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唔~呃~”布料被狠狠的往里按去研磨著花心,罗成舒爽至极,浑然忘我的仰躺在林非然怀里,不觉间猫叫一般呻吟溢出口中。

    “小骚货!你消停点!你真想明天新闻头条是为人师表喜欢在公交车上被男人玩穴!”虽然林非然叫对方消停点,可自己却没有一点消停的意思,反而更变本加厉了,两只手指扣弄著罗成的骚穴,时而握住那滚烫的小阳具时轻时重的揉捏,时而捏著那肥厚的大阴唇在手里把玩,嘴中还说著刺激罗成的淫言浪语。

    可怜罗成这时候是真的体会到了对方体内的恶魔因子和做人的心酸,然後 又想到哪位歌手曾唱过的流行歌曲:想叫不能叫才最寂寞!

    窝在对方的怀里,憋得脸色发青,咿咿呀呀的,最後实在忍无可忍,一口咬在对方的胸口!

    “啊~!!”

    “啊~!!”

    两道尖叫同时破口而出,所不同的是:

    罗成是被爽的。

    林非然是被疼的。

    十九章回忆

    罗成站在校园门口,扶著老腰,感叹:肾虚。

    下午四五点的光景,太阳向西斜了下去,落日的余晖洒在操场的操场的边缘,一切都美的令人恍不开眼睛。

    身处其中,肮脏,污染了这金色的世界。

    看著那些和自己擦肩而过的男孩女孩,罗成嘴角溢出一抹化不开的苦笑,十七八的年纪,真好。

    十七岁那年,生了第一胎。无论走到哪里,头上都免不了怪物的头衔,就连最爱的那人都未能例外。

    十八岁,被赶了出来,因为那人说,他实在是忍无可忍。

    短短的十八余年,就被抛弃了三次。

    一次,还是繈褓中的婴儿,刚生下来不久就被丢到太平间里,罗成想不出要多麽狠心的父母才能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放到死人堆里,视那微弱的啼哭与不理。

    二次,被养父发现与男人在床上缠绵,情正浓,欲正烈,被一声“畜生”打断,在亲情与爱情之间抉择,最後,自己毅然决然的握住了男人的手,背弃了多年的养育之恩,那时候,是自己太小,还是太幼稚,如此坚定的认为对方是自己一辈子的依靠,爱情可以一辈子不离不弃!

    三次,自己抱著小罗旭,昂头费力的看著那铁栈栏大门,别了那住了两年的华丽城堡,别了那人厌恶的目光,说什麽受不了自己这特殊的体质,其实,早该知道了,对於双性人来说,生孩子也是无可非议的,都是借口,厌倦了就是厌倦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没有理由。

    於是,开始选择遗忘,对於那些不好的东西刻意不去记住它,时间久了,就习惯了,也就真的忘记了。

    是真的忘记了吗?如果能忘记,二十三年了,为什麽胸腔里的那颗不要脸的东西还会阵阵的抽痛呢!

    二十章校园XXOO情一

    一路的折腾,等到罗成终於赶到学校,精神气也全没了,被玩弄的摇摇晃晃的,连站都站不稳,只求赶紧找个地方,把穴儿里的衣服掏出来,不然,淫水早晚要被流完。

    罗成是不想被自己的那群学生看到林非然的,但是拗不过对方的坚持,说就算是为了他小穴里的小蝌蚪考虑,也要把自己安全的送到学校。

    这,这是什麽逻辑!

    罗成被林非然强行按到自己的怀里,俩人哥俩好似的从路左边晃到路右边,当然这其中又不免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给摸了一遍。

    罗成是体育老师,要说为什麽当体育,和他大学里学的专业课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虽说高中的课程是顶枯燥乏味,但是为了争取考上一所好的大学,能有一个好的将来,同学们还是把学习看的比什麽都重要,争分夺秒,一点都不敢含糊,所以这体育课就成了个摆设,没到体育课的时候,这操场上、体育馆是一个人毛都没有,话说人呢?都躲到凉荫下、闲庭看书了呗。

    所以学校为了号召同学们的热情,就把教生物的罗成给推了出来,别看罗成都快四十多岁的人了,由於常年经受男人xxoo的滋养,身材健美,皮肤白里透红,散发著诱人的光芒,穿上衣服跟二十八岁似的,脱了衣服顶多像十八。特别上形体课的时候,穿著性感的小裤裤,往水里一钻,活脱脱的人鱼王子!别说那些气血旺盛的小夥子,就连那些十七八的妙龄少女都Hold不住了!於是,荒废多年的游泳池又恢复了它N多年的活力,绝迹一时的操场又重新焕发了它的魅力。

    “我说,你该回去了!”站在体育馆的大门,罗成红著脸推拒著某个厚脸皮的人。

    “老师,你就让我进去参观参观嘛!体察一下敌情,看看又那些能成为我的竞争对手,以後好早做打算!不然,您万一被那种狼给吃了,您让我哪儿去哭去呀!”

    “滚!别把别人都想的跟你一样龌龊!他们都是我的学生,以後不准你开这种玩笑!”罗成大喝一声,脸更红了,一路上对方就开始喋喋不休的,竟瞎说些有的没的,你以为这世上都像你一样人人都是变态,要说狼没人比你再狼的了!

    “那不成!这叫防患於未然,把情敌扼杀在摇篮中,再说老师长得这麽闭月羞花沈鱼落雁,不知有多少只狼盯著您呢!要不,我教您几招防狼术?”说著又开始动手动脚摸起来了。

    “死开!别碰我!”

    “老师~不带这麽玩的,把人家骗到手吃抹干净就不打算负责了吗!”

    “我~我什麽时候吃!吃你了!”

    “呜呜~还说没有!在小巷子里逼著人家往你的小洞洞里插大棒棒!”

    “你!你别乱说!是是你自愿的!”罗成被逼红眼了,可这人来人往的都看著自己呢,又不好发作!

    呜呜~这种时候怎麽可以说这种话题,别忘了小骚穴里还塞著一块破布了!这会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对方肯定是故意的!

    两人正一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的腻歪著,突然,一个不小心,罗成被推到了一个健硕的怀里。

    一阵幽幽的散发著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罗成晕晕的、懵懵的抬起头,落入一个冰冷的眸子里。然後,气血上涌,心跳加快,脑子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来人正是他那英俊多金、能力超凡、多才多艺的得意门生─凌洛夜!

    都三年了,可每次见到对方,还是忍不住的心跳加快,不仅仅是因为那英俊超然的外表,更多的是因为那种熟悉的感觉。

    记得好多好多年前,久远到都记不起年代,自己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第一次沦陷,就那麽彻底,那个时候,对方还不认识自己,最多的,自己只能远远的仰望,就连听到别的女生兴奋的讨论那个人,自己的心跳也要加速的好快好快。

    所以,当两人正式在一起的时候,罗成也一直爱得卑微,就连最後抱著罗旭、肚子里怀著罗斌被赶出来的时候,他也一直觉得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又怎麽不是呢!对方那麽耀眼的一颗星,怎麽会长时间的驻足在自己的身边。

    思绪纷飞~

    思绪纷飞~

    思绪纷飞就思绪纷飞呗,可关键是你别死死的盯著人家凌洛夜那张帅气的脸思绪纷飞啊!嘴边还挂著某种不明液体。

    林非然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看著自己的小宝贝一脸花痴相的盯著别的男人的脸看,一个用力就把罗成拉到自己的怀里。

    “别看了!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林非然捏著罗成的腰低声吼道。罗成赶紧拜托林非然的钳制,整了整被揉搓的不成样子的衬衣,一本正经的道:“凌同学,你这是要去哪里?”

    林非然的那些小动作当然没有逃得了凌洛夜的眼睛,他淡然的勾起嘴角,拿起手里的泳衣超罗成晃了晃,说:“老师难道忘了吗,这节课是游泳课,当然是去试衣间换衣服去了,老师,要不要一起过去?”

    “好!好!”罗成忙不迭点头,刚走出一步就被林非然给拉住了:“好!好个屁!你给我回来!”

    “混蛋!放开我!”

    “老师~”林非然拉长声音在响起,威胁道:“老师难道想让你那乖乖宝贝学生见识一下您撅著屁股求我操您的样子?”

    二十一章校园XXOO情二

    “老师~”林非然故意拉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低声威胁道:“老师难道想让你那乖乖宝贝学生见识一下您撅著屁股求我操您的样子!”

    果然,罗成窝在林非然怀里不动了,只拿著眼睛像有深仇大恨般的的瞪著他:“你敢威胁我?”

    林非然毫不屈服的跟他瞪过去:“怎麽样!”

    “不怎麽!哼!”两人在这边小儿科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那边的凌洛夜早已不耐烦了,微微的皱了一下眉,不动声色的看了林非然一眼,然後漂亮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心里不知道在计量著什麽。

    “老师,”凌洛夜刚张开嘴叫了一声,就林非然给打断了,然後大爷似的长胳膊一挥,把罗成夹在了自己的腋下,宣布著自己的占有权。

    “那个谁,你就自己去吧,我需要和你老师进行一次深刻的情感交流!”然後很流氓的用胯下抵了抵罗成的臀部,阴森森的问道:“是不是啊?罗老师。”

    罗成同样一把抓住对方的命根子,咬牙切齿道:“好啊!”然後一改温和慈祥的长辈模样,对凌洛夜笑道:“凌同学,不然你先过去,我稍後就到。”

    “好的,老师!”凌洛夜依然是那副淡然冷漠的模样,只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刻,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讽刺而又不屑的弧度。

    凌洛夜刚走,林非然便又恢复了小哈巴狗的模样,亦步亦趋的跟在罗成的身後。

    “老师,您要去哪儿呀?”

    “你管不著!”

    “老师,您生气了呀?”

    “用不著你操心!”

    “别呀,我这还不都是为了您好,您看刚才那小子看您那眼神,赤裸裸的勾引,看我那是赤裸裸的挑衅!我要不使出杀手!,这会儿您一准被他吃了!”

    罗成心想:我喜欢被他吃,你管得著吗!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改口道:“你看斜眼了!”

    “老师~”

    “林非然,你该走了!”

    “可是我走了,您穴里的那块步该怎麽办呀?”

    不提还好,被对方这麽一说,罗成只感觉骚穴里又一阵骚动,奇痒难忍,这!是不是被对方下蛊了呀!

    “林非然!这里是学校!”

    “学校又怎样?老师淫荡起来还不照样在公交车上发情!”

    想到自己刚才在公交车上,厚颜无耻毫无羞耻之心的拿著对方的手揉捏自己的两颗小乳头,脑袋顿时懵了!气血上涌,一个没转过来,差点晕过去!

    话说!他怎麽可以这麽淫荡呢!!

    “这~这~那个~那个不一样!学校是神圣的地方!岂允许你污言秽语的在这儿亵渎!”

    “哦~”林非然拖长声调,豁然开朗的哦了一声,貌似很懂的样子,然後又接著说道:“神圣的地方呀,不知道在这神圣的地方,把我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老师的骚穴里会是一番怎样的感受哦!”

    “唔~”好痒~淫穴又开始瘙痒起来了!好想~呜呜~好想要大肉棒!!!罗成红著脸不敢去看对方。

    林非然朝著对方那通红小巧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小东西好敏感哦!光是说说老师就有感觉了呢!真不知道要是真枪实弹了干一炮会怎样?”

    “别~别说了~”好难受啊~肿麽办?肿麽办呀!

    “骚穴里是不是痒痒的?希望有大肉棒在里面使劲的插一插,就算是手指也木有关系?乳头是不是也硬了呢?被粗糙的布料摩擦的又红又痒,想不想要学生捏一捏你的小乳头?”说完别有深意的注视著对方的胸前。

    呵呵!可真是个极品,又骚又浪!乳头果然硬了,隔著布料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的乳头像小红豆一样傲人的挺立著。

    林非然故意恶作剧的用手碰了一下,立马引得罗成一声浪叫:“唔~啊~!”

    “老师,这可是学校,这麽神圣的地方,岂容你在这里淫声浪叫?”

    “你!混蛋!滚开!”

    林非然见好就收,便也不再引逗他,说:“老师,你亲我一下,我立马就离开,行不行?”

    “滚!”

    “那我就呆在这儿不走了,等你放学一起去逍遥。”

    “这~这里太多人了!”

    林非然见对方松动,便又开始再接再厉:“这会儿他们都在上课,没有人看我们呢!快点,等到他们下课了,你想亲我都没有机会了!”说完便把嘴巴凑了上去。

    罗成看著近在眼前的性感的薄唇,犹豫了一下,见四周无人,便也凑了上去,谁知刚接触到那片略带凉意的嘴唇,就被林非然饿狼扑食一般的抱著了,然後舌头趁机伸了进去,掳获对方的小舌肆意吮吸。

    “唔~混~蛋~呜呜~有人~”林非然才不管不顾对方的挣扎,知道自己吃的满意了,才把快被狼吻的窒息的罗成放开,最後还色情的舔了舔那被自己吮吸的红肿的嘴唇。

    “啧啧!味道可真好!”

    罗成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对方怀里,只有嘴巴还不依不饶的骂道:“臭流氓!”

    “真乖!来,再亲一个!”

    两人又嬉闹了一阵子,全然没有发觉,在他们看不到的角落,一双冷酷而又狠戾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们。

    嘴角习惯性的上扬,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老师,您可真是淫荡得很啊!来者不拒嘛!”

    二十二章校园XXOO情三

    罗成看著林非然的背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於送走这混蛋了!只不过,同时,心里隐隐的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好像,自己好久都没有这麽随心所欲了。

    不过,当下之急还是找个地方把穴里的东西掏出来才是硬道理。

    体育馆里的洗手间和换衣间是相连接的,而且男女通用!罗成就近找了间洗手间,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没有异常状况,便急不可耐的钻进了小隔间里。

    “唔~”罗成大张著腿,坐在马桶上,裤子脱到膝盖处,露出两条细长的大白腿,上面密密麻麻的点缀著玫瑰色的吻痕,特别是大腿根部,尤其密集。

    “啊~唔~恩啊~”纤长素白的手指刚刚触碰到那推荐湿淋淋的小花,罗成便感觉浑身被电到一般,特别是骚穴内一连串的抽搐,扬起脖颈,便舒舒服服的浪叫起来。

    学著平常儿子对自己做的那样,一手揉捏著一片大阴唇,使劲得往两边扯,骚穴像婴儿的小嘴般大大的张开,露出幽洞中被浸湿的破布。

    “唔~啊~使劲点~大肉棒使劲的插我的花心~呜呜~干死我算了~呜呜~不够啊~恩啊~”

    此时的罗成早已化作成了淫兽,忘记了来这儿的目的,一手挤压著自己的淫穴,一手揉捏著自己的乳头,肆无忌惮、玩的不亦乐乎!

    裤子已经被他蹬歪到了脚腕处,露出纤长白嫩的小腿不自然的扭曲著,马桶的边缘也被骚水浸湿,屁股上面弄得到处淫液,还反射著淫靡的光芒。

    握住露在骚穴外面的那根袖子,慢慢的往外抽,粗糙的布料摩擦著敏感的浪壁,一点点的扫荡著里面的淫液,带出更多的骚水,在湿漉漉的破布快被拉出穴口的时候,突然,再狠狠的往里一按!破布原路反回,比出来时更激烈更刺激十倍的效果被推到了骚穴的最深处!

    “啊~恩啊~唔~啊~插到花心了!好棒哦~哦哦~大肉棒要把花心给插烂了~哦恩啊~好爽~老公好棒~老公快点来操小骚货的骚穴!呜呜~快点~把大肉棒插进小骚货的贱穴里~啊~恩啊~啊~”

    罗成大张著嘴巴浪叫著,一脸淫荡毫无羞耻的样子,晶莹的液体从嘴角流了出来,更显得淫靡不堪,脑子里尽是几个儿子拿著大肉棒轮流插自己穴的样子,嫩穴在几个老公轮流操弄下又红又肿,最後不胜重负般的穴口打开,花唇向两边大大的裂开,骚缝中缓缓流出几个儿子射满在里面的精液。

    “唔~恩啊~好棒~老公快点~舔我~呜呜~骚穴流了好多骚水~呜呜~给老公们喝~啊~嗯~快点~”每到这个时候,儿子们会爱怜的注视著被自己操弄得红肿不堪的淫穴,伸出舌头挑逗那裂向两遍的花唇,或者将花唇大大的向外打开,勾弄中间的小阴唇,然後趁著自己不注意狠狠得一吸!

    “唔~啊~!好棒啊~吸我~呜呜~快点吸我~把大阴唇吸爆~”这种时候,儿子们还喜欢把自己摆弄成各种淫荡不堪的姿势,拿著照相机大拍特拍自己的私处,有的是几个儿子正拿著电动玩具玩弄自己的样子,有的是前後上下三个洞洞均被儿子的大肉棒抽插著,有的则是自己大张著双腿躺在床上,穴里正在流著不知是谁的精液!

    “啊~唔~快点~快点呀~”罗成只感觉全身越来越没有力气,可偏偏插在骚穴里的手指越插越勇!

    就在罗成愈加沈醉在自己主导的这场性爱的时候,厕所隔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啊!!!”罗成惊恐的尖叫一声,条件反射的加紧大腿,用手捂住私处!

    此时罗成的状态是:上衣完好,裤子退到脚腕处,两条白嫩的大腿近紧紧的夹住,双手死死的捂住腿间的那朵小骚花,脸颊绯红,额头铺上一层薄薄的细汗,咬著嘴唇,眼神似梅花鹿一般带著一层薄薄的雾气正惊恐的看著来人。

    “老师,你干什麽呢?”

    凌洛夜靠在门边,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坐在马桶上的罗成,眼神却一如既往的淡漠冰冷。

    “我~我玩~玩~我我~我玩~”

    “玩什麽呢?”凌洛夜嘴角挑得更深了,眼中却丝毫没有笑意,死死的盯著对方,声音冷冷的问。

    捂著腿间那朵骚穴的手指颤抖著,都成了畸形,额头上的汗流的也更多了,罗成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羞耻多一点还是惊恐多一点,看著自己的爱徒一步步的向自己逼近。

    “我~我没有~没有玩~什麽~”说话间,凌洛夜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著对方,伸出手指勾住了罗成的下巴:

    “说谎,老师刚刚明明玩的很H!”说著弯下腰来,低头凑到罗成的面前,盯著那日思夜想而此时却尽在眼前的姣好的面容,像是想从中探索出更多的东西来。缓缓的张开口,清香的口气打在罗成的脸上,凑到罗成的耳边说:

    二十三章校园XXOO情四

    “说谎!老师刚刚明明玩的很H!”说完弯下腰来,低头凑到罗成面前,盯著那日思夜想而此时却近在眼前的姣好面容,缓缓的张开口,清香的口气打在罗成的脸上,凑到对方的耳边说:“呵呵!老师您可真可爱呢!都是男人,打手枪这种事情有什麽好害羞的!”

    “啊?”罗成一愣,显然没有听懂凌洛夜话中的意思,过了几秒锺才反应过来,脸上僵硬的表情也松懈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著凌洛夜哈哈的傻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都是男人!你懂得哦!”

    凌洛夜扬起嘴角,修长的手指覆上罗成那双紧紧捂住骚穴并一直颤抖不停的双手,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老师,我当然懂得!我来帮你弄好吗?”虽是询问句,却带著不容反抗的命令口吻,大手更是霸道得握住了罗成的手指。

    “啊!不要!!”罗成大声尖叫一声,刚收回去的冷汗又给逼回来了,浑身颤抖个不停,双腿夹得更紧了,左手还在凌洛夜的钳制中不断挣扎,右手却丝毫不敢放松,死死的捂住推荐那朵盛开的娇花,脸颊涨得通红,大大的眼睛里盛满泪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颤抖著嘴唇,唯唯诺诺的哀求道:

    “别~别弄~求~求你了~”

    凌洛夜攥著罗成的小手在自己的手中把玩,麽指骚弄著那汗涔涔的手心,脸凑得更近,几乎碰到对方的鼻尖:

    “怎麽要哭了呢?老师,我又没有欺负你!”

    不说还好,被凌洛夜这麽一说,鼻子一酸,在罗成眼眶中打转的眼泪一骨碌就流了出来,委屈的瘪了瘪嘴,低声的说道:“难~难受~”

    “难受?”凌洛夜反问一句,性感的薄唇转移到罗成那小巧厚实的耳垂,似有似无的含著那发烫的小东西,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对方的腰肢,纤细有力、柔韧得恰到好处,呵呵!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好哦!

    “哪里难受了?说出来。”

    “嗯?”罗成不自在的偏过头,躲过凌洛夜那足以灼伤自己耳畔的口气,大脑一时转不过来。

    “老师不是说难受吗?学生很迷惑老师老师是哪里难受了?”凌洛夜又重复了一遍,握在腰间的手突然加大了力度。

    “唔~”一声极力忍耐的呻吟声突然从口中溢了出来,罗成连忙闭了嘴,见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什麽,才有点羞赧的往後退避了一下,只是他忘记了自己是坐在马桶上,後面什麽也没有,所以这麽往後一退,自然是退了个空,凌洛夜这个时候也适时的松开了他,使得整个人翻到了後面。

    凌洛夜见对方他摔倒在地上,也不去扶,双手环胸好笑的看著自己老师的滑稽模样。

    此时罗成的状态是:上身著地,两腿大开在在空中乱蹬歪,隐约可见臀缝间那粉色的神秘沟壑,好死不死的是脚腕上还缠著自己的裤子,可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忘双手死死的捂著自己的下身。

    24校园XXOO情五

    呜呜~怎麽可以这样!

    哪有这种眼睁睁的看著老师摔倒在地上,而自己却站在一边袖手旁观的学生!

    太!实在是太无理!

    罗成躺在地上,一副新生婴儿的赤裸模样,他带著期待的眼神,希望凌洛夜能拉他一把,因为自己平躺在地上,双手又紧紧的捂著小穴,根本没有支撑点可以帮助自己站起来,可是对方仅仅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著他,根本没有去扶他一把的打算。

    太过分了!

    罗成的两片臀瓣在地上蹭啊蹭、蹭啊蹭,不知道是被地板冰的还是被磨的,臀缝的周围一圈淡淡的紫红色,若隐若现的露出被骚水浸泡的愈加粉嫩柔滑的小菊穴,饥渴的皱褶完全被打开,一张一合的像极了贪吃的小嘴。

    来拉我呀!快来拉我嘛!

    罗成瘪著小嘴,用眼神暗示对方。

    这回,凌洛夜终於有点动静了,走到罗成面前,拱下身子,学著罗成的样子眨著眼睛:“老师,眼睛不舒服吗?”

    “疼~隔得疼~”

    “屁股?”凌洛夜皱起了眉头,可眉宇间竟是得意之情。

    “嗯~”罗成脸色火烧火燎的嗯了一声,眼神不自然的别向别处,尽量忽视眼前那蛊惑人心的面容。

    恩啊~好近~那笔挺坚毅的鼻尖快要碰到自己的脸颊了~

    哈啊~好热~对方吐出来的都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似要把自己灼伤一般~

    罗成眨了眨睫毛,心里一阵哀嚎!

    呜呜~怎麽办?骚穴里好像又往外流出了一股淫水~啊~怎麽办?什麽时候开始变得这麽淫荡了呢?光是看著男人帅气邪魅的脸庞,自己就把持不住得往外流骚水了!要是被男人的大肉棒插进自己的小穴穴里来,自己的淫水还不得流成小河一样!

    呜呜~不要~才不要流的像小河一样多~

    想著,罗成那乌黑滴流转的眼珠子就开始转像了凌洛夜的下半身,有多大呢?隔著那卡其色的裤子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光景,根据身体的比例,棒棒的尺寸应该很大吧!是不是也像儿子们的一样,青筋暴满,每次都把自己的小骚穴插到满满的呢?

    满脑子的黄色画面,不觉间骚穴里的淫水又一连续的流了好几股,黏黏的淫液,从骚穴中渗透布料,又顺著股沟流了下去,一半滴落到小屁眼中,被饥渴的小屁眼收缩进去,其余的则都流到地上。

    捂著骚穴的手也懈怠了许多,竟然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摸向凌洛夜的腿间,在快要触碰到的那一瞬间,被凌洛夜一把抓了个正著!

    哼哼!这货可真是骚极了!凌洛夜在心里不屑的骂道,可面子上却依然不动声色的问道:“老师,你要干嘛呢?”

    被打扰了好事,罗成自然是不愿意的,极力的摆脱凌洛夜大手的钳制。想要触摸能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神物。

    “别~别动~让我摸一下麽~”罗成焦躁的扭动著身子,声音里带著浓浓的哭腔,整一个泫然欲泣的模样。

    “老师你想摸什麽呢!”凌洛夜松开了他,声音徒然变冷。

    听到凌洛夜的这句话,罗成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小孩真是不可爱!非要逼著人家说出这麽害羞的话,然後在刚想回答对方说想摸大肉棒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了第二个反应:我死定了!

    25校园XXOO情六

    他!他~刚才做了神马东东!

    他居然到了这种饥不择食的地步!竟然想要掏出自己学生的大肉棒来插自己的骚穴?他的淫穴怎麽可以这麽放浪!

    呜呜~试问自己什麽时候变得这麽淫荡了呢!骚穴里虽然被很多人插过,可也不是随便什麽人都能插的!

    想著,便高傲的抬起了头颅,瞬间从荡妇变成的贞洁列夫!

    面对著凌洛夜的清冷的双眼,轻启红唇,幽幽的吐出了一句:“扶我起来!”

    一秒!

    两秒!

    三秒!

    、、、、、、、、、、

    终於等了N多秒,凌洛夜才从满脸黑线、嘴角抽搐的状态中反应过来,慢腾腾的伸出手指握住罗成纤细的手腕,在对方与地面形成75度的时候,再轻轻一松!

    “啊!!!”哀怨的尖叫登时从洗手间里扩散出去,划破长空!

    屁股蛋子肯定要被摔成两半了!罗成再也顾不上前面的那朵小骚花,大叉著双腿,将腿间那朵湿淋淋的小骚花暴露在男人的眼前,捂著自己的屁股不住的哀嚎。

    凌洛夜的双眼登时被对方腿间那朵奇异的骚花吸引住了眼神,并不是没有见过这般骚花,只是没有见过这般美丽诱人的骚花!!

    骚穴的那两朵花瓣早已被淫水湿的一塌糊涂,两旁的珍珠还点缀著些许透明的露水,最奇异的还是中间那幽深的骚洞,看似这麽小的一个洞洞,竟蕴藏著无穷的力量,贪婪的吞掉了一整件衣服!

    凌洛夜突然想起了那个早晨,自己无意间闯入对方世界的那个早上,也就是那个早上,让他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秘密!

    就是眼前的这个骚货!腿间的这个蜜洞!贪得无厌的含著两个儿子的大肉棒,像一只淫兽一般,上下耸动!

    骚穴被两根大肉棒插得淫水涟涟,两片大阴唇更是被粗长的肉棒挤得向两边大大的裂开,就像刚掰开的石榴,露出里面新鲜的嫩肉!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不知足,用双手掰开自己的臀瓣,露出里面早已被淫水泡的松软的小屁眼,嘴里淫声浪叫的求著小儿子插进来!狠狠的用大肉棒贯穿自己的小屁眼!

    凌洛夜当时简直要疯了!!他心心念念的舍不得触碰舍不得伤害的罗老师,竟然这麽毫无羞耻得坐在儿子们的大肉棒上,肆无忌惮的浪叫!

    愤怒!失望!

    可这愤怒失望之余,还有对那人的欲望,可悲的自己竟然在那人无耻的扭动中泄了!

    而此时,这个放荡的小淫物就在自己的眼前,大张著双腿,露出腿间的那朵神秘的淫穴,一张一合的,仿佛期待著自己的侵犯!

    可自己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罗成这回是真的哭了!被摔的!

    屁股像是要裂开一样,好像里面的骨头都要碎了!他揉著屁股上的软肉,泪眼婆娑的看著男人。

    这种时候,他是需要男人来抚慰自己内心的脆弱的!呜呜~因为屁股是真的很疼嘛!如果是自己的儿子,肯定会把自己抱在怀里,帮自己揉一揉那被摔痛的地方,然後在上面哈一口气,狠狠的亲上一口!然後~然後~说不定~顺便帮自己揉揉小骚穴,如果自己哼哼两声,儿子会立刻把大肉棒插进自己的骚穴来的!可现在~呜呜~对方!

    对方?骚穴?自己有骚穴这件事情是不能被对方发现的!

    26校园XXOO情七

    然後受惊一般的立刻又用手捂住了自己两腿间的骚花!

    如果被对方发现自己是个双性人的话!那就惨了!对方肯定会嫌弃自己的!做贼心虚般的偷偷向对方瞄了一眼。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用双手拍了拍心口,还好~还好~对方好像没有发现!然後又立马夹紧双腿,用手捂住骚花!

    “老师,怎麽了?”

    “没~没什麽~就是屁股疼~啊~!罗成还没说完,一只大手就爬上了自己的屁股!时轻时重的揉捏著自己屁股上的软肉。

    “哦~啊~使劲~唔~”

    操!可真够贱的!凌洛夜不屑的想著,竟然被男人仅仅摸两下,这骚货就能叫的这麽销魂,可是~额~自己竟然在这销魂的叫床声中~呃~硬了~

    不自觉间,额头上又爬满了黑线~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长长的手指时不时时的轻轻划过臀缝中间的敏感地带,或是故意坏心眼的用尖锐的指甲刺进那幽深的小洞中,几下就把罗成撩拨的不能自己,淫水也早已泛滥成灾,仰著脑袋瘫软在对方的怀里娇喘,任由著凌洛夜玩弄自己的小菊穴!

    凌洛夜又是一声冷哼,把自己的手指伸到自己的眼前,凑到鼻子上嗅了嗅,就这麽一会儿,指骨分明的手上早已沾满了罗成流到上面的淫液,晶莹的液体显得淫靡得厉害。

    “可真怪骚的!”骂完之後,凌洛夜又去看躺在自己怀里的罗成,那厮早已化作一潭春水,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可真够欠操的!”说著那根沾满淫液的手指便插进了罗成後面的屁眼里,屁眼好似早已做好了被插的准备,酥软可驰却弹性十足,手指刚插进去,就被里面的肠液狠狠的咬住!往屁眼深处吮吸!

    “唔~哦~啊~啊~嗯~”太棒了~饥渴已久的小菊穴终於得到了东西的填充,“再深点~往里插啊~呜呜~不够~”

    “不够?那就再进去一根!”说完又狠狠的捅进了一根手指!两根长长的手指狠狠的扣弄著里面的嫩肉。

    凌洛夜的指甲留得很长,指尖煞是尖锐,再加上手指本身就很长,两根手指虽说达不到粗长的大肉棒的效果,但是也足以够饥渴多时的小菊穴受得了!

    “啊~啊~再快点~啊~恩啊~要~要出来了~”

    菊穴被狠命的抽插,前面的小骚穴确是备受煎熬的瘙痒男人,忍不住得用自己用手指抚慰著那两片娇嫩的花瓣。

    可是~呜呜~怎麽办?自己的手指扣弄骚穴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一点都不顶用!

    骚穴也好想要手指插进来哦~

    “凌~凌~洛夜~”

    “怎麽了?老师?”凌洛夜虽然这般问这,却丝毫没有停止对後穴的抽插。

    罗成把自己的手从骚穴处拿开,搂住凌洛夜的脖子,用鼻子蹭了蹭对方的柔软的发丝。

    “摸一下前面嘛~痒痒~”

    “前面?”凌洛夜挑眉,似乎有点摸不到头脑。

    罗成似恼非恼的拿眼斜了他一下,在凌洛夜的面前敞开双腿,用手示范给他看。

    “摸这里~摸一下~难受的厉害~”

    凌洛夜刚想伸出手指去触碰那多娇豔诱人的小花,外面突然传来了刺耳的铃声。就这样,一只手僵在半空,另一只手僵在罗成後面的小菊穴里。

    罗成还沈浸在情欲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後穴里的东西却突然静止不动了,不爽的催促道:“快点呀~插快点嘛~”

    谁知凌洛夜却恢复了平常的清冷,抽出了罗成後穴中的手指,并抽出几张面巾纸擦了擦手指上的淫液,然後很是绅士的帮著罗成把裤子给套上了。

    直到对方把这一连串的动作做完,罗成还愣在地上,没有反应过来。

    “怎~怎麽了?”

    “老师,已经上课了,收拾好了的话就快点出来吧。”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罗成还余韵未消的嘟囔了一句:“真的不要坐下去了嘛?”最後又心有不甘的加了一句:“不要後悔哦!”

    27校园XXOO情八

    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罗成还余韵未消的嘟囔了一句:“真的不要坐下去了嘛?”最後又心有不甘的加了一句:“不要後悔哦!”

    这种时候,後悔的往往是罗成自己,约莫一分锺之後,罗成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

    老不死的居然勾引自己的得意门生!鬼迷了心窍?还是雷劈了脑袋?

    罗成呆呆的坐在地上,刚才那手指在後穴里肆虐的感觉还在,酥酥的,麻麻的,让人欲罢不能,不由自主的,罗成又把自己的手指插了进去,在里面搅拌了几下便抽了出来,拿到鼻子处闻了闻,张开嘴,一句话便蹦了出来:“可怪骚的!”

    不知道是在骂自己的行为怪骚的,还是客观的想表达一下从後穴里抽出的手指挺骚,刚才的一系列的行为都是无意识的,像是玩偶一般有根线在远处牵制著他。

    “哎呀!”

    “可真是的!”

    “老脸这回可真要被丢光了!”罗成坐在地上懊恼得蹬歪著双腿,越想越丢人!

    想著以前凌洛夜就是用那双修长的手指握著红笔帮自己批改试卷,自己在一旁瞧的赏心悦目,可就在刚刚,那双手指竟然伸到了自己的後穴中,而且那个混蛋竟然说自己的屁眼怪骚的!

    骚?!!

    有吗!

    罗成不死心的又把手指伸到後面的幽穴中,搅拌一番,又拿到鼻子上嗅了嗅。

    “明明…明明…”罗成嘟囔著嘴,那就“明明不骚嘛”是怎麽也说不出口,“就算很骚!作为学生也不能当著老师的面说老师很骚呀!”

    罗成又在换衣间墨迹了一阵子,才把裤子提好,衣服整理好,走了出去,直到晚上放学,罗成穴里的衣服也没有掏出来。

    下午的课上的一点也不带劲,罗成总是心不在焉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那抹矫健的身影,可是,一个下午,对方连鸟都没有鸟自己一眼!

    他是发现自己的秘密了吗?难後就恶心了?那他也真是太肤浅了!虽然这样想著,可心里还是免不了会失落。

    凌洛夜到底是怎麽想的呢?他肯定会认为自己是变态,而且还是那种专门勾引自己学生的变态,罗成的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纠结著,不过,没过多久,心里便又释然了,反正勾引学生又不是自己的本意,他准是又被什麽淫邪之物附身了!

    胡思乱想了一整个下午,终於捱到了放学的时间,罗成百无聊赖的站在路边等车,没过多久,车就等来了,以为是自己的小儿子罗定,罗成连看都没看,打开车门便钻进了副驾驶座上,等到坐到车里才发现旁边坐著的是那张让自己而红心跳的俊脸。

    “你~你好~凌同学~”罗成红著一张老脸朝对方打招呼,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他居然来送自己回去!真是!太体贴了。

    凌洛夜却只是淡然的点了一下头,便转过头去,不予理会。

    这孩子!还不好意思!可真是的,现在像凌同学这麽纯情的孩子可真是不多了!罗成转过脸,偷偷摸摸的打量著对方削尖的下巴,心跳又上了一个档次!

    真像他呢!也不知道现在对方变成什麽样子了。

    每次看到凌同学,都像回到十六七岁的时候,自己的初恋。正当罗成沈浸在自己的罗曼蒂克里的时候,凌洛夜不著痕?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