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 部分阅读

    听罗斌这麽一说,罗成果然想起了昨天在车上罗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那个混蛋小子虐待自己的小花穴还不说,居然说自己的穴松了,因为这句话,他还默默的伤心了好大一会儿,最後自我安慰说那是爱自己所以才这麽说自己,可现在听罗斌这麽一说,那那是爱自己,分明是嫌弃自己!

    看著父亲那委屈万分、可怜吧啦的样子,罗斌在心里暗喜,趁机分开父亲两条雪白的长腿,呵呵!自己还没怎麽样呢,老东西下面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那肉穴被骚水浸泡的湿答答的,两片骚浪的大阴唇像是被刚刚吸过一样,红豔豔的遮住了骚缝,也遮住了那美好温热的幽洞。罗斌凑著鼻子在那处闻了闻,心里骂了一句:真骚!也怪不得罗定会整天骂这骚货又骚又浪。随即拨开那两片大阴唇,将中指插进了父亲的骚穴中。

    “啊~啊~阿斌啊~啊~唔~好~啊~”罗成还在感伤,一个没注意,儿子的手指已经伸了进来,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大张著双腿被儿子玩弄骚穴。

    “阿斌~不行~呜呜~还~还要做早饭~啊~”罗成还想抗议,二儿子的手指已经在自己的骚壁中抽插起来,偶尔屈起手指在那软软的嫩肉里扣弄,或是挤压那敏感的骚豆,抑或是摩擦那外面的阴户,一只手指就将罗成玩弄的浪叫阵阵、淫水涟涟,化作一潭烂泥。

    就著手指抽插的姿势,罗斌将爸爸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著,下巴摩擦著对方脖子处的痒肉,另一只手扣弄著罗成的乳头,信誓旦旦的说:

    “爸爸,我不会像罗定那样嫌弃你,更不会去花天酒地到处招惹些别的女人,我爱您,爱你这两颗可爱的奶头,更爱你下面那骚浪的小穴,无论怎麽插都插不过,真真的想干死在你的窟窿里!”

    危险的独占欲

    罗斌越说越淫邪,越说越下道,不过,罗成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他满脑子里一方面在感受那手指在自己的骚穴里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一方面在想罗旭和罗定对自己的背叛,这时不争的事实,罗旭已经有未婚妻了,不久以後他们就会结婚,逐渐远离自己的生活,而罗定,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学校里的女朋友一个接一个,尽管他对自己说,跟她们仅仅只是玩玩,爱的永远是自己,以前的自己还会傻傻的相信,不过现在,他开始怀疑了,儿子麽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啊~啊~阿斌~呜呜~啊~啊~”罗斌越越插越用力,快速的抽动手指,来来回回的抽插,没几下,他就感觉父亲的骚穴里又往外一股一股的冒出淫水,将自己的手指浸得湿答答的。

    罗成不知道是被插的还是因想起了伤心事,眼泪流了出来,呜呜咽咽的达到了高潮。

    “爸爸,说您只爱我自己,只愿意和我一起生活,明天就和我一起搬出去,您不爱罗定和罗旭,从始至终爱得只有我,乖宝贝,说出来,说出来给你更大的!”

    一想到以後再也不能和另外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罗成只感觉心里狠狠的一痛,眼泪往外流得更甚了,埋在二儿子健硕的胸膛里直摇头。

    “呜呜~不要~不~不要和他们分开~呜呜~”

    罗斌看著父亲那窝囊的样子,心里又气又疼,可一想到每次都要和哥哥弟弟分享自己的爸爸,心里便窜起了一股怒火,特别是这个骚货每次大张著腿不知廉耻的求另两人来操弄自己的时候,虽然那时自己并没有表现出来,可随著自己对爸爸的爱恋愈加增深,这种自私的占有欲就愈加明显。

    “可是,爸爸他们不爱你呀!”罗斌长长得叹了口气,语气里充满了惋惜。

    “可是,可是我~我啊~啊~啊~”罗成还想狡辩,却被罗斌张嘴含住了乳头,勾在自己的嘴里时轻时重的啃噬。

    “啊~啊~好痒~呜呜~乳头~啊~被吸得好痒~啊~啊~”身体的敏感点一旦被肆无忌惮的玩弄,特别是上身的这两颗奶子和下面的浪穴,罗成就有些摸不著北,不能自己了,刚才还为要离开另外两个儿子而感到悲伤,此刻已经完全华为一潭春水,挺著腰肢将乳头往儿子的嘴里送,让儿子吃得更深一点。

    “啊~不要~呜呜~不要用牙咬~呜呜~啊~疼~啊~”

    “那要怎麽办呢?”

    “啊~用舌头~用舌头吸乳头~啊~狠狠的吸乳头啊~啊~”

    “是这样吗?”罗斌这样问著,用舌尖抵住乳头,往口腔深处狠狠一下。

    “啊~啊~啊~”罗成快乐的浪叫著著,仅仅只被儿子吸一下乳头,下面骚洞里的骚水就被吸了出来。

    “小骚货!看看你留著这浪水,来闻一闻骚不骚?”罗斌将手指从爸爸的骚穴里伸了出来,递到罗成的鼻口。

    被玩弄得晕头转向的罗成还以为儿子是要让自己舔一舔自己的淫液,懵懵懂懂得伸出粉嫩的舌尖在儿子的手指上绕了一圈,又迷迷糊糊的朝儿子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才说:

    “骚~好骚啊~阿斌~啊~你再吸一下爸爸的乳头~像刚刚那样吸~乳头被吸的好棒~呜呜~快一点啊~乳头好痒啊~啊~阿斌乖啊~呜呜~来吸爸爸的乳头~啊~”

    罗斌阴恻恻的笑了一声,并没有去吸父亲的骚乳,而是盯著那被三个兄弟吸的红肿的奶头,半天才抚摸对方的奶尖。

    “可是爸爸都还没有答应我要不要跟我搬出去住呢,现在却让儿子给你吸乳头,我感觉很伤心。”

    罗成早已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直觉得自己的乳头被儿子那狠狠的一吸,似乎快要将自己的魂给吸出来了,简直能爽上天,现在满脑子想的全是能让儿子乖乖来吃自己奶子的想法,哪还晓得罗斌说的是什麽,揉著自己的乳粒,惨兮兮的道:

    “爸爸跟你出去住!爸爸答应你了!行了吧!快点,好痒呢!啊~老公~呜呜~老公~啊~快点啊~吸小骚货的乳头嘛~”

    谁知,此时罗斌却依然不依不饶。

    “口说无凭,谁知道爸爸会不会反悔?”说著停顿一下,看了眼罗成满脸急切又不知所措的模样,从床头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到录音的部分,然後递到罗成的面前对他说:

    “爸爸,你对著它说,说你从始至终只爱我一个人,从来都没有爱过罗旭和罗定,现在你愿意和我搬出去住。只要你说完,我就舔你的乳头好不好?乳头痒不痒?想不想被儿子吸?如果想的话,就照著我说的念,好吗?”

    呜呜~乳头好痒~罗斌好坏~

    此时罗成的脑子里就只有这八的大字,对著手机怔了几秒锺,便忙不迭的照著罗斌教的一字不落的全说了出来。

    说完之後,还朝著儿子眨了眨眼睛,挺了挺胸膛,示意儿子该履行自己的诺言了。

    罗斌眯起眼睛,勾起了嘴角。

    危险的独占欲

    东方的地平线上,刚刚露出太阳的半个脑袋,一缕暖暖的朝阳照在他的脸上,昭示著主人此时的心情非常的愉悦。

    他搂住罗成,在对方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像吸血鬼一般又对著那处狠狠的吸了一下。

    “爸爸,您真的傻逼得可爱!以後可由不得你再反悔!”

    罗成以为儿子那是在夸自己,因为他只听到了可爱两个字,而刻意的去忽略前面的傻逼!有点羞涩的朝儿子笑了笑,以为是自己的力量才使得儿子这麽开心,这让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当然,最後他又指了指自己胸前的那两点,意思不言而喻。

    这次罗斌直接扑向了父亲,把对方压在自己的身底下,却没有去玩弄对方的那两颗小儿子,而是喘著粗气,分开了父亲的双腿,用自己的大肉棒去摩擦那水淋淋的地方。

    “啊~啊~啊~恩啊~啊~”骚穴已经被手指玩弄得高潮了一次,已经非常的敏感,现在却非突然的分开双腿,将那泥泞不堪的骚穴暴露在儿子如虎狼般的视线中,亲眼见著儿子那巨大的肉棒在上面来来回回的摩擦,感受著那属於男人的炙热与坚硬,早已将那乳头的瘙痒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罗斌那巨大的肉棒也真是调皮,并不进入父亲那水嫩的骚穴中,用大肉棒挑开两片大阴唇,在那骚缝中来回摩擦。等到将骚缝玩弄够了,又挺动上身去戳那两片可怜的阴唇。

    罗成哪受得了这份刺激,这种挑逗还不如直接真枪实弹的干呢,下面的骚水早已流的到处都是,薄薄的一层被单子已经被浸泡透了。

    “啊~呜呜~啊~老公~啊~别这样玩~呜呜~啊~插~插进来~啊~把大肉棒插进穴里来~啊~恩啊~啊~”

    罗斌偏偏不予理会,径自玩弄自己的:“爸爸,看清楚儿子是怎麽用大肉棒干你的小骚穴了吗?”

    “嗯~看清了~呜呜~啊~好难过啊~呜呜~坏人~”罗成把头偏到一边去,儿子用大肉棒玩弄自己的骚穴,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色情鸟!哪有人用那个地方去玩弄那个地方,偏偏还是那种玩弄法!可是自己像著了魔一样,被玩上了引,用手蒙住眼睛,然後中间露出一条缝,偷偷的看著著儿子的巨根一点点被自己的骚穴吞掉!

    “啊~!”

    “呼~!”

    在肉棒完全埋进骚穴里的时候,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声,罗斌进入爸爸的骚穴并不急著抽插,先是感受一下父亲温暖的穴壁。倒是罗成被折磨的受不了了,不满的催促道:

    “啊~啊~阿斌~快点啊~使劲的干爸爸~干爸爸的骚穴~快点用大肉棒日我的花心啊~啊~呜呜~要痒死了~啊~”

    饶是在淡定的攻也受不了如此淫荡的受,当即,将父亲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上,自上而下抽动起来。

    =

    这章有些少了,昨晚你们久等了,再次说一声抱歉,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大家都要去留言板留言哦!

    危险的独占欲

    日上三竿。

    罗旭坐在沙发上,捧著一本杂志,心不在焉的低头看上两眼,然後时不时的再抬起头朝著罗成的卧室瞟去,紧拧著得眉头,面容显得越发凝重和烦躁。

    李瑶梳妆打扮之後,便小鸟依人的偎在罗旭身边,挽著罗旭的胳膊,娇俏著小脸边指著对方手中杂志上的封面,边说说笑笑的好不愉快,就连旁边的罗定都有些把持不住了,暗想:瞧这女人的模样,昨晚肯定和自己的大哥一夜春风!

    罗斌躺在床上,端详了一会儿臂弯了的人儿,越看心里越发喜欢,最後,在心里骂了一句老妖精!才小心翼翼又恋恋不舍的将人放到床上。

    罗斌穿好衣服,站在穿衣镜面前,镜中那人实在英挺不凡,凌厉深邃如西方人的眼眸,高耸挺拔的鼻骨,性感的薄唇和线条流畅优美的下巴,堪称东西方最完美的结合,当然,他看重自己的并不是令无数少女著迷的外貌,而是,自己的内涵,凭著自己的学识和经历,也算得上律师届的翘楚,综合以上,他感觉自己配床上那人实在是绰绰有余。

    这种认知另让他的心情十分的愉悦,但是父亲的一无是处并没有使自己对他的爱减少,谁让他是那麽爱自己的父亲呢!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想到这里,他又折回床边,俯下身子去亲对方的额头,可是亲完额头才发现,这根本就不能使自己满足,然後,他又去咬罗成的鼻子,淅淅簇簇的去舔对方的嘴唇,试图将舌头伸进去,大手也伸进了被子里,本来打算去玩弄父亲的乳头,可又一想对方的那对奶子早就被自己吸得又红又肿,再也经不起自己的玩弄了,所以又转移阵地,去捏对方那肉感十足的屁股,时不时得将手指绕到菊穴里。

    罗斌本来没打算弄醒对方,仅仅是想亲亲对方而已,可是亲著亲著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没轻没重得将罗成揉捏醒了。

    罗成先是怔了怔,有些搞不清情况,待看清俯在自己身上的二儿子时,才想起早上的那旖旎风光,不时有些臊的慌,又觉得有些後悔,自己不应该这麽节操,然後看到外面的大好阳光时,心里一慌,忙去推开儿子,嘴里大喊著:

    “早饭!把早饭给忘了!”

    罗斌又连忙把罗成推回床上,塞进被窝里,亲了亲那急的满脸绯红的脸颊,才试图唔安慰说:“爸爸,你先休息,我去准备早饭!”

    见罗成还想要爬起来,罗斌又说:“难不成你想让自己未来的儿媳妇见到你这幅样子?你该怎麽和他解释自己从儿子的卧室走出来呢?”说完罗斌又是一脸的和风细雨,仿佛那被子里睡著的人该叫自己爸爸一样!

    “爸爸,记得我爱你哦!还有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罗成愣在当场,实在想不起来,他到底答应了罗斌什麽事。

    罗斌看著傻傻的爸爸,心里更加喜欢,临走前又揽过来按到自己的怀里亲了一下,并顺手拿走了床头上的手机。

    罗成被亲的有些晕头转向,等确定罗斌走出去了,一下子钻进了被子里,看样子比鲶鱼还滑溜,难道是羞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有一点,此时他已经完全不就结到底答应儿子什麽洞洞了?

    当罗旭看著罗斌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脸色不由的沈了沈,眯起眼睛,问道:“你没去上班?一直在房间里睡觉?”

    罗斌心情大好的看著自己哥哥,就像看著自己的手下败将,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意味不明的朝哥哥笑了笑:“昨晚搞到太晚,今早实在起不来,就给工作室那边打电话请了假!”

    罗旭的脸色又黑了黑,并没再多说什麽,倒是罗旭旁边的李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并亲昵得给小叔纠正道:“阿斌真有意思,话说的这麽暧昧,是搞研究搞到很晚吧!”

    罗斌并没有很想理会这位未过门的嫂子,绕过罗旭的身边才说了句:“是啊,确实是在研究,不过真的很伤脑筋,呵呵!”这话不知是说谁嫂子听还是说给罗旭听。

    罗斌走到厨房里,并没有像向爸爸承诺得那样,给大家准备早餐,他仅仅只是给自己做了一份三明治,然後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便走到餐桌旁,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然後突然想起什麽似的,对著罗旭和罗定说:“爸爸说要和我搬出去一起住。”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轻松,带了些若无其事的感觉,又有点不经意的意思,说完,便又低下头吃自己的早餐了,以至於罗定和罗旭立马愣在了当场!

    “什麽意思?”两人同时问出声。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哥哥!你怎麽能这样!当初我们说好的……”罗定急了,有些口不择言,想把当初那些事一股脑的全说出来,却被罗旭瞪了一眼,罗定才意识到,这屋子里除了他们兄弟三人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看了眼李瑶,又改口说,“爸爸呢?让爸爸下来跟我们解释清楚!反正无论如何我是不同意让你一个人把爸爸带走的!”

    罗斌已经吃完了饭,他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才说:“这件事与你同不同意没有关系!只要我和爸爸同意就行了!”

    “你!”罗定到底还是个少年,有些忍不住气,那涨红的脸颊有点狗急了跳墙的意思。“我去把爸爸找下来!当面问清楚!”说完要向楼上跑去。

    “别去!爸爸昨天夜里折腾了一晚,故意很累,现在还没醒呢!”

    这时,一直沈默的罗旭才开了口,沈声道:“爸爸昨晚一直在你那里?”

    吃早饭去鸟,四更哦!要表扬我哦!

    危险的独占欲

    这时,一直沈默的罗旭才开了口,沈声道:“爸爸昨晚一直在你那里?”罗旭说这句话的时候,虽是带著疑问的口气,可周身散发著浓重的低气压,压抑的让人喘不过去了。

    “你说呢!”罗斌反问著,向对方露出一个堪称撒旦般迷人的坏笑。

    怪不得,自己在在沙发上等了一夜,都没有等到父亲的人影,原来!原来是跑到二儿子那里快活去了!

    愤怒还是失望,罗旭说不上来此时的感受,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眸中早已沈静无波,一如既往的深沈稳重。他面子上仅仅是类似嘲弄的勾了下嘴角,便转头对著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现在我们兄弟三个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就不能送你了!”

    李瑶听著他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糊里糊涂的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麽,刚还想插一下嘴问到底发生什麽事了,罗旭这边倒开始下逐客令了!

    虽然,在这种时候对自己下逐客令,心里很不高心,可自己那高贵的内涵不允许自己一丝的不满表现在脸上,对男人来说,一个成功的女人需要给对方足够的空间去处理自己的事情,李瑶微笑著抱住罗旭,在对方的侧脸吻了一下,然後便识大体的走了。

    李瑶刚走後,罗定便耐不住性子的扯过罗旭的衣襟大吼道:“你少给我卑鄙!当初我们说好的!爸爸是我们三个人的!现在凭什麽轮到你带著爸爸走!”

    罗斌也怒了,甩开对方抓住自己衣襟的手,薄薄的一层眼镜片并没有遮住眼中暴发的精光,狠狠的说道:

    “别给我提曾经!你有什麽资格!爸爸一开始爱的就是我!要不是你们玩那些花招、使那些手段!他现在还是我一个人的!是!当初我们是说好的,一同拥有爸爸,可前提是要对他一心一意!无论身心!罗定,你做到了吗?你不是整天跟我们炫耀你的女朋友是多麽多麽的漂亮,她们对你是多麽的忠诚!还有你,大哥!最没资格阻止我的就是你!当初你明明知道爸爸的身体有异能与常人不同,经不起男人的蛊惑,你还去引诱他,让他背叛我!现在好了,我答应了!可你又做了什麽!你把未婚妻都带来了!无论你这麽做基於什麽目的,从行为上讲,你已经背叛了爸爸,按照当初我们的决定,你们已经出局了!而我不同,我从始至终只爱爸爸一个人,以後我也会一直爱他,所以,你们大可放心,我把父亲带走之後会一直对他好,永远!永远!

    ==

    写的正H的时候,朋友一通电话叫我去逛夜市,然後到她家睡觉。所以只能掉在这里了!

    一天五更滴人伤不起呀!现在是头昏脑花!所以求各种鼓励。

    作家的话:

    鹬蚌相争

    罗斌说的有些竭斯底里,说完之後不负重荷的微微喘息起来,闭起眼睛,遮住眼中痛苦的神色,就像个执拗的孩子,永远不会把自己的软弱暴露在别人的面前,然後拿掉眼镜,用纸巾若无其事的擦起了镜片,最後才说了一句:

    “大哥,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然後停顿了一下,脸上又浮起了一丝微笑,才朝著罗旭呵气如兰的说:“和你曾经所做的一切!”

    “呵呵!”罗旭依然如帝王般的斜靠在沙发上,阿波罗神一般深刻俊美的面容没有一丝表情,仅仅是嘴角噙了一抹残忍的冷笑,听完罗斌的控诉,他不怒反笑,有条不紊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罗斌面前,两人面对面。

    “阿斌,你的心思藏得可真深,这麽多年我居然一点都没发现,如果不是昨天我把李瑶带到家里来,你是不是还要继续伪装下去?带著你那可憎的面具,和我们继续和谐的生活下去?”

    罗斌怔了怔,没想到罗旭会这麽说,居然反咬自己一口,刚想去反驳,却又被罗旭抢先一步。

    “我从来不认为我需要为我以前做过的事情背负那些你所谓的罪恶感,既然你能争取爸爸的爱,我为什麽不能?”

    “可爸爸一开始爱得人是我!”

    “可後来爸爸不也一样爱上了我?”

    两人就像是草原上的雄狮,为了争夺至高无上的荣耀与地位,凶残的角逐著,没有人会为对手而後退一步,可毕竟那最高的统领往往只有一人,在这场战争中,必定有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蚕食掉。

    罗斌往前逼了一步,就像是胜券在握的将军,直直的逼近对方的眼眸中,低沈的笑了一声:

    “你确定?”

    虽然是只有三个字的反问,可罗旭却如电击到了一般,浑身一凌。接著罗斌又问了一声:

    “你确定爸爸真的爱上你了?”

    “你什麽意思!你到底想说什麽!”这次开口的是罗定,他有些急不可耐了,略显稚嫩的年轻脸庞慢慢渗出细细的汗丝,胸脯上上下下剧烈的喘息著,看著大哥二哥为了爸爸的事情那儿争论不休,他也想著急的开口说两句,为自己辩解什麽,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对自己有利的说服理由,只能气急败坏的吼上一句。

    “待会你自然就知道了!”罗斌回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他,仿佛并没有将对方放到眼里,本来不足为惧,而是一直盯著罗旭,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慢慢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但并不急著打开它,而是好整以暇的摆弄了一会儿,最後,在罗定忍无可忍的怒目中,才打开了手机里的播放器,一个熟悉的声音便出现了。

    “阿斌~阿斌啊~爸爸爱你!爸爸从始至终只爱你一个人,从来只爱你一个人!带我搬出去住!带我走好不好~呜呜~”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三个人的心跳声,手机里的那个声音,温润好听,带了些急切的恳求,像在压抑隐忍著什麽,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在场的三个人只有罗斌知道当时父亲到底在隐忍痛苦著什麽,可听在另外另个人的耳朵里就不是那麽一回事了。

    罗斌微笑著,如胜利的王者一般,睥睨著另外两人越发惨败的面容,手机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可,可爸爸跟我走了,那罗定和罗旭怎麽办?”

    “呜呜~没有罗旭!没有罗定!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们!阿斌~阿斌~带爸爸离开这里~呜呜~我只要你!只要你就够了。”

    罗旭听著手机里的声音,不动声色的攥紧了拳头,他甚至可以想象,父亲一脸惨兮兮的样子,边摇头边向那人哀求,如果,那人是自己,那该是多麽美好的一副画面。可惜,那人不是自己,所以,现在,他只想亲手撕碎了那美好的画面。

    鹬蚌相争2

    手机里的声音还在继续,罗定实在是忍不住了,豹子一般冲了上了,夺过罗斌手里的手机将他摔了个稀巴烂。

    “混蛋!混蛋!罗斌你他妈的就是禽兽畜生!肯定是你逼著爸爸这样说的,爸爸怎麽舍得离开我们!接下来你要干什麽?当真把爸爸带出去?我说过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相对於罗定的愤怒激动,罗斌依然一脸的云淡风轻。他瞟了一眼地上已经成为碎片的手机,心里叹息一声:可惜了!

    “我也说过,你同意不同意没有多大关系,只要我和爸爸同意就行了!你说是吗?大哥?”罗斌看著罗旭,似乎期待对方的答案,可又不想听到对方的回答,仅仅等了几秒锺,便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然後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挺了一下,对著房中怔住的两人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

    “别去打扰父亲大人哦!昨天夜里他可没少折腾!唉!还真是如狼似虎啊!都这麽大年纪了还不知道节制!呵呵!”

    “大哥!怎麽办?二哥真的要独占爸爸了,爸爸本来就是和二哥先好上的,是我们硬在当中插了一脚,如果他当真要把爸爸带出去住,我们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罗斌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外,罗定长喘了一口气,便向大哥求助,此时,他只有与大哥站在统一战线。可罗定毕竟才是一个高二的学生,虽然身体成熟健壮,已经有了青年的模样,可心智仍然稚嫩的很,根本不是狡猾的二哥、阴狠的大哥的对手。

    罗旭拧著眉头,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弟弟,脑子里不知在盘算著什麽,约莫一分锺,他才舒展开眉头,微笑著,慈祥的拍了拍定的肩膀对说:

    “这件事就交给大哥来处理,你今天不是还有课吗?快去上课去吧,还有,别忘了给爸爸请假,就说他身体不舒服。”

    罗定似信非信的看著大哥,对大哥所说的内容抱著怀疑的态度,可是大哥说话的语气却又让人鉴定无比的信任,最後,他恋恋不舍却又万般无奈的走了出去。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罗旭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空气沈甸甸的万分压抑,就像此时罗旭的脸色一样阴沈。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这种被欺骗的感觉实在不好受,罗旭在商业上是有些手段的,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他一直秉承著睚眦必报的理念,你既然对我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尽管那个人是自己最爱的父亲。

    想到这里,罗旭笑了,有些像野林中某种食人的凶兽,残忍却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罗成还在二儿子的大床上熟睡著,他正沈浸在自己的美梦中,两边的嘴角微微的像上翘起,一脸的安详。可能是罗斌的被子里有一种让人心安的清香,就像是初恋的感觉一样,让人向往,他噌了噌被子,然後把脸埋在柔软的被子。

    在梦里,他确实在恋爱,自己偷偷摸摸的和罗斌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躲避著另外两个儿子怪异的目光,那个时候他们爱得很腻歪,很简单,一旦四周没人,他们就会抱在一起,然後相互抚摸对方的身体,接著便是亲嘴接吻。

    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只是有一天。

    罗旭突然朝自己笑的很诡异,他说:爸爸,来我这里,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屏幕,屏幕的正中间是一张雪白的大床,大床上正上演著一幕阴霾荒淫的性事,而里面的正在翻滚交缠的两个男主角正是自己与罗斌。

    罗旭吓得浑身发抖,脸色苍白,转身就想往外逃,那时候他满脑子想到都是罗斌,只要罗斌在,一切都好办了,他们会一起面对,一起向罗旭解释。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朝外面跑出去一步,就被罗旭钳住住了手臂,罗旭突然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恶魔,笑著跟自己说:爸爸,坐我腿上来,我抱著你看。

    之後,自己的世界便颠覆了,然後,便陷进了黑暗中,很久很久。

    睡梦中的罗成突然不安起来,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抹浓密的阴影,不安的抖动著,紧蹙著眉宇,痛苦的想要醒来,可却被梦魇迷住了神志,钳制住了思维,陷进了深深的渊泽中不能自拔。

    罗旭站在床边,微笑著看著父亲大人在大床上辗转反侧,不安的紧抓被子,然後弯下腰,附在罗成了耳边,喊了一声:“爸爸。”

    像是感应到了,罗成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喊一声:“阿斌!救我啊!”

    鹬蚌相争3

    罗成本是被噩梦吓醒的,那句‘阿斌,救我啊!’也是无意识的,可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站在旁边的罗旭时,梦与现实竟重合了起来,分不清彼此,像是回到了几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受害者,一双懦弱的眼睛无辜的看著罗旭,下意识的要往後躲,却被罗旭隔著被子攥住了脚腕,又原路给拉了回来。

    罗旭单膝跪在爸爸的双膝上,牵制住对方的下半身,伸手掀了罗成身上的被子。

    被子下面的罗成光溜溜的,连条裤衩都没穿,因为没了东西遮掩,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所以像只大型的虾米蜷缩成一个弓形。他颤颤抖抖的去拽被子,因为力气实在有限,所以只能拽到被子的一角遮住羞处。

    “阿斌呢?阿斌在哪?”

    罗旭并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下一下抚摸著对方光洁的脊背,感受著那柔腻的皮肤在自己的触摸下一点点变得僵硬,心里感叹道:这老东西的皮肤实在是太好了!就像上等的丝绸。摸在手里舒服极了!当然得排除那些与二弟欢爱时留下刺眼的痕迹。

    罗成侧著身子蜷缩在床上,任由著大儿子对自己上下其手,那双大手上似乎长满了荆棘,刺得自己的後背火辣辣的疼,因为在梦里受了惊吓,所以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他无助的颤抖著,就像濒临死亡的小动物,可能是儿子的手劲用的力气太大,他低低的呜咽了一声,最後忍无可忍才央求一般的问出声来:“阿斌呢?他在哪儿?”

    罗旭的大手已经来到了父亲的屁股处,他饶有趣味的欣赏了一番,觉得父亲的两个屁股蛋子实在是比女人的还要圆润漂亮,圆滚滚的就像两个肉球球,穿上衣服还显不出来,可脱了裤子,真真是骚极了!

    他把脸贴在父亲的屁股上蹭了蹭,然後用鼻尖嗅了羞上面的气味,本是非常爱怜的动作,谁知他突然张开嘴用锋利的牙齿在那上面狠狠的咬了一口。

    这一次罗成唔嚎一声便哭了出来。太疼了!他被罗旭咬的太疼了!孰不知他这幅身体和精神都濒临崩溃的模样更能引起男人的施虐欲。

    罗旭把他捞起来抱到自己的怀里,用嘴角去含住残留在父亲脸上的眼泪,

    “爸爸,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你就是这麽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明明被我干的很欢快,却依然一副被我强奸的样子!”

    “爸爸,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一直以为爸爸爱我就像我爱爸爸一样,原来是我高估了自己,原来从始至终都是我的自以为是。”

    “昨天我等了你一夜,可最後你还是没有出现,我想爸爸也会像我一样难过,可没想到爸爸在罗斌的房间快活了一夜。”

    “爸爸?你怕我吗?”罗旭突然一改刚才的忧伤,看著面颊越发惨白的罗成问道。

    “不~不怕~”罗成被罗旭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夹著双腿,腿间的那一坨软绵绵得无力垂哒下来。

    “呵呵,那你为什麽发抖?是恨我?恨我拆散了你和罗斌?”

    “没~没有~”

    罗成现在的脑子已经成了一滩糨糊,一会儿是自己和罗斌在游泳池里亲吻,可画面突然转换,罗旭面色阴沈的站在阳台上,高大的背影像一尊雕像,然後突然转过身来,就变成了恐怖的恶魔,对著自己邪笑:爸爸,坐到我腿上来,自己刚想要往外逃跑,那面目可憎的恶魔又变成了罗旭的模样,眼中充满了忧伤,他说:爸爸,我只想要你给我生个孩子,你和我的孩子,就这麽难吗?

    “阿旭,你别这样~快放开我~爸爸难受啊~”罗成挣扎著想从罗旭的怀里坐起来,奈何罗旭越来越用力,将他桎梏在自己怀里。

    “爸爸,之後我都没有再逼过你,对吗?”

    罗成挣脱不过,只得无奈的点点头。罗旭又说:

    “爸爸,如果现在我对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会怪我吗?”

    这句话罗成听懂了,心里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罗旭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然後阴阳古怪对自己笑著说:

    “爸爸,这个东西是我花高价钱买得呢!你乖乖吃了它,然後我们一起生宝宝,既然你那麽喜欢搬出去住,那麽我就遂了你的愿,你给我生完宝宝之後,我就带你和宝宝离开这里!”

    鹬蚌相争4

    罗成现在怔怔的愣了两秒,然後突然大声尖叫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推开了罗旭,然後光著身子向门外冲去。

    罗旭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父亲激烈的反应,并没有起身去追,而是就著罗成推自己的力气,直接躺倒了床上,神色慵懒的看著欣赏著爸爸像个小丑一样在房间里上窜下跳。

    罗成跑房门前,拼命的砸门开门却依然没有动静,才发现门被反锁著了,他奋力的又砸了两下,转过身来,看见儿子正看著自己,似笑非笑的。

    “阿旭~呜呜~爸爸真的不能生孩子啊~求你了~呜呜~”罗成无力的顺著门面滑了下来,蹲在地上,用手捂著脸,那双指骨分明的手煞是好看,还能从指缝间流出眼泪来。

    “不能生孩子?那我和罗旭是从哪里出来得?”罗旭冷笑著反问道。

    罗成蹲在地上还是哭,带著点绝望的神色看著罗旭:“爸爸不能和你生孩子~阿旭~你放我出去~我以後再也不干涉你了,无论你结婚也好生孩子也好,以後是和女人过一辈子还是和男人过一辈子,爸爸都不再干涉你了!阿旭,别再逼爸爸了好吧!”罗成说道最後已经泣不成声了,只能痛苦的抽噎著。

    罗旭看著痛苦不已的父亲,似乎再也维持不了那份沈静成熟的模样,眼中跳跃著愤怒的火焰:“为什麽?为什麽不能生孩子?爸爸为什麽不能为我生孩子?难道就因为我不是罗斌?难道就因为爸爸先爱上的人不是我?难道就因为罗斌他抢占先机夺取爸爸的心?”

    一连几个问句倒是把罗成打晕了,这,这又关罗斌什麽事?他也不哭了,眨著眼睛怔怔的看著罗旭,一脸的问号,脸上还凝结著还未风干的泪珠,长长的睫毛被泪水凝集在一起,浓密得倒真像一把小扇子,看到他这幅样子,罗旭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他从床上跳下来,走到罗成面前,帮爸爸小心翼翼的擦了擦眼泪,然後诱哄道:

    “爸爸,对不起,我不应该逼你的。”罗旭摸著罗成的脸,表情很真诚。

    见大儿子刚才还凶巴巴的,现在突然向自己认错服软,语气眼神都很温柔,心里一阵激荡一阵委屈,眼睛一眨鼻子一酸,眼泪骨碌一下子又流出来了,自动的偎近罗旭坚实的胸膛,呜呜咽咽的又哭了出来,只不过这次带了些撒娇耍赖的性质。

    “阿旭,你刚才真坏~”罗成哭得比刚才更痛了,鼻子眼泪全蹭到罗旭洁净的衣服上,委屈得用牙齿狠狠的咬儿子肩膀上的肉,力气可少用!直把罗旭咬的眉头皱成川字型才松开嘴,然後用狭长的眼眸横了一眼罗旭,才说:“你刚才咬得我真疼!罗旭你真是讨厌死了!”

    罗成依然是一身赤裸的模样,圆滚滚的屁股蛋子上面赫然印著儿子刚才咬出来的牙印,因为屁股上的肉实在是鲜嫩,牙印已经往外渗出了血丝,罗旭把手放到爸爸的屁股上,往对方的脸上喷出热热的气息。

    “爸爸,我帮你揉揉!”罗旭开始揉捏著罗成的屁股,时而不规不距的摩擦著臀瓣间的私处,捏著捏著手法就便了味道。

    “你刚才怎麽能说这种话来伤爸爸的心!”罗成依旧不依不饶。

    罗旭下面揉捏著他的屁股、然後是腰身,亲著对方的耳朵,问道:“爸爸,我哪里有说过?”

    罗成被罗旭亲的全身酥软,躲避那撩拨人心的亲吻:“你~你说要爸爸不再干涉你~你还要跟女人过一辈子!还要和男人生孩子!罗旭,你太让我失望了!”

    额==

    罗旭无奈的望著天花板,有吗?不过听著确实挺耳熟,可自己可以肯定这句话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爸爸,我以後都不会这麽说了!”罗旭又是一句神情的保证,然後捧著罗成的脸问:“爸爸,你不愿意给我生孩子是因为疼吗?”

    罗成早就被罗旭哄的晕头转向,想到自己以前生罗旭和罗斌的时候确实疼得要命,而且生这两个孩子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想著,罗成又是一阵心酸加委屈,孩子他爸是个负心汉也就罢了,那毕竟不是自己生的!可自己亲生的这两个儿子还那麽不是个玩意!居然~居然要和别的女人过一辈子还要和别的男人生孩子!

    “嗯,疼~”罗成回答罗旭的时候,早已因为心酸的过往和痛苦的人生而眼泪汪汪了。

    “那麽如果我能让爸爸生孩子的时一点都不疼的话,爸爸是不是会答应给我生孩子呢?”罗旭再接再厉的引诱道。

    罗成含著眼泪又点了点头!如果疼与不疼之间可以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