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团长我的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3 部分阅读

    脆说那块破布好了——被我们用竹竿挑着——从树堡里支了出去,它几乎立刻就成了那整个方向日军的的射击目标,步机枪和小炮弹齐下,它也立刻就被打断了。

    这回我们换了铁杆子。支出去,又一阵子地枪炮齐鸣。得,杆子倒没断,可飞来的还有燃烧弹,旗立刻被烧了。

    这回挑出去的是竹内连山的衣服,佩戴着我们能找到的所有军衔和勋章,衣服上缝着块我们新找的白布。白布上的无头刑天是死啦死啦画的,跟他做的所有事情一样,拙劣到不要脸的模仿,倒也有了自己家的大气。

    死啦死啦在喇叭里哇啦哇啦地喊:“竹内,调皮讶子,你不穿衣服就跑出去啦?快来妈妈这,给你把衣服换换。”

    这回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枪炮齐鸣,竹内把自己的衣服打掉了。

    死啦死啦:“淘气!”

    这回挑出去的是裤子,裤裆给割成开裆了。裤子上缝的白布这回是我的手笔啦。我想就用几根线条来突出原画的写意,意倒是会了,心里没有的神可出不来,于是它更像一个支支楞楞的涂鸦,颇似我的心境。

    死啦死啦:“竹内。我的美国朋友给你推荐一项中国发明,开裆裤,他认为这玩意又卫生又科学,战后可以靠他大赚一笔。我觉得蛮有搞头,打完战了也想给他打打长工。要想算你一份子,就快过来乖乖地换……”

    沉默。沉默之后是枪炮齐鸣。打断了。

    死啦死啦:“坏,坏,坏孩子。”

    东西还没挑出去我们就快笑疯了。这回是竹内的缠腰布,也不用缝白布了,它本来就是白的。阿译在旁边又满意又不满意地扎煞着黑迹淋漓的双手,这回是他画的,工笔得很,并且画蛇添足地把眼睛鼻子眉毛都给加了上去——这已经不合适做旗了,它更像是街头拉的洋片子。

    死啦死啦在喇叭里吵吵:“打吧打吧,反正我有的是。反正你这孩子淘气了点,可倒还爱干净,柜子里存货多得是,我巴不得挨个给你展览。”

    沉默。

    很久的沉默。

    竹内显然不想攻打自己的内裤。

    于是那杆旗一直飘摇到了最后。

    轰隆的一声,我们以为竹内又开火了,然后我们才发现那是雷声。

    我们开始聒噪起来:“下雨啦!”“下雨啦!”——我们手忙脚乱在整个堡垒里找着任何能盛接雨水的器皿。

    雨开始下了,浇淋着那杆后来再也没被动过的炮灰团团旗——它真是太合适我们了。下雨了,我们又可以活下去了。老天爷帮我们比虞啸卿和美国空军加一起还帮得更多。我们要爱惜自己的小命了。

    堡里的日子是昏昏欲睡的,因为雨一下就是很久,因为淅淅加沥沥的雨声,因为饥饿,因为无所事事的等待,因为阵发的血腥的搏杀后者就是我们无聊岁月中能杀死人的神经痉挛。

    我们抱着枪,连从一层到个二层都抱着枪,枪像是长在我们身上的皮癣、烂裆和臭虫虱子,因为谁都不知道你从二层到一层小个便的时候日军会不会也痉挛一下子,猛地打来。

    阿译在写日记,他写日记的样子真讨厌,茫茫然地望着空,忽然咬咬笔头子,然后抽抽似地写下几个字——而我一向认为咬笔头子这种事是某些写不出东西的家伙在相机面前做出的表演。唉,他和死啦死啦一样在偷窃,只不过偷得远没有我们那位团长有趣。

    除去等死找死挨饿挨渴。南天门上的日子真是很难打发,有时酷热饥渴恶臭和绝望混在一起,你就想日本鬼子日本爷爷,再冲过来一次吧,你甚至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如果他们现在冲来,你就先向他们投降再决一死战,或者死了之后再投降,可他们永远不在你想他们来时来。

    阿译在写日记,不咬笔头子了。进入了,不做表演了。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很羡慕阿译。因为他一直记日记,他有事做。我肯定他没什么可记地,不是小瞧他的精神世界,而是他永远有别人会偷看他日记的疑心,于是尽记些别人只管看去的话。

    阿译起身了,先把本合上。狐疑地扫视,没人在看他,再把本收入包里。后来他走开了,鬼知道他要去忙什么。

    阿译进入了侧室,不辣使了个眼色,我们连滚带爬地扑向阿译的包。

    这倒也没错,我们正在偷看。

    我们挤在一起,翻开阿译的日记,连张立宪、何书光这样的家伙也挤着,尊严不再。我们翻开阿译的日记如同翻开一幅春宫,急切得我们自己都觉得丢人,也是,平时这玩意倒找也不想看啊,可现在能做什么呢?

    我给众人念。必须考虑到我们中间多一半的人是把一字当扁担的。

    我:“某月某日,南天门,第十一天。空投来了,但是大部分投给日本鬼子了。美国人说,空投场太小,可我们命也就能换出那么小片空地了。而且最多维持几分钟。”

    张立宪就文绉绉地。尽管半张毁掉的脸让他的文绉绉有些狰狞:“不是大部分,是百分之九十八。我数过了。投下五十个箱子,我们才抢到一箱。”

    我挥着手让他不要打岔:“……我们抢到一箱卡宾枪弹,可我们只有一枝好用的卡宾枪。这下好啦,卡宾枪手有了一箱子弹——不辣,他眼红你了。”

    不辣就在我们周转蹦着,我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回事,腿上伤了后比以前蹦得更欢,难道他很喜欢一条腿的趣味?

    我:“不辣,你坐下好吗?做伤员也是要有涵养的?”

    丧门星:“那个东西能吃吗?”

    我:“你越来越像克虏伯了。”我不理他了,我继续:“柯林斯骂我们不保养我们的枪。我提醒他,是用得太狠,我们一直保养。柯林斯哭了。”

    何书光冲在炮眼边瞪眼等飞机的麦师傅嚷嚷:“麦师傅,不是你提醒地吗?”

    麦师傅阴郁地看我们一眼,他又回了头,但飞机并未在天穹出现。

    我:“全民协助,你再哭一个。”

    全民协助坐得离我们远远的,在研究自己的汗毛,他看我们一眼,然后就哭了——绝非表演。我们起着哄回到阿译的日记上。

    我:“……因为抢这个箱子我们死了两个人……死了谁来着?”

    迷龙:“忘了。——准是特务营的。”

    何书光:“肯定是炮灰团的。”

    我:“肯定是新兵。”

    张立宪也聪明地和我一起息事宁人:“嗯,不记得了,肯定是新兵。”

    我:“……某月某日,南天门,第十二天,昨晚日军偷袭,死了六个。我们死一伤二。早上何杰自杀了,他们叫何杰做泥蛋,泥蛋就是何杰。”

    何书光挠着头:“原来泥蛋跟我是本家啊?”

    我:“……何杰自杀了,因为知道没有药。我们还是没有药。”

    我吁了口气,我沉默,我们都在沉默,我们想着何杰自杀的那个早上。

    死啦死啦,黑着脸,站在我们休息的房间,他站在泥蛋的那堆铺盖旁边,铺盖下盖着泥蛋的尸体,渗着血,铺盖上有一个洞,是子弹穿透了泥蛋之后再穿出来地。

    我们被死啦死啦命令挨个上去看,每人必须看足五秒。

    阿译小声地抗议:“……不要了吧?”

    死啦死啦:“一定要的!你给我上来,看好!这是迄今为止死得最一文不值的一个!”

    丧门星:“……他不想拖累我们。”

    死啦死啦:“拖累谁?是自己拖不起?你们现在为谁打仗?为虞啸卿?”

    他立刻看着何书光,何书光没说什么,没抗议,没喊虞啸卿万岁。

    死啦死啦:“谁也别这么说,谁这么说我担心虞师座在那边折寿死掉!现在他不能死,跟你们一样,他还有用!为谁守的?为你们自己!为谁也守不住的!为七姑四婆九姨六奶都守不住!是为你们自己!”

    他掀开了铺盖,离很近看着泥蛋的脸,铺盖下的泥蛋不好看,死了,没死时就已经溃烂了,这从死啦死啦强忍的表情上就看得出来。

    死啦死啦猛地把铺盖给盖上了:“为自己!”

    然后他出去了,我们在屋里沉默。

    我肯定一件事,他没敬死者,但再也不会有伤兵自杀。

    我还在接着碴念:“……某月某日,南天门,第十四天,麦师傅……麦师傅,林督导也偷着叫你麦师傅嗳!”

    麦师傅,望穿秋水望飞机的一尊雕塑,雕塑回过头来:“麦你们的癞皮狗。”

    我呵呵乐着:“……麦你们的癞皮狗这回炮火指挥得非常卓越,往下的轰炸机也很卓越……除了卓越他没别的词吗?……总之在我昨晚的祷告之后,今天是最幸运的一天……原来他也出力啦?”

    迷龙:“他祷告啥玩意?他信啥呀?黄大仙?”

    丧门星:“不辣,他信什么?上帝?”

    不辣:“不晓得不晓得。原来多亏了他啊?迷龙,你也祷一个吧。”

    迷龙:“我捣死你啊。”

    麦师傅:“无信仰者。”

    我们又起哄他的评断,哄完了我接着念:“……后来分食物时迷龙哭了……迷龙,哭啦?”

    迷龙:“哭啥玩意啊?我是被那喝尿的机枪熏坏啦。”

    何书光:“哭啦,哭啦,哈哈,死东北佬。”

    迷龙:“哭你个毛驴犊子。”

    我:“你哭个阉驴犊子。

    张立宪:“得啦得啦,哭的是阿译这个王八犊子。”

    丧门星:“嗯!”

    迷龙掉头看着丧门星:“嗯,你嗯得我后脖梗子快炸了。嗯这个词,豆饼常说。”

    我拍打那颗莽脑袋,让他不要打碴:“……我们现在有了一些药,团座把口粮分了分,亏了我们十四天里又死了六十一个人,才能挣到现在。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祷告上苍,我知道的所有从没信过的神灵,耶和华、耶稣、三清、如来佛、真主、观音,尤其是我死在日军枪下的父亲,保佑他们,帮他们,他们每一个都死得比你伟大……”

    我们沉默,我还在那念念有词:“……降龙伏虎,关圣大帝,齐天大圣,五百阿罗,土地公公,茅厕婆婆……”

    不辣:“你装什么呀?”

    丧门星:“你哭什么?”

    其实我不算哭,只是眼边有那么两行。

    张立宪推了我一把:“你的嘴真是很欠。”

    我就势用衣袖擦擦眼睛:“……某月某日,南天门,第十六天,又很久没下雨了,我们又快渴死了……”

    于是我指着外边正在下的雨,它根本已经从大门外流了进来,于是所有人哈哈地大笑,时过境迁啊时过境迁。

    我低了头继续地念。

    我们偷看阿译的日记,以那小子拘谨不安的古怪眼神游历已经过去的二十四天。他苍凉着,沉默不语,被置身事外,忐忑不安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力图在这个并没什么理性可循的地方理性地生存,力图把发生的荒诞事情整理成线。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山顶很静谧,唯一有战争迹象的也就是那个怪异的树堡和它周围的空地了,但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怪异啊,被炸得像月球一样,弹片在树体甚至*水泥的壁面上嵌了好几层,月球的表面上如其说是点缀着,不如说是堆积着人类的尸体,外壕早已塌了,但我们现在有的是弹坑。

    往林子里细细地看,就能看到那些隐藏着的冷枪手,枝丛里探出的机枪和炮口,几个巨大的有轮子的铁制乌龟壳在其中悄悄地移动,那是我们在沙盘上曾经拿出来让虞啸卿伤脑筋的长了腿的碉堡,比较小一些的是可以被人背在背上的微型碉堡,只不过现在是轮到我们真实地面对它们。

    阿译记录下干渴,记录下死亡,他接了郝兽医的班,尽可能记下死者的名字,记录了我们又濒临告绝的食物,记录空投的艰难和为了得到空投物再加十倍百倍的艰难,记录饥饿,永恒的饥饿,记录日军第一百次报废的攻击,记录只有我们才懂的苦涩和自豪。

    哇啦哇啦,死啦死啦又在嗽叭里气人了,“……竹内竹内,我以几十人之众,击你数千人之寡,占了你的指挥部已经二十天之久。你要还有张脸的话,你说怎么着吧?”

    没动静,竹内选择沉默,只有阿译手笔的缠腰布在迎风飘扬。

    我们都认为竹内还有脸的话,就该自杀。我们让他的指挥中枢陷入半瘫痪,我们俯瞰四面八方的射界让整个南天门的日军必须像老鼠一样生活一代价是我们更像老鼠,我想他们也快疯了。

    然后死啦死啦哭腔哭调地开始吵吵:“东岸的弟兄们哪——”但是往下他就笑:“嘿嘿。”

    那边当的打过来一炮,在日军的正斜阵地上开花,是余治的坦克打的,以为回应。

    上得山来死啦死啦就没再向江那边说一句软话,该说的来前早已说尽。便不再说。于是阿译记录了我们永远在望却无法回去的东岸,阿译记录了不辣的腿,因为缺药,不辣的腿已经烂掉。

    我还在念着:“……不辣的腿让我想起孟烦了的腿。不,比那个更糟糕。”

    于是我也斜着不辣,丫还在蹦还在蹦,活跃得不得了,好像坐下来一会他那条瘸腿就会从身上分离了。

    我:“不辣,你啥意思啊?不是痛得坐不住吧?”

    不辣:“不是啊不是啊。”

    迷龙:“上!”

    发一声喊,大家便猛扑。不辣一个死瘸子当得住这么多如狼似虎,迅雷不及掩耳便被扒掉了裤子。我们看着他的腿。我们脸上露出一种看着泥蛋尸体时才有的表情。

    不辣一脸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有办法没得?有办法没得?”

    丧门星:“没得。”

    张立宪:“至少你那整条腿是没得了。”

    迷龙:“开什么玩笑?”

    我:“……我们还没死,是我们在和老天爷开玩笑。”

    何书光:“我说弟兄们,何书光有句话,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死的,我托最后死那位做件事,你死地时候把这鬼地方给老子们炸塌。”

    不辣:“我们没得那么多炸药。”

    何书光:“……这倒也是。”

    我们又有些郁郁。丧门星见机得快。开始猛然地又喷嚏又咳嗽,因为阿译从侧室里出来了,而他的日记本还抓在我的手上。

    张立宪:“林副团长,我有要紧的事跟你说。”

    有张让人信任的脸真是好事,尽管现在就剩半张。阿译毫不犹豫地就信了,并且打醒了十二分精神:“什么事?”

    张立宪就在那支吾:“……好像也不是什么很要紧的事。”

    阿译几乎是热切地:“我要是能做什么你就说好了。”

    他什么都不用做,我们都做完了,本从我手上传到迷龙手上,从迷龙手上传到不辣手上,我们都没动窝。可本已经回到阿译的包里了。

    张立宪:“好像没有事。哦,本来就没有事。”——他摊摊手走开了,留个下阿译又困惑又失落地站在那,后来这只小羔羊走入我们这群狼和狈之间,看了看他的包。又狐疑地看了看我们,细心他是有的,他看得出包被人动过了。

    不辣咣一下子躺下去,把那只包做了枕头——我真奇怪一个腿都要烂没了的人还能如此矫健:“啊哟,腿痛死了。再借你的包包躺躺。”

    阿译便释然了:“躺吧,躺吧。没事的。”

    迷龙就一副得便宜还卖乖的表情:“林督导。我想看你老在写啥玩意。成不成?”

    阿译就非常正式地告之:“不行。还有,别再叫我督导了。这里没有督导。”

    我:“看什么看?你又不识字。”

    阿译:“孟烦了,这样不好,因为不管识不识字,到了这个地方,都是管不得用的。”

    他一脸的忧郁和又有感悟,他总是这样,我们实在熬不过了,哄堂大笑起来。阿译惊讶到有些惊恐地对我们睐着眼睛,纸要包不住火了,但是麦师傅很帮忙,麦师傅大叫起来。

    麦师傅:“空投!空投!”

    死啦死啦也不知道从哪里扎出来的,感觉丫总能嗖地一下钻到需要他出现的地方。

    死啦死啦:“各就各位!布置火力!”

    我们钻到了属于各自的枪眼面前,准备好了各自的武器。东岸的火炮已经开始弹幕射击了,那是在清理空投场。

    今天的弹幕射击打得非常准,它炸起的泥水把我们都溅得一脸泥。

    云层里又是隆隆的四引擎大家伙在飞临,然后将会是炸弹落下,为空投场做最后一次清理,顺便完成了定份定量的轰炸,然后就会是运输机来临,投下我们生存所系的物资——最后将是我们冲上那也就百十多米方圆的空地,为每一个准确投中了靶心的箱子和周遭环伺的日军做一番搏杀。

    日军了无动静。他们早学乖了。面临空地的双重打击时绝不露头,反正等我们去抢物资时射击和轰炸就都得停下来。

    麦师傅:“GOOD!VERYGOOD!很好!太好啦!”

    我们被瀑布一样铺过来的泥水砸得很悻悻,他倒很高兴变成一个泥人。

    麦师傅今天很高兴,火力支援从没这么准过,空投的衔接从没这么紧过,以往总因松散让日军缓过气来,把空投场变成了射杀场——这归功于他为了修正火力和部署空投已经废掉了睡眠,他用来跟东岸所有两腿哺||乳|类生物磨嘴皮求情哭嚎骂人的时间比我们所有人加一块还多。我们预感到今天不会白过,阿译的日记会记上这么一笔:今天大有斩获。

    我注意到了阿译又低着头,把双手抱在了在胸前的拳。他闭着眼,亲着自己的拳头在念着成串的神仙。

    然后箱子拖着降落伞。通通地开始落下来了,跟以往一样,大部分落进了空投场之上,在这样云雾缭绕的山峦,又是战争环境,把物资投入山尖的这点空投场不是易事。我们也司空见惯,只好希望那些便宜了日本人的箱子最好是直接落在他们头上——然后最大的一个,我们见所未见最大的一个,足有齐腰高,通地一声,泥水飞溅,它不偏不倚砸在空投场的中间。

    麦师傅已经激动得快哭了,反正泥和水糊一脸,哭没哭也没谁看得见,只是我们明确地肯定他已经哆嗦了。并且现在他在最激动时总把中文和英文一块混用:“MYGODMYGODMYGOD上帝上帝上帝上帝上帝呀……”他这样毫无断句地嘀咕和叫喊着,已经完全失语了,泥巴和眼泪和水顺着他久没修理的胡子一起下淌。

    死啦死啦不激动,最值得激动的时候他总是不激动,他把两只手伸出去分切了一下。那表示我们该沿着外壕从两翼接近那个救命的箱子,“机枪!”他嚷嚷着,在他嚷嚷之前迷龙他们的几挺机枪已经对着林子里晃动地人影开始速射压制了。

    我们冲了出去,我们现在倒默契了,倒杀气腾腾了,因为人已经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已经被枪林弹雨淘汰了一百遍的人。

    雨淋在壕里。壕沟便成了泥坑,二十四天来日军扔在壕沟里的尸体从没收过。

    我们双方都绝无能让对方收尸的信任,泥坑便成了尸坑。我们在泥水和尸体中深脚浅脚地穿行,凭借一条壕沟尽可能接近空地中间的那个空投箱,只要滑倒便必然撞上某一具尸体。

    林里射来的子弹打在壕沟边沿,但日军一时没有再大的动静,我们连汤带水地架好了武器,一通猛盖,日军对这种日复一日的重复似乎也有点心不在焉,并没有做太有力的反击,那就算被我们压住了。

    死啦死啦把一个手榴弹投了出去:“抢吧。小心点。”

    玩命的时候到了,我们跳出了壕沟,还得顺手把跟着我们跑出来的麦师傅推回沟里——最好不要尝试在一览无余的空地上对林子里多我们多少倍的敌军射击了,那叫找死——我们连枪都反背了,玩了命地冲向那口箱子。死啦死啦追着,往我们的侧面一个接一个地投弹,把泥浆炸溅得竖得和墙一样。堡里地几挺重机枪也打得一忽儿不敢停,停一小下今天拿来换这箱子的也许就又要多几条人命,但真是走了好运,我们的手搭到箱子上时也没倒一个人。它硬硬的,硬得很结实,硬得在心里实在。

    我们开始拖着箱子在泥水里逃回自己的窝。死啦死啦的手榴弹早扔光了,现在是靠着张立宪拿掷弹筒在堡门前速射掩护,迷龙的机枪稍稀疏了一下,林子里地机枪火力立刻在我们周围弹跳。

    麦师傅拿着枪在壕沟里对着那个机枪点一通乱射,指望能够能给它压下去一些,现在壕沟里就他一人了。我们永远得把他留在最安全的地方,与他的国籍无关,他是我们从火力支援到物资空投的唯一所藉。

    麦师傅大喊大叫,他很安全,日军的机枪还没功夫关照一个严严实实捂在壕沟里的人:“小心!放低你们的屁股!”

    我们一边拖着箱子在泥水里连滚带爬,开枪这种琐碎事全交给迷龙和张立宪这帮子支援火力了,带着东西逃命是我们现在的大事。我还一边忙着向麦师傅挥动拳头。

    在我们这趟忙乱和狼狈中没能看到的是麦师傅身后的几具死尸爬了起来,他们和死人一样沾染着泥污和血污,但确确实实是活着的——那又是日军的设计了,派几个不要命的事先伏在战死的同伴身边,尸体成了他们最好的掩护。麦师傅还在当当地忙于射击时,一个刺刀柄猛击了他的后脑,然后他们把他翻过来好在心口补上一刀。

    翻过来——翻过来以后就发现这并非一个中国人。

    我们把箱子拖到树堡旁边时就瘫了,那样在枪林弹雨的泥浆地里拖一个半人高的家伙,真还不如一次拖八辆板车,但它立刻就被那些做掩护射击的家伙拥了进去。“太顺啦。今天刮顺风啦!”我们七嘴八舌地吵嚷着。把那个箱子拥进了房子正中间放下,那是个金属玩意。一切为了防撞设计,连锁都是死头地,要用撬棍撬。我们瞪着那个大家伙,眼里闪着饥饿的光泽。

    如果这里边是食物,我们就还能活个二十天,那就长得像一辈子。如果是药,也许连死人都能医活了,如果是子弹……唉,管它是什么吧,反正我们什么都没有。

    张立宪:“棍子!撬棍子!”

    迷龙:“我来!洒家来!哈哈!”

    他乐呵呵扛着根铁棍子就蹿过来,我们拍着打着他,给他让着道。

    死啦死啦:“麦师傅呢?麦师傅?”没人理他,他就索性蹦到了箱子上:“把麦师傅找来!这箱子要不是他开你们好意思?!”

    是不好意思,我们消停了,如果蠢蠢欲动也算消停的话。死啦死啦从箱子上跳下来。

    死啦死啦:“等着!不准开!——谁跟我去?”

    没人跟他去。连刚才在外边打火力的家伙也蹭边溜缝地走,怕的不是死,是怕看不到开箱子。死啦死啦冲我们竖了个小指头,连踢带拽地弄走了几个倒霉的。

    我们围箱子发着呆,道理是每个人都懂的。但欲望也从来是不讲道理的。

    何书光:“这也太熬人了。”

    丧门星:“我宁可去熬日本鬼子的炮弹。”

    我:“全民协助啊全民协助。”

    全民协助正比我们更没出息地瞪着箱子卖呆,云里雾里地应了一声。

    我英语:“你也有开箱权啊。”

    我觉得美国人是要很丰富的营养来养的,到现在这种营养奇缺的时候全民协助的脑袋就更慢:“我?有吗?”

    我英语:“当然有当然有。你也在联络飞机和大炮啊。”

    全民协助:“我只是帮助他。”

    我:“NO!NO!”

    迷龙:“OK!OK!”

    我也不知道那帮傻子怎么就明白我们在说什么,大概是已经饿得通灵了,七嘴八舌地“YES!”“太有啦太有啦”“开吧开吧”不绝于耳,可怜的全民协助如被催眠。撬棍子不知道怎么就塞到了他手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就伸出了罪恶的毛手,把撬棍楔进了锁头的合缝。

    我们不用再推波助澜了。全民协助从伸出手地那一下就被魔鬼掌握了。我们眼光光地瞪着,看他犯罪。

    “鬼子!上来了!”死啦死啦叫嚣着冲了进来,跑在他前边的是几个被他抓了差的倒霉蛋。地上本来就湿湿地打滑,全民协助又是最容易被这种动静惊吓到的人,一个出溜滑便压在了撬棍上,崩得个箱盖轰然开启。

    于是我们在抓起武器各就位置前还来得及看见箱子里盛的什么,张立宪甚至过去伸手抓了几只,他放开手,那白乎乎地玩意在地上蹦跳,于是验证了我们的难以置信。

    美国人的物资实在是太丰富,我们总是发梦也想不到他们都给他的兵提供些什么,之前抢到的物资里离谱的东西不是没有,报纸、口香糖、避孕套、电影海报、诸如此类,但还从来没离谱到眼下这地步,满满一箱子……乒乓球。

    死啦死啦:“布防!”

    他对我们这帮子泥雕木塑们喊着,他的眼睛也从箱子里那么掠了一下,但跟没看见一样。

    我们开始布防,每次面对未知地攻势时我们都很迷茫,但从来没象这次这样迷茫。

    每次日军攻击时都是迅雷不及掩耳地突过来,这回不一样,这回他们的几个活动碉堡先就了位开始移动,然后步炮和重机枪在后边跟着阵列移动,这样地进攻自然是比步行还要慢的速度。我们瞪着那一条就着森林边沿在雨雾中缓慢移动的线形,后来它收拢了,成了一个槌形,我们瞧着那个槌头,槌头是一辆推车,被两个活动碉堡保护着,那车没法不显眼,因为车上绑了一个原木钉的十字架,麦师傅被绑在架上。

    死啦死啦现在看起来很沮丧,从望远镜里看了一看便保持沉默了,我从他手上把望远镜拿了过来,于是我看见一个双腿已经被打断的麦师傅,嘴里堵着一块布,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和我们一样是浑身泥水的落汤鸡,但我仍清晰地看见他的涕泪横流,因为他已经痛苦得面部都已经扭曲——然后我发现他不是被绑着,而是被钉着。

    当我们再看见麦师傅的时候,他已经被拷问过了,折磨他的人也知道他什么都不会说了——实际上一天数次的鏖战下来,我们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了。于是他被派了最后的用途——用来做攻破我们的撞城槌。”

    槌缓慢地向我们压近来,慢得我们的敌人像在给我们演示一回步兵操典,慢得他们在泥地里拔足时甚至不会溅湿自己的裤腿,枪拿在手上,但并没开,上着刺刀,向我们显示着他们有再来一次白进红出的勇气。

    死啦死啦开始开枪,我们也开始开枪,冲锋枪和机枪都放弃了,我们又拿起了老式的手拉栓,砰的一枪,砰的又是一枪,连张立宪、何书光和迷龙也在这样砰砰着,瞄很久,然后开一枪。尽管麦师傅明白无误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生不如死的信号,但是我们绊住了,没人愿意用自动火力把他和日军一起送去他现在很想去的那个世界。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在这样的地方熬了这么久,瞎子也要熬成神枪手了,死啦死啦那一脸等死的冷静也让我们手稳了许多,于是一向是日军的枪准得要命,今回拧转了,我们打得几乎是弹弹着肉,日军沉默地倒下,沉默地开枪,沉默地前行,我们沉默地射击,在对射中沉默地倒下,沉默地装上刺刀。

    当我们已经开始上刺刀的时候,每个人便没有望远镜也已经看得清麦师傅了。

    全民协助开始急促地喘息和嘀咕起来,“NONONONONO……”,他这样无意义地嘟囔着,把拳头塞在嘴里,把脑袋完全扎在掩蔽物之下,投入了他的啜泣。我们不能象他那样姿意,我们上好了刺刀,死啦死啦在检查着他的几把短枪,没刺刀的人把砍刀、日本战刀、铁棍、*甚至砖块放在自己的射击位置旁边,我们是木然而非英勇地在我们将死的地方等待。“来吧,都死了吧”,我们在心里对自己说,可心里是一片空白。

    槌头歇止了,停了下来,和我们对峙着,但更像一条顾盼着自己尾巴的怪蛇。

    我们始终不知道我们这群炮灰到底给南天门造成多大冲击,后来打扫战场时发现整小队建制的守军是被铐在战壕里的,我不知道这是竹内的强制还是所谓的武士精神,我只看见他们停滞了,犹豫了,蔫了,后退了。

    日军在雨中开始撤回,没转身,枪口仍对着我们,但是像他们来时一样缓慢地撤退。

    死啦死啦的声音在雨雾中飘浮,没愤怒,没激昂,全无他往日的叫嚣。只是在平平淡淡陈述一件事实:“好像以前的一百多次一样,这次你还是打不下来。我们拿喷火器和火箭筒,你们打不下来,拿步枪,你打不下来,拿枪刺和砍刀,你打不下来,我们拿牙咬,你都打不下来。”

    我只是在看着麦师傅,麦师傅离我们近了。又离我们远了,麦师傅停下了。不是他要停下的,是日本人停下了,他们停在我们的步枪射程之外,两个活动的钢制碉堡拦在他的身前,一张桌子搬了过来。我在望远镜里看着,一个布卷被扔在桌上展开。砍的片的锯的剔的……我瞧着那整套也许疤丁用于解牛的刀具,不,没哪头牛要分割得这么精细的,它只能是刑具。

    张立宪:“……他们要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剐了他。”

    我们沉默,我推全民协助,全民协助猛力地摇着头,他就没抬过头。

    麦师傅眼泪汪汪地向着天,雨淋在他的脸上,看来日军是到死都不打算让他出一声了。

    麦师傅像耶稣,他长得一点不像耶稣。可每个好人死时都像耶稣。麦师傅要死了,可即使他像耶稣一样被钉着,我们还在奢望他能被送进战俘营。谁都知道,战争快结束了,谁也不该在这时候死去——尤其麦师傅这样的好人。

    死啦死啦:“会操炮吗?”

    他瞪着我。我莫名其妙地摇头,然后我明白是要我翻译,我向全民协助翻译。

    全民协助:“NO……NO。”

    死啦死啦:“帮帮我——帮帮他。”

    我不确定全民协助是否听懂他的话,但死啦死啦的表情里总是能同时放下强迫和安慰。全民协助又一回开始做无助的啜泣,那门九二步炮本来就对着门口,现在已经被我们推了过来。

    我对着全民协助地耳朵根吼英语:“帮你自己!”

    全民协助哭泣。哆嗦。操炮装弹——我不知道人怎么能同时做到这三件事情,但他是个技能娴熟的军械士。尽管声称从不对人开枪。

    日军已经在麦师傅身上下了第一刀,同时扯掉了他嘴上塞的布,那是为了让我们都听到他的惨叫,于是我们听见一句我们熟得连做梦都能说出来的骂人话从雨雾中传来。

    麦师傅:“你妈拉个巴子!”

    如果不是全民协助,我们几乎就要想笑,全民协助在哭泣,在哆嗦,在校炮,我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哆嗦着校炮,但他就是抖得像外边雨水浇淋的草叶。

    死啦死啦贴着全民协助地耳根子大叫:“好了没有?!”

    第二刀已割下去了,第二刀会让日军满意的,第二刀的时候麦师傅开始惨叫。

    全民协助捂着耳朵把自己团在炮轮子下了:“NO!NO!”

    我从瞄准具里看了一眼:“好了!”

    于是死啦死啦尽他最快的速度拉动了炮栓,轰的一声,炮的后座把他都撞翻了,那发七十毫米炮弹穿飞了雨雾,全民协助哆嗦归哆嗦,瞄得是着实不含糊,什么都没有了,那辆车没有了,麦师傅没有了,一个钢铁的王八壳子在空中翻飞。

    我陪着全民协助坐在角落,因为我是能用他的母语和他交流的人,其他的人各有各忙,我们尽力让这固守地岁月回到平常,其实用不着尽力,凭本能我们也能让它回到平常。

    全民协助已经不再哆嗦了,他现在改成了发傻。

    全民协助英语:“我恨那个人。”

    我英语:“哪个人?”

    全民协助英语:“在箱子里装满了乒乓球的人。”

    我只好苦笑英语:“我用了小半辈子来学习荒唐。”

    全民协助英语:“你去过堆放物资的地方吗?”他也不看我的摇头:“那里就像一座山,很多我这样的人在那里晃,脸上写着与我无关。对啦,我就是那个会把乒乓球装进箱子里的人。”

    我英语:“别说啦。别说啦。”

    全民协助英语:“他是惟恐别人把乒乓球装错箱的人——他很讨厌。”

    然后他就又开始哭,哭得好像世界上他最亲爱的人去了。

    我发了会呆英语:“麦师傅是个好人,他来自密执安州。”

    全民协助英语:“什么?”

    我英语:“麦师傅的墓碑。我给他想的墓碑。”

    全民协助没说话,他的沉默我不知道是赞同还是反对。

    我们没天真到忽略美国在这场战争中有与我们不同的国家意志,但像麦师傅和全民协助这样比我们离家更远而来地,他们确确实实就是好人——后来我又想起很多的好人,在我后来的一生中一直相信世界上充满好人。好人就是平平静静和你一起生活在世界上的其他人。

    麦师傅后来确实拥有一块小墓碑,在个比中国人战死之地更便于吊唁的地方。七十七岁那年我发现马萨诸塞州的阿尔杰·柯林斯也曾来过,七十七岁的我对着个一生再未谋面的家伙微笑:全民协助是个贱人,他一辈子也没改掉他的恶习,他仍然热爱涂鸦,即使那是他的热爱,即使是来到中国。

    我们把那口箱子抬离主堡,因为它在这里很碍事,因为我们一看见它就立刻会想起什么。

    我们后来把麦师傅放在我们停尸的地方——我们放下了那箱乒乓球,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麦师傅和麦师傅在这世上曾寄居过的肉体。

    我们放下了那口箱子。放在已经横三层竖三层码成了垛地尸体旁边,那都是我们曾经的袍泽——不。永远的袍泽。

    炮弹在炸着,子弹在飞着,狗肉嘴上叼着什么,瘸着拐着在战壕里穿行,有时它跃出壕,有时又蹿入壕里。身边的那些失近弹几乎不形成干扰。

    麦师傅的死是给我那团长的最大打击,他失去了所有的支援,至少在全民协助能够接手之前。这些青黄不接的日子里,真该好好看看狗肉,它穿行炮火为我们叼来野物时,就像瘸着的黑色闪电,子弹根本碰不到它,或许日军也热爱这样通灵的生物,刻意错开了枪口。

    狗肉几乎是在用战术动作在向树堡接近,而且它的战术动作远比我们标准。

    我们呆在主堡里。仍守着自己的枪,但已经都饿得没力气了,蹿进来的狗肉让守着门的张立宪挣扎起来,没有什么可惊喜的,他从狗肉嘴上拿下一只山鼠——他一边心不在焉地拍着狗肉。一边看着那只山鼠发呆。

    何书光:“没办法,山都被人掏空了,你还当它能给叼回头整猪不成?”

    丧门星:“日本人也在挖野菜了。我看见的。”

    迷龙:“我也想挖。他有种别开枪啊。”

    都没力气说话,不辣过来,把山鼠拿了,丫比出够放个整人进去洗澡的锅子:“要得。我给你们煮这么大的一锅汤。”

    他蹦着去了。他是我们中间唯一还能蹦的一个。也许是一条腿使劲反倒让他节省了力气?我瞧着他做如此的胡思乱想。在我饿得发晕的视野里,不辣模糊一团。倒像是飘着地,但实在是连我的视线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