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4 部分阅读

    可去?”

    没等凌洛夜张嘴,罗斌便带著恶毒的笑意解释道:“因为,他对爸爸意图不轨!我曾看见过他在医院里面侵犯爸爸!”

    又是一句爆炸性的消息!

    罗旭缩起瞳孔,危险的盯著凌洛夜。

    凌洛夜耸耸肩,一副为所谓的样子:“随便你们怎麽说,我对老师是真心的,我真心爱…”後面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拳头便对著那张俊脸砸了下来!

    罗定面红耳赤的吼道:“你他妈的说什麽真心他爱!他是你老师!老师!仅此而已!”

    凌洛夜冷眼看著他,仿佛刚才被揍的人不是自己:“哼!那你也别忘了!那是你的父亲!亲生父亲!”

    “好了!阿定!”这回开口的是罗斌,他说:“凌少爷,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的,也不管你们之前是什麽关系,总之,你今天来不是为了打架,现在我想知道,我爸爸在哪里?”

    凌洛夜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直截了当的回答:“被你们的爸爸带走了!”

    “我们的爸爸?”罗家三兄弟异口同声的惊呼,爸爸这个词,在他们的世界里,并不陌生,可他们只有罗成一个父亲,从小又当妈又当爹的带他们长大,他们很难想象去叫另一个陌生男人爸爸的场面。

    “是的,你们的爸爸,也可以说是我们的爸爸。”凌洛夜平静的说。

    “你什麽意思!你究竟想说什麽?你知道多少?”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是同一个父亲,也就是说我们是亲兄弟,而现在,我们共同的爸爸把罗成藏起了来,我想,我们现在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齐心协力,把罗成从我爸爸那里救出来!”

    作家的话:

    来更新~/~啦啦啦

    说明一下:我计算机很差,人人、微博、YY、美图从来没玩过,连最简单的QQ游戏都不会,打开电脑出了码字,基本不会点开其他的网页,在别人看来很简单的一个留言板,我要研究一个多星期,我想把自己的专栏弄得漂亮一点,搞了一个月都没弄上去一张图片,开栏半年,连修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在鲜网也不认识其他的作者,遇到问题也不知道问谁,所以,我修改文章的时候,哪怕只是添上一句话,修改一个错别字,都要采取最笨的方法,把文章删了,再重新发一遍,然後有不少亲以为我又更新了,表示汗颜。

    夜路

    罗成等到仆人们都睡下了,才从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今晚的月亮很远很大,罗成才想起来,原来中秋节这麽快就到了,去年的中秋节还是和儿子们一起过的,在沙滩上,他们靠在一起说明年的这个时候还要再来一次。

    凌熙泰本来说今晚是要陪他过节的,可因为临时有事,不得不走开,临走的时候,还跟他发誓保证,明年的中秋节一定会呆在家里陪他。

    罗成苦笑一声,明年?怕是没有希望了,因为世事太无常了,谁都无法在这一秒预料到一下秒会发生什麽。凌熙泰怕是怎麽也不会想到,自己温温顺顺的呆在他身旁这麽多日子,全是伪装出来的吧!

    自己的一生总是不断的被禁锢,然後拼命的想要逃跑,可是他又能逃到哪里去?逃得了肉体的枷锁,又怎逃的了心灵的束缚?

    抹黑潜出了卧室,客厅里静悄悄的,凌晨一两点的光景,下人们也都睡著了,月光安静的从落地窗子映了下来,可以让他清晰的看到散落在沙发上的东西,那是一本厚厚的相册,相册里面全是一个少年,少年有单薄的身子,温润的眼眸,还有干净的笑容。

    罗成伸出手去触碰相册上的人,那双手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苍白,他都差一点忘记了,在没有遇上凌熙泰之前,他也可以笑的那麽纯净,没有一点悲伤的,可是遇上他之後,一切都变了。

    如果说不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一次又一次把自己那一颗活生生的心脏踩在脚下,践踏的鲜血淋漓,从被恶意的玩弄,再到相知相爱,接著再被厌恶嫌弃,最後被狠心的抛弃,对那人的恨意一点点的滋生,就算现在,也不曾减免半分。

    可爱呢?当真不爱了吗?如果不爱,又哪儿来的恨?自己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那个人,第一次懵懂,第一次萌动,第一次心跳,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上床、甚至第一次想到了死,都是因为那个人!这麽多年,是说一句不爱,就可以不爱的吗?如果是这样,那麽多年前,凌熙泰第一次带女人睡在他们那张大床上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爱了!

    所以,他必须走,他和凌熙泰的那些爱恨情仇!致死才能方休!与其让两人这麽痛苦的纠缠到死,为什麽不早一点解脱呢?

    八九月的天气,外面早就下了一层薄薄的露水,罗成走得匆忙,只顺手拿了一件薄薄的T恤衫,现在早就被露水打湿,黏在身上冷冷的。

    罗成住的是在山上的一幢别墅,还是二十年前的房子,凌熙泰为了不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当时才选择了这麽偏僻的地方,四周环山抱水,竹林也是人工修养的,环境倒是比二十多年前好多了,看来这些年,凌熙泰是没少在这幢房子上花心思,可又有什麽意思呢!人都没了,再弄这些有的没的,又给谁看呢!

    人工养殖的竹林笔直粗壮,高高的似乎能耸入云霄,白天个倒是一处优雅凉快的美景,可现在,阴森森的,竹稍还发出瑟瑟的声音,不时的传来几声鸟虫的名叫声,如果躺在床上,也确实能感受到秋意,可现在,一个人穿梭在竹林里竟让他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身上湿得更厉害了,罗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盘旋在上空的猫头鹰不安分的发出几声凄厉的惨叫声,吓得罗成一个没注意,脚下滑了一跤,整个人扑到在地上。

    “唔~好疼~”

    膝盖和脚腕处都受了伤,裤子上渗出一滩黏糊糊的血,罗成把裤子卷到膝盖处,看著膝盖处那血肉模糊的一片,倒抽了一口气。

    “这可怎麽办!”身上又冷又疼,心里又急又怕,眼看著时间一点点过去,他连这片小竹林都没有走出去,天亮之前他肯定坐不上火车,到时候,凌熙泰回来发现他不在,肯定会派人把自己抓到了,那时候再想逃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以凌熙泰的脾气,他肯定会把自己用铁链子拴起来!

    一手支著腿,罗成努力的站起来,等他再去看四周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了!原本熟悉的环境,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罗成脑子涨涨的,懊恼的不住拍打自己的脑袋:“在这种时候!我怎麽突然转向了呢!”

    罗成经常会在夜间醒来的时候魔怔,东西南北的翻了个个!明明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可怎麽看怎麽别扭!

    本来对这个地方就不是太熟悉,夜间就顶著个大月亮,眼前也是模模糊糊的一片,现在不仅把腿摔破了,雪上加霜的是他现在转向了!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根本不知道往那条路才能走得出去!

    又摸索了一个多小时,罗成发现自己不仅没有走出去,反而离自己住的地方更进了!他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只感觉这一夜的折腾似乎要把自己这条老命折腾完了!

    挫败的跌坐在一课树下,罗成抱住自己埋首在膝盖。

    “我怎麽这麽没用?我怎麽能这麽没用呢!什麽都做不好!”

    他用手按住眼睛,擦了擦眼泪,从头到脚都是湿漉漉的,叶子上的露水不时的滴下来,滴到他的头上,然後在顺著发丝滴到衬衫上,黏贴著自己的皮肤,凉凉的黏黏的难受!

    膝盖已经不疼了,罗成不知道它还是不是在流血,只是不疼了,不疼了就好,不疼了就好了,不疼了就能起来赶路了,不过现在实在是太困了,走了一夜的路,让他睡会儿吧!罗成想著,就这麽靠在一棵树上抽抽噎噎的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他看到了一张愤怒到扭曲的脸。

    罗斌?还是熙泰?只不过,无论是谁,从今以後,都与他无关。

    作家的话:

    某只白天要考试的孩纸夜里来更文~/~啦啦啦!

    一个不好的消息:邮箱里突然多了个通知,说鲜网最近查H查的厉害,说这篇文太H,要麽改要麽撤!姑娘们乃们说肿麽办?

    施暴

    宴会还有两个多小时才能结束,凌熙泰不停的看腕子上的手表,心里像藏了什麽事情,上下鼓动的不安起来,今天说还要陪罗成一起过中秋节的,比起十多年前,罗成的性子是越发小心眼了!想到罗成,凌熙泰嘴角溢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心里再也按捺不住了,也不管宴会正在热闹的举办著,一个人驱车赶回了家里。

    凌晨两三点锺,家里静悄悄的,为了不打扰对方休息,凌熙泰摸黑来到了卧室,他的成成现在肯定还在睡梦中吧!凌熙泰摘到眼睛,揉了揉疲惫的眉心,安详的坐在床头,伸手轻轻的去掀开罗成的被子!

    可他看到了什麽!被子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一瞬间!凌熙泰的脸色在夜色中黑的吓人!他啪的一声打开了卧室里的所有的吊灯!果然,屋子里的东西全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唯独人不在了!

    他叫下人调出宅子里的监控器,宽大的黑白色调的屏幕上,罗成一个人潜出卧室,四处看了看,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然後又在沙发上坐了十多分锺,似乎在翻看著什麽东西,最後才离开宅子!

    凌熙泰狠狠的攥紧了拳头,指甲陷入肉中,一个字,疼!他冷冷的看著大屏幕上的罗成,眼中全是狠戾的盛怒!

    原来这一切全都是假象,那麽温顺美好的罗成全都是装给自己看的,只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让他有机可乘!

    想逃!凭著罗成那点本事,还没那麽容易就逃得了他的手掌心!

    当他找到罗成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微微亮了,秋天的早晨还是带了些冷意!他穿著呢绒大衣都还遮挡不住外面的寒气。

    罗成坐在地上,靠在一颗大树上已经睡著了!他身上仅仅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衬衫早就被露水打湿,黏黏的贴合在身上,透过那层衬衫,都能看到里面的黄颜色的皮肤。

    他整个人如婴儿般蜷缩在一起,抱著自己的身子,尽管是在睡梦中,却依然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嘴唇冻得发青,睫毛上、头发上全是细小的露水。

    凌熙泰定定的看著罗成的旁边,居高临下的看著他,面无表情,就如同看待一个陌生的路人!

    你不是犯贱吗!我就让你再贱的彻底一点!

    凌熙泰在罗成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就就将罗成扯到自己怀里,大手却解罗成衬衫上的扣子!这一个月以来,他从来没有碰过他!事事都小心翼翼的顺著他!可结果呢!他又得到了什麽!既然无论做什麽都无法挽回那颗破碎的心!就算强制!也要把人强制留在自己身边!他已经失去罗成的心了!他没有代价再失去他的人了!

    好冷~好冷~

    身体像是在冰窖子里冰了一夜,罗成只觉自己快要冻得麻木了,却突然被拽进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里,就像在寒冬的夜里突然触碰到了一丝微弱的阳光,让他死死的抓住不肯放手,冰凉的小脸不住的往那温暖的热源靠近!

    好舒服啊~

    可在一下秒,整个人却被无情的推开了,接著衣服被粗暴的扯开,整个後背触及到冰凉的地面上,地上还有什麽东西咯得他的肉疼,罗成强迫自己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中就看到一张冰冷的怒颜!

    “熙~熙泰?”眼前的这个人长得既想凌熙泰,又像阿斌,可是阿斌不会这麽冷冷的看著自己,也不会这麽粗暴的扯自己的衣服,他张了张嘴,才不确定的叫了一声凌熙泰。

    可对方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大手摸索著他的下身去解他的皮带。

    罗成脑子晕晕的,发生了什麽他都不记得了!昨天好像是中秋节,他打算在中秋节这天逃跑的,他连逃跑的路线都找好了,可现在又是怎麽一回事?他现在在哪儿?凌熙泰脱他的裤子干嘛?怎麽感觉一切都那麽怪怪的!他现在不应该在火车上吗?

    哦!对了!昨晚他迷路了,膝盖也被跌伤了,他根本就没有走出这片竹林!他根本就没有逃出去,现在却又落到凌熙泰手中了!

    罗成慌了!大片大片的恐慌占据著他的心头!凌熙泰这是在干吗?他在生气!罗成见过凌熙泰生气的样子!不会发怒,也不会发火,只会安静的超他施暴。

    “啊!你~你干嘛!啊啊啊────疼────”裤子被扯掉了,膝盖上的伤口血水一片凝结在裤子上,却突然被凌熙泰硬生生的撕了下来!刚结痂的伤口又裂开了,往外渗出浓稠的血水。

    凌熙泰根本就不去管他,对方那瑟瑟发抖的样子太能激起他男性变态的施虐度了!他扯著罗成的脚腕把不断往後缩的罗成拉到自己的怀里,捏著对方的下巴,强迫对方的眼睛看著自己,赤红著眼睛,低沈的吼道:

    “我对你哪一点不好?你说你还没准备好,好!我可以等你!你说你怕疼,我从没强迫你!只要你说停,无论我做到什麽程度我都会停下来!你还想要我怎麽样?是不是只有我去死你才能原谅我?我们从头再来就这麽难吗?我们好好的一起过日子不行吗?你说二十年前你准备好了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好好珍惜,我承认当年我混蛋!我後悔了!我知错了!现在我想要跟你好好呆在一块的时候,你偏不给我机会!折腾吧!我们就这麽折腾吧!我陪你一起!使劲折腾!你要你还在我身边,死也要死在我身边!”

    施暴2

    “疯了!疯子!放开我!唔~唔~”

    凌熙泰抓住罗成的後脑勺,粗暴的吻上了对方的嘴唇,这麽些日子,就连对方的一个吻,他也要小心翼翼的去争取,现在,就在此时,他终於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的好好品尝一片了!再也不要拼了命的忍耐!

    两片舌头搅拌在一起,不知道是谁先咬的谁,也不知道是谁的鲜血充斥著彼此的口腔,只是,这铁锈般的味道更能激起男人体内最原始的性欲!

    凌熙泰暂时放开了他的嘴,盯著那被自己蹂躏的红肿不堪的嘴唇,以及那张哭得恐慌不已的脸庞,笑道:“你怕我?你不是很爱很爱我吗?你不是愿意为我放弃一切的吗?你忘了吗?你之前有发誓过的!”

    罗成只是哭,只是拼命的摇头,嘴里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来,上身赤裸著,苍白的皮肤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无助的发抖,嘴唇被自己咬得发青发紫。

    “熙泰~放过我吧~我疼~我真的很疼~啊!”

    凌熙泰冷笑一声,全然不将罗成的痛苦放在眼里,眼中全是嗜血的光芒:“放过你?你告诉我谁来放过我?成成,我都快被你逼疯了!你告诉我,我要怎麽做你才能原谅我?我要怎麽做你才能不那麽恨我?是不是我狠一点?你是不是喜欢我对你粗暴一点,像以前那样每次都把你弄哭你才喜欢?啊?”

    凌熙泰说话的口气温声细语,温柔的就像对待刚出生的婴儿,可直视著罗成的眼中冰冷冷的全是恨意,手下的动作更是粗暴,三两下就把罗成那条湿透了的裤子撕了个稀巴烂,那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便赤裸裸的暴露在男人火热的视线中。

    凌熙泰喘著粗气,这幅身子他肖想了多少年,每一个日日夜夜他都把自己压在身下的少年幻想是成罗成,从那仅有的快感中寻求一丝的安慰,就算两人相处的一个多月,他也是能远远的看著,看著罗成的睡颜自慰,从未这麽近距离的看著这麽无辜这麽软弱这麽赤条条的罗成!

    这是他的罗成啊!他爱了二十多年的罗成!他想了二十多年的罗成!他只敢看却不敢碰的罗成!

    凌熙泰近乎迷恋的盯著罗成的身体,对方浑身上下只有下面的那条蓝色内裤还没有被自己脱掉,他抑制不住内心的狂跳鱼燥热,他甚至可以想象对方那隐藏在内裤中最美好的秘密,一点一点的刺激著自己的男性欲望!特别是那不断挣扎的两条腿,不断的给自己带来视觉和身体的冲击!他快忍受不了了!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冲进他的体内!狠狠的在那紧致湿热的地带狠狠的冲刺!

    可他硬生生的控制住了!好东西是要一点一点的吞进肚子里的!现在他要好好把玩好玩这只不听话的小东西!要好好调教调教这个竟然敢背叛他的罗成!他抓起罗成脚腕拉向自己,近乎病态的用自己的脸颊爱恋的去磨蹭对方的脚心,果然是他最心爱的宝贝,连脚丫子都不似一般男人那样,软软的白白的!恨不得让人立刻上去咬一口!凌熙泰也确实这麽干了!他张嘴就在那不断扭曲的脚趾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作家的话:

    亲们,表嫌弃这章短小,等我周五考完试,等我烧退一点,⊙﹏⊙b汗,昨天烧到三十九度还在图书馆背一天的法律条文,一百多条背到夜里两点多才背完,结果早上醒来一条法规都不记得了!

    亲们群抱个!最後求票票爬榜!

    施暴3

    “啊──”罗成大声的尖叫一声,不是被疼的还是被吓得,凌熙泰这般不寻常的表现让他心里发毛、恐惧!他真的无法想象凌熙泰会在这里对他做出什麽惨绝人寰的事情来!他是真的没有忘记,年轻时的那次,他只不过对著别的男人笑了一下,晚上回来就被男人差一点弄死,什麽手段都使在了自己的身上,更何况现在他现在还是背著对方逃跑!凌熙泰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凌熙泰会把他整死的!

    “我不恨你!我真的不恨你!你放了我啊!求求你啊”罗成不住的挣扎,可他本来力气就有限,再加上腿部还受了伤,又哪是如野兽一般的凌熙泰的对手,几下,就被男人的大手钳住住了!凌熙泰抓住罗成的双腿,大大的超两边分开,压制到头顶。

    “唔~别~别这样~我难受~啊~”身下是各种刺人的枯草,上边还沾著露水,毛茸茸的刺著他光滑的脊背,罗成被凌熙泰强制压在身底下,他是真的不舒服!他的腿好疼!要被男人折断了!

    凌熙泰依旧是充耳不闻,此时的他是理智全无,浑身都充斥著膨胀著赤裸裸的兽欲,眼中全都是爱人不断扭动的白花花的肉体,哭得可怜兮兮的小脸,他伸出大手来到罗成的两腿间,手心隔著那层内裤不住的摩擦对方的私处!小东西的全身都如冰块一样的冷,只有这处妙地出奇的热,软软的,还没被自己摸弄两下,就已经湿了,真是的!这麽多年,性子变了到不少,这淫荡的身子却一如既往的骚,经不起男人的揉弄,弄两下,就已经泛骚水了!

    凌熙泰刮了刮内裤上的骚水,放到自己的嘴里舔了舔,啧啧有声的赞叹道:“你果然还是喜欢我狠一点的弄你,记得以前哪一次弄得你轻了,你都是不依不饶的!”

    罗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苍白的嘴唇不住的打颤,私处被男人恶意的抚摸,他竟然起了反应,体内像被一把火焚烧一般燥热难耐!他死死的咬住嘴唇,生怕那可耻的淫浪声泻出嘴外,心里千万个抵触,可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般迎合著男人的玩弄,往男人的手心的摩擦!

    “呵呵!口是心非的东西!”男人低沈沙哑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罗成猛地被惊醒,男人这是在嘲弄他!凌熙泰在笑话他!自己就是这麽淫荡!自己就是这麽淫荡!罗成在心里悲哀的呐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才几天没有被男人摸一摸这淫荡的身体,就已经饥渴到了这般田地!也是!自从那次在医院中和凌洛夜欢合淫交一个晌午,都一个月了!一个多月没有被男人的粗长插入!狠狠的操弄了!在凌洛夜那里的一个多星期,对方没有强迫过他,在凌熙泰这里又过了一个多月,凌熙泰每每都是相敬如宾的对待自己,又何尝强迫自己过?

    罗成只顾感伤,突然觉得下身一阵凉飕飕,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凌熙泰早已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内裤给扯了下来,他赶紧想夹紧自己的双腿,却被外两侧分开的更大了!

    凌熙泰那火热的视线猩红一片的盯著自己私处,罗成臊的满脸通红,恨不得能往外滴出血来,而自己腿间的淫穴更是不争气的很,在男人的注视下就已经往外淌蜜水儿了!

    “别看~别看了~求求你~求你别看了~唔~”

    凌熙泰只觉气血翻涌,一阵气流涌向自己的下腹,他仅仅是看著罗成那妙处,就已经完全硬了!恨不得马上将自己的阴茎捅进那火热滑溜的骚穴中,治一治自己二十多年来所受的禁欲之苦。

    罗成的那处正如自己这麽多年来幻想的一样,阴茎小小的并不常用,上面没有多少阴毛,光滑滑的泛著粉色的光晕,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阴茎下面那处水汪汪的阴穴,也是粉红色的,因为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的时间有些长,颜色要比平常的时候来的更浅一些,可能是因为哭得厉害了,水流的太多,两片紧闭的小花唇全缩在一滩淫水中,泛著水光,整个阴处光溜溜的,连一根耻毛都没有长,小穴虽然不知被操弄过多少次了,可依旧如处子一般小小的,仿佛连一根手指头都插不进去。

    “别动!”凌熙泰吐著粗重的气息哑著嗓子呵斥道,“让我好好看看!”

    “唔~不行~不能看~呜呜~不许看啊!”罗成呜咽著,难受的扭动著自己身体,两条腿被迫分开到最大压制在身体的两侧,男人的视线就如同火炬一般灼烫的他的小穴不住的往外冒淫水。

    施暴4

    “唔~不行~不能看~呜呜~不许看啊!”罗成呜咽著,难受的扭动著自己身体,两条腿被迫分开到最大压制在身体的两侧,男人的视线就如同火炬一般灼烫的他的小穴不住的往外冒淫水。

    “这小穴还是如十几年前一样的骚!记得以前它最喜欢的就是夹著我的棍子不住的往里面吸,每每都被我干的合不拢嘴,不断的往外流口水,或者是被我吃淫水,里面像是有产不净的骚水,舌头一伸进去,里面就滑溜溜的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味道还挺甜的!是不是?你还记不记的你淫洞打开的让我插你的样子,那时候比荡妇还要浪上一百倍!比蛇妖还会扭?”

    “唔~不是!不是!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啊啊啊啊────”水汪汪的小穴突然被几根粗糙的手指按住了,滑腻的骚唇被男人粗暴的往穴洞中按去。

    “不记得了?”男人暴怒了,样子很生气,他低下头咬住罗成的耳垂,手里的动作却依然没有停止,动作大起大落的上下的揉搓著,“当真不记得了?不记得我当时是怎麽挤奶子一般在你的骚穴中挤骚水了?还是不记得你大张著双腿让我添你的样子?既然不记得了!我就再让你体验一番!”

    “啊啊啊────唔~疼啊~疼~住手啊啊────”罗成摇著头,眼睛都被哭红了,大阴唇从来都是被儿子们当做宝贝一般珍爱爱护著,哪有遭受过这般粗暴的蹂躏,特别是凌熙泰那粗糙的长满老茧的几根手指暴戾的揉捏著自己的小豆豆,那本来薄薄的透明的花唇几经揉搓,就已经充血的挺立著。

    “记起来了吗?成成,跟我说说看,我以前是怎麽弄你的!是怎麽把你弄的又是哭又是叫的?是不是不弄疼你,你就记不起来了!”

    “唔~不要!不要!别弄了!疼──凌熙泰我恨你!你再弄我~我恨死你了啊啊────”罗成依旧是痛苦的摇著头,下面已经被男人摸肿了,他整个人赤条条的躺在湿漉漉的地上,痛苦而又委屈的抽噎著,豆大的眼泪从眼中流了出来,顺著脸颊滴到耳边。

    “恨我?”男人的眼神如野兽般的阴狠暴戾,他看了眼罗成底下被自己弄了红肿不堪的淫穴,火气腾的就上来了!恨不得马上就捅烂了这个骚货!分开对方的那两片花唇,两根手指就插了进去,不顾罗成是否疼痛就在里面搅拌一番,“恨我?恨我把你弄疼了?可我不弄疼你,你又偏偏记不得了!我说我该怎麽办才好?”说完手指那水穴中又是一阵剧烈的抽动!

    “啊啊啊啊────阿斌~阿斌~救救我!快来救救我!阿斌啊~我快要被弄死了!救我啊!”罗成只觉得身底下被弄得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麽被凌虐的抽插让从未受过这般痛苦的罗成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过,也不经大脑思考的就叫出了二儿子的名字,只是他不知道,凌熙泰是彻底的被罗斌这两个字激怒了!

    凌熙泰从那小穴中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眼中净是残忍的血腥,他扬起手臂一巴掌就甩到罗成的脸上:“不知羞耻的荡妇!贱人!!竟然跟我提罗斌!你别忘了他是你的儿子!是我从你下面操出来的!和自己的几个儿子乱伦不说!竟然到现在还心心念念的忘不了!”凌熙泰一想到,自己的罗成竟然被自己的几个儿子也这般鲁弄过,别的男人的粗长也曾轮番进入过他的身体,像自己一样操弄过那美妙的浪穴,心里就一阵暴怒,恨不得拿枪毙了那几个王八蛋的脑袋!

    罗成被一个耳光甩得脸偏了过去,整个脑子都懵懵的,侧半张脸高高的耸了起来,又红又肿,嘴角也溢出血来,他吓得一动不敢再动,耳边萦绕的全是凌熙泰的暴喝:

    贱人!

    不知羞耻的荡妇!

    和自己的儿子搞乱伦的东西!

    勾引儿子的娼妇!

    凌熙泰捏著罗成的下巴,强迫对方直视著自己,怒气冲冲的说道:“我是什麽样的人你应该最了解!别以为他们是我儿子我就不敢动他们!触犯了我的底线,照样对付!绝不手软!现在,你应该知道怎麽做了吧?主动权在你手上,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对他们怎麽样的!”

    罗成已经被吓到手软,全身不住的发抖,脸色也如同白纸一样苍白无色,嘴唇抖动著,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他!他这是要对付自己的儿子!

    听听!他要对自己的几个儿子不利!

    罗成眼睛睁得大大的,眼中蓄满泪水,只是流著眼泪,却不敢哭出声来,偶尔憋得狠了,才抽搐一声,他张了张嘴,感觉自己的牙关都在打颤!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儿子们!都是为了他的儿子!他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的!他不允许他们受到伤害!

    “我会乖乖的~我一定会乖乖的~”罗成满脸乞求的看著男人,小心翼翼的靠近男人的怀里,用侧脸温顺的蹭了蹭男人的胸膛,抓住男人的手放到自己泥泞不堪的小穴上,“你弄我吧!弄我这儿~使劲得弄~我不会反抗的~我会乖乖的~”

    施暴5

    罗成以为这样就可以取悦了男人,谁知反手被一脸盛怒的男人推开了!

    “贱人!为了你那小野男人才这麽低三下四的雌伏在我身下!不会不甘心吗?”

    罗成慌了神,一边擦掉脸上不断流出来的眼泪,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抱住凌熙泰的大腿,用小脸乖巧的碰了碰男人腿间那鼓起的一团。

    “不会!”罗成扬起那惨兮兮的小脸强颜欢笑著像男人保证,“我是真心喜欢你那样弄我~我都记得!刚才我是骗你玩的,才说不记得的!”

    尽管知道罗成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才这麽取悦他的,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对方那小心翼翼生怕惹怒自己的姿态,那故意装出来的媚态还是要命的勾引著自己的胯下之物!

    “骚货!说说看你都记得什麽!”凌熙泰喘著粗气,居高临下的看著他!

    罗成握著男人胯间那鼓起的一大坨,伸出舌尖隔著西装裤去舔弄它,直到舌尖把那西装裤弄湿才停下来,接著又用红豔豔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记得骚穴被你舔到高潮的感觉,还记得被你的大肉帮插得慢慢的感觉!” 罗成膜拜的看著男人包裹在西装裤里的阴茎,感受著它在自己的手里一点一点的变大,“好大哦!又长大了呢!这麽大不知道会不会把小穴撑破啊?”

    罗成抬起头看著男人,问道:“要不要我帮你舔一舔?”

    男人已经彻底的化成一头野兽,他抓住罗成的头发按到自己的性器上,命令道:“快帮我脱掉裤子!把他含进去!”

    罗成乖巧的点了点头,颤抖著那双有些苍白的双手解开了男人的腰带,将男人的西裤脱了下来,男人的性器已经完全硬了起来,在内裤里包裹著勾画成一个巨龙的形状,怒张跋扈啊的咬冲破那层底裤。

    “快点!”凌熙泰不耐的催促道,心爱的人的那张小嘴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只要自己一挺身就可以再那小嘴中驰骋!

    罗成的脸色已经完全呈现出灰白色,现在天已经大亮,只是太阳还没有出来,初秋的早上,阵阵的凉意袭来,打在他浑身赤裸的身上,早已被冻得麻木的身体已经不觉得冷了,他脱掉凌熙泰的内裤,那条隐藏在内裤中的巨龙立刻复活了一般,弹跳了出来,甩在他的脸上。

    埋藏在浓密的毛从中,凌熙泰的性器如同狰狞的巨兽一般张牙舞爪,黑紫色的柱身,上面青筋暴慢,粗壮饱满的龟头像是蕴藏著无穷无尽的能量。

    “舔舔它!快点!”凌熙泰喘著粗气命令道。

    罗成有些退缩的吞了吞口水,不得不说,多少年之後再次见到凌熙泰的大宝贝,他不得不再一次被震慑到了!他伸出红豔豔的舌头,略有技巧的绕著对方的龟头打转,然後张开嘴,一点点的将那硕大的阴茎吞进了嘴中。

    “唔~好烫~好大啊~”大肉棒只进去了三分之二就已经再也塞不进去了,无奈,罗成只能两手握住柱根,让前面的三分之二在自己的嘴中进进出出。

    “呼~好棒~小嘴含得太棒了!”男人仰著头享受著罗成的伺候,感受著那温热的口腔,那软软的舌头给自己的性器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刺激。

    口腔里充斥著那男人特有的麝香的味道,手里握著男人的巨大,已经从主动化作被动的凌熙泰大手按著罗成的後脑勺,将自己巨大的性器更加深入的插进爱人的喉咙深处。

    “唔~唔~”小巧的嘴巴被无情的撑开,如铁器版火热坚硬的阴茎满满的塞满了自己的整个口腔,残酷的捅向自己的食道,罗成无助的抓住凌熙泰的西装下摆,痛苦的皱著眉头,小脸涨得通红,连眼泪都被对方粗暴的捅了出来。

    “呜呜~呜~”嘴巴好酸~喉咙要被插破了~好疼~好难过~他机械的承受著凌熙泰在自己的嘴中横中直撞的施虐,只是希望这场暴行快点结束。

    而凌熙泰看著罗成这幅不情不愿,心下更恼,一股子令人心惊胆战的想法如雨後春笋般冒了出来!凌熙泰闭上眼睛对自己想:他本是想对他好!他本是想对他好的!都怪对方太不知好歹了!怪不得他!一切都是被他逼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再睁开眼睛时,那双布满情欲的眼睛带著冰冷的狠戾,他两指捏起罗成的下巴,使他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那粗长的阴茎在对方那红豔豔的嘴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就像自己多少次的在那充满弹性的蜜穴中抽插一样有快感!

    “哭什麽!你不是喜欢我这麽弄你的吗!怎麽这会儿倒像我强奸你一样!”

    “唔~唔唔~”眼见著凌熙泰又变了脸,连忙罗成连忙摇了摇头,嘴里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捧著对方的阴茎在自己的嘴中套弄著,同时用自己的舌头讨好的绕著柱身打转。

    “呼~贱人!”饶是心里再恶毒,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气喘吁吁的又是一阵猛插,最後才哆哆嗦嗦著将一股浓厚的精液射进罗成的嘴中。

    施暴6

    罗成以为这样就可以取悦了男人,谁知反手被一脸盛怒的男人推开了!

    “贱人!为了你那小野男人才这麽低三下四的雌伏在我身下!不会不甘心吗?”

    罗成慌了神,一边擦掉脸上不断流出来的眼泪,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抱住凌熙泰的大腿,用小脸乖巧的碰了碰男人腿间那鼓起的一团。

    “不会!”罗成扬起那惨兮兮的小脸强颜欢笑著像男人保证,“我是真心喜欢你那样弄我~我都记得!刚才我是骗你玩的,才说不记得的!”

    尽管知道罗成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才这麽取悦他的,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对方那小心翼翼生怕惹怒自己的姿态,那故意装出来的媚态还是要命的勾引著自己的胯下之物!

    “骚货!说说看你都记得什麽!”凌熙泰喘著粗气,居高临下的看著他!

    罗成握著男人胯间那鼓起的一大坨,伸出舌尖隔著西装裤去舔弄它,直到舌尖把那西装裤弄湿才停下来,接著又用红豔豔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记得骚穴被你舔到高潮的感觉,还记得被你的大肉帮插得慢慢的感觉!” 罗成膜拜的看著男人包裹在西装裤里的阴茎,感受著它在自己的手里一点一点的变大,“好大哦!又长大了呢!这麽大不知道会不会把小穴撑破啊?”

    罗成抬起头看著男人,问道:“要不要我帮你舔一舔?”

    男人已经彻底的化成一头野兽,他抓住罗成的头发按到自己的性器上,命令道:“快帮我脱掉裤子!把他含进去!”

    罗成乖巧的点了点头,颤抖著那双有些苍白的双手解开了男人的腰带,将男人的西裤脱了下来,男人的性器已经完全硬了起来,在内裤里包裹著勾画成一个巨龙的形状,怒张跋扈啊的咬冲破那层底裤。

    “快点!”凌熙泰不耐的催促道,心爱的人的那张小嘴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只要自己一挺身就可以再那小嘴中驰骋!

    罗成的脸色已经完全呈现出灰白色,现在天已经大亮,只是太阳还没有出来,初秋的早上,阵阵的凉意袭来,打在他浑身赤裸的身上,早已被冻得麻木的身体已经不觉得冷了,他脱掉凌熙泰的内裤,那条隐藏在内裤中的巨龙立刻复活了一般,弹跳了出来,甩在他的脸上。

    埋藏在浓密的毛从中,凌熙泰的性器如同狰狞的巨兽一般张牙舞爪,黑紫色的柱身,上面青筋暴慢,粗壮饱满的龟头像是蕴藏著无穷无尽的能量。

    “舔舔它!快点!”凌熙泰喘著粗气命令道。

    罗成有些退缩的吞了吞口水,不得不说,多少年之後再次见到凌熙泰的大宝贝,他不得不再一次被震慑到了!他伸出红豔豔的舌头,略有技巧的绕著对方的龟头打转,然後张开嘴,一点点的将那硕大的阴茎吞进了嘴中。

    “唔~好烫~好大啊~”大肉棒只进去了三分之二就已经再也塞不进去了,无奈,罗成只能两手握住柱根,让前面的三分之二在自己的嘴中进进出出。

    “呼~好棒~小嘴含得太棒了!”男人仰著头享受著罗成的伺候,感受著那温热的口腔,那软软的舌头给自己的性器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刺激。

    口腔里充斥著那男人特有的麝香的味道,手里握著男人的巨大,已经从主动化作被动的凌熙泰大手按著罗成的後脑勺,将自己巨大的性器更加深入的插进爱人的喉咙深处。

    “唔~唔~”小巧的嘴巴被无情的撑开,如铁器版火热坚硬的阴茎满满的塞满了自己的整个口腔,残酷的捅向自己的食道,罗成无助的抓住凌熙泰的西装下摆,痛苦的皱著眉头,小脸涨得通红,连眼泪都被对方粗暴的捅了出来。

    “呜呜~呜~”嘴巴好酸~喉咙要被插破了~好疼~好难过~他机械的承受著凌熙泰在自己的嘴中横中直撞的施虐,只是希望这场暴行快点结束。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