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团长我的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4 部分阅读

    成了在飘着的。

    后来我飘着的视线一下落实了,我瞧见死啦死啦,他现在的表情严肃认真得有点象……阿译,他走过来,轻轻地抚摸着狗肉,他平时一心血来潮也跟狗肉亲热,不过那种亲热更像我们彼此间踢一脚踹一脚,现在他温柔得不行,打个比方就像我吃饱了撑的去摸迷龙的脸。

    张立宪嘴上也在那不干不净地,他们几个现在和我们越来越一样了:“团座,别麻我了,狗肉是公的。”

    死啦死啦回答得很怪,主要是表情怪:“不是公的。和你们一样,男的。和你们一样,是汉子。”

    然后他把狗肉带走了,本来我是想在昏昏沉沉浸于的饥饿中睡着的,现在我睡不着了。

    死啦死啦进来,狗肉不用他带,狗肉自己进来,这是我们当日冲上来便回不去的那个楼梯间,因再回不去而再也没有用过,它就空着。

    死啦死啦坐下了,拔出了虞啸卿给的那枝柯尔特,放在手边。他看着狗肉,没说话,狗肉自己过来。狗肉是条明白人心情的狗,通常它置之不理,但它闻得到绝望的味道——比如说现在。

    狗肉蹭着他,他抚摸着狗肉脏污的皮毛。拿脑袋贴着狗肉的脑袋,后来他把狗肉的头搬开了,拿起枪,对着狗肉地额头——狗肉安静地看着他,像在它和它的朋友之间并没有一个枪口存在。

    死啦死啦:“……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他放下了枪,拿手捂着嘴无声地啜泣了会,然后他拔出了刀,他先抱了抱狗肉,然后拿刀尖对准了狗肉的颈根。一下子他扔了刀,他又崩溃了。

    死啦死啦:“……不行的。狗肉。谁给你起了这么个该死的名字?……你冲锋在前,可这不是你的地方……不行的……”

    狗肉拿脑袋拱他,一个刀下的生物安慰着它的刽子手。

    死啦死啦:“……你自己挑?枪?不不,你不喜欢枪,你就是被枪伤到的……刀?好,就是刀……”他又拿起了刀。刀柄上大概是有触动他泪腺的开关,他又哭了:“……刀。”

    “王八蛋!”我站在门口,把小眼瞪成了豹眼,我戟指着他大叫,我身后有整帮的人,迷龙不辣丧门星阿译张立宪何书光,每一个人都一样地愤怒。

    迷龙:“削他个王八犊子!”

    我们蜂拥而上,饿没力气了,愤怒就是力气,早习惯了。我们拳脚交加,我和阿译把狗肉从他那双罪恶之手上拉开,拥到一个我们觉得安全的地方。那帮子玩意根本是对我那团长拳脚交加,在杀戮中过了几十天的人手上哪还有什么轻重?只要不开枪就觉得什么都是轻的。

    张立宪何书光们不可思议地看着这通拳脚挥舞,和拳头脚跟下那个抱着头护住自己的团长——他们眼中的英雄。大概他们在想要是他们这样打虞啸卿,天已经塌下,水已经倒流吧?

    我:“住手!住手!”

    住了一下子,我颠过去,看了眼那家伙的鼻青脸肿,他现在可怜巴巴。濒临崩溃。也许在人背后已经崩溃过好多次,只是连我都没让看见。我很想说点什么。最后觉得诉诸行动比较好一点,于是我同情地看着他,在莫名其妙中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整死他!”

    于是又一轮,叮当二五,他沉默地护着自己挨着拳脚,终于丧门星觉得不大好了,一边搪开我们,一边还给那家伙几脚:“算啦!算啦!好啦!”

    于是我们悻悻的,转身向了门口,每个人的悻悻和愤怒都不仅仅是为了这家伙居然异想天开到狗肉可能是我们盘子里的一道菜,是积压已久的,我保证。

    那家伙涕泪滂沱地发作,不壮烈,倒像个求老婆留在身边的无种贱人:“我错啦!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呀!”他爬起来,跪在我们面前,那真是贱得让我们头发要竖起来,我们从没想过要他向我们下跪:“能做不能做,你们早做完了!我早就没脸让你们再做什么了!我说要让你们回家的!回家!回家!你们怎么喊的?现在拿什么回去?找个赶尸佬给赶回去吗?”他又嚎啕起来:“那也得先凑个整啊!”

    迷龙:“揍得他还挺舒服的。”

    我:“照他的说法办呗,这样人一定是欠揍了,该揍。”

    迷龙就又吼一声:“再揍!”

    我们哄哄地又揍,狗肉开始发作了,在它的狗眼里已经不大清楚这是善意抑或恶意了,而它发作时十个阿译怕也拉不住它。狗肉冲撞过来,一头便把个独木难支的不辣撞翻在地,然后夹在我们和它的朋友中间,它对我们吠叫着,狗肉咬人时是绝不叫的,但这回它边叫边咬了我。我甩着被咬了地手大骂着退开,众人们也都退了,惹不起。

    我:“……别再动歪脑筋了。狗肉要可以放在盘子里端上来,那我们……你我也都可以放在盘子里端上来。”

    他什么也没说,抱着头,难看地啜泣。

    我们安静地出去,把他和狗肉留在这里。

    死啦死啦,打着晃,不**样,但仍然很人模狗样地在检查我们的武器、设防、除疫、诸如此类的一切,人不要脸也许是个好事,现在看不出来任何他方才如丧考妣的痕迹,于是他连吃我们打的肿痕都没有消,便又是散散漫漫地威严着,叫我们这些心里没底的看了心里变得熨贴。

    最重要的是狗肉还在他身边,跟着,瘸着,看着人世间的无聊事,这样好,这样就好。

    然后他一如往昔去做他该做的事,设他该设的防,分配其实已经接近为零的物资,打他必须打的气。我们装着不知道他已经崩溃了,装着不知道他从心里面已经开始碎裂了,一点点的成渣成片成屑成灰。

    月亮很好,这地方的月亮,如果它有心好看一点,那就是天下第一的好,跟我们呆的房间一样,只要死啦死啦不去拿那个连接着喇叭的话筒,它也许就是南天门上最安静的地方。

    死啦死啦坐在那,狗肉趴着。我想它也没力气了。我现在真不知道它是个人还是条狗,它叼回来的那些巴掌拳头大的小猎物也都给我们了,动物不该做这种事的,人都难得做。我在研究他脸上的青肿,我知道哪块是谁打的,哪块又是谁打的,可我就是不告诉他。

    “真他娘的对不住你们。”他一边摸着自己都快被打松动了的下巴,一边如是说。

    我:“贱人。”

    他给我一个破碎的微笑:“这些天总想起那个背书架子的小书虫子,还有那个胖和尚……把他们放到这里,又会怎样?”

    我:“……早死啦,成土成灰啦。你跟他们去吧。别管我们别管我们。”

    死啦死啦:“那当然是不会的,要会,当时也就不跟你们回来了。”

    我:“跟我们?我以为是你把我们领回来的呢。”

    死啦死啦就促狭地笑:“有个道理,虞啸卿他永远不明白。谁领着谁,这是人上人要一直想到死的问题,不想他就完了。”

    我:“是我们要完了。”

    死啦死啦:“打完仗有去处吗?”

    我:“对就要死的人来说,这场仗没得完的。仗再短,也比他的命长。”

    死啦死啦:“不要想那些嘛。你跟着我,这么想,我们现在在祭旗坡的泥坑里窝着呢,耗时间,把这场战耗完。”他催眠大师一样在我面前转动他的手指头:“仗就要打完啦,已经打完啦……你又要成个小市侩啦,看见蛇屁股杀猪,你个小读书人,你都要吓得尿裤裆。”

    那真是让人神往啊,我心甘情愿领受着他并不灵光的催眠:“那多好。”

    死啦死啦:“那多好。”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我:“我……如果到最后我孟烦了还没被打成渣,我就和小醉成家。我能让她过好的,在南天门上呆过了二十八天的人有这本事。我能养活我自个的,还有爹妈和她,大不了去给美国人做翻译嘛——我知道这仗一打完,美国人就一定会稀里哗啦地在中国做生意的,每个人的中文都说得像全民协助那么烂,所以我是很抢手的,嗯哼,我是抢手货。”

    死啦死啦几乎是嫉妒地看着我:“小醉就是那只小鸡?你家小鸡?”

    我:“小鸡就小鸡。哈哈,四川佬惨啦,他啥也落不着啦——不过我会当他是朋友。”

    死啦死啦:“是不是朋友是要走着瞧的事情。”

    我:“你酸酸的。你醋溜溜的。嘿嘿,我知道啦,你一技之长也没有,你只好再接碴儿招摇撞骗。”

    死啦死啦便忧郁地叹了口气:“是啊,本来说好给麦师傅打长工的……嗳,翻译官,孟大买办,咱给你家做佣人好不好?”

    我斩钉截铁地:“绝对不行。我怕被你骗得当裤衩。”

    死啦死啦:“……我是好人嗳。”

    我:“孟烦了你小心啦,这骗子已经开始啦。”

    死啦死啦就悻悻地苦笑。

    他后来再没有骗我,因为我们因饥饿中止了胡诌。

    我感激四川佬,他给我带来关于未来的狂想。在饿得半死时我便想我的买办之家,父亲变慈和了,母亲永远和我三岁时一样,我和小醉是永不苍老的一对,有时我们接待一下已经年过花甲的朋友张立宪……后来我的家里又加进了一个佣人,我要用尽所有的智慧来防止被他骗走裤子,但在这个家里只有我是老大。

    我在我半梦半醒的狂想中嘿嘿地轻笑着。顺手擦了擦流出来地口水。而死啦死啦也在他的睡梦中发出类似的笑声,不知道他的梦是个什么鸟样,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狂想。

    狗肉趴在地上看着我们,它审视的目光几乎是永恒。

    第三十七章

    整个阵地都在向烟火弥漫的南天门上射击,余治的坦克用沙袋垒护着底盘,他和他旁边的克虏伯打得最勇最猛,坦克上的火炮和机枪没有一个是停歇地。

    坦克没有这样用的,它不是炮台。西岸地一发炮弹飞来,余治的宝贝在爆炸中几乎看不见了。

    克虏伯扔下自己的炮对着那团硝烟大叫:“死了没?!死了没?!”

    烟散尽了,克虏伯呆呆看着那辆已经没有了炮塔的坦克。

    炮弹在外边炸。不是我们的,而是日军的。情景和麦师傅死那天很象,只是已经没了麦师傅,我们拖进来地箱子也小了一些,而且日军不像上回那样无动于衷,实际上从我们垒在堡门口的工事看出去,他们正在大举进攻。

    于是几个人把箱子拖回堡里。另外的人就冲去压制日军的进击。我们用对着门口的九二步炮对外轰击。

    我是个疏懒的人,阿译的日记记在本上,我记在心里。南天门,第二十九天,我们终于又得到补给,竹内因此而愤怒,他一直期待我们饿死,愤怒,于是导致多少天没有过的大规模攻势。

    这也许是自上南天门以来最大的一场攻防战,东岸的炮弹在日军也在我们中间爆炸。日军的炮弹在我们也在日军中间爆炸,战争早已不局限于仅仅是堡内和堡外的争夺,我们是在和日军逐寸逐分地抢夺着堡外的战壕,对反斜面来说,只要被他们抢到外壕。这堡垒也就丢掉一半了。

    何书光又在到处放火,全民协助凑合出来的燃料和空气瓶总算还堪用,虽说射程、威力都不是差了一星半点,而且他很快就又剩下只够从喷嘴往地上滴答的汽油——又烧光了。

    迷龙:“烧光的!”

    迷龙的马克沁子弹早就用光了,现在端着枝日本枪在战壕里跟着我们打冲锋,他猛力地挥着手让何书光退回来。何书光也知道。当他这个人肉燃烧弹不再具杀伤力时。挺在前沿就是大家的祸害。他从那个壕沟转角退了一步,连同着他的喷火器、全套的耐温服。笨得像狗熊一样退回来。

    然后我们听见机枪扫射的声音,打在他的背上叮叮当当地又清脆又好听,可那也无疑意味着两个字——穿透。

    何书光一边在受弹地同时一边就怔住了,不仅是痛苦,而是被吓住了。那只橡胶裹的狗熊猛力向我们挥舞着手:“趴下!”

    不用他说,我们早趴下了。我一边趴还一边抓住张立宪地脚,他正不顾死活地冲向那个即将成为人形火炬的家伙,我成功地把他拖倒在地上。

    更多的子弹打在何书光的背上,我想日本人至少消耗了整个弹夹,他们可算逮着了,何书光这些天着实烧得他们好苦。后来何书光终于跌跌撞撞地扑倒在地上,背上的喷火器被打得像蜂窝一样。

    我们等待着爆炸,何书光了无生气地躺在地上,身上还冒着自己烘出来和子弹磨擦出来的焦烟,但是没有爆炸。没有爆炸。因为他早就在用我们现配的劣质玩意,而且死前他已经用光了所有的燃料和压缩空气。

    我们身上的土都是焦黑了,我们缩在我们的堡垒里,刚才的攻击又被打退了。张立宪抱着枪,失神地坐在我的身边,他看着几个人把何书光抬进了停尸间,被脱去那身抗温服的何书光看起来很小,再没往常那份不近人情——让我意外的是他没过去帮手。

    何书光的眼镜掉在地上,我爬过去,拣了起来,一个镜片已经碎了。我就着镜片看了看,晕得直摇头。

    我坐回张立宪身边,把那副眼镜塞进张立宪的口袋,他没反应。

    我:“跟我说说何书光。”

    他没反应。

    我捅了捅他,这样闷着要出事的,这样闷着,他往下对我们开枪也不用稀罕:“喂。跟我说说何书光呀。”

    他终于出声了,出声就让我们放心了:“谁呀?”

    我:“喷火手呀。”

    张立宪:“谁呀?”

    我:“你哥们何书光!”

    张立宪:“谁呀?”

    我:“输光的!烧光的!玩火的!输光又烧光的喷火的何书光!”

    张立宪:“谁呀?”

    我:“你妈拉个巴子!”

    张立宪跳起来,推擞着我:“你妈拉个巴子!”

    于是我们俩就像两个泼妇一样互相推擞着,大骂着“你妈拉个巴子,“直到别人瞧不过眼把我们扒拉开。

    我知道他不想再提起何书光,人死得太多,四川佬希望心里成为一个空洞。可这样的空洞,迟早你得拿整个人来还。

    死啦死啦在炮眼边监视着林子里的动静,现在没动静,但经常没动静比有动静更加要命。

    张立宪过来。表情淡漠地把一张纸条捅给他。南天门,第三十天。虞啸卿致电。死啦死啦又递给了我,那意思让我念。

    我说话声音很小,因为饿的:“因你孤军在敌群中已坚守一月,所有人坐地平升一级。钧座昨日会上未言先泪,举杯遥祝。”

    死啦死啦闷了一会儿:“这娃,终于成唐基了。”

    张立宪沉默。

    我:“虞师座万岁。“我向张立宪解释:“没别的意思。就是有点想何书光了。”

    张立宪甚至没看我。

    我:“小醉。”

    真难为他了,在那样的决心,那样的绝望之后,一边还有知觉的眼角居然仍抽搐了一下。

    堡里在爆炸,对,是堡里在爆炸,我们集中在二层压制着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敌军,硝烟和气流、土块冲击着所有人,堡里原来的那些砖头钢索成了在致命中横飞地利器,管不着那个了。九二炮的炮手都被杀死了,我们玩命地对冒头地日军开枪。

    南天门,第三十二天,日军从我们脚下挖了洞,攻击未果。他们和我们齐心协力把已经坍塌的甬道再次炸塌。现在树堡里一半的地面是歪的,现在看出以树为堡的好处来了,它的根基是树基而不是地基,不倒……

    空投箱还在带着伞降下,而云层里引擎在凄厉地尖鸣,后来那架着弹地运输机猛撞在西岸的山上。炸成了浓黑的烟柱。混进了白色的雾气。

    日本人开始欢呼。

    我们跌跌撞撞把那个箱子拖进来,子弹用不着管了。没有躲它的力气了,被子弹打中了,躺下就躺下吧。

    南天门,第三十三天,又得到一点补给。

    大多数人已经在爬向那个箱子了,一个兵哆哆嗦嗦地拿起撬棍,顶在锁眼上,然后他倒下了——我们只是毫不惊诧地看着。

    打开补给箱前就倒下一个,饿死的,现在饿死的比活人还多了,饿死三十个,还剩二十五个,连不辣这样一条腿的都叫有战斗力的。

    我们躺着靠着,迷龙的没弹机枪歪得枪口都向了天,放在炮眼边只是做一种威慑工具。我把分到的一点食物放进嘴里,用唾沫润泽着,让它一点点化进自己心里,我一边斜眼研究着不辣的腿。

    我:“它早完了。你还拖着干嘛?”

    不辣就呵呵笑:“好啊。一条腿子好要饭嘞。”

    后来他就开始瞎哼哼:“梳子鱼啊,月牙肉啊,剩饭剩菜来一口。我呸呸呸。见过千,见过万,没见过花子要早饭。”

    我就止不住乐:“梳子鱼,月牙肉,你再说我就掐死你。”

    不辣:“梳子鱼就是鱼骨头啦,月牙肉……”

    我也恍然起来:“咬剩个边的肥肉片片啦。”

    我一边说一边咽唾沫,真是的,现在说这个,连对不辣的同情都不是纯粹地。

    我扶着被炸得东倒西歪的扶拦向二层挪动,死啦死啦和全民协助在二层,死啦死啦有气无力地向我招着手:“翻译官……”

    那我也快不起来,一个饿得半死的瘸子去爬一道被炸得缺三少四的楼梯,它容易吗?——尽管我不知道死啦死啦是怎么爬上去的。一个个饿死鬼的影子从我打晃地眼神里飘过,我们都是未来地饿死鬼。

    全民协助也瘦得像鬼一样,大颧骨愈显突出了,他用一种作揖的姿态在向死啦死啦说着什么。

    今天最惨的事是一架运输机被日军给干了下来,我们即将意识到它的后果。

    死啦死啦:“说什么?”

    我听了会全民协助说的:“他说,补给要停了。他的长官说这样的补给损失太大,而且完全是在补给日军。”

    死啦死啦打了个半死不活的干哈哈,我也哈哈了一声。全民协助那样子真可怜,简直是连跪下磕头的心都快有了,最后他只好抄着生硬的中文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很大的对不起。”

    死啦死啦:“NO。NO。THANKYOU,很大的,很大很大的THANKYOU。”

    我转而瞧着我们这群东倒西歪的人,这地方已经像我们一样东倒西歪,说实在的,它已经完全是一片废墟。

    曾经还能站着的,现在基本都躺着了,我们倒是都还拿着枪,并且倒也尽量倒在自己防守的位置上。

    我和死啦死啦倒在二层去三层的竖梯旁,从这个位置,我们可以尽速向冲进来的日军开枪。我在研究自己的头发,我发现它可以很轻松地从我的头上扯下来,一扯就是一大把。我们说话都很费劲,说几个字,要喘好久。

    南天门,第三十五天,吃完了最后一次空投的粮食。现在我们像死了多少天的尸体,我相信尸臭浸入了我们的骨头,并将终生不去。

    死啦死啦:“……你能不能爬……”

    我:“……爬上去?……爬不动。”

    死啦死啦:“你看。”

    我:“不看。……现在看什么……都几个影子……昨天两……今天三……”

    死啦死啦:“好像……真要进攻了。”

    我:“……上辈子就说要进攻了。”

    死啦死啦:“……这两天,日本人没打我们了。”

    我:“……是两天吗?”

    死啦死啦也在嘀咕:“不清楚。搞不清时间了。搞不好……一年?”

    我头晕眼花地傻笑起来:“他们学会了?……跟我们和平相处。”

    死啦死啦也傻笑起来:“就是……头上长了癞子……总不好……把头砍掉。”

    我们像在经历着地0震,没有地0震,但整个树堡都在被撼动着,尽管炮弹还是着力地远离了它,但它好像就要升空而去。

    整个树堡都忽然猛震了一下,一定是一发重型炮弹,一五零以上的大家伙直接命中了堡体,好死不死它砸在一个支着我们最后一挺九二机枪的炮眼附近,气浪从炮眼里撞进来,倒霉的机枪手站起来摇摇晃晃走了两步,一头栽在地上。

    我们拼命地在拉那门从第三十二天就歪在一边的九二炮,竭力想把它的炮口正对了大门。这炮两个人就拉得动的,现在我们几乎要用上所有还能挤出来的人力。

    南天门,第三十七天,经历有生以来最猛烈的炮击。小口径炮钻开空气,中口径炮撕裂空气,大口径炮像在开火车。也许真要进攻了,可现在竹内派一个人来就能把我们都解决了,我们等着他的解决。”

    我们后来都累倒在那门炮前,它陷在第三十二天上炸出来的坑里,我们就是没法撼动它分毫。我们躺在地上,靠在一起,拿着残破的枪,大门和炮眼外放射着我们不看就会后悔死的烟花。可上得南天门来的人都知道,死法多种多样,我们绝不会是后悔死的。

    天崩地裂,但我们这里很安谧——就像是我已经找了二十五年的安谧。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们还是那样坐着,没人动过,也没人有力气能动。外边……炸得比昨天更加暴烈。

    南天门,第三十八天,炮击未止,轰炸机加入,我们听见山呼海啸,听见山的呼号,海的咆哮,我们听不见更多了,我们饿得就剩山呼海啸。

    死啦死啦抱着狗肉,呆呆地望着外边那火光和爆尘,昨晚他也是一模一样地望着老天爷开恩赏给我们的几小块夜空;迷龙睡在一地弹壳里,肯定是没死,因为没人能死得那么舒服;不辣拿着枝没托的枪,在一地壳里间找着子弹,可我保他不要想找到一发,因为每个人都找过了;丧门星在膝上架着早卷刃了的刀,不要拿那刀砍我,我不喜欢被砸死。

    我们听见日军的叫喊,近得就在外边,好吧,终于来了。

    死啦死啦一枝一枝检查自己的三枝枪,把没弹的全扔在一边,最后他就拿了一枝柯尔特。

    爆炸,炸得我们觉得堡垒外的世界已经毁灭,然后狗肉从外边的爆尘里冲了进来,它急切地像是回家,然后它猛地刹住了,看着我们,哆嗦着,然后死了。

    我连滚带爬地抢过来:“狗肉!狗肉!”

    但是我觉得不对,狗肉干净得很,也没受伤,这条懦夫狗怕是被炮击和轰炸活活吓死的,这不是狗肉,我回头看了眼,狗肉仍在被死啦死啦抱在怀里,这是竹内连山的狗。

    不辣呆滞地:“……有狗肉吃了。”他立刻向狗肉表白:“我不是讲你哦。”

    狗肉哼唧了一声。

    我一急爬起来了,我爬不回去了。我躺在我们已经被炸得快翻过来的斜坡工事前,有一个声音在唤我,“孟烦了……孟烦了。”

    我看了眼叫我的张立宪,他靠在不远处,声音压得像做贼一般,我把自己拖过去。最后还要他拉一把。

    他撩开了衣服,让我看一个手榴弹,后来他把他的手榴弹拿了出来,抓着我的手,让我们俩人的手一起紧握着那玩意儿。

    我呆滞地反应着:“……你还有啊?”

    张立宪小声地:“最后一个。”

    我呆滞地想要爬开:“叫更多人来。”

    张立宪急切地:“不要声张!”我奇怪地瞪着他,他有些赧然,但跟他的沉醉相比,那赧然也就是指甲尖那么多,“她叫小醉。”

    我傻呵呵地看着他,看着这丫转的糊涂心事。他又一回把我手的拉过去了,这回是我两只手。他两只手,我们一起拿着那个手榴弹。

    张立宪:“一起……一起死。”

    我恍然了一会,也许这样真的不错,然后我挣脱开了,我逃跑一样爬开:“有病啊?!……你自己去吧!”

    于是那小子就孤独地坐着,坐了一会。他把那个手榴弹捧在胸前,拉着环,流着眼泪。

    外边日军的叫喊声越来越大,现在我们能听到的不光是爆炸,还有枪声,越来越激烈的枪声,然后还有脚步,越来越近的脚步。

    我们中还有子弹的幸运家伙开始举枪,可都举不动枪。死啦死啦用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举起他的枪,他占便宜地是拿了支轻很多的手枪。死啦死啦举起他的枪,晃得简直像在同时瞄准两个方向。

    人影在我们晃成五个六个的视野里晃动着,一个人从斜坡工事上撞将进来。死啦死啦开始开枪,枪口晃得像要从他手上飞脱了,他还有三发子弹。他开了三枪。

    冲进来的人安好无恙,完整无损地看着我们,他站在我们那七拧八歪的斜坡工事尽头,发着呆,他在我们眼里逆着日光,高大得像神一样。但是他立刻就对我们跪了下来。

    第一主力团团长海正冲。小说整理发布于ωωω.zzzcn.com

    我们像一帮会走路的尸体。被第一主力团的人们围着,接受着食物。接受着水,我们整瓶整瓶地给自己灌下盐水和葡萄糖,我们拿起食物连同它地包装纸一起嚼进嘴里。人的那点生理要求如此卑贱,缭绕我们三十八天的饥饿在十几分钟内就已经满足。

    死啦死啦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并且从几天来的爬行中很快就让自己适应了步行,他东倒西歪地步行着,喝醉了酒一样地走向堡门,现在外边的硝烟已经在渐渐散去了,天气非常亮丽。

    我们几个恢复了一些的人也跟着,我们像是从地狱里被挖出来的一帮子游魂,这帮游魂木然地看着东岸那边正在爬升山巅的太阳,也不管多半就要被晃瞎眼睛。

    海正冲追在死啦死啦的身后,急切着,倒是也真的感动着,“……用了两个师地工兵,江上边已经搭好了浮桥,师座正率队在桥那边等候,他希望你是第一个过桥的人……”

    我们便跟着死啦死啦往山下看,正斜面尽成焦土,大部分日军死在地下了,地面上倒颇为稀疏。一向天堑的怒江江面上现在是千舟竞发,来来往往,几万人和几千吨的物资正在争渡。

    死啦死啦挣开了海正冲伸来搀扶的人,颠颠地往堡里走,一边卸掉身上地披挂,我们也颠颠地跟着,卸掉身上的披挂,现在他上哪我们都会这么跟着,哪怕在别人眼里被当作疯子。

    后来他拣起一个背包,倒空里边的零碎,实际上也没什么零碎了,我们连破布都使光了,我们也纷纷拣起了背包,依样画葫芦。

    后来他颠去了我们放那一箱乒乓球的房间,大捧大捧地往包里塞着乒乓球,我们也跟着放,乒乓球在地上蹦跳。

    迷龙一边放一边嘀咕:“这是干啥呀?”

    海正冲站门口,挠着头,很想问迷龙一样的问题。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管放。

    我们终于走出了这尊我们被困了足足三十八天的树堡,而之前这世界告诉我们,只需要四个小时。

    不辣在冲着我们大叫:“带上我!带上我!”

    但他已经被安置在担架上了,对不起,不辣。我们带不动你。

    我们在晨光下睐着快瞎了地眼睛,挪动着面条一样的腿,我们摔倒,但立刻推倒搀扶我们的人。

    我冲着茫茫然跟在我们身后地海正冲大骂:“杀鬼子去,别跟来讨好!否则我日你十八辈祖宗!我们全体!”

    舍却不辣,我们全体也就那么十几条了,可是人有皮,树有脸,海正冲们站住了。

    我们是连叫花子看了也要捂鼻子地恶叫花子,我们从正上山的后援梯队中间晃过。我们走过日军的尸体,他们在死之前是被铐在或者把自己铐在阵地上的。我们走过中国人的尸体,中国人的尸体象箭头,一律是直指山顶的。

    三十八天,我们共通的不仅是汗水、臭味和血,也共通了心思。不过,也有例外

    迷龙:“干哈呀?干哈玩意啊?”

    死啦死啦在江边站住了。江里飘浮着几具中国兵的尸体,效率很高,只是从没用在我们头上,一栋用浮舟、木筏做基脚的浮桥已经搭在我们目力地远处,工兵们正在做最后的加固。死啦死啦看着东岸桥头齐聚地人群,虞啸卿无疑在那里边,等候。

    死啦死啦歪了一下,像死人一样倒进了江里,他背着的乒乓球让他浮了起来,让他成了江面上浮着的一个脑袋和两只奋力划动的手。我们也这样做了,我们还有一点点愤怒的力气,这点点的愤怒还能让我们靠自己回去家里。

    全民协助傻了,一屁股坐了下来,之前他是不知道要干这种玩命事地。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不懂这种恩怨。迷龙也看着我们下饺子一样,他在发愣,好容易活下来了还要去做这种冒险?

    迷龙:“这找死啊?这他妈不是找死吗?”可他看着我们载沉载浮,立刻被冲远了:“他妈的,我叫永远不死!”

    然后他把自己也砸进了江里。

    全民协助英语:“这是自杀!”

    ……用他说吗?

    虞啸卿站在桥头,他身后有着整师甚至别师的高级军官。这回的攻击正像唐基说的那样。是以他为主,几个师一起的发动。虞啸卿看着江那边跳水的疯子们。死啦死啦说得对,这娃越来越像唐基了,他越来越喜怒不形于色。

    虞啸卿:“工兵派船过去。死一个唯你是问。”

    李冰:“是。”

    他立刻飞跑着去了,这耽误不得,说不定老虞早想治他一下了。

    虞啸卿:“我们走。”

    身后有着车,他们上了车,他们在陆上和我们并行。

    我们在江里,被冲刷着,激荡着,喝着水,还要忙着对追上来的船上工兵骂着娘,因为他们不断地把船篙子和绑着绳地救生圈扔下来烦我们。

    我们不是自杀,死啦死啦挑的是水流最缓也是双方曾经防守最严密的一段,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横渡怒江。

    在我们波浪激荡的视野里,虞啸卿的小车队在江岸边停下,他和他地下属们下车,真讨厌,这家伙也着实是个军才,他对怒江的水文熟悉到这种地步,他停下车的地方恰好就是我们将被冲到的地方——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被江流带着在那里上岸。

    最后我们只好半死不活地从滩涂里爬上来,我们倒是被冲洗得干净了很多,于是我们从饿死鬼变成了水鬼。死啦死啦第一个爬上滩,站起来,又摔倒,再能够起身的时候他跪着,他又在给南天门磕头。

    我们也跟着,舍去不辣后我们又只剩十一个了——这还得加上张立宪才算——加上他吧,张立宪没去管他的师座,他也在给南天门磕头,而且磕得比谁都狠。

    虞啸卿在我们身后沉默着,后来当我们再度爬起身来时他给我们敬礼,于是带得一整班子都要劳动双手给我们敬礼——谁在乎你的礼啊?如果连你背后地东西都不再让我们有丝毫尊敬。我们没瞧见一样从他们中间走过,而虞啸卿的手有点发抖,他今天特意佩着死啦死啦送他的那支南部,而他现在看起来想用那支他很讨厌的枪自杀了。

    虞啸卿:“……张立宪。”

    张立宪茫然了一会儿,他那样看着虞啸卿的时候,恐怕比我们所有人给虞啸卿的打击更大,陌生地。也是毫不谅解的。

    张立宪:“小何死了。”

    虞啸卿微微有些发抖,不过,还顶得住的,他既然来,便做好被羞辱的准备。

    但是张立宪又补了一句:“小何说,虞师座万岁。”

    虞啸卿手塌了架似的从盔沿边掉了下来,后来他就木头一样站在那看我们过身,如果不是唐基,他也许就要那样木到天黑。

    唐基:“我认得你。”

    他说的是迷龙,迷龙。完好无损痕拉都没多个的严重渎职的敢死队长,他他妈的副射手三十八天里倒了没九个也有八个。可他老哥好像只是瘦了一点。他“啊哈”了一声,傻气呵可地回过头来,当然,他没那么傻,傻到那地步是气人的。

    迷龙:“咋地啦?”

    唐基:“你是虞师的敢死队长,迷龙。你是虞师的英雄。你这样的人。虞师欠你一份奖赏。”

    迷龙还是傻气呵呵地:“赏别人去吧。坐地升三级,不如回家抱奶奶。”

    唐基:“赏一千现大洋。”

    迷龙:“……啥玩意儿?”

    唐基:“一千现大洋,现在就给。”他指着他的座车,他的兵正雷厉风行地从车后座上拿下整个份量惊人的袋子,“一千现大洋。”

    我很恨迷龙,他发梦一样的表情,看那个正往他这里搬的袋子,又看我们,他犹豫,我们的长官们便有了下台的机会。我们无法扔下他就这样走,我们就这么些人了,于是我们也犹豫了,我们的长官便几乎成功了——和我们规规矩矩踏上了那座浮桥是一样的。我真怕唐基,他要扔在炮灰团里一定是个像死啦死啦一样改写乾坤的损货。甚至比我那团长更甚,原来在他这里伤恸和愤怒都可以改写属性。我不恨迷龙了,像他这样迷醉于生活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热爱响当当的银元,他只会立刻把那些换算成真正的家、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块地、在任何他和他老婆喜欢的地方安家的权利——唐基拿一个帆布袋子就装下了他的未来。

    但我还是悻悻地盯着迷龙,我们所有人都没法扔下他走开,所以我的悻悻代表所有人的悻悻。

    我:“……叛徒。”

    迷龙嘀咕。嘀咕是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叛啥玩意啊?血肉一团。换点真金白银。叛啥?”

    一袋子银元到他手上了,真他妈沉。那小子给坠得腆着肚子,连手带肚子地托着。他脸上现出地笑容是个人在发春梦时才能有的,物我两忘,就欠流哈拉子。

    丧门星:“你腾不出手拿重机枪啦,迷龙。”

    迷龙:“重机枪?打狠啦,打烂啦……不要啦,要那玩意干哈呀?不要啦不要啦。”

    他颠颠地抱着那足五六十斤的玩意,乐晕了,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居然是颠颠儿地往怒江走——他抱着那玩意沉江倒正合适——唐基拉了他一把,笑吟吟的。

    唐基:“总要跟师座道个谢吧。”

    迷龙:“哦,道谢……道谢。”

    他总算找着了虞啸卿,也没法敬礼了,茫茫然地鞠了个躬,虞啸卿有台阶下了,抬手回了个礼,蜻蜓点水般一沾即止,虞啸卿脸上透着一股子鄙薄,比我们脸上的鄙薄多十倍几十倍的鄙薄。

    然后我们听见空中的引擎轰鸣,耳熟能详地声音并不来自我们熟悉的方向,它并不是从禅达方向一路轰轰地过来,然后在南天门顶上轰轰地开炸,而是从南天门地方向传来,我们还看不见它的时候南天门上的防空警报已经凄厉地拉响了,用的恐怕就是日军的装置。高炮通通通通地在响,我们很快就看见了漫过南天门山顶的轰炸机群,日军的,老旧不堪,我们能清晰地听到它们的机械噪音。

    虞啸卿:“脑袋都拿来下注啦?——全军射击!”

    他抢过部下手上的枪,跳到个射界良好的高处便开始射击,打是稳打不到的,但那就是戳在怒江之畔的一杆旗,横澜山和祭旗坡上的高炮开始在空中划拉火线,江边和江面的人停止了奔蹿,上万枝长短火一起在空中编织着等飞机撞进去的火网,反正我们现在有的是子弹——这是虞啸卿做得来而我那团长做不来的奇迹。

    我们也响应着虞啸卿的命令,你可以不理他,但这时候你不可能不响应这样的命令,而三十八天以来,向所有视野内的日形徽开枪也已经成为我们的本能。我们没有枪,我们从那些打得三心二意的官员们手上抢了枪,死啦死啦躺在地上把自己做了支架,没虞啸卿那么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