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父慈子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 部分阅读

    本书由中国文学论坛:http://www。shubao2。com 【溟月七号】整理发布!

    原创文学和电子书下载平台,以原创小说、散文、杂文、诗歌为主要特色,

    涵盖言情、穿越、耽美、玄幻、武侠等各类TXT;JAR;CHM格式电子书下载。

    …

    《父慈子孝》作者:凌洛夜

    文案: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总受/恶搞

    关键字:罗成

    情节为辅,肉为主,慎入!

    罗旭下班回到家,刚把西装脱下来挂到衣架子上,

    便听到一阵令人耳红心跳的呻吟声从爸爸的卧室里传来,

    勾起嘴角,邪魅刚阳的脸上便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第一章穴酿葡萄

    前言:看文的各位注意了,大家点进我的专栏就是找肉寻刺激的,洛洛也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本文前N章基本全是肉,而且全是淫荡色情肉,不过肉吃多了也会伤身也会腻,所以在後N章添加了些情节,主要是在情人相见分外眼红之後,不过肉依然很厚,谢谢大家支持!

    罗旭下班回到家,刚把西装脱下来挂到衣架子上,便听到一阵令人耳红心跳的呻吟声从爸爸的卧室里传来,勾起嘴角,邪魅刚阳的脸上便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嗯~插我!快点!骚穴痒死了!快进来!儿子!把大肉棒插到爸爸的浪穴里,把爸爸日到天上去!”罗成一丝不挂的躺在大床上,双腿超著面前的两个儿子大张著,嫣红的浪穴浸在淫水中,身下的被单子都湿了一大片,他一手揉捏著自己早已硬成石子般的乳头,一手揪著自己的阴唇,眼带无辜祈求的看著两腿间的两个儿子,奈何两个儿子并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饶有兴趣的看著他。

    罗成实在是难受的厉害,骚穴里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再爬,奇痒难忍,恨不得现在就有根粗长的大肉棒插进来,使劲的来插他的骚穴,插烂都没有关系!

    “儿子?哪有整天被自己儿子插穴的!想被操找自己老公去!”二儿子罗斌讽刺道,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罗成赶紧改口道:“老公!老公!我错了!我不想让别人插穴,老婆只要老公的大肉棒!”

    “说的跟自己多廉洁似的,上次不知道是谁哭著喊著叫那群农民工舔自己的小浪穴!被我给逮了个现成!”小儿子罗定接口到,一根手指泄愤似的猛地插进那个饥渴的小骚穴中,然後便快速的抽插起来,嘴中更是放肆的说起了污言淫语。

    “看把你骚的!流这麽多浪水!一会儿不被大肉棒插满小穴,你这浪穴能痒死是不是!啊?是不是!”说著拿起床头的一颗葡萄便塞了进去,用两根手指使劲的戳著葡萄,像骚穴深处顶去!

    “啊!花心!顶到花心了!好爽!老公!再使劲点!使劲点插穴!把、、、把骚穴插烂!”

    “告诉老公,刚才是什麽插到花心的?”

    “呜呜~啊~嗯~是葡萄!葡萄顶到老婆的花心了!”

    “再告诉老公,葡萄是干什麽用的?回答错了,待会我就不用大肉棒给你给你止痒了!”

    “插、、、插花心!插我的小浪穴!”

    落定插在骚穴里的手指突然不动了,罗成感觉刚好点的穴儿又要开始痒起来了,连忙扭了扭屁股,收缩穴壁,紧紧的夹著儿子的手指。

    “错了!葡萄是给老公酿葡萄酒的!在老婆的骚穴里酿葡萄酒给老公们喝行吗?”

    “啊!”穴里又接二连三的放了好多葡萄,十多壳葡萄都被小浪穴吃进去了,“啊!啊!呜呜~好撑!穴儿饱了,不能再放了!”

    十多颗又大又圆的葡萄确实把又窄又小的浪穴撑到了极限,最後塞进去的那颗葡萄由於没有了剩余的空间,只能夹在穴缝内,把肥大红肿的阴唇撑的往两边裂开,像极了含著半颗葡萄的婴儿的红唇。

    “哼!”二儿子罗斌冷哼一声,常年阴沈的脸上露出一抹嘲弄,伸出纤长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将那半露在外面的葡萄推进骚穴中。

    “啊~嗯~”罗成伸长脖子,快乐的浪叫著,只感觉十多颗相互挤压,摩擦著自己的浪壁,有几颗葡萄还被自己的狼穴夹破了,葡萄汁和里面的葡萄籽都被挤了出来,凉凉的,合著自己的骚水流得两腿间一塌糊涂!葡萄籽隔得穴内更加骚痒无比,呜呜~好难受!淫穴好空虚!好想要大肉棒插进来狠狠的搅拌一番!

    “老公~老公~”

    “乖老婆,怎麽了?”罗定眨了眨长长的睫毛问道。

    “淫穴痒得厉害,老公快进来!把肉棒插进老婆的奸穴里!呜呜呜~快点~受不鸟了!”

    “不行!老婆答应过我们的要给老公们用骚穴酿葡萄酒的,大肉棒插进去了,我们兄弟俩还怎麽喝葡萄酒呀!”

    “那、、、那该怎麽办呀!”罗成眼圈红红的,一副欠男人操的样子,已经到了极限。

    罗定一脸淫笑,将罗成的双腿举到头顶,用手铐铐到床头,使其的骚穴和小菊穴更加清晰的暴露在两个儿子的视线之内。

    “当然是用你流出来的骚水把葡萄浸泡透了,然後再使劲的夹你的小狼穴,把葡萄夹烂,等著我和二哥用嘴把葡萄汁从你的小穴里吸出来!”

    一听说两个儿子要一起吸自己的浪穴,罗成只觉穴内发酸,一阵痉挛,骚水便沿著葡萄与浪壁之间的缝隙流了出来

    “啧啧!看看你能骚成什麽个样子!光靠两个儿子看骚穴都能高潮!要是两根粗大的肉棒都插进去,你还不知能兴奋成什麽样子!”说著一根手指便插了进去。

    “啊!呜呜~哈~哈~”因为碎葡萄的缘故,手指在穴内搅拌得并不顺利,带动著葡萄粒骚弄著浪壁!

    罗定见二哥一个人在父亲的小穴里玩的不亦乐乎,也不甘落後,也伸出根手指插了进去,和二哥一起在父亲的小穴内搅拌起来!

    “啊~啊~好爽!老公的手指要把穴儿给插破了!呜呜~日死我吧!”

    第二章戳乳

    “呵呵!你可真够骚的!叫的再浪一点!”罗定呵呵笑著,一边插著他的骚穴一边命令著,闻言,罗成更加毫无羞耻的淫声涟涟:“老公们!使劲往里插!插老婆的花心!呜呜~不够!啊~啊~再快点!阿定!小老公!快点插我!”

    罗斌阴沈著脸抽出手指,把手指上的淫水擦到罗成的乳头上:“既然只想著要小老公的手指插穴,那我就拔出来好了!”

    罗成拼命的摇头,面目潮红,一副委屈的了不得的样子,口不择言道:“不要不插我!呜呜~二老公!我要二老公的肉棒插穴!只要二老公插!”

    刚把罗斌哄好,这边罗定不愿意了,毕竟他才只有十六岁,连高中都没有毕业,还是小孩子心性,听著自己的那个骚货老爹浪声叫著只要二哥的肉棒插!下面又探进了两根手指,插得更狠了,直插得他叫不成声!

    “呜呜~慢点~啊~啊~嗯~穴穴要被老公插坏了!轻点~啊~嗯~轻点~”

    罗斌在一旁打趣道:“你不是早就哭著喊著要老公们把你的骚穴插烂插坏的吗!怎麽?现在倒不愿意了?”

    “不是~没有~不要插坏~插坏老公们的大肉棒就没地方放了~”

    “贱货!只要二哥一个人插?二哥一根肉棒能满足得了你的骚穴!平时我们三个兄弟一起上都满足不了你!还能让你得了空去找那群乡下来的农民工轮著给你舔穴!

    “呜呜~不是~不是那样的~谁、谁让你们先去插别人的穴~老公们的大肉棒只能是我自己的!”

    还没等罗成说完,罗定就朝著他的屁股上扇了两巴掌,赫然,嫩白的屁股上浮现出两个鲜红的掌印:“操!老东西居然学会吃醋了!那天你经期来了,自己不给我们操,还不准我们找别人了是吧!”

    “唔嚎~疼~老公打疼屁股了~”罗成眼含泪花,可怜巴巴的说道。

    罗斌似乎不想在这个关於召妓民工的问题上扯得太多,故意转移话题,揉捏著罗成的乳头说:“乳头是不是很痒?想不想让老公们吸乳头,把乳头舔的又红又肿?然後在用牙齿在乳晕上慢慢打磨,直到破皮为止!”

    罗成一开始只感觉骚穴奇痒难忍,并没有感觉乳头有什麽不适,听二儿子这麽一说,马上就感觉两个小乳头迅速膨胀,变得像石子一样又硬又大。

    罗定故意用指甲在上面刺了刺,讽刺道:“老东西的乳头跟女人的一样敏感,还能自动伸缩,不知道上次那群农民工有没有舔这个地方,要是被他们舔过的话,待会我是不会去舔你的乳头了!说著还表现出一副险恶的样子!

    罗斌瞪了他一眼,示意对方禁声!

    罗成被小儿子说得眼圈红了一片,泛著水光,可怜巴巴:“没有~他们没有舔我的乳头,乳头还是干净的,只给老公吃!”

    “想让老公们一人吃一个乳头吗?”罗斌问。

    “要!要!啊~乳头要老公使劲吸,吸破皮!把乳汁吸出来!老公们!快来吸我!吸我的乳头!”罗成一手揉捏著一边乳头,放声浪叫著,挺起腰肢,把乳头往儿子们的嘴里送。

    “呜呜~快我呀~受不了了~乳头痒死了~啊~啊~”见儿子们还是没有动静,罗成催促道,谁知二儿子竟说:“不吸!”

    罗成怔了怔,眼泪就流了出来:“舔我啊!好想要老公的舌头舔我的乳头,舔爆都没有关系!呜呜~”

    罗斌给罗定使了个颜色,两人便径直的脱起衣服来了,罗成两眼放光的看著两个儿子从密草丛林中掏出那面目狰狞丑陋却偏偏插得自己欲仙欲死的巨物,咽了咽吐沫,好大,好粗!好长!二十三四的长度,如婴儿手臂一般的粗细,每次都顶到自己的花心,狠狠的干著自己的骚穴!狠狠的摩擦著自己的浪壁!把自己操得骚水涟涟,好想~好想要大肉棒马上就插进来,一根插在自己的骚穴里,另外一根插在自己的屁眼里!连根肉棒前後夹击,狠狠的抽插,干著自己的穴们!如果大儿子在就更好了,把大儿子的大肉棒塞进自己的小浪嘴中,每次都插到喉咙!

    呜呜~可眼见著两根超级大肉棒就在自己的眼前,可就是不插进来!呜呜~哪有这种不孝顺的儿子啊!

    罗成泪眼婆娑的看著自己的两个儿子赤身裸体的向自己走来,两个人的身材均是那种黄金分割的完美比例,修长而又健硕!每次把自己抱在怀里都有一种安心又踏实的感觉!

    可是!现在居然这麽可恶!呜呜~

    想著,下面的骚水泛滥般的流的更厉害了!

    “唔~”

    “小骚货!等不及了?就这麽想老公的大肉棒戳你!”

    “唔~好想~老公~骚穴浪乳好难过啊!”

    “那就让老公好好给你止止痒!”话音刚落,罗斌就用粗壮的大肉棒狠狠的刺向对方的乳头!

    “啊~啊~唔~好舒服!嗯~嗯~啊~呀~快点~快点~使劲戳我~”

    罗斌快速的律动著下半身,每次都用大肉棒又狠又准的戳刺到到对方硬如石子的乳头上,龟头在离开乳头时都会狠狠的挤压按摩,像要把乳头揉搓到血肉里去。

    “爽不爽?嗯?老公日的你的乳头爽不爽?把你的乳头操烂好不好?喜不喜欢老公这麽日你的小骚乳!说!喜不喜欢!”

    “啊~啊~嗯~啊~喜欢~好喜欢老公日我的乳头啊~日烂了~呜呜~左边也要~左边的乳头也要老公日!阿定!阿定!来日老公左边的乳头!左边的乳头好难过啊!”罗成不知是被爽的还是被刺激的,眼泪顺著眼角流了下来,还不忘挑著眼角看著在床头看著他浪叫的小儿子!

    “操!小骚货!二老公的大肉棒还不能满足得了你啊!我戳死你!”说著泄愤般的加大力度在小乳头上狠狠的冲刺起来!

    “啊~啊~要死了~呜呜~轻点~乳头要被大肉棒日死了!”

    “二哥,看来小骚货的小浪乳对你不甚满意哦!嘿嘿,看来小骚货还是喜欢年轻一点的大肉棒!”说完,也学著罗斌的样子朝著罗成左边的乳头大力的戳弄!

    “唔~啊~啊~哦~啊~嗯~嗯呀~好~好爽~”罗成已被两根大肉棒戳弄的连话都说不清了,两根大肉棒带给他的冲击与刺激是罗斌那一根大肉棒所不能比拟的,两个大肉棒像是比赛一般狠狠的向那个充血挺立的地方戳弄!大肉棒也是硬的不行,刺在乳头上像是被钢铁戳刺一般,虽然疼,但是,却带来无上的刺激!

    第三章舔舔更健康

    “呜呜~哦~哦~啊~啊~嗯~乳头!乳头~啊~啊~嗯~”

    罗定的一根手指探进早已湿的不成样子的骚穴里,奋力的捣著里面的葡萄,按著葡萄籽在浪壁上狠狠的打磨,勾弄著里面的软肉,一边与二哥一起用大肉棒时而甩打时而戳刺著那两颗红肿的乳头,刺激的罗成张著嘴巴浪叫连连,口水顺著嘴角浸湿了床单。”

    “乳头怎麽?被大肉棒操的怎麽样?爽不爽?嗯?”

    “哦~哦~呜呜~日烂了~乳头被两个老公的大肉棒日烂了~怎麽办~啊~啊~嗯呀~”

    “二哥,这骚穴酿葡萄酒的功能真强,这麽多葡萄都被这骚货的贱穴夹成了汁!还真是个宝贝!”

    闻言,罗斌停了下来,说:“小骚穴张开给我看看。”

    罗成双腿大张,骚穴在两个儿子的注视下,红肿的大阴唇如幼儿的小嘴般一张一喝,葡萄汁掺杂著淫液从骚缝中流了出来,隐约可见里面的嫩肉!

    罗斌示意罗定两手捏著大阴唇往外扯,自己则用手指去试探里面葡萄的熟烂程度。

    “怎麽样?小骚穴里的葡萄酒能喝了吧?”罗定一脸希翼的问。

    罗斌皱著眉头摇了摇头,“你去厨房那双筷子来,我们再给它加工加工!”

    “呜呜~老公~小骚穴想要老公的大肉棒!不要吃筷子!呜呜~”

    “不行!老公的大肉棒不够长,没有筷子来的方面!”

    “呜呜~怎麽可以这样~”

    罗定把筷子递给罗斌一只,自己留一只,二话没说就将又长又细的筷子插进了罗成的骚穴里!

    “啊~嗯~嗯~好长~筷子戳到花心了!插到子宫里去了!老公!老公!慢点插!查坏掉了!”

    “又说谎!明明筷子连一半都没有插进来就说插到花心了,更何况筷子还这麽细!”

    “啊~没有~没有撒谎~花心好痒~啊~”

    “既然小骚货还不肯承认错误,二哥,那我们就别给他客气了,抓紧在他的小穴里酿酒好了!”

    “啊~嗯~嗯~啊~子宫要被插烂了!呜呜~啊~啊~嗯~啊~”罗成随著两个儿子狠命的抽插上下挺动腰身。

    “屁股再扭的厉害点!把穴夹住!骚水都流出来了,我们待会喝什麽!”罗定一巴掌打到罗成的屁股上,命令道。“二哥,穴里的葡萄应该酿好了吧?”

    “差不多了,我先尝尝!”说完低头便含住了两片大阴唇,舌尖从骚缝中探了进去,向花心扫去!

    “啊~嗯~嗯~啊~老公舔得小骚穴好爽!舌头日到花心了!要把老婆舔到天上去了!嗯~呀~啊~啊~啊~恩啊~嗯~嗯~啊~!啊~~!好棒!老公的舌头好棒啊!嗯~啊~”

    被葡萄夹烂掉的葡萄突然被罗斌毫无预兆的一吸,罗成只感觉浑身痉挛,好像下一秒就要升入天堂般的快活!一股淫水顺著穴里的汁液流到罗成的嘴中。

    “快点!啊~啊~嗯~呀~老公!吸我!啊~啊~好棒!吸我骚骚的大阴唇!把花心舔烂!把骚水吸干净!呜呜~”

    “真骚!被儿子熙骚穴就这麽快乐!”由於小贱货的骚穴被二哥捷足先登,罗定只能在旁边心有不甘的干看著。

    骚穴被二儿子反复的舔弄,一会儿吸一会儿舔,罗成大张著腿浑身无力的任由儿子玩弄,一个儿子还在旁边欣赏。

    “小贱货的骚穴长得很好看!告诉小老公是不是整天被儿子舔所以才长得这麽漂亮?”

    “舔~啊~啊~唔~喜欢~儿子们舔穴~好看~啊~啊~嗯~嗯~漂亮~穴~嗯~嗯~啊呀~!”

    骚穴里好多被夹烂的葡萄,可是二儿子的舌头仅仅在里面搅拌,就是不帮他洗出来,呜呜~好难受!好像被老公们给吸出来!

    罗定在一旁看著爸爸的小骚穴被哥哥舔的大张开来,红豔的大阴唇被吸的红肿肥大,嗯~真想把自己的舌头也伸进那个湿热的小浪逼里!使劲的把里面分泌的淫水都吸到自己的嘴里!小骚货的淫水配上葡萄的味道肯定又骚又好喝!然後把大阴唇含在嘴里用牙齿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牙印!想著,自己手里的大肉棒已经硬的不行了!心在就想插在那个小蜜穴里!可二哥扒著那骚穴吃的津津有味,他们家从来都是长幼有序,从来都是大哥二哥舔过了才能轮到自己!

    “啊~!!!”小老公居然也参加了,两个儿子一起吸自己的小骚穴!啊~!!!受不了了!两张嘴巴一张含著一片大阴唇!向相反的方向拉扯,中间被拉扯出一条大大的骚缝!有空气有洞洞中间进去了!呜呜~好爽~

    “喜欢不喜两欢条舌头舔穴,一人舔一半?用舌头把你的大阴唇日烂!用嘴把你的骚水吸干?”

    “啊~啊~啊~啊~嗯~嗯~嗯~啊~日烂~啦骚穴日烂~用两张嘴吸我的骚穴,舔花心!呜呜~啊~啊~天花心好不好~”

    “小贱人就这麽喜欢被舌头舔穴?什麽时候把隔壁的那只老黄狗牵来,用老公狗的大舌头吸你的贱逼!好不好!老公狗的舌头又厚又大又,还能伸进去,直接就舔到了花心!让公狗的舌头把骚穴日烂好不好?”

    “呜呜~要公狗日骚穴!啊~嗯~我要公狗的大舌头日我的花心!把花心插烂!把阴唇吸种!把贱壁日死!”

    “啧啧!有公狗就不要老公了?那以後老公们就不插你的穴了!让公狗的大肉棒日你的骚穴好了!”

    “不要!呜呜~啊~不要~要~要老公~老公和公狗一起插我的骚穴!把我日天上去!呜呜~”

    “不知廉耻的老东西!一旦淫荡起来什麽混账话都往外说!偏偏事後悔得肠子都青了,还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是自己说的!”罗斌恨恨的掐了他一下乳头,低下头又在骚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骚水!

    “啊~老公好会吸~舌头伸进来~恩啊~舔阴唇~啊~啊~”

    “二哥?”罗定从父亲的小浪穴中抬起来,眼珠机灵灵的鬼转,不知想到了什麽鬼点子,配上残留在嘴角的淫水,显得特别滑稽。

    “怎麽?”罗斌挑眉。

    “老东西不是每次完事後都死不承认自己的浪样吗!我们就用摄影机把舔穴、插穴的过程给他拍下来,看他还死不承认吧!”

    罗成躺在床上,被两个儿子轮流舔穴、舔得浑身无力,大脑一片混沌,只知道两个正在吸穴吸得性致勃勃儿子们突然不吸了,眉来眼去的不知在勾搭什麽对策,骚穴中的葡萄差不多被两个儿子吃的差不多了,没有东西的填充,又骚又痒,一阵空虚,全身上下不知有多少蚂蚁在爬。

    “老公~插进来!骚穴好空虚啊!把大肉棒插进来啊!啊~啊~”

    “要老公的肉棒插穴可以,不过~到时候你要好好配合我们哦!”罗斌邪邪的一笑,然後示意罗定去拿摄像机。

    “又是我去跑腿!”罗定不满的嘟囔,但还是乖乖的跑去卧室,没一会儿手里就多了一台小型的摄像机。

    “呜呜~老公,拿摄像机干毛?”

    “乖,好好配合我们,不然不给你的小骚穴大肉棒吃!”罗斌半威胁半宠溺的说,然後对一边站著的罗定说:“过来,先给小骚穴来给特写!”

    罗定拿著摄像机,把摄像头贴近小骚穴,从摄像机中很清晰的看著淡淡的耻毛下面两片厚厚的泛著淫光的大阴唇。

    罗斌啪啪两巴掌打在那淫水涟涟的骚穴上,无情的命令道:“把骚穴张大点!好让摄像机拍到里面的浪壁和淫水!”

    小浪穴如同能听懂人话一般,在罗斌的命令下,两片大阴唇如同花瓣一样一张一缩的往外吐著淫水!

    “把骚穴淌淫水的样子给拍下来!”罗斌边指挥罗成,边用手掀开里面那层小阴唇,兀自研究,“能拍到阴道里面的样子吗?”

    罗定被二哥当妈子使唤已经很不高兴了,又被这麽一问,没好气的说:“你来拍看看不就知道啦!”

    第四章双舌舔穴

    罗斌见罗定赌气,倒也不去管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好好拍。”便又低下头去。他先是用手掀开那两片大阴唇,露出中间那条流著淡淡淫水的骚缝。

    “把骚缝拍下来!”刚命令完便又低下头,伸出舌尖将骚凤中的淫水舔到自己的嘴里,接著舌头向浪穴中伸了进去!狠狠的勾弄著著里面的骚壁,刺激得罗成的骚水又一股接著一股得往外流!

    “小贱货下面的小逼可真会流骚水!一股一股的!还有壮阳的功能!老公们喝了小骚穴里的淫水,大肉棒变得又粗又壮!把小骚穴日烂!把老婆的小骚穴插黏!”

    “啊~啊~嗯~”罗成一边被二儿子用舌头吸穴,一边被小儿子拿著摄像机拍被吸穴的样子,再加上污言秽语的刺激,连浪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啊~啊~啊~嗯~啊~啊~嗯小骚穴~流水~啊~啊~给老公们喝!把老公们的~大肉棒喂的壮壮的!大肉棒长长的插到老婆的花心里!把花心插爆!”

    “小骚货!欠操!”说著,罗斌的长舌便长驱直入,模仿者性交的样子狠狠的抽插起来,虽然舌头插穴的感觉是和大肉棒不能比拟的,但软软灵活的舌尖每每勾著小浪壁,把罗成的骚穴日的欲罢不能!

    “啊~!!老公~啊~来吃我的小浪乳!乳头好痒啊!好想要老公的大肉棒日乳头!把乳头日破!”被二儿子狠狠的舔穴还是不能满足体内的空虚,没有人顾问的乳头,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孤零零的,好想被儿子们吸一吸!用牙齿慢慢的在上面啃咬!或者是儿子们的大肉棒日在上面!狠狠的戳弄!

    “小贱人!!!欠日的小贱人!!!”罗定是再也人不可忍了!把摄像机扔到一边,自己整个人便扑到父亲的身上,张嘴咬住那个豆粒般大小,石子一般硬的小乳头!

    乳头被包裹在温热的口腔里,或是用牙齿细细的在上面打磨,或是夹在嘴里往肚子里吮吸,另外一个乳头夹在手指中,使劲的往上提,在空中旋转,或是用大麽指狠狠的往肉里挤压!下面的小骚穴也被大儿子的的舌头狠狠的刺穿!上下两个这麽敏感的地方都被儿子口腔包裹!好爽!啊!好厉害!

    “啊~嗯~嗯~啊~嗯~使劲!把穴穴里的骚水喝干净!老公!老公!”罗成一手插进小儿子的头发里,按向自己的乳头,把自己的乳头挺向对方嘴里,一手按著二儿子的头,使其更深入的插入自己的小骚穴,吸自己穴里的骚水!!

    突然,有什麽软软的东西贴近自己一直安静的小菊穴,在周围慢慢打转!却不肯深入!好像是舌头,在挑逗著自己的小屁眼!是谁?小儿子的嘴唇在舔自己的乳头,二儿子的嘴唇在舔自己的小骚穴!那~小屁眼里的舌头~是~

    罗成睁开眼睛,落入一个深沈而又温柔的眼神中!

    “啊!阿旭!别~别舔那个地方~”

    罗成虽然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可是在大儿子罗旭面前总感觉没有在另外两个儿子面前舒服自在,在性事方面也没有在另外两个儿子面前放得开,罗旭长得英俊潇洒,性格成熟沈稳,比起自己,更像家里的一家之长!而且单独和罗旭相处的时候,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有点怕怕的~

    所以,罗旭的加入使罗成别扭极了!

    罗旭挑眉,咬著罗成的耳垂,低沈的说:“怎麽?他们舔得!我就舔不得!”

    “不~不是~是~啊~!!!”还没等罗成说完,罗旭已经扒开他的菊穴,舌头伸了进去!菊穴由於被骚穴里淫水的浸泡,已经不再显得紧涩,柔柔软软的如酥饼一般,或许是因为提前清洗的缘故,还散发著一股沐浴露的味道!

    好爽!骚穴、屁眼、乳头这三个敏感的地方同时被三个儿子吮吸著,好想~好想~被儿子们这麽舔一辈子~一辈子都不要下床!被儿子们永不休止的舔穴儿!啊!!!好爽啊!

    “告诉老公!老公在舔你的什麽地方?”

    “呜呜~老公在舔伦家的~小屁眼~啊~嗯~”

    罗旭往不住收缩的小屁眼里吐了一口吐沫,接著问道:“想著老公怎麽对待你的小屁眼?”罗旭这麽问的时候,罗斌也不甘示弱,含著他的小骚豆狠狠的吸了一下,罗定也在拼命的拉扯对方那快被玩破了皮的乳头!

    “啊~~!!啊!恩啊~啊!恩啊~”

    “快说!不回答我待会不给小屁眼大肉棒吃!”

    “想要大老公狠狠~啊~的吸我的屁眼!把屁眼里的肠液吸出来!”

    就这样,三个儿子轮流舔著吸著罗成的这三个地方,罗旭吸够他的小屁眼的时候,就去和罗斌一起舔他的骚穴,罗定又把舌头伸进大哥刚用舌头扩张过的小屁眼,小浪乳没有顾问的时候,罗成便自己用手捏著乳头,嘴里一阵浪叫,恨不得再生几个儿子,有好几根大肉棒来轮流日自己的小浪乳。

    “啊~嗯~嗯~乳头又痒了!呜呜~好想要大肉棒~啊~嗯~啊~大肉棒来日自己的乳头~啊~嗯~呜呜~”

    “大哥,看来这小骚货三根大肉棒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下次把我们全班同学都叫来,轮流吸他的乳头!把这小骚货的骚穴的骚水给吸干!二三十根大肉棒干死他!”罗定一边用手指狠狠的插著小屁眼,一边恶狠狠的说!

    “啊~啊~不要~不要~呜呜~骚水都给吸干了~呜呜~啊~嗯~啊~啊~”

    罗成嘴里浪叫著,脑子里却把小儿子的话想象成了画面,三十几个人!!连一屋子都站不下啊!这麽多大肉棒!自己身上才有几个洞洞呀!这麽多肉棒那该怎麽分配?

    两个人在日自己的小骚穴!两个人的大肉棒插在自己的小屁眼里!自己的小浪嘴里最多能插进去两个大肉棒!呜呜~小骚乳也要!也要大肉棒日!要两根大肉棒狠狠的戳著自己的乳头!不!啊~啊~!!!一个乳头要两个大肉棒日!乳头好痒啊!两根大肉棒才能止痒!想著~罗成竟对这种场景希翼起来!

    “不要?小贱货!看你的小骚穴里流这麽多骚水!还说不要!我看你这小骚穴是恨不得天下所有的男人给你吸一吸吧!!要所有的大肉棒给你插一插你才能满足!啊?是不是!!”

    “啊~啊~不是~嗯~骚穴要吃大肉棒!呜呜~骚穴里好痒啊~啊~!!!!!!”浪叫著的时候,不知是谁的大肉棒已经狠狠的捅进了盛满骚水的贱逼里!!

    第五章双龙

    由於这前戏做的实在是长,骚水早已把浪穴浸泡的松软至极!早已期待的大肉棒刚刚插进去,罗成就生怕它跑了似的,就用骚穴使劲的咬住!

    “啊~啊~好舒服啊~好棒~啊~恩啊~”大肉棒还没完全插进去,就已经把骚穴撑的满满的!两片大阴唇翻卷开来,吮吸著剩余的一小节大肉棒,像极了被爆开皮的玉米棒!

    “呼~”罗旭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这小贱货的骚穴实在是太舒服了!又热!又湿!还有自动恢复的功能,每天被大肉棒连续的操弄,还是紧如处子般!自己的大肉棒进去了一半就有点困难了!

    大肉棒卡在穴里,罗成难受极了!不住的扭动骚臀!引诱著大儿子的侵犯!

    “老公~大肉棒使劲的插进来,呜呜~插进来啊~啊~把花心日烂~啊~啊~!!!”罗成没浪叫完,就被罗成突然抱小孩一般的抱了起来,坐在自己的身上,便成了骑乘术,大肉棒全根没入,恨不得连那两个大肉球都挤进骚穴中去体验它的温暖!

    “啊~插~插~插到花心了~老公~老公~再使劲点~日我的贱逼~!”;罗成环著罗旭的脖子,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大肉棒上,後面的小菊穴,完全暴露在另外两个儿子的视线中,嫩红色的皱褶一伸一缩,仿佛在勾引著两外两个儿子的侵犯!

    罗旭一巴掌打在罗成白嫩的屁股上,命令道:“小骚穴给我使劲的夹!夹不舒服休想我的大肉棒日你的小贱逼!!”

    罗成一听大儿子不愿意日自己的小骚穴!除非自己的小骚穴先把他的大肉棒夹得舒服了,心里一阵委屈,眼睛顿时红了一圈!可小骚穴还是不干懈怠,拼命的收缩,可以很清晰的看见被肉棒撑的裂开的粉红色的大阴唇吞吐著紫黑色的大肉棒!

    “啊~呀~恩啊~啊~嗯~大老公~呜呜~骚穴吸大老公的大肉棒~大肉棒日小骚穴的贱逼~啊~啊~嗯~嗯~插到花心里面去~”

    “啧啧!小贱货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贱呀!!连小屁眼都分泌了这麽多淫水!是不是想要小老公的大肉棒马上插进去操你的小屁眼啊?啊?”罗定在後面两眼放光的盯著父亲的小屁眼的骂道。

    罗成虽然全身心都投入到插著大肉棒的小骚穴中,可还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小儿子说要插自己的小屁眼!啊~!!好想要小儿子狠狠的插进自己的屁眼呀!两根大肉棒隔著一层薄薄的肉层狠狠的顶撞、抽插!狠狠的日著自己的小屁眼和小骚穴!呜呜~想著一股淫水顺著骚缝流到了罗旭的大肉棒上!

    “想什麽呢!流这麽多骚水!!啊?!!是不是想让你三个儿子的大肉棒通通都插进你这小贱逼里!狠狠的日你的小花心啊!是不是!”罗斌这样说著,便托著罗成的两片屁股狠狠的抽插起来,大肉棒的威力力大无比,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到花心里!使劲的摩擦著浪壁!带出里面嫩红来!

    “啊~啊~嗯~大肉棒插到子宫里去了~啊~嗯~恩啊~好~好棒呀~大肉棒日到花心了~!!呜呜~大老公!老公!使劲!狠狠的干~干我的小骚逼~唔~好棒~”

    罗成淫叫著,突然感觉小屁眼里凉凉的,是~是哼摸东西~

    “骚货!想不想小屁眼也被什麽东西填满!!”

    “想~啊~嗯~想要~老公插屁眼~”

    “那先给跟小的吃!”说完食指便插进了父亲的小屁眼中,还没等对方适应,便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够弄著小小屁眼里的皱褶,用指甲狠狠的戳刺!

    “啊~啊~小老公插我的屁眼了~啊~啊~嗯~好舒服啊~啊~”

    前面的骚穴和後面的屁眼都被大力的抽插著,两人像是比赛般,每一下都顶的罗成浪叫涟涟!

    罗斌见大哥和小弟日的父亲不能自己!两片大阴唇在大哥的操弄下一张一合,蹂躏的可怜至极!低头便含住了小骚豆!在温热的嘴唇里狠狠的吮吸!用舌头挑逗,在父亲骚穴与大哥的连接处使劲的舔弄。

    三面夹击,刺激的罗成压根就说不出话来了!唯有浪叫声夹杂著肉体的黏合声还有淫水白捣溅出来的声音。

    “啊~啊~恩啊~嗯~嗯~啊~啊~日死我了~!舔大阴唇~呜呜~把我日烂~啊~”

    “想不想每天都被儿子们这麽玩弄?被儿子们用大肉棒日穴!戳乳!用嘴唇吸你的骚水!用舌头舔你的花心!”

    “啊~啊~想啊~想被日穴~舔花心~生骚水给儿子们喝~”话还没说完,罗成只觉骚穴儿被大儿子日的又酸又麻!一股骚水便涌了出来,被二儿子接住,狠狠的吸到自己的嘴里!

    “老婆的骚水真好喝!又骚又甜!”

    “罗斌!你也进来一起日这小骚穴吧!这骚货的贱逼也够松了!成的下我们两兄弟的大肉棒了!”说完又手指撑起大阴唇留出一条缝,等待著罗斌的进入。

    罗成其实早就想著要两个儿子一块儿日自己的小贱穴了,听大儿子邀请二儿子进来,连忙配合著收缩大阴唇,用手掀开另一边大阴唇,给二儿子留出空间!

    “进来~啊~二老公也来日我的骚穴!两根大肉棒一起操我!把我操到天上!啊~啊~!!!”罗成尾音拉长,最後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神武的二儿子那粗壮的大肉棒已经在自己的浪叫中,连跟插入,直捣黄龙!与大儿子一起奋力抽插!两根大肉棒同进同出!像是事先约定好了一般!每次龟头都齐齐的黏弄著自己的花心,再推到穴口处,研磨一阵子,再一起狠狠的插进来,日著小骚穴,两根大肉棒相互摩擦,够弄著浪壁,谁也不肯认输般的每次都把大肉棒日到骚逼的最深处!薄薄的一层浪穴似乎要被两个儿子戳穿了似的!

    “小骚货!大肉棒日的你爽不爽!两根大肉棒日你的花心!告诉老公大肉棒有没有干到你子宫里!!”

    “啊~啊~好棒啊~骚逼要被两个大肉棒日烂了~啊~啊~嗯~嗯~呀~呜呜~爽~插到子宫里~给儿子们生宝宝~”

    “骚逼~还想给儿子们生宝宝!每次都是三个儿子的精液一起射在里面!你生哪个儿子的宝宝啊!啊?难道想给我们生个杂种不成!”

    “我~啊~啊~日死我了~花心被插烂了~呜呜~给儿子们生宝宝~呜呜~不要生~杂种~”

    罗定见大哥二哥爽的跟什麽似的,自己用手指插这贱货的屁眼,实在不起劲!便低头含住了父亲的屁眼,狠狠的吸著刚才被自己插出来的骚水,一手捏著父亲的乳头,另一只手则玩弄著父亲的两片大阴唇!嘴中骂道:“生出来儿子再像我们这样日你的小骚穴是不是,啊?让小儿子们舔你的大阴唇!吸你的小骚逼!是不是!啊?!!”

    “啊~啊~嗯~小儿子把骚穴日烂啦!呜呜~好爽哦~啊~啊~ 嗯~啊~”

    “小贱货!别忘了我们三个就是从你这小骚穴里出来的!现在我们再插进去!狠狠的干你的小骚穴好不好!”

    “好~好啊~好喜欢老公干我~干我的小穴~啊~啊~老公~插得好深啊~啊~嗯~”此时的姿势是大儿子;罗旭从後面进入他的骚穴,从後面环住他,手指把玩著对方的骚豆,而二儿子则从前面进入父亲的骚穴,托住他的双臀,三根手指还插在小屁眼中玩弄或者,兄弟俩狠狠的把大肉棒插进对方的骚穴,然後在退到穴口,接著如打桩机般再狠狠的插到花心处!那力度似要插进子宫内!

    罗成挂在罗斌身上,只觉整个人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操弄出来,偏偏这般插弄又能带给他无比震撼的快感,清晰的感受到两个儿子的勇猛的大肉棒在自己的的骚穴中欢快的驰骋!

    “大肉棒在插你哪儿?”罗旭一边大力抽插,一边泄愤般的扣弄著父亲被两个儿子日的红肿翻卷开来的大阴唇!

    “唔~骚穴!啊~嗯~老公在插我的骚穴~啊~”

    “骚穴爽不爽!想不想被儿子们的大肉棒在里面插一辈子!啊?!!”

    “啊~啊~嗯~呀~轻点~要出来了~呜呜~要出来了~”

    “小贱货!轻点能给你的骚穴止痒?能把你干的这麽爽?啊!”

    “啊~嗯~使劲~使劲点呀~啊~嗯~啊~唔唔~~”罗成还没浪叫完,嘴巴就被小儿子的大肉棒塞满了!

    二十多厘米的大肉棒不是一般的小嘴能负荷的了的!罗旭也不管父亲有没有适应得了,就抱住对方的头在他嘴里不管不顾的抽插起来了。

    身上的小洞洞都被儿子们想方设法的用东西塞满,罗成呜呜的浪叫著,口水顺著嘴角流了出来,滴在大肉棒上,晶莹的口水衬托的那在小浪嘴中进出的黑紫色的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