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时空断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真我百态

    一刻钟后八卦锁龙大阵演练完毕,趁着各方队变换队形,各方队演练各自军阵的时候,古禺有机会跑到边缘喘息。

    到了边缘处,古禺如看客般,没有精灵打扰,看着神俊的军阵,行云流水,威势无匹,飞蛇走马,奥妙无常,任谁陷入阵中也会惊慌失措。

    接下来一炷香的时间是军阵对抗,古禺在这段时间正好稍作调息,最后一刻可是比“抢包山”还猛,不过精灵考虑到这点,把最后一项设定的时间最短,以战鼓最为信号。

    十个赤膊上身的强壮精灵在十个战鼓前,手持鼓槌,严阵以待,只等“少主一声令下”为下面的精灵学徒鼓舞壮气,也是提醒下面的学徒鼓声结束后,考核就结束,任谁不能再乱,乱者重罚,这就是军令如山,“谁敢僭越,必遭雷霆”也算一种间接考核,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虽说这样,古禺也尽可能的调节身心以达到最佳状态,只要不是像之前几百精灵追着喊打,古禺还是有把握坚持到考核结束。

    摸摸怀里的符蝶,搁着盔甲仍能看见古禺怀里发出的耗光,很明显一个红的符蝶印,想把这符蝶隐匿行迹却是不能,定是精灵为了考核故意所为。

    古禺把《初元心经》第四层运转了一个周天,那滴乳白色的福音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没有灵气提供不了速度加持第二层的五行梅花步法很难施展。

    古禺在想如何在消耗很小的灵气下速度达到最快,罗行步第一层消耗灵气最小,只要有体力就可以施展,但第一层的速度古禺并不是很满意。

    怎么把第一层的步法改动一下,如果正反交替会是怎样,逆罗行又会怎样,“想到得意处,不觉手脚比划起来”,第一层的步法在古禺的脑海里,挪移变幻,一个人正踏,一个人逆踏,一只脚正踏,一只脚逆踏“古禺非凡的刻苦专研,举一反三能力可见一斑,但也容易画虎谋皮。

    古禺在领悟第二层五行梅花的时候知道,依靠灵气做“燃料”速度自然一流,可消耗太大,自己境界不高,体内灵气不够,“油箱太小”更是把福音当灵气消耗了,可惜古禺不知这福音好处妙用只当灵气使用白白浪费了。

    现在只能选择“小排量”的第一层《罗行步》。

    “罗”为罗天万象,一个罗字意为圆也亦网或是盖,“行”亦可顺行逆行,动为行,静亦可为行,选定参照物不同,动静的本质就会变换。

    “以前我只顾一味往前跑,后面虽有残影,可还是很容易被敌人看出真身所在,容易被一击毙命,上次和凯瑟奇交手时就发现此弊端,选择和凯瑟奇近身交战,才支撑了一时半刻,如果当时逃窜被凯瑟奇拉开架势很有可能被一箭射杀,”

    “上次看邵天问,虽然只有一道残影,却轻易的躲避了凯瑟黎的箭羽,虽然残影和真身离的很近,但那残影依然达到凝实的地步,让人很难分辨哪个是真身,或许两个都可以是真身,都可以是残影,心至所致,瞬息移位,在视觉上就给敌人震撼,要是我的四个残影都凝实,罗行既然是顺,对敌时总不可能一味逃窜吧,为何不逆踏罗行四方,退一步或许海阔天空又是另一个境界,在四个残影还没消散之际,再折回去。”

    此时古禺跃跃欲试,那么问题来了,古禺要加速度到一定程度才能形成四个残影,在四个残影形成之际,还要以同样高的速度逆着折回去,“补位”四个残影没见邵天问怎么动,为什么邵天问可以一晃身躯,就速度那么快?

    古禺边试验,边推理

    看台上。

    “那个人类小孩难道被吓傻了不成,怎的如此自虐”大卫对古禺倒是上心看见古禺的行为怪异,心理嘀咕道;

    “大卫,你看那古禺在干嘛?鬼上身了不成”因为古禺刚开始差点造成考核终止,所以引得看台上的精灵长官,教官的关注,彼得问大卫。

    “难道是一种策略,怕被抢,以自虐的方式先唬住对方?”

    “耍猴吗?跟头翻的不错,哈哈”

    听了大卫彼得的对话一众人精灵教官本就不满古禺这个人类参加精灵考核,碍于古禺是艾琳儿的徒弟不敢说出来,现在看着古禺自己出丑,正好拿来打趣。

    这时一个精灵守卫跑到艾琳儿面前报告,“禀告少主,胡家家主胡渊带着三个驯狼大汉和三头未驯化的恶兽,已到门口,说是应少主所邀”

    “把他们带到这里”

    “是”那精灵守卫应声而去。

    “驯兽家族?少主莫非要请胡家指点这些赌斗的学徒”文质老精灵说道;

    “各个家族功法,技巧,都是敝扫自珍的,这胡家虽然交好我们精灵府恐怕也不会真心教导我们的学徒吧”一个精灵长官说道;

    “既然少主能叫来那胡渊,自然能有办法让他们传授”

    “我们精灵根本不适合驯兽,召唤,术法之类的东西,这些枯枝末节习它不过是浪费时间,我们的箭术习到精深处,完全可以一箭定乾坤”

    “此言差矣,当初城主要求我们修炼音波类的功法,和军阵不一样能轻熟驾驭吗?”彼得说道;

    竞技场里。

    “或是鄙夷,或是讥讽,或是无视”演阵的精灵也注意到古禺,古禺跑着跑着突然“刹车”跌的人仰马翻,灰头土脸,一次也就罢了,一直不停的这样在翻跟头,时不时看一眼这个“傻子”。

    真性情之人,“我心无相,自在自然,妙趣横生”。

    “一阵干呕,差点把五肺甩出去”古禺身后形成四道残影的时候,别说瞬间以同样的速度折回去,就是强行停先来,都会把自己甩飞,滚倒地上,古禺尝试了两次彻底失败,但古禺没放弃,任何事都不是一蹴而就,古禺没在意别精灵的目光,依然一点一滴的把气血流向逆转,这当然是痛苦异常,也可能不对,可和在军阵里的痛苦比起来又不值一提,一次一次的摔倒在地。

    “杀,杀”

    “威,威”

    “壮,壮”

    “盾,盾”

    十个方队各自的小军阵都有各自的口号。

    军阵对抗并没出现古禺预料的生死搏杀,只是真正的“演练”罢了,各个精灵也为最后一刻保存实力,这小军阵演练的很快,不一会就结束了。

    在军阵对抗演练完毕后,精灵大部分都散开,有符蝶的精灵基本上都是远远躲开,没符蝶的却三两成群互相商榷,就等战鼓响起,就可以互抢了,“十年寒窗,一朝金榜”

    那些没有符蝶又不是“学生会保送生”的精灵此刻都红了眼。

    各个精灵在鼓声没响起就已经跃跃欲试了,甚至很多没有符蝶的精灵已经对有符蝶的精灵形成包围状。

    呼吸越来越紧促。

    “咚,咚”战鼓响起。

    “这逆罗行四方第一层恐怕不比罗行第二层容易”,正在推演的古禺听见振聋发聩的鼓点,看见有精灵向他扑来,古禺没有停下演练,最好的老师就是实战。

    “战鼓响了,战鼓响了,让我疯癫让我狂”

    “挡我者死”

    “抢”

    “合法抢劫”

    “嗷,嗷,杀人无罪”

    “那个打滚的人类小子有枚符蝶,我去灭了他”

    “我也去”

    “嗷嗷嗷”

    “无畏小狮子吼”

    “我错了,不敢抢你了,放过我吧,我这就退出竞技场”

    “滚”

    “二小姐,对不起了,把符蝶交出来”

    “就凭你”

    “休想”

    “你,你,你,我们一起截杀那个”

    “把我之前交给你的那枚符蝶还回来,吼还回来要我灭了你吗?”

    “我们是一个队啊,你说给我一枚的?”

    “啊”

    “唰唰”箭羽横飞。

    “我坚持到现在竟然中箭了,我不甘,我不甘啊我可是有两枚符蝶啊,给我爆谁也别想要”

    “我抢到了,抢到了”

    “军阵来了,快跑啊小心踩死你”

    “我就不信邪了”

    “给我破”

    “你这个人类小丑,滚出精灵场地”

    “你真是打不怕看看谁是小丑”

    “哞”罡雷牦牛吼

    “呜呜符蝶给你,我再也不跟你好了”

    “啊”

    “符蝶,哈哈爆谁也别想要”

    “别压我了,投降了,让我出去,我要出去竞技场”

    “谁随我一起组建鱼鳞阵,横扫四方,符蝶均分”

    “我”

    “我”

    “”

    “二小姐,你跟这个人类混在一起就以为他能保护你吗?”

    “什么?虚影”

    “围杀,围杀”

    “怎么这样啊,别逼我嘛,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精灵”

    “人贱无敌啊”

    “作弊,作弊啊,鱼鳞飞刺,鱼鳞飞刺,长鲸吸水啊”

    “谁随我铁甲阵,金戈铁马,黄沙万里,符蝶均分”

    “我”

    “我”

    “滚,这么弱我不要”

    “你”

    “军阵无敌,无敌啊早知道我也加入军阵了,我的军阵演练的那么娴熟,后悔啊,后悔啊,我太自大了,符蝶给我爆”

    “谁也别想要”

    “走吧,他们两个是鸳鸯蝴蝶,攻防一体,去抢那个去”

    竞技场里尘土飞扬,叫喊连天,场边鼓声雷霆,风云滂沱,人生难得几回真自我,人不轻狂妄少年,太疯狂了,如狼似虎,修蛇吞象,张扬个性,群魔乱舞,妖孽横生,酣畅淋漓,好一场抢夺,直逼火山喷发,岩浆灌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