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2 部分阅读

    罗定刚放心下来,下一秒又绷了起来,早上来的时候,爸爸还在昏迷当中,就算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依两位哥哥的脾气,也绝对不会让爸爸出院。

    罗定又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打给罗旭,问罗旭有没有接爸爸出院,罗旭还在开会,一听说爸爸不见了,连忙从会议室跑了出来。打给罗斌,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

    等到晚上九点多,依旧音信全无。

    罗家三兄弟早已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罗旭蹲在地上,不停的抽烟,抽得越是多,心里越是急躁,本来衣装革履的精英模样,此时的领带也被甩在地上,衬衫的纽扣也被自己撕扯开来。

    罗斌靠在墙上,一动不动,眼色晦暗幽深,不知道在计量著什麽,深不见底。而罗定到底还是个孩子,坐在床上,脸涨的通红,急的满头大汗,若不是两位哥哥还在旁边,相信他马上就能哭出来。

    兄弟三人一声不吭,因为他们知道逼走父亲的正是他们自己。

    桌子上留了一张纸头,上面写著:不要担心我,你们要好好过。

    他们调出了医院里的监控器,发现爸爸是一个人走出医院的,而替爸爸办理出院手续的是一个戴著墨镜穿著黑衣的高大男子,男子一直低著头,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除此之外,其他多余的线索的一概没有。

    而现在在一幢郊区的豪华别墅里,凌洛夜只在腰上围了一块浴巾,就带著一身的氤氲从浴室里出来来,他本来皮肤就白,身材比例也很完美,又常年在健身房健身,练出一副精壮的肌肉,穿上衣服虽显不出来,可把衣服穿上还是能亮恍了。

    “老师,还不去洗澡?难道是要我帮你?”凌洛夜倚在浴室门边,嘴边带著戏谑的笑容,心情大好的看著罗成。

    罗成自从跟凌洛夜进了这幢房子,就一直站在门口处,局促不安的握著自己的行李,凌洛夜本来是不想让他带行李的,反正这边一样少不了他的,可罗成执意要回家一趟,倒不是为了那两件衣服,而是在最後看一眼自己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地方,和几个儿子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地方。

    “我~我不脏。”罗成咽了咽口水,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荒凉,迷失在荒野中,虽然身在繁华的别墅里,可内心却像个没人要的孩子。挣扎,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以後的路该怎麽走下去,离家出走,虽说简单,可也需要勇气,而罗成,很显然,是个懦夫,凡是只会逃避的懦夫。然後,还有想念,多少年,他从没离开过自己的儿子们,就连一天也没有过,儿子们一直是自己的一个寄托,而现在,就在当下,他失去了他们,或许,以後,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凌洛夜咯咯笑了出来,走到罗成身边,拥住罗成略显僵硬的身体,用鼻子亲昵的嗅了嗅对方的发香,暧昧笑道:“成成,我怎麽会嫌你脏呢!洗完了澡才会舒服啊。”

    罗成不动声色的推开对方,将自己的行李放到一边,低垂著眼睛,那句成成让他全身不舒服。

    “我饿了。”罗成说,不过权宜之计。

    被推开,凌洛夜一点也不气,他知道,从得到身体到攻略心房,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只要他还爱对方,自己就有耐心。

    凌洛夜又圈住罗成,咬住对方的耳朵,暧昧的朝著罗成的耳洞中吹了口气:“我也饿了呢!让我先吃了你,在允许你吃饭!”

    “我我还没洗澡呢!”罗成急了,连忙去推凌洛夜,偏偏却被被对方困在怀里困的死紧。

    “没关系,成成不洗澡也香的很!”说完低头去强吻罗成的嘴唇,手上也开始撕扯罗成的衣服。

    罗成一时著急,张嘴咬在凌洛夜光洁的胸膛上,他是没有注意,也咬的狠了,顿时,凌洛夜的胸膛上便浮现出一个殷红的牙印。

    凌洛夜被咬的疼了,再加上从小养尊处优,在学校里也处处被恭维著,何时被这麽对待著,偏偏在罗成这里一而再的碰壁,随手就把罗成甩了出去,狠声道:“你是越发长脸了是吧!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麽处境!”

    凌洛夜说完自己就悔得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罗成被甩到地上,蜷在身子,脊骨高高的耸起,大病初愈,显得特别羸弱,他红著眼圈,怕惹恼了对方,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我,我就是饿了……”那副低声下气的姿态让凌洛夜的心咯!疼了一下。

    凌洛夜刚迈出一步,罗成便如临大敌一般的往後退。

    “我,我不吃了,让我先去洗个澡!”

    凌洛夜把罗成从地上扶起来,“我们去吃饭吧!”

    作家的话:

    这两天穿越到火星去体察一下未来国情去了,所以米有更新

    一辈子,我等不起。

    凌洛夜带罗成吃饭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厅,讲究甚多,一顿饭下来,罗成也没吃出来什麽味道,凌洛夜看著罗成吃得心不在焉,自己也放下刀叉:“成成,如果你不喜欢,一下我们在家里自己做饭吃。”

    罗成好不容易吃下去的一点饭,差一点吐出来。

    “你,你能不能以後不要叫我成成?”

    “不叫你成成,那叫你什麽?叫阿成?小成成?”

    “你还是叫我老师吧,我听著别扭。”

    “听习惯就好了!”

    话题到此结束,关於名字的叫法两人还是没有达成一致,罗成只是低著头,小口小口的往嘴里塞东西,只管往嘴里塞,却没胃口往肚子里咽,脸颊被撑的鼓鼓的,通红的小嘴不断的努动著。

    凌洛夜突然靠近,盯著罗成的脸看了半天,才伸手将对方嘴角的番茄酱抹掉。

    “你吃饭的样子真好看,看来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错过了不少美好的东西啊!”

    罗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退,警惕的看著凌洛夜,那被对方触碰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燃烧著。

    “放心,在这种地方,我不会胡来的!”凌洛夜虽然保证著,可看著罗成的眼神火辣炙热,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去。

    终於出了西餐厅,罗成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凉风阵阵打在脸上,消散了不少的闷热。

    在这种公共场合,特别是这种豪华的西餐厅,凌洛夜多少还是有些避讳,他只能让罗成走在前面,而自己远远的跟在後面,等到了僻静无人的地方,凌洛夜才追了上来,与罗成并排走在一起,并将自己的胳膊搭在对方的肩上。

    “对不起,以後不会这样了。”

    罗成知道他指的是什麽,其实,对於他不在意的人的所有行为,都与他无关,只是这句话让他想起二十多年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也是见不得光的,被那人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那个人也会跟他说:对不起,以後不会在这样了。

    只是,心境完全不同了。

    那时候,他想:只要只要对方还爱他,他就会为爱奋不顾身。

    罗成目光空洞的看著前方,苦笑一声:“以後是什麽时候,如果是一辈子,我恐怕等不起的”

    听闻,凌洛夜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他一把抱住罗成,将对方贴近自己的胸口。

    “不会的,不会是一辈子!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成成,你相信我!我会用自己的实力证实给你看!我是有能力保护你的!只要,你给我时间。”

    有那麽几秒锺,罗成神情恍惚的要相信眼前这个还处於热血阶段的少年。

    可对方终究还是个孩子,还是个敢爱敢恨的少年,这个时候,他们会把某些情绪误认为是爱情,然後会为这自以为是的爱情不顾一切,等到自己一身是伤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年轻时候执著的东西愚蠢的令人可笑,他们有更重要的东西要去追求。比如说,家庭事业;比如说,名利金钱。

    爱情在这些东西面前一文不值。

    凌洛夜见罗成眼中的恍惚,心里急了,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又问了一遍:“你不相信?”

    罗成这才从回忆中反应过来,看著眼前这张年轻的脸庞,笑道:“我相信!”

    凌洛夜在他嘴角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谢谢你。”

    凌家大宅:

    凌熙泰坐在书房里,正在审阅文件。他带著平时不长带的近视眼镜,遮住了眼中的霸气和犀利,整个人略显得出几分儒雅和稳重来。

    这时,从外面响起几声敲门声,随之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凌熙泰面前,将手里的咖啡放到桌上,然後恭恭敬敬的叫了声:“老爷。”

    “少爷今晚又没回来?”

    “是的,老爷。”

    凌熙泰摘掉眼睛,揉了揉眉心,他仰躺在椅子上,闭著眼睛,突然感觉很疲惫。

    他这个儿子,从小跟他就面和心不和。

    “老爷,有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那中年管家低头看了凌熙泰一眼,才缓缓开口道。

    “说罢!我什麽时候禁止过你们说话?”

    “有人看见少爷今晚开车载著一个男人进出豪华餐厅!”

    “什麽?”凌熙泰猛地睁开眼睛,那一刹那,眼中掠过一丝杀意。

    “听手下人说,少爷今晚和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曾一前一後进入一间包间,大约一个多小时又一前一後出来。”

    手下人都知道:同性恋在老爷这里,是个大忌,老爷厌恶同性恋这是世人皆知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儿子。

    凌熙泰眯起眼睛:“那男人长什麽样子?”

    “个子不高也不矮,不胖不瘦,穿的也很普通,乍一看倒也没出奇的地方,长得挺老实的,不过~”说到这里,管家挺了下来,拿眼看了一眼凌熙泰,接下来的话似乎有些不好开口。

    “不过什麽?”

    “底下人说,如果细看,那男人长得倒是挺销魂的。”

    “哼哼!”凌熙泰冷哼两声,不予评价,只是让对方下去。

    空气中弥漫著凌冽的冷气压,凌熙泰撑起桌子,俯身起来。

    所有会勾起他痛苦回忆的事情,他都会亲手扼杀掉,尽管那是自己儿子的幸福,也在所不惜。

    不一样的心情

    这几天凌洛夜的心情非常好,就连台上授课的老师都发现了,若是平时,班里的那位乖学生会端坐在书桌旁,手里拿著一支笔,很认真的听老师讲课,脸上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而此时的凌洛夜心思早已神游天外,他看著窗外,很出神,眼中还带著光彩,嘴角还微微勾起,从侧面看俊美的像一尊雕像。

    这孩子肯定是恋爱了!讲台上的老师暗暗的想著,不过是怎样一个女孩能另这麽以为优秀的学生动心呢?管他呢!马上就要高考了,只要别影响了学习才好。

    凌洛夜靠在窗子前,手里的笔时不时的在纸上乱画著什麽,不一会儿一个系著围裙的人儿便被勾画出来了。

    老师的手艺可真是棒呢!仅仅是一碗普通的面都能煮的这麽好吃,特别是对方穿著围裙的样子,真令人食指大动!

    对了,放学後要先到超市里买一些菜回去,顺便给老师买几套围裙,然後围裙里面什麽都不要穿,最好连内裤都不要穿。

    想到这麽销魂的场景,凌洛夜突然在寂静的教室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因为他长得比较俊美,在学校里表现也异常突出,更重要的他是校董的儿子,所以,老师仅仅是看了他一眼,接著便又讲起课来。

    而凌洛夜却是一秒也等不住了,心思全然没有在学习上,他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立刻飞到那人的身边,而他也确实那麽做了,碰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老师说了声:“你们接著上课!”自己便飞奔了出去。

    同样的学校里面,罗定也没有心思上课。当然,比起凌洛夜,他的心情简直糟糕透顶了!

    爸爸已经离家出走三天了,而在这三天里面音讯全无。

    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爸爸会不在自己的身边,没有人会等自己回家,回到家里,桌子上冰箱里空空的,就连他们堆起来衣服也没有人会塞进洗衣机里。到处都是冷冰冰的,就连地上也快布满灰尘了,几次想找小时工来打扫一下,可每次都被哥哥们拒绝了!

    哥哥说,爸爸会回来的,等爸爸回家收拾。

    憋了几天,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不能哭,丢人!可最後的最後,自己还是没有忍住,眼丝湿湿的。眼圈红红的,像只受伤的小兽。

    坐在罗定旁边的是他们班的班长,一个带著黑框眼镜女生,做事雷厉风行、不言苟笑,十八岁的年纪被她自己折腾的像三十八岁的阿姨,还带著一股子愤青的味道。

    她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目不斜视的递到桌子的另一边。

    男子汉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罗定猛地一瞪眼,将纸巾又甩了过去。

    “你眼瞎了啊!哪只眼睛看到老子哭了!”

    那被吼了的女班长,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小心翼翼的将纸巾折好,又重新放到自己的包里。

    “有眼屎,我只是好心让你擦一下而已。”

    罗定大囧,狠狠的攥紧了拳头,有气没处撒!只能从教室里冲了出来。

    谁想刚出教室,迎头便撞上一个人,两人都被彼此撞得不轻,打了一个趔趄。

    罗定刚想破口大骂,定眼一看才发现是上一届学生会主席凌洛夜。

    “学长好。”罗定没精打采的打招呼。整个人像秋天的菜园,全蔫了!

    “好啊~”凌洛夜别有深意的看著罗定,看来罗成的出走对罗家的三个儿子打击挺大的吧!凌洛夜突然生出一种高高的优越感,看,他们正在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怀里。那确实是一个毒品呢!能让人精神振奋,却也能让人痛苦。

    罗定刚想与对方擦家而过,却又被突然转过身来的凌洛夜叫住,他残忍的还想在那伤处撒上一把盐:“罗老师的病情好点了吗?他都快请两个星期的病假了,我们还都挺想他的呢!”

    “啊?哦,已经快好了。”说完,罗定也没有什麽心情与他多做纠缠,便离开了。

    凌洛夜看著对方的背影,嘴角翘得高高的,愉悦的心情中不免又生出一些敌意,毕竟,那是自己所爱的人曾经爱过的人。

    一些过去

    凌洛夜是在超市出口被罗斌堵住的,罗斌似乎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他靠在车门上,不停地看表,神情看起来相当不耐。

    凌洛夜本来打算是想快一点买完东西,赶紧回家的,可到了超市才发现,从来没有做过这档子事富家少爷犯了难,他根本就不知道要买些什麽东西。

    货架上的东西看起来都用得著,东挑挑,西捡捡,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当时他还想,下次带著罗成一起一起出来购物,当然,那应该是以後的事情了,现在,他还不能让罗成出来,可谁知道,自己刚出来,就被人挡住了去处。

    “凌少爷,不知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去吃个饭?”罗斌说话的口气很客气,可紧绷著俊脸没有一丝放松下来,带著眼镜看起来显得有几分严肃。

    这个样子的罗斌,看起来像极了一个人,凌洛夜不敢往下想下去,因为离谱的不可思议,他对罗成的这个二儿子从内心深处有一种惧怕,倒不是因为对方那阴沈的性格,严谨的思维,专业的学术,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来自於小时候对爸爸的畏惧。

    罗斌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性格方面都与自己的父亲有著十成的相近。特别是带著眼镜深锁眉头思考的时候。

    关於凌洛夜和自己的父亲凌熙泰面和心不和的说法,还要来源於凌洛夜小时候对父亲的一个阴影。

    在自己五岁之前,自己的意识里从来没有爸爸这个词语,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而自己那端庄高贵的妈妈也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起过自己曾有过爸爸这麽一个人。

    他们的结合似乎只是为了自己的诞生,只要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们的义务就算尽了!

    所以,自己从小就住在那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里面有一大群仆人,唯独没有自己的爸爸妈妈。

    见到自己的父亲,自己都上了小学,那天晚上放学後,自己像往常一样被司机接回家,一样的家,变得不一样的感觉了。

    冷冷清清的院落里突然热闹起来了,仆人们忙做一团,厨房里飘来浓郁的饭香味,家变得像家了,而不是仅仅住人的地方。

    客厅的沙发上坐著一个男人,家里的下人都叫他老爷,还叮嘱自己要叫那人爸爸,记忆里那个男人的样子,还很年轻,只是带著眼镜、紧锁著眉头,一脸的严肃和疲惫,像极了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罗斌。

    那时候,家里的人都在说,自己的父亲一直在找一个人,而找了六年了,依然无果。

    凌洛夜耸了耸肩,将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朝著对方示意一下,意思是说自己没空。

    “我想我们有共同的话题,而且我不会耽误你太多的时间。”罗斌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拒绝而退缩,又进了一步,直视著对方的眼睛,自信十足的说。

    “我有什麽理由要答应你吗?要知道我和你并不熟。”

    “呵呵,我知道,但你和我爸爸很熟,不妨我们来一起聊一聊我爸爸、你的老师?”

    凌洛夜笑了一下,低垂下眼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严重一刹那的恐慌,复又抬起头,露出那张迷人的俊脸:“你也知道啊,我和罗老师仅仅是师生的关系,私下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多亏了罗老师在学业上的帮助,不知道老师生病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罗斌不是罗定,没有那麽好糊弄,更何况,有些事情,他都亲眼看见过了。

    罗斌在心里冷冷的嗤笑一声,依旧不动声色的盯著对方的眼睛,企图在那虚伪的灵魂里找出一点端倪来,不过,他还是失败了,对方隐藏的很好。

    “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据我所知,凌少爷好像有去过我爸爸的病房哦!而且是我爸爸失踪的前一天”

    “那仅仅是出於师生关系,我觉得在老师生病的时候去医院看望一下,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凌洛夜还是那副光明磊落的样子,似乎事情的发生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理所当然?”罗斌犀利的反问道:“凌少爷所说的理所当然也包括强迫我爸爸和他发生关系吗?而且是在医院里!在他生病的时候!”  一些过去

    凌洛夜的脸一下子就惨白了!

    不仅因为对方所说出来的惊人的内容,还因为这麽咄咄逼人的罗斌,让他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自己的爸爸。

    十几年前,他还是个三年级的学生,父亲已经放弃寻找那个人了,也在家里安安稳稳的住下来了,只是会隔三差五的带一些各种各样的男人回来。

    那天夜里,他口渴起来找水喝,在经过厨房的时候,突然听到从父亲房里传来恩恩啊啊的奇怪的声音,透过门缝,他看到爸爸正骑在一个赤裸的男人身上,一脸的陶醉。

    因为看的入神,忘记了脚下还穿著拖鞋,等自己想离开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扑通一声摔倒在门前。

    他清楚的记得,父亲那个时候看自己的眼神就如同此时罗斌看他的眼神,歹毒、愤恨、不甘!仿佛看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有著血海深仇的仇人。

    当时,凌熙泰抄起床头的烟灰缸就朝著凌洛夜摔了过来,进口的玻璃砸在一个年仅几岁的小孩子的头上,血立刻就涌了出来,而当凌熙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儿子被自己砸伤时,却也只是冷漠的说了一个字:“滚!”

    从那时起,父子便隔开了!

    只是凌洛夜不知道的是,那晚的父亲,是在将罗成赶出去的六年里,唯一一天夜里,找到那种感觉,内心里的寂寞呗填满,一如当初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他抱著罗成,将身底下的人想象成对方,美好的像一场梦。可睁开眼睛,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而打破这场梦境的人正是自己的儿子,那个本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的人!这一切都是那麽的不可饶恕。

    他还记得罗成给他生过一个儿子,听下人讲起来说,那个孩子眉眼和罗成有几分相似,长的找人喜欢,只是,可惜的是,他一次都没有碰过,更没有看过,因为当时,他认为,那是个怪物!

    如果,自己当初不是那麽混蛋,那孩子也该二十多岁了,他们一家子肯定很幸福。

    他还听说,罗成被自己赶出来的时候,肚子里还怀了一个,而作为父亲,这一切都是後来才听说的,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没有尽到一天当父亲的责任,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对罗成的内疚,凌熙泰从未将妻子给自己生的儿子放在心上。更何况,那只是名义上的妻子。

    “罗先生,您这玩笑就开大发了!我怎麽会和自己的老师上床呢!而且那还是个男人!”

    “错!不是你和他上床!是你逼他和你上床!”罗斌的声音越来越冷!声线里充满嫉妒、愤懑!那张略显阴柔的脸庞也因激动扭曲起来。

    “罗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什麽了?还是听到了什麽谣言?”

    罗斌恢复了原先睿智冷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光盘,递给凌洛夜。

    “这是从医院的摄像器里剪辑出来的,要不要凌少爷先看看里面是什麽,再来问我是不是误会了什麽!真不知道若是这张光盘落到凌懂的手里,会发生一些什麽有趣的事情呢!”

    凌洛夜捏著那张光盘,手心里渗出些黏黏的汗液,他当然知道这光盘里面藏著什麽东西,也当然知道如果传到父亲的手里,会发生些什麽!

    於是,凌洛夜也不再卖官司,直截了当的问:“你想怎麽样?”

    “把我爸爸交出来,我可以当做什麽都没有发生!”罗斌神情认真的说。

    “呵呵,我和老师确实是有发生过关系,可那也仅仅是一时被迷惑了而已,罗先生,您应该知道您的父亲是个怎麽样的人!”凌洛夜突然眯起看眼睛,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凑到罗斌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他见到男人都会忍不住勾引的!我也是受害者呢!阿斌,你说,要怎麽给我讨一个公道呢!”

    凌洛夜说著极其暧昧,说完还不忘朝著罗斌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

    罗斌被凌洛夜的行为怔住了,等反应过来,才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揪到自己的眼前!狠狠地说:“你再说一遍!你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凌洛夜也气了,甩开罗斌的手,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朝著罗斌竖起了中指:“告诉你的爸爸!以後少来打搅我的生活!那一次只不过逢场作戏罢了!休想让我负责!”

    说完,拎著手提袋子朝著自己的车前走去,只是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整张脸冷了下来。

    凌洛夜将手里的东西扔到後备箱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去关车门的时候,不出意料的看到车门被人按住了!

    “让我跟你去你住的地方看看!”罗斌说完,也打开 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里的傻逼们

    凌洛夜别有深意的对著他一笑,欠了一下身子,坐到副驾驶座上。

    “你来开车,我指路。”

    罗斌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麽药,只能坐在主驾驶坐上,发动车子。

    车子还没有开出一些距离,罗斌便感觉头上被阴影笼罩住了,凌洛夜整个身子都靠了过来。

    “你知道我家怎麽走的吗?”

    罗斌不动声色的与对方隔开一定的距离:“你不是说你来指路吗!”

    凌洛夜更放肆了!整条胳膊缠了上来,笑的淫魅:“万一我指错路了怎麽办?把你带到了不该带的地方”

    罗斌目不斜视的看著前方,手里握著方向盘,表情很严肃,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凌洛夜又被怔住了!连那嘲讽的神态都与自己的父亲那麽的神似。

    “你想玩我?目前你还太嫩了!”

    “呵呵,我玩不了你,不过,你可以玩我!任君采拮!”凌洛夜说这句话的时候, 头靠在罗斌的肩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还似有似无的拂过罗斌的下巴。

    罗斌眼神一凌,抓住对方乱摸的爪子:“请安静一下,我在开车,为了避免发生交通事故!”

    凌洛夜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并没有妨碍到你!你开你的车,我玩我的,这好像是两码事!”

    “如果,你不是这麽找抽的话!这确实是两码事!”

    凌洛夜好像来了兴趣,收起了那副浪荡子弟的样子,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确定你不是罗成在马路旁边捡的?”

    罗斌像看白痴一样看了凌洛夜一眼,又转过头开继续开自己的车。

    被人当做白痴,凌洛夜也不恼,继续解释道:“我是说,你和老师,无论是性格还是长相,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你认为如果我和爸爸性格相似的话,还会坐在你的车里开车吗!”

    “那到也是!”凌洛夜回道,然後又在心里补充一句:罗成当然没有可能坐在我的车上,因为,他现在正躺在我的床上!

    “不过,我更认为,你有必要去我们家做个父子鉴定,说不定你就是我爸爸年轻时在外面的私生子呢!呵呵!到时候,我们就是亲兄弟了!不过,我更喜欢来个兄弟乱伦什麽的!那样绝对很刺激”

    “相信我,我真的很忙,没时间在这儿听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过了马路怎麽拐?”

    “你真的要去我家?那可是我金屋藏娇的地方!”

    “如果不我去看看,怎麽能知道,我爸爸是不是被你藏了起来呢!”

    “如果有可能,我倒更愿意把你给藏起来!”

    罗斌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不等罗斌开口,凌洛夜便解释道:“一般来说,我更喜欢在下面,除非遇见了很弱很弱的受!否则,我才不肯在上面辛苦的耕耘呢!要知道在下面那才叫真正的享受!”说完闭上眼睛,做出一个很享受的样子,半天才悠悠然的睁开眼睛,惋惜的说道:“在你父亲那里,可真是我一声的失误!我只不过受到了引诱,一时没有把持住才失了身子!遭到你误解!如果那天我没有代表同学去探望老师的话!我想我们肯定有一段很美好的姻缘!”

    “下辈子吧!再怎麽走?”

    “过了红绿灯往左拐,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我?”

    “暂时没有这个需要!”

    “可我现在已经有点把持不住了!”凌洛夜说完,便拿起对方的手往自己的下体上放,却在快要碰到自己小弟弟的时候,遭到罗斌一个警告的眼神:“如果你不想下半身从此完蛋的话,尽可以放放下试试看!”

    凌洛夜面子上悻悻然的放了下来,心里却长长的舒了口气,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草!可真难缠!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凌洛夜的楼下,罗斌刚想打开车门,便被凌洛夜推到车窗上,整个身子压了下来:“我都这麽投怀送抱了!你当真要做柳下惠!”气息萦绕在两人的周围,满满的全是暧昧。

    见罗斌不说话,凌洛夜也猜不透对方到底再想什麽,只能再接再厉道:“我的车厢很宽敞,我想如果在这里面来一场车震,绝对很舒服!要不要试一试?如果你嫌不够刺激的话,我上面还有人,可以叫下来一起玩3P,我不介意的!”

    “你可真够贱的!”罗斌抓住凌洛夜的腰,手下下足了力气,然後将对方推开,径直走下了车子。

    凌洛夜慌了神,连忙也跟著下了车子,又缠了上去:“如果你嫌光天化日不好意思的话,我们可以去楼上,我说过,屋子里我要保养了两个壮男!”

    谁知到罗斌并没有走进别墅里面,而是看了看手机,从来的方向原路返回,最後看了凌洛夜一眼,满脸的鄙夷:“你真叫我恶心!陪你的那两个壮男!自己玩去吧!”

    而凌洛夜则是一脸的惋惜,大声的骂道:“草!都到了家门口了!居然让他给跑了!要不要我开车送你!不然去你那里也行!”

    而回应他的只是罗斌打的的一个背影。

    凌洛夜擦了一下额头,手心里全是汗,真个人像虚脱了一样,舒了一口气,他靠在车门上,眼神满满的变冷,然後朝著罗斌离开的方向,竖起了食指,慢悠悠的骂道:“傻逼!怪不得罗家的三个儿子每一个能留住自己的父亲!原来一个个都是傻逼!”

    下面好湿

    将近十二点,罗成才从那张豪华舒适的大床上爬起来,他拖起自己的老腰从床上爬下来,昨晚被凌洛夜折腾的狠了,浑身腰酸背痛,特别是腰部以下,麻木的都没有知觉了!最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越来越经不起折腾,而且,整天犯困,没有什麽胃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恨不得在床上躺上二十五个小时!

    罗成不禁在床上发起呆来,是不是人一老都爱别扭,明明是自己选择离开儿子们的,可都一个星期过去了,都不见儿子们来找自己,心里还是空落落!

    发了一会儿呆,罗成的眼眶已经湿兹兹的,他披著毛毯,毯子里是被凌洛夜蹂躏的青红交加的赤裸裸的身子,他翻遍了整个房间,也不见半条内裤,更别说别的什麽衣服了,才记起来,昨晚凌洛夜抱著他嘿咻嘿咻的时候,说要把他的内裤加外衣全部没收,反正夏天炎热,光著身子才凉爽,本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谁知道,竟然真当真了!

    想著自己以後就要裸著身子在这幢满是摄像头的房间里面到处转悠,罗成的老脸还是忍不住腾得红了!

    看了看锺表,凌洛夜也快下课了,罗成想著对方那可恶的行径,虽然不满,可还是一边嘟囔著,一边来到厨房为对方准备午餐。

    凌洛夜刚走进家里,便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瞧!多麽可口的一顿午餐啊!他那亲爱的老师正在厨房里光著屁股为他烧饭呢!宽大的围裙包裹不住那白皙的皮肉,从整个後背和屁股都露在外面,只有几根细细的绳子装饰性的系著,由於没有穿内裤,那可爱的小菊穴还随著主人的弯腰,时不时的露出粉红色的小嘴!啧啧!多麽诱人的景色!

    顿时,在罗斌那里受得阴郁的气也消失不见了!

    “老师,你这是在引诱学生吃掉你吗!”凌洛夜从後面抱住她,双手顺著罗成的胳膊一点点往下摸,然後一下子握住对方正在和面的手上。

    “别~~别动~~我正忙著呢!”罗成两手被人握住,听到对方那暧昧不明的话,连耳後根都红透了!

    “老师,可真够骚的!连做饭的时候都不穿衣服,下面的小嘴是不是方便吃我的大肉帮呢!”

    “还不是你!你把我的衣服都藏起来了!让我穿什麽!”罗成又羞又恼,偏偏整个人被凌洛夜从後面压制在!面桌上,然後屁股被人从两边分开了!

    “老师,让我看看你下面的小嘴有没有饿哦!”

    “啊──!没~~~没有~~~啊~~~脏啊~~~呜呜呜~~~~我的面~~~放~~~放我下来~~~面是要蒸馒头的~~~啊──!弄弄脏了~~~啊~~~”

    罗成本来是打算蒸馒头的,面都已经和好了,就等著下锅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这程咬金还偏偏是个色魔,不由分说的就将他的双腿分开,让他双腿大开的骑在那团面上,那凉兹兹的面团挤压著自己前面的肉穴,又冰又凉,还软绵绵的,刺激著他的神经,他想想这是吃的东西,条件反射的夹紧了两瓣肉穴,奈何,小穴里的淫水流的更甚了!

    “那不是更好!骚水流的多一点,待会儿我们就一起蒸来吃了!”

    “啊~~~不行~~~啊~~~放开我~~~~恩啊~~~”

    “老师,我是先干你前面的骚穴呢还是先干你後面的小菊花呢?”

    罗成趴在面桌上,前面的骚穴不断的摩擦著面团,细腻的小花唇在粗糙的面粉上蹭得火辣辣的又疼又痒。罗成喘著粗气,脸色绯红:“干~~干我的前面~~~再干後面!!!”

    “老师,您骚的可真让人心疼!不知道您那宝贝儿子没有跟上来会不会後悔呢!!”凌洛夜将罗成的身子翻过来,正面对著自己,看著那早已为自己门户大开的小嘴而心情大好。

    “小穴都饿哭了呢!来自己摸摸看,都流的多少水!”虽然不是心甘情愿,可是还是身不由己的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小穴处,玩弄起自己的骚穴来。

    “呜呜~~~快进来~~~小穴想吃大肉帮啊~~~啊~~~”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异於常人,经不得男人的触碰,可是最近去出奇的敏感,最可耻的就是下面的那两张小嘴,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含著男人粗长的肉棒才够过瘾!

    “小骚货!这就满足你!”凌洛夜掏出那蓄势待发的阳物,一下子便捅进罗成前面的小穴中。

    “啊啊────”

    “好紧────!”

    “老师,您怎麽无论怎麽插,下面都这麽紧呢!”凌洛夜让对方的手环住自己的脖子,拖住对方的屁股便开始冲刺起来。

    “啊啊啊~~~~~不知道~~~~要坏了!啊~~~啊~~~恩啊~~~再深一点~~戳到了~~~哦~~哈~”

    “老师,喜欢大肉帮这麽干你吗?”

    “啊啊~~~喜欢~~~太猛了~~~啊~~~轻一点~~~呜呜~~~不是啊~~~再使劲啊~~~”

    “有没有干到花心?嗯?是轻点还是再使劲一点,小骚货?”

    “啊啊~~~恩啊~~~干到了~~呜呜~~干到花心了~~~再再~~使劲点啊~~~哦~~~”

    “叫声老公来听听,再用大肉帮使劲干你!!”

    “老公啊~~~啊~~~恩啊~~~快快一点~~~啊~~要到了~~~啊~~~”

    罗成尖叫一声,一股淫水便从前面喷了出来,直直的射到零落夜的小腹上。

    “老师,你可真坏!怎麽都不知道等等我呢!”说完,凌洛夜便架起罗成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肩上,开始猛烈的冲刺起来。

    “啊啊啊────撑破了~~~~哦~~~~哦~~好大啊~~~太涨了~~~啊~~”

    又经过一百下的抽插,插在罗成骚穴中的肉棒一阵抽搐,一股静夜便射进对方的骚洞中。

    “呼呼~~~”高潮过後,罗成整个人摊在桌子上,双腿大张著屈起膝盖来,享受著高潮的余韵。

    凌洛夜将阳物从罗成的小穴中抽离,那饥渴的骚穴还不舍的发出一声“揪”的声响,从那骚穴中带出一些精液顺著两人的结合处流了出来。

    “老师,还想吃吗?看你下面的小嘴好像还没有吃饱的样子!”

    像是应了对方的那句话,罗成浑身软的一动都动不了,唯独下面的那张小嘴,一张一合的,被蹂躏的泥泞不堪的小花唇翻卷开来,从里面流出大量的淫水。

    “老师,从你下面的小嘴中流出来的淫水都流到面上去了,看来,我们中午真的就只能吃混合著老师骚水的馒头了!”

    作家的话:

    这文拖太久了,俺也知道对不起大家,深刻的给各位等文滴美眉们鞠一躬!!我会尽快完结滴!握拳!下面给大家来段黄段子。

    罗成:“你下面好硬!”

    凌洛夜:“你下面好湿!”

    纯洁无邪的作者眨著无辜美丽的大眼睛:“这面被你们下的可咋吃!”

    後悔

    夜里,静悄悄的。

    罗成瞪著眼睛看著窗帘外面的透明玻璃,没有一丝睡意,很累,却睡不著,心底里没来由的开始慌张,像,像要发生什麽了似的。

    旁边睡著的是他的学生,在前十八年前,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人,而两人现在却同床共枕著,他侧著身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