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 部分阅读

    每次看到凌同学,都像回到十六七岁的时候,自己的初恋。正当罗成沈浸在自己的罗曼蒂克里的时候,凌洛夜不著痕迹的看了一下手表,然後,示意一般的咳嗽了一声。

    意识到自己跑神了,罗成不好意思的朝对方笑了一下,问道:“凌同学,我们什麽时候走?”

    “嗯?”凌洛夜显然没有搞明白罗成的意思。

    “不是该出发了吗?”

    “可是我要等的人还没有来呢!”凌洛夜抱歉的朝罗成笑笑。

    “呀?等~等人?等等,等什麽人?”

    “哦!来了!”说完,凌洛夜便打开车门下去了,罗成顺著对方的视线,果然看到车窗前依著一个大波美女!

    “怎麽才来?”凌洛夜的语气很宠溺。

    “还不是那个死老头,拖了这麽长的课!”女孩挽著凌洛夜的胳膊撒娇的抱怨了一声。

    罗成僵坐在车里,久久不能回神。

    等得居然不是自己!太!丢!人!了!

    等到凌洛夜上来赶人,罗成才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罗老师,我们要回去了!”凌洛夜礼貌而疏远的道。

    委婉的赶人下车,太!过!份!了!

    “啊?哦!”罗成腆著火烧火燎的脸,拿著自己的办公包赶紧下车,在出门的的时候突然被车门卡住了脑袋。

    站在马路边,摸著被撞疼的额头,义愤填膺道:“果然男人都喜欢大波!”然後愤愤不平的摸上了自己扁平的胸口。

    “没胸又怎样!哼!”

    29车震一

    重复章节,亲们不要看好了

    站在马路边,摸著被撞疼的额头,义愤填膺道:“果然男人都喜欢大波!”然後愤愤不平的摸上了自己扁平的胸口。

    “没胸又怎样!哼!”

    “什麽‘没胸又怎样?’”突然一个阴森鬼魅的声音在耳边想起,伴随著湿热的口气打在自己敏感的耳垂上,接著一双大手抚上了罗成的右胸,隔著衣料,揉了一下那肉肉的乳粒。

    罗成浑身瑟缩了一下,便顺势靠在来人坚实的胸膛上,欲拒还迎般的嘟囔了一声:“阿定,别闹,都是人!”然後那淫荡的乳头还口是心非的往罗定的大手上摩擦了几下。

    罗定满脸黑线,操!这骚货!

    “爸爸,怎麽刚才从凌学长的车子里下来?”罗定一手环住罗成的肩膀往前走,外人看来,实在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孰不知,那小儿子那环住父亲的胳膊,绕过对方的肩膀正做些不为人知的浪荡事来,捏著父亲的乳头在自己的手里把玩,下身早已勃起的大肉棒更是下流的磨蹭著父亲的臀部。

    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被儿子上下其手的玩弄著乳头,不觉间,早已湿了裤裆。

    罗成靠在小儿子的肩头,享受著儿子粗暴的对待,哼哼唧唧的回答:

    “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来完了,我能把他的车误当成你的车连看都没看里里面的人就钻了进去!真是的!老脸都要被丢光了!凌同学也真是的!我都上了他的车了,他居然又把我赶了下来!啊~啊~混蛋~你轻点~以为老子的乳头是石头做的呀!”

    罗定实在是被父亲皱著眉似抱怨又似撒娇的情景逗乐了!特别是那嘟起来厚厚的红嘟嘟的嘴唇,真想此时此刻就把大肉棒掏出来,塞进那一张一合的小嘴中,使劲的操弄!

    正当罗定一阵心猿意马的时候,罗成突然挣脱了罗定的怀抱,面色潮红一本正经的朝前面的来人点了一下头。

    “李老师回家呢?”

    “是呀!有儿子真好!每天晚上还能一起回家,晚上还有个说话的人!”来人顶多也就三十出头,长得是用一个成语就能概况:一丝不苟!五六月的夏天居然还般般整整的穿著黑色的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衫更是从头到尾一个不落的全部都扣了起来,更离谱的是脖子上还大著素青色的领带,头上不知上了多少蜡油,光亮光亮的全部都梳到了头面,俨然一个精英人物。

    不过,罗定是最瞧不起这样的人物了!用他的话来说,四个字:衣冠禽兽!

    “李老师趁著年轻也该找一个了!”

    李斌看著罗成的眼光闪烁不定,闪烁其词道:“还没遇到合适的”一句话就给糊弄过去了。

    罗定下身太挺著个粗长的大肉棒,本想著赶紧把这骚货拉到车里大干一场,谁知对方竟然聊上瘾了!让他怎能不气!伸出手逮著罗成的屁股蛋子狠狠一拧。

    “啊~啊~”罗成被拧得发疼,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呻吟中带了些勾人的媚意,让在场的两人浑身一酥,血气方刚的罗定更甚,下面的大肉棒马上就要破裤而出了!

    罗成硬生生的压制往外流个不止的淫水,整理好面部表情,然後又是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朝李斌解释到:“被风蚂蚁蜇了一下,夏天,风蚂蚁乱咬人!”接著狠狠的瞪了罗定一眼,然後两人与李斌道了声别,便走了。

    罗定对李斌的印象并不深刻,可刚刚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让人心里发毛,罗定也没往心里去,拥著父亲便进了自己的车子里。

    远处,刚走不远的李斌转过头来,眯起眼睛看著罗成的眼神愈加幽深,那天早上,他并不是没有看到,只是太震惊了,以至於过了头忘记了该有的表情。

    一个父亲,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抱到阳台上,大张著双腿,操弄著自己的後穴,那一眼,看到了李斌的心里,那盛开在两腿间幽深的小花。

    骚花不知道被操弄了多长时间,已经达到了张不拢嘴的程度,两片肥大红润的大阴唇向两边裂开,依稀可以看见隐藏在大阴唇里面那两片柔嫩的小阴唇,由於两腿大大的张开,以至於骚穴中间的骚缝微微开启,小河一般徐徐往外流淌著骚水,从骚穴中流出的淫水不知混合著几个儿子的精液,已经不在晶莹闪亮,带著乳白色的浑浊物,顺著骚缝流到後穴中,那还插著手指的屁眼,粉红色的皱褶已经完全打开,正一张一合不知饥渴的缴著儿子的手指,不知廉耻的往里面吸。

    30车震二

    罗定急不可耐的将罗成推到车里,压在後面的座位上,对前面的专用司机说了声开始,便火急火燎的亲上了,大手更是抚上对方的柔韧的身子,隔著衣料没轻没重的揉捏著,将罗成的软舌勾在自己的嘴中吮吸,粗鲁的扫过对方的口腔的每一处。

    前面的司机从镜子中恰巧瞟见两人嘴角的结合处流出一条长长的晶莹的液体,父亲小脸粉红娇喘吁吁的瘫在儿子的怀里,一副任君享用的乖巧模样,儿子则如虎狼般的将那甘之如饴的身子压在底下。

    司机摇了摇头,在心里感叹一声:伤风败俗!当然他忽略了两腿间那开始不安分的小弟弟!

    一吻终了,罗成才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儿子,红著脸嗔怨道:“你急什麽!前面还坐著司机呢!”

    罗定根本不予理会,抓住罗成两腿间那早已翘得老高的小肉棍,嗤笑道:“我当然不急!不是怕急坏了这小王八蛋嘛!”说完大手握著罗成的命根子开始有技巧的揉捏起来。

    罗成一经遇到这性欲之事,大脑便开始缺氧,啥也搞不凌青的竟往外说浑话。

    “哈~哈哈~太舒服了~老公~使劲一点哈~小王八蛋它又硬了!”

    罗定一看爸爸这骚样,特别是当著别人的面发浪,心里一阵不爽,握著小肉棍的大手也不动了,叉著双腿大爷似的坐在座位上。

    肉棒上的触感突然消失,罗成迷离著双眼不解的看著小儿子,蹭到儿子怀里,哼哼唧唧的腻歪道:“快点呀~啊~老公~快点摸摸他~好不好~小王八蛋难受的厉害!”

    “哼!”罗定冷哼一声,用手指了指腿间支起的鼓鼓的小帐篷,说道:“大王八蛋也怪难受的!先让老公舒服了!等会再操你那骚穴!”

    罗成早就让欲望冲昏了头脑,这会儿又见到小儿子那能把自己插得欲仙欲死的大肉棒,哪还管的了那麽多,不由分说的挤到儿子的腿间,捧起儿子的那一坨,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隔著不了舔了舔大肉棒的龟头。

    “斯~呼~”那温热的小软舌刚刚触碰到自己那坚硬的巨物,罗定便差点很没种的泄了出来,心下更恼,脑子里想著花招如何折腾著小骚货!脑子一转,计上心头,对前面的司机说:“老王!开到山上去!”

    可怜罗成还美滋滋的含著儿子的大肉棒,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麽,裤子就已经被儿子粗鲁的拽了下来。两瓣雪白的臀瓣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罗成还不甚适应的摇了摇屁股。在外人看来,那模样就要讨好主人的宠物犬一样。

    “啪啪!”罗定逮著父亲的屁股就是两耳光,那两片屁股蛋子上赫然的出现两个粉红的巴掌印子。

    31车震三

    “啪啪!”罗定逮著父亲的屁股就是两耳光,那两片屁股蛋子上赫然的出现两个粉红的巴掌印子。

    “骚货!会不会舔呀!不会舔我找别人去了!”

    一听儿子说要去找别人,抬起头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你敢!”说完用手脱掉儿子的内裤,那肿胀的大肉棒在脱离内裤的束缚时,如弹簧般猛地弹跳出来,甩到罗成的脸上,属於少年的麝香味扑面而来。

    罗成像小儿吃棒棒糖似的双手捧著儿子的大肉棒舔弄起来。

    後视镜中,罗成赤裸著身子,跪在儿子的两腿间,如母狗一般撅著屁股,因为小嘴被儿子的大肉棒剧烈的操弄著,再加上车子开往山上,一路上不停的颠簸,罗成的身子也像是被操弄的左摇右晃,特别是那高高撅起的屁股,白花花的在镜子里面晃来晃去,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两片臀瓣间那被淫水浸泡的松软的幽洞。

    司机一手心神不宁的握著方向盘,另一只手早已伸进了裤子里。心里又骂了一句:败坏门风!

    罗成的骚穴里还残留著林非然射进去的精液,又被一块破布给塞了个结实,早就被淫水泡湿了,後穴又被林落叶用手指给插了几下,现在嘴里插著儿子的大肉棒,鼻子里闻到的是属於男人的气息,早已心猿意马,两个洞穴更是瘙痒难忍,恨不得此时前後两个骚洞都被男人的粗长大肉棒给插满。

    嘴上的功夫依然孜孜不倦,罗成嘴里的肉棒越来越粗越来越硬,罗定挺动下身的速度和力度也越来越快,那含著肉棒的嫣红的嘴唇像一个摆设一样任凭著大肉棒进进出出,一点招架的余地都没有。

    “啊~呜呜~鸟跟~鸟跟~呜呜~慢~慢黏~啊~啊~啊~小嘴要被日烂了~啊~呜呜~”

    “操!小骚货!你不就想被老公日烂嘛~啊?”说完化被动为主动,捧住夹在两腿间的头颅,挺动下身,更加大力的往自己的大肉棒上插。

    “啊~恩啊~啊~啊~插坏鸟~呜呜~啊~恩啊~舌头要被老公的大肉棒插坏鸟~呜呜~啊~嗯~啊~嗯~嗯~啊~日坏了~不能说话了~呜呜~啊~恩啊~啊~啊~”

    罗定一边舒服的喘著粗气,一边大声骂道:“小骚货!上面的嘴被日烂了!以後就用下面的骚逼说话!”

    罗成的嘴唇被操弄的红肿不堪,抬起来眨巴眨巴两颗泪汪汪的眼睛,一副迷茫之态,不耻下问道:“骚逼怎麽说话?”

    罗定实在是被这愚钝的老子气糊涂了,又大骂一声:“操!大肉棒每次日你那骚逼的时候,你那骚逼哪一次不被日的叽里呱啦的淫水涟涟的乱叫!”

    罗成刚似懂非懂的应了声“哦”,小嘴又立马被小儿子的大肉棒给插满了。罗定扬起脖颈,舒舒服服的长呼了一口气,谁知还没过两分锺,两腿间的那个小头颅又不安分的抬了起来。

    长长的睫毛上带著被儿子操弄出来的泪珠,罗成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罗定很没有耐心的听他说接下来的话。

    终於,约莫三是秒锺,那张被操弄的红肿不堪的嘴唇,终於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爆出来了一句:“老公,下面的小比比好像爬满了蚂蚁,痒痒的难受,帮我捉蚂蚁嘛!”说完还应个景似的用手拽了拽自己那不住流水的大阴唇。

    罗定再一次无力感上升,心里哀怨道:“我怎麽就从这麽淫荡的骚穴中爬出来了呢!早知道就胎死腹中自杀得了,也不至於落了个和蚂蚁抢地盘的地步!”

    前面的司机早就被这父子俩淫言秽语折腾的心脏病发作,本来握住推荐大肉棒的手也悄悄爬到胸口心脏的地方,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世风日下!

    “老公~骚逼好痒啊~里面有蚂蚁~啊~蚂蚁爬进去了啊~啊~快点~帮我掏出来~啊~用大肉棒帮我掏出来~啊~啊~老公~快用大肉棒来插我的小浪穴~”

    “呜呜~老公~啊~啊~啊~小浪穴想老公的大肉棒~呜呜~啊~快插进来呀~骚穴都哭了~啊~啊~呜呜~骚穴想吃老公的大肉棒啊~啊~恩啊~啊~快点啊~”

    “呜呜~好可怜恩啊~啊~啊~啊~小骚货的浪壁好想被老公插~啊~把大肉棒日到花心里来~快点~啊~把小骚货日烂啊~啊~恩啊~”

    此时,罗定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恨不得将这淫荡的货色扔到窗外喂狼,可又捱不过对方的撒娇耍赖,一把将父亲抱到自己的腿上,然後将对方的双腿大大的打开,折到头顶,将前後两个骚洞都暴露在自己的视线中。

    32车震四

    把父慈子孝又修改整理了一遍,搞的我一下午头晕目眩,家人都走姥姥去了,大过年的就我自己在家吃泡面。

    关於小攻的设定,从名字中就可以看出来,一开始就是三个儿子,可写著写著我就浮夸了,大家是怎麽想的?要不要我再扭转乾坤,再给扭转过来!

    各种反省中,不过票票继续要!2600贴下一章!

    前面司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捂住心脏的手又开始慢慢下移,然後隔著裤子一把攥住那一柱擎天的大肉棒,眼睛偷偷的瞟向前方的镜子,镜子里的罗成被小儿子把尿般的抱在怀里,两条白玉似的腿被大大的打开面向前方,目光扫到罗成腿间那两朵骚花时,呼吸猛地一滞,心跳骤热加快,愤愤然的在心底骂道:老骚货!长骚穴流淫水爬蚂蚁的老骚货!想转移目光,可是双眼像是被钉住了似的,紧紧的盯著那大大的暴露在空气中的骚花。

    话说,是个男人见了这麽美好的骚穴,都想把大肉棒塞进去好好的疼爱一番吧!那两片肥大的阴唇早因被嘀嗒的淫水浸泡的晶莹闪亮,好想用自己的手去捏一捏那美好的花唇,把阴唇向两遍使劲的扯开,露出里面的骚缝,自己再伸出舌头,沿著骚缝把舌头伸进骚逼里面去,里面的触感肯定爽翻了,小骚货的骚穴肯定会夹著自己的舌头不放,然後自己用舌头狠狠的干著那骚货的浪穴,直日的他哭爹喊娘也决不放口!

    司机没把罗成干到爆,只看著那处嫣红柔嫩的洞穴,便觉口干舌燥,然後,浑身抽搐,单单靠幻想,很牛逼的射了一裤子精液。

    後面的罗定正扯著爸爸的两片大阴唇前後左右的检查。

    “骚货!哪来的蚂蚁!没有!”

    罗成此时正倚在儿子坚实的胸膛上,享受著揉捏自己骚穴的刺激和快感,这骚浪的穴穴,可真是!只是被儿子用手揉捏了两下,便控制不住的又外直流淫水!听到儿子的话後,罗成不半眯起眼睛,不满的嘟囔道:“你~啊~在检查仔细一点看看~啊~使劲揉我的大阴唇~啊~!啊~把我的阴唇揉破~啊~恩啊~呜呜~快要~出来了~啊~啊~”

    “臭婊子!得了便宜还卖乖!”骂完狠狠的将父亲的那两片骚穴使劲的向两边拉扯,露出中间的小洞洞!

    “操!哪有什麽蚂蚁呀!”

    “恩啊~啊~可塑~啊~啊~好痒痒啊~里面,老公~啊~不然你亲亲我的小骚穴~把舌头伸进我的小骚逼里面,把蚂蚁给吸出来。”

    一想到那种软软的舌头伸进自己的骚穴中,狠狠的扫荡著自己的骚壁,舔弄著两片大阴唇和小阴唇,使劲的吸食骚穴中的淫水,罗成便感觉一阵心神荡漾,不依不饶道:

    “老公~小浪穴要被蚂蚁咬坏了~呜呜~快点把蚂蚁吸出来~啊~啊~呜呜~蚂蚁又咬我了~啊~老公快点啊~来舔我的骚逼~啊~大阴唇好难过~好想被老公的舌头玩弄我的骚穴啊~啊~快点~要爆了~啊~”

    “操!骚货!你在叫信不信我现在就找几个男人干死你!”

    果然,一声恐吓过後,罗成不再叫唤了,只是睁著眼睛扑哧扑哧的看著罗定,眼里写满了委屈,然後,十秒锺过後,成功的引爆了罗成那发达的泪腺。

    “呜呜~呜呜~”罗成小声的抽泣著,咬著自己的手指甲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尽管知道对方是装的,可罗定还是心疼的受不了,把罗成打横抱在怀里安慰道:“宝贝不哭哈~老公刚才不是骂你的~是骂你小穴里的蚂蚁的~”

    “呜呜~可老公刚才说~呜呜~要找几个男人插我的小浪穴~呜呜~浪穴不想被别人插~呜呜~只给老公插穴~呜呜~”

    “我混蛋说错了还不行嘛~骚货的浪壁只能给我们三兄弟的大肉般干,我谁也不让插!”

    “呜呜~呜呜~可老公不相信骚穴里有蚂蚁在爬~老公让蚂蚁在骚货的小比比里乱咬~呜呜~老公不爱我了~”罗成继续哭。

    “谁说我不相信了!我相信行了吧!这回别哭了哈~”

    “呜呜~可是老公不帮小骚货把蚂蚁吸出来~呜呜~蚂蚁在里面~咬得我好痒啊~”罗成还是哭。

    “老公帮你吸出来,老公帮你把蚂蚁弄出来行吗?”

    这回,罗成不哭了,眨巴眨巴那湿漉漉的大眼睛,貌似单纯无良的问:“骚穴好痒,老公是用舌头帮我把蚂蚁吸出来吗?”

    “是的!”罗定满脸黑线的回答,心里却骂道:操!被这骚货给耍了!

    罗定把罗成的上身平放在地上,高高的举起两条白嫩的大腿驾到自己的肩膀上,这样罗定低下头便可以看见父亲那被淫水浸泡的红豔豔的骚穴,更方面自己去吸舔那处水汪汪的地方。

    被林非然塞进骚洞里的衣服还在穴中浸泡著,只不过这期间被罗成自己又往里推了推,更加深入花心,使其那两片肥美的大阴唇的终於粘合的粘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从外表来看并没有什麽异常。

    罗成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在看自己的骚穴,虽然并不是什麽稀奇事了,可是每次这样大张著腿大下面的两个浪洞暴露在儿子们的视线里的时候,骚穴里还是忍不住要流淫水,只不过,总这次淫水流得太不是时候,因为太过於刺激,淫水流的过猛,把之前林非然射进去的精液都给冲出来了。

    罗定突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死死的盯著罗成下身那不属於他自己的精液,因为父亲穴中产出的骚水,晶莹剔透,隐隐还泛著一股子骚味,可现在从父亲骚缝中流出来的竟然掺杂著乳白色的浑浊物,而且还散发著一股陌生的腥味。

    罗成看儿子眼神深邃了下来,以为也被情欲迷魂了头脑,心想儿子仅仅是看自己的浪穴都能都能引发他的欲望,如若大肉棒真的插进自己的湿热的骚逼中,还不把他爽上天!这样想著,不仅自己的的成就感得到满足,体内被小蚂蚁折腾的淫水更加泛滥了。

    “好老公~别看了~啊~啊~啊~再看骚穴要爆掉了~”罗成这般毫无羞耻的浪叫著,伸出中指沿著自己的骚缝来回摩擦,似是特意勾引自己的儿子似的并不深入,然後屈起大麽指和食指捻住整个阴部来回挤压。

    “哦~哦~啊~骚水又流出来了~啊~老公~快点~把舌头伸进小比比的骚穴中来,日骚穴插花心~插爆~”

    “这淫荡的货!当年我怎麽就从这个骚窟窿;里爬出来了呢!被自己的手指都能日出水来!”罗定小声的嘀咕一声,并没有要马上行动的意思。因为,尽管大肉棒涨的难受,可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做这种事情,现在他要查明父亲这骚逼中的精液到底是从何而来,因为,他始终坚信,父亲虽然淫荡,可仅仅对他们三个时才会这般肆无忌惮,如果,这骚穴真的被别的男人插过了!

    他肯定不会放过对方!当然前提是得狠狠的惩罚一下这欠操的骚货!

    怀著这样的心情,罗定真想把这到处发情勾引人的浪穴给插破!当然,他确实这麽干了,两手捏著父亲的两片大阴唇向相反的方向狠狠的一扯,浪穴立即像小嘴一般张开了,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

    肉穴虽然遭到如此粗鲁的对待,疼痛之余隐隐生出一种绝妙的快感,此时,只想要更粗暴的对待!

    因为肉唇大大的向两边扯开,中间露出那条浅浅的骚缝,罗定心底腾得升起一股怒火,注视著骚穴中被塞得满满的异物,被揉捏的嫣红的大阴唇像两片娇豔的骚花,生的肥厚滋润,不知被几个儿子吸舔过多少次,才达到这种效果,因为被小儿子过分的向外拉扯,刺激的淫水涟涟,骚水嘀嗒的沿著花瓣外边流向儿子细长的手指,更神奇的是中间那条骚缝中间赫然出现的雪白色的花骨朵,嫣红的私处再配上那一点白,更衬托的罗成的骚穴嫣然魅惑。

    “谁?是谁给你塞进去的?”罗定冷冷的开口,胸口闷著一口怒火,他根本无法想象父亲也曾这般大张著双腿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求著对方把对方的大肉棒插进著美好却又毫无节操的浪逼中来狠狠的操弄!更令他无法容忍的是父亲竟然允许对方的精液伸进自己的穴中,还像个瓶子一样不被塞上瓶塞!要知道,他们兄弟三人和父亲苟且偷情这麽多年,父亲从未心甘情愿的让他们把自己的精液伸进自己的体内,因为对於父亲这种阴阳同体的身子,被射进男人的精液搞不好就会受精怀孕,可现在,竟然不顾受孕的危险,允许对方把精液射进自己的骚穴中!难道父亲是心甘情愿的?还是对方故意这麽做,给他们三人来个下马威?

    罗成的骚穴早被儿子无意间给捏的泥泞不堪、浪水横流,现在连浪叫的份的没有,哪还顾的上思考,只听儿子说要塞进去,还以为儿子终於忍不住了,要把大肉棒塞进自己的穴穴中,高兴的把腿张的更开,自动收缩两片大阴唇,把骚缝张开,让儿子看到里面美妙的景象。

    “塞进来~老公~老公~把大宝贝插进来~插老婆的水穴~把淫水日出来啊~啊~”

    罗定见父亲不仅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转移话题的淫声浪叫,岂会上当!揪著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就是狠狠的一拧,下足了猛劲,似要把骚花从浪穴中揪掉一般。虽然骚穴不知被各种操弄各种揉捏过多少次,可每次都被儿子们宝贝似的又舔又吸的,伺候的跟皇太後她妹妹似的,哪被这般下死劲的拧过,罗成当即大叫一声,疼得眼泪就出来了。

    ”啊~啊~不要~阴唇要被拧掉了~啊~呜呜~呜呜~”这麽一哭,整个人也有点清醒过来,不解的看著儿子又黑又臭的脸,心里一惊,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退,又被小儿子扯著骚穴给拽了过来。

    “啊~!呜呜~混蛋~别拽了~要扯破了~呜呜~混蛋~啊~啊~”

    罗成心惊的看著自己那可怜巴巴的两片大阴唇被儿子毫无顾忌的在手中把玩著,本来就红肿不堪,再加上刚才被他那狠狠的一扯,显得更加肥大了,就像两片叶子一样挂在枝头,直销儿子的手指那轻轻的一扯,大阴唇就要离开母体了。

    “呜呜~啊~松开~松开啊~疼~阿定~好疼啊~”

    罗定冷笑一声:“爸爸,你不就喜欢被男人狠狠的玩穴吗?怎麽?现在只被儿子们玩穴不爽了?不刺激了?就开始向外发展找别的男人来玩弄自己的骚逼?是不是?啊?”说完又一狠狠的一扯!

    “啊~!!啊~混蛋~放开我~以後~呜呜~以後不给你插了~啊~要疼死了呜呜~不给混蛋~啊~插了~啊~”

    罗成是真的疼哭了,是想那麽柔嫩娇豔的地方,平时被呵著护著,被舌头舔弄都受不了,更何况是男人粗糙的手指狠狠的扯弄。

    罗定本来就被这身下的骚货不守妇道的行为气的要死,现在他居然说不给自己插了!那他偏要差!

    “哼!不让我插?”罗定狠戾的反问,眼睛鹰一般直勾勾的盯著罗成,那神情看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要扑上去,把对方撕碎!

    罗成被小儿子这幅样子吓得又往後缩了缩了,奈何阴唇捏在别人手里,往後退了一下又被捏了回来,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子,拿著那双懦弱的眼神回瞪著对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不~不给插了~啊~!!”罗成还没说完,罗定就低下头用牙齿咬住了父亲腿间盛开的那处绝妙的地方。

    舌尖霸道的舔弄著阴户,狠狠的来回操弄著,没有一点温情可言,牙齿摩擦著顶端敏感的阴核,轮到那相邻的几片阴唇时,罗定更是粗暴的用牙齿在上面狠狠的啃噬。用舌头分开阴唇,对著骚缝便学著性交的方式使劲的抽插,舌头一进入那个柔软的地方,骚逼便条件反射似的加紧了舌头,配合著儿子的舌头来狠狠的操弄著自己的骚穴。

    “妈的!小骚逼!还说不让我插!单单是被我舌头能把你日到天上去,还嘴硬,说!以後要不要我的大肉棒日你的小浪壁!”

    舌头虽然把自己舔弄的晕头转向,特别是插进自己骚逼中来的时候,沿著骚缝狠狠的操弄著自己的骚壁,可是!罗成委屈的想,他没有忘记刚才被拧阴唇的疼痛,绝不能这麽快就原谅了对方,要让著张狂的小儿子知道!自己绝不是那种揭了伤疤忘了疼的人!於是,头一次挺著骨脊梁说:“不给插~就是不给插!”

    还不给自己插?

    罗定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什麽问题,刚才明明被自己日的两眼直翻不能自己,爽的是又浪又叫,这会儿居然不肯让自己插?是什麽意思?难道这骚货真的转性了?为外面的那个男人做起了贞洁列夫?想著罗定心头又升腾气了一股怒火!

    “老王!停车!”罗定暴喊一声,前面还在神游其外的司机猛地停车,由於惯性,罗定的整个身子往前滑去,可是两片大阴唇还紧紧的捏在儿子的手里。罗成大喊一声放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自己的身子像鲶鱼一样脱离大海向前滑去,尤其是腿间的两片骚花像两根红色的橡皮筋被得老长,差一点被拽的脱离母体。

    “啊!!!好疼~”罗成双手护住腿间,蜷著身子缩在地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从穴心蔓延到全身,骚穴~呜呜~迟早要被儿子给玩破!这麽大的力气,真不知道那骚唇还在不在,指尖轻轻触碰那火辣辣的根源,嘶~好疼!不过,幸好还完完整整的长在骚穴上面。

    “疼?”罗定不屑的挑眉,用力的分开父亲夹紧的双腿,嗤笑道:“爸爸,我看你是爽的吧!大阴唇都被这麽对待了,你这破穴还能兴奋的流这麽多水,我都替你臊的慌!”

    流水?罗成低下头顺著儿子的视线来到自己的腿间,果然,挑开那如死物一般又肥又肿的阴唇,从那骚洞中又流出好几股乳白色的淫液,具体的来说是林非然射在里面的精液,都被自己合著自己的淫水流了出来。

    “不~不是的~不是爽的,是~是疼得~”此时的罗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唯唯诺诺的为自己可耻的骚穴辩护,难道自己真的有M的潜力?

    “哼!疼得?疼得流浪水?爸爸,不然我们来看看到底是疼得还是爽的?嗯?”说完打开车门就把罗成从车上推了下去,然後对著前面的司机交代了一声,自己也跟著下去了。

    罗成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一处偏僻的小荒野,曾经三个儿子说要增加些情趣,带他来过这个地方,只不过当时是深夜,周围一片乌七八黑,耳朵里只听各种阴森的怪叫声,他还记得儿子们把他放到大石上,轮流操弄自己,可能是因为心里害怕的缘故,再加上眼睛看不见东西,竟然连续的高潮,直把自己干得晕了过去,儿子们也没有放过自己。

    此时正是夏季,百草应该正当旺盛才是,可罗成环顾四周才发现,他们所处的地方竟然怪石嶙峋,荒草丛生,不时一阵阴风刮过,罗成赤裸著身子环抱在胸前,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周身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这是哪里?”看著小儿子如恶魔一般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罗成不禁得也一步步跟著往後退。

    “爸爸?你会不记得这是哪里?记得那晚你爽的可没少叫哦!那浪叫的声音连猫头鹰都给比下去了!”

    罗定耳不红心不跳说著著淫秽的言语来自己对方,饶是淫荡如罗成,也有点经不住了,更何况对方是衣冠楚楚,而自己则是一丝不挂赤裸裸的任由对方奸视。

    “胡~胡说!”罗成又往後退了一步,可後脊骨竟然触碰到一块冰凉的大石头,不得不说,尽管在这荒郊野岭做这奸淫之事,心里有些抵触,可在抵触之余竟然升起一丝期待,自己竟然期待自己的亲生儿子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奸淫自己!!意识到自己这混蛋的想法,罗成赶紧使劲的甩了甩头!

    好像是看透了父亲脑子里的想法,罗定调笑著靠近对方:“爸爸,有没有感觉淫穴痒痒的,特别期待儿子一会儿惩罚你这不忠的身子?”

    “怎~怎麽可能!别把别人想的都跟你一样淫荡无耻!”罗成红著脸反驳道。

    “是不是和我一样,反正待会儿就知道了!”说完打横抱起对方,将父亲放到对面的那块大石头上。

    温热柔腻的身体一触碰到那冰凉粗糙的石头,罗成便条件反射似的屈起了身子,只是他这一蜷腿,立马把刚才被小儿子蹂躏的红肿不堪的小穴儿再次暴露在儿子的视线里,那原本完美漂亮勾引男人的骚穴,特别是那两片柔嫩无比的阴唇,此时就像是棉靴一般挂在两边。

    “啧啧!老东西可真丑!”罗定分开父亲的双腿,手指轻轻摩挲著刚才被自己玩弄的红肿不堪且有变形趋势的骚穴,一脸嫌恶的说。

    “你!”罗成一脚踹开在自己腿间评头论足的小儿子,从石头上做了起来,一手颤颤巍巍的指著罗定,一副被丈夫嫌弃了的黄脸婆的模样。丑?这混蛋居然嫌弃自己丑?那还都是那那三个混账羔子!整天没日没夜的玩弄,穴不像穴,洞不似洞,可现在倒好居然敢嫌弃自己来了!想著,越发委屈起来,从刚才开始,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就反常的很,虽然这小儿子平时对自己没没大没小,可在床上却是最温柔疼爱自己的一个,可现在对自己竟搞起了非常手段,还差点把自己的骚花从穴穴上揪了下来,原来,这混蛋是移情别恋不爱自己了!移情别恋?这四个字刚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罗成整个人便炸开了!一想到对方对自己做的那些亲密的事情如法炮制的施加在别人身上,心里便一阵恶心反胃,瞬间红了眼眶,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只不过,罗定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这些小心思,恶狠狠的骂道:

    “操!小骚货!你还有力气踹我是吧?看我待会不干的你连话都说不上来!”说完把罗成拉到草丛上,把对方的双腿举到头顶,便要提枪上阵。

    “放~放开我!别碰我~你不是嫌弃我丑吗!那~那你去找漂亮的穴去操吧!”罗成红著眼睛在罗定的身下乱蹬歪著双腿。

    “呦~长本事了是吧?还不给我干?你以为谁稀的干你这松松垮垮的烂穴,又松又软又贪吃!可恶的小骚穴一下子能吞掉我们三兄弟的三根巨无霸,居然还不满足?竟然出去给我找野男人!看我不弄死你!”

    什麽!!!

    如果刚刚的丑穴只是一场雷阵雨,那麽现在松松垮垮的烂穴无疑是一场暴风雨。一个自以为是极品的小受最忌讳的最倍受打击的是什麽?就是被插自己的人骂松而不是紧!就像一个勤勤恳恳的作者,写出来的东西没点击、没票票、没留言!这是多麽一件虐心又虐身的故事啊!

    情敌相间分外眼红!

    被小儿子罗定在荒野里各种折磨,等到罗定终於宣布结束这场性事,罗成的两条腿也已经被干的合不上去了,被儿子拥在怀里,推开家门,一阵饭菜的香气便扑面而来。

    养了这二十多年的儿子,终於肯下厨做顿晚饭给自己吃,想著,罗成不禁扬起嘴角,差一点热泪盈眶,儿子,终於懂事了!

    只是,大儿子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捧著一本杂志,二儿子在自己的书房里不知道又在研究什麽,从侧面看,还能看到那佩戴的眼镜所折射的精光。那厨房里忙里忙外的身影是谁?

    正想著,只见从厨房里走出来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女孩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乍一看有点像章子怡的模样,虽然围著自己那件老土的围裙,仍然遮不住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的气质!

    罗成从上到下将女孩过滤了一遍,在心里范嘀咕:这是谁请来的保姆?档次未免太高了吧!然後就看著高档次保姆走到自己面前,巧笑倩兮的的叫了一声:“伯父好!”

    伯父?罗成嘴角抽了抽,有点笑不出来!自己才四十多一点点!怎麽就被一个老女人叫成了伯父!而且还是这麽一个没品位没档次的保姆!心中各种无限的吐槽!不过,面子上仍一片祥和,想著仅仅一个保姆而已,没必要跟对方置气。今後自己若是不喜欢,炒了就是!

    就在罗成心里的小盘算打的当当响的时候,大儿子罗旭将杂志放到桌子上,走到罗成身边,罗成伸手刚想把公文包递给他,只见大儿子绕过自己,径直走到女孩身边,然後,优雅的环住女孩的肩膀,超罗成介绍道:“爸爸,我未婚妻李瑶。”

    扬起的手臂还僵在半空中,手中的公文包就重重的落了下来,扑腾一声闷响砸得人心里一抽一抽的疼,罗成感觉好像刚跑完了十圈四百米的塑胶跑道,嗓子眼像被辣椒水辣住了,谑谑的难受,一口气就卡在那儿,咽不下去,提不上来!

    “未~未婚妻?什麽,什麽时候的事?”做父亲的怎麽连儿子快结婚了都不知道,也对,罗旭从小就独立,更可况,对方从来就没把自己当成父亲过,其实,儿子挺优秀,只是自己不配!

    罗旭像是没有察觉到父亲的异常,又或是直接忽略掉了,将女孩手里的托盘接到自己手里,然後另一只手牵著女孩来到餐桌前。

    “我和瑶瑶在大学就认识了,不过最近才确定的关系,阿定,叫你二弟下来吃饭,爸爸,遥遥的手艺很棒哦!包你一准满意!”

    罗定见罗成还站著未动,不免有些失态,捡起地上的公文包,将他推到餐桌前,道:“爸爸,大哥叫你呢!”说完自己便上了二楼。

    此时,餐桌上就三个人,罗成坐在上首,罗旭坐在罗成的右边,旁边是自己的未婚妻林瑶,三人一时无话,本应热闹的晚餐不免显得有些尴尬!

    罗旭坐在餐桌旁,咬著筷子,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越看两人越不配!心里堵著一口气,心想自己的儿子怎麽能看上这种保姆级的人物,谁知这保姆级的人物没有一点颜色,见未来的老公公拿眼睛一直瞅自己,粉嫩的小脸不禁红了,从餐桌地下掏出一盒精美的包装,讨好道:“伯父,听阿旭说你身体一直不好,这是我孝敬您老人家的!”

    老人家?罗成的眼皮子跳了跳,这没一会儿功夫,自己就从伯父劲升为老人家了?然後眼皮一挑,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