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4章 符文

    月行见方天与月天凡商量了许久,却始终不能决定由谁去打探前方的道路,他那里忍得住,直接向月行要求由自己去探路,月天凡虽然不满他的自作主张,但也不想驳了他的面子,点头同意月行前往探路。月行也不是不知道这一次前往探路是有一点危险的,但他知道,不管谁去,如果大妖在这,定然会惊动了大妖,剩下的人还是无法避免要与大妖一战,反正也是出不去,索性去看一下了,想着,月行转身刚才纵上一座土丘,就看见眼前一个人也“刷”地同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月行看着有人在身前,也是戒备了起来,他不由灵识一探,才注意到此人身上灵气虽不是很惊人,可是双目却如电闪,目光转处如剑之刃,却刺得身上隐隐作痛。

    月行顿时心里一动,他已经知道了,此人应该是十二剑山的前辈高人了,也只有十二剑山的人才会不太注重功法,看上去修为不是很高,但这一派中的剑修,他们的一身修为都在剑上,才有这般灵气虽不惊人的模样,却个个令人不敢小视,剑虽不出鞘,却已是剑意迫人了。

    月行目光又是一缩,他这时才发现,这人显然只是境界方面也在自己之上了,月行也不敢怠慢,只急抱拳拱手说:“玄月门月行见过前辈”。

    对面老者闻听月行报上名来,听完却是笑着说:“原来是玄月门的月师兄啊,老夫是十二剑山天剑,好好好!如今终算是八大派齐聚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还都想着呢,这一番怕是玄月门真人月含烟仙子早算得此处有大难,玄月门的人怕是都不来了呢,哈哈哈。”

    月行一听,原来这一位高手却是十二剑山长老天剑老人,再次拱手说:“见过天剑前辈。”

    天剑老人也是挥挥手说:“别来这些虚的了,还是说说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吧。”

    月行遂将一路行来的事细细相告。

    天剑老人笑着说:“呵呵,你们这速度也慢了些啊,来的也晚了些,不过也算你们幸运,我们在这里可困了一年多了,这地方进得出不得,如今这里已是人满为患了。”

    接着对月行挥了挥手说:“去吧,去叫上你的人,一起进去,咱们大家再想办法,进来了却总要想法子出去,如果出不去怕是要在这里过一辈子喽。”

    月行听说这里进得出不得,想起在路上转圈,不由心里一紧,如果是出不去,那可怎么得了啊。

    他暗想,我月行如此年轻,如此功力,那里如这天剑老人这一大把年龄了,死在那还不是一样,我月行如何能在此消磨……….。

    月行想着转身掠出去,招呼着众人随着他一起走入绿洲。

    见月行安然返回,绿洲里没有什么危险。

    方天与月天凡都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对视了一眼,月天凡与方天同时挥手带着众人随着月行而行。

    方天也挥手带着众人跟在月天凡一队之后也向绿洲走去。

    这里竟没有大妖,却是为何,方天不由苦恼了,难道是因为这里高手众多,向月行看去,方天张口问道:“月前辈,不知这绿洲是何等情形啊?”

    月行头也不回,竟是如若未闻般。

    方天心里狂怒,想着,xx的,看你那嚣张样,得瑟什么,你像老子这般大时难道就元婴了;真是狗眼看人低啊,正暗骂着,就见月天凡目光已注视过来,连忙正正神色,做不动声色地继续走着,心里却暗自警惕着。

    他是深知着,这月天凡表面看似是个极沉重,不注意小节,却是个观察力极细的人,每每在极细微处也能发人所未见,方天知道,这一番月行的张狂,月天凡也是看在眼里,而方天的表现月天凡却也是在眼里的。

    月行及月天凡一行走来,果然如月行所言丝毫无事,月天凡一行众高手陆续走下沙丘,走进绿洲。

    可是当方天下了沙丘,刚接近绿洲时,方天就觉得他的已经如粒状的灵识本来是均匀地分布在身周,四处数百米内的境像如同一个个清晰的画面般的,一接近绿洲,更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方天只是向着绿洲方向跨出了一步,可这一步跨出,他的灵识却忽然就如脱缰的野马般地化为了丝缕绕着体内符阵开始飞速地转将起来。

    方天的这些灵识改变了一直以来的形态,却在体内急速地旋转着,就如同在刻划着什么一样,又像是在写着一行行草书,灵识转处的笔顺“横、折、弯、钩”清晰可见,也是很有规律的,但却是方天把无法识别的。

    方天知道绿洲这处一定是有着什么东西,它们像是已经抢夺了方天灵识的控制权般地,直接挥舞着方天的灵识作着画,写着字,像是在传递着一个信息,是什么呢?

    这时方天还未回过神来,他体内的一个个坚固的三才阵就如同被吹着的一张张小小的纸片,又象是一串串在风中摇动的风铃,在巨大无匹的灵识的无情地刻划下,三才阵也以一种奇怪的频率开始变幻着、旋转着,三才阵不停地抖动着,在灵识吹动下,三才阵平平地向外展去,灵识急转着,在方天脑海里一阵阵的“辚辚”作响。

    三才阵不停向体外展去,这阵却被鼓荡地灵识吹得忽扁互圆、又如波浪般起伏起来,随着灵识的刻划就不断地变化着,方天体内的三才阵上点、横、撇、捺的痕迹已经隐隐地成形了。

    方天心里不由一惊道这xx的是怎么回事,这灵识平时十分地听话的,灵识就如同人的思维,人的思维是无法使用的,但灵识却可以引动天地灵气,或吐或纳,或施诀怎可能不受控制的。可这会儿即使方天狂运灵识,他的灵识却如渠中的水,只是静静地按着某种奇怪的轨迹运行着。方天的体内符阵是体内骨肉所成,灵识却是没有实体的,灵识这会怎么能吹得动符阵?这是要造反吗,方天醒悟过来,不妙,他立刻定神控制着灵识,并放松了身体,欲夺回灵识的控制权。

    但这时方天静下神来,灵识竟越发地不受控制起来,纷纷依着一个轨迹运动的越来越快了,转眼间,方天的灵识就在诸三才阵中转了一个来回,方天体内三百个三才阵中,灵识已经齐齐扑入进来。

    这时方天紫府内他从未进过的深远处,一座座灵识山已经在不停地化去,一座山的灵识就是方天可用灵识的数倍,这一座座灵识固化形成的山峰一化去,一股铺天盖地的灵识,纷纷冲入方天的三才阵中。

    这些灵识随着先期进入三才阵的灵识而动,绕着方天周身三百六十个三才阵一旋,却纷纷一顿,大部分灵识如同发现美食一般,直接向着三才阵组成的阵基、阵眼中冲去,剩余的却仍在阵中盘旋着,粒状灵识在三才阵中不停地压缩着,分裂着,像在反复地试验着,同时这些灵识就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鼓着嘴巴,这会儿如同吹墨般将符阵欲吹出一个个字来,每个符阵本是一团灵气进入后,自行提纯,然后输入方天体内,这时,灵识吹处,三才阵中的灵气也很是配合的一一凝聚成形,这些灵气一成形,就像是有了实体,附着在三才阵的阵眼,阵基上,五颜六色的纷外的美,但这只是刚刚开始,灵识仍在不停地吹着,三才阵上的颜色也越来越多,许多颜色开始连成了一体,在三才阵中看着已经出现了一个个从未见过的字来,这灵识却仍不停地吹着,直欲吹出一篇篇文章来。

    方天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灵识吹拂中呻吟着,这时三才阵像是一个个无底洞,疯狂地吸收着方天体内的灵气,眼看着体内的灵气已经尽,连肌骨中的灵气也被一丝丝地压榨了出来,方天有些慌了,但他却无力摆脱这种旋转与震颤,这灵识却如同脱离了控制,带着方天的思想和恐惧随意地在体内三才阵中刻划着,却如有章法般的,这些灵识如同从不识字的孩童,却挥舞着一把把巨剑,誓要在方天体内,在三才阵中,以自己的力量写一幅幅字出来。

    方天终于完全失去了对灵识的控制,失去了对灵识的控制也就失去了意识,方天不觉已如木桩般向地上直直倒去,一边朵儿见到情况不对立刻伸手抱住了他,直卫与明卫众人纷纷抢上前围了过来。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