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3章 绿洲迷踪

    肖小小如今方才不足十岁,她明显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很是瘦小了,便是这样,徐徐地轻风吹过处,她衣衫摇摆着,竟也是吹出了一排肋骨的影子来,整个人看着就是皮包着骨头了,从她身上那里看得出他父亲是堂堂地元婴中期高手,母亲是金丹高手来。

    她如今睁大眼睛还是很好奇地看着四周,却是一点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一幅骨瘦如柴的小身板让两位高手没了面子。

    还是个小丫头的父亲肖严真人本是受了门主之托,前来探查渫南山之倾,在出门里她也央求着父母带自己前来了。多次相求下,肖小小的父亲却丝毫不松口,这小丫头即转身哭求娘亲,好在玉仙子也是久未出山,想着出门转转,不由也有点心动,她也相信夫妻二人能照顾好女儿,于是在玉仙子说项下,肖严真人也就同意了,这一家三口就一起出来,顺便游历一番,就全当作是旅行了。

    于是肖小小地得以随着“正一道门”的肖严真人,她的父亲,及被修真界称为“玉仙子”的冯翔仙子一起从最北面的中山国,一路游历着就到了这个地方了,到了这个地方,他们与方天一样,进得来,却没有了出去的路,这里如同一个巨大的迷阵,所有进来的人都无法离开。

    这一次出来他们也是为了寻找离开的路,如今他们站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一望无际地戈壁滩,犹如火炉炙烤着他们,灼人的热浪席卷着每一寸土地,使人喘不过气来,砂海一副无情模样地不欢迎这一家人前来。

    肖小小与父母一起站在沙丘顶上,就见四周一个个沙浪向前涌动着,像—只无形的巨手,将沙漠揭去了—层,又揭去一层。

    狂风袭来,沙粒飞扬,天昏地暗,这就是沙的世界。

    肖小小被一阵狂风吹过,不由眯起了眼睛,她暂时放下了好奇,对父母说:“爹、娘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四周我们都已转了几遍了,也许几位伯伯也都回去了呢。”

    三人来到这个绿洲已达两年之久了,两年来仍有许多七派弟子络绎不绝地前来,也有许多修仙家族的人能够幸运地进入这绿洲。然而进入绿洲的人却发现自己,也如同方天般竟然无法找到来时的路走出去了。

    七大修仙门派的人自发现这个情况,也是每过一月就会联手外出,各自负责一个方向,四处打探出路,可没有一个人能够走出无垠砂海,而每一次寻路,就会丢下了无数高手的命,这些伤亡有因为迷路的,更多却是大妖带来的了。

    这砂海就是一个迷宫,在这里一众元婴高手能轻易探查几百里的灵识却似乎没有了作用,只行出了十余里,这些元婴高手就无法探查到身旁人的方向和所在地点。

    众元婴高手多次也暗查着体内灵识,却发现毫无变化滞涩处,然而仅隔十余里向同一方向行走的两人,如同各自行入了一个空间般无影无踪,只有再回到绿洲附近才正常起来,似乎有无数空间,以绿洲为点向四处延伸而去,这些空间又像是无数妖兽,吃下了无数人,却仍不知满足的。

    这一年来就是一向安定的绿洲,却出现了有许多人失踪的情况,众人也经常在周围发现有妖物食人后的恐怖现场。

    这种情况如今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似乎是众人来临又惊醒了一个大妖。

    虽然还没有与此妖朝过面,众人已是早如月行般推断出这妖物最少已至化形阶段,化形大妖不可力敌,唯有避之。

    想着这种严峻的情形,元婴中期的肖严也不由有些暗里着急,但他还是有信心保护他的妻女的安全的,这是一个高手的基本自信了,也是肖严真人最后的底线。

    正一道门的肖严真人已达到元婴中期数十年了,他妻子冯翔仙子如今也已达到金丹巅峰,这一番砂海却是他们从未经历的异事了。

    肖严真人又带着妻女向前方飞掠了几十里,才无望地看着四周,过了一会低头看着小小,眼里却带点歉疚地说:“乖女儿,看来我们一家三口就要在这“无垠砂海”终老了。

    肖小小如今十余岁,却显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主儿,她只笑着说:“嘻嘻,爹爹,娘,在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啊,这儿有好多叔叔伯伯们,他们都不像在山上时大家都只顾着修练,都没有人陪小小玩的。”

    一边玉仙子冯翔不由伸手刮了一下女儿的鼻子说:“就知道玩,没看见爹爹正愁吗?”

    肖小小又是嘻嘻一笑说:“唉,爹爹,别担心,八气丹青门明悟真人精通阵法,说不定这会儿就看出这里是怎么回事了。”

    肖严苦笑着说:“明悟真人精通阵法倒也不错,我可不敢指望明悟真人看出这阵法来啊,破阵就更难想了。”

    说着肖严真人早已灵识运于双目,灵识离体,向四处一遍遍地又梳理了一次,口中却也不停地接着说:“这阵法一道,虽然大家都没有明悟真人精通,但这里那个人不懂得一些的,便是大家也没有一个人看不出这阵来,真人如何就能轻易破得,近两年大家一起找着阵眼,却也一无所获,连阵眼也没找到,我却想不出来,这如何会是个阵法啊。”

    一边冯翔仙子见夫君越发地苦恼起来,不由也开口劝道:“真人莫急,我等修练之人,去了那里不是修炼,如今出不去,说不得也是我等众人境界不够,只努力修炼,一意精进也就是了,我想着如果境界到了,还有那里去不了的。”

    肖严听妻子这一番话,却也不由胸怀一畅,就觉得数十年的境界不由动了一下,隐隐地就要突破到元婴中期顶峰处。

    肖严突觉久不见松动的境界这轻轻一动,知道自己是有望元婴顶期了,不由斗志又起,这时也是哈哈一笑,摸着女儿的头说:“好正如仙子之言啊,在那里都是修炼。”

    肖小小做大人状瞪大眼睛,看着夫妻二人说:“你们两个啊,还在真人、仙子的叫着,我听着却觉生份。”

    夫妻二人对视一笑,分别携着小小的手说:“好,生份了,生份了,我们一家人这就回去也。”

    肖严灵识一展向着绿洲处掠去。

    小小在空中被父亲的灵气护住,高兴地看着砂海在身下飞速地倒退着,暗想如果自己能飞就好了,老被别人带着飞,却那里有自己飞自由啊。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