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6章 湖心奇遇

    月行不将王权放在眼里,他是早就像拿王权开刀了,可王权也是自峙有后台,他也想着早日杀了月行,为他的那个资质过人的嫡曾孙子报仇,王权举步向月行走去,这时一边天隐宗雷胜却伸出手虚拦住了王权,王权见状停了下来,他连忙拱手对天隐宗雷胜说:“雷前辈这是………。”

    天隐宗雷胜向月行打量了一眼,这才开口说:“王师兄且慢,如今大家正处难中,是应该同舟共济之时,这切磋一事不妨先放一下,以后自有的是机会的。”

    道藏宗祖延、五行门顾一波、八气丹青门明悟、神神兵门左文也纷纷应着“是啊,这切磋的事不急啊”,他们也都在一边劝解着,显然不想看着月行与王权相争。

    王权见众人劝解,他也不敢用强,依言退下一步,他脸色阴沉地说:“好,月前辈,这事咱们不妨先放下,过些时日在下自然会向前辈讨教,希望前辈不要推却才好。”

    月行听到这话心里一阵不耻,王权这小子吃错药了,我不去找他,他反倒找上门来了,他不由哈哈大笑着说:“好,王家果然有气魄,王权,我没看错你,这样,我随时候着你。”

    众人见两位放下纷争,又互相交谈着,有什么更好地办法离开此地。

    又过了近半天,才见绿洲外面又有几个数十人的金丹期及筑基高期弟子组成的小队陆续地从砂海里返回了。

    众人都聚将过来,向众位前辈说了三日来的寻路的诸般情况,这时大家才发现,几十个队伍,寻路数日,却均无所得,不但如此,有些细心的人在打量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又有好几只队伍没有返回,每次寻路都会有数只队伍不知去向,大家却都把忧虑藏在心中,暗自警惕着。

    直等到一夜又尽,却一直也没有人再次归来了,这一次出去寻路的数百低阶修都却只回来了数十人,看来其余的人多半又是凶多吉少了。

    等了一天的众人,这才放弃了无劳的等待,几位元婴前辈站起身来,带着月天凡、月行向绿洲内行去,如今这绿洲也按八派地位分出了地界。这绿洲有树有山,有林,有坑,还有一些小沼泽。

    有许多地方不能住人,然而却有十余块可以住的比较平整的地方,八派中的七派已经径直占了。

    月家虽然来的迟了,但也因为他们代表中央大陆第三大派,便被几位前辈分在靠北处的一座小山附近,从靠近绿洲大湖起,直到砂丘附近,这时一个很大的一块地方了,足够月家的人与方家的人在些扎营歇息的。

    这自然是因为月家是八大门派排第三的存在。

    月行见诸位前辈分配完毕,他也不犹豫,身子一飘,他已经掠向一座小山,就听他张口对四处高喊了一声,“此处为玄月门临时驻地,无关人等速速离去。”

    喊完各处山顶、帐蓬里就有人一一行了出来,看着这边,他们大概估计了一下月行一行的实力,发现这边有深不可测的月行,也猜测到月行应该是元婴高手了,他们这时也都不敢再多言了,纷纷搬起自己的东西,向着其他地方行去,绿洲的地方这时因为找路许多人都没有回来,已经显得很大了,倒不是没有地方可去的。

    方天看着众人离去,知道众人虽不言语,但对八大门派必然会多一分仇视。

    可是这八大派势力庞大,功法高绝,仍何一派也不是凡间散修所能相抗的。

    方天不由想着在这个世界要想活得久一些,怕是还是要加入一派了,也不知道他那位蔑视一切的老师是那一派的,不过看他那视人如草芥的样,多半与八大派无关,也就是个邪派的。

    一直没有与方天交谈一言的月行却在住处安排已毕时,走到方天身边说:“太师叔祖交待了,方公子以后就与我们同住吧。”

    方天听得月行与自己这个蝼蚁也说话了,不由苦笑,这月天凡果然是注意到了什么了,想着也就随月家安排了,至少从拳头上说,暂时他没有了反抗之力。

    月天凡、月行这时与众人辞别,就依着一众前辈所言向绿洲中心,一个大湖处走去。

    方天跟在后面,这一会儿,他早就从主角变为了配角了,这些前辈眼里,方天是个可有可无的,连金丹也没有成就,那里值得注意,方天却暗自松了口气,没有人注意对一个筑基期来却是个好事了。方天从山上走下,就看见了有一个好似没有边际的大湖了。

    如同神话传说般地,在高低不平的草滩上嵌着一洼洼清亮的湖水,水面映出太阳的七彩光芒,就象故事中的宝镜一样。薄薄的青雾浮在湖面上,使这湖面又好象是笼着青纱的梦。湖水绿得像碧玉,平得像玻璃,清得像镜子。

    看到这般美景,在沙海中跋涉了一个月的一行人顿时心中一畅,却各自放松了心情。

    方天就和一般侍卫及朵儿早就冲到湖边捧着水洗漱起来了,一行人的近二百匹马也只余了百余匹,这时马儿也奋力挣脱缰绳,各自也冲入湖中,纷纷饮水、游戏起来,大家都有了开心的感觉。

    这时的开心,才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幸福感,加上方天驭下也很是宽松,从不厉声厉色作威作福,侍卫们也就分外地放纵起来,方天又是个不拘礼的,只由着众人的性子。

    月天凡这时看着方天一行如此,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强行按捺着兴奋的一众弟子,心上早是高下立判,还是自己的门弟子们有眼色,识大局,他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却也是挥挥手,说:“你们也都去吧。”他自己却毫无所动,旁边自然有人侍候着洗漱。

    玄月门一众弟子见师祖同意他们自由活动,也兴奋地朝湖边而去,他们却略克制着,不敢太过放肆,只是静静地捧水轻轻地喝着,洗漱着,却不敢向方天他们这样交头接耳,大声笑谈。

    可这一下湖边就更热闹了,远处也有前来湖边打水、打鱼者,知道这是一批新加入的,来自砂海的幸存者。

    看到这场面也毫无介意,毕竟大家都曾经如此兴奋过,他们也只是朝这边指点着,谈论着这些新来的玄月门弟子。

    方天和大家一样,嬉戏了一会儿。

    他这时仍站在湖边,在心里却存着点疑问,方天看着这蓝色的湖水,他发现这蓝的是如此纯净,蓝得如此深湛,也蓝得温柔恬雅,那蓝锦缎似的湖面上,起伏着一层微微的涟漪,如同有一种东西仍在召唤着他一般。

    脚下平静的水面与天上低垂的云幕构成了一副宁静的水墨西湖图,方天体内的灵识又开始各正在背书的孩子,卖力地写着下一笔了。

    方天从有生以来,就不曾见过如些蓝的湖,这湖蓝的似奇迹,这水里的鱼却像是在镜中游过,方天这时才发现,这湖从中央处有一股不知名的似乎是灵气,却隐隐地有着引动着他灵识漂动的东西,这灵识传来的方向也正在湖的中朵。

    方天觉得自己应该过去看看的。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