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如果毁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大洋彼岸的电话

    看着曹明哲故作神秘的表情,我眼前出现了杰克的身影和他曾向我透露的信息。

    当初,在客家人的地下溶洞,我和杰克互换信息时,杰克对每一个字都要仔细思量后才说,堪称惜字如金。原来这些信息竟如此珍贵,连我

    **方和科学院都还没有掌握。看来我得好好捉摸一下他曾经说过的话,看看还能不能从中悟出点什么。

    “我看你以后就别跟科学家小组的人接触了,原本想让你跟他们拉近关系,缓和一下工作组内部的紧张关系,没想到你捅出更大的篓子。好

    在你没泄露更多信息,不然,即便这次考察活动能顺利完成,回来后迎接你的都可能是牢狱之灾。”

    “你比我乐观,我以为军方会直接取消我去罗布泊的资格,我已经做好蹲小黑屋的准备了。”

    “不会。即便犯更大的错,你也会出现在去罗布泊的名单中。这是我带队的前提,这一点已经跟军方达成一致。”

    “老曹,你一定要我去究竟为了什么?今天话说到这了,你一定得给我个解释,我现在就明确我的立场,没有合理解释我现在就退出这个考

    察队。别说离了我就进不了永生之门,你们有钥匙,我不是不可或缺的。”

    “你是。”曹明哲叹了口气。“你以为他们会把钥匙交我手上?下去两拨人了,一次比一次惨,咱几个好歹活着出来了,老萧他们一去不复

    返,你以为军方和科学院会让我带那块铁下去?”

    “那你办公室里的那块”

    “那是真的,可那块铁不可以离开我办公室,工作组的保卫工作不但是针对外面的人,也针对内部,特别是揣着那块铁的人,也就是我。”

    “那你去客家人山寨带的铁是假的?”

    “有区别吗?给他块真的他认得出来吗?”

    “老曹。你真能坑人啊,拿块假货把客家人玩的团团转。不怕客家人找你拼命吗?如今还把人客家人的圣女诓来给你打工,没天理啊。”

    “小张,你太瞧不起我了。我是那种人吗?”

    我认真的点点头。“以前不了解你,现在了解了。你还坑我来着,我就是让你坑来的。”

    曹明哲老脸稍显囧色。“我还不为工作吗。我跟客家人的交易不是给他们那块铁,只是让他们使用一次。怎么坑他们了如今他们的永生之

    门已经没有价值,带领他们寨子里仅剩的几个觉醒者进入罗布泊地下的永生之门去能量化。是我们之间的新交易,也是对未完成交易的补偿,

    我没有坑他们,新交易获得客家人认可了,这是双赢。”

    “如果我们这次失败了,那块铁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无论是军方还是科学院,对罗布泊地下的考察都不会停止,他们会派出更多的人和更

    强大的武装力量,最终,无论如何都要探明白罗布泊地下的秘密。小张。这一次我们要尽全力获得成功,至少获得阶段性成功,和一部分人能活着出来。”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浑身都在颤抖,点头的频率跟鸡啄米似的,也不受控制。太冷了,站这里说半天话都快冻僵了。

    “老曹,再站会儿就不是能不能活着出来的事儿了,都要冻死了。”

    曹明哲吃惊的看着我说:“很冷吗?好吧,那你先回去吧,我赶紧跟军方和科学院那边联系一下。以后别给我添这种擦屁股的活儿。”

    曹明哲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我也要回酒店开车,跟在他后面往回走,不过我的脚步没他利索,走起路来哆哆嗦嗦的。这时候我才想起来

    。曹明哲感知神经有问题,冻僵了他也不会感觉到冷。

    “当年从军方手里保我出来的是谁?”我在曹明哲后面喊了一嗓子。

    曹明哲回头看了我一眼。“周队长,你们jd的老人。别人也没那能量和面子。”

    说完,曹明哲拐出健步道离开我的视线。

    我愣了一下,一溜小跑跑回酒店大厅。在大厅里暖和了一会儿,感觉活过来了才开车回到铺子里。

    我没有想到捞我出来的人是周队长。当年考古队几个队长里面。我跟他最不熟,还不如跟宋贵龙关系亲近。不过我知道是他把我从西南考古

    现场调到罗布泊的。也许就是因为这,我始终对他有抵触情绪。

    不过目前我的脑神经跟我的身体一样僵硬,想东西的时候脑子很乱,都没办法集中精力想一件事。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像壁虎一样趴在暖气片上,给僵硬的身体补充热量。过了好久才把身体的控制权从寒冷手里夺回来。

    冬天的天黑的早,街上都有灯亮了,黄海还没回来,看来这货今天嗨大了,还在酒店哈皮呢。我没开灯,直接钻被窝里,继续取暖。

    刚钻被窝里,我电话响了。电话搁桌子上,离床挺远,要是铃声没那么闹腾,我就忍了,这时候啥都没保持体温重要。但我这该死的电话铃

    声能吵死人,权衡了一下,活着比保持体温重要,我跳起来抓电话钻进被窝。

    又是一个陌生号码,而且还是国际长途。我深吸口气,滑了下触摸屏。

    “张,我是杰克。”

    “你他妈死哪去了这时候才给我电话。”

    “我还在医院,手术很成功。估计过几个月就能下地活动。你好吗?”

    “不好。倒霉透了,回来就跟人干了一架,躺床上好几天。差点没让人破相。”

    “呵呵。”我听见杰克很开心的笑了几声。“听说了,不过我听到的消息相反,应该是你把对方废了吧,据说那人至今还躺医院床上呢。张

    ,你越来越强了。”

    “我本来就不弱,不然怎么可能带你们出来。”

    “张,谢谢你。”

    “你就为这话给我打电话吗?那好,我接受你的谢意,同时,我还要告诉你,你特么又欠我一条命。”

    “张”尽管我处在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兴奋中,但我还是听出来,杰克的声音一下子变的沉闷和不安起来。“不要搞那个沙盘模型了。”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