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0章 跟随

    这时方片与方雪、方立三人早已经来到碎星城近半年了,三人已经得到王平被杀的消息,心里都是无比震憾,王平可是小一辈里的高手了,据说其功为比起三人中的方立高了不止一筹,杀他的会是谁?三人怎么也没有猜到月天凡身上,只是都感觉有些紧张的,遇上这个杀星,他们也讨不了好的,但这半年来他们真的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这一天,夜,月亮早就退在云彩里补觉去了,化妆成中年男子的方立、方片与方雪三人仍未入碎星城,却找了一个小仙观三人与观主商量完毕后住下了。

    碎星城里,一明卫走入方府,方震南正斜倚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一名明卫小领走进来耳语片刻。

    方震南面色不变,一笑说,“这些小家伙,还以为自己有多高明,且随他们,也就是一次历练罢。”

    三人正在屋中说着话,果然就听见外面嗖嗖地几个人跃进了小院,三人对视一眼,方片早眼里一亮,运起灵气,使也轻身术,直直跟了过去,方立与方雪也是一笑相随。

    三人偷偷跟着这二人,这二人了算是俗世高手了,却那里有三人这般超凡高手,只四处张望,那里发现得了这三人。

    二人走至观主门前,一人隐入草丛中,另一人却直接推开观主虚掩的门直走了进去。

    方立三人在身上加持了一个隐身术,就从这草丛中高手眼前飘过,这高手喃喃自语道:“咿!怎么有点香风扑鼻,这莫不是那个花开了?”

    方片回首瞪了方雪一眼,方雪不由吐舌。

    三人探身纵到屋外,探首看去。

    观主见有人进门,连忙一揖道:“见过鞠堂主,不知堂主有何事吩咐?”

    这堂主摇了摇手,说:“老禄啊,我们也是多年交情了,不要来这些虚的了坐。”

    说罢直上上首椅子上坐定,这被称为老禄的听鞠堂主吩咐也于下首坐定。

    外边就有小童送来茶点,鞠堂主喝了一口茶后说,“最近情况怎么样。”

    老禄笑着说,“自从孙家叛出后,这里却着实乱了几年,如今也风平浪静了。听军中几个军官传出消息说,最近方震南又来了。”

    鞠堂主脸色变了变说,“方震南来了,我要报上去,你也给军中传话,就这半年,我们就要起事了,孙家那边会派人来协助我们,你要小心些,最近有没有可疑人在附近?”

    听到孙家会派人来协助这句话时,敏感地方雪已发现旁边的方立抖了一下,方雪不由向方立看去,却见方立脸色已有点发白,不由担心地注视着他。

    方立发现方雪在看他,不由一笑,摇头示意无事,三人又听了下去。

    老禄沉下心来想了会说:“倒是没有,只是刚来了几个年轻人,就住在前院。”

    鞠堂主沉声说:“不可大意,我去前院看看动静。”方片三人互视一眼转身向住处奔回。

    不提方立等人发现的阴谋,回到砂海处。

    第二日忧心忡忡地方天带众人径直返回了“渫南山城”,月天凡一行人也不前来搭话,只紧紧跟随着。

    就见这两队人马却如一队般首尾相接而行,所向处却与其他人方向相反不是砂海而是返回山城方向,路上不停有队伍从两队人马身边经过,却也互不干涉。

    方天这一队人是众人均骑马而行,看起来却像是给月天凡的五马大车打前站般。

    八直卫首领方平快骑几步追上方天说:“少爷,这些人跟得紧,怕是有些不妥,是不是先甩开他们,要不然我去让他们离远点?”

    方天回头看了眼,心里倒是很同意方平的想法,但他早已发现了这些人里却没有几人是他们惹得起的,尤其是那个金袍华服大汉和这沉稳如山的月天凡。

    看方平这般表现,方天不由叹气,我们还去赶走他们,那不是找死吗?我还巴不得他们让我滚蛋呢。

    想着立刻摇了摇头,说:“这些人想干什么,都随他们,给下面的人都说说,都让着点他们,别招惹事非,明白了?”

    方平应了声走了。

    月天凡门下弟子倒是一个个行规蹈矩的,也从不生事,这边方平传下了方天的话,这两队人马相处的就更加“相敬如宾”了。

    却不知是不是月天凡是估摸着自己吃定了方天,而方天却是不自觉地做着退让,月天凡那里能了解方天的想法,他只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那里管得方天一行的不满,看着方天向山城而去,月天凡挥手领着队伍也是不急不缓的跟着,这会儿也就是方天,换了不管那一个世家子弟,一定已经又起了冲突了。

    方天自练习老师教授的锻体法后,这心感早已突飞猛进,早已经到了能预知危险的地步,加上他的灵识与众不同,如何能不知月天凡等人的厉害啊,这一些人怕不个个都有金丹期的修为,而月行更是离谱,怕不是早就超过元婴了,方天是没见过元婴期的,可是见月行的气度,那里不知厉害。

    方天一行返回“渫南山城”,进城就先找了个客栈,这时却不敢包下客栈了,只谨慎地要了四五个客房分别住下。

    进得小房内,方天得知这月天凡早已索性租下了方天一行租剩余的房间,却与他们在同一客栈里,也不由暗自骂着,xx的,这摆明了是欺负人嘛,当我是病猫啊,虽这样想着他却也不敢造次,形势比人强,打碎牙齿自个往肚里吐吧,打不过跑不了的,他也只能独自发恨了。

    发了一会恨的方天又发了一会呆,挥手就叫过几人吩咐众人每人又加购了三匹马,达到了人人四匹马的地步。

    接着方天又令几人出去采卖了大量的食物。

    过了一会,方天又派出几人购买了兽皮,就地请人订制了大量的储水皮囊,吩咐众人打满了水,保证了一个月内没有缺水的情况,方天已经决定了,在沙海里走上半个月,无论有没有发现,他都会立刻转身回来。

    安排完毕方天才进了自己的小房内,利用阵法知识,他取出一个阵盘上,认真地用灵识标识了“渫南山城”的坐标,这将保证无论在那里他都能找到这个坐标“渫南山城”,半个月后,方天想着,那怕一无所获,他也能及时的回来。

    练完功,想了想没有什么遗漏的了,方天才睡下,放松了一下刚从王城出来,昨日又绷紧的神经,他发现现在自己已经习惯于苟活着了,叹口气,是谁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这会儿这位哥哥来到这里也只能在梦里试一下不受欺负的生活的,低调才是真理啊,我还是补昨天的觉去吧。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