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团长我的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8 部分阅读

    应声起来了大时代的战士,高塔般竖立压踏着破裂的土地。”

    我们忙着搬开弹药箱,拿掉被他冒冒失失拿在手上的危险品,把炊炉搬开一而死啦死啦,对着身后那个有感而发的诗人猛转过身来。该诗人并不是那种掉文的吟哦,而是欢快地念诵一在死啦死啦瞪着他的同时欢快地念诵。

    他冒失地拍打着死啦死啦的肩膀,我认为他还不如去碰一个手榴弹:“啊,我看见你说的战场了,太了不起啦,我知道你说的战争了。不是我写的,可我忽然就想起它来了。

    什么力也瞬不了火炭般的眼睛,什么声也遮不着愤怒的吼声。烟火里萌育着复兴的幼芽,真的,生存要从死里来争取。热血培养起自由之花,我们要在暗夜竖立火炬。”

    死啦死啦呼出来的气冲击着鼻翼,迷龙在壕沟之外向对岸拧着身躯,南天门上至少一个伍的日军在与他琴瑟相和。

    迷龙:“……我头趟的状纸被摔下,二趟把我的哥哥押,三一趟拼一死赃官才把那传票发……”

    死啦死啦:“迷龙你个不要脑袋的玩意在干什么哪?!”

    迷龙:“四一趟他的父子全到案他逼我俩按来画押……打不起来!玩呐!”

    死啦死啦抄起刚被我们搬开的锅盖便砸了过去:“滚他妈的下来!”

    迷龙便连滚带爬地回了壕沟,顺便抄着那个刚拿来砸他的锅盖还给我们。

    迷龙:“吃饭家伙你都摔啊?咋啦?我又咋啦?”

    小蚂蚁:“到战场上驰骋高唱,我们要在暗夜竖立火炬。”

    迷龙:“……这是哪来的?”他看了眼死啦死啦,死啦死啦瞪着那位小诗人,然后开始喘着气望天:“你拉来的?什么玩意?”

    死啦死啦:“我拉来的是战防炮!”

    一直在瞌睡的克虏伯便清醒了:“啊!炮!”

    他这样呻吟了一声,便把庞大的身躯压向停在坑道的那门战防炮,往下我们再没见他起身了。

    迷龙:“那玩意不能吃,又不能睡。我说的是人。”

    死啦死啦:“他自己跟来的!”

    死啦死啦便继续望天喘气。

    3、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现在日本人那边在阵地上跳一种并不奇怪的舞蹈,连我们都看得懂他们在扮演插秧或丰收,在这上边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死啦死啦攀在我原来攀的梯子上,烦燥地看着,我保证现在让他烦躁的东西并不在西岸,而在我们这坑里。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我:“在多少丝袜香皂及其它之后,死啦死啦终于弄到一门行将报废的三七战防炮,可在禅达的茶馆里等炮时,他碰上他的克星——搬运学校和工厂的无数蚂蚁中的一只,相见恨晚的密月期足有三分钟之久,然后他们狠狠地呛上,以至死啦死啦要带那只蚂蚁来祭旗坡上看看什么叫作打仗。偏巧,今天不打仗,今天我们和西岸心照不宣达成联欢。”

    那只小蚂蚁正以从上来便未衰减过的兴趣和新兵们扎一堆,因为新兵们对他多少还算客气点,他正在研究泥蛋手上的步枪,伴之以“军人兄弟,这东西怎样用的”这样的发问。

    泥蛋:“子弹从这儿装进去,从那儿飞出来。”他开始做一件我已经做过的事情:“躲不开,别想躲开,比声很快,呼,连血带肉带走一大块……嗳?有子弹!”

    他赶紧把枪挪开,因为小蚂蚁正想研究子弹飞出来的地方。

    我蜷在一个浅炮洞里和郝兽医偷乐:“死啦死啦快气疯啦。”

    郝兽医:“我就不知道他哪里好气。”

    我:“他老招不该招的家伙。要在暗夜里竖立火炬一除了那帮家伙还有谁这么说啊?”

    郝兽医:“哪帮家伙?”

    我:“那帮家伙。”

    我挤眉弄眼了半天,终于通过戳打阵地上的红色让老头子会意。

    我:“那帮家伙双十二之后可越来越不成话啦,简直恨不得告诉全天下人自己是什么要做什么的劲头。”

    郝兽医:“不是吧。我觉得年青人就是这么说这么想的。”

    我:“我年青。我放这种大屁吗?”

    郝兽医就只好苦笑:“你不年青呵。你好些时候比我老头子还老。”

    我愣了一下,恨得只好挥了挥手。

    郝兽医:“……烦啦,你身体要有啥不好可得告诉我。”

    我:“……怎么啦?”

    郝兽医:“照常,你一定是十倍的狠话回了过来。”

    我只好又挥了挥手,象驱赶蝇蚊,但我很茫然。郝老头子也损德,把半面镜子递了过来,于是我看见我苍老而忧郁的眼睛,那是郝兽医看得见的,我自己看到更多,我看到最里边的败绩与失落。

    于是我抢了那镜子扔了,于是我看着小蚂蚁现在和克虏伯凑在一起,因为克虏伯总算从被他把玩刚一个遍地那门战防炮上抬起头,欣喜未褪,但多了点失望。

    克虏伯:“这不是德国炮!它是苏联造的!”

    小蚂蚁于是又被人提到了他高兴的地方。天晓得他怎么会有那么多值得高兴的地方。

    小蚂蚁:“苏维埃是个伟大的国度,他的人民放弃过很多。但从没放弃过热情。他让我们看见,房檐总是很低矮,但低矮的房檐下总有高傲的头颅。”

    克虏伯:“……啊?是吧?哈?”

    死啦死啦在梯子上又狠狠向对岸张了两望,他狠狠下来时把梯子都给弄翻了,连人带梯子翻在战壕里。如果不是我也觉得那小家伙很烦人,真会很高兴看他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样子。

    我:“我们一直很想把他气成这样。我们处心积虑,但从来没能做到。我一边幸灾乐祸,一边犯着和郝老头同样的纳闷,他用不着这么生气,在幼稚的程度和方向上,他和那只小蚂蚁一模一样。”

    死啦死啦从梯子下拱出来便下逐客令:“你就不是要看阵地吗?你看啦看啦都看遍啦,你可以走啦走啦走啦!”

    小蚂蚁便微笑:“我看到阵地啦,可我没看见打仗。”

    “我……”我们看着死啦死啦两指头一抡,像是要口惹悬河的样子,但那两指头就没抡下来。最后僵在那里冲着天——江那边日军在对我们深情地咏唱,丫无论如何有点张口结舌。

    死啦死啦:“我们现在不打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知道吗?……现在……现在在养兵……天天年年月月地打仗?打仗!你当是……斗蛐蛐呢?”

    小蚂蚁:“可您刚才在路上说,您说国人其实从来不缺勇气和创见,就是太爱安逸。死都不怕,就要个安逸。几万万人打破了头只要一个能搬回自己家的东西。很多别的东西就被我们忘掉了。一个国军兄弟说了句能让我记一辈子的话。”

    死啦死啦:“二十郎当岁,说什么一辈子?”

    于是小蚂蚁就是那么天真无邪地把死啦死啦噎了个半死:“可人一辈子都是要向前走的呵,不是吗?”

    死啦死啦只好紧绷着脸儿挥着手:“……空谈误国。走啦走啦。”

    小蚂蚁:“不可以空谈,但是要有向往。你们是国人中真正的精锐,你们出境打仗时我们全校人嚎啕大哭。我老师说,同学们不要哭了。用每分每秒来读书!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我们不要荒废了时日,让他们成了最后地的雄……”

    我凑在死啦死啦身边。我知道我很像一个使坏的师爷:“要不要叉他下去?”

    死啦死啦喘着大气:“怎么叉?”

    我惊讶于他的愚蠢:“军防重地,闲人莫入啦。”

    迷龙和不辣便已经开始付诸实施,一人一个上去叉:“走啦走啦!军防重地,闲人莫入!”

    死啦死啦:“放屁!你们自己又有哪天当这是军防重地啦?”迷龙和不辣便愣着神,看着他:“老子叫他上来的!谁敢叉?!”

    于是死啦死啦在壕沟里困兽一样地转着,小蚂蚁刚才被迷龙和不辣一人一拳,打得现在还蹲在地上说不出话,但这不能稍缓死啦死啦的窘境。

    他终于又把指头戳向小蚂蚁时已经想出了最烂的辄:“老子发你一杆枪一套军装,你这一百多斤摞这跟我打仗!我刚说的我就全吃回去!”

    我:“……你找事做?”

    已经晚啦,那只小蚂蚁虽然还痛得蹲着,但已经高举起一只手,另一只手扶着壕沟往起站:“谢谢。谢谢。从北往南一路逃,好多次都想死了算啦。能走到这里和国军兄弟共御外侮。一是还背着书,二是那时就想,这微贱之躯总还是民族之城的一块砖,当此危难,不该由我自己作主。”

    我便对死啦死啦打着冷哈哈:“致谢词都出来啦。我说团座啊,你不觉得他色不太正吗?你觉得咱们还不够后娘养的吗?”

    死啦死啦:“什么色?他啥色?”

    你看着一个聪明人犯糊涂就会很无奈,我带着这种无奈的神情戳打阵地上的一块红色。

    死啦死啦:“不是吧?”

    我:“……我是你的副官。你的副官告诉你,枪口向外没错,可在虞师公然拉进一个那色的就是大错特错。

    他当然知道那是大错特错,所以他现在快进绝路啦。他甚至都不在壕沟里转啦,刚摔了他的梯子又被新丁扶起来了。

    死啦死啦拿着望远镜爬到梯子上去向着对岸装犊子一日本人现在告一断落了,横澜山上的何书光又带着主力团在发飙。

    小蚂蚁则向他和我们所有人烦着:“团长,我的枪呢?”

    我们便推着他,擞着他:“走啦走啦。”

    “他逗你玩的。”

    “再不走大嘴巴子抽你,看见没,这么大嘴巴子。”

    小蚂蚁:“可以没有衣服。我看见很多兄弟也没有衣服,可一定得给我枪。我知道来这里是来对啦。对啦真好。我老师说,对或错,很重要……”

    我们就听见一声“你奶奶个熊”的暴喝,那个刚才还在梯子上装犊子的家伙从梯子上卷了下来,狠狠一拳砸在小蚂蚁的脸上,然后是下边紧跟着地一脚。

    我们欣喜若狂,十七八个拳头一起举了起来:“揍他妈的!”

    “我早想啦!”

    死啦死啦:“都滚一边去!老子自己的事,自己料理!”

    然后在壕沟里便是一片人头涌动,狗肉狂吠大叫。死啦死啦殴打着一个被我们推来擞去的小家伙,还要不时抽出拳头来,给某个忍不住对小家伙放了黑拳的家伙予以痛击。

    我:“作为一根杀人无算的沙场油子,半个他也能把那只激动起来就要背过气去的小蚂蚁收拾成末。我们唯一奇怪的是,他到此时才祭出拳头。”

    4、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小蚂蚁站在我们的阵地口儿。眼窝青着,嘴肿着,鼻血流着,一边抹着,还一边对我们深深地鞠下一躬。

    小蚂蚁:“谢谢。”

    我们涌在阵地口儿,一团人,对一个人。凶手死啦死啦站了小蚂蚁鞠下躬的对面,不说话,只喘气。

    我:“走啦走啦,你别没够。”

    小蚂蚁:“我错啦。幸亏你们提醒。其实我来滇边,本来是想去沦陷区打游击的,但是我又怕,因为那边特别难。现在我明白啦,难的地方也是中国地方,得有中国人在。”

    不辣:“吹牛皮哪?你做了鬼就过得去。”

    小蚂蚁:“只要真想去,总是过得去的。”

    迷龙便抢了新丁的枪,拉了枪栓:“你个枪崩猴。”

    小蚂蚁便又鞠一躬:“谢谢。”

    那家伙一路蹒跚着下山,还在山路边摘了片树叶,擦他流不完的鼻血,我们在后边笑得轰轰的,不辣捶着我打跌。

    死啦死啦绷着脸咬着牙在那里站着,呼气和吸气,呼气和吸气,我都有点担心他抢了迷龙的枪来一下子,还好,他一直站到那只小蚂蚁的背影都在山路上消失了也没动作。

    死啦死啦:“……妈的小王八蛋,忘了我正事。”

    迷龙便乐着:“有屁的正事。你要上去嚎两嗓子?”

    死啦死啦便茫然了一会,听着横澜山的鬼叫,这一整段子功夫,战壕外的事情都快被我们忘掉了。

    死啦死啦:“我是要嚎两嗓子……我东西呢?”

    我:“啥东西?”

    死啦死啦也不说,推挤着我们好回去阵地:“我东西呢?”

    5、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克虏伯还跪在那门战防炮旁边,连刚才死啦死啦的大打出手都没让丫离开这门炮。死啦死啦站在他身边,没说话,但总算让克虏伯抬起一张哭丧的脸。

    克虏伯:“缺这少那的。”

    死啦死啦:“能使不?”

    克虏伯:“光瞄都没啦。”

    死啦死啦:“打得出去吗?”

    克虏伯:“炮又不是打得出去就算的。”

    我们便在旁边七嘴八舌地:“你管这破玩意干嘛呀?”

    “连丝袜带香皂带陪睡就换这堆破铁啊?”

    “赔了夫人又折兵。”

    死啦死啦:“七嘴八舌的鸟。兵要有个兵样子,炮也就得在炮位上。搁这不碍事?人都过不去啦。”

    阿译:“那倒也是。”

    我:“往哪搁吧?”

    死啦死啦话也不说,蹭蹭地就往前进。克虏伯可找着自己啦,连新丁帮忙推炮都不要,推开了新丁便把挽带套在自己肩上,新丁只好在后边帮推。

    我们也没热闹看,哗哗地跟着。

    6、横澜山-阵地外/日/晴

    何书光坐在壕外,挎着手风琴,鞋都踢掉啦,光着脚在地上蹭。

    谁激愤也激愤不了这么长时间,激愤劲过去啦悠闲劲也就来啦,现在又轮到了西岸表演,何书光拉着手风琴给对岸伴奏。

    7、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死啦死啦终于站在一个防炮洞外不动了,就是他刚才架梯子的地方,这个防炮洞挖得比较讲究,有支撑点还有窥视孔,它有时也做我们的观察哨。

    死啦死啦:“就这个吧。”

    我们就七手八脚地把炮拉到他说地定点上,射击孔是现成的,我们由克虏伯的意思把炮管子从那里支出去,然后似乎就一切大吉啦。

    克虏伯呻吟着:“有炮啦。”

    我们便哼哼着:“嗯嗯,炮都有啦。”

    “了不得啦。炮灰团有炮啦。”

    “走吧走吧。干点啥?”

    克虏伯摸着他娘的炮,也舍不得走。死啦死啦盯着那炮,也没要走的意思。

    死啦死啦:“没光瞄,你怎么瞄?教教我。”

    克虏伯这会是沉默是金的行动派,二话不说,打开炮膛的身手以他那躯体来说也堪称利落,他从炮管里瞄着,一边摇着射界。

    死啦死啦就看着:“能准吗?”

    克虏伯:“好在也不远。打不动的东西还行。”

    死啦死啦:“你给我瞄住那个看看。十一点半那块,嗯,瞄那丛草枝子。”

    克虏伯不含糊,摇几下就瞄住了。死啦死啦看了看。

    死啦死啦:“瞄好啦?准啦?”

    克虏伯:“好啦。我瞄的没跑。”

    死啦死啦看了看也就不看了,不知道在琢磨啥,我们就很新鲜地拥上去看,毕竟我们没几个人从炮管里看过外边的世界。

    迷龙:“嗬嗬,小鬼子扭大秧歌呢,老子屁股也痒痒。”

    蛇屁股:“去啊去啊。没人挡着你。”

    死啦死啦似乎刚想起什么似的:“我说克虏伯,一装炮弹炮管子就堵住啦,你怎么拿炮管子瞄啊?”

    克虏伯:“瞄好了就定住了呀。打一炮瞄一发。”

    死啦死啦:“没搞懂。”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我:“傻呀。这都搞不懂。豆饼懂不懂?”

    豆饼忙骄傲地点着头:“懂啊我懂。”

    死啦死啦:“我没摸过炮啊。你装个我看看。”

    他是这样的谦虚而好学,以至我们任何一人都没去想过丫到底想干什么。

    我:“豆饼摸过炮呀?你丢了魂啦,团座。”

    炮弹是现成的,随着炮拉过来的一箱,刚才也被新兵蛋子一并搬在旁边。克虏伯手脚快得很,拿一发,往炮膛里一送,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他已经拉上了闩子。

    克虏伯:“这就好啦。现在一拉就打刚瞄的那点啦。”

    死啦死啦:“拉就打呀?”

    克虏伯:“嗯哪。”

    不辣:“退出来退出来。这破炮,老子不想看炸膛。”

    克虏伯深受其辱地,尽管有诸多不满意,但他已经爱上了这家务事:“那是绝不会的!”

    我:“退弹退弹。人多手杂。”

    然后我就看见一只手抓住了炮栓上那绳子,死啦死啦笑吟吟地看着我们。

    死啦死啦:“一、二、三。”

    迷龙:“干啥呀?”

    死啦死啦:“干这个。”

    然后他猛拉了炮栓。

    8、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我们的那处窥视孔——现在的炮眼猛震了一下,把盖着做掩蔽的枝草都给冲得跳了起来,一发三七战防炮弹,经过死啦死啦的嘴和克虏伯的手,从炮眼里猛吐了出来,飞向对岸。

    西岸——和平了许久的日军同样放松,没有人开枪,至今也没有人开枪,只有死啦死啦开了一炮——而死啦死啦开炮的时候半个小队的日军正在自己的阵地之外。在何书光的手风琴伴奏和来自工事里自家人的乐器伴奏下拉着手圆舞。

    于是那发用来打坦克的炮弹径直钻进了死啦死啦指点的那丛枝草,克虏伯形容得没错,像钻豆腐一样,枝草下的小土丘立刻开始爆炸,那就不是一发小口径炮弹能做到的啦——那一炮似乎引爆了一个小型的弹药库。

    一片哑然。即使在我们数千人齐骂了一声“竹内连山,你妈巴羔子”之后,我们这边还要传出哄堂大笑,但这回是真正的两岸一片哑然。

    然后日军阵地上的那半个小队哄的一声,顾头不顾腚地往工事里钻。

    9、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我们在防炮洞里,连克虏伯地下巴都快要掉啦——我们正看着对岸日军的最后一尊屁股拱进工事里。

    我们面面相觑。

    然后死啦死啦大叫起来:“防炮啊!快钻洞啊!”

    我们顿时就炸了窝啦。

    10、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我们在战壕里推着擞着。钻着哄着,钻进这个掩体觉得不够踏实又跑进那个防炮洞。跑进一个防炮洞发现人太多啦又跑出来。

    死啦死啦是一早看好地方啦,找个洞子一钻,抱着狗肉不让出去。他冲着我们哈哈大笑。

    现在是没人有心去看横澜山啦,如果有人拿望远镜去看,就会看到悠哉游哉地何书光往地上一趴,然后头先脚后地拱进了那边的工事里。

    过一会那哥们又冲了出来,抢回他拉在外边的手风琴以及踢掉的两只鞋。

    我们在战壕里狼奔豕突,我终于觉得死啦死啦一直和我共用的防炮洞还算踏实,拉着郝兽医迷龙几个一起拱了进去。

    迷龙嚎着:“他干啥呀?他想什么?”

    我:“不知道!”

    然后我们蜷在那里,等待着第一轮炮击降临。

    我:“见过只有一门小口径直射火炮的家伙向有整个炮群撑腰的对手开炮挑衅吗?”

    我气得对自己嚷嚷:“我算是长见识啦!”

    郝兽医:“嘛?”

    他已经必须嚎叫了,因为日军的报复火力已经同时覆盖了横澜山和祭旗坡。

    11、祭旗坡-阵地外/暮/晴

    炮弹集着火在我们的阵地上打着鼓,横澜山还好点,我们的阵地可全是土挖的,最多支个木架子,很多坑道都被炸塌啦。新兵蛋子现在反而不鬼叫了,反正炮弹也砸下来了,他们得忙活着从坍土下边刨人。

    12、祭旗坡-阵地外/暮/晴

    我们蜷在这个最大号的防炮洞里,它同时兼为前沿指挥所和团座大人的住处,死啦死啦、狗肉、不辣、丧门星什么的也已经加入了我们。头顶上密得分不出来的炮声震得我们神经麻木,头顶上的土掉得下雨一样。豆饼戴了个过大地头盔,抖得打摆子一样,还想更安全一点,便一直举着一个小桌子。

    郝兽医就抱着死啦死啦和我的枕头被子,我想在他的糊涂心思里。这玩意也许能防住大口径炮弹。

    死啦死啦哈哈地笑。狗肉就着笑声汪汪地叫。

    死啦死啦:“美得你们美得你们!听听,听听!七零的!七五的!九零的!啊哈。这个怕是一二零的!克虏伯,这什么炮?”

    克虏伯在炮声中打着瞌睡,便晕晕抬起头:“一五零的。”

    死啦死啦:“这么大炮,这么多炮,不是一早就瞄好了,眨巴眼能全打过来?烦啦,那边在干什么?”

    我放下望远镜,从窥孔边转过身来,我垂头丧气,不仅因为炮击,也因为刚才一直在对方炮口下得瑟而生的恶寒。

    我:“拖尸体呢……你瞄的好像是个九二炮阵地。”

    死啦死啦便很高兴地过来,拿了望远镜看着,能见度已经不大好了,但还能看见刚被他炮轰过的地方正在蠕动。

    我:“九二步炮,对面山地战最爱用的家伙,拆掉轮子比机枪高不了多少,听着炮响都找不着,一直被我们这边叫鬼炮。”

    死啦死啦:“拖了几具尸?”

    我:“多过五个。”

    死啦死啦:“你们和气生财的时候他们炮就拖上位啦。”

    他看着我们所有人说的。我们所有人也不想说话。

    郝老头抱着被子在那发颤,我想那把老骨头早被震散架了,你也不知道他在说日本人还是我们:“图什么呀?图什么呀?”

    而死啦死啦很高兴把这当作他宣言的机会:“图什么?其一,咱们的阵地总得试试防炮能力吧。还能自己往自己头上砸炮弹不成?你瞧炸得天都快黑啦,咱们有炮弹还击不?”

    我悻悻坐着,我也不知道我在骂谁:“瘪犊子。”

    迷龙便很地道地纠正我的东北话:“是瘪犊子。”

    死啦死啦:“其二,你们打过架吗?”

    不辣:“我们没和狗咬过架。”

    死啦死啦:“这回说的是人打架。我到哪都是外地人,从小就不缺本地人欺负。有个家伙,力气比我大,胳臂有我腿粗,有时候他打我打烦了,笑呵呵跟我招手,我忙跟着乐。以为以后天下就太平了。”

    蛇屁股:“结果照打。”

    死啦死啦:“看来都挨过嘛。后来我学了乖,管你好脸坏脸。

    我不看他脸。地上有砖头瓦片,最好是带尖角的石头,捡一块,握紧了再盯死了他一没一月我把他给揍了。那时候就轮到我想给他好脸给好脸,想给他坏脸给坏脸啦。”

    迷龙便点头不迭:“对啊对啊。打架就这么回事。”

    死啦死啦:“命都不要,就要安逸。管你们对歌还是对舞。他们炮轰过来你们拿什么还回去?吐口水吗?你们被这么耍过多少道了?少被耍一道总是个福气。”他大力地戳着锤着自己胸脯:“看着你们就觉得这里痛。”他又戳着锤着自己的脑袋:“这里要不用了,那里倒不痛啦。可你们也有这个,你们能不能有时候也用一用?”

    他就瞪着我说的,我忍了很久,终于还回去:“使那么大力锤,不痛也痛啦。”

    死啦死啦:“再不锤?再不痛?就没啦。”

    我并没有像他指望的那样羞愧,而是指了一下他的身后:“来啦。”

    死啦死啦便望了望身后,何书光戳在矮小的防炮洞口,外边土掉得更跟瀑布一般,何书光则是土色的一个阴沉而怒目的金刚。

    何书光:“师座有令。”

    死啦死啦转个身便由倨而恭了。敬个礼,乖乖地等着。

    何书光:“没书面的。师座在横澜山,令你速速过去。”

    然后他横扫了我们一眼,便立刻从炮洞前消失了,根本是话都不想多一句。而死啦死啦开始在屋里找头盔找外套找披挂。我们看着,我们几乎有一点快乐。

    死啦死啦:“惨啦惨啦。”

    我:“去吧去吧。这里没人要同情你,真的。”

    死啦死啦要出去,站在洞口又停下了:“我说得对吗?”

    我便对他做出一个污辱地手势:“毛。”

    我那个手势刚举出来,便听见在从没停过的爆炸声中一个怪异地尖啸,它不像火车从你头上开过。而像你站在铁轨上。一列火车对你开了过来。

    然后难以形容的一声巨响中,这洞里跟塌了一个德行。一灯如豆也被震灭了,我们在黑暗里咳嗽和怪叫,灯再亮起来的时候,我怔怔地看着扎在我跟前的一枚巨大的炮弹,它在我身外砸得只剩下个弹屁股露在外边,而死啦死啦还没走,站在洞口,看着这防炮洞上方,那里被那枚至少一百五十毫米口径的炮弹砸出了一个天窗。

    然后我怔怔地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

    死啦死啦:“臭的。对长官不敬,遭天谴啦——挨骂去啦。你小子真是胆包天。”

    然后那家伙便消失了,上横澜山挨骂去了。

    我呆呆地看着那枚由于万分之一机率而没把我们连锅端的臭弹,不知道哪个家伙的手指在我眼前晃动。

    于是我开始尖叫。

    于是不知道哪几个家伙的好几只手捂住我的嘴巴。

    于是我开始咬人和挣扎。

    于是那帮家伙只好把我压倒在地上,因为继续下去我不拆了这个洞子就会把自己撕碎。

    我:“我终于记忆起我也是父母生的人类肉身而非野兽,从死啦死啦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们就被扯进没有尽头的疯狂——我真是来寻死的吗?”

    13、祭旗坡-阵地外/夜/晴

    郝兽医抱过的被子现在全抱在我的怀里,我抱着被子在瑟瑟发抖,我身下地铺也在一起发抖。

    我:“行行好吧。”

    郝兽医:“怎么啦?烦啦你要什么?”

    我:“把炮弹弄出去吧。”

    郝兽医只好和那帮家伙们又看了看刚才的弹着点,那里现在只是一个坑。炮弹早挖走了。

    阿译:“早弄走了呀。烦了,你没事吧?”

    我便倍加清醒地告诉他们:“我没事。我没事。”

    郝兽医不知道在宽我的心还是宽自己的心:“那就好,那就好。”

    我:“发发善心啊,谁发发善心啊?”

    郝兽医:“怎么啦?烦啦又怎么啦?”

    我:“求你们啦,谁把炮弹弄出去啊?”

    他们就只好面面相觑:“你真没事吧?”

    我就倍清醒地告诉他们:“我真没事。真的没事。”

    14、祭旗坡-阵地外/夜/晴

    郝老头子蜷在死啦死啦地床上,外边的炮声还在零星地响,但相较之下,这种烈度的炮击老头已经安之若素,他鸡啄米一样晕晕欲睡。

    我确定老头终于睡着,我便摸出那封被撕成两半的家信。对上了撕口,在那一点点灯光下看着发呆。

    死啦死啦被骂到半夜。回来后若无其事到只能说破罐子破摔。从此后日军炮火成为例行,那表示我们抬头喘气,蹲坑拉屎时也有百分之多少的死亡可能。我也想起来了,他从没掩饰过他的态度,嘻笑怒骂,但从不认为能和占了半个中国的家伙达成半秒钟的谅解。于是一切都只是开始,现实是我们将永不得消停。

    于是我整晚看着父亲的信。孟烦了,别忙想怎么活,你都没有寻死的资格。

    我忽然觉得脑后生凉,我回头,看见一个影子戳在我背后,那是死啦死啦,我连忙藏起了我的信,他不知道何时回来的,但并非在偷看我的隐私。而是仰着脖子在瞪着那发重型炮弹开出的天窗发呆。

    死啦死啦:“他妈的,那个死共党,我能说过他的。”

    我把身上被郝老头堆的所有东西全扔过去,郝老头被我的咆哮吓摔在地上。

    我:“他妈的你吓鬼呀!”

    15、祭旗坡-阵地外/日/晴

    我:“死啦死啦现在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阵地现在终于像个阵地。因为它被炸得像月球一样,而以前你说它是阵地不如说它是表子的牌坊。”

    今天这会没炮,大家终于可以出来和身上的虱子一块见见日头。

    我从防炮洞里探出了头,我又瘦掉了一圈,我瘸得更加厉害,我的眼窝已经有了一种长期缺眠的乌青。我挠着我焦枯的头发。皮屑纷落欲飞。

    死啦死啦坐在我的不远处。和他家狗肉一块晒着太阳,同时聚精会神地为狗肉抓着虱子。

    我过去,什么也不说,我魂不守舍,站着。

    死啦死啦便翻了我一眼:“好啦?臭子闹出的毛病。”

    我:“好啦。”

    那连关怀都不算,因为丫往下就开始嚷嚷:“好啦就闪闪,闪闪,别挡着我的阳光。”

    于是我便闪了闪,把阳光让给了他:“我想去禅达。”

    死啦死啦:“不准。”

    我:“为什么?”

    死啦死啦:“因为你太多为什么。”

    我便转了身就走,跟他斗嘴是找死的,我没有小蚂蚁的能耐。

    死啦死啦:“嗳,你那嘴是全团最损的吧?”

    我便站住了,我看了他很久:“要不让狗肉说好啦。”

    死啦死啦便当之无愧地:“除了我之外呢?”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我:“迷龙,不辣,阿译有时候也蛮有惊喜的。”

    死啦死啦:“他们哪够格。从里到外都损的就是你啦。”

    我便拧着:“随你说吧。”

    于是死啦死啦就站了起来,狗肉跟他身后跟着,丫径直从我身边走过。

    死啦死啦:“那跟我走一趟吧。”

    我:“上哪?”

    死啦死啦:“你管我呢。”

    我:“我好穿衣服啊!你要上屎坑,我就这身破布!你要去寻死,我就穿周正点!”

    死啦死啦就哈哈乐:“这小子羊角疯还没抽完呢!”

    坑道里四仰八叉躺着的人渣们就都哈哈大笑。

    然后死啦死啦才向我正经说话:“穿周正点。陪我上禅达。”

    我:“……能不能直接我陪你去寻死呢?省了您费劲来把我气死。”

    死啦死啦掉了头就走:“抽。抽。抽。”

    我就在人渣们的哄笑声中回防炮洞抓了外衣,瘸着往死里跟。

    16、禅达-街巷外/日/晴

    被骗来的威利斯从禅达街头驶过,司机开着车,死啦死啦缠着人在烦,看起来他最近打算学学开车,并打算在这之前先普及一些理论知识。自己加,老子哪会开车……这个是离合器,那个是操纵杆之类的……

    我蜷在后座上,狗肉蹲在我身边的座上,我们不知道谁更觉得没面子。

    我发现我们从收容站外驶过,我拧了头看着它,我觉得从我们离开后它又荒废了许多。

    禅达有了改变,不仅仅是那些吓唬自己人的民防和更多的兵更多的军车,不仅仅是巷头巷尾的防空工事和与此相关的一切军事氛围,更多是我从来来往往的军人,甚至非军人身上感到一种节奏和紧张。一种压抑的并且迟早要爆发出来的东西。

    我:“祭旗坡被炸成了月亮,虞啸卿则把整座城变成了军营。我蜷在车上,想死啦死啦和虞啸卿这样的家伙就像霍乱,叫你发晕发浑再燃烧殆尽,两位病菌都觉得他们是为做大事活着,可别的方面他们并不见得比你更不盲目。”

    我戳着死啦死啦,让他从与油门与刹车的纠缠不清中转过头来,看街角的两位霍乱感染者:久不见的张立宪和余治穿着奇怪的军装,戳在街角,看见我们他们便拧过了头去一因为不喜欢看着我们开着一辆曾属于虞啸卿的车。

    死啦死啦:“蓝伽训练营!刚回来!”

    我便悻悻地取笑:“每人活脱半个鬼子。两下一拼就是整个鬼子。”

    我:“蓝伽在印度,美国人为中国军队设立的现代战争训练基地。虞啸卿正忙乎着把他的亲信送去突击镀金。我们一直在祭旗坡与淤泥同朽,最近因可能被炮弹撕碎而丰富了一倍,而外边的世界则在一直改变。”

    死啦死啦让停了车,因为前边地路窄得车进不去。他下了车就往那最窄的地方钻,狗肉蹿下车跟着。我好意思不跟吗?我跟在狗肉的屁股后瘸着。

    17、禅达-巷子外/日/晴

    死啦死啦问了下路便开始前行,在每一处迷宫巷道转弯处的识路都像是跳大神。闭了眼,抱了臂,低着头,我不知道他嘴里是不是还念念有词,但最后他总是猛一抽疯似地把手指向某个方向。

    我:“别耍啦。我不会问你去哪的。”

    死啦死啦:“这不就是问?带你去找穿丝袜子的战防炮。”

    我便冷笑:“那地方你连个公虱子也不会带去。”狗肉冲我嘟囔了一声:“狗肉除外。”

    那家伙终于确定了便开始敲门,敲完门便后退了整理自己的军装,他同时用眼神示意我也要整理军装。

    我非常不愿意地服从了:“你真思春啦?没哪个娘儿要看你军装扣子的。演错戏折子啦,你活脱就是个西门庆。”

    死啦死啦:“闭嘴。”

    他真的很紧张,尤其听着门里一个人缓慢地出来开门,丫那脸忐忑不安真是让我惊喜交集。

    我:“真的是个潘金莲么?哈哈。西门大官人可要保重啊。”

    那家伙话都不说了,“当”一脚踹过来,叫我闭了嘴,可顾了我他就没顾上旁边压低了身子咆哮的狗肉,门刚开条缝。狗肉就扑了进去,然后我们听见一个人的惊叫和摔倒。

    死啦死啦:“狗肉,滚开!”

    狗肉对着门洞里倒地上的一个人影,虽没扑但几是一副要扑的样子。我还是头回见他打狗肉,一脚踹狗肉屁股上,可那是条有个性的狗。转了身便对死啦死啦咆哮。死啦死啦便退着开始告饶。

    死啦死啦:“踢错啦,不小心。狗肉,好狗肉。”

    而我在这通乱劲中听见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OS:“啊,你们好。”

    我从那一人一狗的混闹中扳过了自己的身子,看着正从地上爬起来那家伙那张扭曲的丑怪的脸,丫在我们阵地上被打成这副鬼样,声音倒还是一样的快乐。

    ——那只小蚂蚁先把刚摔倒时摞地上那个架子扶起来,那种架子都是个人手制地,但看起来像是统一定制的,一个可以背在肩上的书架,结结实实捆满着书,以便它的主人可以背着它跋涉整个中国。

    那家伙向我们绽放一个笑容。我错愕地瞪着。

    我OS:“于是他向我们绽放一个曾经像花,现在像裂口包子的笑容。我憎恶他,就像蝙蝠憎恶光明,怨鬼憎恶生人,实际上,他很勾起我的暴力,坦白讲,在阵地上我曾打过他的黑拳。”

    然后我就被人排开了,死啦死啦排开我像排开个啥也买不起的大子,以便向那家伙敬一个最正式的军礼,如果这礼对虞啸卿所发,老虞也许会与他拥抱。

    丫还不够,然后又像死老百姓一样鞠了一个大躬:“昨天对不起。我来道歉的,还有送药。”

    然后他把一直拿在手上的一个纸包奉了上去。里边想必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搞的药,而那只蚂蚁透过被打肿的眼窝审视着,短暂的迟疑后我又看见他该死的笑容。

    小蚂蚁:“不能再说谢谢啦。因为我已经说好多次啦。”

    死啦死啦则很不高兴,实际上我很少看到他这样不高兴,他甚至在叹气:“我没法让你来我的团。你看见我的副官啦,你看他像不像个叫花子,副官都这样,别人就不要说啦。”我只好冲他们两位干瞪着眼:“我们现在什么也没有,总还有支打鬼子的枪。你要来啦,连这枝枪也靠不住啦。”

    小蚂蚁:“我知道的。我好多同学都从了戎。就我去不了。前边说着说着都挺好,就是到最后一定会不要。”他终于出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