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5章 仇人相见

    朵儿本来一直就跟在方天身边,她也是最早发现方天的异常的,这时看到方天向地下就倒去,她急忙伸手就扶住了方天,这才没有让方天直接一头载倒在地上。这时才反应过来的方府侍卫看到这种情况也一起围了过来,众人都围着方天,紧张地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方天这时却如痴呆了一般,只见他圆睁着双眼,却是一动不动的,他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只是一直双目直视着前方,似是看到了极远处,双止却没有了一点焦点,众人很是奇怪,却相顾惘然,有几个侍卫急忙看着朵儿说:“朵儿姑娘,少爷这时怎么了?”朵儿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方天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了,这时她只能着急地在旁边高喊了几声“少爷,少爷,你醒醒,少爷……..。”

    方天那里还能回答,这时的他灵识已经受到体内、体外两大阵法的影响,这时他的灵识已形成一股旋风息数地冲入了体内三才阵中,他整个人此时也已经六识全无,那里还能听得到一丝一毫的声音的。

    月行等人这时也是看见方天一行停下不动了,连方天的婢女与侍卫这时也都围着看不出有何问题的方天,月行心急,他等了一会儿,那里还有耐心再等下去,这时月行在远处大声催促起来:“方家的小子们,快着些!”

    方府一行人听到月行这无礼的话,却也想着方天的吩咐,众人也不敢妄动,这才对视了一眼,朵儿忧心忡忡地伸手抱着方天,带着方府众侍卫就行入了绿洲。

    那知朵儿才抬腿刚刚踏进绿洲内,又约行了十余步,方天骤然间就醒了过来,他看着围着的众人问:“噫,你们怎么回事,都围着我干什么,我怎么就在这儿了?”

    方天如今也是大小伙子了,说着话他才发现自己被一个美婢女抱在怀里,而且在他醒过来时还抬了抬头,晃了晃胳膊,身体活动了一下,他这才发现身体上有一阵柔腻的感觉,一阵香气飘入鼻中,晕原来他是被朵儿抱在怀里的,一发现这种情况,他立刻红着脸从朵儿怀里跳了出来,竟是不敢再看朵儿了,朵儿本来没有异常,这时看了方天的表现,朵儿竟也是脸上一红的。

    这时众人看着方天没事,这些粗人那里在乎方天是不是脸红害羞的,这时不由都是一喜地散开了,却仍在四处隐隐地护住了方天与朵儿。

    朵儿等到方天回过神来,她脸上仍带着点红,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虑,她仍笑着对方天说:“没什么事的,少爷这几天是不是太辛苦了,当时少爷站着就瞪着眼向地下倒去,可把朵儿给吓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天看着朵儿,轻声说了句:“谢谢!”

    然后看着远处仍显得不耐烦月行,对朵儿说:“这绿洲有点古怪,可能是一个阵法,我刚才在进绿洲时,灵识感觉到了,这里一定有点东西的。”

    说完,方天又将灵识转入体内,默默的查起体内的情况来,这时他体内的灵识仍旧不停地重复着刚才的工作,他的灵识与体内吹散符阵时形成的符文,这些五颜六色,色彩极为明亮的各色如同字构架的点横,此时已经有一部分连成了一个完整的字,却还有一大部分仍是空缺的,方天的灵识转入,这些成形的字慢慢地符文开始变浅,渐渐地散入三才阵的阵眼阵基中去了,但那些仍未成形的符文,却仍是东一点西一撇的,不停的,似乎在像小孩子在默写时忘记怎样写字,正在那里慢慢地试图通过记忆将这些字完全写出来,方天这时无奈地发现,不管是写出来的,还是没有写出来的字,他通通不认识,因为这些安是很复杂的,这些字不是常见的平而结构,他们是极其复杂的立体的结构,可以想像一下,只要一个点小上一些或一个横长上一些,那么这个字就是错的,因为其他结构就连不了。

    方天灵识细观时,却发现体内各阵中已经隐入其中的字,依稀地形成了一个个奇怪的符文,从远处看去如同数个古怪的文字,这些文字在向他说着一些字,他虽然不认识,但这时却明白了一点,这些符文仿佛叫“分、拆、尽……….”,灵识靠近一看却如天际流星一闪而逝,转而复回,却无法细查,只能远观,方天已经开始认真地学习着这些符文来。

    随着方天的学习,他体内筋、骨、皮、肉、血形成的灵阵在星闪中自主地开始呼吸着,隐隐地与天地相合着,方天忽地若有所悟,只见他身上灵气一转一放,方天这时一惊才又醒悟过来,他们还在路上走着,方天这时灵识再入体内一查,他这才惊喜地发现他已经由筑基初期达到了筑基中期了,他心里不由一阵骇异,这筑期初期到筑基中期,却只用了这一会儿识字的功夫,这里有古怪,这些字也有古怪,但这古怪却对方天是有利的。

    一队人随着天剑老人走进了绿洲,这时天剑真人就带着众人在一处树林较宽阔的地方他率先坐了下来,又点头示意,大家这才随着他一起坐了下来。天剑老人与众人交谈了几句,他也只是询问着沙漠这些日子的变化,却始终不说别的,众人尊敬他是长辈又功力不凡,见他不开口也不敢轻离,只静静坐着,等着天剑老人的后续安排。

    众人耐心地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时辰,这才见在绿洲外面又探索了整整三日地八派诸位元婴期长老,这时也一个个地从各处走回来了。

    这些元婴期高人,都早已经没有了一向从容不迫的神情,这时就像凡人一般个个忧虑的皱着眉,他们也看到了天剑老人身边多了一队人马,纷纷地齐聚而来,渐渐地汇聚到了天剑老人身边。

    天剑老人这时仍坐着,可月行、月天凡、方天一行人那里还敢坐着,他们已经纷纷站起来,向前来的各位前辈见礼了。

    这时天剑老人才指着一位素衣打扮的身材均称的中年秀士模样的人,向月行介绍着:“这位是天隐宗高手雷胜,雷真人”。

    不等月行施礼,又指着其余众人说:“这位是红月王家王权,这位是道藏宗祖延,这位是五行门顾一波,这一位是八气丹青门明悟,这一位是神兵门左文,这一位是正一道门肖严真人。”

    方天随着天剑老人指点,逐一看去,却发现这堆人果真都如天剑老人一般,都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了,方天不由瞪圆了双眼,一双剑眉微扬着,他心里暗自嘀咕道:“这元婴期高手怎地到处都是啊,这一下就是九个啊,这金丹期的就不要算了,看这四中,几乎个个都是,这那还是高手,简直都是大白菜啊!”方天这才发现,要想自在的行走于天地之间,是件都么难的事啊,这会儿,何止是自在行走,在这一群视人命如蝼蚁的高手面前,怕是相苟活也是甚难的。

    月行等天剑老人介绍完毕方对诸元婴高人拱手道:“月行见过诸位前辈。”

    红月王家王权盯着月行看了半晌,他这才恨恨地点了点头对月行说:“红月王家王权见过月前辈了,前辈可知我家不肖子孙王平如今何在啊?”

    月行听王权这一责问的话,他却只是朝天打了个哈哈说:“王权,你如今也已经元婴期了,不如我们来活动一下身子吧,至于你家的那些不肖子孙的,我一只手指也就灭了,不值一提的,那里耐烦记得他们是谁的。”

    王家人早就查出了杀了王平的是月天凡、月行这一队人马,只是月家势力雄厚,王家不得不暂时隐忍,可如今在砂海里,就完全不同了,这里王家有修真第一门派雷胜真人在侧,元婴期的也有两人,对上月行,那是稳操胜券啊。

    这时听得月行嚣张,王权不由变了脸色,他抬腿向月行冲来。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