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5章 蒙混过关

    方天这时就傻了,我那做错了,不就是说了配不上您女儿吗?这也算错,难道你要订亲,就必须我兴高采烈的?没道理,还处置我,我总不好让你赏点啥吧。

    想着方天就犹豫起来。

    大正王见难住了他,心里方觉得出了点气,却不愿这样放过了他,又哼了一声说:“你平日里不是伶牙俐齿的吗,难道还要我催你?我这一催,怕是你就受不得了。”

    方天眼珠子转了一下,左右看了一会,思量着却小心地说:“小子错在不该找借口私开“诗社”为自己扬名。”

    抬头看大正王还是一否不置可否的样子,心里哀叹一声“妈呀,检讨的深度不够啊。”不会是要凑够一千五百字吧。

    接着方天又硬着头皮继续检讨着说:“小子这一向以来,不该太张扬,处处表现自己,严公来家里告诫小子,让小子谨慎一些,小子年青,却还是不懂的,如今这一教训,小子才明白自己是才疏学浅,实在是不敢当大王与王后厚爱,小子今后定然痛改前非,努力向善。”

    再偷看了一眼大正王,见大正王仍是面无表情地正看着他呢,不由心里一慌张,接着说:“小子请辞去“文渊阁学士”之位,请封还大王所赐府邸,从此闭门思过,不敢再轻惹事非了,还请大王责罚小子”

    大正王听到这里,心里怒气方熄了些,这小子还明白点事理,辞位退府,不过这样怕是王后那里却交待不过去。

    想了一会,大正王也时真没有好办法处置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家伙了,这事又不好张扬得满天风雨的,他不由怒哼一声喝道:“你这职位,府邸却那样不是我给你的?这是你想退就退了的,你且回去罢,这些账啊,我这都一一记着呢,找个时间我才与你一起算。”

    方天奉命唯唯而退。

    出得大堂,才发现这一身冷汗,他心里暗想,这可是给方家招大祸了,这下可是被大正王惦记上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来到门外,却发现一脸惨白的爷爷,见他出来,只有气无力地看着他问了一声:“小子你还活着呢?”

    说完这老爷子已经自顾自地扔下方天就走了,说句实话老爷子在红月在这个世界呆了多久了,他如何能与方天一样不知厉害啊,得罪了月家,还能活着的,在这个世上怕是只有那几个修真大派了,只在这红月王国,月家想灭方家这样的世家,那也是一句话的事,这个小家伙还在这里显摆,真正的不知死活啊。

    方天见老爷子扔下他就走,仿佛避开一个瘟神一般,他唯有看着天,不由无语地欲哭无泪了。

    这之后自然是方天按月参加诗社,偶尔客串下诗人,作几首小诗了,这些日子他也与玉秀公主见了好几面,对这个救命恩人,方天自然不敢怠慢的,慢慢地方天、方片、方雪、严蕊、玉秀公主竟成了好朋友了,这时没有了订亲的压力,五人都放开了心思,竟然也开始无话不谈的,这才是应了那一名“有心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好日子终是不久,这一年,雪儿与方片却都达到了阴木大成,家里派人跟着带二人游历天下,而方天那里放心,吩咐方立跟随保护。

    而朵儿也学着方立进入方天布下的“三才阵”中,方天灵识这一引,却忽有所感,告诉方天一声,就去闭关冲击金丹了。

    方天父亲也离家而去,这会儿不知去做些什么了,临走前,他却说儿子长大了,随手将夜卫交于方天管理,方天如今又多了一项事务。

    坐在小院内,方天看着手里的卷宗,才明白方家还是有些实力的,夜卫共有十余万人,分为“夜刺、夜杀、夜探”三卫,夜杀与夜探人数较多,占八万多,这夜刺却只有一万多人,却也都是接近筑基的高手了,方天今日召三卫前来议事,他要好好谋划一番了。

    这还是方天第一次有自己的势力了,他想着,我一定要想办法摆脱这种命不由己的局面。

    在小院内,就见数十人藏在方天小院树木草从中,四人在府内议着事,从窗外看去,方天脸色也变的阴沉起来。

    听完几人汇报,方天才知道这些傻x门连日常开销也在家里领,居然与明卫、虎卫、直卫之间调入调出人员。

    方天暗骂这些家伙还能用吗?还叫夜卫,这不是明白人都知道吗?

    方天心里骂着却看着这三人笑着说:“这首先呢,我去找爹爹与家主,要些产业过来,你们先管着,你们各自找些家里家外的年龄小的带来我先看看,今天先到这吧。”

    叹口气,方天已挥退三人,自己发起呆来。他在想如何能让这夜卫真的象夜里出没的幽灵般。

    方天已经十六岁了,方片、方雪早已由方立带着数十虎卫护着一起外出历练几年了。

    如今阳木大成(筑基)的方天早在达到筑基就奉命进入内门学习了。

    此时他大多数时间还是用在了练习“弹力体操”、学习《阵法大全》上,这些是他老师传给他的,这两门老师教的功法、阵法如同永远没有顶点,练了十年“弹力体操”研究了六年《阵法大全》却仍然没有摸到门处。

    如今方天只是每日偶而抽时间练练的《青木诀》都已到达了令世人不敢致信的筑基初期,然而老师教的法子他却没有感受到境界的提升。

    如今他已能布下数千种阵法,了解数万种阵法,但他却始终少了个契机不能达到布阵的第一个境界“天地合一”。如今他的身体已逾钢铁,气血已旺盛至极,却始终不能达到练体的第一步,自如地控制“三头六臂”并开始运用体术的拳法“如若无物”。但这阵法及拳法却印入他脑海,让他无比向往,虽然这仅是第一步,他却向是在地狱仰望天堂,一个字“远”,两个字“遥远”。

    到现在他才知道,他不是个废灵体,却是个废阵师,废修体者。

    今天他又练了四遍“弹力体操”,在脑海中想了会,用阵盘布下了一个的“王行八气阵”来布完阵,以灵识激活,在阵中感受着与“三才阵”的巨大不同,心想如果在体内布个“五行八气阵”来会如何呢?演变着阵法的诸般变化,最后在阵中做了遍“弹力体操”感受着变化。

    练罢,起身向潘夫人告辞,走也自己府院,向城外方府内门而去。

    不觉来到了朵儿闭关之处,看了一眼,朵儿如今还在闭关,一年多了,也没有一点动静,方天倒是不担心,洞府一直有内门神卫的人照应着,不会出岔子,只是有点想这个朵儿姐姐了,别看朵儿平时不声不响地,有她在身边却让人格外踏实。

    在仍没有动静的朵儿洞府处呆站了十几分钟,方天叹了口气,想着这些年来朵儿在身边侍奉时的舒适,心里暗骂着方片和方雪,这两个没有良心的,亏得自己还不放心让方立去照顾他们,也不知道送个信。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