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1 部分阅读

    制服诱惑

    凌洛夜以为对方终於老实了,才满意的放开他,舔了舔被自己咬的红肿不堪的嘴唇,双手掰开罗成的臀瓣,使自己的阳物更加深入的插进那曼妙的浪穴中。

    “老师,说说看,我和你的几个儿子,谁的肉棒要好吃一点?”凌洛夜咬著罗成的耳朵狭促道,手下却丝毫没有减轻力度,大手握住对方那柔韧纤细的腰杆,大力的撞击著。

    “嗯啊~啊~”罗成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快被顶出来了,张著嘴巴,露出粉粉的舌头,急促的呼吸,连呻吟的声音都被撞击的四分五裂。

    “啊?快说啊!谁的肉棒好吃一点!”凌洛夜那粗长的肉棒又在罗成的菊穴中又是狠狠的一撞,恰使撞到对方的敏感的凸起上,龟头在那凸起上不急不缓的研磨起来。

    “啊~啊~你你的好吃~啊~你的大肉棒好吃~”罗成撅著屁股迎合著对方一浅一深的撞击,紫黑色的肉棒根处在紫红色的菊穴中进进出出,周围的皱褶也被操弄的翻卷出来,还带出里面鲜嫩的肉壁。

    “呵呵!”凌洛夜似乎非常满意罗成的回答,低沈著嗓音笑了出来。下面更是卖力的将自己的肉棒埋进对方的骚穴深处。尽管男人在床上的对话十有八九是假。

    “我的肉棒怎麽个好吃法?”凌洛夜吐著粗气又开始刁难起对方来,看著罗成满脸情欲的色彩,从那张性感的薄唇中吐出那下流浪荡的话语,似乎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好粗~好长啊~插得我好爽~啊~”

    “比你那几个儿子插的你还要爽?”凌洛夜似乎有心要和罗成的那几个儿子比,无论是在床下,还是在床上。

    “快说!说我的肉棒比你儿子的肉棒插得你要爽!”

    罗成被那粗长的肉棒干得上起步接下去,根本不晓得凌洛夜问得什麽,唯有一个劲的摇头,可後面的肉穴却极其敏感,突然,只感觉那火热的阳具退了出去,仅仅在穴口徘徊著不肯进去,登时,早已习惯了肉棒的菊穴内壁一阵空虚,被操的合不拢嘴的小穴一张一合的收缩著,粉红的穴口还不断得往外吐出乳白色的淫液,浸润的那菊穴周围的皱褶更是淫靡浪荡。

    罗成跪在床上,下意识的摇著屁股,用手扒开自己的两瓣臀瓣,嘴里淫叫道:“插进来~干我~操我~把大肉棒捅进来,狠狠的干我的骚穴~”

    偏生那炙热如铁的火红阳具仅仅在那微张的小口旁边摩擦,似乎下一秒就能冲进那紧致的浪穴中,可等了好多久,直到罗成用自己的手指插进了那饥渴的小浪穴,凌洛夜依旧没有插进去满足他。

    “呜呜~别~别这样对我~我啊~好难过~骚穴好难过~进来~把大肉棒插进来啊~”

    凌洛夜掰过对方的下巴,直视著对方那张泪眼模糊的脸庞,问到:“我是谁?说出我的名字,就给你肉棒吃!”

    朦朦胧胧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张俊脸,罗成张了张嘴,又死死的咬住下嘴唇,一阵哀怨一阵委屈的瞪著凌洛夜。

    “叫出我的名字,给你大肉棒吃了!”凌洛夜一步步的引诱道,双手还色情的抚摸著双股间,就是不去碰那骚浪的菊穴。

    “凌~凌同学~”半响,罗成才万般无奈的叫出那个让他羞耻万份的名字,只觉双颊要被烫伤了一般灼热,虽是羞耻的举动,却被他弄的淫荡万分,刚刚叫出那个名字,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撅著屁股去贴近那炙热的源头,菊穴刚碰到火热坚硬的龟头,便被刺激的软了整个身子,如发春的猫儿一样,喏喏的淫声浪语道:“进来,啊~骚穴好痒,快点把肉棒插进来!”

    凌洛夜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冷声命令道:“叫名字!我的全名!”

    混蛋!

    虽然早已被情欲所驾驭,前後两处肉穴也是极为瘙痒难忍,但还不至於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混蛋,操你娘的!面子上却不得不服软,湿漉漉的眼神泫然欲泣一般,看样子著实被对方欺负的狠了!

    “不想要我的肉棒了吗?不想被粗长的肉棒使劲的插你的骚穴吗?干你的花心?用肉棒给你好好的止痒,然後再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灼伤你的骚壁!”浑厚低沈的嗓音如同千年佳酿一般令人沈醉,只是这样听著,罗成便想象出那炙热坚硬的阳具插在自己的骚穴中,使劲的摩擦骚壁的感觉,一时情难自己,差一点就一泻千里。

    好想~啊~好想被插进来~好想被狠狠的操干~好像被精液射进来的感觉~

    “要不要我插进去?老师,那样会很舒服哦!我的大肉棒可是又粗又又长哦!绝对会插进老师的花心,然後把花心插爆!”

    “啊~别~别说了~快点插进来~啊~受不鸟了~骚穴好痒啊~”

    “叫我的名字,洛夜~”

    “啊~啊~洛夜~插进来~用你的肉棒狠狠的干我的骚穴~啊~洛夜~求求你~干我~啊~哈~”

    凌洛夜狭长的眼眸一眯,如同深林中的野豹,危险而又充满能量。

    “老师,那学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粗长的肉棒势如破竹一般的冲进了对方禁止湿热的菊穴中!

    制服诱惑

    “老师,那学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粗长的肉棒势如破竹一般的冲进了对方禁止湿热的菊穴中!

    “老师,是不是被学生干的很爽?喜不喜欢这麽被学生干!”

    “喜欢~啊~好喜欢啊~快点~使劲的插我~啊~”

    由於是後背式,罗成呈著屈著膝盖双腿大张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姿势,下半身高高的耸起,特别是屁股,还放浪的摇摆著,而上半身则是紧贴在床上,每次被男人从後面的撞击,都会另自己的乳头与床单进行剧烈的摩擦,细腻敏感的乳头再被粗糙的被单摩擦过後,又红又痒,像被男人吸过了一样,从里到外居然蔓延出一股子瘙痒的感觉,使得罗成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开始把玩起自己的乳头来!

    “老师,自己玩自己的奶子舒服吗?要不要我帮帮你?”

    乳头在自己的手指头之间肆意的被玩弄,本来是挺舒服的,可被凌洛夜这麽说完之後,便不舒服了,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更深的饥渴,无论在怎麽用力的捏扯,还是不够,好想~好想要更刺激的!

    “怎~麽怎麽帮?”罗成费力的转过头,一脸希翼渴望的看著凌洛夜那张俊美非凡的脸,这麽近距离的观望,竟使得他像怀春的少女一般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老师想要我怎麽帮呢!”凌洛夜并没有正面的回答,而是看著那张通红的俊脸,邪恶的反问道。

    “老师~老师想要你吸吸它~乳头~乳头好痒啊~”罗成两只手各自把玩一颗奶头,让它们在自己的手指间下变形,变得更大更红,眼睛却一眨不眨的死盯著凌洛夜,那双眼睛像能渗出水来!

    “骚婊子!”本来还想著再捉弄对方一会儿,多看会对方那饥渴难忍的模样,谁知道最後竟是自己先败了下来,试问他什麽时候在别的男人或女人面前这麽丢脸过!凌洛夜怒喝一声,就著两人的体位将罗成的身子调转了一个个!瞬间从後背式变成了骑乘术!罗成的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对方的肉棒上,一下子使得那粗长的肉棒进入到了从未有过的深度!

    “啊~啊~哈~恩啊~要~要捅穿了~骚穴要被大肉棒插破了~呜呜~”先不说那深入的抽插,就是那肉棒在菊穴中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肉棒缴动著菊穴中的嫩肉,也让罗成丢盔卸甲的泄了出来,一股淫水从前面的浪穴中涌了出来,湿淋淋的一片。

    “老师的乳头真可爱!又大又红!像熟透了的樱桃!”凌洛夜由衷的赞赏,伸出舌头在那因被赞赏而颤抖不已的乳头上舔了一下!

    “哦~哈~啊~哈~恩啊~”舌尖刚触碰到乳头,罗成整个人便如触电般弹跳起来,复有挺起前胸将乳头整颗的推进男人的嘴里。

    “啊~好爽~啊~好爽啊~快点~吸吸~我的小浪乳~啊~哈~好棒~”罗成骑在对方的身上,抱住凌洛夜的脖子,将对方的头贴靠在自己的胸前。

    被自己玩弄的火辣辣的乳头,被对方的舌头有技巧的吮吸著,竟有著别样的快感。

    “别~别光吸这个~另一个~另一个乳头也~也要吸吸~”没过一会儿,罗成便又开始不满意了!左边的乳头是舒爽了,可右边的那个还孤零零的可怜著呢!

    “呵呵!”凌洛夜坏笑著吐出罗成左边的乳头,那被吸过的乳头明显又大又肿,要比右边的那个还要大上一圈,上面还沾染著男人的唾液,淫靡发亮,似乎再勾引著男人再一次的将它吃到肚子里去!

    “怪道老师的乳头像女人的一样又大又饱满,原来是被男人吸出来的!也不知道要达到这个效果,得需多少个男人这样没日没夜的吮吸!”凌洛夜酸溜溜的说,说完又把罗成的另一颗乳头也含在了嘴里。

    “啊~哈~好棒~好棒啊~啊~恩啊~乳头要被吸爆了~”

    “呜呜~别咬啊~啊~恩啊~哈~恩啊~啊~啊~恩啊~”

    罗成放声的淫叫著,一开始还舒爽的仰著头,抓住凌洛夜的头发往自己的胸口按,可没过多久,便又扯著对方的头发将其拉开了!一脸委屈的盯著凌洛夜,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老师,您又怎麽了?”

    “下~下面也痒~你也帮我吸吸嘛~”

    作家的话:

    各位亲亲们:《玩物世家》第二部《调教舅舅》主要是外表清秀内心猥琐的舅舅与外表妖孽邪魅内心鬼蓄霸道的二侄子之间的戏,严格来说是邪魅的二侄子调教小舅舅的故事,有喜欢这对CP的可以去观望一下哦!没有看过

    罗大哥的无奈

    罗威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罗旭整个人斜靠在那张超豪华的真皮办公椅上,整个人衣衫不整,上衣搭在肩上,从领口露出小麦色健康的皮肤。

    他微微仰著头,眯著眼睛,细细的汗丝从古铜色的皮肤里渗了出来,那张刀削般冷峻的脸上还残留著些许伤痕,特别是嘴角还肿了一大片,更给他增添了一股颓废慵懒的气息。

    而他的下身,裤链被打开,一个略显稚嫩的小男孩正伏在他的两腿之间,费力的吞吐著他的阳物。

    小男孩显然还不太精通此道,嫣红的嘴唇即使长得再大,似乎也撑不下那粗长的阳具,只能机械的任由那黑紫色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嘴中进进出出,大大的眼睛湿润润的,显得还不可怜,有还几次那丑陋的欲望都插进了他的喉咙里,喉咙像是快要被撕裂般的疼痛难忍,可都半个多小时了,男人丝毫还没有一点要泄的意思。

    罗旭睁开眼睛,眼中一片澄明,他居高临下的俯视著臣服於自己身下的小男孩,清纯无辜的眼神,细腻白皙的皮肤,还有小巧嫣红的嘴唇,可以说算得上是一尤物,可自己偏生没有一丝欲望!

    无奈,伸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相框,相片中是一个穿著白色衬衫的男人,男人长得并不出色,微微的笑著,看著很舒服。

    罗旭将照片贴到自己的脸色,用嘴唇去触碰照片里的人儿,脑子里想的尽是那人赤裸著身子骑在自己身上的样子还有各种淫荡的表情,最後,大喊著一声将精液泄到男孩的嘴里。

    爸爸!

    性事完毕,罗旭从办公桌上抽出几张餐巾纸,和一张支票,递给男孩,声音冷冷的说:“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

    整理好衣服,镜子里的男人又是一副成功的精英模样,虽然脸上添了彩,但无伤大雅,说不定还能被传言成一段英雄与美人的佳话!孰不知,那是和自己的新兄弟火拼出来的!原因是自己的父亲情人!

    整理好衣服,罗旭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门外,拿著公文包,走了出去。

    门外,站著一个女人,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凄惨。

    毫无意外,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

    女人没有劈头盖脸的大骂,算得上她识大体。

    罗旭走上前去,将女人搂在怀里:“对不起,李瑶,我喜欢男人,而且是天生的。”

    “一开始,为什麽要骗我!”女人便是罗旭的未婚妻李瑶,她本来是想给对方一个惊喜,然後两人一起吃顿饭,看场电影,再接下来顺其自然的发生一些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她没想到,从门缝中,竟然看到一个男孩伏在自己男人的腿间,吞吐著那本该属於自己的东西。

    “我以为我可以的,可我太高估自己了,有好几次我都没办法,勉强不了自己,所以,一直没有碰你。对不起。”

    “哼哼!怎麽样?现在你是要和我说拜拜了吗?”

    “对不起,我不想再欺骗你了,也不想再欺骗自己了!”

    “伪君子!我恨你!”李瑶大喊一声,随即抹著眼泪踩著高跟鞋便跑出去了!

    “李瑶!”罗旭在後面追了上来。

    李瑶停了下来,对著罗旭说道:“放心!罗旭,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好歹我们也好过一场,你和爸爸的合作我绝对不会从中作梗!”

    罗旭站在原地,对著决然远去的背影,勾起了嘴角。

    对於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罗旭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作家的话:

    我终於完成凌洛夜和罗成的H了,可痛苦死我了!

    罗二哥的忧伤

    高级病房内:

    罗成穿著睡衣靠在床头,罗斌坐在床边,低著头正在削苹果,外面阳光明媚,却依然驱散不了罗斌脸上的落寞。

    他脸上的伤比罗旭的还要严重,伤痕横亘在那张略显阴柔的脸上,显得忧伤。

    罗成咬著嘴唇,一副做错事了的小媳妇模样,他伸出手指,刚想去抚摸对方脸上的伤痕,却被罗斌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罗成受伤了!心里严重受到伤害,这孩子从小到大从没像现在这麽抵触他过,他瘪了瘪嘴,委屈道:“阿斌,你讨厌我了?”

    罗斌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的问:“刚才那人是谁?”

    罗成心里咯!一声,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燃烧了起来,难道?被捉奸了?

    罗斌像是看出了爸爸的心思,抬起头,让整片的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直视著对方的眼睛:“我刚刚在外面站了好半天了!”

    意思是什麽该看的不该看的全看完了!

    罗成瘫倒在病床上,急促的喘息著,他想解释,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伤心难过的样子,特别是自己的二儿子,还在自己身体里的时候,就被亲生父亲抛弃了!父子俩像心连著心一样,看著儿子痛, 自己心里也痛!

    “我~我~”罗成张了张嘴,嫣红的嘴唇明显是被男人刚刚吮吸过的,他想解释,却突然慌了神,因为,他看到一颗晶莹的液体从儿子的眼角滑了出来,他从没见过,男人,也可以哭的这麽好看,像是遗落在人间的天使,找不到了回家的路,迷茫、彷徨。

    “阿~啊~斌~我~我~你,你别哭~”罗成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想去抱一抱眼前这个无比脆弱的男人,却在张开手臂的那一瞬间,又被拒绝了!

    他,是真的讨厌我了吗?他一定觉得我恶心死了!他肯定不会再爱我了!罗成怔怔的想著,没发觉自己也哭了出来。

    罗斌站了起来,背对著爸爸。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买了蛋糕,巧克力味的,因为想著他们或许都很忙,所以很高兴,因为,那时候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喜欢和爸爸呆在一起,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可以做很多事情,就算什麽都不做,仅仅是抱在一起,也会很开心。”

    “可自从爸爸有了大哥和小弟,就会常常忘记我,只有我一个人,才会躲在角落里默默的看著爸爸,只有我一个人,才会傻傻的回忆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只有我一个人,而爸爸,与此无关。”

    “我做好多好多的事情,只是要为了引起爸爸的注意,可结果,就像傻逼一样,一个人自顾自的在那里演著独角戏,以为台下坐很多人,尽管没有很多人也没有关系,只要我最重要的那个人还在就行,可戏结束了,才发现,台下空无一人,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原来,爸爸离我的生命越来越远。”

    “我想要狠狠的抓住,攥在手心里,可抓得太紧,往往适得其反,爸爸,你知道吗?我好孤独,我好害怕!我来的时候,本来很高兴的,我们终於可以单独的待一会儿了,我还想著,爸爸的生日,我们要去哪里去庆祝一下才好,待会是去吃海鲜还是爸爸最爱的川菜,可是,偏偏让我看到了那麽不堪的一幕。呵呵,我又当了一次傻逼。”

    “像小弟说的,或许是我太执拗了,太放不下过去,还活在以前的幻影中,或许,他说的没错,我该试著放弃了!”

    作家的话:

    四章OK!!姐要去外面做做兼职,赚赚小钱去了!待会去晚了老板娘又要克扣我银子!上午跑完八百米接著又跑了几次一百米,差点把我跑死在跑道上!苦逼啊!/~~拜拜

    冲突

    等罗斌说完,转过头去,发现罗成像个孩子一样哭的满脸都是眼泪,穿著宽大的病服,蜷缩著身子抱在一起,显得瘦削的不堪一击,他怕哭出声来,所以一直压抑著哭腔,由於憋得狠了,整个身子抽搐的厉害。

    “对不起……”

    罗斌无奈的叹息一声,回到床边,从後面把罗成整个人抱住,用侧脸蹭了蹭对方柔软的头发,才开口道:“我也想放弃啊!可是我办不到,我无法忍受自己所爱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抱在怀里的感觉。”罗斌说著,又将罗成往自己的怀里搂得更紧了。

    “所以,我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罗斌说完之後,罗成哭得更厉害了,整个脑袋埋在对方坚实的胸膛里,眼泪蹭得罗斌满西装都是,嘴里只是喃喃的说著:“对不起~阿斌~对不起~”

    罗斌抽出两张纸巾,帮罗成擦了擦脸,顺手捏著对方哭得通红的鼻尖恶狠狠的凶道:“你这幅丑样子都能登台演出了!干了对不起我的事,居然还有脸给我哭!到底谁才是父亲谁才是儿子呀!”

    因为又提到了自己的丑事,罗成的样子别扭极了,不高兴的捶了罗斌一拳,抽抽搭搭的骂了一句:“你有当我是你父亲吗!哪有儿子会对自己父亲做那种事情!”

    罗斌一下子翻身将罗成压在自己身下,握著罗成的腰身,在对方的脖子处狠狠的亲了一下:“是不是做这种事情啊!趁著天时地利人和,今天我非得把你生病这段时间欠下来的通通做回来!”

    罗成的身子本来就被凌洛夜调教了一番,又被自己所爱的人如此撩拨,顿时被软得像一潭春水,但想著自己身上还残留著凌洛夜弄出来的痕迹,便推拒著罗斌压下来的胸膛,讨饶道:“别闹了,待会医生就要来检查病情了!”

    罗斌倒也没为难他,仅是侧著身子将罗成搂在怀里,时不时得在对方额头、鼻尖、嘴唇亲上一下。

    “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

    “想。”看著那张俊逸的脸,和某人年轻时像到了极点,罗成在说“想”的时候,眼前的这张脸和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到了一起,连罗成自己都分不清楚,那个字是对谁说的,自从上次在电梯口遇见了那个人,这些天会时不时的想起年轻时的一些事。

    有些人,有些事情,是没法替代的。

    就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对於初恋,即使不爱了,可如果还有机会选择的话,还是会和他在一起,那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还有遗落在年轻时光里的心情。

    罗斌笑得更漂亮了,他轻轻的咬著罗成的耳朵,说:“爸爸,我也想你。”

    罗成也侧著身子,和罗斌拥在一起,在罗斌看不见的方向,眼神中有什麽东西变得更加坚定。

    “爸爸,你还记得上次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什麽事情?”罗成有些迷茫。

    “就是和我一起搬出去的事情。”罗斌生怕罗成反悔,又再接再厉的说道:“我在外面找好了房子,也装修好了,你也知道,大哥是要结婚了的人了,既然他结婚了,就不能再和你维持那种关系,这不仅对你不公平,对未来的大嫂也不公平,小弟他还小,很多东西他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要的,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我们不能再耽误他了,我已经联系好了澳洲那边的学校,等手续办下来之後,就可以送他出国留学,这对他的前途对他的未来都好。”

    等罗斌说完了半响,罗成也没有说话,只是低垂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爸爸,你不爱我吗?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不是的,阿斌,等我出院之後,我就跟你搬出去住。”

    罗成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恐怕,这一次,又要伤害他了!

    “真的!”罗斌难以置信的看著罗成,将对方搂在怀里有亲又抱,他显然没有相信罗成会答应的这麽痛快。

    罗旭站在门外时,看到的就是这麽一副情深深雨蒙蒙的景象,看呐!自己的爸爸和自己的兄弟正背著自己密谋怎麽私奔呢!自己反倒像强占弟媳的恶霸!

    罗旭顿时觉得血液倒流,浑身冰冷,他冷冷的看著眼前的这一对奸夫淫妇,恨不得一下子杀了他们!

    他握著拳头,一步一步走到床边,每走一步,都在强忍著将拳头挥出去的冲动!

    “爸爸,这是要和二弟搬到哪里去住?”罗旭边说边将西装脱了下来扔到床上,脸上的伤痕让他显得更加狠戾。

    床上的两人被这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罗旭吓了一跳,特别是罗成,身子一怔,条件反射的往罗斌的怀里靠了靠。

    罗成这一小动作被眼尖的罗旭扑捉了去,心中更加不悦,眼中的暴戾又多了几分,不由分说的就将罗成从罗斌的怀里拽了出来,困在自己的怀里。

    “嗯?爸爸怎麽不说话了?你想和罗斌双宿双飞?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完便要去扯罗成的病服,却再看到隐藏在衣服里面的吻痕时,动作变得更加粗暴了,几乎是用撕得,将罗成身上的那件病服撕扯成碎片。

    “疼~阿旭~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罗成皱著眉头,手腕和大臂都被罗旭掐处血丝来了!他拼命的挣扎,却抵不过罗旭的力量,仍被死死的压在罗旭的胸前。

    “罗旭!你他妈快放开他!”罗斌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朝著罗旭挥起拳头便要向他砸去。

    罗旭一个灵敏的转身,抱著罗成便躲了过去。

    “放开?凭什麽!别忘了他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能碰得,我为什麽碰不得!”

    罗成身上的衣服彻底被撕光了,裸著上身,玫红色的痕迹在两人的眼中都尤其格外的刺眼,特别是罗旭,像一头嫉妒的豹子,眼里散发这凶恶的光芒,看著罗成,想要生吞了对方一样,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阿斌,我疼~”见罗旭俨然一副已经失去理智的样子,罗成又惊有怕,连忙像罗斌求救。

    “大哥,你先放了爸爸,你这样弄得他不舒服,有什麽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说!”罗斌现在虽然也想杀人,但又怕误伤到爸爸,只能先冷静下来,好言相劝。

    谁知,罗旭倒笑了,笑的阴沈沈的。

    “好啊,不过,你都爽过了,我还没爽过呢!先让我操操这小贱人,再和你坐下来好、好、说!”

    作家的话:

    专栏在排行榜的小尾巴上摇摇欲坠了一天,俺滴个小心肝也跟著悬著一天,不过,呜呜~结果还是沈下去了!好桑心哦!好桑心哦!

    教各位美眉们一个瘦脸美白的方法:每天给我的专栏投上一票,瘦脸美白都有效!

    我到底有多混蛋

    “好啊,不过,你都爽过了,我还没爽过呢!先让我操操这小贱人,再和你坐下来好、好、说!”

    罗旭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才挤出这几个字,虽是对罗斌说的,可眼神却一眨不眨的盯著罗成,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对方一口吞进肚子里。

    罗成被大儿子死死的钳制住,浑身冷得发抖,牙关也不住的打颤!

    他好怕,阿旭从来没有这麽对他过,像用一个仇人的眼光,狠狠的盯著他。

    “大哥!你别太过分了!爸爸还在生病中,根本就经不起你这麽折腾!”

    “怎麽?就经得起你折腾!”一句话堵著罗斌有口难言,只能眼睁睁的看著大哥一把将爸爸推到在床上,然後不顾爸爸的挣扎,强行将对方的裤子给撕了下来。

    “阿旭~不能这样~门~门还没关!快点放开我!”罗成急了,医院里的走廊上人来人往,万一被别人看到这一幕,那就不是丢人的问题了!而是家族乱伦!

    “哼!”罗旭闷哼一声,分开爸爸的双腿架到自己的双肩上,冷笑道:“怕什麽!你这麽骚浪,能有人来围观你被自己亲生儿子操,不是更喜欢吗?”说著便用手指插入了罗成前面的花穴,里面水汪汪的,裹著罗旭的手指像婴儿吸奶似的。

    “这麽浪?竟然一下子出了这麽多水?小穴就迫不及待的想被大肉棒操了?”说完转过脑袋,似笑非笑的看著罗斌:“爸爸被你调教得挺不错嘛!刚被你干完还是这麽紧,咬著我的手指头不让我出来呢!”然後又加入一根手指,屈起手指在骚穴里扩张。

    “啊~阿旭~啊~恩啊~别~别这样啊~啊~”

    罗成上身平躺在床上,两条腿大大的分开,高高的架在罗旭的双肩上,心里装满了尖锐的刺,扎得生疼,以前,在床上,儿子们也会说这种话来刺激自己,可却不像今天这样夹枪带棒,他们的关系已经走了到边缘,总该是有人要退出的!既然儿子们都不愿意离开,那麽,只有自己离开好了。

    “在想什麽了!”罗旭看著罗成神游其外,大大的眼睛空洞的没有一点神彩,心里更加不悦,拧过对方的下巴,尖刻的问道,“怎麽不叫了?平时不是很会叫得吗?叫大声一点给我听听!”

    “罗旭!你还有完没完!如果你在报复我想独占爸爸,可以冲著我来!没必要这麽折磨爸爸!”

    “罗斌,你可真是个好儿子呢!这麽多年我怎麽就没发现你对爸爸竟然如此上心?以前又不是没有玩过更狠的!怎麽?难不成你也想要了?呵呵!我不介意我们兄弟俩一起玩双龙!要不要一起?”

    罗旭竟然阴腔阳调的邀请起罗斌一起玩双龙,只是眼睛里满是威胁,像是再说,你要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弄死你!

    而罗斌偏偏走上前去,在罗旭阴沈狠戾的目光中,勾起嘴角:“好啊!”而在下一秒,却一手抓过罗旭的後领拽到地面上,随之扬起拳头一拳一拳狠狠的打在对方的脸上,由於罗斌出拳快而狠,又是在罗旭毫无防备的时候,罗旭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你到底能有多混蛋!你到底能有多混蛋……”

    “啊──!阿斌!你疯了!不要再打了!你会把他打死的!”罗成连忙从床上爬下来,扑到罗斌的身上,死死的抱住罗斌的腰。

    而罗斌确实是疯了,他虽然看起来没另外两兄弟显得高大魁梧,可力气却不比他们小,一拳一拳竟打在对方的要害上!

    “呜呜~混蛋!别打了!你是不是想要打死他啊~别打了!啊!救命啊!啊──!你打我好了!”罗成眼看著罗旭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再不制止真的要闹出人命连,而罗斌双眼嗜血通红,已经打急眼了!根本停不下来,没法,罗成一下子扑到罗旭身上,与罗旭抱在一起,硬生生的承受著罗斌落下来的拳头。

    罗旭想要推来扑上来的罗成,却被罗成死死的抓住衣服,两个人像连体婴儿一般。而当罗斌发现身下的人变成罗成时,已经晚了,落下去的拳头已经收不回来了。

    “唔~”一拳打在罗成的後背上,罗成闷哼一声,嘴里发苦,一个没忍住,哇的一口吐出鲜血来。

    一时间,罗斌怔住了!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的鲜血,难以置信的看著眼前发生的事情!天!他都干了些什麽!

    还是罗旭最先反应过来,脱下沾满血迹的白色衬衫,将浑身赤裸的罗成包裹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

    “爸爸~爸爸~你没事吧~爸!”罗旭想假装的很坚强,可还是掩饰不了声音中的颤抖,嘴角裂了开来,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罗斌站在旁边,伸出手想去摸摸罗成,却被罗旭抱著给避开了。

    “你他妈还站著干嘛!去叫医生啊!”罗旭朝著罗斌咆哮道。

    上一秒还是相见两相厌将对方往死里打的的仇人,下一秒便又成了齐心合力的兄弟。

    罗斌不放心的看了罗旭怀里那张苍白的脸,转身跑了出去。

    罗旭费力的站起身来,把罗成抱到床上,衬衫上的鲜血衬得罗成的脸更加惨白妖冶。

    “我到底有多混蛋啊!爸爸!我混蛋!混蛋!你打我吧!使劲打我!”罗旭拿起罗成的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打去,可那只手软软的,一点知觉都没有。

    悔恨、心疼!

    罗旭拿著罗成的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男人流泪真的很难看!所以,他不绝不会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流一滴眼泪。

    爸爸,我到底有多混蛋啊!

    作家的话:

    捂脸。。。。好孩纸不打架也不会写打架,这章写我的手忙脚乱的,感觉乱七八糟滴。。。呜呜。。。

    离开

    一切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大家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个错,所以,父母的决定是对的,养父的绝对也是对的,就连那人当初的决定也是对的。

    他是个祸害………

    梦中,一直有个人在他的耳边默默的催眠。

    罗成从梦中惊醒,被子已经被眼泪浸透了。

    或许,真的是他离开的时候了,如果,这个家里没有自己的话,三个儿子一定各自都会有自己的生活吧!

    这样想著,罗成的心里也释然了,只要自己的儿子能好,什麽都无所谓了。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是~是凌同学吗?”才和自己的学生发生过关系,又给对方打电话,罗成别别扭扭的,还没开口,脸就涨红了。

    “呵呵!”凌洛夜闷笑几声,表示心情很好,他似乎早就料到了罗成会给他打这通电话,故意压低声音,暧昧著语气说道:“凌同学倒是没有,凌哥哥倒是有一个,老师,叫一声哥哥来给我听听!”

    罗成本来就是心不甘情不愿,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了才打的这通电话,一听凌洛夜这麽说,又恼又怒,真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对的还是错的!

    “凌洛夜!你别太过分了!”

    凌洛夜生怕将他逼得太急,见好就收,温声细语的说:“老师,考虑的怎麽样了?”

    “我~我答应你的条件,做你的私人家教,可是~可是~我没有地方住了,我~我身上也没有钱~能不能先~先预支一下工资?”罗成仅仅得握著电话,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还微微的发颤,他咬著下唇,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你先不要考虑住的地方,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关於钱的问题,老师,你在我这里,不需要用钱!老师,这也不能怪我苛刻,鸟儿还没在我笼子里,我又怎麽可能让它有飞出去的可能!这不是我的作风!”

    “凌洛夜!你──!”罗成气的脸色发白,使劲的攥著拳头,“你是什麽意思!你是要把我当成金丝雀养!你是要把我关在笼子里面当你的禁宠!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如果是这样想的,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条件!我是你的老师!就算成了你的私人家教也还是你的老师!”

    想到刚才凌洛夜最後的一句话,罗成便怕得发抖,几次想按掉电话,可又一想到自己的几个儿子,又咬了咬牙,坚持下去。

    “老师,你先别激动啊,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怎麽舍得把您当成鸟儿养呢!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需要什麽,可以直接找我,我只是想成为你的依靠而已。”

    凌洛夜的声音很温柔,不急不缓,像小桥流水一般,可以想象,他正站在柔和的阳光下,嘴角带著一抹微笑,徐徐的微风掠过他的头顶,他正带著一抹微笑,享受著这一切。

    而事实上,正好相反。

    这是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面摆满了各种骇人的刑具,凌洛夜正坐在这间地下室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左手拿著电话,而右手上,则是一把小型的刺刀。

    而他的对面。是一个被绑在柱子上的女孩,女孩的嘴上塞了一块破布,正瞪著大眼睛惊恐的看著凌洛夜。

    而此时,凌洛夜的脸上也没有什麽柔和的微笑,而仅是残忍的勾著嘴角,眼中冰冷,没有一丝笑意。

    他把玩著手中的刺刀,冰冷的刀锋贴到女孩的脸上,只要他手中一用力,女孩那张精致的脸庞就花了。

    “唔~”女孩挣扎著,摇著头,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你那边是什麽声音?”女孩的呜咽声被电话另一端的罗成听到了,罗成狐疑道。

    “没什麽,就是在调教一只不听话的小野猫罢了!”凌洛夜的声音依然很温柔,可看著女孩的眼光却愈加残忍,对著女孩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意思是不要打搅到他了,然後接著对罗成说:“老师,下午我去接你。”

    “嗯,还有,我~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让我的儿子知道我在你这里,我怕,我怕他们会找上你。”

    “呵呵,老师,这是在关系我吗?”凌洛夜狭促道,而那边的罗成早已把电话关上了。

    凌洛夜挂上电话,随手将手机扔到地上,手机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然後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威胁我的人,而另一种,是被我威胁过的人,而你,很幸运,两者皆是。你知道威胁我的人下场是怎麽吗?”凌洛夜呵呵一笑,用嘴努了努那被自己摔碎了的手机。

    “唔~”女孩猛烈的摇著头,眼中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落。

    “你是怎麽知道我和老师的关系,除了你,还有那些人知道?”

    既然现在罗成已经属於自己了,那麽他势必保护他的安全,排除一切有可能威胁到两人前途的因素。

    而这个女人,就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和罗成,现在的自己羽翼还未丰满,根被没有实力和自己的父亲相抗衡,如果遭到父亲的反对,那麽,受伤的就不仅会是罗成了。

    作家的话: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前面的那一点情节吧。。。。

    惊慌

    当罗旭三兄弟发现罗成不见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五六点锺了,当时,罗定从学校回来,直接就去了医院,二哥和大哥因为爸爸现在已经闹僵了,现在,这个家里就靠他了,他在自己心里想:自己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

    可他走进爸爸病房的时候,就嗅到了一股异常的味道,房间里冷冷清清的,窗帘大敞著,从外面扫进来的风还带了股子冷意。

    一切依旧,只是房间里少了个爸爸。

    罗定心里一惊,连忙拉过走廊里的护士,问这病房里的病人哪儿去了,才知道,爸爸已经被接出医院。

    罗定刚放心下来,下一秒又绷了起来,早上来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