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 部分阅读

    的大肉棒更加狰狞丑陋!偏偏这个时候,罗成一脸迷醉的表情,享受著儿子们的操弄!刺激著三个在他骚洞里抽插的大肉棒更加神勇卖力。

    “啊~~!!!”

    第六章晨勃

    罗成不记得自己昨晚被三个儿子操弄到多久,只知道各种姿势,各种体位都试过了,一开始是大儿子和二儿子的大肉棒插著自己的小骚穴,小儿子罗定的大肉棒操弄著自己的小浪嘴,自己仰躺在床上,大张著双腿,迎接著儿子们的侵犯,似乎是一瞬间,骚穴中的老根大肉棒一起达到了高潮,两股势均力敌的精液如热流一般射到自己骚穴的最深处,刺激著自己不断收缩浪壁,咬著大肉棒不放,刚疲软下去的两根大肉棒瞬间又硬了起来,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骚穴中的不知是谁的大肉棒抽了出去,瞬间又有一根插了进来,每次都有两根大肉棒在自己的小骚穴中狠狠的操弄抽插,小浪嘴和小屁眼也不肯空虚,诱惑著儿子们的侵犯,用手指或是舌头狠狠的舔弄。

    知道最後,罗成的小骚穴已经丧失了收缩的功能,麻木的没有感觉,儿子们的抽插还是没有停止。

    罗成睁开眼睛,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斑斑驳驳的撒了下来,他有点不甚适应般的又眯了回去,顺手拿掉大儿子罗旭环在自己腰间强壮健硕的手臂。

    “操!”罗成懊恼的骂了一声,又被这群王八羔子摆了一道!

    罗成如夹心饼干一般被小儿子罗定和大儿子罗旭夹在中间,当然,理所当然的,小骚穴和小菊穴中还夹著他们的巨无霸!

    “呜呜~”

    罗成动了一下,想从两个儿子的束缚中挣脱出去,刚一动,两股热流便顺著骚穴和大肉棒的夹缝中流了出来。

    罗成扶额,漂亮的凤眼眯成一条线,带了些媚态,却不是一般女子那般的矫揉造作,反而在大早上的阳光里显现的出一股阳刚之气来!

    “一群混蛋!叫你们不要射在里面!以免受孕之後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他纯粹忘了,昨晚他是如何浪叫著,叫三个儿子把精液射在他的骚穴中!

    正如他那几个儿子所说,无论他在床上如何衣服放浪形骸的姿态,第二天他准能忘得一干二净,不知他是故意想要逃避什麽,还是天生有这项田秉毅覆!

    前面的骚穴吸著小儿子的大肉棒,後面的小屁眼夹著大儿子的大肉棒,这两面夹击的状态实在让他不好脱身。

    想从後面脱离罗旭的大肉棒,偏偏又主动的把骚穴插进罗定的大肉棒中,想从前面拔出小儿子的大肉棒,奈何只有更加深入大儿子的大肉棒中才能得逞,这麽一进一出,半天了一个骚洞都没有解救出来!反倒自己有种欲求不满的感觉!

    “呜呜~啊~嗯~”

    罗成额头上泛起点点细细的汗珠,嫣红色的嘴唇微启,露出里面的粉色,嫩白色的皮肤在阳光下铺上了一层光彩。

    他环住小儿子罗定的脖子,贴合上去,希望对方的大肉棒能插到自己的花心处,却又舍不得大儿子精壮的胸膛,已经插在小屁眼里那狰狞的大肉棒!

    正所谓进退维谷,两面为难啊!

    那被三个儿子戳弄吮吸的乳头也开始隐隐发痒起来,又红又肿。

    “呜呜~好想~啊~好想有人舔乳头啊~!”罗成小声的浪叫著,脑子里突然出现这样一副画面,三个儿子举著自己丑陋狰狞的大肉棒狠狠的戳弄著自己的乳头,像比赛一般,把小骚乳戳得又疼又痒,偏偏让人欲罢不能!!

    想著,自己用手把玩自己的乳头已经不能满足它的瘙痒难耐了,他挺起上身,两颗乳头如同寒风中的红梅,羞羞怯怯又迫不及待的向小儿子强壮的胸膛磨蹭去,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呜呜~啊~啊~嗯~嗯~啊~骚穴好痒~啊~使劲啊~”

    罗成浪叫著,多麽希望儿子们能来抽插自己,奈何不解风情,一个个睡的正酣畅淋漓!

    罗斌一大早就起来了,洗了个澡,到厨房里做完早饭,准备到卧室叫人起来吃饭,谁知一进卧室便看到这麽一副赤裸裸的香宫图!

    父亲撅著小屁股,屁眼里还插著大哥的大肉棒,屁眼里绯红色的皱褶完全被大肉棒撑平了,像小嘴一般一含一含的,还不时的一进一出!

    前面的骚穴也早已泥泞不堪,被淫水早已浸透了,把罗定的大肉棒完全吃在自己的小骚穴中,两颗耐不住寂寞的乳头,不住的在罗定身上摩擦,以寻找纾解的渠道。

    “小骚货!要不要我帮你?”

    罗成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满面斐然,迷离的眼光带著雾气,“啊~老公~骚穴又痒了~呜呜~怎麽办~啊~嗯~啊~”

    罗斌分开父亲雪白的双腿,凝视著腿间那一张一合的骚穴,用手指猛地一捏那两片大阴唇,恨恨的说:“也不知道骚穴里哪这麽多骚水!最晚还没喂狗你!一大早上的就发情!”

    “啊~啊~嗯~想~想要老公~舔穴~把骚水喝干~呜呜~啊~吸~吸我~我~啊~”

    “小声点!再叫我不操你了!”

    “呜呜~”

    罗斌把罗成从大哥和小弟中间抱了起来,骚穴在脱离大肉棒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吸了一下,带出些许不知是那个儿子射在里面的精液。

    “老公~你要带我去哪里?”

    “别说话!”罗斌命令著,把窗户打开,外面早已是另一番模样,阳光蒸腾著大地,熙熙攘攘的小区,人们早已出来生计,罗成一家住在五楼,楼下的一切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小区的花园里坐著几对情侣,羞答答的一副小姑娘模样,还有一群顽皮的孩子不知在争什麽东西,喋喋不休的争吵,眼见著就要打起来了,几家的大人搞好出来,把自己的孩子拉了回去,还有老人散步的,打太极的,练拳的什麽都有,送外卖的小夥子,还有送邮件的青年,真可谓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罗斌把罗成放到阳台上,从後面抱住他,分开对方的双腿,使他的小骚穴面向下面的云云众生,一副门户大开的模样!

    罗成意识到儿子要干什麽,连忙推拒,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做过,可那都是在晚上,而现在下面这麽多人,他怎麽有脸和自己的儿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情!

    “别~老公~啊~不要~~啊~~!!!”罗成还没说完,罗斌早已迫不及待的将一根手指插入父亲的骚穴中。

    “呜呜~啊~啊~嗯~别~有人~啊~嗯~唔~”

    “骚货!还说不要,看你都湿成这样了!骚穴不痒?”儿子低沈而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蛊惑著他的耳膜,阳光把他的周身照的愈加光彩,下面人来人往,一片嘈杂声,他双腿大张,大最私密的骚穴展现给外人!

    啊~!好羞人~啊~不过,也有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被二儿子玩弄著骚逼,里面的骚水流的更胜了!!

    被儿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玩弄小骚穴,想想都好刺激,更何况是亲身经历呢~

    亏了下面的众人都各忙各的,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不然~

    “啊~!!”

    〃骚货!想什麽呢!是不是想让下面的那些人都来看你是如何被自己的儿子玩弄小骚穴的?把小骚穴玩弄的又红又肿!”

    “呜呜~不是~啊~嗯~呜呜~好~好棒~”

    第七章晨勃

    “呜呜~啊~哈~啊~好刺激~啊~老公~老公~啊~哈~嗯呀~”

    “小贱货!小声点!下面都是人呢!就这麽急著想让别人看你被儿子玩穴!”

    “唔唔~不要~啊~不要~”

    太阳越升越高,约莫九点多的光景,因为是早夏,庇荫的影子早已被太阳光埋没,罗成高扬起脖颈,雪臀坐在窗沿上,大腿张成一条线,让阳光直射到骚穴中,暖暖的,却异常让人心悸!

    罗斌把头埋在父亲的肩窝处,细细啃咬那细嫩的皮肤,灵活的舌头来来回回在那几处敏感处舔弄,留下一条条湿印。

    “把手指插进去,自己玩弄自己的骚穴!把水玩出来,给老公喝!”罗斌啃咬著对方的耳垂,舌头伸进耳洞中,学著性交的样子,来回抽插。

    “啊~嗯~哈啊~不要~不~啊~嗯啊~”罗成嘴中浪叫著不要,右手手指却乖乖的插进了骚穴中。

    “啊~!!”骚穴早就被二儿子玩弄的骚水涟涟,罗成刚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插进去,就扑哧一声溢出水来,顺著骚缝流到屁眼里,浸湿了粉红色的皱褶,在屁眼中心处拧成一滴水中,然後不堪重负的滴落到楼下。

    “啊!下雨了!”楼下一个满手泥巴的小男孩惊叫道。

    另一个稍微大点的小男孩超著那个惊叫的小男孩打了一下:“笨蛋!大太阳的天!哪来的雨!”

    小男孩被哥哥怀疑了智商,自尊心受到了眼中的伤害,憋著小嘴,嘟囔道:“明明下雨了!刚刚真的有滴到我嘴里,味道还怪怪的!”

    罗斌捏著父亲红肿欠操的乳头,声音低沈的在他耳边戏谑道:“小骚货的浪穴还能下雨,可真够厉害的!居然还滴到人家小娃娃的嘴里!啧啧!你可真够骚的!”

    “呜呜~不是~啊~没有~啊~下雨~啊~!!”

    罗斌两指夹著肉头狠狠一拧,狰狞道:“没有?当真没有!说!小骚穴里刚才怎麽了!”

    “啊~啊~呜呜~骚穴刚才~啊~哈~哈~流骚水了~啊~流到小娃娃嘴里~啊~了~啊~哈~好爽~啊~”罗成淫声叫著,又往穴里加了一根手指,呜呜~还是不够~想要更大的!肿麽办!!

    “淫货!看看那是谁?”

    罗成顺著罗斌的手指往下看时,啊!!!!居然是!!是他同办公室的同事,李老师。可他现在居然还用手指插弄著自己的淫穴,要是被看到了那以後该怎麽办啊!呜呜~

    想要抽出插在穴里的手指,却悲哀的发现,骚穴吸得手指越发紧实,手指似乎不受控释般得插得更快了!

    眼睛死死的盯著楼下那个衣装革履的李老师,罗成又往自己的骚穴中塞进了两根手指,四根手指奋力的操弄著自己的骚穴。

    “啊~啊~嗯~日我啊~啊~嗯~哈~哈~哈啊~日我的骚穴!呜呜~要大肉棒日我的骚穴!戳我的骚乳!把乳头插烂掉~啊~哈啊~”

    好刺激~他一向敬重的李老师就在楼下,只要他微微仰头,就能看到自己的骚穴,两片大大的阴唇向外翻开,还能看到骚缝和从骚缝中流出来的淫水!能看到自己正被二儿子玩弄乳头,乳头又红又硬,啊~哈啊~像小石子一样~啊~

    “骚货!想什麽呢~流这麽多骚水!”罗斌的手指也插进了骚穴中,合著罗成的手指有节奏的抽插著。

    “是不是想被那个李老师插穴啊?看你的小骚逼里流了这麽多的淫水,是不是想让那个姓里的吸你的骚水!”罗斌语气酸酸的讽刺道。

    “啊~哈啊~啊~嗯~啊~呜呜~不是~啊~啊~不是~”

    “不是?不是骚穴里的骚水能把手指都给湮没了!想你大张著双腿躺在办公桌上,骚穴对著那个李老师流淫水,李老师先是用舌头狠狠的舔弄你的两片大阴唇,待淫水流出来的时候,再狠狠一吸,把你吸到高潮!然後李老师举著粗长的大肉棒一下子通到小骚穴里!狠狠的日你的花心!如果还是不止痒,再把你那群学生叫来,轮流的日你的小骚穴!舔你的花心!把你的乳头吸烂!小屁眼插满男人的大肉棒!”

    “啊~啊~哈~哈啊~别~别说了~哈~啊~啊~啊~恩啊~别说了~”罗成浪叫著,骚穴中的淫水流的更厉害了!脑子里想的竟是刚才二儿子所说的景象!

    啊~~好爽啊~~!!

    第八章人体餐桌

    窗帘摇摆,室内一片春光。

    罗成浑身赤裸,四肢大张的躺在长桌子上,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嘴巴极力张开,奈何还是装不下那个又大有红的苹果,嘴角缓缓的留著白色透明的液体,红色的苹果衬托的粉色的面颊更加诱人。

    两个乳头也被放上了两片橘子瓣,凉凉的,刺激著乳头隐隐发抖,下体粉色的阳物上被几个儿子满满的涂上了番茄酱,由於小骚穴里正被小儿子试图往里面赛刚刚煮好剥了皮的鸡蛋,所以涂了番茄酱的小肉棒早已直直的树立了起来。

    好难受!被二儿子抱在阳台上玩弄了一个早上,却只是浅浅的骚弄著他的淫穴,并没有深入其中,狠狠的搅拌一番。

    现在浑身的敏感点又都被涂上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刚刚煮熟的鸡蛋还散发著烫人的热度,就被小儿子往骚穴里赛!

    “啊~啊~哈啊~嗯~”罗成迷离著眼睛,不耐的扭动著身躯。

    “别动!”罗定撑起父亲的双腿,抬高,骚穴中已经被塞进了半颗鸡蛋,还有半颗撑在外面,把那饱满阴唇撑到极致。罗定用手指指著鸡蛋往骚穴中狠狠一推,鸡蛋便如鲶鱼一般进了骚穴之内。

    “啊~嗯~!!!”滚烫的鸡蛋灼伤著浪壁,罗成浪叫一声,不由的一吸内壁,鸡蛋更加深入,戳到花心之中。

    “小浪货!只管浪叫,也不管这嘴中的苹果了!”罗旭把手中剥好的香蕉递到斌手中,把罗成吐出来的苹果又重新塞进了对方的嘴里。

    罗斌坐在桌子旁边,手中拿著叉子,去叉摆在罗成乳头上的那两片橘子瓣,叉子在落到橘子瓣的时候,罗斌用铁叉故意研磨著罗成的乳头,冰凉的铁头按在乳头上,罗成一个激灵,骚穴中的淫水便一股股的流了出来。

    “啊~啊~不要~好~嗯~老公~乳头~好疼啊~”

    “啧啧!”埋头在其骚穴的罗定一脸鄙视的注视著对方的骚穴,“亏了骚穴底下垫了几片面包,不然,又要把桌子弄脏了!这骚穴里也不知那这麽多骚水,整日流个没完!”

    “哼哼!爸爸,我们小的时候您是不是就用下面这骚水把我们养大成人的?看看这阴唇厚的,不会是被我们几个小时候吸出来的吧!哈哈!”

    “我看像!原来爸爸一开始就这麽淫荡!”

    “呜呜~啊~嗯~啊~呀~哈~哈~不~不要~啊~不要说~”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罗旭,眼神高深莫测的看著手中的一整根香蕉,自言自语道:“这根香蕉该放在小骚货的哪儿呢!”

    罗斌把罗成乳头上的橘子瓣吃掉之後,又往父亲的乳头上涂了些许奶油,合著滑腻的奶油揉捏著对方的乳首以及周围的乳晕,粉红色的小乳头在乳白色的奶油中时隐时现,别有一番风韵!

    “我看爸爸的小菊穴都空虚了半天,就把香蕉赏给爸爸的小骚洞吧!”罗斌邪笑著对著坐在旁边同样笑的一脸邪恶的罗旭说。说完低下头便含住了罗成的嘴唇,将对方急欲呼出的浪叫湮没在唇齿间,细细的舔弄著对方的嘴唇,将那柔嫩的小舌勾弄到自己的嘴中细细吮吸,两人唇齿交结,透明色的唾液顺著两人的嘴角流了出来,显得淫靡至极。

    罗旭则趁著父亲被吻得晕头转向、神魂颠倒的时候,拿著那根剥好的香蕉来到了父亲的幽洞中。

    屁股下面垫得那几篇面包早已被骚穴中的淫水浸湿,小菊穴也被淫水打得闪著幽光,粉红色的皱褶微微打开,光光滑滑连一根耻毛都没有!

    在香蕉接触到小皱褶的时候,小骚洞剧烈的收缩了一下,罗斌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肉体微微的颤抖。

    “别动!让大老公喂小屁眼吃香蕉!”说完还没给罗成反驳的机会,便又堵住了对方的嘴唇。

    罗旭皱著眉头往小屁眼中插进了一根手指,缓缓的前後左右的搅拌,试图使其放松下来,接纳下这一根完整的香蕉。

    “不知道能不能完整的塞进去?”罗旭自言自语道,斜了一眼正在逗弄罗成那根小阳物的罗定,说:“你来帮我把小骚货的屁眼撑开,我把香蕉放进去!”

    闻言,罗定放下手中那根已经忍到极限马上就能射出来的小阳物,学著大哥的样子用两根手指撑开了父亲的小幽穴。

    “哇!里面真美!”罗定由衷的感叹!头一次近距离的看著父亲的小屁眼,能把里面的美景看的一清二楚!柔嫩的肉壁像小嘴一般吸著自己的手指。

    不由自主的,罗定伸出舌尖舔了舔那个让三个男人欲生欲死的地方,惹得罗成一声浪叫!

    “啊~恩啊~哈嗯~~舔~好~啊~”却又是被罗斌用嘴给堵上了!

    罗定小心翼翼的往父亲小屁眼里赛著香蕉,生怕香蕉坏掉了!待会就看不到父亲把香蕉整根拉出来的样子!

    “放松!小骚货!把香蕉夹断了!待会我们怎麽给你吸出来!!”

    一听儿子们要把香蕉从浪洞里吸出来,罗成立马有种欲欲越试的感觉,一股骚水猛地从骚穴中流了出来!

    骚穴骚洞不是一次两次被儿子们往里面放东西,可还是头一次往里面赛香蕉!罗成尽量的放松骚洞,才能使香蕉不被夹断!

    呜呜~好辛苦~可一想到待会儿子们的舌头会伸进那个小骚洞,一起舔弄著小皱褶!又好期待,所有的辛苦也不觉得什麽了!

    第八章开吃喽

    为了防止待会开吃的时候,罗成不老实的扭动身躯,罗定提议把父亲的四肢固定在桌子的四角,军绿色的橡皮筋缠绕在嫩白的手腕脚腕处,微微挣扎便可以看到,手腕处那条渗出血丝的细细的痕迹!使得他更能激起男人的施虐欲!

    这时,罗斌已经放开了他的嘴唇,转战到那根涂满番茄酱的小阳物!被吻得娇豔欲滴的嘴唇刚刚脱离禁锢,便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外面的空气,淫声浪叫也从嘴边溢了出来!

    “啊~嗯哈~嗯啊~哈~啊~啊~别~别再往里塞了~要~要撑坏掉了~嗯~嗯~啊~呜呜~不要赛了~”

    四肢被禁锢在桌子的四角,眼睛也被自己的小内裤给蒙的死死的,一片黑暗,四周任何的一丝触碰,对他来说都是无法承载的敏感!

    小菊穴里被大儿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於塞进了一个又长又粗的香蕉,黏黏的瓜肉贴合著自己的浪壁,不断收缩肠壁使之更加深入,啊~啊~再进去一点点啊~呜呜~

    大阴唇突然被捏住了!不知是哪个儿子的手指,圆滚的指肚时轻时重的按压著阴唇!里里外外的用指甲扣弄著。

    呜呜~又加入了一个手指,这支手指显然不是刚才的那根手指,不似刚才的细腻,指腹间有著粗糙的老茧,来来回回的进出骚穴里,摩擦著里面的嫩肉!

    “啊~啊~唔唔~啊~老公~啊~哈~”微启红唇,淫声涟涟!小屁眼也好喜欢!好喜欢被这麽对待啊!呜呜~可惜除了插进一根香蕉外竟是没有人再去理会它!只有自给自足的努力收缩浪壁,瓜肉才能进去一点点!搅缠著自己的骚洞!

    啊!骚穴里又有手指插入了!这回不知哪个邪恶的儿子用麽指和食指捏著大阴唇将其翻开,露出中间的那条骚缝!另外的两根手指刮弄著里面的骚水!

    “啊~!!是~是什麽?”罗成突然惊叫出来,一个又圆又滑还滚烫的东西突然抵在自己的骚缝中间!还在蠢蠢欲动的试图往里挤!

    “刚刚才吃了一个,现在就忘了味道了吗?”罗定撅著小嘴不满的说到!

    啊!!是,是鸡蛋!呜呜~骚穴里已经放进去了一个鸡蛋!肿麽又要往里面赛啊!

    “啊~啊~嗯~不~不要往里塞了~呜呜~装不下的~啊!!要撑坏掉的~骚穴会撑裂开的~”

    “放心吧!小骚货!你的小骚货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骚穴能伸能缩!连我们三个的大肉棒都能一起塞进去,又区区这三个鸡蛋呢!更何况,现在骚穴里就只有一只鸡蛋,你让我们三个怎麽分啊!”

    被亲爱的老公夸奖了小骚穴,罗成直觉虚荣心急剧膨胀,努力的配合著几个儿子张开大阴唇,使之将圆滑的鸡蛋塞进小骚穴中,并且大声浪叫起来!

    “啊~唔~让老公往骚穴里赛鸡蛋~啊~嗯~好棒~把鸡蛋插进花心里来!日我的骚穴!呜呜!啊~啊~把鸡蛋煮熟~啊~嗯~哈嗯~把鸡蛋在骚穴里煮熟~啊~给老公们吃~啊~我~啊~”

    “啧啧!我们的小骚货可真够浪的!既然这麽急著想让大鸡蛋日自己的小骚穴!那我们还客气什麽!罗定,把鸡蛋推进去!”罗旭命令道!

    罗定本来还想温柔一点对待这小骚穴,奈何这小骚货叫著实在是浪,不狠心一点,都对不起这刚从烫水中煮熟的鸡蛋!於是一不做二不休,一个使劲,将鸡蛋推进了父亲的骚穴中!

    “啊~!!!哇~啊~好烫~骚穴要被烫坏了~呜呜~啊~好烫~~啊~嗯~啊~”滚烫而又细滑的鸡蛋吸附著骚逼,一股液喷薄而出!本来一个鸡蛋就已经把骚穴撑的鼓鼓的,现在又赛了一个进来,两个鸡蛋相互挤压,共同的蹂躏著自己的小骚穴。

    罗成舒服的呼出了一口气,只听二儿子罗斌如恶魔般的声音再自己的耳边响起:“爸爸,还有一个鸡蛋没塞进去呢!把穴儿睁大点!我要塞进去了哦!”

    罗成睁大眼睛,结结巴巴的反问:“还~还有一个~是~是什麽意思?”骚穴中的两个鸡蛋已经显得很拥挤了,如果再插进去一个~那怎麽想象~

    “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说完加大力度扯著两片大阴唇,往里面吹起!

    “啊~啊~嗯~哈~不要~啊~不要~不能塞进去了~呜呜~啊~”

    “不能往里放了?我怎麽看你下面的这章小嘴一张一合的恨不得马上就放进去呢!”

    “呜呜~啊!嗯~我~啊~胡说~啊~!!!”罗成还没说完第三个鸡蛋就被往骚穴中推进去了一半!

    “哇!爸爸的骚穴真是太漂亮了!罗定快去拿相机!”

    罗旭近似膜拜般的盯著父亲的小骚穴,两片大阴唇极力的含著第三只鸡蛋,仿佛要努力的吞下去,奈何穴儿太小,鸡蛋太大,费了及牛二虎之力还是吞不进去,只有半含著,嫣红的大阴唇中间夹著半颗嫩白的鸡蛋,两相呼应,给人吃的东西放到那个地方,显得好不淫荡!

    罗旭低下头,用嘴唇包裹住那半颗露在外面的鸡蛋,舌尖偶尔扫到两片阴唇,便刺激的罗成不能自己,淫水涟涟的弄脏了鸡蛋!

    “啊~呜呜~玩我~玩弄我~玩弄我的小骚穴~好爽啊~”

    第九章开吃喽!!!

    罗定拿来照相机,把罗成摆成各式各样的姿势,便狂拍起来。

    虽然被蒙住了眼睛,但照相机的闪光灯在自己的身上流连徘徊,就连最羞耻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别~别~拍了~啊~不要拍了~”虽然这样被三个儿子摆弄照相,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事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微微的发出声音想要拒绝,奈何话到嘴边便成了淫声浪语!理智最终没有战胜欲望,在罗旭就舌头挑弄他的骚穴的时候,彻底崩溃!

    “啊~呜呜~老公~哦哦~老公好会吸了~把我吸得爽死了~啊~老公~使劲点~”

    罗旭嗤笑一声,看著刚才还奋力抵抗的父亲,一眨眼的功夫便变成了荡妇,伸出修长的食指便将半露在外面的鸡蛋猛地往里面使劲一推,鸡蛋便又硬生生的进去了三分之一!

    “啊~啊~不要~疼啊~呜呜~拿出去~啊~唔哈~拿~拿出去~呜呜~”前两颗鸡蛋已经完全进去了骚穴中,第三颗鸡蛋也进去了三分之一,鸡蛋之间相互挤压,摩擦著内壁,直直的深入,碾压著花心。

    罗旭邪笑著,用受扣弄著穴口,说道:“就只有痛吗?平时被我们三跟大肉棒插的时候,不都是哭著喊著爽的吗?怎麽?被鸡蛋插就不爽了?”

    确实不止是疼,还有一种麻麻的、酥酥的从花心顺著骚壁升腾起来,感染到了两片厚厚的大阴唇,还~还不够~好想~好想~被插,可是鸡蛋就这麽赛在里面,一动也不动!

    罗成扭动著腰肢,凭著自己的感觉,把骚穴往大儿子的手中摩擦。

    “啊~日我~呜呜~快点!快点吃我的骚水~呜呜~鸡蛋被骚穴煮熟了!啊~!快来吃我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快点来吃我的骚穴!啊~嗯~呜呜~老公~求求你了~啊~来啊~”

    “呵呵!小贱货受不了了呢!把屁股扭起来,我们就吃你穴里的鸡蛋!”二儿子命令道。

    闻言,罗成纤美有力的腰肢如蛇一般扭得更狂了!屁股上下耸动,带动那两片大阴唇上下乱颤!

    三个儿子如痴如醉的盯著桌子上玩得正H的父亲,赞叹到:“骚穴真美,爸爸,你的小穴儿是天底下最美的小穴,真想一辈子就这麽含在嘴里或者是把大肉棒插进去一辈子!”说完三个人便一起扑上了罗成!

    罗斌吮吸著父亲的小乳头,用牙齿细细的啃噬,罗定则握住父亲的小肉棒含在嘴里细细的舔弄,最让他受不了的则是大儿子罗旭,双手拖住父亲的屁股,三只手指插进父亲後面的小屁眼中,使劲的搅拌著里面的香蕉,嘴里含著父亲的小骚穴,吃著里面的鸡蛋,似是故意刁难对方似的,含著那两片大阴唇去咀嚼包裹在里面的鸡蛋,嚼碎之後,又恶作剧般得吐到骚穴里面。

    呜呜~这样~这样什麽时候,才能吃完了!!!

    “啊~啊~嗯~恩啊~哈~哈啊~老公~左边~呜呜~左边的乳头~啊~嗯~也要老公舔舔~啊~嗯~恩啊~”挺著腰肢将乳头送到二儿子嘴里。

    “哦~哦!哦!好舒服~老公~啊~啊~老公舔到马眼了~呜呜~老公舔到尿尿的地方了~啊~呜呜~快点啊~”

    “呜呜~不够~老公~屁眼好痒啊~啊~嗯~啊~哈想要老公的大肉棒插进去~呜呜~给屁眼止痒~啊~嗯~啊~”

    “啊~别~啊~别咬啊~花心了~呜呜~老公~呜呜吸骚穴里的骚水啊~呜呜快点~啊~啊~吃我的骚豆~骚穴好爽了~呜呜~被老公吸骚水吸得好痒了啊~我~啊~嗯~快点~使劲吸!啊~啊!嗯~”

    第十章喜欢老师呢

    围著浴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三个儿子早已不在了。

    大儿子罗旭去年才自己创办一家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因经营有方,公司现在也逐步走向正轨,平时总是西装革履,一副不言苟笑的精英模样,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儿子脱了衣服有多麽邪恶,纯粹的衣冠禽兽!

    二儿子罗斌是一名律师,俊美如阿波罗神,面容冷峻、棱角分明,嘴角总是带著那麽一抹似笑非笑,坚挺的鼻骨上架著一副金边眼镜,遮住了眼眸中散发出来的精光。

    三儿子还是一个高二的学生,正是在自己任教的那所高中上学,毕竟才只有十六七岁,小孩子心性,任性的要死!本来凭著他的成绩考省一中根本没问题,可非要哭著闹著跟著自己上这所二流的学校!

    罗成看著桌子上残留的食物,任是淫荡惯了的人也禁不住老脸一红,扶著被折腾了一上午连直起来都有困难的腰,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

    桌子上到处涂满了番茄酱,他还记得三个儿子是怎麽把番茄酱涂满他的全身,三条舌头灵活如小鱼儿一般在他的身上细细的游走,把番茄酱舔干净!连最私密的地方都没有放过,他甚至还大张著双腿,主动的往儿子们的嘴里送,淫声浪叫著让儿子们给自己舔干净!

    “我怎麽能变成那样呢?”罗成喃喃细语,难道自己的这幅身子就这麽淫荡至极?一被男人触碰便骚得不能自己?当然,罗成完全不能相信那是自己,於是便自我催眠说,自己被什麽东西催眠了,事後也是没事人一样和儿子们一家四口父慈子孝、其乐融融!

    神游其外的罗成擦著桌子不小心被桌子上的什麽东西刺了一下,回过神来,看到那一堆鸡蛋壳,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一幕令人流鼻血的画面:大儿子埋在自己的双腿间,吮吸著自己骚豆,细细的咀嚼著里面的鸡蛋,时而用舌头扫过骚壁,时而猛地一吸,一股骚水便喷薄而出!大半个锺头儿子们才把自己骚穴中的鸡蛋吃净,後来竟往自己的骚穴中塞鸡蛋壳,就算此时,他还能隐隐约约的感觉,鸡蛋壳卡在骚穴里的感觉,刺刺的,麻麻的!

    “唔~”想著骚穴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一股春水泛滥开来。

    罗成用手伸进睡袍里去,刚碰到那两颗挺立的小红豆,整个人便一阵颤栗不止,手指慢慢向下移动,学著儿子们的样子,揪著两片大阴唇在手中把玩。

    “好~爽~啊~”意识到自己在做什麽的罗成猛地一个激灵惊醒,他不是那种淫荡的人!怎麽能被自己玩弄的高潮呢!

    努力的克制住那股子淫心萌动,便又开始了手中的活,当脚下踩到一摊黏黏的黄黄的东西的时候,罗成再也淡定不了,再也装逼不成了!

    脚下那摊黏黏的东西是今天早上从自己的小屁眼里拉出来的香蕉啊!!

    罗成的脸开始往外冒热气!他清晰的记得他那三个混蛋儿子是如何撑著自己的小屁眼把香蕉塞进屁眼中!是如何小孩把尿般把自己抱到镜子旁边,让自己的小骚穴与小屁眼对著镜子,逼著自己把香蕉拉出来!另外两个儿子在旁边一副看好戏般的看著自己。

    到最後,自己实在是拉不出来了,几个儿子竟然轮流给他吸出来了!!还!还说从父亲屁眼中拉出来的东西好吃!!

    想到这里,罗成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了,这幅淫荡的身子又开始发春了!又开始想要男人了!想要男人把自己干到高潮,把自己舔到高潮!

    可是,家里没有又没有一个男人来满足他!!呜呜,该怎麽办呀!

    罗成脱去外面的那件睡袍,一丝未挂的在从一个房间跑到另外一个房间!他撅著屁股,一副门户大张的状态对著门外,小菊穴急剧收缩,正趴在二儿子的房间里搜寻著什麽!

    “明明是在这里的!去哪儿了呢?”罗成满脸春潮,一副荡漾的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的阳台上,一名带著墨镜的男子正拿著望远镜超这边看来!镜子中的自己一身白皙细腻,粉红色的小屁眼隐藏在股沟中,随著股沟的一张一合,时隐时现,霎时好看!

    男子放下望远镜,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老师,我可真是喜欢死你了呢!”

    男人斜靠在窗边,单手捏著香烟,开始吞云吐雾,烟雾缭绕中看不真切面容。

    对面他那位可亲可敬的罗老师还在一个人自顾自的演著春宫戏,玩得正H;孰不知他的这第一得意门生看著也正H!

    三年的班主任,三年的师生情谊,做了三年的乖乖学生,压抑了三年对对方的不轨之情,所有对那人的旖旎的幻想全在这一个早上幻灭的一干二净!

    敬他!爱他!原本以为他是一个值得敬爱的人,所以自己所受的苦不愿付诸於那人身上,一个个人默默的承担,可怎麽也没有想到,对方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浪荡之徒,一个实实在在的伪君子!

    将手中的香烟狠狠的掐灭,嘴角噙著一抹冷酷如撒旦般的笑容,眼睛死死的盯著前面的某一个点:既然这麽想要男人,那麽我就陪你玩到底!

    罗成赤裸著身子,因情动而布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颤抖著双手拿著一根又长又粗的假阳具,嘴中欣喜若狂道:“终於找到了!呜呜~终於找到了!!”之後整个人便如瘫了般倒在二儿子的床上,意识尚存间,罗成想:这事怪不了他,自己肯定是又被淫邪之物附身了!

    双腿张成M型,健美修长的双腿弯成一个令人遐想的弧度,因激动漂亮的脚趾微微屈起,骚穴里早已被淫水浸泡个不成样子!

    “啊~呜呜~怎麽插不进去呢~啊~怎麽办?怎麽办?”他尽可能的学著几个儿子的样子,一手掀起自己的两片阴唇,一手拿著假阳具往里面插!可就是不得要领,捣弄了半天,眼看著骚穴里的水越来越多,花心越来越痒,罗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狠狠的往里面一插!

    “呜呜~好舒服啊~啊~”如猫儿得了食一般,罗成眯起眼睛,慵懒的淫叫一声,拿著假阳具插穴的手却插越快!

    可能是小穴儿这几天被频繁使用的厉害了,没插几十来下,全身便一阵痉挛,骚穴中一股酸软的感觉升腾起来,接著淫水便流了出来,打湿了深色的床单!

    罗成斜斜的披著大一,靠在床头,凝头深思:“怎麽最近被附身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呢?看来真的找个法师看看了!”

    十一章小巷淫情一

    罗成虽说是班主任,可教的却是副科──体育,一个星期没几节课,而且体育对高三的这群日夜为大学奋斗的孩子来说,也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更何况,大热的天,谁愿意呆在太阳底下暴晒!

    罗成花了几个小时终於收拾好被几个儿子折腾的家之後,又伤了会儿春,悲了会儿秋,总感觉这种日子不是他想要的,等他抬起眼皮无意间的扫到锺表,发现时针已经指向14了!

    “啊!!!怎麽办!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

    离家里最近的公交站台也要五分锺,上了公交车就算不堵车也要花二十分锺,一个星期就只有他这两节课,他还能迟到一节课!他可是一年一度被同学们评为最受欢迎的老师!肿麽能这麽不负责任呢!!

    匆匆忙忙的洗了把脸,将刚才的情欲冲洗掉,从衣橱里扯出一件白色衬衫套在身上,便冲出了家门!

    虽然还是早夏,可空气中还是散发著令人难以忽略的烦闷之气,公交车上挤满了人,到处充满了汗臭和阴郁!

    罗成一手撑住扶手,有些体力不支懂得随著车厢的晃动而摇摆著身躯,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片阴影将自己罩在里面,接著一双手从後面伸了过来,越过自己抚著自己前面的扶手,正好将罗成整个人环在怀里。

    罗成刚想发火凶叱这人极其不礼貌,谁知耳边被吹了一口热气,一个低沈带有磁性的声音从自己的头顶传来:“老师,您不舒服吗?”

    罗成瞪大眼睛,一口气差点咽在胸口没有提上来!这个恶魔之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M市有名的二世祖林非然,是自己带过的学生之一,早些年就退学了,不学无术,跟著那素有地下皇帝之称的老爹混黑道!现在也活的风生水起的,罗成一开始就不甚喜欢他,从小就跟他的爸一样是个色胚子,还是十来岁的时候,就学著他爹叼著课香烟调戏他!

    罗成刚想挣扎著骂混蛋,谁知对方那根毫无羞耻的巨物抵著他的屁股,隔著布料开始磨蹭,那粗糙的大手更是旁若无人的伸进他的上衣,揉捏著他的腰肢。

    “唔~真棒~老师的屁股还是那麽有弹性!真是爽死了!”

    “不要~放开~”罗成欲想挣扎,奈何这幅淫荡至极的身子,一被男人碰,便又听不得使唤了!这关键时刻肿麽又被附身了呢!

    “老师,屁股扭的可真浪!你再扭信不信我在公交车上就要了你!”身後的男人喘著粗气,威胁道。

    “呜呜~不要~”罗成转过头,惊恐的看著近在眼前的俊脸,“不要~都~都是人~”

    “哼!那就听我的!别动!”林非然捏著罗成的乳珠说!

    “嗯~呼~别捏~啊~”

    到了一个站,林非然便急不可耐的扯著罗成的胳膊下了车,进了一个没人的巷子!抵在墙上,便吻住了那日思夜想的嘴唇。

    “呜呜~啊~”罗成皱著眉头,反感的推拒著著陌生的味道,两人的唾液顺著连接处从嘴角流了出来!

    一吻终了,林非然心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