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9章 初识严蕊

    成名有成名的烦恼,方天为了帮方雪摆脱李家的纠缠,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成立诗社,当时,他想到了举办诗社的诸多好处,而如今,这诸多好处还真没有看出几个来,这坏处却一下子就当头砸在了方天的头上了,他目瞪口呆地听着严老相要给他提亲这事,又听提结亲的对象是大正王,他脑海里一下想起大正王那一幅可怕的样子,想着方天就要冒汗了,做他的女婿,那不是要了我方天的亲命了啊,那是万万不行的。

    方天这会儿心里正生着气,王宫里却也吵了起来,这时话说大正王听得王后说出如此不讲理的话“他凭什么不愿意,这孩子我看着好,正配得上我女儿了,我女儿是嫁定他的。”

    大正王听了这不讲理的话,却差点没忍住,险险地就要挥掌击过去,大正王后见势不妙,连忙施了个法诀,护住了自己。

    看着一脸谨慎的王后,大正王才知道自己冲动了,再说了这媳妇一则他那里舍得打,话说真要打,王后再让着他,他也不是对手啊。大正王咬着牙挥了下手,他站起身来,指着大正王后说:“胡闹,怎样就嫁定了他了,你还想抢亲啊,丢脸啊,你。”

    说完大正王拂袖而去。

    大正王后见大正王没有动手,她也不敢上前相责,毕竟这事儿她做得有些不对,这样明马暗车的,方天一个不愿意出口,确实是伤了王室体面,另外这方家与王室怎样处,还真是个问题啊。

    返回内宫,大正王后却也是心里忐忑不安,这方天的性子却是极不好地,如今红月王国谁不知道?但这孩子端得是让人喜爱,只这性子生得古怪,却是勉强不得啊。

    可如今这信儿已经托严老爷子传了去,万一方天真如大正王所料般地不同意,这事儿可就大发了,再因为这事儿,方天再出个什么勾当来,惹出些个个好歹的,岂不是害人害己啊,如何才能保个万全啊?

    想了很久没有头绪,大正王后派人召来玉秀公主,母女二人即在内宫中谈起心来。

    谈着,玉秀公主听母亲欲把自己配于方天,也不由玉脸一红,低头说:“女儿知道这方天是诗圣,诗词天下无双,女儿十分敬佩地,女儿愿凭母亲作主的。”

    听到诗词天下无双几字,大正王后已开始喃喃自语,想着不由站起身来,脸上已阴阴一笑,低声说:“好,让你这小子敢使坏,这下子你这狐狸尾巴就攥在我手里了,你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嘻嘻,你这下还能逃出我的手心去。”

    玉秀公主听到这,看着一向以来贤淑德良,一脸正气的母亲露出这般阴险表情,也是大骇,不由脸上变色,暗里替方天担心起来了,她却也不敢造次,只小声说:“母亲,你想做什么?”

    大正王后这时才想起女儿还在跟前,不由展齿一笑说:“没什么,就是想着你的事呢,这不是怕误了你的终身大事啊?”

    玉秀公主听得母亲说话如此不讲究,不由脸色通红,忙起身告退而去。

    这王宫中几人那里知道,方天听得这消息,确实,他一瞬间就如惊天骇浪般的被震住了,如今方雪那儿事才罢了,这又轮到自己了,万恶地旧社会啊,这包办婚姻害死个人啊,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想想也是我方天自己还是个泥菩萨,却以为帮上了雪儿,我晕,这不帮了别人反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方天头疼地暗忖着,话说这大正王是何身份,玉秀公主又是如何身份,方天如果真接拒绝,像雪儿拒婚那般直接,那不是真是找死吗?李家的地位还隐隐地在方家之下,李家前来提亲,方家也不敢推辞的,何况这次是大正王,一国之君的,他要灭方家,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啊,方天不由暗悔,不该冲动地去帮雪儿,这下可真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愁眉苦脸的方天,一听到这个消息那里忍得住郁闷,转身不顾父母二人,就向私塾走去。

    就听方震南在房内喊道:“儿子,你倒是给个话啊,你认为怎么样,我听说这玉秀公主可是花容月貌的,而且文才非凡,一身功法更是超凡脱俗的,你给个回话。”

    方天本就郁闷着,听了老爹的话,他却是忍不住了,转身回头对着这个不良老爹,方天一挑剑眉,大声喊道:“老头子,父不要胡说,玉秀公主身份高贵,王室公主,儿子那里配得上。”

    说完方天气呼呼地转身自去了。

    屋内方震南与潘夫人目瞪口呆,这儿子果然没有出二人所料,这就爆了。

    方震南拈着须子看着夫人说:“夫人,我老了吗,像老头子吗?”

    潘夫人白了眼方震南说:“废话,你不是老头子,我还是了,看看,我早说了吧,这样直说是不成的。”

    方震南瞪着潘夫人说:“还不是你惯得,我看这亲事却是使得的,大正王公主也。几百上千年了,月家何时有公主外嫁过世家子弟的?不都是在玄月门修行的修行,闭关的闭关,只有几个也是在玄月门找了些有根底的修行天才嫁了,这不是我方家的一番机遇吗?”

    潘夫人却是白眼狂翻,看着方震南说:“这事我就只能做到这里了,以后的事我可就不管了,我儿子不愿意做的事,我却也不能勉强,噢,好像这话是我儿子说的。”

    方震南想了一会也是没有办法,转身而出,两人各自找人汇报情况而去。

    这边方天一表态,一时众人已纷纷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方天的想法,却有的皱眉,有的担心,有的愤怒,有的恼恨,还有不急不慢地…….。

    大正王后是最没有想到的,她一听方天真如大正王所言,这小子他不愿意,王后心里是又惊又悔,她惊在方天的不智,玉秀公主的容貌无双,才学过人,更是修练天才,红月王国谁人不知啊,这方天竟不愿意,他莫不是疯了,他还想娶天上的仙子不成,话说玉秀公主也不次于天仙啊;王后这时悔的却是,真应如大王所言,先让他们交流一下,了解下方天的想法啊,这事儿做到了这一步,真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大正王后已经开始想着补救办法了,她还是那个想法,这个方天,她女儿是嫁定了。

    大正王却虽然早就知道会出现这种状况,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可暗底里他却最是怒恨难抑的,他心想,话说我堂堂玄月门,八大修仙门派也是排第三的。如今我堂堂红月王朝公主,如此花容月貌的玉秀公主欲下嫁你方天,你居然不识相,真正的不知死活,你方家的存亡也只在我一念之间,你竟也敢真的敢如此放肆的,莫不是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啊。

    转身大正王后冲入**,两个从未吵过嘴的亲密二人组已经吵得王宫中无人不知了,其中有数次两个元婴中期高手险些就要动手了,这还多亏旁边坐着一个一身黑袍,看上去没有一点异常有能力的黑袍人,每当两人运起灵气时,就见他袍袖一挥,一道灵诀就平空地将二人隔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