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2章 红月诗会

    方天见方片被拽走,也是心下一松,不由也心里暗羞着,飘过眼,偷偷地看了眼严蕊,看她脸上也是红红的,却是带着点笑意,显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他心里才渐渐地定起神来。

    二人各自镇静了会儿,等心情平和,二人对视一笑,严蕊轻声说:“有劳天哥哥了。”

    哇,这声音好甜噢,方天心里一荡,连忙抬起手对严蕊做了个手式,轻声说说:“请!”

    二人走在路上,路上却是刚扫过,但轻雪仍飞舞着,洒落在地上,树梢,洒落在二人头上,如同有一只手轻抚着头顶。

    雪轻轻地铺在路上,这二人轻轻地踩上去,就如同在雪上作画般地,走了一会儿,两人同时回头向后看去,方见远处两行脚印并排而来,即如同印下般整齐,一大一小的却给人一种纷外和谐的感觉。

    方天看了眼严蕊,这个漂亮地小姑娘,和自己差不多在也是十三、四岁年纪,不由轻声问道:“严姑娘与雪儿姐姐什么时候认识的?”

    严蕊低头轻笑着说:“我年前入京就认识雪儿姐姐啦,也参加了几次诗社了,我都来方府好多次了,今日才遇见了你。”

    方天不由“噢”了一声。

    严蕊接着说:“就想多找首诗圣的诗,却是好难噢。”

    方天不由尴尬地说:“那里,只是胡乱找得几个字拚凑在一起而已。”

    严蕊扑地笑了,站定,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方天,说:“那你能不能现在就随便地找几个字,胡乱拚凑上一个,送给我可好。”

    方天看着轻雪,看着身边这人儿,听着声音,不由一首词脱口而:“好啊,出清平乐

    云峰秀叠,露冷琉璃叶。

    北畔娑罗花弄雪,香度小桥淡月。

    与君踏月寻花,玉人双捧流霞。

    吸尽杯中花月,仙风相送还家。”

    严蕊听得方天吟罢词,一路吟着,出得府门,站于轿前,方回首对方天一笑说,“谢谢,仙风相送还家,改日我请你吸尽杯中花月。”

    方天也是一喜说:“好的,一言为定。”

    二人挥手作别,心里都有着难以言表的甜密来。

    方天认识严蕊后,不知怎地,也就放下了大正王室订亲的压力,他抛下心事,功法进境果然与日俱增,对阵法的研究也是但有疑惑,也能一一解去,阵法上的了解也更精准了。

    不知不觉几日过去了,这一日却正是大正王召举国上下才子名人于紫红月举行“诗会”,一时天下少年英俊,文人骚客齐聚紫红月,因为时间充足,竟是极远处的大河国也有人前来参加。

    幸好这文圣大广场甚大,能进入的也是极有身份或有些才学的,否则那里容得下这许多人,这一次却是很少有女子参加,诗社从夫人、小姐们的活动一下子就推广为一个集体活动了。

    方天与方雪一大早却已被家主带了一众直卫,向押解犯人般地亲自押着他们来到了文圣大广场上。

    一路上爷爷始终恨恨地看着方天,方天头上不停地有冷汗冒出,终于他顶不住了,他看着爷爷轻声说道:“老祖说了,此事可由我自行决定的,老祖说他支持我。”

    方万胜却那里理会这些,他挥手在马儿身上重重一拍,领先去了,跑得几步,却只哼了一声说:“那你可以试试了。”

    这言下威胁之意却是任谁也听得出的。

    方天那里还能争辩,只能看着口喘粗气的爷爷无语了,这个爷爷铁定会为了家族把他牺牲掉的,方天看着爷爷的背影,觉得幸福一下子就与他越离越远了。

    走进都城,方天还正垂头丧气,刚进城门,方天一行就又被一位宫女打扮的满脸英气的女子拦了下来,这宫女打扮的女子打量了一下方天,竟也不理会方万胜,直接对方天说:“你是方天方公子了,这里有一封书信,是公主交待要亲手送给你的。”这宫女将信递给方天转身去了。

    方天接下了信,看了方万胜一眼,方万胜又自哼了一声转头向文圣大广场走去。

    进了文圣大广场,这时时间尚早,方天就找了工夫将书信打开看了起来,这信是写在一个上好的绢子的,方天轻轻打开绢子,就隐隐地有一股香气沁入心脾,方天闻着也是精神一振,再一打量,玉秀公主这字显然也很娟秀,方天认真读将起来,玉秀公主和信中写道:“方天方公子如晤,妹再三思索,诗会之事当提醒公子,应善自珍重,不可轻易动怒于已于人不利。”方天看到这里不由一惊,这个公主这话说得有理,这个世界果然是强权当道,虽然方天显示得有点小能耐,可那里够大正王一只手掐的,可这个公主竟然劝他,难道还对他有意思?

    想着方天再向下看去,只见公主信中写着:“初闻家中欲与公子结亲,妹初怒之,后羞之,再思公子之才,妹又听之,此为妹之错;后为公子所拒,妹初始竟也暗暗恼恨,然妹与公子从无所交,一无所知,思之,此事怎可如此草率?”看到这方天顿时心中一震,这个公主也不是一般的人啊。就见公主绪道:“此事妹已与父王、母后多次交谈,只是父王、母后碍于情面,恐会为难公子些许,望公子善自隐忍,妹定再次与父母言之,不使公子为难,请公子勿要冲动,切切!!!。”看着方天不由一阵冷汗,这公主难道也是穿过来的,这智慧也太高了吧,还怕他再冲动,方天头上一阵晕,这时遇上了大正王,那是最高权力者了,那有他搞小动作的机会啊,真是高看他了。

    方天看完了信,心里也算是有了点底子,至少如今在王宫里,他是有线人的,有点风吹草动,有人通报一下,跑起来不是也快点吗?看这玉秀公主的信,今天这一关,怕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最多一通批,咱还受得了。

    方天心了有了点底,就向四处又打量开了,没有多久“诗社”终于在大正王召令下大张旗鼓地开始了,这次却是在一个宽阔地室外露天广场上。

    方天随一众大臣参见完大王,就有太监唱名,于是各国官员前来祝贺的,也按国家强弱程度,由礼官领着前来参见,纷纷扰扰的就大概有一个时辰过去了。

    方天这时偷偷地打量着,这才发现各国人员中,却也是高手如云,许多人是方天无法探测深浅的,他不由暗自担心会不会出现意外。

    一众大臣及外臣参见完毕,大正王阴沉着脸坐着,也不打话,挥着手就令众人各自开始。

    却是一言不发,这时只几个当事人知道这其中的名堂,都揣着手,不敢多话。

    手下面太监却也都明白大正王恼着什么,一个个偷眼打量着胆大包天的方天,这小子还站在那里若无其事的,明显是个板刀肉,只不知道过一会儿,他能站在那里,怕不是就要直接上刑了吧。

    这时,就有大太监捧着诏书,只战战兢兢按流程一一安排着,念着召书,几个大臣分别草草地作了首诗。

    太监听着不知谁传来的话,交头接耳了一会,没了主意,却有太监向大正王请示,过了良久,才有太监高声宣:“方天方大人可有诗作,有了就呈上来?”

    方天知道,这次诗会,他是跑不了了,也不敢随口胡念几句交差的,大正王本就对他有了成见,这会儿再不小心,皮肉之苦就跑不了了。

    幸好他也早有准备了,知道有这个诗会时,方天就苦思冥想,把自己知道的诗都整理了一遍,也算是拍拍大正王的马屁,至少也不能再惹他了,否则怕是小命不保的,一听到上面唱名,方天不敢轻慢,他抬腿也走到场中,抬头向四处打量了一眼,念着:

    “《采桑》,

    自古多征战,由来尚甲兵。

    长驱千里去,一举数蕃平。

    按剑从沙漠,歌谣满帝京。

    寄言天下将,须立武功名。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