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0 部分阅读

    都被这个讨厌的女人给破坏掉了。

    半天,凌洛夜才转过身子,将女孩拥入自己的怀里,眼神很冷,脸上却带著淡淡的微笑:“怎麽跟我说这种置气的话?你知道最近学生会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对不起,最近忽略了你。”

    “哼!你少拿这种甜言蜜语来搪塞我!我不吃你这套!没时间陪我?有时间去陪那个老东西?”嘴上虽然说著不吃这套,可身子却依然偎在对方的怀里,那坚实的胸膛和那散发著淡淡清香的味道都另自己如此著迷。

    在女孩看不见的位置,凌洛夜眼中的嫌恶更加浓了,可语气动作却依然的温柔:“他毕竟是我的老师,老师生病,作为学生我怎麽能不去看望一下呢!别耍小性子了,乖乖去上课,晚上抽时间陪你好不好?”

    女孩还是赖在凌洛夜的怀里不依不饶,无法,凌洛夜勾起女孩的下巴,在对方的红唇上蜻蜓点水的一吻,又露出一个摄人心魂的微笑:“晚上,肯定会陪你,现在乖乖去上课吧,我看著你进教室之再走。”

    女孩的脸上浮出一丝红晕,尽管知道对方说的不是真心话,可自己还是心甘情愿的沈沦在对方温柔的骗局中。

    “说话要算话哦!”

    “肯定。”

    看著女孩远去的背影,脸上伪装的完美微笑慢慢褪去,眼神也逐渐变得幽深阴冷。

    这件事怎麽会被她知道?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出一个手机号码。

    “三六班,安娜,晚上带到仓库里去,还有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作家的话:

    谢谢投票留言送礼物以及默默支持的亲,下章铁定H起来。

    渔翁得利10

    凌洛夜推开病房门的时候,罗成还在昏睡著,梦里不知遇见了什麽,好看的眉头紧锁成川字形,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映出一片阴影,不安的抖动著。

    记得以前听别人说过,蜷著身子睡觉的人最没有安全感,而自己心爱的老师此刻就像一只小狗似的蜷著身子,把脸埋在被子里面。

    桌子的花瓶里插著一大捧玫瑰,红豔豔的,带著浓郁的香气,凌洛夜拿起来放到鼻子上嗅了嗅,皱了皱眉头,鲜红火辣的玫瑰和这雪白素净的病房实在不搭,而且,是谁这麽没有常识,难道不知道这浓郁的香气和豔丽的颜色会影响病人的心情吗?

    哼哼!玫瑰?凌洛夜似笑非笑的把那一大捧玫瑰花扔到外面的垃圾箱里,接著在那花瓶里插上自己带来的康乃馨,然後又把病房的窗帘拉开,才坐到病床对面的椅子上,凝视著病床上的罗成。

    才一个星期没见,好像就瘦了一圈,细腻的皮肤也没了以往的瓷瓶般的光彩,是没睡好还是睡得太多了,眼圈周围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

    凌洛夜伸出手,捏了捏罗成的脸颊,脸上的肉也少了,捏在手里也没以前有存在感了,记得以前,每次在办公室替他批改作业或是整理资料的时候,最爱在罗成打瞌睡的时候,捏他的脸颊,虽然不是肉嘟嘟的婴儿肥,可是捏在手里的感觉很软很有弹性,让自己爱不释手,就像那人已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然後每次被捏得疼了,对方都会一脸惨兮兮的的醒来,然後迷迷糊糊的问:“刚才有人捏我吗?”

    “呵呵,老师你又做梦了吧!”

    “是吗?”罗成揉著脸带了点羞涩的笑,眼睛垂下来,长长的睫毛很好看。

    可是,现在凌洛夜却舍不得用力,生怕捏疼了对方。

    那双眼睛也依旧好看,尽管闭著,眼角依旧微微上挑,睫毛像一把小扇子覆盖下来,凌洛夜用麽指肚轻轻的擦了擦对方的睫毛,长长的,骚动著自己的手心痒痒的。

    为什麽要皱著眉头,是梦见了什麽不开心的事情了吗?还是你那几个混账儿子又惹你生气了?或者是他们又逼著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凌洛夜俯下身子,用嘴唇亲了亲罗成的额头,不带情欲的,似乎想要抚平对方眉间的皱褶。

    “唔~”还在梦中的罗成突然感觉有什麽像羽毛一样的东西不停的骚弄著自己的脸颊,痒痒的,舒服的呻吟一声,便睁开了眼睛。

    凌洛夜似乎还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小心翼翼的吻著罗成的眉间,接著是鼻骨、然後是脸颊,根本没有发现对方已经醒了,就在他刚想去亲一亲那张红豔豔的小嘴的时候,那张小嘴突然张开了。

    “你亲我干嘛?”罗成怔了怔,待看清眼前距离他只有零点几毫米的凌洛夜时,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麽一回事,嘴巴便条件反射的发问了。

    凌洛夜显然是没有想到对方会醒,醒来之後还会以这麽一副姿态问自己为什麽要亲他,对视著罗成那还近乎恍惚的眼睛,也怔了几秒锺,然後脸上莫名其妙的爬满了红晕。

    “你看错了。”凌洛夜慌忙的直起身子,眼睛不自然的看向别处,不甚利落的走到床的另一边,去给对方削苹果。

    “是吗?”罗成怀疑的摸了摸刚才被亲到的地方,然後又把手放到鼻子处闻了闻,“你为什麽要亲我?”

    “都说是你做梦了。”凌洛夜削著苹果,虽然心不在焉,可果皮还是被他完整得削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个又圆又大的果肉便出现在罗成的眼前。

    罗成接过苹果,心安理得的在嘴里咬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才张口说了声谢谢,然後顿了一下,低著眉眼又说:“你刚刚明明就亲我了,我脸上还有你的口水!”

    “呵!那又怎样?亲一下又不犯法,老师要亲回来吗?”毫无预兆的,凌洛夜猛地凑到罗成的眼前,看著对方目瞪口呆的模样,狭促的问道。

    好几秒锺,罗成才反应过来,双手抵在凌洛夜的胸前,把脸偏向一边,脸色涨的一片霞红。

    “虽然不犯法,可老师也不是能随便乱亲的啊!”

    “又亲不坏,不信你试试!”说著凌洛夜把测半边脸凑到罗成的唇边,引诱到:“老师,你亲一下,我们就扯平了。”

    好白哦~皮肤好好哦~罗成看著近在眼前的美男,皮肤光洁如玉,轮廓似雕刻出来的一般,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再往下看,是线条流畅优美的下巴,性感的喉结,然後是精致的锁骨,好想在上面啃几口啊。

    “老师随便怎麽亲都没关系哦,就算沾到口水都没关系。”凌洛夜看著罗成一副花痴的模样,心中窃喜,嘴角勾成一个漂亮的孤独,进一步的引诱道。

    怎麽亲都没有关系?就算沾上口水都行?就像是受到了蛊惑,又或者是外面的阳光太明媚了,罗成当真在对方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就像是蜻蜓的翅膀落在皮肤上,力度轻柔到可以忽略不记,可凌洛夜还是像被镇住了,心跳没完没了的加速。

    凉凉的,感觉很舒服。那两片嘴唇如果含在嘴里使劲的吮吸,味道应该很不错吧,如果可以,再把舌头伸进去,在那温热的口腔肆虐搅拌。盯著罗成的嘴唇,凌洛夜开始无限瞎想,脑子里的东西越来越下流,下腹更是腾得窜起一阵热流,开始蠢蠢欲动。

    作家的话:

    谢谢那位给意见的亲,文章确实被我写的越来越乱了,从读者的反应中也看出来,後面的情节很糟,可是关於模仿,凭良心说我确实没有想著任何一篇文章来写这部小说。

    可能实在是压力太大了,根本抽不出时间写文,累了一天再做到电脑旁头昏脑涨的没有一点效率,连做梦都想著赶紧完结,太急於求成了,把自己逼得紧了反而什麽都写不出来。

    我再试几篇,如果还是这样,那就只能先停一停了,把生活学习中的事情处理好了,再安下心来把文章好好梳理一下,或者先存好稿,等写完了一并发上来,这样也不会受到一些因素的影响。

    公告

    公告:首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肯定,听大家这样说,反而松了一口气,一开始就把自己逼得太紧,脑子里全是速度,如果有能力恨不得一天十更,却忘了效率,最近有亲反应,文章越写越乱了。

    最近三个月对我来说真的很紧张,光是证书就有五门要考,一门就要有三四本书要读,看著那一摞摞书,感觉又回到了高三的时候,还有技能坚定,反复的点钞、传票和五笔,每天都反反复复的重复著这些事情,生活又变成了图书馆教室宿舍这麽三点一线。

    关键是工作的问题,感觉很烦躁,不知道是要留在北京还是回家,马上银行证券公司等就要来面试了,同学们似乎都拼了,我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好长时间都持续著低迷失落的状态,情绪反反复复,外地人在北京,没有一点优势,每天要想很多事情,想著想著,头就像要炸开了,本来身体就处於一种亚健康的状态,最近愁得吃了饭就往外吐,可能多少年以後回过头看看这确实不是一件大事,不值得这麽费心费力,可现在就是走不出去。

    所以,我想先把文暂时放一放,等生活学习上的事情稳定了,再拿出来好好的整理一遍,现在没时间也没精力,有时候夜里一点多才开始动笔,写了两三个小时,迷迷糊糊的才睡三四个小时就又爬起来打卡,跑步,上课,看书,练技能,感觉真的很累,一直坚持到现在,第一是我放不下看文的亲,第二放不下我写出来的故事。一直在犹豫是草草的完结还是停一段时间在写。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能够理解,也不知道能有多少读者能够等我回来,但是我保证,过段时间,我会带著完结了的父慈子孝来见大家。

    最後,谢谢一直投票留言的亲,谢谢一直默默支持的亲,尤其要谢谢那些指责批评我的亲,看完你们的留言,我真心的受教了,呵呵,其实我的脾气一点都不暴躁,只是太烦躁了,敏感的性格遇见了敏感的季节,把自己一些缺点宣泄出来了,让大家见笑了。

    对那些期待此文的亲,深深的鞠一躬,抱歉了。

    制服诱惑

    “老师,这是你自找的!”凌洛熙努力的压抑著,从心底升腾起一把欲火,脑袋里各种叫嚣著要蹂躏他!狠狠的蹂躏他!看著那张小嘴一张一合的却完全听不见对方在说什麽。

    罗成前一秒还在感慨这家夥的皮肤亲起来的感觉比亲自己的三个儿子还要好,下一秒就被人压在身下了。

    “你~你干什麽!”

    “老师,你亲完了就打算逃了?”

    “不然,你还想怎样?”

    “你得对我负责!”

    “我凭什麽对你负责?”

    “你刚刚亲了我!”

    “可你也亲了我”

    “那我也对你负责好喽!”

    “你~你要怎麽对我负责?”

    罗成看著步步紧逼的凌洛夜,身子往後缩了缩,可再往後就是墙壁了,身无藏处,只能被对方死死的按到墙上。

    凌洛夜大手灵活的伸进了被子里面,隔著外面的病服握住了罗成下身那根小肉棍,在手里把玩著。

    “呵呵,老师,我刚碰它就硬了,真淫荡呢!”

    被男人摸两下就会有反应的身子,又怎麽受得了自己这麽敏感的地方被人触碰,更何况,住院好几天都没有和儿子交欢了,身体的各个细胞都异常的敏感,如陆地上的鱼儿得了水,挺著身子往凌洛夜的手中送,希望得到更多。

    痛苦并快乐著,说的就是此时的罗成吧!

    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不对,对不起自己的儿子,所以脸上含羞带怒瞪著凌洛夜,可他又不能否认,此时自己真的很快活,飘飘然像入了仙境,身体做著与表情相反的动作,风骚的扭动著,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老师,我这样玩弄你的小兄弟,你舒服吗?”凌洛夜狭促道。

    罗成憋得满脸通红,可还是很有骨气的摇了摇头,那模样,像极了置气的孩子。

    “哦~”凌洛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看著对方,半响才说:“原来老师不喜欢被摸小兄弟啊!”然後趁著罗成举棋不定,又想点头又想摇头的档,一把扯掉罗成的裤子,端详著那处早已湿淋淋水哒哒的妙处,“老师是想被我玩弄小骚穴吗?啧啧,看看把你骚的,才这麽一会儿就流了这麽一滩,都一把年纪了,也不嫌臊的慌!”

    罗成是臊的不得了,特别是当对方那凉丝丝的手指拨开那两片花瓣时,指甲有意无意的刮擦著里面的水肉时,臊的满脸通红,他本是想夹紧双腿,不想让自己的骚穴暴露在那赤裸裸的视线中,可行动起来时,却是收缩著内壁,两片花瓣紧紧合牢,将凌洛夜的手指夹进了自己的骚穴中。

    “呵呵,老师下面的小嘴可真贪吃呢!流了这麽多口水!还紧紧的咬住我的手指不放!”

    “不是~不是的!”

    “不是口水那是什麽?”说著凌洛夜用指甲刮了一下对方骚穴里的淫水,魅惑之极的放到自己的嘴里,用舌头舔了一下!在手指脱离蜜穴的时候,还发出一声类似於亲吻的揪的声音。

    “夹得这麽紧,还说不贪吃?”

    罗成还想说些什麽反驳对方,可就在这时走道里突然响起了脚步的声音,凌洛夜赶紧把下身赤裸著的罗成塞进被子里,在对方耳边交代了两声,才直起身子,果然,几秒锺後,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著护士装的护士走了进来。

    那护士小姐并没有看到凌洛夜,把托盘放到旁边的桌子上,便直走到病床前。

    “该量体温了,今天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

    “没~还~还好。”罗成躲在被子里,拿眼一直瞪著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凌洛夜,万一,这护士又要给自己做检查,下面还没有穿裤子,那不丢大了呀!

    果然,护士小姐拿起旁边用酒精消过毒的温度表,甩了甩,便要去掀开罗成的被子。

    罗成紧紧抓住被子,把自己包的结结实实,看著凌洛夜的目光也由愤恨变成了求助。

    凌洛夜得意的笑了笑,才走到护士小姐的身边,向对方露出一抹堪称完美的微笑:“你好,需要我帮忙吗?”

    护士小姐这才发现病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且还是个超级大帅哥,更重要的是这个超级大帅哥还向自己露出那麽迷人的微笑,一颗枯萎的小心肝又那麽华丽丽的盛开了。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病人现在有点不合作。”护士小姐脸色带了那麽一抹红晕,并不太好意思的看著凌洛夜。

    “额=”凌洛夜看了蜷在被子里的罗成,脑子里的想法转了转,才笑著回答:“我的儿子叫他爷爷,你说我们是什麽关系?”凌洛夜挑眉,神情中带了那麽一些狭促,逗弄得那小护士的脸更红了。

    “呵呵,原来是父子关系啊!”她是不知道病人原来还有第四个儿子,原以为另外三个就已经很帅了,真没想到一个比一个帅,真难以想象,孩子的母亲是多麽漂亮的一个人才能生出这四个帅哥!

    凌洛夜低头不语,他只是笑,并没有否定对方的猜测:“要不这样了,我也是医学院的学生,像这种简单的操作也会一点,不然你先出去忙,这里就先交给我了!”

    “这~不好吧。”护士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这有什麽不好,我是病人的家属,总不能去害病人吧!而且都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我可以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总觉得麻烦你有点~有点不太好意思~”护士小姐说完这句话,脸更红了,像要滴出血来,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

    “哦~”凌洛夜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的长叹一声,然後走到护士小姐的旁边,凑到了对方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麽了,只见对方羞怯的放下托盘便夺门而出,再她前脚踏出门槛的那一刹那,凌洛夜又叫住了她。

    “把你身上的护士服留下来。”

    护士小姐脸上的红潮还没褪尽,便怔在了门外。

    凌洛夜这才深情款款的说:“做了念想。”

    “真没看出来啊!我们校的凌大公子还真会讨女孩子欢心!才见一面就向人家要护士服做念想!”

    护士小姐刚走,耳边就响起了罗成那酸酸的口气。

    凌洛夜把那雪白的衣服凑到鼻尖处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味,虽然不喜欢,可是也没关系。

    “怎麽?吃醋了?”

    罗成蹙著眉间,有些尖酸刻薄的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吃醋!”

    就算吃醋了就怎样!男人怎麽一个个都这样!撩拨完自己又去招惹别的女人,这样有意思吗?以前的初恋情人是这样!几个儿子也是这样,就连自己的学生凌洛夜也是这样,他真的很难不去怀疑他们是不是把自己当成猴子一样耍了!

    说完了,气泄了,罗成整个人又钻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两只眼睛红红的,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哭的。

    凌洛夜有些好笑,心想这回的醋吃大发了,不过,心里却异常高薪,隔著被子拥住了对方,下巴蹭著罗成软软的头发。

    “怎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好心都被你当成了驴肝肺!”凌洛夜轻轻的说著,像是自言自语,可语气里又带了些撒娇的味道,“不是你让我打发走对方的吗?怎麽这会儿到生起气来了!难道你真想被她看见你没穿裤子的模样?”

    “可是我又没要你要她的护士服,要真想留个念想,怎麽不干脆把人直接留下!”

    凌洛夜还真是有些吃惊,话说他还真没有见过罗成这幅炸毛的样子,平时对方都是文文喏喏的,一副为人师表的好老师模样,难道这就是他和那几个儿子之间的相处模式?一想起他的那几个儿子,凌洛夜的心里便开始泛酸,他是有亲眼见自己暗恋了三年的老师大张著双腿被几个儿子轮流操干的模样,虽然那副样子很诱人,可也确确实实很窝火,谁不想独占心爱的人,可自己作为一个後来者,他又有什麽权利去争取?不过,待会,自己便可以完完全全的占有他了。

    凌洛夜笑著,笑的有些邪魅,看的罗成心肝儿扑腾扑腾的跳。

    “老师,你可是真真的冤枉我了呢!没有护士服,我们怎麽玩制服诱惑?医生与护士之间的游戏?”

    罗成心里咯!一声,原来对方竟然打得这个鬼主意!连忙双手环住胸部。

    “你刚刚才说的,我们是父子关系,所以~所以不行~!”

    “哦?是那个混蛋说的这种混蛋话?我可没记得自己说过哦!”

    罗成心里骂著无赖,脸上却一副防备的表情。

    “你刚刚才对那个小护士说的,你的儿子叫我爷爷!”

    “呵呵,按照我们的师生辈分,你给我生出来的儿子,叫你一声爷爷确实也不过分,是你把我的话理解歪了,倒也怨不得我!”

    罗成有一阵的恍惚,他记得谁也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你愿意,他可以叫你爷爷’是不是那个叫自己爷爷的孩子,也是自己生出来的?

    凌洛夜的大手在罗成的眼前晃了晃,心里恶狠狠的想在这种时候你居然给我跑神,看我待会不干死你!面子上倒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步步引诱道:

    “老师,把衣服脱了好吗?”

    说到底,罗成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抵触,只是那双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时,所有的矜持和意志便全部通通不见了,任由著自己病服的纽扣被一颗一颗的解开,光滑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以前身上的那些吻痕印子已经全部消失干净了,干净的皮肤上没有一丝瑕疵,就连凌洛夜都不禁赞叹这方美好,特别那两颗敏感的小乳粒,因长时间的隐藏在衣服里面,乍一被露出来,还有点害羞了似的,粉红色的,在凌洛夜的奸视下颤颤巍巍的挺了起来,就连周围的乳晕都饱满起来,引诱著男人去吮吸舔弄。

    凌洛夜用指甲戳了戳对方的乳头,逗弄道:“老师的乳头好可爱哦!像樱桃一样,如果被男人吸上两下,上面沾上些口水,亮晶晶的更像呢!”

    作为老师,被教了三年的学生夸奖自己的乳头可爱,罗成本应该羞耻,可就是因为这份羞耻感,使得自己的乳头在对方的手里慢慢的变硬便大,像是在证明自己的乳头确实很可爱。

    本来粉色的乳头仅仅是被摸了两下,便成了深红色,红豔豔的像极了成熟的果实,仿佛能摘下来似的。

    凌洛夜两只手各不得闲,一手捏著一个乳头,在麽指肚间捏来捏去,语气酸酸的说:

    “这淫荡的奶子,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吃过,都被训练出来了,颜色变得倒是快!”说完,下足力气狠狠的捏了一下。

    “啊~疼~别捏啊~”那一下凌洛夜倒是下足了力气,硬生生的把对方的眼泪都给逼出来了,乳头也由鲜红变成了暗紫色。

    凌洛夜低下头,伸出舌尖,在罗成乳头周围打转,时轻时重。

    “老师,你数数看,这对奶子倒是被多少男人吸舔过?”

    罗成被凌洛夜灵巧的舌头伺候的舒服极了,闭著眼睛,微微喘息著,脸颊一片潮红,听对方这麽一问,脑子里模模糊糊接二连三的出现一些场景,有少年时代,在教室里,自己坐在凌熙泰的大腿上,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脚腕处,那湿淋淋的小骚穴还插著对方的大肉棒,自己一上一下的耸动,初食禁果,像毒药一般上了隐,爱对方,那贪婪的小穴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含著对方的大肉棒,凌熙泰含著他的奶头,还开玩笑说,要挤出奶水来喝。然後是自己躺在自家那张豪华加大的床上,大张著双腿,两个儿子分别吮吸著自己的两个乳头,接著从自己的的两腿间探出另一个儿子的脑袋,调笑道:爸爸上面产不出奶水,下面倒是分泌了不少骚水哦!

    “不知道!没有~没有被男人吸过~啊~使劲~啊~快一点啊~”

    凌洛夜不但没有快一点,反而坏心眼的停了,他把浑身一丝不挂的罗成抱到地上站著,然後给对方穿上了之前的那件护士服。

    “我不要穿这个!女人的东西!”罗成推拒著。

    “那又怎样?老师还不是长了一个女人的洞穴?而且穿起来,老师会变漂亮哦!”威逼加利诱,罗成这才不情不愿的的穿了上去。

    一个一米六的女生穿的衣服穿在一个一米七八的男人身上,效果可想而知,衣服的下摆刚刚能把屁股包住,前面隐隐约约的露出那根小肉棍,一翘一翘的,将衣服撑起一个鼓鼓的小帐篷,如果弯下腰,後面的那条粉色的股沟若隐若现。

    “啧啧!老师穿起来果然很诱人呢!现在就想迫不及待的吃了你!”说完打横抱起罗成,放到床上,然後煞有其事的也穿上了医生的白大褂。

    “老师,我们要开始哦!从现在开始,我是医生,你是护士哦!”

    罗成躺在床上,别别扭扭的点了点头,除了外面的一件护士服里面什麽都没有,透过外面那薄薄的一层,甚至可以看见胸前那凸起的两点,下面更甚,两条大腿都暴露在外面,怎麽也遮不住里面的春光乍泄。

    “该量体温了!”进入了游戏的角色,凌洛夜的口气骤然变得认真起来,拿著温度计用酒精棉消毒之後,甩了甩又拿到眼前看看了看,还真有几分医生的模样,看著凌洛夜认真的模样,心里嘀咕著这不是医生与病人之间的游戏吗?怎麽变成医生与护士之间的游戏了呢?面子上倒也不好再扭捏,扬起胳膊准备把凌洛夜手中的温度计夹在腋下。

    “把腿张开!”拿著温度计,穿著白大褂的凌洛夜命令道。

    “为~为什麽要张开腿?”问完之後,罗成便觉得自己愚蠢了,心里竟然跃跃欲试,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按照对方的要求张开腿,由於用力太大,护士服又太窄,一个没注意撕的一声从两边裂了开来,这回别说大腿包不住,就连白花花的肚皮都露了出来,他窘迫得朝著凌洛夜笑了笑,只是这一笑,彻底把凌洛夜体内的兽欲因子给激发出来了!

    “再张开一点,让我看清你小穴收缩的模样!”凌洛夜低沈的声音带了些沙哑,像在压抑著什麽,就连呼出的气都是灼热的。

    虽然很不堪,可罗成还是乖乖的将大腿往两边叉了叉,在对方火热的视线中夹紧了小穴,生怕里面的淫水流了出来。

    “真乖呢!老师!”凌洛夜叹息著,抚摸著罗成的大腿上的嫩肉,又说道:“把骚穴张大一点,让我看看你里面骚壁的样子!”

    罗成用手蒙住眼睛,他感觉太羞耻,比和自己的儿子干这种事情还要羞耻一百倍,可是小穴儿却不受控制似的张开里那两片肥厚的大花唇,从中间那条浅浅的骚缝中流出晶莹的淫液。

    凌洛夜满意的看著那一张一合的小穴,拿出温度计缓缓的推进罗成的骚穴中。

    “啊~好凉啊~啊~”温度计的表面还有未干的酒精,有冰又凉的刺激著一个多星期没有被任何东西进入过的小骚穴,细长的温度计还没完全进去,罗成便受不了的惊叫起来。

    “把骚穴夹紧了!不然量出来的温度可不准哦!”凌洛夜一边说著,一边从後面小儿把尿似的抱起罗成,来到镜子旁边。

    “老师可要看清楚了!你下面的小嘴是怎麽再量温度了!”凌洛夜蹲在地上,依旧抱著罗成大张著双腿对著前面的镜子,镜子里的罗成,上身虽然穿著护士服,可和没穿衣服没有两样,衣服被凌洛夜掀到胸前,露出胸前的两点,两条雪白的大腿挂在凌洛夜的膝盖上,露出中间的那处花穴,粉嫩嫩的没有多少耻毛,虽然被操干过多次,可颜色依然鲜嫩,只是两片大花唇太过於肥美,一看就知道是常年被男人吮吸出来的结果,花唇紧紧的合在一起,中间露出一小节温度计,而凌洛夜的双手正绕过他的两腿,来到对方的腿间,一只手拿著温度计抽插在罗成的骚穴里抽插,一手揉捏著对方的乳头。

    “啊~不要了~不要看啊~啊~好~好丢人~走走~”这确实是一副很淫秽的画面,罗成的嘴里也确实叫著不要,可镜子里的画面就像有著巨大魔力似的,使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镜子里凌洛夜是怎麽玩弄自己的小骚乳,感受著骚穴内壁被温度计戳弄的快感,还有凌洛夜含著自己的耳垂,是不是的吮吸自己脖子的敏感地带,真真的要把他折磨疯了!

    “啊~啊~快一点啊~快一点~呜呜~”温度计根本就插不到花心!他现在好想要更粗更大的!

    “宝贝,这个快不了啊!还要十分锺才能好呢!”凌洛夜故意坏心眼的曲解对方的意思,用食指将温度表投进骚穴的深入,然後问道:“这回有没有插到花心?”

    “啊~插~插到了~呜呜~没插到啊~啊~啊~再再深点啊~啊~”

    “靠!到底是插进花心了还是没有啊?”

    罗成一阵剧烈的摇头,呜呜~不够~还不够~想要更粗更大的来插自己~

    “老师的小淫穴可真是个无底洞!看来一般的肉棒还真是满足不了你,怪不得都是三个儿子一起上,可真怪骚呢!告诉我,每次他们都是一起插进你这下面的小浪嘴吗?”凌洛夜边问边扣弄著罗成下面的软肉,湿淋淋的淫水不知流了多少。

    “唔~啊~没有~没有~被一同插进来过~呜呜~要痒~啊~啊~啊~恩啊~啊~”

    罗成又是一阵剧烈的摇头,脑子里突然出现一副画面,自己坐在罗斌的身上,从正面吞进对方粗长的肉棒,罗旭从後面抱住自己,又是一根粗长的肉棒沿著骚穴和大儿子阳具之间的间隙缓缓的挤了进来,龟头时轻时重的摩擦著自己的肠壁,刺激著里面的粘液源源不断得流出来,然後两根肉棒开始有规律的律动起来,或是同时进入,待插进花心处时再退出骚穴口,摩擦戳弄著自己阴户,直逗弄撩拨得自己浪语连天,才又一同猛地插进花心深处,如两只争宠的雄豹在那骚心处研磨打转,不知是折磨还是取悦,直把自己弄得欲仙欲死。或是一根大肉棒直插花心,再一根大肉棒退出穴口,你来我往的,你进我出,无论那种方式,骚穴里只被两个儿子同时进入过,却没有被三个同时插进骚穴,儿子的大肉棒个个勇猛无敌,又粗又长,要是全部都插进来,岂不是要把自己给插爆了!不过此时幻想著儿子们的神勇的表现,骚穴里愈加又痒又骚,偏偏一根细细的温度计没有解痒的作用,反而把自己的骚性给勾了起来。

    “啧啧!老师的脑子里又想了什麽黄色的东西了,温度计都被淫水泡得滑下来了!看看你镜子里淫荡的样子,嫩穴里的水都流出来了!”

    罗成有气无力的抬起眼皮,镜子里的画面果然淫靡的不堪入目,自己吊著眉梢,眼角皆是媚意,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左边的乳头被凌洛夜玩弄得都有些肿了,明显得逼右边的要大得多,骚穴里的温度计也被淫水冲掉出来一小半截,上面滴滴答答得流著自己淫秽的骚夜。

    “啊~啊~好痒啊~别玩了~啊~别玩了~呜呜~小骚穴好难过啊~好难过啊~啊~恩啊~”

    “就是因为小穴难受了,所以才要量一下温度看看小穴儿有没有发烧,找出了症状才能对症下药啊!”

    “啊~混蛋~呜呜~小穴明明是因为~啊~因为插进了温度计~啊~啊~所以才难受的~呜呜~啊~恩啊~”

    “乖哈~这就好了~”凌洛夜亲了亲罗成湿润的眼角,重新把对方抱到床上才从那处骚穴中取出温度计,在取出温度计的同时,凌洛夜还故意的将其中的淫水挑了一些出来,然後又煞有其事的看了看。

    “老师的小穴果然生病了呢!温度好高哦!三十七点五度呢!看来得给老师打一针才能退烧!老师,把屁股掘起来,咱们开始打针了哦!”

    “混蛋~你又要玩什麽花样!”罗成愤愤不平的嘟囔著,可身子还是听话的翻身爬到床上,头埋在被子里,屁股抬得高高的,由於没有穿内裤,两片臀瓣沐浴在阳光中,如豆腐一般圆润光滑,特别是中间的菊穴,粉红色的皱褶一张一合的,连带著周围的褶子都舒展开来了!

    他把头蒙在被子里,所以不知道凌洛夜在干什麽,期待了好半天可是都没有动静,突然,一双大手掰开了自己的臀瓣,然後是温热的气体喷咋在自己菊穴周围的敏感地带,接著一个一个塑料质感的东西突然钻进了自己那张合的小後穴中。

    “啊~啊~是~是什麽~啊~?”凌洛夜正拿著一只粗大的针管,针管里盛满了液体,此时那支针管正插在自己的後穴中,凌洛夜正往里面缓缓的注水。

    “啊~不要~不要啊~我不要打针~快~快拔出去啊~啊~快点拔出去~啊~”罗成从小就怕打针,特别是那种尖尖细细闪著光芒的针头刺进自己皮肤的时候,自己都能吓得晕过去,从此便对针管之类的东西产生了畏惧心里,现在看著粗长惧人的针管正插在自己的屁眼里,待会还会往自己的里面注水,怎能让他不怕,当即夹紧屁眼抵触著针管的进入。

    凌洛夜啪啪两巴掌打在罗成的屁股上,大手揉捏著那两片臀瓣,试图让他放松,针管也被抽出来,替换上自己的手指,缓缓的将自己的手指插进罗成菊穴的深处。

    “乖啊~不痛的,你看是不是很舒服?”凌洛夜的手指在那罗成的菊穴里打转,肠液内部又热又紧,如小嘴一般吸裹著自己的手指,搅得自己一阵心烦气乱。

    “嗯啊~嗯~好舒服~啊~不要停啊~再深一点啊~快一点啊~啊~恩啊~啊~”罗成见那针管已经换成了凌洛夜的手指,而且那细长的手指插得自己的後穴舒服难耐,便放下了戒心,心安理得的闭上了眼睛,享受著对方玩弄自己的屁眼,舒服至极之时还不忘哼哼两声,表示自己很满意。

    凌洛夜看著罗成那淫浪的样子,又加了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在罗成的後穴抽插著,没过多久,小穴便已经松软并富有弹性,里面更是自动分泌出不少黏黏的淫液,顺著自己的手指流了出来。

    哼哼!这小骚货被手指都能干的这麽爽!凌洛夜心里想著,看小穴的松软程度已经能吞得下去那支针管了,便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又将之前的那支针管缓缓的推了进去。

    针管虽然没有自己的肉棒粗也没自己的肉棒长,可比那三根手指的威力大得多了,也足以插到罗成的敏感点了。

    由於菊穴得到了充分的扩张,本身罗成的菊穴也跟有特意功能似的,放进去多少就能吃的进去多少,也绝不像其他小受那样娇嫩,不仅不疼,反而能爽上天了!更重要的是无论这次怎麽玩弄,下次再使用的时候依旧紧如处子,而且不会有不良反应。所以,凌洛夜轻易的就将针管推进了罗成屁眼的深处。

    罗成只觉後穴里的异物变得粗长了,到也没有去理会,直到後穴里溢出水来,罗成才猛地惊觉道:“混蛋~你你往里面放的什麽!”待回过头去才发现,自己的菊穴里正插著一节白色塑料状的针管,而那禽兽凌洛夜正用针管往里面注水。

    “啊~啊~拔出来~呜呜~好涨啊~快点~啊~拔出来~呜呜~”後穴里的水越来越多,可凌洛夜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将针管又往里面推了推,才开始缓缓的推动推动器,将凉水注入後穴的深处。

    罗成感觉自己要被撑坏了,屁眼里满满的,里面还横亘著一根粗长的塑料物体,那长长的东西似要将通过那层薄薄的肠液钻到自己的前面的骚穴中来。

    “呜呜~好难受啊~快放开我~呜呜~插坏了~小屁眼要被插坏了~呜呜~救我哦~阿斌救我啊~阿旭~阿定~拔出去~啊~”罗成实在是受不了了,在性爱中从未经过的酷刑,疼,肠壁要被裂开似的,涨涨的,但并不是肉棒插进来的那种饱满充实的感觉,而是水和塑料针管合在一起搅拌著肠液的那种撕裂的感觉。

    凌洛夜本来看著罗成那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下生疼,谁知对方又叫著自己儿子的名字,把自己远远的隔了出去,顿时妒火中烧,抽出针管,就著狗趴的姿势,将自己的大肉棒插进罗成的後穴中。

    罗成的那方宝地本来就温热紧致,每次都能爽的几个儿子不能自己,再加上刚刚又灌进去了许多水,更是人间天堂一般,夹得凌洛夜差一点把持不住便泄了出来。

    “操!平时吃两根大肉棒也没见你疼得裂开,怎麽?一换上我就不行了?”凌洛夜恶狠狠的拧过罗成的下巴,强行去咬他的嘴唇。

    罗成闭著眼睛,睫毛长长的翻卷上去,因为被眼泪浸泡湿了,粘合在一起,显得更加浓密,他紧紧咬著嘴唇,偏过头,避开凌洛夜的亲吻。

    凌洛夜怒了,一手按著罗成的头贴向自己,一手捏著罗成的双颊,打开对方的嘴唇,舌头一下子钻了进去,舔舐著对方的牙床、舌苔、上颚,舌头粗暴的翻卷著对方的舌头来的自己的口腔里。

    头一次,在欢爱的过程中,罗成一坑不吭。

    因为才大病初愈,身子本来就极其虚弱,在凌洛夜猛如豺狼的吻中,呼吸一点点被夺走,脑子里更是晕晕沈沈的,最後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瘫在凌洛夜的怀里。

    凌洛夜以为对方终於老实了,才满意的放开他,舔了舔被自己咬的红肿不堪的嘴唇,双手掰开罗成的臀瓣,使自己的阳物更加深入的插进那曼妙的浪穴中。

    制服诱惑

    凌洛夜以为对方终於老实了,才满意的放开他,舔了舔被自己咬的红肿不堪的嘴唇,双手掰开罗成的臀瓣,使自己的阳物更加深入的插进那曼妙的浪穴中。

    “老师,说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