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8章 宿命者的见面

    在“渫南山城”呆了半天一夜,已经洗去征尘的一众方家子弟,刚靠近砂海就感觉如同七月流火,夏日炎炎的,天地在这里如同设了一个明显的界限,一边是青山绿水,美不胜收的佳地,一边却是酷暑如火,太阳把“无垠砂海”晒的冒着一股股的青烟,干燥酷热的令人烦闷,方天抬眼打量过去,就觉得扑地,一股黄烟直冲双目,双眼顿时如同被火燎过般的一阵疼。

    在“无垠砂海”边上,有一个干涸的巨大河床,以往没见过阳光的河床,底部已经裂出了巨大的口子,站在河床边上,方天感受着沧海桑田的变迁,不由心生叹惜。

    方天骂道这莫不是破坏森林过度,要沙化了,转念一想,不可能啊,这山城的人那里有在这伐树运回去的,山里就近的树也伐不完的。

    摇了摇头,方天又皱着眉,转过河床,是一片黄色的沙丘,一阵微风刮过,就是漫天黄沙遮天蔽日,竟让他不自觉地生出狂沙万里真如铁的豪情来。方天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却发觉灵气从身周毛孔直冲而入;方天心中一喜,这里灵气似乎比其他地方整整高出了一倍,果然是个好去处;如果在这练气,那可不是事半功倍了?

    这砂海这会儿看上去的确是美的,她的美在于她的博大,她的美在于她的辽阔,美在她的深邃,美在她的富有,美在她的气势,美在她的色彩……。

    一边欣赏着沙景,看着这看不到边的美丽的砂海,让方天不由想起了未穿越时的沙漠生存方面的知识来,他知道,这美丽的砂海里暗藏着无尽的杀机,不只是环境,在这里的人要生存下来,也会变得很凶残。

    方天想着在这沙漠里缺水是所有生物的最大的敌人,如果轻易进去,那么可想而知在这个的沙漠中,没有了方向,到处都一模一样,迷了路,如果再来点大风沙,没有水他们这些人包括朵儿这个金丹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现在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三年了,已进入了数万修者前往探索,却没有从这“无垠砂海”传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已经进入此地的那些没有经历过沙漠的汉子们,修为差些的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而修为高的,三年没有了来,怕是也很难再出来了。

    有了这个想法,方天等人当天也不敢直入砂海,便搭起帐蓬准备今天就在砂海边住下,几个账蓬刚刚在河床边上搭下,就见又有十几队人纷纷自渠南山城而来。

    这几队人见天色尚早,已经有人搭起帐蓬只是脸带诧异,却也不停留询问,纷纷地继续他们的行程直向砂海而去。

    就在方天等人生火做饭时,月天凡带着队伍出现在方天面前。

    二人初见,方天就对月天凡有着天然的抵触,月天凡国字脸,略有些厚的嘴唇带着些不怒自威的冷竣,由于平日里不苟言笑,脸上神色已非常地僵硬,却让他增加了几分如山的稳重。稍显矮小的身子给予人一种厚重的感觉。对于这种天生就是领袖的世家弟子,方天却不知如何本能地就抗拒着。

    方天这一世本身也是一位世家子弟,他同样有着深厚的背景,然而家中诸人有爱护他地、有宠溺他地、有尊敬他地、还有崇拜他的,如此多类人中,却少有几个拿他当主事人完全听命于他的。朵儿也视他如亲人,方立可以为他放弃一切包括生命,方片、方雪常视他为怪物却是他最亲近的人,父母宠溺他却爱他胜过了惯他。所以他没有成长为月天凡地,能让别人自甘俯首的气度。

    月天凡与方天不同就表现在此时,当他来到这里,他站在这里,他在这里就成为了中心,似乎他在平静地接受着全世界地膜拜。

    骨子里是现代人的方天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着这种小资情节。穿越而来至今,至到遇到了月天凡,他才发现他与这个世界的隔亥,那就是他始终存有人“生而平等”的无聊的“人生观”。

    月天凡静立片刻,看着眼前这个略显过于清秀,带点文弱,甚至看去带点文人迂腐气的少年,约十六岁左右,目若点漆,神色中带点不卑不亢,不由心有所感,就直接问道:“你是诗圣方天?”

    “正是”方天惊疑地答道,这个人他从未见过,也没有听说过,怎地他就能知道自己的名字啊,难道我方天这么有名了?随便来个人就知道我是谁,可是这会没有电视这个东东,他怎么知道我就是我?此时他却心有所感,这个人是深不可测的,不可测处不是他的功力,他的功力是足以灭了方天,但他所恃的并不是他的功力,而是他背后有一种让方天震惊的力量,在他沉稳背后的一切,却更是可怕,方天的直觉告诉自己此人不可为敌。

    想着方天不由暗暗叫苦,哥哥还没有去灭人,这怎么又遇上了个厉害人物,这个世界什么都好,就是强人太多了,我xx的,让我怎么活啊,还想避开王城这么个强手如云的地方,偏走几步想放松一下,又遇上这么一个主,这世界可真不好玩啊。

    方天暗骂,哥哥在那边时,就算身无分文,手无缚鸡之力,地位低下,可是哥哥安全啊。如今到了这个地方,哥哥打以前的高手也能打他上万个,可是哥哥怎么觉得连小鸡也赶不上了,随时有生命危险啊。

    一头冷汗的方天不由想着哥哥要是现在能回去那有多好啊,无语地看着天,天上却没有一丝云,显然一时半会也不会有雷击来,他穿回去的可能性是一点也没有的。

    月天凡站在方天身前,却看着方天仍然平静着,月天凡脸上已经有一丝笑意展现,这笑意只微一闪即不见,自幼至今,月天凡自己都能记得这样的笑他有过几次。

    月天凡尚未出生时,月家得神喻,月家当有一子,此子当一统中央大陆。

    月天凡即而生为红月王储,被教之以威严,被众人捧在手心中,掌着杀伐大权,三岁即入玄月门,他有数百位老师,五十年来学习着各种知识,他学的都是如何去展现他的威严,如何做能最大限度的使用他的权力,展现他的力量。

    可是甫出山游历,他就经历了杀王家嫡子,诛王家众人;他与严端相识却无法相交;在游历途中凡见他之人也都或被他所慑,或视他为敌。

    他终于发现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和下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