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团长我的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2 部分阅读

    要去了,你连交代的话也省了。”他实在难忍他的郁愤,现在连好郁愤也被泡胀了,泡散了:“我看出来了,吊胡萝卜的杆子就是系在驴子头上的,驴子走一步,胡萝卜也走一步。”

    唐基:“这是什么话呀?有转机,大有转机——这回有救了,师座!”他走近来又拍了下虞啸卿,放低到一个亲切的声音:“虞侄。”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虞啸卿:“有没有得救我不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什么转机!刚才我跟那上边的通上话了,伤亡早已过半了!昨晚两个重伤员自杀了!张立宪拿着话机只跟我哭!龙团长只问我四个字,哪天能来?!——然后我就听见打枪,现在枪声都快响没了!”

    唐基:“我跟你说。你跟我来。”

    虞啸卿:“川军团能退回江这边的只有几十个,加上那上边还有几十个!川军团已经全军覆没了!”

    唐基:“你跟我来。听我一席话,你不会再对我发脾气。”

    他匆匆地走,虞啸卿又能如何呢?——只能跟着。

    唐基在滩涂上匆匆地走,找一处幽静的地方。雾大得很,他也不用担心被对面打到。虞啸卿没好气地跟着,他的眼神也许足够把前边那半老人精的魂也剔了出来,可现在他对着的只是个无知无觉,也不想有任何知觉的背影。

    唐基,为虞师做了最多的人,他在虞啸卿火线升任时悄然到来,接手了他虞侄应接不暇的一切琐碎,从此虞师成为倍受青睐的主力。他真诚得连真诚也成了面具,他的前额上永远写着四个字——解决问题,后脑上那四个字要叫人看见了就不寒而栗——不惜一切。

    不惜一切解决问题的人站住了,礁石、清水、晨雾,一切都很好,唐基回过头,带着解决问题的表情。

    虞啸卿:“不走了?我当你要去找个温泉泡着才好说呢。”

    唐基:“一夜奔波,唇干舌燥。”

    虞啸卿:“李冰,跑着去给副师座泡杯普洱来!你小子再要这样干瞪眼看着,就得和南天门上的小张小何一样没有前途!”

    李冰只好把话里的刺剔了,当没听见,飞跑着去了。虞啸卿回身时,唐基正在礁石边掬水喝。老家伙白发苍苍,山寒加上了胃寒,冻得缩手缩脚,看得虞啸卿不知道怎说才好。

    唐基回过头来,看着他的虞侄时,笑得几乎有点烂漫:“我说有转机,它就是转机,而且是大转机。虞侄,要打了,不光要打。而且是立刻就打,不光立刻就打。而且要大打。”

    虞啸卿那一下惊喜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这么寒的水您怎么就喝?我喝下去都要从牙关一直凉到肚里……”

    唐基七十二变的脸便立刻又变了一变:“我这辈子是欠你虞家的债了,一生都拿来还了还在乎个胃寒?我说虞侄,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虞啸卿:“……我立刻就去组织进攻,总还来得及把海正冲团送过去抢他的一防。”

    唐基的脸便又变了一变,变得那冰寒的江水似乎都上到了脸上:“你就真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虞啸卿已经很摸不着头脑了,现在他在他的虞叔面前就恰似张立宪们在他面前:“要打。立刻打。大打……不是吗?”

    唐基:“大打是一个虞师的事情吗?”他那张脸立刻又春暖解冻了:“虞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上边现在也是决心已定兵行险着了,险得就跟当日我们把个死刑犯捧作川军团似的,现在瞧可是走得对了。”也不知道他是在夸虞啸卿还是夸自己:“虞家人,傲得很啊,从来就走险棋。”

    虞啸卿:“……我没明白。”

    唐基:“你生平之志不外是振兴中华。你想就凭你这一个破烂师来振兴中华吗?今年贵庚?我知道,可你说来听听,我想瞧你说你年岁的表情。”

    虞啸卿只好回答这明知故问的问题,那并不是愉悦地:“三十有五。”

    唐基:“张学良在你这把年纪带多少兵?哦。你瞧不上趁父荫的,说你最敬佩的岳飞,岳飞在你这年岁带多少兵?”

    虞啸卿:“岳爷爷三十九岁上便教人陷害了。”

    唐基:“我瞧你也差不多了。之前呢?”

    虞啸卿很是抓挠不着,抓挠不着便只好老实回答:“二十三岁升秉义郎,二十六任江淮宣抚使司右军统制。收建康后升任通泰镇抚使……”

    唐基:“统制相当个现在的什么?”

    虞啸卿:“跟个军长差不多吧。”

    唐基:“明白了?”

    虞啸卿:“还是不明白。”

    唐基:“你的脑筋又能否在南天门之外的地方使使?大打就是怒江防线的整个军甚至几个军大打,你禅达的一个师就只好叫小小扑腾。上峰现在有意以虞师为主,左右翼的友军师为辅,轰轰烈烈打它一场决胜之战。你觉得怎样?”

    虞啸卿:“那当然是梦寐以求的事。可是现在……”

    唐基:“山顶上的?你自己说了,伤亡过半,就剩得几十人了。龙文章是个好人。可好人不一定教人学好。什么时候你就变得这样冲动了。为了几十人扰了全局,是个小连长都做不出来的事情。你堂堂一个师长倒就做了。”

    虞啸卿愣了很长一会,开始苦笑。我想除了我们南天门上的人,每一个人都会同情那样的笑容:“理都被你们占尽了。这是打一巴掌,再轻轻摸两下,是不是?谈判桌上的纠缠是真的完了,这碗羹要重新来分,唐叔您也真是手眼通天,这样的羹也能给我弄一瓢来饮。”

    唐基:“今年贵庚?”

    虞啸卿:“干嘛又再问一遍?”

    唐基:“你不愿意说,可见你也心焦得很。三十五啊,听说人三十五以前是活上辈子积的德,三十五往下就要靠这生这世了。三十五啊,岳爷爷二十六就已经是军长了。”

    虞啸卿:“我敬的是岳爷爷的一生为人。要说敬他升迁之快,那我更敬他的风波亭。”

    唐基:“风波亭就在对岸山顶上。去吧。辜负你的一生才学和本来可做的事情。你比不上岳飞,不会有人记得你,因为你什么也没做过,只是个把岳飞挂在嘴上的短视之徒。”

    虞啸卿轻轻地挪动了一下他的脚,但是迟疑,并且没再挪动。

    唐基:“去了。你一败涂地,你虞家从此失势,不但于事无补,连给他们的支援也要断了。没去,整个军的攻势实则是由你调整部署,只要行动得快,山上的还有得救,而且这战打完,你是副军长甚至军长。”

    虞啸卿轻轻嘟囔了句什么,说的是什么怕是他自己也听不清。

    唐基:“你三十五啦。说好听你雷厉风行,说难听你是热锅上蚂蚁。说好听你是空负报国之志,说难听你是一事无成。你父亲送我出门时就让我跟你说,可我特地放到现在才跟你说。你父亲说中国这些年要靠枪杆子,也许我儿子是天才,可只带一个师的天才在我眼里就是个孙子。”

    他瞧着虞啸卿,虞啸卿已经不嘟囔了。他在沉默,而且沉默都难掩他的焦虑。

    唐基:“在我眼里也是个孙子。”

    虞啸卿没说话,没说,三十五岁仍没做过什么的虞啸卿,在虞啸卿自己眼里也是个孙子。

    在和虞啸卿通上话的时候,我们又被日军攻击了一次,现在双方的尸体从我们用一切什物搭筑在大门前的那个斜坡形工事铺了进来,斜坡上有最密集地尸体,密集到迷龙搬来搬去的马克沁都被尸体包围着,张立宪在清点他的火箭弹。最后一发了,这个现实让他愁得都不想去拔开两只从工事悬垂在他头上的死人手,最后何书光放下了他的喷火器帮他把那个死人推开,死人顺着斜坡滚了下去,他们俩倒还真是好哥俩。

    尸体——双方的尸体从斜坡上一直铺了开去。铺进雾里,再远就看不见了,全是雾。泥蛋这种乡下人倒比我们来得坚强一些,他和几个同类正尽可能地把上边的尸体清入外边的沟壑,不仅为了防疫,子弹射在死尸上。那种声音实在让人宁可在噩梦中被吓死。

    我拆开了我的枪在擦。全民协助没说错,这是我们与死亡之间的唯一一道屏障。

    我瞧着泥蛋站在斜板上看了看我,忽然发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莫名其妙得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泥蛋:“好大的雾。不晓得他们会不会打上来?”

    我看了眼外边的雾,雾是越发大了,正因为那样大的雾,所以我们全部得枕戈待旦,然后泥蛋便瘫倒了,和他拖着的死尸一起滚落。

    我:“毒气!毒气!”

    第一次在南天门发过的噩梦这回好像又要发一次了,只是这回是致死的毒气。雾气和毒气混合着,从那一片白茫茫后出现影影绰绰的人影,子弹密集地射了过来,我们一边往脸上扣着防毒面具,一边尽可能密集地把子弹射了出去。何书光拖着他的喷火器直奔二层,土造的燃料喷得不远,但他至少还可以从那里封锁大门。第一批从雾气里冲出来的日军被他淹没在斜刺喷出的火焰里了,但那孬玩意使得实在太频繁了,第二回火药信管没点着,一批同样戴着面具的日军便冲了进去。

    死啦死啦:“上刺刀!上刺刀!”

    他的声音闷在面具里听不见,但看他上刺刀的动作我们也都明白了。我们蜂拥而上,刀尖对着刀尖,如同两个古代的长枪方阵在互相用枪头戳来挤去,所有人都被熏得晕忽忽的,所有人都如喝醉了酒一般,拥出去又被挤回来,挤回来又再拥出去。

    虞啸卿终于没能用上这场大雾,竹内连山可用上了,那是个剽窃大师,他的战术几乎是我们冲上南天门的重演,并且在厚重的雾气里加上了糜烂性毒气。它几乎改变了战局,如果攻克大门就算攻占,那我们这天被攻占了几十次。

    不辣闷在面具里惨叫,我以为他死定了,但他只是被人用枪刺戳了大腿。那家伙掀掉了人的头盔,连面具一起掀的,他拿手榴弹当锤子,跳在人身上砸人的头——其实没必要,他掀开人面具的时候,对方已经在捂着脸惨叫了。

    死啦死啦顺杆子爬上了两层,终于指示着刚修好喷火器的何书光从二层的枪眼上喷出一条火焰,火焰没进了雾里,也把后续的日军给截断在火龙之后。

    我们终于可以往外拥而不再被撞击回来了,我们拥出了大门。死啦死啦在二层开着枪,发号施令:“迷龙!张立宪!”他拼命地将两只手分开往两边划拉,那意思是让他们占了门外的两侧外壕。

    好吧好吧,这样地日子过着,唯一的好处是什么样的王八蛋也打出默契来了。我们拥出门外,然后落进壕沟,迷龙在人帮助下连架子抬出了他的马克沁,他的副射手又被流弹打死一个……第几任了?不记得了。

    落进壕沟里,踩在那些刚抬出去的死人身上,真是让人作呕。张立宪摔在我的身边。我把他拉起来,那家伙没好气地闷在面具里大叫着:“装弹!装弹!”

    何书光的燃料又喷没了。雾里的日军还在冲上来,竹内连山这回还是势在必得,我知道张立宪要打的是救命弹。好吧好吧,装弹装弹,仅此一发的救命弹。我帮他把火箭弹推进发射筒,拍打他的头盔。

    火箭弹并没打出去。只有迷龙的机枪单调地在响,在雾里并不太形成杀伤力。我窝在张立宪身边使劲地放着枪,我瞄了他一眼,那碍事的面具让他根本没法把火箭弹打出去。

    那家伙没过大脑就把面具给扯了下来,好吧,这回他可以瞄准了,一个从雾气那边发射过来的毒气弹就落在他身边喷射着气溶的油性烟雾,他没管,仍然瞄着日军的最密集处打出了那发火箭,爆炸。

    不辣瘸着蹦着往那里摔手榴弹以增强效果。日军发出强弩之末的叫嚣。然后退却了,像是随着雾气消散了,刚才的殊死之战也许是我们集体发的一个大梦。

    但是张立宪在我脚下滚动,死死地抠着自己的脸,我也真服了这小子。这时候仍记着我的仇,至少记得我是谁,他在我面前把从喉咙里崩出来的惨叫在嘴里咬住。

    我跪下去,摁死了他,给他扣上了面具,顺便我还打他。不厚道。可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然后我尽力把他拖回树堡。

    我拼力地把张立宪拖过那些死尸,我身前身后站着的也是些摇摇晃晃僵尸一样的人们。伤亡惨重得很。我也管不得毒气散没散尽了,我摘下面具便开始干呕,也呕不出什么来,而且没呕两下我就栽倒了。

    过了一会丧门星过来拖起我的两只脚。

    我:“没死。”我指了指张立宪:“他死了。”

    张立宪一拳挥了过来,在面具下他还得忍受让他晕天黑地的痛楚,那拳着在我身上也像娘们一样没劲。

    我:“命大。他也没死。”

    于是丧门星便改拖张立宪了,没死总不好用拖的,我爬起来将就着抬张立宪地脑袋,可我也没劲,几次地抓不住,把他给磕在地上。何书光撞了过来,推得我摔在地上,他接手了他朋友的脑袋部分一只是又烦劳张立宪狠摔了一次。

    我:“得,这摔比上几回加一起还实。”

    张立宪算是被人抬去治疗了——如果没药的治疗也算治疗的话。我就躺在地上不再起来,不辣从我身边蹦了过去。

    我:“喂,拖我。”

    不辣:“你又没死。”

    我:“动不来了。”

    不辣犹豫了一下,便开始拖,他真是用拖的,拖着我的两只脚,因为他只有一条腿能使上劲。

    我:“嗳嗳,我又没死。”

    不辣:“哦哦,搞忘了。臭大蒜味,熏得我脑壳都空了。”

    他总算是把我搀起来,让我可以有个依靠,我们两个瘸子一起往伤员呆的房间瘸,我一边跟他抱怨:“是毒气啊。臭你个大蒜。”

    不辣:“那我怎么没死?”

    我懒得跟他去讲什么致死剂量,对个文盲来说这每一个字都是要解释到沧海桑田的问题:“天天闻死人臭,你又吃那多么辣的。毒不死啦。”

    不辣就高兴了:“真的?”

    我:“你最好别当真。”我指着他腿上的伤:“风水轮流转啦。”

    不辣:“嗯,你书都白念啦,伤都跟我个粗人伤一个地方。”

    我:“我先伤地。是你跟我伤一个地方。”

    不辣就嘿嘿地笑,因为他没能占到这句嘴上的便宜。何书光烧过的粮库现在放死人,放我们自己死地人,死了的日军清出去,而另一侧就是我们轮换休息的地方。我们去休息的地方。

    我只是偷眼看不辣的腿,我想他那条腿怕是要保不住了。

    伤的同一个地方。只不同的是我没看见扎向我的刀,我在逃跑;他瞪着刀锋直面,他在冲杀。不辣骄傲地涎笑,他可以骄傲。

    伤员和非伤员住在一起,因为我们已经快没了非伤员,而且枪声一响,伤没伤的,只要还动得了的,都得爬起来去抡上剩半条或者更少的性命。很多人,但很安静,痛楚来得太狠倒也就不呻吟了。

    张立宪和泥蛋已经被我们放在地铺上——除却已死的,刚才这一战他们俩是伤得最重的。一直暴露在毒气中的泥蛋还没死算个奇迹,可我并不相信他能活下去,这类路易氏气和芥子气混装的毒气弹没有潜伏期,十二到二十四小时后他身上将会大面积溃疡和坏死,连同他的内脏。我们只能束手无策,因为我们根本连用来清洗感染处的水也欠奉。张立宪只短暂地暴露,但气溶胶就在他身边挥发,他仍然戴着防毒面具,我们也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他们两个瞧上去都深度昏迷了。

    我们实际上都不同程度受了伤,防毒面具加上卡其布衣服不可能防住糜烂性毒气,每个人暴露在外的皮肤都有搔痒,过不久也许溃烂。那又怎么样呢?既然不可能得到治疗,索性便不要想了。

    麦师傅在隔壁对着他的电台在做永恒的吵嘴,那已经快成我们堡垒生活的背景音了,而他绝望得已经连密语都懒得用了,“我要这个要那个!要药品要食物要水要弹药要武器要人要空中支援!要你们说了一万次的进攻!我什么都要,因为你们什么都没给!”

    我苦笑,不辣在屋里蹦来蹦去,试图用仅存的一卷绷带救下屋里所有被毒气伤害了的人,我对他树起一个小指,然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门口响。

    迷龙:“谁有尿啊?”

    我们愣了一下,还笑得出来的人哄堂大笑,迷龙拎着一个铁桶,桶在膝边晃荡,迷龙很难得地有点赧然。

    不辣:“迷龙,你的副射手呢?”

    迷龙苦着脸:“又死球啦——谁有尿啊?”

    我:“谁想尿啊?有尿给他一口!”

    迷龙:“你个缺德玩意,你家尿才论口的呢!我是拿来灌枪筒子的,我那枪要烧坏了你就拼刺刀去吧你就!”

    不辣:“下雾天会不会有雨啊?”

    迷龙:“鬼知道。这里的天变得比虞啸卿还快。”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们忙冲他嘘手指头,因为何书光正打外边进来,他也拎着个桶,迷龙一看就眼直了——桶里明晃晃的有半桶的液体。那家伙径直在张立宪身边跪下,去扯他哥们脸上的防毒面具,我们一直以为昏迷了的张立宪忽然伸出一只手,摁住了何书光的手,原来他一直闷声地忍着痛。

    何书光:“求求你,让我看看。”

    张立宪摇头。

    何书光:“不过就是一张脸。”

    张立宪于是开口了,他的声音像我想起传说中吞炭毁容的人,一个不像来自人间的声音:“就是一张脸,让我们撑到今天。”

    何书光:“还要撑下去的,撑到回去,跟师座说我们没有丢脸。”

    也许这对张立宪是种触动吧,张立宪松开了手,于是我们从摘开的面具下看到张立宪的脸,半边在溃烂,半边仍清秀,清秀的那半边仍然骄傲得很,那样明显的骄傲只能是强撑的。何书光用布从桶里浸了他盛来的液体擦洗,不知道哪根筋让他想起来看眼我们,我们忙把脑袋转开。

    迷龙:“烧光的,你的水能均给我机枪用吗?”

    何书光:“不怕死的就拿去用。有鼻子不会闻吗?”

    迷龙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这东西还能使吗?它搁我脸上了,我也不知道干嘛使的。”

    张立宪和何书光那副德行忽然让我很不想贫,我伸出只手指在桶里蘸了蘸,我的鼻子也早在尸臭硝烟和毒气中熏毁了,我放嘴里尝了尝。

    我:“汽油。”

    迷龙苦了苦脸,他一定在想象他那机枪烧得像炸开的喷火器:“有病。”

    我:“别说,还挺对症。没见肥皂洗不净的衣服拿汽油一蹭就掉吗?”

    何书光不看我们,只是细细地拭擦他朋友的脸。张立宪面无表情到象睡着了一样。我不知道汽油杀到溃烂的血肉里有多痛,反正他死死抓着他朋友的衣服。我也不知道对张立宪这种小白脸来最大的痛楚是什么,是否失去了他的小白脸?就算他自认很铁血很刚强。

    何书光干巴巴地:“这不是闹着玩的……你们都擦一下。”

    求之不得,我们于是各寻破布,为自己受了沾染的部位拭擦。我擦完了手擦脸,后来我从捂在脸上的指缝里打量着那两个我们中的异类,什么样的刚毅都用完了,张立宪呆呆瞪着天花板,而何书光眼都不眨地看着他的朋友,似乎他的目光能阻止那张他最熟悉的脸继续溃烂。

    后来何书光猛地把头低了下来。两颗眼泪落在张立宪地脸上,而张立宪信手把他推开了。

    何书光再也不会喊虞师座万岁了——我太明白他在哭什么了。哭他的信仰就此消亡。

    我们沉沉地让自己睡着,睡不着也得让自己睡着,外边零星地枪声已经扰不到我们了,有本事把这鬼树炸塌,大家一了百了。

    张立宪在他的铺上挣扎,何书光在外边轮值。我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管他,于是他很是手舞足蹈了一阵子,他呻吟和呼吼,像个孩子一样不安份,几下拳脚都着落在我身上。得了得了,我爬起身来打算翻个铺位。

    张立宪:“师座!”小说整理发布于ωар.zzzcn.com

    我回了身,他在说梦话,连半张还完好的脸都扭曲了,对我一个多年群食群宿的人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而且这事好玩了一我躺回我的铺上。

    我:“嗳。我是师座。”

    那小子便把铺的盖地全捂在自己脸上,也真难为一个人忍到这个地步,即使在睡梦里哭泣仍是把啜泣给压住。那帮家伙本也被吵醒了,也知道我要干什么了,拱起来的翻起来的兴高彩烈地看着。连师里特务营的也好不到哪去一漫长的死守,有趣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一群男人看一个男人在梦里哭真是很好玩的事情……我们窃笑并且不知道为什么要窃笑,也许没那么好玩。

    不辣也来凑趣:“乖乖,师座不要你了。”

    那小子把头捂在被子里大声地啜泣了一声,我忙活着揍不辣,太大刺激要把睡着的人搅醒的。没得玩了。

    我:“你师座自己都是找不着南北。骨头都是硬给自己看的。那你还不得早晚靠自己分辨东西。”

    迷龙诧异地看了看我:“安好心了呀。梦里头给人开导?”

    我:“我不欺负残废。”

    ——我一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瘸腿,而张立宪在折腾中又用乡音发另外一种声音。清醒的人能追得上另一个人发梦的逻辑吗?

    张立宪:“妈。姆妈。”

    我们本来笑得不想笑了,但我们又笑了。

    迷龙:“乖儿子。”

    不辣:“我是你妈。”

    我也不甘人后,不欺是大处不欺,小处则不欺白不欺:“儿子,你是不是要尿尿?到地头了,没人看见。畅开了尿吧。嘘嘘,嘘嘘。”

    那几个家伙笑得快把拳头都塞到嘴里去了,也不知道张立宪尿床了没有。我们着实是等得心焦,他老兄没事人似的抱着铺的盖地嘟囔,嘟嘟啥也听不见。

    不辣:“尿吧尿吧。水声响啦,水都流出来啦。”

    迷龙:“哗啦,哗啦。”

    可张立宪那家伙又换了牵挂了,他忽然间口齿极为清晰地——清晰得我们都以为他醒过来了,我们一骨碌扎回自己的铺上。

    张立宪:“我是你的丈夫,你的哥哥,你的弟弟,你的情人。”

    我心里硌楞了一下子,我知道他在对谁说话。而他仍然没醒,实际上随着溃烂而来的高烧就让他处于半昏迷状态,而迷龙们又试探着爬了起来。

    迷龙:“啥意思?他到底是啥?”

    我:“你做好一样就成啦。做完人,要累死地。”

    张立宪:“累死也要给你那个瘸子搬不动的幸福。”

    迷龙扑哧地一声,不辣涎笑着看我,这好,我这叫引火烧身。

    我:“那你会把她也拖累死的。”

    张立宪:“不会。我只是和她煮饭来着。”

    煮饭?我心里如被刀剜了一下,痛得我连表情都僵硬了:“我们也只是煮饭来着。”我刻毒地笑了笑:“煮饭。”

    张立宪:“你那是张什么鬼脸啊?死瘸子!我说煮饭就是煮饭!就是和她煮饭。什么也没做!”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家伙已经醒了,在冲我咆哮,我冲着他嚷嚷回去:“你那又是张什么丑脸啊?!演《夜半歌声》啊?!你点把火把自己烧了呀!”

    不辣:“醒了?”

    迷龙:“醒了醒了。”

    张立宪醒了,一帮看热闹寻开心的货倒倒头就睡了,反正我和他吵架的戏躺着也可以看——于是我和张立宪象两条被拴在一根链上地疯狗。

    张立宪:“我想用强来着!她也没说什么!就是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畜生!”

    我:“哈,畜生好大的出息!”

    张立宪:“她就跟我说你!只跟我说你!我说我要死了,她说你不会死的,就跟我说你!”

    我们两个,都很狰狞。一个比一个狰狞,互相瞪着。但是我傻着,我很想掐死面前这个该死不死的四川小子,可我忽然发现我的血液好像都截流了,我使不出力气。

    我该立刻就掐死他,他在报复,让我的痛苦乘以十倍二十倍。让我在这样的地方居然又有了生的奢望。

    而四川佬还在吼,还在叫,了不起的是我的同伴们,他们仍能厚着脸皮装睡。

    张立宪:“她没钱吃饭!我去买地米和菜!我们做饭!她家烟囱坏的,熏得我们够呛!可我们还做饭!”

    我在愤怒中难堪地挠了挠头,这么说我自以为把烟囱修好了可还没修好?

    张立宪:“我把饭烧糊了!她把菜做咸了!她说锅巴也很好吃,要是有很多地油,就可以做平地一声雷啦!”

    他根本是在控诉,同时又在回味,我瞠目结舌。我不知道他这样声嘶力竭地在控诉什么,不,我太明白了,他不过是在控诉他的绝望,他失落的信仰和无望的爱情。如此而已。

    最后我挠了挠头,掏了掏被他吵得嗡嗡响的耳朵:“……什么平地一声雷?”

    张立宪:“就是炸锅巴啦!”

    这六个字有什么好哭的吗?可他就是大哭起来,而且是一个男人倒掉了所有架子时地大哭,他干脆是哭倒在我这个死敌的怀里。我很难堪,推开了也不是,抱紧了也不愿意。现在最瞠目结舌的不是我了。而是我们那些穷极无聊的观众。何书光猛冲上了上来。看表情他冲上来时以为我们已经把他的死党砸成了肉饼,现在他也加入了瞠目结舌的行列。

    后来我随手摸到了我铺上的水壶。我宝贵的水,每个人每天定份定量的水,我摇了摇壶,还有个底。

    我:“你发高烧呢。你不渴?”

    张立宪没表示什么,我便把壶嘴塞到他嘴里。他现在的神智跟个婴儿也差不多,干裂烧炽地嘴唇接触到一点水便开始啜吸。

    迷龙哑然很久,以这种方式表达他的大惑:“伤着哪了?咋都成娘们了?”

    何书光便瞪着他,冲过去把他拽了起来,迷龙以为要拉架,惊喜交集拉出个打架的架子——何书光结结实实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迷龙惨叫,砸回了他的铺上。

    我面无表情地瞧着他们几近歇斯底里的胡闹,给张立宪喂着水。

    人渣和精锐终于一样了。

    第三十六章

    我们睡眼惺忪地听着从头上穿越的炮弹破空之声。张立宪瞪着完好的那只眼,睐着受伤的那只眼,我恼火地眯着两只眼——它是来打日军的不错,可能否炸到深埋工事中的目标是一回事,而且它实在太扰我们的睡眠。

    张立宪嗓子嘎了,可嘎了后话倒多了,这和他把什么东西已经给从心里剔除了有点关系。他现在嘎着嗓子给我们播报:“……基准打完。博福斯七十五,一炮三发放,一零五。榴弹瞬发,引信瞬发,全营一炮两发放……”

    倒是内行,内行到像是他在指挥,只是绔气得可以,他放下了,很多坚挺了多少年地东西也放下了,包括腔调。丧门星使劲把脑袋往铺盖里拱,迷龙掀了铺盖生气。

    丧门星:“定时定点地干啥呀?”

    迷龙:“定时定点的你又不管送饭?!”

    他们还想睡,我们也想。可炮弹群打脑袋上飞过时你睡得着吗?嗖嗖呜呜地在空气中划出断裂,我们好像在火车轮子底下。然后咣咣咚咚地感觉着震动。没人说话了,说话也要被淹没在声浪里。

    麦师傅出现在我们的门口,麦师傅激动地用英语嚷嚷着,全民协助更激动地在他身后跳踉,挥舞着两只手,他们的喊叫全淹在爆炸声中了。然后他俩跑开了。

    不辣:“吵么子?”

    我一边往起里爬一边翻译:“来啦。救世主来啦。”

    我们乌乍乍地往外抢。阿译激动地流着眼泪,也许是炮烟熏的。

    阿译:“救世主来啦。救世主。”

    迷龙:“外国神仙?”

    反正我们莫名其妙地激动着,惟恐落后一步被鬼知道长啥样的救世主抛弃。

    从我们的炮眼里瞧出去,炮弹还在炸,只是已经不像刚才张立宪念念有词的那样全营全连一炮几发放那样有声势,江那边的火炮总是这样的,先猛一个压制,然后再阻断式射击,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能听见永远压得很低的云层里传来一种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现在最激动的是我们的两个美国佬,为了从炮眼里能看到天空。全民协助已经把脖子拧了过来,而且差不多已经快到爬在地上,可这还是徒劳。麦师傅就更激动啦,他根本是往视野更好地门外冲,我们又对疯子一样地把他抓了回来——否则他就只好一身窟窿地回来了。

    麦师傅:“飞机!飞机!”

    我们总算是明白了。原来那就是救世主了。我们把全民协助从地上拽了起来,为了能弯到一个能看到天空的角度他已经把自己摔在地上,最激动的麦师傅被死啦死啦死摁回了安全地带。

    死啦死啦:“看得见啦。看……你瞧,声都听见啦。”

    我不知道人怎么能瞧见声音,但听着实是听到了,低沉的。一定是四引擎的大家伙。隆隆地从云层里传来,然后我们终于从炮眼里看到了那些黑森森的身影。堡里翻了天了,为了能多看会这些家伙,我们从一个方向地炮眼跑到另一个炮眼。日军的防空警报凄厉地拉响了,在我们的想象中他们一定在逃之夭夭。

    全民协助,往常最易激动的人现在坐在那喃喃自语英语:“没有用的,没有用的。”

    我拍着他,现在我也有点亢奋着英语:“不要太悲观嘛。”

    全民协助英语:“就算他们把山炸平又怎么样呢?首先是山顶上的我们——噗。”他用那么灰飞烟灭的一声来表示我们的终结。

    而我刚明白的不是这个,我大叫起来:“炸平?是轰炸机?不是运输机?!”

    也别问了,天上已经开始投弹了,一连串地小炸弹,炸城市也许管用,但在这连个半埋工事都得拿巴祖卡啃的山地,不知道能起什么作用。全民协助还在爆炸中连声地嘀咕,从上了山后他沉默的时候占绝大多数,开口就像怨妇。

    全民协助英语:“有什么用?在贝蒂欧礁头炮弹就打了三千吨,那是什么都没有的礁岸,只摧毁了三辆坦克……”

    我也不知道贝蒂欧是哪,也不管他了,死啦死啦正向我大叫着“翻译官”。我回了头,麦师傅正在那指手划脚地大叫着母语。

    麦师傅英语:“空投!空投!阿瑟麦克鲁汉,是上帝派你来这鬼地方的!”

    死啦死啦:“我该揍他吗?他忘了中国话怎么说了。”

    我:“他说空投。”

    死啦死啦便瞧了瞧外边地动静,航空炸弹着实比炮弹来得生猛,只是它瓦解不了包围我们的日军,连百分之一的可能也没有:“空投炸弹?那我真该揍他了。”

    我:“不是的。既然能轰炸也就能空投。”死啦死啦猛拍了一下脑袋表示开窍,而我却乐观不起来:“不过炸弹投下来日军会躲,物资投下来他们就会和我们一块抢……但是我们可以希望渺茫地活下去了。”

    外边轰轰地在爆炸,最近的一个炸弹就投在已经没了门的堡垒大门外,我们在飞扬地尘土中被尘土淹没。

    麦师傅很激动,他相信他是来救我们的。麦师傅尽了本份。

    虞啸卿用望远镜观察着南天门之顶起的爆尘和更高处那些轰炸机地掠影,它们几乎是飞在一个日军高炮威胁不到的水平高度上的,无惊无险地把炸弹水平投掷下来,炸得山都雾了起来,看起来声势惊人——至少从虞啸卿的角度看声势惊人。

    唐基就乐呵呵地上课:“可见呵,可见现在这个打仗光有陆军还是不行的,还要有空军。”他卩斜着虞啸卿的神情:“岳飞岳鹏举到了今天也没得法,光做个统制也不行,要统制三军才行。长得很啊,长得很。”

    虞啸卿并不喜欢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但也确实觉得该有空军,两下一抵,于是只好有些悻悻地沉默,悻悻了一会又有些事情需要发问。

    虞啸卿:“张立宪,美国人今天投弹多少?”

    问完了他就后悔了,因为现在身后并不是他习惯了的张立宪,而是李冰。

    李冰:“十五吨。”

    这个数字是够让对战争一窍不通的唐基惊一下了:“一次就十五吨?听见没有。大手笔啊。”

    虞啸卿:“十五吨……也做不来什么。”

    唐基:“士气啊,士气。师座,还有从此以后就是美国人直接为你的部署提供支援。”

    是,那对任何一个渴望指挥千军万马的人都是巨大的诱惑,虞啸卿可以说是在享受自近现代以来任何中国军官还未享受过的资源,他自己也心知肚明,这是背后的部分,还有现在就听得见的一两山阵地上,从横澜山到祭旗坡,他的官兵们欢声雷动,因为仅从肉眼上看,南天门的日军已经被炸得还不了手了——虽然更可能是藏起来了,用不着还手。

    虞啸卿:“……副师座你再去活动活动,给山上边空投点什么吧。”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们看着远去的机群——或者我们更该叫它机组,因为就那么个小编队,卸货似地在一个安全高度上做了安全的水平投弹,它们实际上一直盘旋在云层里——扬长而去,硝烟还未尽,我们的亢奋劲已经过去,我们也已经看见日军从自己的工事里完好无损地出来,十五吨炸弹起的作用也许还比不过迷龙的一挺马克沁。

    这鬼地方。

    于是我们就得像膏药一药,贴在南天门上好死或者赖活下去了。

    死啦死啦在通讯器材旁边,冷漠地回答着来自江那边的问话,看他那样冷漠可真是让人心痛。

    死啦死啦:“是,师座。……别说这,师座。”

    不,我觉得我们更像被拍死了粘在肌肤上的蚊子尸体。

    死啦死啦瞧着那门后来被蛇屁股挪过来挪过去的九二步炮,后来它就一直停在炮眼边了,对着正斜面——它还在随时准备为进攻的虞师提供支援。

    死啦死啦:“把它调过来。”他指了指我们永远洞开的大门:“对那边。”

    我后来就和他一起看着炮口转向,这门炮现在起只为我们的生存服务了。

    我:“我们没人要了。”

    死啦死啦:“我们没牵挂了。我们要无拘无束地为自己活着了。”

    那只是同一状态的两种说法,我苦笑。

    死啦死啦:“旗呢?”

    我:“什么旗?”

    死啦死啦:“团旗。”

    我:“什么团旗?一个炮灰团有屁的团旗?”

    死啦死啦:“得啦。拿出来。”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拿什么出来?”

    死啦死啦就一脸叵测的表情看着我:“得啦。你在意的,一直都很在意的。拿出来拿出来,你一直是个好副官,真高兴有你这么个好副官。”

    被他说着,我忽然很想哭,后来我去抓起我的背包,那东西很小。叠起来就是小小的一块,我把那东西抽出来,摔在他的手上。死啦死啦把它展开了。

    一块焦黑的破布,上边画着一个古拙的无头之人,向天空挥舞着手上的长戈。那来自至今已经不知道覆灭过多少次的川军团,来自一个已经为这场战争捐尽家财的老头捐出的最后一块寿布。

    我们已经被抛弃,以后我们要爱惜被人抛弃的生命了。

    那面旗——我还是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