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旁边睡著的是他的学生,在前十八年前,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人,而两人现在却同床共枕著,他侧著身子,尽量与凌洛夜离得远一点,因为靠的再近,也没有那种温暖的贴心感。

    他虽然极其不想承认自己做了一件多麽後悔的事情,可无法否认的是,他现在确实後悔了!说他自私也好,懦弱也罢,就算混蛋好了!他还是想回到自己的儿子们身边。

    可现在别说自己回家了,现在就算走出这幢别墅的机会都没有了,来到这里已经十多天了,凌洛夜根本不允许他跨出这幢别墅一步!一如多少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如同一只金丝雀被锁在笼子里。

    现在,他只能期望儿子们能尽快找到自己了!

    可十几天都过去了,为什麽一点动静都没有呢!如果真心想要找到自己,凭著几个儿子的能力,完全有可能找到自己!除非…

    想到自己的离家出走对儿子一点影响都没有,罗成心里咯!一下抽痛起来,他把脸压在被子上面,被子上面洗衣液的味道浓重的香气让他压抑的喘不开起来,他宁愿儿子们就此颓废,也不想他们对自己不管不问。

    床头上的锺表合著自己的心跳,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饶得他的心境越发的紊乱。

    现在他还有没有後悔的权利?

    他想回家,现在就想回去!

    他现在就想见到自己的儿子!他受不了了,这种煎熬,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以前的那些画面,像黑白电影一样,一遍一遍的在自己的脑子里放映。

    他想起了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冰天雪地里,他怀揣著罗旭,肚子里还怀著罗斌,连死的心都有,却没想过要放弃其中的任何一个,加上罗定,他们四个不离不弃得这麽多年都过来了,可现在,眼看著好日子就快到了,就因为自己的一时糊涂,而错过了,现在,他想,无论发生了什麽,只要还能留在他们身边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他还想起,自己和罗斌刚刚好上的那会儿,幸福、担忧、顾虑,一边满心雀跃的和二儿子谈恋爱,一边还要防备著其他的两个儿子,那个时候的自己,像极了初恋中的小女生。

    如果要说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犯下了弥天大错。

    他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念,引诱自己那还未成年的二儿子,只因为自己对那个人十几年的思念,而罗斌又像极了那个负心汉!恰恰成了那个人的替身,而这一错再错,就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

    原本想著等儿子大了,结了婚,两人的关系自然就断了,谁知到感情这种东西越演越烈,像发了酵的面粉,无限的扩张、无限的膨胀,等自己发觉,已经来不及了,两人都已经深陷其中。

    罗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床头上的锺表还在不停地走著。

    如果现在回去,儿子们还会要他吗?

    当初这麽有骨气的出来,现在不等著对方来寻找,便又这麽没骨气的回去,会不会太丢人了!

    而现在最关键的是,凌洛夜会放自己离开吗!

    那滴滴答答的锺表声实在闹腾的不得了,罗成再也受不了,伸手将小闹锺的电池给扣了下来,扔到地上。

    “怎麽还没睡?”

    凌洛夜翻了一个身,长手一挥,就把罗成带到自己的怀里,闭著眼睛半梦半醒的来了这麽一句。

    罗成看著睡梦中的凌洛夜那俊美无疆的面容,心里又开始忧心忡忡起来,如果自己真的一声不响的走掉的话,他肯定会很伤心吧!他还是个孩子呢!和自己的小儿子罗定差不多大的年龄,好吧!他承认,他又开始想念自己的小儿子了,虽然那时一匹小白眼狼,可终究也是自己喂大的。

    “明天,我可不可以出去走走?”夜里静静的,罗成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这样宁静的夜里,还是显得很突兀。

    凌洛夜猛地警惕的睁开了眼睛,不悦的凝起了眉头,眉宇间睡意全无,只是拥住罗成的胳膊力气又加大了一些。

    “我,我只是想出去逛逛,家里太闷了!”

    “老师,这麽晚了,怎麽还没有睡著,是不是今晚我没卖足力气,才让你有这麽好的精力想东想西的?快别瞎想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说完,凌洛夜将罗成压向自己的胸前,用侧脸磨蹭著罗成的头发。

    “那,那我明天…”

    罗成还没说完,就被凌洛夜打断了:“老师,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你的儿子追了过来,把你带走了,如果他们真的找上门来,你会跟他们走吗?”

    罗成在心里想,如果他们真的能把自己带走就好了,可听著凌洛夜的声音隐隐带著落寞,又没能忍心说出口。

    “老师,你是选择和我在一起还是回到你的几个儿子身边?”

    在凌洛夜热切的眼光下,罗成还是残忍的说了谎:“如果,我想和他们在一起,又何必逃出来呢!太累了,我只是想过几年安稳的日子,可他们给不了了!”谎话,也是实话。

    凌洛夜笑了,在夜里笑的有几分纯真:“那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没有罗斌、没有罗旭、也没有罗定好吗?”

    “好。”一个字,简单,却费了很大的劲才说了出口。

    “老师,你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

    罗成翻了翻眼皮,兴致缺缺。

    “是罗斌,他居然找上了我!非说是我吧你藏起来了!都跟著我来到楼下了,不过,还好我聪明,不然肯定要发现你了!”

    一句话,罗成的心跟著起起伏伏了三次。

    偷偷看一眼就好

    罗成被绑架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的事情。

    讨好了凌洛夜一个早上,对方才答应自己出去走走,并且一再保证要记得回来,当然关於到底会不会回来,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只是想回去偷偷摸摸的瞧一眼儿子,看看儿子过的好不好,瞧完之後,他就离开,然後再去什麽地方,他就没有想过,反正,凌洛夜那里,他是真的呆不下去了,那种饲养禁锢的感觉让他觉得不舒服。

    他是在上午十点多锺的时候回去原来的那个家里的,那个时间段,儿子们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他好有机会潜入家里。

    一路上,他的心都在拼命的跳,头脑眩晕的厉害,激动、兴奋、还有悲伤。

    虽然只有十几天,可仿佛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儿子了,在离开他们之後的每一刻,仿佛都是煎熬。

    他拿著钥匙,颤颤抖抖的打开门,在推开门的那一刻,他还是受不了的哭了!他曾经看过动物的心脏被切成一片一片的,那时候,他想,如果它们还是活著的,那该有多疼呀!现在,他终於体会到了!心脏被切成一片一片的感觉。

    还是自己的那个熟悉的家,却完全给不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酒气臭味扑面而来,桌子上到处扔的都是空酒瓶子,还有摔碎在地上的玻璃渣子,衣服堆得满床都是,厨房里已经布满了一层灰尘!眼见著脏的都能结蜘蛛网子了!

    看著眼前的一切,罗成蹲在地上小声的哭了起来,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他那几个王八羔子一起酗酒的样子!狼狈堕落。

    “混蛋!最後一次了!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再不好好 照顾自己,我决不饶了你们!”罗成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爬起来,开始整理房间。

    每一个角落,都能勾起他的回忆,那些曾经认为微不足道的事情,现在都成了他点点滴滴的幸福。

    照片里的那一家四口,看起来那麽幸福,只不过不知道从什麽时候起,隔阂、矛盾也出现了,罗成手里拿著抹布,神情认真的端详著照片里的几个儿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等他听到门外钥匙的声音已经晚了。

    扑通一声!相框被摔在地上,罗成慌了神,连忙钻到柜子里面,屏住呼吸,从衣柜缝中看到看见了罗旭。

    大儿子还是那麽的器宇轩昂,生就一副帝王相,人家都说这个儿子长得有六七分像自己,可自己却完全没有儿子那慑人的气势。

    罗旭走进来之後,看到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房间,显然一愣,然後大步的走到房间里,没有,又打开厨房的们,也没有,他连卫生间都搜了一遍,就是没有爸爸的身影,罗旭苦笑一声,自己这是怎麽了,也太敏感了!或许罗斌找来的小时工呢!

    他躺在沙发上,松了松领带,闭上眼睛,眉宇间有疲惫的神色,自从爸爸消失之後,他根本没有心思工作,手头已经堆积了好几天的文件。

    罗成躲在柜子里,贪婪的看著罗旭,他现在好想去抱一抱自己的那个大儿子,去靠在对方坚实的胸膛上躺一会儿,去嗅一嗅那充满男人的气息。

    接著又是一声开锁的声音,罗成向门外望去,然後看到了二儿子罗斌。

    这时,罗旭也站了起来,迎了上去:“还没有爸爸的消息吗?”

    罗斌看起来好像很疲惫的样子,他吧西装随手扔到沙发上,捏了捏眉心:“没有,我去找过凌洛夜了,可他似乎也不知道爸爸消失的样子!”随即看了一眼亮堂堂的房间,接著便看到摔在地上的相框,罗斌皱著眉头捡起照片,淡淡的说:“以後找家政的时候,找个灵活点!该碰的碰!不该碰的别让他们碰!”

    “难道这房子不是你找小时工打扫的?”罗旭也疑惑了。

    “当然不是!你不是说要等爸爸回来收拾的吗!我怎麽又擅自找了个小时工,更何况,这几天我都在忙著寻找爸爸,哪有时间管这些事。”说道这里的时候,罗斌突然顿了一下,然後自言自语道:“爸爸?难道是爸爸回来了!”罗斌说爸爸的时候,脸上带著光彩,他连忙把照片扔在一边,往卧室里跑去。

    “别找了,我已经找过了!爸爸没有回来过!”

    “可是这又怎麽解释?如果不是爸爸回来的话!”

    “也许是阿定也说不定!”

    “以阿定的性格他会做这些事情吗!肯定是爸爸!”然後又把卧室、厨房每一个角落都搜了一遍,可结果和罗旭一样,丝毫没有找到罗成的身影。

    “为什麽又走了,既然都回来了,为什麽又要离开呢!”罗斌坐在沙发上,用手捂著脸,声线里带著不堪一击的脆弱。

    罗旭拍拍罗斌的肩膀:“是我不好,一直把爸爸逼的太紧,让我们一起把爸爸找回来吧!”

    罗斌抬起头,苦笑一声:“我也是,一直想独占爸爸,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给对方带来的压迫,是我们把他逼走的,那就让我们一起把他找回来吧!”

    说完两兄弟俩相视一笑,握住了彼此的手!

    作家的话:

    兄弟俩终於和好了!

    绑架

    罗成想过千万种和凌熙泰再次相见的情景,最浪漫的莫过於在电影院在雨中偶遇,可是十几年从来都没有实现过,一个高高在上,而另一个低如蝼蚁,蛟龙和蝼蚁又怎麽会有交集。後来,他就不敢再妄想了,时间长了,他也就真的忘记了!

    可这又是怎麽回事?是老天在怜悯他吗?让他以如此狼狈的姿态出现在那人眼前!

    罗成在柜子里一直憋到两个儿子分别离开,等到他们全都走光了,才从柜子里钻出来,他从卧室床头上的抽屉里搜出来几张皱巴巴的钞票,数了数几百来块,他都打算好了,买一张火车票回老家!

    他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这麽英明的决定,突然之间有了一种英勇就义的感觉,浑身像充满了能量!看吧!自己离开之後,两个儿子竟然和好了!看来自己的离开果然是对的!留在这里,只能成为大家的累赘!

    只是,他攥著那几张破旧的钞票,刚走出自家大门的时候,就被人从後面捂住了口鼻,一阵清幽的香气钻进鼻孔里,接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等到罗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睁开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一片,口干舌燥,头疼欲裂。

    这是在哪里?

    罗成环顾四周,还以为自己穿越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麽豪华的宫殿,连手触的被子都是上好的丝绸。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还带著一个男人磁性深沈的声音:“醒了?”

    “是的,老爷。”

    瞬时,罗成的脑袋疼的要炸开了!眩晕的厉害!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咚咚咚不安分的往外挣扎!他是在做梦吗?这麽不真实的感觉!

    那个声音!分明是!

    多少年前,他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可为什麽现在却像梦魇一样,害怕!恐慌!为什麽在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居的时候又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情愿一辈子都不在见到那个人!那个带给自己伤痛带给自己痛苦的人!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当凌熙泰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那张英俊的面庞就近在咫尺的时候,罗成的大脑还是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他试图长长的喘一口气,可还是失败了!这就是他,在那人面前,无论怎麽伪装,可还是懦弱、自卑、只一眼,就能让他慌乱,二十年前是这样,二十年後还是这样。

    罗成仅仅抓住被子,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指骨微微泛著青白,他一眨不眨的瞪著凌熙泰,眼睛睁得大大的,其中带著恐慌、紧张、和不安。

    “成成…成成…”凌熙泰坐在床边,满脸痴迷的盯著罗成,最终不停地呢喃著罗成的名字。

    “我终於找到你了…”凌熙泰沿著被子往上摸去,被子里面是罗成的身体,他的手心似乎能隔著被子感受到那温热的体温,宽大的手掌上露出青色的血管,却因为那温热的体温而有力的跳动著,他同样的一眼不眨的看著罗成,生怕下一秒对方会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啊────”在凌熙泰的手指碰到罗成皮肤的时候,罗成突然尖锐的大声叫了起来,抱住自己的脑袋,埋在被子里,疯狂的喊道:“啊────!滚开!别碰我!别碰我!”

    “怪物!”

    “妖精!”

    “死变态!”

    罗成边哭边摇头!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又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他已经疯过一次了!为了眼前这个人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为什麽对方还不肯放过他呢!为什麽偏偏是他!是他就可以让自己轻易的崩溃掉!

    多少年他都坚强的挺过来了!他每天晚上都在催眠自己,没事了!无所谓!他都已经忘记了!可为什麽偏偏见到这个人之後,那些已经被自己隐藏起来的记忆又通通涌了上来!

    那些快乐的,悲伤的!绝望的记忆!

    是眼前这个人把它从甜蜜的幸福里一步步逼进了深渊、逼进了痛苦的泥潭里!

    他本该恨的!狠狠地恨眼前的这个人!可他偏就没出息的恨不起来!只有自己一个人把痛苦背负在自己的肩背上,然後随在乌龟壳里!

    “成成…成成…让我抱抱你…让我碰碰你…”

    “滚啊──走开──混蛋──别碰我!走开!”

    “你不想我吗?我们都十几年没见了,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想我吗?”凌熙泰抓牢罗成的胳膊,将对方拉向自己,健壮的胸膛因为情绪激动而有力的上下起伏著。

    “想你?想你带给我的痛苦和伤害?!想你带著未婚妻在我面前炫耀?!想你连著你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把我赶出凌家?!还是想你骂我怪物!”

    作家的话:

    大家请叫我阿衰!阿衰昨天还拉肚子,今天就肛裂了,於是大姨妈就从小菊花里冒出来了,是不是我糟蹋太多小受,於是遭报应了?

    回去?谈何容易!

    凌熙泰痛苦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里带著一片虔诚:“成成,我後悔了!你走之後我就後悔了!我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整整六年!我都在不停地找你!你原谅我好吗?我们还有时间,我们可以重新来过,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补偿你!我带你去国外结婚!向所有人证明你是我的爱人!”

    罗成看著窗外,一言不发,只有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心里很痛。

    “重新来过?那错过的十几年也可以重新来过吗?”

    “可以!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再重头走过!”

    罗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既然不爱了,又何必在一起!”

    “你什麽意思?”凌熙泰怔住了,突然猛地把罗成抱在怀里:“我爱你!成成!我真的爱你!”

    那温暖有力的怀抱还一如二十年前那样,就连习惯用的香水都没有换过,只不过,心情不同了,一切全都不一样了!

    “可我已经不爱你了…”

    “不可能!”凌熙泰突然大声暴呵一声,一脸的不可置信,却在看到被惊吓住了的罗成的时候,又小心翼翼的抚摸著对方的脸颊:“别说这种气人的话了!你知道我喜欢你乖乖的样子,你听我的话,我会好好爱你的”

    罗成苦笑一声:“多少年了,你还是没有变!”还是那麽的霸道!还是那麽的自以为是!还是那麽的喜欢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你也没有变化多少。”凌熙泰大手抚摸罗成的脸颊,眼睛、鼻子、然後是嘴唇。

    “还是那麽的好看,让人心动!睫毛还是那麽长,小小刷子一样!”凌熙泰亲昵的用麽指摩擦著罗成的眼睑,接著是鼻骨,“听说我们的大儿子长得像你,鼻子也是这麽精致挺拔,是不是?”

    罗成被弄得痒了,只是低垂著眼睛不说话,凌熙泰仅当他是不好意思,大手滑到对方饱满红润的嘴唇上,细细的贪婪的摩擦著:“记得以前,这可是一张超级贪吃的小嘴呢!”

    罗成知道对方指的是什麽,恼羞成怒!甩开对方在自己脸上爬行的手。

    凌熙泰更乐了!看著罗成那副涨红的脸颊,娇羞的如同十几年前的模样,大手更加肆意起来,拥著对方就要去蹂躏对方的嘴唇。

    湿热的口气扑面而来,罗成似乎有一瞬间的迷醉,在对方的嘴唇刚刚碰到自己的时候,侧著身子躲开了。

    凌熙泰的整个身子一僵,眼中掠过一丝不快,掰过罗成的肩膀锲而不舍的强吻上去。

    “放开~我不喜欢这样~唔~唔~”

    凌熙泰人高马大的,罗成哪是他的对方,两三下就被制伏了,隔著丝被整个人被抱到凌熙泰的身上。

    “唔~唔~”

    嘴唇被堵住了,所有的反抗声都变成了呜呜咽咽的呻吟声,凌熙泰强势的将舌头伸进罗成的口腔,蜷卷著对方的舌尖,吸噬著那香甜可口的津液,霸道的在罗成的嘴中扫过每一处。

    “唔~唔~”罗成急了,瞪著眼睛不住的拍打著凌熙泰的後背,凌熙泰已经开始把手伸进了被子里,去扯他的衣服,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在这麽下去,他即将沈迷於这场性爱当中。

    “呼~”多少年的相思都在这一个化作了疯狂的掠夺,凌熙泰喘著粗气,抽调搁在两人中间的被子,将罗成整个人压在身下,大手伸进对方的睡衣中,下身那早已勃起的阳物怒张跋扈磨蹭著罗成的两腿间。

    “啊~放开~呜呜~”凌熙泰的动作越来越邪佞越来越下流,粗糙的手指已经探上罗成的前胸,两指之间揉捏著那小巧的乳头,而另一只手则伸进了罗成的裤子里,来到了对方的两腿之间,寻找那曾经让自己欲罢不能的美好禁地。

    “唔~唔~啊~”两人还在彼此交换著唾液,津液从两人的嘴角流了出来,显得淫靡不堪,罗成猛地拱起身子,夹紧双腿,凌熙泰的手指正亵玩著他早已泥泞不堪的小穴。

    在这种时刻,他只能一狠心!一咬牙!

    “啊──”凌熙泰突然捂住嘴巴,从罗成的身上站了起来!一股铁锈的味道在自己的空腔里蔓延。

    “你咬我?”凌熙泰愤怒的一步步向罗成逼近,那还带著情欲的眼睛血红一片,还有那残留在嘴角的血迹,就如同一只被打扰到了的野兽!

    罗成被这个样子的凌熙泰吓住了,抓住被子不住的往後缩,凌熙泰生起气来到底有多可怕,他是知根知底的,完全没有理性可言。

    “我~我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凌熙泰彻底的被激怒了!这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一想到那拒绝自己的理由!凌熙泰感觉自己都要炸开了!

    “那你喜欢什麽!喜欢跟你自己亲生的儿子们玩乱伦!喜欢爬上自己学生的床?罗成啊罗成!我当真小瞧你了!挺有能耐的呀!比年轻的时候还会勾引男人了!你这幅身子到底有多麽饥渴呀!连自己生出来的儿子都不放过!连自己的学生都不放过!”

    “啊──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罗成用手捂住脸,不住的摇头,那些事情虽然都是事实,可亲耳听到从那人的嘴中说出来,心里还是刺一般的疼痛。他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再次回到几年前,他绝对不会在这麽低贱的引诱自己的二儿子!

    可是,那个时候,他真的太难过了,每天只能从二儿子那酷似凌熙泰的面孔中寻找到一点安慰!天长日久,他实在忍不住了!

    凌熙泰一把猛抓住罗成的胳膊,在他耳边继续折磨著对方:

    “这会儿竟跟我说不喜欢?我是该说你在玩欲拒还迎的把戏?还是该说你在我面前装端庄!既然你这麽想要男人!我就成全你!”

    “熙泰~别这样~我们回不去了!你别这样对我~放我回去啊~呜呜~放我走吧~我求求你了~”罗成惊恐的看著凌熙泰,拼命的想从对方的手中抽出自己的胳膊,挣扎著往床下逃离,却又被凌熙泰毫不费力的一把拖了上来。

    “可以的,成成,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我们还可以回去的,是我有错在先,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和他们乱来,所以,我不会计较你和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现在,你只要想著我,肯跟我一起好好的过日子,以前的那些事情我们都忘记了好吗?”

    “不!不!我忘不了!放我走!去求求你放走吧!”

    凌熙泰把已经濒临崩溃的罗成紧紧的困在自己的怀里,爱怜的用侧脸摩擦著对方的发丝:“你怎麽还这麽执迷不悔呢!成成,你回去哪里?再和我们的儿子鬼混在一起?这样是不对的!你们是在乱伦!这是天理不容啊!成成,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呆在我的身边,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带你出国结婚!”

    罗成靠在凌熙泰的怀里,不停地抽噎著,凌熙泰所说的,他都懂,他和儿子是在乱伦,天理不容。

    作家的话:

    居然有人夸俺写的剧情很赞!!居然有人说俺家罗成很萌!捂脸!表示很羞涩很激动!於是一口气又码了两三千字!

    PS:也表示很惭愧啦!因为一开始就定义的是肉文,各种淫荡无耻粗俗的肉都往上写,有读者给我提意见,我还是一意孤行,於是,後面我无论怎麽努力,总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每一章写得都很困难,发上去之後,心里也不踏实,心想读者看了会不会感觉很糟糕神马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亲能坚持看下去,而且因为自身的原因,不会荤素结合来写,要麽很肉,要麽很清水,真是!因为我平时看书要麽就是纯清水的,要麽就是纯肉的!捂脸,两极分化严重呀!

    不过,总算要完结了 嘻嘻……《舅想和你爱爱》不会像这文一样拖这麽久了,我会速战速决!而且情节和肉肉的话我会控制好的说!请大家多多支持的说!

    所谓同居

    罗成在凌熙泰的地方住了下来,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他终究还是要逃离的,即使心里曾滴血般的疼痛,就算现在,他还是会留恋凌熙泰的怀抱,可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他给那人的爱,已经被挥霍的所剩无几,现在再想挽留又有什麽意思?

    若爱,就全心全意。

    如果放弃,就别再拖泥带水!

    “成成,你还记得吗?这里曾经有一颗老槐树,从我们卧室往下看,可以一直看到这里。”凌熙泰搂著罗成,温柔的笑著,眼里满是宠溺,他们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幢别墅,多少年来,每当凌熙泰想念罗成的时候,他总会一个人躺在他们之前睡过的那张床上, 用被子蒙住自己,然後第二天早上,被子总是湿的。

    罗成微微一笑,他怎麽会不记得,从十五岁到十九岁,四个年头,人生中最清纯最美好的年华都被禁锢在这里,那时候,他总是拉著对方从他们的卧室看山下的那棵老槐树,可凌熙泰没有一次陪他看过。

    微微的晚风,将罗成的头发吹散开来,在配上他那淡淡的微笑,凌熙泰不觉间看得痴了,搂著对方的腰要去吻罗成。

    罗成皱眉,头一偏躲过凌熙泰的亲吻,低头恰让自己纤长的睫毛扫过对方的脸颊,骚动的凌熙泰更加心痒难耐了!从找到罗成到现在已经快一个多月了,他还从来没有碰过他!守著心爱的人却偏偏吃不到嘴中,对於一个成熟男人而言,是多麽煎熬的一件事情。

    “你说过你不强迫我的…”罗成低垂著眼皮,低声的说道。

    凌熙泰的眼神黯了黯,握住罗成的双手:“可是我是男人,而且你最近老是勾引我,弄得我有火没处泄。”

    罗成又羞又弄,恼得一把甩来凌熙泰的手,虽说凌熙泰确实没有怎麽强迫他,可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恨不得二十五个小时都黏在自己的身边,还竟说些黄段子!

    “放屁!我什麽时候勾引你了!”罗成在前面急速的走著。

    凌熙泰在後面不缓不慢的跟著,看著罗成的背影,低沈的笑出声来,然後几个大步跟了上去,从後面抱住他的腰身:“怎麽没有勾引我了,你刚才还说‘放屁’,这分明就是想勾引我。”

    “无耻!”罗成的脸更红了!要说耍嘴皮子,他哪是凌熙泰的对手,记得以前学生时代,对方两句话就能羞的他面红耳赤。

    凌熙泰的双手从後面绕过来握住罗成的手,两人的身体亲密的贴合在一起。

    “感受到我的爱了吗?成成?它每次见到你就会不争气的变成这幅样子,急切的需要和你融为一体,给我好吗?”凌熙泰咬著罗成的耳朵,在他耳边呢喃。

    “唔~放开!”罗成挣扎了半天,全然不起半点作用。

    “成成,我不强迫你,用手就行,用手给我做一次!成成,我太想你了!”凌熙泰说著,声音里满是浓浓的落寞。

    “你~你说的用手?”罗成於心不忍,对方那麽骄傲的一个人,最後还是红著脸问道。

    “你答应了?成成?”

    “嗯,但是,就只能这一次!”罗成竖起一根手指严重警告!

    闻言,凌熙泰急切的一把抱住罗成,拿著对方的手覆到自己的性器上,罗成的手瑟缩了一下,隔著裤料就能感受到对方怒睁跋扈的火热,想抽出手来已经来不及了。

    “别~别在这里!”罗成急忙的去推开对方,他们现所处的是山间的一条小路,两边都是幽葱葱的树林,还有山涧的清泉从这里流过,这般世外桃源的境地做这档子事,罗成心里还是有点隔阂。

    “就在这里做,宝贝!我等不及!”

    “可是~可是~”

    “放心吧,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这块地方我已经买下来了,没有我的批准,没人敢进来!”

    听凌熙泰这样说,罗成才放下来来,他蹲下身子,像以前一样,用牙齿咬开凌熙泰的皮带。

    “呼~”凌熙泰难耐的舒了一口气,居高临下的看著臣服在自己身下的罗成,一如多少年以前,他对自己的爱都是那麽虔诚,这个时候,凌熙泰突然有些想哭,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老了,在罗成离开的前几年,心脏都快要熬成煎了,可自己照样在商界雄霸,白天,他可以活得像个帝王,只有在深夜里,在全身心都放下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心也会痛,只是,自己是男人,既然做了,就没有後悔的余地!

    凌熙泰抚摸著罗成的头发,手指穿过对方的发梢,竟然发现了几根白发,心里一酸,一直把思绪停留在十几年前,以为他们都还很年轻,原来,他的爱人也老了!原来,一眨眼,他们折腾了这麽多年。

    凌熙泰弯腰把罗成扶了起来,温声说:“我们不做了。”

    罗成错愕:“不做了?”

    “嗯,我们回家。”

    了然

    凌洛夜从来都没有这麽著急过,罗成不见了!三天前就不见了,在那天早上,对方百般讨好自己要出去的时候,他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又不忍心见他伤心落寞的样子,便同意了,从早上,他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锺,可依然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

    他气的砸坏了屋子里所有为对方配置的家居用品,脸色一片阴沈!他从没想过,自己竟被那看似老实巴交的老男人给耍了!也对!他既然能背叛自己的儿子,又同样会背叛自己!

    凌洛夜攥紧拳头,骨骼发出清脆的声音,看来自己是对他太好了!以至於让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如果被他抓住,他肯定会把他锁在床上!决不允许他不准他踏出外面半步!

    可是,他究竟去了哪里?

    几天以来,他一次学校也没有去过,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亲力亲为的外出寻找,按理说,就罗成一个人,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该被自己找到了!更何况,他手无缚鸡之力!

    凌洛夜站在窗子旁边,挺拔的身子倒影在暗夜里,被拉得很长很长,寂静的夜里,最容易沈思,他越想越不对劲!

    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女孩子的身影,阴暗潮湿的仓库里,女孩浑身被绑在石柱子上,一脸的惶恐。

    “凌大少爷可真怪痴情呢!真不知道凌懂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自己的老师,而且还是个四十岁的老男人的时候,会露出什麽样的表情?惊讶?愤怒?不过真可惜,那天差一点就被凌懂发现了呢!让我猜猜那天凌少爷是要带著心上人去哪里?”

    就是这句威胁,自己才将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教训了一番,可现在想来,多少竟有些玄机。

    凌洛夜心里咯!一下,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

    难道是爸爸?那个一直憎恨同性恋的男人!

    凌洛夜冷笑,不过是伪君子罢了!如果只是憎恨同性恋,那麽小时候他看见的那一幕又怎麽解释!

    爸爸那强健的身躯将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狠狠地掠夺!

    可是,如果是爸爸把人带走的话,他为什麽又没有来警告自己,他抓走自己的人,无非是为了让自己走上那所谓的正道!可是几天过去了,父亲那边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点动静都没有!

    确实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的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这几天,他连爸爸的消息都没有听过。

    凌洛夜深吸一口气,抑制住自己的心跳,如果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这麽这件事简直太可怕了!

    虽然千丝万缕,实在是复杂,可并不是无根可究,这麽前後一串联起来,一切都明了了!

    为什麽从来没有见过罗成的妻子?他的几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他当然不相信罗成所说的已经和爱人离婚了这种说法!再加上罗成又是双性人,那麽,这几个孩子完全有可能是从罗成肚子里面生出来的!那麽孩子的父亲又是谁?

    为什麽每次见到罗家二公子罗斌,会又一种心悸的感觉,那种感觉完全来自於对於父亲根深蒂固的畏惧!

    为什麽罗成宁愿背负著乱伦的罪名也要和几个儿子高在一起?

    而这一次,父亲又为什麽突然把罗成抓了去!这麽一想,原因根本不可能是自己!而在於罗成本身!

    那麽,父亲这麽多年来憎恨同性恋的说法也有了解释!那根本就不是憎恨!而是源於内心的恐惧,一个坚强的男人为了伪装自己懦弱的利器!

    凌洛夜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这时,锺声正好敲响了午夜十二点的锺声。

    他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利索的奔到楼下,驱车驶向夜幕中,约莫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一个小区的花园旁边,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对方深沈磁性的声音明显带著些许疲惫。

    “我是凌洛夜。”

    “怎麽是你?你哪来的我的手机号”那边人的口气明显不悦。

    “我们出来聊聊,我就在你家楼下。”

    “你没完没了了是吗?我没工夫陪你玩!”就在对方即将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凌洛夜又开口道:

    “是关於你的父亲,我知道你爸爸在哪里。”

    作家的话:

    宝贝们,我是真的困了!

    我就是属破车的,欠砸!其实後面思路都有的,但是这段时间,让我两篇同时一起更,我要更的很晚!然後再复习考试神马的,脑子不够用的呀!

    於是,我想说,我真的汗颜了!鞠躬!

    达成共识

    挂掉电话,凌洛夜靠在车门前等待,不多时,三个人影便从楼上下来,一起出现在他的面前,为首的是他从未见过的男人,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眼眸狭长,仔细看有点罗成的感觉,可气势上要比罗成强势很多,一看便知是个野心很大的男人,和罗成相比,一个属阳一个属阴。虽没见过,凌洛夜肯定这便是罗家大哥罗旭了。

    站在罗旭左边的就是前几天才更和他打过交道的罗斌,尽管是在晚上,可还是阴沈沈的架了副眼镜。

    “学长?怎麽是你?你怎麽知道他爸爸在哪?他现在到底在哪?我们都急疯了!你快带我们去找他吧!”果然还是个少年,性子急,站在罗旭右边的罗定不等两位哥哥开口,便急匆匆的上前问道。

    “阿定!”罗旭开口呵斥,超凌洛夜伸出手来:“我是罗旭,罗成的大儿子。”

    面对罗成的这三个儿子,似乎要比想象中的困难,凌洛夜从车子上直起身子,握住了罗旭的手:“凌洛夜,罗成的…”他微微的顿了一下,抬头看到罗斌眼底的敌意和嘲弄,才又接著说道,“学生。”

    “我就知道是你把爸爸藏了起来,那天竟然被你糊弄过去,要不然我早就把爸爸带回来了,他现在哪儿?”罗斌一开口,场内的另外两人均倒抽了一口气,罗旭皱著眉头等著凌洛夜解释,而罗定早按捺不住了!

    “凌学长!你…我哥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麽要把我爸爸藏起来?他现在人在哪里?既然是你把人藏起来的,那他现在人呢!”

    “阿定!你闭嘴!”罗旭又是一声呵斥,才满脸疑惑的转向凌洛夜:“凌少爷,还请你解释清楚,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我爸爸离家出走和你有关系吗?”

    “前段时间老师确实是住在我那里,可是至於他离家出走的原因,想必各位比我要清楚,这里面倒不存在我把老师藏起来的说法,如果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强迫他和我一起住,而且当时老师已经走投无路再加上身无分文,除了我那里,他根本没有地方可去。”

    罗斌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可他说的字字在理,本来就是他们有错在先,把爸爸逼走,才使得凌洛夜乘虚而入。

    罗定感觉自己心里凉凉的,他张了张嘴,想问,却不知道该不该问,他看了看两位哥哥,他们似乎一点都不怀疑,难道他们就没有发现凌洛夜话里有话吗?

    “学长,你和我爸爸只不过是普通的师生关系,他为什麽偏要去你那儿住?他又那麽多学生,而你,只是他其中的一个最普通的学生而已,你为什麽说除了你那,他没地方可去?”

    没等凌洛夜张嘴,罗斌便带著恶毒的笑意解释道:“因为,他对爸爸意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