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团长我的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7 部分阅读

    欺虐的,所以……天亮行刑,我们特务营执纥——”

    我现在很平静,很平静,我冲他掉过一张平静的脸,平静得让小猴打醒了十二分精神戒备,以免我忽然又变得一个死啦死啦。

    我:“我跟他说什么?”

    小猴:“他心里不舒服,就别在这里呆着。师座说只要他说一声,现在就派车给他去西岸,师座在那里给他安排了住处……”

    第三十九章

    我们蜷在车厢里,昏昏沉沉地体会着颠簸和摇晃。我们没人有心看车厢之外,没人关心我们要去哪儿,连死啦死啦也是一样的潦倒。至于张立宪,和他家余治靠在一起,一个一个在给他早已断过无数次的鞋带打着死结——我想我都没有做过他这么潦倒的事情。

    炮灰团又换防了,其实我们除了空占着营地已经防不了任何东西一一个一辆卡车就能盛下地团。所谓换防也就是换去个便于管理地地方。

    后来车停了,我们起身,瞧着车下那只有一个破院子的建筑,说白了,它也就是个收容站。

    余治:“……这是什么地方?”

    我:“收容站。”

    张立宪:“军营。”

    我:“收容站。”

    张立宪狠狠瞪我一眼:“营房。”

    气壮,理却不直,看张立宪与余治地表情,有点后悔上了贼船——可是他们自己义无反顾地把自己钉在贼船上。

    张立宪,现在的表情像是一个急上茅房的大姑娘被扔在一群色鬼当中了,他没法停住伸进衣服里挠痒痒的手。可那样挠,怕是饮鸠止渴。

    余治可怜巴巴地瞧着他:“……你也有?”

    张立宪:“你没有?”

    余治不是挠。而是搓了,将脊背贴在墙上蹭。

    张立宪偷眼瞧了瞧周围,一个个家伙安之若素的,出出入入地在那里支锅子垫铺盖,研究师里送来的箱子,箱子里装着我们的给养。

    张立宪:“一帮不是东西的东西……你过来。”

    余治:“我先帮你。”

    他们畏缩去了一个别人掸不到的角落。我们忙碌,让这个没人要的地方变成一个我们可以住下去地地方,之前发生过的会让我们今生也许都会郁郁,但“一切都已经过去”这种想法让我们的现在时松快,连阿译都扫地擦门地忙得甚为松快。死啦死啦心不在焉的和狗肉里外晃悠,也不发号令,什么也不管。

    对张立宪来说,收容站是羞辱,对我们,是有屋顶墙壁的地方。三度回到收容站。毫不内疚地吃着丰厚的给养,连把门都省了,享受着让人总想嚎哭的自由。虞师座按坐地升级的诺言一个不拉给开着实薪——活的一个不拉。

    我也扛着个扫帚到处乱晃,我和魂不守舍的死啦死啦撞上。

    死啦死啦:“这里是不是要放挺机枪?”

    于是我在他空洞的眼睛前晃我的手:“回来啦。团座,回来啦。”

    死啦死啦:“……喔。是啊。”

    他回过魂来就成了最无聊的人,和狗肉偎在台阶下等着吃饭,对一个一秒钟要操一百八十个心的人,等吃饭真是让人看着心碎的事情。我索性转开了目光,于是我看见张立宪和余治两个缩在一角偷偷摸摸互助着抓虱子。

    我:“抓个虱子还要四只手吗?打个仗不是要投胎做百脚蜈蚣?”

    阿译高兴死了,有一个象他一样的异类真是好事:“就是。就是。”

    张立宪狠瞪了我一眼。把余治推开了。索性光明正大一点,脱做了光膀。靠自己一双手搞定。

    我偷眼瞧我的团长,我搅这趟是非无非是想惹他加伙,可他背了背身子,一副嫌吵的样一睡觉。我抄了个锅铲,去刮我们还没支上地锅,一片的惨叫声中,他只是抬了抬手,掩上耳朵。

    我们排排坐儿地赖在墙头,对着墙外过路的管他男女老幼吹着口哨,唱着歌,顺便瞧瞧南天门那边的落日,听听很远很远的炮声。

    余治终于忍不住爬上来,一边犹豫地回头瞧着已经抓完了虱子,正把个衣服盖在身上出神地张立宪,但我们拉了他一把,于是余治再也当不住诱惑——男人这种生物是有流浪狗习性的。

    从禅达人的眼神里我们就看得出,在他们眼里我们真不是玩意。四肢完好的人还在往西送,听说那边惨烈得不逊于我们在南天门上的三十八天——但是那关我们什么事呢?有些事情上,人是一次性使用的。”

    桌子上放着个川军团的花名册,但虞师的帐房倒也把细,直接从名册里掏出张纸条子,上边写得活人的名字——省了他一个个去找了。

    穿着军装的帐房先生便开始唱:“龙文章——”

    我挤上去:“我替领,替领。”

    帐房:“人呢?”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瞧了眼院子的角落,只看见那家伙躺在地上,从拐角露出架着的半截二郎腿:“死半截了。”

    我们拥在那,一个一个地领着钱,现在这时候钱不知道能干什么,但拿在手上总是没坏处。

    “我是你们众人的孙子——谁借我钱?!”都不用回头就知道又是死啦死啦那个厮了,刚躺得散骨仙一样的家伙已经起来了,并且搬了张凳子,站在凳子上,他挥舞着一大迭纸条子。

    死啦死啦:“借钱借钱!各位爷,给你们家乖乖孙子赏点钱!”

    丧门星:“你又要钱做什么呀?我们现在也不愁吃了呀。”

    死啦死啦大力地挥舞着那摞纸条子:“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我过去,想抢到那些纸条,那家伙举着手不给我,后来被张立宪一脚踹翻了凳子。我抢过了那些纸条,扫一眼也就知道是什么玩意了,但是往下我一张张翻着心算着数目。

    我:“给迷龙写的欠条子……你怎么欠迷龙这么多钱?”

    死啦死啦正被克虏伯扶起来,他在翻着眼瞪张立宪,可张立宪现在阴郁得像个暴力党,而死啦死啦总能忙于这事时还能光顾那事:“不止不止,比条子上怎么也多个一倍的。迷龙不识字,他漫天要价,我欠条上捣鬼。”

    阿译也在算,越算就越沮丧:“还不起的。”

    死啦死啦:“欠债还钱。”

    我:“你犯得上吗?人家现在不缺钱。这年头有了一千现大洋,人还缺纸币?”

    死啦死啦:“你管不着。”

    我:“是啦是啦。我管不着。”

    派钱的军队帐房瞪着我们发呆,也不知道我们在搞哪出,死啦死啦倒恶人先告状地冲他嚷了回去:“钱放完了没有?——我是他们团座!”

    帐房:“放完了放完了。”

    死啦死啦:“让桌子啊!”他直接把人从桌子前挤开了,笔墨纸砚倒一点没拉全给扣下了:“过路君子,有心交钱的来这!存心扰事的走开!——欠债还钱!”

    然后他就在桌子边坐了下来,拍打着桌面。我们瞧着他。他现在很胡闹,有点象迷龙的鬼魂附在他身上了。

    我们哄着走开。小说整理发布于ωар.zzzcn.com

    钱不是大事,上过南天门的都不会觉得钱是大事——可我们是否有种去敲开迷龙家的房门?

    我们又坐在墙头,拿鞋底子或者光脚踢蹬着墙壁,吹着口哨,冲老百姓家地瓦当摔着小石子比着准头。

    死啦死啦趴在他抢占的桌子上,拿个笔头划拉着纸头发呆。张立宪抱着膀子瞪着天,好像在跟老天爷较劲——他又光着膀子,他现在像何书光一样爱光着膀子。

    战争没了,粮不缺了。看不见日军了,这是好的。可我们有点怀念那部分坏的,就更不要说同样没了的那部分好的,迷龙没有了,兽医没有了,那么多人都没有了。四川佬现在是脾气最暴躁的人渣,他等那么多年就为反攻的这几个月。现在要陪我们一起空耗了。

    克虏伯忽然学着洋腔洋调叫了起来:“全民协助!全民协助!”

    他可没花眼,那是在怒江对岸没种下水的全民协助,他冲我们兴高彩烈地哈罗哈罗着,像中国的主妇一样提着个菜篮子,一边还要躲着我们摔过去地石子儿,后来他比我们更踊跃地爬上了墙头,和我们一起脱掉了靴子晾他的脚丫。我们搜索他的篮子,本来就是带给我们的,有些巧克力饼干罐头之类,我们老实不客气地往嘴里塞。

    全民协助操着他狗屁不通的中文:“我。回家,下一个节日。”

    阿译迅速地准备难受起来:“啊?我们会想念你……”

    我:“你听他妄想。哪一个节日?中国节日?美国节日?不要是日本节日。”

    全民协助:“下一个节日,下一个节日。下一个节日的下一个节日。”

    余治:“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地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说了这么老长,全民协助以为是帮着他的,便可劲地大叫着YES。我们嘿嘿地笑了起来。

    全民协助开始比划一个已经从我们中间消失了的东北佬:“迷龙?迷龙?”

    我:“回家啦。回家。”

    全民协助无比地艳羡起来英语:“该死的,我嫉妒他!”

    我看着暮色嘿嘿地乐。

    死了的人,就是一扇门,门那边是不该活人过问地事。我们好想他们,我们是不是该去敲开那道门?

    我拿了一块写好的板,走过我们那帮东倒西歪与虱子共存亡的懒汉。我把那块牌子竖好了。咣咣地敲打着它,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

    死啦死啦从他的二郎腿缝里瞧着我的举动。张立宪这回蹲着在研究墙角,从他的裤裆下看我的举动。

    我便象阿译一样念那块牌子上写着的字:“我们还欠迷龙钱。

    我们,欠,迷龙,的,钱!”然后我掏出我昨天领的钱,分作了两半:“这一半,小太爷要养家。这一半。“我把养家地塞回口袋,手上地一半我给放到了桌上:“我们还欠迷龙钱。”

    我走开了,我做了,做了便可以不再在墙头上茫然,而可以在台阶上舒服地躺下。阿译做了第二个,人家来得比我畅利,站在桌边把每一个口袋都掏作了底朝天,然后是每一个人。

    桌上很快是一堆,尽管是纸币。

    张立宪瞪着墙角:“余治,帮我去借点钱。”

    余治就剩干着急:“我到哪里去欠钱?”

    张立宪:“那你就去趟师里,帮我把饷领了来。”

    余治就干着急:“怎么又是我?”

    他们两个现在是我们中最穷的,因为虽赖在这,可他们的饷并不从炮灰团出。我们没空去管他扯皮,还是一个个地往桌上放着钱,后来死啦死啦站了起来,加上自己的。开始清点数目。

    跟钱无关,其实每个人都知道那只是让我们去看旧日梦幻的门票,没了枪炮和饥谨,即使人渣也有点更高的要求。正征战西岸的将军们日理万机没空抱歉,但那不妨碍我们的抱歉。

    街上走着我们这支可笑的队伍,我们用竹杆子挑着长串的鞭炮,提溜着大串大串的冥纸钱,拿着“假如我死替你死,换来君生代吾生”这样狗屁不通的挽联,我们有个想起来就敲一下的破锣。还有个破喇叭,只是我们永远只能把它吹出放屁一样的声音。我们还用两人抬着一个巨大的猪头,放在一个大托盘子里,猪头在托盘里微笑着,头上戴着白纸花。

    我们在别人可笑的目光里做可笑的行进,而实际上我们自己也见不出悲伤……张立宪这样地只好尽量把帽子压低了,走得离我们能远点最好。

    我们哇啦哇啦。时忘词时跑调地唱迷龙常唱的歌。

    我们忽然想了起来,三千个人死了,可这是我们搞地第一个象葬礼的葬礼。于是这事变得铺张起来。死鬼迷龙会喜欢的,他最爱的就是个热闹。若为热闹故,两者皆可抛。

    后来我们远远地看着迷龙家,那里的门是紧闭的,我们远远望着小楼和屋顶一脚步是早已停下了。

    克虏伯还在那张罗,划拉着火柴:“点上!点上!”

    他是想把鞭炮给点上,然后轰轰烈烈一路红屑翻飞地直炸到迷龙家门口,拿着鞭炮地丧门星一口给他吹灭了。

    我们就剩站在那里发呆。望着一条我们走过很多次的路,一栋我们去过很多次的屋。死啦死啦闷声地在剔他脏污的指甲,不说话;余治象数活人钱一样,一张张地数死人钱;我拿了克虏伯手上的火柴玩儿,一根根划断。

    丧门星:“……迷龙他老婆愿意看见我们吗?……我们和害得赌鬼上吊的一帮赌棍差不多啊。”

    猪头看着我们。发一个超然的冷笑,我们没别的好看,也不能总遥望我们没种去的迷龙之家,我们只好看着它。

    阿译就抚着猪头伤心地发痴:“故国神游,猪头应笑我,早生华发。”

    他又认真又伤感得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离得老远地张立宪只好对着脚尖抱怨:“荒唐。”

    这真是让人受不了。我跳上去就给猪头劈了两个大嘴巴子:“荒唐!连你都来骑在我们头上了?小太爷炖了你!”

    我期待哄笑一下,可没有笑。只有人可怜巴巴地在看着我。

    克虏伯:“……一点也不好笑。”

    丧门星:“你不行的。迷龙其实从来也不逗人笑,他只是逗自己开“心。”

    我:“……好吧。迷龙死啦,我们没地方去啦。我们也没种去敲寡妇的门——那怎么着?戳在这里做牌坊?”

    我们就接碴儿发呆。

    我们想去敲迷龙的门,一心想着迷龙,可看到门才想起会是谁来应门——老天,那是又一个南天门。

    死啦死啦忽然开始嘀咕,那德行好像在跟自己嘀咕:“总不会没地方去吧?”

    我:“哪里有地方去……?”

    他没瞧我,倒在瞧张立宪,我顺着他眼光瞧过去,张立宪倒在瞧我,见我头转了过来,忙装作全世界他最关心的莫过于他的脚趾尖。

    我当然是醒悟了过来:“……门都没有!”

    死啦死啦:“小张,你的带路。”

    张立宪就嗫嚅,小孩子放鞭炮,又想又怕:“门……都没有。”

    死啦死啦:“还有谁认路?”

    就有阿译和余治一起举手,我和张立宪瞪了过去,他们就放下手。我们沉默,犹豫着,确实,在禅达我们已经再没有别的去处。

    我们那只已经偃旗息鼓了的可笑队伍近了那道门,我和张立宪被人拥在前边半推半就,倒像是被拥在阵前挡子弹的肉盾牌,有时我们间或相互掠得一眼,便见得慌乱,便继续转了头瞪着推推擞擞我们的家伙发威。

    我:“谁的鬼爪子刚敲了小太爷地脑崩?!”

    一下伸过来的足有七八只爪子,我只好护了脑勺,而张立宪开始暴跳起来。

    张立宪:“他妈的!瓜娃子!背时鬼!”他猛地摔开了仍在马蚤扰他地家伙:“别闹啦!”

    虽然羞羞答答。但他是一直比我更关注那道门的,门关着,从外边上着锁头和链子,门上挂木牌的地方没得木牌,只有一张梅红纸的条子:吉屋出租。

    我也挣开了烦我的家伙,狠推了一下那门,结结实实是锁着的,我也乱了套,对着张立宪大叫:“搬走啦?!”

    张立宪:“我哪里知道?!……你干嘛早不来?!”

    我:“……你干嘛又早不来?!”

    张立宪:“你不来我怎么好来?!”

    我再无心去做无谓的争吵,我又一次去研究那锁头。身后被人猛掀了一下,我趔趄开。然后张立宪疯狗一般扑了过来,身后追着一帮来不及拉架的家伙,然后我们俩揪扯成了一团。

    张立宪的拳头在我头上挥舞,然后被人扯开了,他暴怒地往后就是一肘子,然后抡起那只终得解放的拳头。又被人扯住了,张立宪又是一肘子,然后再抡了起来,“啪”地一声脆响,他着了一记耳光。

    我们目瞪口呆地瞧着小醉,余治痛苦不堪地在旁边揉着肋下,他刚,才挨的是张立宪地第一肘子,小醉很诧异地瞧着自己的手掌,她刚才挨的第二肘,但一点没亏着,她立刻给了张立宪一记耳光。

    我在他们还在犯愣神的时候便把张立宪掀在地上,那小子就呆呆坐在地上,倒好像教那扇蚊子的一下把魂给拍飞了。我站了起来整理着自己,当着个女人的面被放翻在地当街痛打,这着实是悻悻得很。人渣们意犹未尽地等着看还有什么新节目。他们一点没失望,小醉一下猛扑过来,把我掀得撞在墙上,然后我被抱住了——准备承接一公升的眼泪吧。

    小醉:“老是也不来,老是也不来,要不得了。我都以为你死啦……”

    我尽量地做出冷静和不以为然。也许我真的有些不以为然,我一边闪躲着。一边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轻轻拍抚她。张立宪很贱,张立宪尽量把自己挪到一个小醉能看见的方位,可小醉忙活哭,压根没瞧他。

    张立宪:“……没啥子事。我就跟你讲过,我们去做险过剃头的事,可都不会有事……”

    小醉:“你是不会有事。你生得一看就不会有事。”

    这算是祝福还是漠视?……张立宪一脸的苦涩,然后掉过了受伤的那半张脸给小醉看,伤倒是好得七七八八了,可那半边就像贴了张厚膜一样,连表情都是生扯出来的。

    ……于是小醉对我就更加心痛了:“你们到底去啥子地方了?”

    张立宪只好挠挠头做哑吧了。而我被小醉挤在墙上,扎煞着双手,看上去好像正在被搜身。

    小醉哭着,女人有项本事,就是能一边哭一边话家常“……我都搬家啦,就搬斜对街……以为你死了,老屋也没法子住了……”

    我:“……别哭,不哭。”

    小醉还哭:“你衣服啦,脏成啥子了……迷眼睛了。

    我皱巴巴地笑了笑,尽量换了比较干净一点的地儿给她靠。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心不在焉,我瞧我那帮狗友的鬼脸子多过瞧小醉。我甚至注意到死啦死啦用一种研究地神情在打量着我们——我讨厌被他那样看着。

    我咣咣地猛剁着那个猪头,大有把它砍成几百块的意思,连个菜板子都没有,我找了个树墩子做的垫子。张立宪背着我,咣咣地猛朵着劈柴。我们俩制造的动静就是在对彼此示威。

    这伙房是个四门大敞的地方,外边是一览无余,小醉地新家仍然和以前那个一样冷清,原来那个住得久了,还能见点绿色,现在这个甚至都是满目荒芜,没办法,还能要求一个举步维艰的单身女人能够怎样?她实际上都照顾不好自己。院角搭了根竹竿,晾了几件女人衣服,便算是有人生活的痕迹了——我们装作没瞧见那些补丁,我们自己的衣服上又何尝缺了破洞?

    我们的到来迅速让这个清寒之地成了喧闹的花子窝,坐地站地,往屋里钻到处翻的,扛凳子地搬桌子的,看着女人物件发痴的。那一切与我与张立宪都无关,我们只是把自己窝在屋里,咣咣地用刀猛剁着各自手下的物事。

    丧门星找了个大盆来盛我剁的猪头肉,一边止不住地诧异:“你今天怎么勤快啦?”

    我也不想答,而小醉拿着另一个盆追了进来:“那个是脚盆啦,这个才是洗脸的!”

    我:“洗什么的他们也都吃得下去。”

    小醉就有些赧然地揍我:“你不要胡说嘛!”她喜滋滋的:“要不得了,要不得了,乱七八糟的,好像我哥哥他们回来了。”

    我瞧了她一眼,小醉完全是一个亢奋状态,兴奋得两颊都酡红的,我不知道在她的记忆里她哥哥领回家的那帮炮灰又是什么样,也许真有神似之处——只是她已不是当年那个也许还要拿棒糖哄的小女孩。

    我:“小醉……?”

    她立刻便踊跃地凑过来:“啥子事?”

    没事,没事,我只是觉得她很漂亮——离着我很远的漂亮。我低下头接碴跟猪头过不去:“……没事。去吧去吧。”

    她手脚很不老实地捅了我一下才走,多少有点嗔怪,刚站进来便又发现了即将发生的不幸:“嗳,那个板凳是……”

    我们知道是什么了,死啦死啦已经和一个散架的板凳一起摔了个仰面朝天,小醉忙颠颠地跑出去,以免那帮货拆掉她的房子,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也觉得小醉在帮着拆掉自己的房子。

    一切都离我很远。为什么?我用刀向猪头发问。

    张立宪闷闷地:“你别装。”

    我:“什么?”

    张立宪:“你不要装。”

    我:“不懂。”

    张立宪:“你个挨打壳儿,不要得便宜卖乖,在人家面前装什么木杵杵?”

    我:“原来你喜欢看我搂着她亲个嘴啊?有病。”

    张立宪很哑然了一会子:“……你不要装。”

    我:“你出去腻着她呀,窝在这干什么?”

    张立宪痛苦得一张脸都快拧成抹布了,好在有木头给他剁他剁掉一截木头才把那块布晾平:“……你又窝在这干什么?谁要你假惺惺地装模作样?”

    我:“我要装模作样了是你孙子。得了得了,老张咱和为贵好吗?你最近也是真够坎珂了,来来,我替你算个命。”

    张立宪狐疑地瞧着我,因为我看上去有点不怀好意:“会算命还活成你那个半人半鬼的样子?”

    我:“这叫通灵啊,看破红尘了。我孟氏的麻衣神相在京城可是一日只做三课的,王候公卿也得等着。来来,手相。”

    张立宪犹犹豫豫伸了个左手给我,并且并没伸实。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右手。”

    张立宪:“男左女右吗不是?”

    我:“伧夫的见识。你平时使那只手最多?十指连心,相由心生懂吗?我孟氏相法自有孟氏的道理。”

    张立宪便信了八分,换了只手,伸得磁实。我划拉着他掌纹,弄得他又痒痒又不好缩手。

    我:“看似一马平川,实则千沟万壑。你小子不太平啊。好在你命里还合八斗米,就是说到哪里都不会缺口吃的,可离做个人上人总就还差那么两斗。”然后我捏着他的手掌厚度:“感情倒是颇为丰富,没事做都是翻江倒海的,心里时常是破罐子破摔的不管不顾。”

    张立宪不吭气,一张脸倒是颇有感触,我管你妈的感触不感触,我本来想做什么现在就接碴做什么,我抓着他几个手指头就往死里扳。

    张立宪:“……喂喂喂!”

    我:“这是在测骨相。人的骨头是后天生的,生对了头就能克先天的命相。”

    张立宪就死忍了,我使出了吃奶的劲,这家伙倒也真能忍,一直忍到我那种不怀好意完全上了脸他才明白过来,猛的把我推开。

    我便就此断言:“个性不甚刚强,怕是摆不掉先天的命理。”

    张立宪揉着手,哇哇叫着扑过来:“我倒看看你的骨相有多刚强!”

    不用他,我随手一下把个手掌扳了个过九十度,放在张立宪手上一定是已经连指头都断了。张立宪愣了一下,我自鸣得意地大笑起来。

    精锐们——即算是前精锐——多少是缺乏幽默感的,张立宪一拳轰了过来。

    我和张立宪,两个都被一干人拖在手里,拖开了数米远,还冲对方蹬着够不着的双飞腿。

    我被拖进了小醉的屋里。张立宪被拖回了伙房。

    这回拉架的来得晚了点,我的灾情比上一回惨,一边进屋一边擦着鼻血,小醉的手绢也直往我鼻子下捅。

    我倒还在悻悻地乐:“倒吃我掰得快活。”

    后来我和小醉呆呆看着屋里床上地那个人,克虏伯四仰八叉躺在小醉的床上打呼,干脆是连鞋都没脱。

    我过去就是一通拳头招呼:“这床是你睡的?死五花肉!”

    克虏伯被打得惺忪着连滚带爬往外出溜:“白骨精!白骨精!”

    小醉倒不在意被搅成猪窝一般的床,只是发急:“你快脱下来啦!脱下来我给你治一下。”

    我:“不脱。脱什么脱。”

    小醉:“他打你身上了!他都打你身上!”

    我嘿嘿地干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让我更加快乐,恶意的快乐:“那就脱。”

    我连扣子都懒得解。反正扣上的也没几个,我耸着肩把连里带外的衣服蛇褪皮一样从脑袋上褪了下来。现两排精赤排骨:“治吧治吧,大国手……怎么啦?”

    小醉红着眼圈,拿袖子擦了擦眼泪,在屋里开始寻家什,先挑了个挑门帘的小棍,觉得不够劲。后操了个鸡毛掸子。

    我:“干什么?干什么?”

    小醉:“他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我赶他出去。”

    于是我看了看我自己,惨不忍睹吗?我倒也不觉得,不外乎些擦伤撞伤碰伤摔伤外加险要了我命的南天门江岸那一枪,好像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样子。

    我就哈哈地笑:“这日本人干的,四川犊子哪有这个本事?”

    小醉:“……喔。”她便放下鸡毛掸子开始找药:“你不要这样子讲四川人。”

    我:“嗯嗯,川娃子才打不痛我,还有川妹子给咱治伤。”

    我这是哄小醉高兴,她立刻就高兴了,一滴水也就能给她带来久旱甘雨地高兴。她一心在自己的好心情上。我茫然地心猿意马。

    小醉:“你这个挨打壳儿。”

    我坐着,背向着小醉,由得她给我治伤,所谓地治也就是把身上抹上红的蓝的色儿——她又还能做什么?不会比兽医更多。

    我看不到她的脸,但不妨碍她在我身后转着她的自家心思。

    小醉:“两年前的今天我也在给你治伤。”

    我愣忽了一会:“……有两年了吗?”

    小醉:“嗯。两年。也是今天。——你觉得好短?”

    我:“……我觉得好长。”

    我掉进了一个糊涂不堪地梦,这个梦里死的和活的,过去和现在全搅在一起。我发着呆,小醉刚开始还老实,就是说她小心地不碰痛我的伤口,后来发了淘气心。便有意地用药水蹭我的伤口。我的毫无反应让她有些嗔怪。

    小醉:“你不晓得痛的?”

    我:“本来就不痛……两年?”

    小醉立刻便伴了我一起唏嘘:“两年。”

    我从我的腋下抓到了她的一只手,我看着那只手在我手上冲我弹着手指。做着各种花样,傻瓜、没种的,这样全中国都知道的手势在她的手指上层出不穷,换成雷宝儿来也许是他喜欢的游戏。

    这是我所知道唯一在这片浑噩中还记住了时间的人,因为她一直在等她哥哥回来——现在成了等我。禅达是琥珀,我们是陷在琥珀里的虫子。

    我放开了她的手,也不管她有些失望:“……两年前我们猪肉白菜炖粉条,今天我们炖猪头。好多了。”

    小醉:“嗯,好多了。”

    我:“真是太好了。”

    隔着我嶙峋的肩胛骨,但并不妨碍她体察到我的心情:“……真是太好了。”

    我看着那只手在我肩膀上摸索,我知道我就要崩溃,也许我所争的也就是来这里哭成一滩软泥……幸好,有个没数的或者说知机的在外边敲并没关上地门。

    我便已经打醒了精神:“衣服是已经脱啦。你看着办吧。

    那个不要脸地便进来,死啦死啦靠在门框上,倒没忘冲小醉点点头,然后便看着我:“你陪我去?”

    我:“哪里?”

    死啦死啦:“装傻。传令兵,一个耳刮子能扇到的距离。”他下了命令:“你陪我去。”

    我:“你又中邪啦?”

    死啦死啦:“……我说了,照顾他老婆孩子。说了还钱。”

    我:“那是他在跟你磨牙!他老婆孩子要你照顾?他还是他老婆孩子照顾地!”

    死啦死啦:“……那我又中邪了……穿上,年青人,要再脱快得很。”

    那叫断人后路,他一句话便顶得瞪这个瞪那个的小醉满脸通红,立刻便把我的衣服递了过来。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颠颠地跟着死啦死啦出门。人渣们在我身后起着哄,两串鞭炮倒一点没浪费地被他们用竹竿支在门口了。

    克虏伯:“白改红罗!今天给烦啦办喜事罗!”

    张立宪办丧事一样把鞭炮给点上了,噼里啪啦地炸。人渣们起着哄,阿译一点也不起哄地站在红纸屑中啪啪地拍着手。

    阿译:“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我冲着他们比着小指头,追着死啦死啦。我们不告诉他们要去哪。他们也不问……我想他们知道。

    刚才那一通闹剧让我有些儿恍惚,我一直晃到死啦死啦冲我弹动着的手指面前——他弹着响指让我看他:“这边。这边。”

    我把脑袋拧向那边。

    死啦死啦:“我数了。两次,你跟小张二十分钟不到抱抱了两次……”

    我气得直嚷嚷:“抱抱你个狗头啊?那是打架!”

    死啦死啦是那种绝不会被人打岔的家伙:“两次,就亲热成这样,可从头到了,你就好像人家小姑娘欠着你二百块似的,死过三十八天的人不该这样对活人……为什么?”

    我:“我那是顾全四川佬的小面子。他脸坏了,所以越来越死要面子。”

    死啦死啦:“面子?狗肉找伴时都来得比你两位有面子。”

    我看了看他,他揶揄地看着我,揶揄,而心事重重,好吧,瞒不过,而且……我也想说。

    我:“我觉得我跟她中间隔了……很多很多的死人。”

    我沮丧成了那样一脸见鬼的神情,他点了点头,然后开步走。这家伙一旦开步走地时候就是在和瘸子过不去。你得撒开了丫子才能保持一个耳刮子的距离。

    我:“你帮帮我!”

    死啦死啦:“我哪里帮得了你?打了多年仗,你还不知道伤口都是自己长?”

    我:“那你又要问?”

    死啦死啦:“总也是朋友了,问就是不想你这样,可你又何尝想这样?只好是不打扰,你自己慢慢长。”

    我:“好吧!那你的事我也不管!你自己慢慢长!”

    死啦死啦:“刚说你的时候我也想明白了。我拉你做什么,这是要一个人打的仗,我总得敲开那扇门。”

    我:“你真要去吗?”

    废话,他走得急匆匆的,倒好像我在追着他惟恐他把我拉下。

    死啦死啦:“真去。”

    我:“你真想看见迷龙老婆吗?”

    那家伙便慢得了两步,踌躇一会:“……想见。”

    我:“你敢见她吗?”

    慢得了四步。踌躇又一会:“……敢见。”

    我尽速地赶到他的身前:“你站住。闭上眼睛,想想她走的时候那个样子。”

    他站住了。闭上眼睛,他确实是在想,因为我清晰地看见他打了一个寒噤——在光天化日下打了个见鬼地寒噤,然后他继续走。

    我:“你想想她眼神,她拿眼睛就能把你片成馅啦!好啦,我们回头不光有猪头肉,还可以包饺子啦!”

    “嗯。”死啦死啦心事重重地点头:“我们除了等仗打完好像也没别的事啦……总得做点事吧。”

    我:“你去跟虞啸卿告个软啊,你们立马就能抱抱啦,二十分钟两次!”

    他倒也想了想,然后苦笑:“我说烦啦,你有没有见过混得我这么惨的?”然后他用一只手指制止住了我就要喷薄而出的发言:“可是烦啦,不去不行,跟上南天门一样。不去不行。你平心想想,再让你上一趟南天门,你去不去?”

    我想了,可说不出来,肯定有时候比否定更难出口,于是我再不说话,我只能陪他去他的不去不行。

    门仍然紧闭,紧闭的程度不像屋里住得有人。死啦死啦站在门前,鼓足了勇气——权且想一个疯子居然需要鼓足勇气——他又回头看了看我,我干脆还往后退了一步。

    我嘀咕:“我现在连爹妈都不敢来看。”

    他就低了头看自己的脚。一只手高高地举在门楣上发呆。他敲门的时候我又退了两步。

    门开了,死啦死啦低头看着来应门地主。雷宝儿抬头瞪着他——一个小孩子的眼睛居然是也可以那样冰冷地。后来迷龙老婆也来了,把着雷宝儿的肩,看着——她母子长了一模一样的眼睛。

    他们就那么冰冰有礼地开始寒暄——对,不是彬彬有礼。

    死啦死啦:“……我来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

    迷龙老婆:“还好。”

    死啦死啦:“……一直没有关照到。”

    迷龙老婆:“没事。”

    死啦死啦:“……仗打完了……对我们来说该算是打完了。”

    迷龙老婆:“太好了。”

    我用瘸腿挠好腿的膝弯,一秒钟被切成一百秒来过了。死啦死啦每说一句话都要经过很长的犹豫,倒好像那种客套地屁话还用想似的。迷龙老婆倒是回答得套腔套板的利落。

    死啦死啦一直把一只手塞在衣袋里捏着。我知道,那里边装地是我们凑的钱。你放下就走好吗?——可我不敢发声。

    并且死啦死啦还说车轱辘话:“……我看看就走。”

    迷龙老婆:“团座,进屋喝杯茶?”

    死啦死啦回了头,话说得比钢板还硬,这会还要看我求援,我泥雕木塑地也没个反应,而且迷龙老婆也并没再邀请他,而是牵了雷宝儿顾自地就进院。死啦死啦又茫然地看了看我,他现在就像脑门心被人拍了个迷魂药饼似地,只剩下跟着人进院。尽管他小心得好像每一步都踏在雷区。

    我往前走了两步,这叫义气。我站在门坎外再也不进去了,这叫理智。

    死啦死啦站在那发傻,并又一次向我求援:“孟烦了你不进来看看你爹?”

    我:“他要自己没出来,就是不想见人。”

    于是死啦死啦完全放弃我了。我很同情他,你就想他进雷池似地做这每一步时,迷龙老婆和雷宝儿两双眼睛都在又冰冷又空洞地看着他,于是他只好转回头去面对,泛出一个二百五地生硬笑容。

    迷龙老婆:“要劳团座等候了,水刚坐上。”

    死啦死啦:“没事没事……你们……还好?”

    迷龙老婆:“还好。”

    死啦死啦:“……那就好。”

    迷龙老婆:“听说战场都拉过西岸了。老百姓可以过正常日子了。路也不光是军车用了,哦。我昨天碰见西岸的人来禅达卖菜了……不过都是山野菜。”

    死啦死啦:“……那就好。”

    迷龙老婆:“都是多亏了你们。”

    死啦死啦:“……是多亏了……多亏了……多亏了迷龙这样的人。”

    他的手一直在口袋里捏着,那些钱怕都被他捏回成纸浆了——简直惨不忍睹,我站在门外,皱着眉头。

    死啦死啦:“迷龙……迷龙这个死得很英勇,这个虽死犹荣。”

    迷龙老婆:“他为国捐躯,死得其所。”

    如果迷龙也叫死得英勇,南天门上的死人怕要全体暴动。我不该剁掉那个猪头的,那里边也许藏着我那团长的全部智慧……可这时我眼角窥见一个人,我觉得兽医、迷龙他们的鬼魂一起向我袭来。

    我猛然转过了身,我身后的那个人影已经没了,刚才他是从我身后蹦过去的。

    我转回头来,死啦死啦在漫长的默唧后终于切入正题,但看在我眼里已经象拉洋片一样虚假。他终于从口袋里掏出那些钱,厚厚的一卷,拿细绳捆着,纸币本来就不值钱。

    死啦死啦:“……这个,是我欠迷龙的钱。”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一边又回头望那个人影消失的巷角,一边又想瞧死啦死啦如何碰壁,我的脖子很忙。

    迷龙老婆瞧都没瞧那些钱:“水开了。团座进屋喝杯茶吧?”

    我又看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