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9 部分阅读

    谎砩⒘耍闶谗岫济涣耍嗣且部蓟骋桑降子忻挥姓獾底邮拢崂矗パ院孟癫还プ云疲蛭岬牧栉跆蘼鄢鱿圜嶂卮蟮某『希肀叨蓟岣晃痪龅呐印?br />

    那女子也确实出色的很,美丽、端庄、温婉,所有女性的美与光芒在他身上都淋漓尽致的体现著,她待人热忱,永远含著一抹包容的微笑,淡淡的,如蒙娜丽莎一样,仔细一看便消失不见。

    她就是现在凌家的女主人,凌太太裴苒。

    结婚二十年,两人一直相敬如宾,婚後第二年,两人便生下了一双儿女,男孩叫凌洛夜,女孩叫凌洛倩,当然,这些都是听说,事实到底如何,还有待考证。

    人物列表

    攻一:大儿子罗旭。

    攻二:二儿子罗斌。

    攻三:小儿子罗定。

    攻四:初恋兼前夫凌熙泰。

    攻五:不知是不是炮灰:凌洛夜。

    攻六:不知是不是炮灰:林非然。

    因为人物太多了,给大家梳理一下,小攻似乎有点多,可能会适当去掉几个,结局还没想好。

    断了一个多星期,谢谢大家没有抛弃我,凌晨三点回到的学校,睡了两个小时就开始码字了,不过效率不是很好,在电脑旁边做了一天才写了五千多点字。

    PS:待会还有一更。

    渔翁得利3

    “啊~”呜呜~肿麽办?

    罗成坐在休息区,骚穴里的跳蛋突然跳了起来,哒哒的撞击了自己的内壁,因为没有注意,一声轻盈的呻吟声便从口中溢了出来,惹得周围的人们都用奇怪的眼光打量著自己。

    “这个大混蛋~”罗成恨恨的骂了一声,脸上细细的汗珠慢慢的渗了出来,骚穴中最大颗的那个跳蛋不断的顶撞著另外的两颗小跳蛋,使得那两颗小跳蛋不断的向狭小的甬道的挤,电动跳蛋是远距离遥控式的,遥控器在大儿子罗旭的手里,肯定是那个混蛋把遥控打开了!

    “啊~唔~”又是一声情不可闻的呻吟,罗成再也忍受不了周围人怪异的眼光以及在浪穴中骚动不堪的跳蛋。

    他现在得倒戈地方把跳蛋拿出来,或者,跟儿子大干一场,想到这里,罗成便委屈的湿了眼眶,几个王八小子,每次把自己撩拨起来便不管不问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小心翼翼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带动著跳蛋又深入了几分,连夹在小阴唇上的阴唇夹都要要顺著浪水滑进穴壁中。

    “请问,洗手间在那儿?”罗成拉住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问道。

    “从那边的电梯上去,左拐第二个就是了!”

    “谢谢了,小姑娘!”罗成道了声谢,便踩著高跟鞋一瘸一拐的往小姑年指的方向跑去了。

    “这人的声音好粗哦,个子真大,一点都不像个女人!”小女孩看著罗成的背影嘟囔著,但也不多做计较,便离开了。

    因为跑得太急,罗成也没看路,一个没注意便上错了电梯,冲进了往下下的那个电梯,由於电梯不断的往下滑,罗成努力的往上爬,倾斜著身体,逆著人群的阻力往爬,再一个没注意,便撞上了一个人,人没有被他撞倒,自己倒被那人给顶了下来,一瞬间顺著电梯的一个阶级一个阶级的滚了下来。

    “啊!!!”屁股都要摔开花了!罗成唔嚎著,脑子被摔得一阵眩晕,亏了电梯的滑阶不是太陡,不然这一摔非得一命呜呼!

    是哪个不长眼的啊!!罗成在心里诽谤著,气哼哼的,疼唧唧的,抬起头来,刚想找那人理论,只是,在看清那人的那一瞬间,自己便呆了。

    “你走路不张眼睛是不是!瞎闯什麽!是眼瞎了还是腿瘸了!”大楼的管理人员看到这边发生状况,立马赶了过来,朝著还坐在地上的罗成就是一通大声的叱责,然後又狗腿的跑到凌熙泰面前,弯腰哈背的一声声道歉:“凌懂,实在不好意思,对於发生的这种状况,表示万分抱歉,我会即使处理这件事情!抱歉!抱歉!”

    凌熙泰则没有理会对方,直直的盯著罗成,眼神一片幽深。

    “把头抬起来!”低沈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凌熙泰居高临下的看著罗成,虽是命令式的口吻,却难掩语气中的波动。

    罗成依旧低著头,腿上穿著的黑色丝袜已经被磨出一个洞,雪白的皮肤上往外渗出细小的血丝,长长的假发著散落开来,遮住了脸庞,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用手揉著腿上出血的地方,一直重复著这个动作,似乎很疼,又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凌熙泰单膝蹲了下去,捏著他的下巴,使之抬起头来与自己平视。

    “你叫什麽名字?”

    罗成扭过脸,看向别处。始终不去看那人的脸,因为,他怕。

    “说,你叫什麽名字?”凌熙泰又重复了一遍,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罗成还是沈默著,没有吱声。

    良久,凌熙泰才放开他,从地上站起来,眼中一片黯然,在没人察觉的角度,苦笑一声:不是他。

    等凌熙泰离开很久,罗成依然保持著那一个姿势,坐在那里。

    一滴眼泪顺著头发的间缝低落下来,在那血色的皮肉上,晕染成一朵妖冶的花。

    谁曾说过,这个世界,谁离开了谁,地球都不会停止,原来是真的,离开你这麽多年,我的世界照转不误,只是,早已偏离了原来预定的轨道。

    以为,胸口里的那颗东西早已经麻木了,可在看见那人的一瞬间,还是有疼痛的感觉,原来,是自己忽略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永远这种东西。

    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皱褶,轻笑一声。

    永远是该属於两个人的东西,一方放弃,另一方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原来,你伤害我,只是因为我给了你伤害的机会,从今以後,不,应该是从你伤害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是陌路。

    作家的话:

    最後一更,这几天一直没怎麽休息,祝大家好梦。

    渔翁得利4

    坐在车子里,凌熙泰闭著眼睛,脸上一片怠倦,他捏了捏眉心,又发出了一声类似於苦笑的叹息。

    刚刚,还以为那个高个子女人是他呢!那眉,那眼,都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也仅仅是长得像而已,虽然罗成的身体结构非与寻常,可也确确实实是个男人。

    二十多年了!

    也不知道对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变得怎麽样。

    深深的闭上眼睛,把眼中的悔恨与思念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再睁开时,眼中早已波澜不惊,自己还是那个雄霸於黑白两道的凌熙泰。

    “老王,把车子开到市郊那幢宅子!”

    车子经过蜿蜒崎岖的小道,终於来到了凌熙泰所指定的那幢房子,凌熙泰所说的那栋房子是一个三层的小别墅,坐落在H城的郊外,似乎已经有了些年代,里面的家居和装潢都是很落伍的样式,原本洁白的墙壁也泛著霉黄。

    家里的仆人见凌熙泰来了,连忙跑了过去,叫了声老爷,凌熙泰仅仅点了一下头,便朝屋子里走去。

    仆人在这里工作已经快二十年了,因为无儿无女,所以终日生活在这里,每天也就是擦擦家具扫扫地,轻松得很,其实,说来也奇怪,从自己应聘来这里工作,这幢房子就一直没有住过一个人,而且,整个偌大的宅子里面就自己一个下人。

    老爷说,只要保持这里的清洁就可以了,对於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是桌椅的位置都不能随意的移动,一切都保持著二十年前的模样。

    老爷会经常一个人来这里住一晚,每次都是心情不好的时候,然後第二天早上在驱车离开。

    窗帘还是淡紫色的,从窗子往外看,视野很开,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记得以前罗成说,从这里能够看见山下有一棵老槐树,那个时候,他还很兴奋的叫自己来看,只是当时,自己从未将那人的话当作一回事,而现在想看了,却再也看不到了。

    当初和罗成在一起,仅仅是图一时新鲜,那个人长得漂亮,身为男人却有著女性的身体构造,身体柔韧度也强,无论自己在床上折腾多长时间,都会与自己配合的天衣无缝,更重要的是,那个人爱自己,崇拜自己,几乎把自己当成神一般膜拜,为了见自己一面,一个课间会跑三次洗手间,会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的看自己,会在放学的路上等上好几个小时,只因为自己偶尔会经过那条小路。

    当两人在一起了,当日子过久了,当刚开始的激情消失殆尽,那些所谓的爱情还剩下什麽?

    自己便开始厌恶,曾经的乖巧玲珑,现在看来便成了唯唯诺诺,没有一丝主见,曾经认为的大胆风骚,看在现在的眼里就成了淫荡无耻。

    其实,这些他还是可以忍受的,当那天罗成一脸幸福的拿著化验报告单,跟自己说他怀孕了的时候,一切都变了,量变的积累终於达到了质变。

    怀孕?一个男人竟然跟自己说怀孕了,而且怀上的还是自己的孩子,就像是决口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候,他对罗成的感受已经不是厌恶能概括的了的了,而是,恶心。看到那张脸,自己就觉得反胃,像是自己生活好几年的情人,一起抱著睡觉的爱人突然有一天夜里,变成了老鼠。而那只老鼠还是个弱智,根本没有意识到别人已经厌恶他了,每天依旧笑嘻嘻的黏著自己,絮絮叨叨的畅想著美好的未来,那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过来的,每天要和自己恶心的人生活在一起,抬头便看到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当然,他更不知道的是,那段时间,罗成是怎麽熬过来的,被自己深爱的人厌倦了,只能小心翼翼的难过,偷偷摸摸的流泪,每天都会努力的做到最好,做著白费的挽留,每天都会把当天当成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後一天,珍惜两人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每天都会活在回忆当中,因为现实已经找不到寄托。

    窗外的叶子还是嫩绿色的,凌熙泰记得,罗成因为自己和家里闹翻了的时候,也是这麽个季节。

    那天,他记得格外清晰,罗成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衬衫,宽大的袖子口露出两截又白又细的胳膊,他被自己的养父甩出家门的时候,稚嫩的脸上,一片决然。

    我还有你呢!罗成这样说。

    自己说了什麽,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那是一句誓言,对罗成的承诺。

    躺在床上,用被子狠狠的蒙住自己,依旧是二十年前的被子,却没了二十年前那人残留在里面的味道,眼角凉凉的,似乎有什麽东西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滴到嘴里,咸咸的,原来,是做了个梦,在梦里,那人跟自己说,他喜欢大海。

    作家的话:

    思量半天,还是把留言板放上去了,这样留言可以方便些。

    真心谢谢送礼物的亲,你们的心意心领了,不过,以後还是不要破费了。

    渔翁得利5

    罗旭找到罗成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平时张扬得很的老男人,居然正淡漠无神的呆坐在电梯口,头垂的低低的,搭在扶手上,衣衫凌乱不正,强迫穿上的丝袜也破掉了,心里咯!一声,便冲了上去。

    他是急坏了,他仅仅是上了一趟六楼下来,罗成就不见了,明明说好要他站在那里别动,就老老实实的等他就行,这个老东西!一点都不乖!一眼看不见就没影了,看找到之後,我怎麽收拾你!罗旭在心里恶狠狠的想。

    找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罗成的影子,掏出手机拨通对方的手机号,才发现罗成的手机在自己的口袋里!

    这个老混蛋!不会是被坏叔叔拐走了吧,早知道今天早上就不把他打扮得那麽漂亮了,本来就那麽迷人的一个东西,被自己精心打扮了一个早上,变得更加赏心悦目了,难免会有人垂涎他的美貌!

    对!跳蛋!如果自己打开遥控器的按钮,跳蛋就会跳个不停,然後对方就知道自己在找他,想著便不假思索的打开了遥控器。

    “怎麽回事!?衣服怎麽破了?腿上怎麽流血了?”罗旭冲上前去,一把把罗成揽在怀里,迎头便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询问。

    “没什麽。”罗成低垂著眼,推开对方从地上站起来,却又被罗旭扣在怀里,掰过他的脸,麽指擦过他的脸颊。

    “刚才发生什麽了?怎麽还哭了?不是让你站在那儿等我回来的吗?跟我说是谁欺负你了?”罗旭的口气有些气急败坏,拂在在罗成脸上的手指却异常温柔。

    罗成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觉得造化弄人,他总不能对罗旭说是你的另一个爸爸把我惹哭了吧。

    “刚才上电梯的时候没注意滑了一脚。”

    罗旭不是傻子,一眼便看穿了事情并非如此,双臂环在胸前,站在旁边一脸审视的打量著罗成,试图从对方的脸上找出些什麽蛛丝马迹。

    “当真?”

    罗成依然低垂著眼睑,被儿子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著,倒感觉自己当真做了什麽亏心事似得,老脸登时挂不住了,脸颊微微发热。

    “我骗你做什麽!难道还有人想要劫持我不行?再说,我都一把年纪了,脸上的褶子一大把,就算劫持也不劫持我这样的,我看你呀,还是多担心担心你那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吧,人家长得漂亮,身世又好,说不定哪天就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去做船长夫人去了!到时候,你想跟在人家屁股後面追都没这个可能了!”罗成本是不想在受伤这件事情上纠缠太久,对於过去的事情,他不想去想,也无力去想,可一不小心便扯到李瑶身上来了,於是,这字里行间便带了些拈酸吃醋的味道。

    “呵呵,是吗?”罗旭一把将罗成钳住在怀里,邪邪的勾起一边的嘴角,在大庭广众之下咬著对方的耳垂说道:“这倒不需要爸爸担心,我自有分寸,顺便告诉爸爸一个好消息,我就快要做爸爸了,而你,也快要当爷爷了!”

    如一个晴天霹雳,砸得罗成僵在儿子的怀里,心脏跳得很快,就像心肌炎又犯了的时候,尽管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心口里堵著得那口气还是提不上来。

    懵了,罗成甩了甩头,看到儿子一脸冷冰冰的笑著,他试图找到自己的声音:“我要当爷爷了?”

    “如果你愿意,他可以叫你爷爷。”不过、、、、、

    “你和他不是不是昨天才…才睡在一起的吗?怎麽这麽快就怀上了?难道?你们…你们早就…”

    “爸爸猜的没错,我和他的确睡过了,而且这几年来也一直保持这种关系,所以,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你!混账!”罗成抬起手却没有打下去,怏怏的放了下去,和别的女人已经有几年的关系了,却还和整天整夜的和自己苟合在一起,这算什麽?泄欲工具?还是以为自己没有感情,可以被随意的亵玩?突然感觉一阵恶心,想吐,推开罗旭,自己便朝著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罗旭如有所思的看著父亲的背影,依然在笑,只不过眼神愈加冰冷。几秒锺之後自己便追了过去。

    从後面抱住罗成的腰,掰过对方的下巴,那张好看的脸庞已经哭的一塌糊涂,睫毛膏和眼影被眼泪晕染开来,在眼睛周围形成一圈深色的黑眼圈,脸上涂得粉饼也被眼泪划开一条清溪。

    “爸爸,选择权永远在你的手里,只要你愿意,我立刻就打掉那个女人肚里的孩子,然後和她没有一点关系,什麽婚约什麽未婚妻通通都没有了,只要你一句话,承诺给我生个孩子。”

    罗成转过他那张花掉的脸颊,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著罗旭,看著那张自己深爱著的脸庞,张开嘴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感觉很失望。

    呵呵!不愧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子,连那残忍的性格都与那人如出一辙!什麽叫只要自己愿意,就会立刻打掉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听听!这是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比当初的那个人更无情,至少那年对方还放他们父子三人一条生路,可如今的罗旭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就算再不济,就算在禽兽,就算再混蛋,也说不了口!

    罗成冷笑一声,一滴眼泪便从眼眶里绷了出来。

    他带著决然的微笑,一字一字的对罗旭说:“想 要 我 给 你 生 孩 子 ,这 辈 子 妄 想!”

    罗旭攥紧拳头,指甲陷进肉里。

    爸爸,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怀上我的孩子!

    作家的话:

    每次H都被我写得很色情,而情节又写得太正经,所以这文感觉一节一节的脱离开了。

    渔翁得利6

    转过身子,罗成走得很艰难,头晕、胸腔里的那颗东西似乎要蹦出来了呢!呵呵,心肌炎可能又犯了吧,以往都是天气冷得时候才会犯病,每次犯病都要在医院里呆上十来天,医生说,只要不生气就没有多大的问题,可现在自己明明没有生气啊,只不过很绝望而已,绝望,儿子为什麽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自己一手养的的,为什麽不会像自己那样,而是随了那个人的嗜血残忍!记得小时候,自己连一直蟑螂都不会去弄死,不是不敢,而是不忍心,那是一个生命,是活著的。

    罗成长大嘴巴,试图外面的空气能够进入自己的呼吸道,可是尽管很努力的呼吸,心口里的那口气就是提不上去。

    好难过,自己会不会就这麽死了?不会的!要死的话,自己早死了,可就算会死,自己都不会回头去求後面的那人吧!

    在倒下的那一瞬间,罗成还在想自己是什麽时候得的心肌炎呢?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不记得了,那个时候,自己才刚出生几天,又怎麽会记得呢!只知道,是在太平间里冻的,刚出生没几天,就被亲生父母丢到了太平间里,因为太平间的温度太低,几天没有吃奶的婴儿又怎麽受得了,被发现的时候,医生都说这个婴儿活不了了,因为只剩下一口气,就算活下来,也终生是个别人的累赘。

    罗成笑了,梦里他见到了自己的父母,那是一对很慈祥的老人,他们会弯著眼眉对自己笑,爸妈,你们是因为喂不饱我怕我挨饿才把我放到太平间的吗?可是,妈,这里好冷…

    “好冷~冷~别~别离开我~爸别把我放到这里~熙泰~别赶我走~好冷~别离开我~”梦魇就像放一场恐怖电影,偌大的影院里只做了自己一个人,场景换了一个又一个,自己就是逃脱不了那场噩梦。

    那个妇人明明看著不像坏人,为什麽却要把自己放到太平间,仅仅因为自己是个双性人,就要在自己刚出生的时候判自己死刑?就算是一个畜生都有选择生存的权利,更何况是人。

    爸爸,为什麽要赶我走,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您虽然不是我亲生父亲,可您依旧像对亲生儿子那样疼我不是吗?难道就因为我爱的那个人是个男人?不是的,爸爸,我知道您是怕我会带坏了您的亲生儿子,所以,你赶我走的时候,我没有开口挽留。

    熙泰,你知道吗,你赶我走的时候,我没有哭,不是不想哭,而是哭不出来,我看著那幢你开玩笑说金屋藏娇的房子,害怕,几年来,我从未走出去那个房子一步,因为,那是我的归宿。离开那里,我该去哪儿?我试图躺在雪地里冻死自己,闭著眼睛跟自己说死掉吧死掉吧,死了,就什麽都没有了,不会伤心也不会绝望,他们都不要你了,你早就该死了,如果多少年前冻死在太平间里,那麽现在也不会这麽痛了,可是,过了好久,淌出来的眼泪还是温的,於是,我开始麻醉自己,开始活在回忆里,点点滴滴,所有的我都记得,你第一次看我的时候,第一次和我说话的时候,第一次吻我的时候,和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可当回忆一点点消失殆尽,我又开始难过,胸腔里大片大片的荒芜,长满了荒草,最後一次,想到了死,我吞掉了我们的结婚戒指,当婚戒划过我的喉咙,划过我的肠道,我看著雪後晴朗的天,蓝色的,依旧美好,向这个世界告别,毫无依恋的。可造化弄人,最後一次依然没有死成,戒指顺著肠道排了出来,我把戒指洗干净,低价卖了出去,或许,我该告别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我的过去。

    可是,我的儿子,罗旭你为什麽要这样呢?在我以为好日子终於要来了的时候,你把自己的未婚妻带了回来,你伤的不是我的心,而是,我活下去的勇气,我想要的只不过是几年安稳的生活,我们都在一起,永远的相亲相爱。你说,你要结婚,我妥协,你说,你要当爸爸,我也妥协,可为什麽,你会说要杀死, 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阿旭,你没有被抛弃过,所以不懂,一个孩子被挚爱抛弃的滋味,你没有做过爸爸,所以不知道,站在街角,看著自己的孩子看著街头热腾腾的包子是什麽滋味,阿旭,这一次,你伤的依旧不是爸爸的心,而是,爸爸对儿子的绝望。

    作家的话:

    和罗爸爸一样,我那方面也有些毛病,特别最近不知是熬夜还是天突然又变冷了,胸闷闷的喘不开,每次都要吃几百粒很恶心的中药丸,於是就有了这麽一段狗血的桥段。

    有亲说虐,其实不虐的,因为後期发展情节,我又实在不能忍受几个小攻可以心平气和、心甘情愿的分享小受,就算之後都在一起了,这期间也要相互折腾折腾,难免会伤害到罗爸爸,所以,请亲理解。

    最後,谢谢在留言板上留言以及投票的亲,newececilia,没有关系,呵呵,不过我看到neleta名字的时候,差点激动得哭了出来。

    渔翁得利7

    “好冷~熙泰~好冷啊~熙泰~好冷~冷~冷~”好冷,像在雪地里,没有被子的时候。

    “爸爸,醒一醒,我们都在,不要再睡了,爸爸,快醒一醒,醒来好吗?爸爸,我求求你了~”

    是谁再叫自己?是谁握住自己的手?手上浸润了湿湿的液体,是眼泪吗?是谁哭了?

    ICU病房里。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屋顶,雪白色的大床上,罗成带著氧气罩,整个人躺在上面昏迷不醒,罗定坐在病床前,握住罗成的手放到自己的嘴边,喃喃的在对方耳边轻声喊著。罗旭靠在病房的门边,紧锁著眉头,看著床上一动不动的罗成。

    罗斌坐在病床的另一侧,一脸的倦色,眼周围一层淡淡的黑眼圈,下巴也长出了细细的青色胡渣,就连往常锐利的双眸也没了往日的神采,显然已经几天没合眼了,修长的手指也狠狠的攥紧,手面上迸出一条条青筋,他似乎在忍耐著什麽,努力的使自己的拳头放平,却又似乎做不到,忍无可忍突然站了起来,冲向站在门边的罗旭就是一拳。

    罗成还在床上安静的睡著,罗定还沈浸在自己的悲伤中,穿著白色护士服的护士小姐正在为罗成换点滴,一切都很安静,似乎没有一点异常,没有一点预兆的,罗旭和罗斌就如草原上的野兽一般疯狂的厮打起来。

    在那一瞬间,人们都震惊了,甚至没有人去试图拉开他们。只是静静的看著,在他们的父亲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的时候,两个儿子就已经在病房里打起来了。

    当那一拳狠狠的砸下来的时候,罗旭一点准备都没有,脸上生生的挨了罗斌结结实实的一个拳头,眼角周围立即青紫了一大片。

    罗斌骑在罗旭的身上,抓住对方的衣领,眼中散发著恶狠狠的光芒,此时,他还在压抑著自己,抓住罗旭衣领的双手微微的颤抖著,在情绪极端激烈的时候,还在想著父亲正在床上躺著,需要安静,所以,他只能低沈的咆哮:

    “你这个混蛋!畜生!你为什麽要逼他?为什麽要逼他?就这麽想要他的孩子?你以为你随便带个女人回来他就会给你生孩子?混蛋!别妄想了!现在倒好了,他躺在那儿不能动了,你满意了?达到目的了?哥哥,你知道我有多麽後悔吗?你知道我有多恨自己吗?当初我怎麽就愿意把他让出来给你们这两个畜生!让你们去糟蹋他!只要自己爽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感受”罗斌说道激动之处,不能自己的又扬起胳膊,在那一拳即将落到罗旭鼻梁的时候,被罗旭突然抓住手腕反攻过来,反身将罗斌钳制住,顺著自己的力道给了对方一拳。

    头发零落开来,罗旭的脸上带著狰狞而又残忍的笑,一字一顿的问:“我逼他?你就没有逼他?我想要他的孩子?你就没在这方面打过注意?就没动过要独占他的脑筋?要不是你处心积虑的要把他带走,我又怎麽会对他逼得这麽紧?把爸爸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罗斌被罗旭反压在身下吃了对方那一拳头,并没有显得出自己的劣势来,因两人均是年轻力壮旗鼓相当,没过多久,罗斌已经在上面,占有有利地位。

    他冷笑著,似乎觉得罗旭的话实在可笑:“哼哼!这会儿你倒打一耙我就变成了罪魁祸首?我为什麽要带爸爸离开,你不知道吗?因为你不配!你这个人渣不配得到爸爸的爱!总是强迫他做一些他不喜欢做的事!明明知道他不愿意,却又不会拒绝,你每次还是会把一些东西施加给他!而且,你没有感觉出来吗?爸爸最不爱的就是你!因为,你会让他感觉到压力,你是他的负担!”

    罗旭因为罗斌的最後一句话恼了,屈起大腿用膝盖抵到对方的肚子上,在对方不堪重负注意力转移的一瞬间翻身骑在罗斌身上。

    “我逼他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你说!我强迫他什麽!”

    “你敢说一开始不是不是你拿著我和爸爸父子乱伦这件事情威逼他,让他和你上床!强迫他拍下和你交欢的照片,让他背叛我!”

    “罗斌,别总这麽幼稚好吗?总拿这一件事来说法你不会嫌没有新意吗?”

    “哼!好,你要新意是吗?今天早上你给爸爸带的什麽?你给他塞了什麽?明明知道他不喜欢这些东西,偏偏每次都是你胡乱使用一些道具,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那种东西,你那一次听过!”

    “呵!他不喜欢?他是不喜欢你个给他用那些东西吧?在我身底下他可是很乐意得很!你是没瞧见他那副快活劲!要不要我哪天表演给你看看!”

    “混蛋!”罗斌又是一拳砸在对方的脸上,怒斥道:“混蛋!你居然说他喜欢那种东西?那是他那异能的身体喜欢!而不是他心里喜欢!”

    兄弟两人你给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一会儿罗旭在上,一会儿又被罗斌翻身压在身下,等到医院的值班人员赶到时,两人又抱做一团,打得不可开交。

    “你们的爸爸还在生死攸关的紧咬关头,你们怎麽一点都不顾你们爸爸的安危,就在病房里打起来了!出去出去!全都出去!病人需要静养!”贴边无私的主治医生对著被强行拉开的兄弟俩训斥道。

    “大哥二哥你们出去冷静一下吧,我来照顾爸爸。”罗定还没说完,就被医生打断了:

    “你也出去!该上哪快活去哪儿快活!别再病房里打扰病人休息。”见罗定还想反驳,主治医生又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还想不想让你爸爸好了?”

    作家的话:

    100…1=0?

    不知道这样写大家大家能接受吗?如果喜欢,回应一下哦!

    渔翁得利8

    至此,三兄弟才全部都离开病房。穿著白大褂的医生见三兄弟都走远了才关上病房的们,回到罗成的病床前,叹了一口气:

    “别装了,睁开眼睛吧,人都走了。”

    罗成用手背蒙住眼睛,没有看见他哭,可是眼泪顺著指甲间流了出来。

    他说:“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这都怎麽了?本来都好好的,怎麽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声音嗡嗡的,带著鼻音,不知道是生病的缘故还是哭的上起步接下气,到最後抽抽噎噎的说不上话来。

    主治医生帮他掖好被子,才坐到他旁边:“你要知道,他们都是为了你好,只是表达的方式不能让人接受罢了了,你才刚好,不要多想,尽量往好的方面想,让自己快乐起来,身体才能很快的好起来,这样才能有更多的精力去处理你们之间的关系。”

    罗成拿掉遮住眼睛的手,外面的一束阳光照射进来,洒在那张略带臃肿的脸上,一半明媚,一半忧伤,他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对不起,让你看笑了。”

    “呵呵,跟我还客气什麽!都是光屁股长大的兄弟,你那点糗事我还不知道吗!我们,二十多年没见了吧?”

    “是啊,二十四年了,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罗成叹息了,转过头去,试图要阳光照到整张脸上。

    “对不起,爸爸把你赶出去之後,过的一直不好,一直活在罪恶的阴影中,我们都试图找过你,去凌家向凌熙泰要人,可他们说你已经死了。”

    罗成闭著眼睛,样子很安详,似乎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些什麽,一直在感受外面的阳光,良久,他才幽幽的开口:“以前,我恨过他,可现在做了父亲之後就不再恨了,因为,他也是父亲,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

    “是啊,他怕你会带坏我,怕和你生活久了我也变成了同性恋,其实,同性恋只能遗传,又怎麽会传染,我生下来就是同性恋,我爸爸也是。”

    罗成看著他,眼中带了些震惊。

    “我爸爸以前做过矿工,在挖煤的时候遇到了他的工友,那个时候,同性之爱在人们嘴中是个禁忌,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很暧昧,谁都没有挑开当中那层薄薄的纸,直到後来,那个工友在矿底下出了事,让我爸爸明白,人活著就这麽一回事,说不定哪天两眼一闭什麽都不知道了,所以,趁著还能做的时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後来,爸爸就和他的工友回了他家,两人过起来小日子,再後来,对方发了一笔小财,品性就变了,在外面开始男女不忌,他还说自己本身不是同性恋,是爸爸勾引他才使他误入歧途,後来,爸爸实在受不了了,就带著我回到了老家,其实,我也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而是,那个工友和别的女人的生下来的。”

    罗成更震惊了,他实在想不到那个一板一眼的男人居然是个同性恋,更想不到眼前这人居然不是义父的亲生儿子。

    “所以,他一直希望我能够步入正轨,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才会采取那种方式伤害你。”

    罗成静静的听著,他看见那位医生的脸上带著淡淡的微笑,往事,被他说的很幸福。

    “其实,这种事情又怎麽会避免呢!罗成,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就算爸爸不把你赶出去,我也会想方设法把你赶出去的,因为,我受不了,爸爸对你好,一开始,我以为那是纯粹的父爱在作怪,可慢慢的我发现,其实不是,无论同性还是异性,只要爸爸对那人微笑,我就全身不舒服,我甚至想把爸爸囚禁在家里,让他哪儿也去不了,任何人都看不见,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才能碰他,只想他对我一个人笑,我知道自己变态、不正常,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父亲在我身底下哭泣、哀求,让我放过他,为了不伤害他,我开始自暴自弃,开始堕落,开始沈迷与打架、游戏、抽烟、交女朋友,开始忘记回家,所有一切坏孩子会做的事情,我都会做,当有一天,我想回去的时候,已经回不去了,我转过头,才发现,父亲已经老了,为我操碎了心。”

    时光流转,罗成好像回到了少年,回到了那个农家小院,遇见了那个像小豹子一样的孩子,他总是用愤恨的眼光看著自己,躲在角落里,眼中充满了仇恨,所以,自己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活,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对方,便会吃那人重重的拳头,以为,他是恨自己夺他的父爱,原来,倒有这麽一段渊源。

    “爸爸,他现在好吗?”

    “呵呵,什麽好不好,糟老头子一个,整天麻烦事一大大堆,偏偏还就 喜欢找事”虽是是埋怨的的话,可嘴角依然上扬到幸福的弧度,带著满满的宠溺。

    罗成不会问,他们现在有没有在一起,因为,有些事情,昭然若揭。

    作家的话:

    今天坐在後面手写小说的时候,被系主任抓到了,像小学生一样被训了一个多小时,苦口婆心的要我回头是岸,还拿党员的事情威胁我,NND!今天码的还是情节,要是写肉估计得被送到警察局。

    不过,我现在每天是真的很累很有压力,几乎从早上到睡前,手头的事情就没有停止过,所以,以後只有一更了,偶尔人品暴发的时候加更,请亲谅解哈。

    渔翁得利9

    教室里一阵喧哗,对这群高三的学生来说,班主任一个星期没有到学校来,算得上是一次重大的教学事故。

    凌洛夜坐在窗边,俊美如斯,仅仅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便能让人恍了眼睛,夏日的午後,空气里很躁动,偶尔从外面吹进来一缕风,无意间掀开他额间的发丝,才发现那对眼眸带著些许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把玩著手中的打火机,一下一下,似漫不经心,又像在认真思索著什麽,突然,手中的打火机腾的蹭出一圈火苗,映在眼中,像是从眼眸中的开出来的一朵妖娆的火焰,他噌的一下把手中的火机扔到後面的垃圾箱里,才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刚走到拐角处,就被一个长相妖豔的女子堵了个正著,女孩长得还算正,只是脸上化了很浓的妆,学校的制服裙子也被改装的很怪异。

    “等我?”凌洛夜挑眉,脸上有一丝不耐。

    “你那天到底什麽意思?”女孩心情似乎很不好,开门见山的问。

    “我不懂你指的是哪天?”凌洛夜漫不经心的耸耸肩。

    女孩似乎怒了,伸手将凌洛夜推到墙上,抓住对方的领子低声的吼道:“你他妈的少给我装蒜!就是你把我当挡箭牌的那天!”

    “放开!”凌洛夜嫌恶的看著对方,低声的呵斥道。还有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刺鼻的香气,让自己实在受不了。

    女孩不甘心的怒视著对方,最後眼中一暗还是松开了他。

    “我希望你忘了那天的事情,还有,以後不要再缠著我!”说完,凌洛夜斜著嘴角,心情很好与女孩擦肩而过。

    女孩看著凌洛夜的背影,化著浓妆的脸上浮现出恶毒的微笑,半天才得意的开口说道:

    “凌大少爷可真怪痴情呢!真不知道凌懂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自己的老师,而且还是个四十岁的老男人的时候,会露出什麽样的表情?惊讶?愤怒?不过真可惜,那天差一点就被凌懂发现了呢!让我猜猜那天凌少爷是要带著心上人去哪里?”女孩像化身为了恶魔,咯咯的笑著,一步一步的向凌洛夜走去,“开房呢?还是打野战?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是怎麽想的?那种硬梆梆的身子都什麽好抱的?阿定是那样,你还是那样。”女孩站在凌洛夜的身後,双手从後面环住他的腰,脸庞靠在对方的後背上,闭著眼睛,一副沈迷的样子。“凌少的行为可真是令人伤心啊,利用完了人家就扔了,要不是我及时站了出来,给你们做挡箭牌,估计那个老东西这会儿肯定被凌懂填水泥去了吧?你说呢?凌少?”

    凌洛夜的身子僵了僵,深吸了一口气,闭著眼睛,感觉头疼,本来还想著趁著那人生病趁虚而入,使两人之间的关系更见深入,多麽美好的计划,都被这个讨厌的女人给破坏掉了。

    半天,凌洛夜才转过身子,将女孩拥入自己的怀里,眼神很冷,脸上却带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