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 部分阅读

    老人家?罗成的眼皮子跳了跳,这没一会儿功夫,自己就从伯父劲升为老人家了?然後眼皮一挑,就看见那精美的包装盒上赫然的绣著三个大字:脑白金!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老人家?罗成的眼皮子跳了跳,这没一会儿功夫,自己就从伯父劲升为老人家了?然後眼皮一挑,就看见那精美的包装盒上赫然的绣著三个大字:脑白金!

    条件反射的,脑子里便浮现了电视上常常蹦躂的两小人,今年过节不收礼呀!要收就收脑白金!

    甩了甩脑袋,罗成决定:与小三恶斗到底!

    “罗瑶是吧?你今年多大了呀?”罗成吊著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斜著眼睛问道,果然,对面的女孩有点下不来台,脸色绷得紧紧的。

    “爸,是李瑶,您怎麽又把人家的姓给改了!”罗旭的额头爬满黑线,给自己的父亲指了出来。

    “没关系,伯父年纪大了,记不住也是也能理解,我比阿旭小一岁,今年二十三。”李瑶又恢复了原本自如大方的模样,将两片水润的红唇勾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咳咳!”罗成被呛得咳嗽一声,在心里默念:我年纪不大,我年纪不大!一点也不大!然後夹了一块鸡肉,当成某人使劲的嚼,末了故作惊讶的道:“你才二十三岁啊?看不出来嘛!我还以为你是阿定的学姐呢!现在的年轻人是我们那会儿不能比的,显得成熟!请问令尊是做什麽勾当的?”

    上扬的嘴角突然僵了下来,李瑶显然有些挂不住了,不过,也紧紧是一瞬间,便有重拾微笑,对罗成恭敬却傲慢的说:“家父姓李,名加成,现在是房地产业,伯父,您略有耳闻的星天皇城就是我们李氏旗下的产业。”

    罗成心下一惊,这李加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S省的首富,主要是地产 如长江实业另外还有叫和记黄埔的公司,在M省也有分公司,另外还有经营百佳香港最大的超级市场。很多元化发展的电信业都有层面。

    这个,话说,李加成老奸巨猾,想必生出来的女儿也不太好对付吧!咬指甲中。。。

    见罗成只管低头吃饭,李瑶的气势又上去了,挺了挺那丰满傲人的双乳,接著问道:“伯父,难道没听说过吗?”

    “额==这个确实没听说过,不过,房地产确实是个是个好行业!”

    听闻,李瑶刚想再得瑟两下,又听罗成那厮说:“听说现在上面对房价控制得这麽厉害,你爸爸的房子能卖出去吗?”

    李瑶哆嗦著嘴唇,话说罗旭这麽个体面的人物,怎麽就有这麽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爸爸呢!以後进了他们家的门,怎麽让她好意思对别人说那是他的老公公!!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这对饭也快要结束了,这吃完了饭,也是送客的时间了,罗成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对李瑶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微笑:“李小姐,时间也不早了,一个小女孩在外面家里人也怪不放心的,就让罗定送你回去吧,有空常来玩就是了!”

    罗定刚想张口说: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凭什麽送!那边的李瑶脸上便飞起了一抹红晕,靠在罗旭的胸前,低著头娇羞的说:“我今晚不走了,阿旭留我在这儿过夜。”

    情人相见分外眼红!

    过夜?还是阿旭留下来的?个白眼狼!个狐狸精!罗成肺都要给气炸了,差一点翻桌子大骂,偏偏那一对狗男女还不知廉耻的在那儿情深意重、你浓我浓!

    在我罗成的家里还让你们鸠占鹊巢、狼狈为奸了不成!

    缓缓的吐了口气,罗成用擦过嘴巴子的纸巾非常优雅装逼的一根一根的擦过修长的手指,然後很没形象的就扔到了地上,抬起上眼皮,说道:

    “虽然时代在进步,人们的思想也跟著开放了些,不过,我们家总归是书香门第,骨子里还流传著先人的那份保守劲,名义上你是罗旭的未婚妻,可毕竟两人还没结婚,过门之前就在婆家过夜怎麽也说不过去,我们小家小院的倒没什麽,只怕坏了爸爸的名声,再说,万一你俩吹了,谁来负责你的清白?我好话说在前头,不过你执意要留下来的话~”罗成定了一下,转过头去看没事人一般的小儿子:“罗定,给这位李小姐准备一间客房。”

    一席话下来,李瑶那白皙的脸蛋上的一抹红晕早已消失殆尽,仅仅几分锺就由煞白变成酱紫最後定格在猪肝色系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饶是再不要脸的女人,也该两眼泪汪汪的夺门而出,然後等著自己的心上人追出来心肝宝贝的哄才对!可是,我们这位李小姐,不愧是S省首富李加成的女儿,不要脸的程度也非比寻常,罗成的话只能激起自己的斗志!慢慢的攥紧拳头,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夜,势必将罗旭拿下!

    “不必了!”李瑶轻启红唇,慢悠悠的吐出了三个字。

    罗成在心里大喜,以为正义终於战胜了恶势力,就在他以为光明和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李瑶那厮又说了:“我和罗旭没有分床睡的必要,我们该干的不该干的统统都干完了!”

    该干的不该干的统统都干完了!

    该干的和不该干的统统都干完了!

    该干的和不该干的统统都干完了!

    此时,罗成那伪装了一个晚上的小心肝就像那寒风中的最後一片枯叶,凋零了!挎著一张好看的小脸愤愤的看著罗旭,用眼神无声的质问著大儿子:该干的和不该干的是什麽意思!

    罗旭看著父亲那义愤填膺却又万分委屈不甘的模样,像是一个被负心汉抛弃的可怜媳妇,刚才与李瑶恶斗的士气全无,连忙把目光移到另一边,不与父亲对视。

    倒不是自己真的做了什麽亏心事,心存愧疚,不忍心看对方,而是他怕再看下去,那白皙的脸庞,狭长的双眸,本张一副著精明能干的形状,头上却长了一个白痴的脑袋,此时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白痴一样,含满水汽,红润的嘴唇被自己咬成一排排红印,那模样,真另人胃口大开,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当著未婚妻的面把人抱到餐桌上被办了!这不想还好,一想,下面那玩意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罗成见那大儿子转过头不敢与自己对视,以为正应了自己的猜想,这人证物证聚在还有什麽好狡辩的!一想到大儿子那插过别人的棒棒又来插自己,心里一阵泛呕,虽然自己也不见得纯洁到哪里去,可人就是这麽自私的动物,天生我能负人、不准人负我的逻辑。

    当下也没了与李瑶周旋的心思,一脑门子全是那对狗男女赤裸著身子在床上交缠的画面,一会儿是罗旭架著李瑶的双腿在对方的体内激烈的抽插,一会儿又变成了骑乘术,李瑶骑在罗旭的身上风骚的颠簸,可过了一会儿,那在罗旭身上骚浪的人又变成了自己,自己骑在儿子的巨棒上,任凭著儿子一下一下的贯穿,罗成也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直觉一阵头昏眼花、胸闷气短,体力有些不支,

    说了句:“你们继续玩,我有些累了!”便浑浑噩噩的来到了自己的卧室,房间的一应橘黄色调,罗旭说,黄色代表欲望,做的时候带劲!

    身子直直的摔在大床上,四肢大张的躺在床上,卧室的一半都被这张大床给占了,爷四个大男人睡在一起也绰绰有余,平时在这里干尽了世间荒唐的事情!

    罗成用手掌蒙住了眼睛,从食指与中指的狭缝间看到天花板,上面吊著去年大儿子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突然有种一切皆空的感觉。

    但也仅仅是一瞬,罗成立马就从大床上跳了起来,自己再这麽消沈下去,再不干点什麽,这大儿子当真就被那女人给抢走了!自己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凭什麽就这麽白白的便宜了外人!

    情人相见分外眼红!

    李瑶吃完了饭,在客厅里消遣了一会儿,又与另外两个寒颤两句,便心满意足的被罗成领到了自己的卧室,看著那豪华的大床,信心百倍的要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这个英伟优秀的男人,孰不知,那被她视为美好的境地,被自己的心上人与老公公不知在上面翻云覆雨了多少次!更不知道流下了多少骚水与淫液!

    罗旭刚才就被罗成那小骚样给勾起了性欲,这会儿直觉浑身燥热难耐,需得将下身那个不安分的东西插进对方那紧致湿热的骚穴中狠狠的操弄几番才能得到舒缓,奈何自己的登天梯李瑶在旁边,行事得万分小心,对女人又实在不行,如若让他委屈的把大肉棒插进这女人的穴里,倒还不如用右手自己给撸弄出来呢!

    在李瑶的额前亲了一下,微笑著跟对方说:“你在这儿等著我,我去洗一下,马上就回来。”那性感的薄唇刚刚接触到自己的皮肤,李瑶便感觉胸腔的那颗东西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双手抚著胸口,少女般梦幻的迷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扫到罗成的脸上,勾弄的对方性欲更加强了!谁知罗旭仅仅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便起身出去了,害的自己瞎激动了半天。

    其实,别看李瑶外表挺强旱挺精明的一个人,那也仅仅是外表,李父的狡猾奸诈她是一点都没哟遗传到自己身上,特别是感情史,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她就爱上了大自己两届的学长罗旭,那时候,罗旭早就是大三的一个传奇人物,不仅相貌英俊、长得周正,而且能力突出,担任学生会会长、外交部部长等职位,在老师学生中间混得更是一个如鱼得水,在没有资金周转、没有家世背景的情况下自己创业,靠著自己的双手打下了一片天下,是所有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当然,也包括李瑶,李瑶那时候,仅仅是刚上大一的学妹,懵懂无知,除了有一个有钱的老爸可以说一无是处,平时连接触罗旭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与之交往,简直是痴人说梦。

    後来,罗旭毕业了,她也就打掉了自己的这份痴心妄想,偶尔也能听说到罗旭的消息,听说混的不错,在M市也算得上青年才俊,心里也著实没有了悸动,谁知前一阵子,突然在某个酒会上看见了对方,那个酒会是代替父亲参加的,所以,自己也盛装打扮了一下,倒是吸引了全场的眼球。

    几年没见,罗旭比之前又多了些成熟稳重,多了些成功男人的味道,李瑶直觉沈寂了好几年的小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本想著,虽然见到了,可两人之间绝对很难有什麽交集,可谁又想,这罗旭与李加成又了生意上的往来,这一来二去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就熟悉了起来,而後来,罗旭有的没的就开始频繁的约自己出去吃饭唱歌,屡次向自己示好,李瑶怕自己会错了意,再加上豪门女孩应有的矜持,李瑶一直没有表态。

    两人有实质性的进展还是在两个星期之前,那晚,李瑶和几个小姐妹在包间里唱歌,一时性起,多喝了几杯,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娇惯,几杯下去,便感觉有些不胜酒力,恰巧另一个包间的一夥男生,觉得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唱歌甚是无聊,便闹起了拼歌拼酒的把戏,这其中就有被损友拉来的罗旭。

    这歌唱的有点像相亲会,到後来都是一对一对的,於是,这李瑶和罗旭也就对上眼了,既然对上眼了,这将美女送回家的光辉使命,自然就落到了罗旭的身上,於是,在车里就发生了点不该发生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多麽严重的事情,就是那天晚上的星星有点亮了,路边的路灯太黄色了,车里的空气太燥热了,於是,俩人的呼吸就开始紊乱了,这天雷勾动地花、干柴遇上烈火的桥段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男的女的都没把持住,这嘴就亲一块去了!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罗旭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著倒影在镜子中的自己,那人遗传了父亲好看的丹凤眼,看著倒是比罗成凌厉许多,英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人才!可此时的罗旭看著镜子中的自己到没有赏心悦目的心情,反而,眉头拧得很深。

    看来老父亲这醋是吃大发了!

    正想著,浴室的门被推开了,镜子里顿时就多了一个人影,看起来倒想是兄弟俩一样,罗成走过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质问:“你到底是什麽意思!平白无故的怎麽带了个女人回来!你~你要气死我了!”

    罗成本来是气势汹汹来的!谁曾想到话还没说到一半,眼圈就红了,心里的委屈一股劲通通都说了出来,什麽自己十月怀胎是怎样怎样痛苦、罗旭小时候是如何如何淘气、自己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他们仨拉扯大是多麽多麽辛苦,现在倒好,狼崽子长大了就变白眼狼了!整天把自己按在床上各种折磨不说,末了还给自己带个儿媳妇!

    罗成一把鼻子一把泪说的那叫一个心酸呀!然後仰著皱巴巴的小脸,等著大儿子良心发现、捶胸顿足後悔不已,把小三赶出罗家,之後两人在云雨一番,当然,在这过程中,他是绝对不能轻易原谅对方的,但是,鉴於对方认错态度良好,能够及时并且改正错误,他还是可以勉为其难的原谅他,然後再半推半就在大儿子极力的强迫下做那苟合之事!

    不过,事情在发展的过程中,偶尔也会脱节,与预想的总会有那麽一点不一样!罗成就这麽仰著脖子等啊等,等得脖子都酸了,最终只等到儿子的一声冷哼。

    哼?

    罗成被那一声哼给哼晕了!他哼是什麽意思?而且还是冷哼!!

    罗旭实在是爱死了爸爸这拈酸吃醋毫无矜持可言的模样,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轻易的服软,不然,这辈子想让这个老家夥给自己生个孩子那是难上加难!

    “什麽意思?”罗成又问了一遍。

    “什麽什麽意思?到了结婚的年纪又遇上了心仪的对象,自然而然的就带回家给你们瞧瞧,如果你们都没什麽意见,都感觉挺好了,找个时间把婚结了,你不就等著抱孙子啦!”说完长胳膊一挥,把罗成挥到一边,径直得走了出去。

    罗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哪里容得他儿子说的不清不楚的就出去了,几步跑了过去,然後拽著儿子的後领子又给拽到浴室里来了,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你还想结婚?还想给我生孙子?”罗成指著罗旭的鼻子不可思议的说。

    罗旭一手打掉父亲的手,面子上有些厌恶:“不结婚我带她回来干嘛!”

    “我不准!”

    “你凭什麽不准!”

    “我是你爸爸!”

    “哦~你也知道自己是我的爸爸呀!哪有爸爸会阻扰儿子结婚的?”说完罗旭又要推开对方,可儿子说的句句在理,自己能留得了儿子们一时,能留得了儿子们一世吗!儿子们终究是要娶妻生子的,一想到三个儿子最终一个个都要离开自己,最後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四十多岁的人了,便要开始孤老一生,罗成的喉咙便开始一阵阵的发紧,撒泼耍赖的抱住罗旭的後腰,语无伦次的哽咽道:

    “阿旭~阿旭~我们这样不是挺好嘛!呜呜~为什麽~为什麽你要结婚啊~你不喜欢我们四个人这样一起生活吗?你说过爱爸爸的呀!怎麽~怎麽可以说话不算数!呜呜~你到底~到底想要怎样?你想要什麽啊!”

    “我想要的你给不起!”空旷的浴室里,罗旭突然冒出了这麽一句,低沈、鬼魅,还带著不易察觉的忧伤,像是从遥远的天际飘来的一样,轻飘飘的没有质感,却能砸的人心里闷痛。

    罗成愣了愣,随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抓住罗旭的胳膊,声音里带著急迫:“阿旭,你怎麽能这麽说!从小到大你想要什麽我没有想法设法满足过你,现在你却说这种话伤爸爸的心,你想要什麽啊?你说!”

    一秒、两秒、三秒、、、、

    罗旭一直没有开口,只是看著他的目光愈发坚定,在那种坚毅的目光中,罗成感觉自己被震慑到了,浑身隐隐发抖,既害怕又兴奋,想知道儿子的要求,可又觉得这个要求自己做不到,那种很期待却又不想知道的复杂心情砸的他有些承受不住。

    末了,罗旭才握住他的双肩,认真的看著他,语气诚恳、声音低沈的说:

    “爸爸,我想要你给我生个儿子!”

    罗成果然被一击即中,打晕了,脑袋里像有无数的小星星在转啊转,满脑子都回荡著儿子的声音:

    爸爸,我想要你给我生个儿子!

    爸爸,我想要你给我生儿子!

    可是,儿子,你想过没有,我们生出来的孩子,算什麽?你让他如何面对这个世界?他要承受多少的负面影响?要受到多少言论的抨击?我们如何给他营造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你知道吗?你们小时候受的罪,吃的苦,我不想要下一代再过那样的生活!

    罗成看著儿子,一分锺,然後默默的转身,走了出去。

    “爸爸,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你什麽,无论我们之间发生的什麽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这次,我也不会强迫你,今晚十二点,我等你的答复。”

    罗成的身影在浴室旁顿了顿,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你是没有强迫我,可是你是在逼我!

    回忆

    罗成躺在床上,侧著身子,睁著眼睛。

    窗帘没有完全拉上,夜风吹进来,影影绰绰,一丝凉意。

    外面,可以看到银河系,模模糊糊的像雾一样,不甚真实。像极了人生活著的这个世界,说真不真,似假不假,一阵风来了,便什麽都刮了个干净!

    记得以前,他总会抱著罗旭哭,没完没了、没日没夜,特别是刚被赶出凌家的那两年,白天和乞丐抢饭碗,晚上抱著罗旭睡在纸盒子里,饿得连早饭都买不起了,也舍不得将那人送给自己的戒指卖掉,那是自己心中唯一的信仰,带著孩子一起努力活下去的动力,虽然现在不爱了,可以前的种种像老电影一样一遍一遍,鲜活的跳跃著,曾经的爱是真的。

    年轻的时候以为没有了那个人,就没有了全世界,可那人走了,自己的世界依然还在,这麽多年自己仍然活下来了,原来,失去一个爱人,他无关乎世界,其实,谁都不是自己剧本中的主角,谁离了谁,依旧可以过的很好。

    罗成翻了一个身,不去看外面那可以以假乱真的世界。果然,翻过身来,便可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心里苦苦的,却又哈哈的笑了出来,这世界谁离了谁不是过呀!可笑著笑著眼里就迷了东西,涩涩的,有液体流了出来。

    之後,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等到自己发现又怀孕的时候,那已经是四个月多的事情了,男人怀孕虽然显不出来肚子,啤酒肚满大街都是,可那时候自己饿的一把皮包骨头,唯独肚子凸出一大截,也难免招人怀疑,看著自己那日益胀大的肚子,开始犯难。屡次想要打掉,可每次总在最後收了手,那里,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如果,当初真的下了狠心,哪又有今天的罗斌。

    可是,举目无亲,自己又拿什麽来养活这两个儿子?

    想到这里,罗成突然想起了罗定的父亲,那个性格执拗张狂、和罗定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大男孩,想起那个脾气倔的像一头驴的男孩,心里一热,他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冰天雪地的日子里,那个像小太阳一样男孩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一点预兆。

    罗定不是自己亲生的,他是简弈轩和另一个女人的儿子,也是那个豪门斗争的悲剧。

    那个冬天,好像特别冷,罗成挺著肚子抱著罗旭,花掉了买掉戒指的最後一分钱,无人打扫的大街已经堆积了很厚很厚的一层雪,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发出刺耳的声音,罗成倒在地上的时候,意识还在,只是身子被冻的早已麻木,在冰地上一点也感觉不到冷,也不饿,罗成想:其实这样也挺好,只是低头看见了那个在自己怀里睡的很安详的孩子,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喂!喂!起来了!妈的!可别死在路上了,真晦气!”模模糊糊中,罗成听到一个还带著稚气的声音,骂骂咧咧的,显得主人的心情非常不好。

    “好了,弈轩,不要多管闲事了,赶紧到车里来,外面太冷了!”另一个低沈的男音突然响起,说前半句话的时候,声音凌冽的比这天气还冷,可说後半句话的时候,声音突然温柔起来,充满了怜爱,和包容。

    “怎麽能不管闲事!这条路是我上学的必经之地,一个人死在这里多慎得慌!”男孩还是大学生的模样,长得很张扬,热热烈烈的如同燃烧不尽的太阳!他说完之後又朝著地上的罗成踢了两脚。

    “喂!再不起来我把你怀里的孩子给抱走了哦!”可能是这句话起了作用,罗成努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漂亮的过分的男孩,尽管那个男孩之後又踹了自己几脚,而且脸上一脸的嫌恶,可是并不能否认那个男孩长得太好看了,一点都不忸怩,完完全全是关於一个男人的漂亮!

    “臭乞丐!我当你死了呢!刚才叫你怎麽不回答我?”

    “啧啧!真丑!你多长时间没有洗澡了!”

    “喂!你怀里的这个孩子没死吧?好像没有呼吸了耶!”

    “臭乞丐!你怎麽不理我!你再不吱声信不信我把你填水泥了!”

    当然,最後,罗成还是没有吱声,不是不想吱声,而是被那人罗嗦的又晕了过去。简弈轩也没真的把对方填水泥了!因为,在他刚想行动的时候,车上的那个英俊冷峻的男人锁著眉头跳了下来,一把将他拽到自己的怀里。

    简弈轩挣扎著,推开男人:“我并不是真的要把他填水泥了!”

    “我知道!”男人的回答言简意赅,却又散发著不可违拗的力量。

    “我想要他!”他这四个字刚说出口的时候,男人的脸立即沈了下来,阴森森的特别骇人,简弈轩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感觉他太可怜了!想把他带回去罢了!我保证绝对不耍什麽花招!”

    “不行!”

    “我以後都听你的不行嘛~好哥哥!求求你了~让我把他带回去吧~我妈妈冻死在雪地里的时候,我就跟他怀里的那个孩子差不多大,多可怜啊~呜呜~爸爸也不要我们了~就把我们轰了出去~呜呜~”简弈轩拱在那男人的怀里撒娇耍赖,还应个景似的,掉了两地金豆豆。实在被他缠的没办法,男人才勉强答应把罗成带回去。

    “好,行了行了!不过,你敢再耍什麽花招,我饶不了你!”

    听闻,简弈轩又笑的一脸阳光。

    回忆二

    後来,罗成才知道,简弈轩和那个冰冰冷冷的男人是一对,别人都叫简弈轩轩轩,唯独那个男人叫他弈,别人都恭恭敬敬的叫那个男人一声大哥,而唯独简弈轩会甜腻腻、恶心巴拉的叫他好哥哥;简弈轩对别人就像个暴烈的小豹子,动不动就怒睁杏目,挥拳头掏家夥!唯独对那个男人才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偶尔伸出爪子,也是给对方挠挠痒,那人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唯独对简弈轩温和得就像一缕春风。

    後来的後来,罗成才知道,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叫顾烨。是一个帮派的龙头老大,关於是什麽帮派,两人是如何认识的,罗成就一无所知了,他只知道两人的关系很好,好的自己心里发酸。

    後来的後来的後来,罗成才知道,简弈轩那庞大的家族败落了,顾烨的帮派也瓦解了,而後,简弈轩和顾烨也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有人说他们一起跳江,是有人看见的,当时,才刚刚开春,江面上的冰块也刚刚瓦解,上面还泛著寒气。那天的天气很好,虽然很冷,可太阳开得很大,两人穿著黑色的呢子大衣,手牵著手一起跳下去的。有人说,那天江面上围了很多人,可就是没有人愿意下去救他们,因为天太冷了,也没有人报警,因为他们死的活该,早就该死了!还有人说,那两个人跳下去很久很久还是抱在一起的。

    当然,这些都是听说,因为在简家,罗成只是一个打杂的,一个照顾孩子的保姆。旁人说简弈轩和顾烨太造孽了!好好的名门望族给败掉了,还害死了那麽多人,就算不死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活受罪。

    简家败的时候,大儿子罗旭和二儿子罗斌都上小学了,之前,兄弟俩的学费都是简家供应的,可简家败了之後,两个儿子自然都退学了,可罗成一直没走,守在那个空洞洞的大房子里,除了他们父子三人,房子里还有一个瞎眼的婆婆和一只毛。

    听说婆婆的眼睛是年轻的时候哭瞎的,他是简家老爷子的正房,可却也是最不受丈夫待见的媳妇,结婚後,两人都是分房睡的,而简老爷子在外面也光明正大的养了一房小的,就是间弈轩的母亲,但後来不知怎麽回事,简弈轩母子突然被赶了出来,简弈轩被一个黑帮老大捡取做了养子,而他的母亲则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自那以後,简老爷子对婆婆的态度更加恶劣了,以前是眼不见心不烦,而那件事之後,简老爷子对婆婆动不动就拳打脚踢,还扬言要将婆婆卖到妓院里去。本是大家庭出来的闺秀,怎受得了这般折磨,整日哭哭啼啼的,伤心过度,身边又无儿无女,时间一长,眼睛便瞎了。

    这些年,罗成小攒小省的,也有了些钱,明明可以搬出那栋阴森森的房子,可却依然没走。冥冥之中,像是被注定了一般。

    罗定是一个女人送到自己手中来的,简弈轩消失一年後的一天,恰巧那个孩子也一岁多的模样,女人打扮的很风尘,将孩子递到罗成的手里,说了句:简家的骨肉,好好照顾他吧!

    罗成看著小小的孩子在自己的怀里咯咯的笑个不停,眉眼像极了简弈轩那张杨的模样,罗成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简亦楠就是这麽开心的对自己笑著,笑得很清澈,没有一丝杂质。他说:小乞丐!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要是不救你你早就冻死了!他还说:小乞丐,你有妈妈吗?我想知道妈妈长什麽样子!我好像有一点点想她了。

    罗成一直不明白,直到现在也不明白,那麽单纯善良的一个人,为什麽放不下仇恨?为什麽要活在过去的阴影中?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与你又有何干?代代相传何时了?

    之後,罗成收养了那个孩子,并取名为:罗定。意思是一生平平安安、安安定定。

    ==

    关於简弈轩和顾烨是以前在JJ的一个V文,只是名字改了一下,三十多万得字被我两章就概况了,哈哈。

    喜欢此文就请郑重的投上一票,不喜欢的真心别为难自己了,在肉文里穿插情节真的很痛苦,有种四不像的样子,我把握得也不好,这两天各种纠结此文的出路在哪里!感觉文章被我越写越烂了,我也不再期待什麽了,随你们的便吧,能看则看,实在看不下去也不要勉强。

    危险的独占欲

    那天晚上,罗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了一夜,都没有等到那个叫爸爸的人。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罗旭手中捧著咖啡杯,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自己怎麽会爱上那个男人?自私又懦弱。看了看墙上的挂表,时针还在六与七的夹缝中徘徊,还有十多分锺,就是男人起床做早饭的时间。

    罗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伸进裤兜里,额前的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眼周围淡淡的黑眼圈,然後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自己的卧室。

    原本与父亲交欢的大床上睡著另一个女人,女人长得并不是十分出彩,却也是最适合与自己结婚的的对象,大方、得体、并且家世很好,可以帮助自己在事业上达到顶峰。

    果然,十分锺多一些,罗成从自己的房间里推门走了出来,边走边无精打采的扣著自己的纽扣,一脸疲惫的模样,显然也是一夜未眠。

    按照往常的习惯,他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去儿子的房间,然後从大儿子开始挨个叫醒他们,可今天,他站在罗旭的房间外面,眉头拧得老高,一脸的愁容,几次抬起手臂,但最後都放下了,那句‘起床了’梗在喉咙里,怎麽也喊不出口。

    以後,每天早上,他的老婆都会按时把他叫醒,然後他们还会赖在床上亲热一会儿,这种事情再也轮不到自己去做了!想到这里,罗成泄了一口气,转身掉到二儿子的房间外面。

    因为在大儿子那里受到了伤害,所以罗成的声音闷闷的,尾音还带著要哭不哭的颤抖,他总感觉这三个儿子是一丘之貉,现在大儿子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连带著对二儿子和三儿子的那份心也伤感起来,狼崽子总要长大的,长大之後都会变成白眼狼。

    “罗斌,你醒了没?”

    没声音,看来没醒,罗成敲了敲们,又问了一声:

    “罗斌,爸爸进去了哦?”

    又没声音,看来这次是默认了。

    罗斌的房间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平时要好学习研究到很晚,他干脆就把一些有用的书籍搬到自己的卧室,久而久之,这房间就成了半卧室半书房的格局,一间不大的的卧室倒被个书架占了半个。

    罗斌还在熟睡,纯黑色的发丝摊在柔软的床被上,没了白天的凌厉与阴沈,微微张著性感的嘴吐出浅浅的呼吸,倒觉得有几分率真与纯净。

    突然有些怀念小时候整天缠在自己屁股後面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罗成朝著床上的罗斌努努嘴,有些不满的嘟囔:“怎麽就越长越不可爱了呢!本来还想把你当成女儿来养,谁知性格越来越畸形了!”

    “你说谁不可爱了?”本来还在床上熟睡著的罗斌像突然感应到了什麽似的,睁开眼睛,长胳膊一挥就把罗成拉到床上,翻身压在身下。

    “你说谁的性格越来越畸形呢?老东西!你原来打算把我当成女孩来养!”罗斌眯著眼睛低头凑到爸爸的眼前,眼睛里散发著精光,一点也没有刚睡醒的慵懒模样。

    “你!你居然早就醒了!该死的居然骗我!”罗成连忙转过脸去,刻意的去忽略儿子那吹在自己脸颊上那炙热的气息。

    罗斌哪里允许他得逞,钳住住罗成的下巴,凑到那红豔豔的嘴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大手伺机伸到对方的上一里,捏住胸前的那两点揉捏起来。

    “阿~~阿斌~别~别~”

    因为罗斌有裸睡的习惯,所以此时正赤裸裸的抱著自己的父亲,再加上男人早上最易勃起,两人在床上还没撩拨两下,罗斌那块便硬梆梆的顶在罗成的小腹处,上下耸动摩擦起来。

    罗成有心抵抗,可仅仅凭著儿子玩弄了几下自己的乳头,身子就瘫软下来,如烂泥一般任由儿子上下其手。

    罗斌解开父亲的上衣,将衣服剥开,露前那白净的胸膛,张嘴便含住了那娇豔欲滴的两点乳头。

    “啊~阿旭~好痒~呜呜~别这样吸~啊~”

    “爸爸,我还没有吸,怎麽这两颗奶子便肿成这样?昨天有谁玩弄你的乳头吗?”

    罗成抬起被刺激的泪眼朦胧的双眼,挺起腰身,将胸前的乳头往儿子嘴里递。

    “是~是罗定~阿定~吃的~啊~啊~阿斌~乳头被你吸痒了~怎麽办~啊~它好难过啊~”

    罗斌抬起头,一手捏著父亲的乳头,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复有低下头吻了吻罗成的眉间,低声说道:

    “爸爸,大哥变心了!他不再爱你了!”说完直觉身下的人儿身子一凌,便要去推开他。

    “胡说!你哥他是爱我的!不许你这麽说他!”被罗斌这麽一说,罗成登时也没了情欲,浑身冷得发颤,眼角透红一片,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不过并没有引起罗斌的怜爱,他抓住罗成的肩膀使劲的按在床上,目光如豹子一般狠戾,阴郁的说道:

    “你没看见吗?连未婚妻都带来了,马上就要结婚的人了,就算还爱你又有什麽用?你难道要和自己的孙子抢爸爸?”

    罗成被他说的怔怔的,只感觉此时的罗斌很可怕,想要逃离他,却被对方钳制的更厉害了,罗斌一反刚才的阴沈,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睫毛很长,遮住眼中的精光,声音也温柔了起来,张嘴细细的咬住罗成的耳垂,引诱道:

    “爸爸,我会一直爱你,我不会像大哥一样结婚,也不稀罕孩子,我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人就是你,和我一起搬出去,就我们两个人,我在外面买了一套大房子,我们一起住,只给我一个人做饭,只洗我一个人的衣服,身子只准我一个人抱,好不好,爸爸?”

    =

    终於走上正轨了,如果感觉前两章回忆很奇怪,可以当成小番外来看。

    终於在十一点之前完成了今天的第二更。

    危险的独占欲

    亲,容我解释一下昨晚没有出现文章的原因:在电脑上敲到2000多字的时候,突然断网了,本来发一章和大家解释说今晚不能更新了,可思前想後不是那麽回事,已经答应大家了,要N更的,所以,我又很努力很努力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到手机上,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才敲出来4000多字,因为用手机打字实在是太慢了,当时手机上显示是传上去了,我还和大家解释了今晚只有两更的原因,表示很丢脸,每次答应多更的时候,电脑总是不给力。可今早五点多的时候爬起来一看,居然显示没有更新!然後我又重新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到电脑上,七点多终於搞完了,对不起大家了!实在很抱歉。为了补偿你们,今天上午三更,下午两更。

    =

    “爸爸,我会一直爱你,我不会像大哥一样结婚,也不稀罕孩子,我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人就是你,和我一起搬出去,就我们两个人,我在外面买了一套大房子,我们一起住,只给我一个人做饭,只洗我一个人的衣服,身子只准我一个人抱,好不好,爸爸?”

    罗成自认为在罗旭那里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在罗斌糖衣炮弹甜言蜜语的攻势下,很快就迷失了方向,感觉自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猫,短暂得经历了人间的冷暖後,又在别处得到了温暖,罗斌的话恰好说道了自己的心尖上,於是,噙著两朵感激的泪花又问了一遍:

    “我们出去住?”

    “是的,爸爸!”罗斌怜爱的吻了吻父亲的眼角,手下已经解开了对方刚穿好的裤子。

    “还在外面买好了大房子?”

    “爸爸还记得上段时间你老是抱怨我早出晚归吗?那时候我就在忙房子的事情,现在已经装修好了,只要爸爸点头,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罗成已经隔著父亲的内裤,握住了对方那一小坨肉棒。

    “啊~啊~阿斌~啊~”罗成禁不起儿子的摆弄,几下就扬起脖颈轻声淫叫起来,“只有我们两个?”

    “是的,爸爸,只有我们两个。”罗斌脱掉罗成的内裤,那早就被揉捏精神的肉棒立马从内裤中弹跳出来,他低下头埋在父亲的腿间,伸出舌尖舔了舔那个可爱的小家夥,随即罗成像是受不了刺激似的拱起身子,双臂搂著儿子的脖子,像儿子索吻。

    “那~啊~那罗定~啊~定怎麽办?”

    闻言,罗斌的脸色一沈,从父亲的腿间起来,捧住父亲的脸庞,貌似神情的说:“爸爸,罗定远远比不上我爱您,您忘了吗?罗定小时候是最淘气的一个,长大了也从没让您省心过,在床上是最会折磨您,在学校里也教过许多女朋友,最令人伤心的是他已经嫌弃你了,居然说您可爱的花穴又骚又烂,被男人都干松了!”

    听罗斌这麽一说,罗成果然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