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六十二章 巴菲尔,要走了

    老死是一种很不清楚的概念。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是自身细胞的分裂次数到达极限,从而导致身体机能下降,适应不了外界环境。要知道我们生活的环境其实无处不存在细菌。而恶魔自身的细胞分裂次数似乎比人类要多上很多,同时因为能量的缘故让细胞的活性更好,所以寿命要长上很多,但是不代表寿命就是无限。</br></br>巴菲尔年轻,英俊,像个孩子一样简单。但是他的年龄实际上已经是八百多岁。年龄长到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有多少岁。对于活了几乎有快一千年的人来说,寿命已经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所以巴菲尔才一直都在享受音乐。音乐会让他放松,会让他重新感觉到生命的活力。但是就算这样,在平时的时候,巴菲尔也一直都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虚弱,身体机能在不断的流失。体力不足,所以巴菲尔才一直都在睡觉。恶魔的外表可以根据能量改变,所以就算已经将近寿终,外表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br></br>这件事连雷恩和格斯都不知道。吴月是从巴菲尔身上他灵魂颜色独特之处才知道芭菲尔其实命不久矣。人之将死,灵魂即将脱离**,颜色也会愈加耀眼。所以大多数将死的人才会种原本的东西。巴菲尔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未来,才会选择在最近再举办一次音乐会。最后一场音乐会。</br></br>所以吴月打算在最后,在自己师父旁边,慢慢的离开。毕竟是他的存在,才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有了一个能够呆下去的地方。而且也是他收留了格斯,才让格斯有了可以去的地方。从各方面来说,自己都应该在最后尽孝。</br></br>在师傅离开后,自己也会跟着离开。时间应该不会太久,所以吴月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来一个个道别。</br></br>“知道确切的回去时间吗?”哈迪斯突然问道。</br></br>“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去。”吴月摇摇头。“不过。有这种感觉。”</br></br>后地远地酷结恨接闹学结</br></br>“相信自己的直觉吗?”</br></br>“是的。有时候会做梦,梦到一个地方,天空撕裂。裂缝中满是雷声,一个我熟悉的手从裂缝中向我伸过来。大致,就是这个地方。”</br></br>“不会觉得是无稽之谈吗?会相信梦。”</br></br>“哈迪斯大人你也说过。直觉,有时候也是一种命运。那是一个人让自己的命运向着一个完美的方向进行的本能。对于已经学会命运力的我们来说,直觉,也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瞎猜,不是吗?”吴月微笑道。</br></br>“......”哈迪斯月,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微微转动。“哼哼哼哼哼~~~”</br></br>哈迪斯开始轻轻笑起来。紧接着拍着自己的双手。</br></br>“真的,我说真的吴月。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两年的时间,你几乎成长为一个大人。”</br></br>“几乎吗?我觉得我现在的心智还算是比较成熟。”吴月歪着头问道。</br></br>“因为处男身还没破。”</br></br>“额......”吴月对着哈迪斯左想要确定刚才那个俏皮话是从这个威严十足的哈迪斯口中说出来的。是,自己是在二十一个美女中淡定的活了两年,中间自我发电多少次这个就不说了,不过要说初体验,这个的确没有。但是再怎么说,哈迪斯也没有必要这么说吧。这种类似于不良少年的俏皮话是怎么回事。</br></br>“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哈迪斯大笑道。“只是好奇而已。你的女仆我也。真的是非常漂亮。虽然恶魔和人类的外貌相差甚远,但是恶魔的审美观其实和人类也差不多。你光是对付那些想要染指你女仆的贵族,都来到我这里麻烦我好几次。所以我才会奇怪,你和她们一起活了两年,但是你什么都没做这就有些不正常了。而且从你对女性较为内向的态度来的确没有过性体验。既然都要回去了,不打算做一些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吗?就算有那个小小的印记,以我的能力,可以清晰让那个东西成为一个虚有其表的存在。”</br></br>“噗......”吴月也不禁笑了。还是第一次,吴月感觉到了哈迪斯的真心。那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少年,而不是一个统治一个世界的王。前后的反差让吴月感觉很想笑。</br></br>后地不科方孙术由孤不封故</br></br>“多谢哈迪斯大人的关心。我这人比较传统。而且也不想背叛自己难得有的女朋友。又对自己的理智没什么自信。所以,忍得很辛苦也不敢做。”吴月笑着说道。站起身,向着哈迪斯微微鞠躬。</br></br>后地不科方孙术由孤不封故  “噗......”吴月也不禁笑了。还是第一次,吴月感觉到了哈迪斯的真心。那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少年,而不是一个统治一个世界的王。前后的反差让吴月感觉很想笑。</br></br>“真的,谢谢你。哈迪斯大人。”</br></br>但是这次,哈迪斯却沉默了。吴月虽然低着头,但是感觉到视线在自己身上。有着很沉重的量。</br></br>“以后你会恨我的。现在的我所做的事情根本微不足道。”哈迪斯的声音似乎像是喃喃自语。但是在吴月抬起头的时候,迪斯正己。血红色的眼睛似乎变为了蓝色。吴月不认为自己能人的眼神,但是哈迪斯现在的眼神,确实充满了悲伤。</br></br>当拥有了极强的力量后,生物也不在是普通的生物,不能再用科学来解释一切。梦这种类似于记忆提取合成的影响,但是在自己做的梦中,最近总是梦到格斯大哥来接自己一样,在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格斯大哥出现了。不过那个地方自己的确找到了。就在距离木屋宅邸略微有些远的一处空地上。所以哈迪斯应该也是一些独特的东西。因为模糊不清,所以哈迪斯也不能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做到那件事。也许在已经发觉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br></br>因此哈迪斯只能道歉。对那个在未来不定时发生,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的事情。</br></br>后地地不情敌球战孤术恨</br></br>吴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未知的事情,就算接受了道歉也无济于事。那只是敷衍而已。</br></br>“哈迪斯大人,对于未来,谁都无法肯定。人不可能知道一个人对自己是利是弊。但是我从哈迪斯大人那里听到了歉意。对我来说,哈迪斯大人并非坏人。”吴月微微笑道。“也许哈迪斯大人你有一天会成为敌人。真的到了那一天的话,我想我会选择一个不会让我后悔的决定。”</br></br>“我如果要做某件事,是绝对不会后悔。”哈迪斯认真的说道。</br></br>“我知道。想要一个人幸福,就会有另一个人不幸福。那个时候,我会阻止哈迪斯大人你。只是希望,到时候哈迪斯大人你不要恨我。”</br></br>“你也一样。如果是我杀了你的话,也不要恨我。”</br></br>吴月向着大门走去。走到大门前,再次对着哈迪斯微微鞠躬。“我不知道到时候真的我会怎么样,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再见。哈迪斯大人。”</br></br>“恩。”哈迪斯点点头,目送着吴月离开。</br></br>吴月走出了大门,沿着走廊,向着大门走去。</br></br>总有一天要和哈迪斯为敌吗?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的话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能够胜利哈迪斯的可能性。</br></br>吴月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绷紧。未来是无法让人轻松随意的度过。那么接下来,还是先回师傅那里吧。三天后还有演出,在那之前需要好好练习需要演奏的曲目。</br></br>走出王宫,飞到了空中。在吴月向前飞行的时候,前方的空间突然扭曲,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br></br>吴月冲入了漩涡中,在从漩涡中出来的时候,吴月已经出现在了木屋宅邸的上方。向下可以林的中央有一片明显不同于其他树木的区域。类似于云彩一般直径约有七八米左右的景色。那是利用虚拟现实环境所做出来的情况。没想到巴菲尔还那么喜欢这种海边景象。也许是冥界没有海的关系吧。巴菲尔对于海有着很不一般的执着。</br></br>吴月扇动着翅膀慢慢降落。穿透云层缓缓降落到其中。</br></br>果然,在降落到其中的时候,吴月就周围海滩的景象。而带着墨镜穿着花式衬衫和短裤的巴菲尔躺在躺椅上打着鼾。</br></br>唉...还真是悠闲啊。真是来,这样的人再过不久就要离世了。</br></br>吴月轻手轻脚的走到房内,在自己房间里找出了一条毛毯盖在了巴菲尔的身上。恶魔的体制虽然很好,但是保不准会有个感冒什么的。现在这个阶段还是尽量小心点比较好。</br></br>墨镜并非完全黑暗。虚拟景象中也有着光源。吴月隐隐约约镜下巴菲尔的眼睛是紧闭的。胸口因为睡眠而轻微起伏。敞开的花衬衫下露出那宛若是雕刻家一刀刀刻出来的精致肌肉。</br></br>蹑手蹑脚的给巴菲尔盖好毯子后,吴月坐在了旁边的地面上,就这么菲尔。虽然地面是沙滩,但是很硬。毕竟原本是地面。</br></br>吴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尔。明明是八百多岁的人了,一天到晚跟个孩子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说的直白点就是没心没肺,这种性格放在女孩子身上可能会觉得很可爱,但是放在男人身上,吴月也只能苦笑。有时候会大半夜的突然要吃饺子,还必须要韭菜馅的。吴月当时就很想抬起自己那精心制作的牛皮靴在他脸上来个完美的鞋印子。但是最后还是和起来洗好手的格斯大哥一起剁好馅开始包饺子。雷恩一睡着真的和死了一样,心脏都不跳了。只有在醒来的时候才会身体开始复苏。一开始吴月不知道的时候还吓得大叫赶紧把格斯给拍醒。</br></br>但是在关系到音乐的时候,巴菲尔又是那么完美。他的眼睛能够作对于乐器的压迫,耳朵能够听到乐器本身的声音,手指能够最根本的触摸到乐器最深处的伤痕。就好像是自身的存在就是为了音乐存在一样。吴月的每个细微差错,都被严厉的指出来加以纠正。有时候为了要把一首曲子拉到完美,吴月要前前后后拉上十几遍甚至几十遍。而其中的差别吴月根本听不出来。不过每一遍巴菲尔都能够指出来错误。而由这样一个</br></br>对于音乐严格的人所演奏出来的音乐,就算是完全不懂音乐的婴儿,也会静静的让音乐包裹自己。甚至不敢大声的喘气来破坏这音乐。那是一种会牵扯到灵魂深处的音乐。无论什么时候听,都会感觉到心中充满难以言喻的平静。</br></br>而他又喜欢听故事。还八卦。每次从街上回来,雷恩所讲的街上大大小小的事他都非常喜欢听。还非常粘人,想干一件事就缠你缠到答应为止。吴月觉得格斯大哥那处变不惊的态度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这让人蛋疼的师傅。吴月现在也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br></br>但是这样一个人就要走了。</br></br>想到这里,吴月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阵的抽疼。日久生情,不仅仅是爱情。亲情和友情也一样。更别说是两年时间朝夕相处。吴月已经很习惯这个烦人的老家伙就这么呆在这里。</br></br>一直以来都不习惯这种感情啊。原本一直呆在身边的某个人或某个事物在某个时候不得不离开自己。</br></br>吴月站起身,背后能量汇聚。成为了一对巨大的黑色能量翼。吴月跳了起来冲向空中,猛地扇动翅膀飞行。离开这里,向着自己的宅邸飞去。既然巴菲尔在睡觉的话,自己练琴会影响到他。</br></br>当从时空扭曲的漩涡中飞到自己的宅邸上时,吴月直接收回了自己的翅膀。直接利用重力让自己的身体直接坠落在宅邸前的空地上。</br></br>宅邸是完全按照自己在人界的宅邸进行重建。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女仆更好的习惯这里的生活。因为自己女仆的关系,经常有贵族上门来捣乱。不过就像是哈迪斯所说,正因为有哈迪斯的帮忙,自己的女仆才能够摆脱被染指的危险。让她们习惯这里的生活也花了不少时间。两年以来,也算是磕磕绊绊的过了不少麻烦事。</br></br>然后,自己也要走了。</br></br>“主人!”</br></br>在二楼擦玻璃的凌娅站在门前的吴月,赶忙推开窗户大喊道。</br></br>“恩。”吴月点点头。直接推开门向着宅邸走去。今天要和自己的女仆一起吃饭。之后要练习小提琴。至于要走的事情,还是放在心底吧。</br></br>本书来自  /book/html/24/24966/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