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9章 理念

    月天凡与方天在砂海边上碰上了,月天凡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孤单了,就是这样,看着方天他就一下明白了这个道理。

    三年前月天凡进入都城,他这时仍没有停留下来,他继续游历着,他要找出这宿命的缘由来。这一刻看着方天的气度,他如同看到了一面镜子,那镜中照着自已的这面写着“唯我独尊”,而照着方天处却写着令人可笑的“众生平等”,月天凡心底里冷笑着,世上有这等人,有这等事。

    月天凡却是不信的,他想着自己经历的一切,这是个强者的世界,弱者只有在强者允许下活着,居然有人可以如方天这样吗?这个怪胎是如何出来的?

    月天凡显然没有看错,这个世界各种等级很森严,个人能力可以强到惊天动地的,甚至可以改变一个国家,在一些低等级世界里如地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大众被一些人聚合起来有着强大的力量,然而在这个世界,那里会出现一群蚂蚁推翻大象或狮子的可能,方天当然是个异类了,那只是因为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经过了无数年的民主思想培养的方天,本就天然地带着些对等级制度的漠视与不满。

    月天凡也喜读诗,尤其是诗圣的诗,可眼前这诗圣的一首诗所写,他却不能明白,这诗里所表现出来的悠闲,那种自适,却那里真的存在啊,如今看到这诗圣本人,他才切实地明白了诗圣的那首诗“《饮酒》”的其真义所在。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他终于明白,他养成的气度,他的知识,他的习惯是他的障碍,但这些也是他力量的基础,不是能轻言改变的,在他眼里应做出改变的是方天,因为方天才是真正的不合时宜。

    在他五十年来的一生里,他所见的人都是他的臣民,不愿做他臣民,不愿向他低下头的就是他的敌人,可这个方天却还不是他的敌人,虽然表面上方天更加的和气些,但他却不愿低下他的头。

    月天凡的心中他是这地上世界的王,所见之人就要对他俯首。

    月天凡看着这个“诗圣”,他心里却再次充满了一种让这人低头臣服的渴望,仿佛让这个人臣服才是他此生最大的成就,月天凡也信,有人会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不顾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真的有吗?至少这个方天看着不像,他不像是一个能轻言生死的的冲动的人,这样的人,不是最能服从,最能被强者征服吗?

    二人初见面,仿佛就看明白了对方,知道了对方是自己天敌,一个要的是众人俯首,一个却要的是自由和平,月天凡想着也是皱眉,这人物是我红月王国世家方家子弟么?

    方天不愿与月天凡为敌,然而他还不知道,在天命者月天凡心目中,让方天这个“众生平等”者认可,与成为世界之王一样,在这一刻就成为了月天凡的目标。

    方天将面临或者放弃“众生平等”,或者与天命者作对。这两条路是他都不愿选择的路。

    月天凡挥手,侍卫中一名金袍华服壮汉走来,拱手道:“师叔祖请吩咐!”月天凡说:“在这立营休息。”壮汉领命而去;如果七家老祖有一人在此一定会认出这人正是老魔月行,是悬在七大世家的头顶的利剑,只要有人偏离了他认为的尺度,结局只有一个死……..。

    方天不认得,可是方天的灵识却认得,方天灵识微微一扫,这月行就如一座大山,如无边无际的大海,山里一股惊人的力量,如今虽沉寂,但却活泼泼的,随时会爆出一点火星,这一点火星却足以让方天一行消失无踪,海虽平静着,却有着吞噬一切的能力。

    xx啊,方天再次确认,他来时的想法是如此离谱的,他那里是可以自由行走,分明只能苟活着,这个世界确实不适合于人类居住,只有小强才能在这无知的生存下去。

    月天凡转头看着方天,却只是不开口。

    方天脸上一直摆着一个标准的微笑,露着六颗亮晶晶的白牙。

    他就如酒店的侍者般,站在总裁身边,只是等着吩咐,如今方天就站在月天凡身边,看着月天凡吩咐扎营,看着月天凡上下打量着自己,却如正在吟风弄月般地闲适。

    一众没有能力发觉月天凡及月行力量的方天护卫与朵儿这时仍奇怪地看着方天,这个总有着奇怪举动的家伙又有啥鬼点子了呢?

    却没有发现这一队人有何异常,包括朵儿,只因为这一队人中,功力最低者也超过了朵儿的境界,朵儿灵识扫过,只有月行吡牙笑着,偷偷看了月天凡一眼,见月天凡面无表情,也没有理会,其余众人却均若未见,各自行动着。如果王平还活着,他一定会佩服方天的眼光,这方天真神了,比王平还低的境界,也能发现月天凡这一行人的不同,与严端不一样,严端是通过这一行人的举止去推测,而方天却是来源于灵识的探测,这种压迫感,还真是不好受啊。

    看着这礼貌甚恭却始终不开口地方天,月天凡越发有了兴趣,他那里想到方天竟能发现他们这一队的强大,只当方天是个性子十分好地,却转身向扎好的帐蓬走去。

    边走嘴里说着:“一路走。”

    看着月天凡走远了,方天摆脱了雕像状态,对朵儿笑着说:“走吧,去吃饭!”

    朵儿盯着方天的脸说:“少爷的体术似乎进步了呀,如今这脸虽没有变,却从里到外透出股陌生的味儿来。”

    方天一僵,这都被看出来了,他也没有答话,径直去吃饭了。

    夜深,练完弹力体操,打坐练气完毕的方天久久不能入睡。

    这青年男子他已经让属下直卫去套近乎打听,却没有一点消息,打听到的唯一消息是这些人也要进砂海。

    方天仍躺在床上,“月、王、李、陈、方、孙、雷”一家的排除着,王家不可能如此强大,王家家主王会也曾来方家走访过,其护卫也没这般过份啊,其它家就更不可能了,只有月家有可能,方天不由更是后怕,想起大正王的一句话“你退下,这些旧账,我这都记着呢,找时间我与你一起算。”

    死定了,死定了,这下可是死定了,方天沮丧地想,早知道这样,当时严老爷子来要方家提亲,我方天卖身投靠又如何啊?

    方天想着玉秀公主的花容月貌,善解人意,如花解语,不由更是心里惨呼,xx的这一次可是赔大发了,还要赔上一条命,看我这不是典型地属黄瓜的吗,我是欠拍啊。

    方天是越想越是心情烦躁,终于一夜无眠。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