不要叫他天亮好了!你忘了吗?我会魔法,我施了法术之後,以後就只有黑夜没有白天了,那样你就可以一直不会醒来!”

    “哈哈!”罗成波涕而笑,“你才是傻瓜!你会施魔术?”

    “你忘了我以前是魔法王子?”

    “哈哈,我才不信呢!”

    “那我证明给你看看!”说完从床上把罗成打横抱了起来,“我们离开这里,梦就一直不会醒来了!”

    突然!卧室里的灯亮了!凌熙泰铁青著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今晚,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罗成苦笑一声,紧紧的抱住罗斌:梦终究会醒!

    完结章1

    突然!卧室里的灯亮了!凌熙泰铁青著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今晚,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罗成苦笑一声,紧紧的抱住罗斌:梦终究会醒!

    “你要带你爸爸去哪里!”凌熙泰的声音中威严带著震怒。

    罗斌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凌熙泰,高大、威武、已近而立之年却仍然英俊不凡,怪不得会把年轻时的罗成迷恋的一塌糊涂。

    “要去哪里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好像和你没有一丝关系!我倒是想问问凌大总裁为什麽把我爸爸关这麽长时间!”

    凌熙泰嘴角噙著一抹残酷的冷笑,直逼罗斌:“不愧是我凌熙泰的儿子!这麽聪明!难道不知道我和你爸爸是什麽关系?不过,你也知道那是你爸爸!可你看看你和你亲爸爸干的禽兽不如的事情!”说完又转向站在罗斌旁边的罗成,向罗成伸出一只手,努力的伪装成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可是他现在实在是太愤怒了,以至於那温柔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是那麽的扭曲!

    “过来成成,乖,到我这边来,你忘了吗?曾经我们是那麽的快乐,回到我身边,我会继续让你快乐!成成宝贝,以後我哪儿都不会去,整天留在家里陪你,把以前做过的没做过的都通通做一遍!”

    凌熙泰的话像是有著巨大的磁力一般,罗成的脸上露出了向往的表情,被握在罗斌手心里的手微微挣扎著,却又被罗斌使劲的给攥住了!

    “凌先生!你也说了,你们曾经很快乐,是曾经!并不能代表现在和未来!而我,可以让爸爸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後都很快乐,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再提也没有什麽意思!男人要能拿得起放得下,一切有因必有果,一切都有代价,你既然做过对不起爸爸的事情,相应就要承担现在的後果!”

    凌熙泰被激得脸色发青,紧攥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声音:“你以为你可以给他幸福?别天真了!你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的种!除去一切伦理纲常不说,你扪心自问,他有爱过你吗?你只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只不过是他报复我的工具而已!”

    “阿斌?”罗成慌乱起来,他双手紧紧的攥住罗斌的衣服,脸上带著恐慌,生怕对方听过这一切之後将自己撒手不管。

    而罗斌仅是对著罗成苦笑了一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