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8章 成名的烦恼

    这天早上一家三口从在桌前吃着饭,方震南因昨夜里考较儿子,却被儿子给狠狠地揍了一顿,这会儿他仍是抹不下脸,径自沉着脸,拉着一幅别人都欠他三百两的脸,自顾自的夹着菜吃着。

    方天这会儿报完了仇,多年来被欺负的气也就消了,他倒是心下有点同情这老狐狸了,看着他尴尬着却强自镇定,不由伸筷子夹了一筷子菜递过去,笑着说:“爹爹,今天这菜挺香的,你多吃点菜。”

    方震南那里肯这么轻易放过他,端着脸说:“你小子翅膀长硬了啊,给爹爹下这个套,明明可以轻易取胜,却偏让爹爹献这么些丑,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儿子啊,家门不幸啊!”

    方天忙陪笑说:“是爹爹教导有方,儿子跟爹爹比,还差得远呢,呵呵!”

    吃罢了饭,潘夫人怜儿却与方震南端坐着,也不起身送儿子,没有一丝儿让儿子去道术院学习的意思。

    方天站起身就要请辞,母亲却只是笑看着他,轻声说:“天儿,别急,爹娘这儿还有些事要和你商量的。”

    方天打量下母亲与父亲,却只发现二人都一脸镇静,却是看不出一点儿端倪来。

    这段日子,家中虽然母亲权威日盛,深得李太夫人信重,可这小家里如今拿主意的却还是那个不受众人看重的父亲。

    方天心里腹诽着,怕不是这老狐狸又有啥坏招了,这么多年他可是知道,他这个爹主意是一个接一个的,一不小心把你卖了铁定还让你高高兴兴的。

    方天心里提着小心,却只能小意地又陪着笑看着方震南问着:“爹,这是有什么事么?”

    方震南却同以往不一样,这会儿瞪着眼看着儿子半晌却好象真的很难为情的样子,半晌却颓然说:“让你娘说吧。”

    潘怜儿注视着儿子,这儿子如今看着确实还小,只一个十四岁的孩童,却是有些话不好开口啊。

    看着儿子略显瘦小身形,脸上却少了些少年的张扬,多了些成年人的大气,潘夫人心下喜悦,也许给他订门亲也是好的。

    可事到如今,她也就硬着头皮开口说了:“天儿啊,如今你功法修练大进,文武双全,这个太夫人与家主很是喜欢,让你过几日入内门学习的。”

    这都已经是旧闻了,方天阳木大成,早已在初回府时就由李太夫人告知,过几日带他去随着老祖方砾阳学习了。

    方天笑着说:“儿子早就已经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潘夫人难为情地盯着方震南看了一眼,这儿子懂事,孝敬父母,却是极聪明的一个人儿,平日里他却也是个眼里揉不得砂子的做不得糊涂事来,做父母的如何不知道他的脾气?这事儿说出来,那是肯定会惹他不喜的。

    可如今这事夫君不开口却推到自己身上,潘夫人当然着恼了。

    小意地看了眼儿子,潘夫人轻声说:“这个却是个喜讯,说出来也让天儿你高兴一下……….。”

    潘夫人又拿眼去看方震南,方震南却低着头,只是盯着茶杯,如同在想着如何在茶杯里能洗个澡这般玄奥的问题来,却只对儿子与夫人几次看来的目光如若无睹。

    潘夫人三番两次拿眼看着方震南,见方震南仍是面无表情,只好咬咬玉齿对着这个厚脸皮的夫君翻了个白眼,轻声说:“娘也知道,这事它可能让天儿为难,可还是要说啊,这前几日老相爷严端严老爷子去见家主了。”

    方天一听严端见家主,这事和自己有关系,那一定是大事了,他不由心下一紧连忙静下心里,坐在桌前,看着母亲静下气来说:“不知严相有何事找家主?”

    潘夫人见儿子似乎十分冷静,早知道这儿子心情紧张了,轻轻一笑说:“也没什么大事的。”

    又看了眼夫君,潘夫人这才又叹了口气说:“严老爷子对家主说他见大正王玉秀公主与天儿你年龄相当,且才貌双全,心里不由得十分喜欢,他特意前来问着家主,是否去向大王提亲,还问何时去提亲,他也好先有个准备的。”潘夫人说到这,看了眼双眼瞪得溜圆的方天,才接着说:“家主说让你赶紧上都城与他一起去严本府去。”

    这事本不是很复杂,大正王及王后看上了方天,让人通知一下,方家赶紧地上门提亲,大正王推辞挑选停当,赐婚也就了事了,至于两人的感情啊之类的小事什么的却是那里有人考虑的。

    可这事又很复杂,只看这个方天为雪儿的婚事,怒发冲冠,不足一个月就在红月王国掀起了偌大风波,余波起处却早已波及了中央大陆,如今这事儿,中央大陆里凡是有些门道的那个不知,谁人不晓啊。这风波却是至如今仍未平息,隐隐地已影响了各国形势这是何等大事啊。

    如今大正王后把这种提亲的事牵扯到方天他自己身上了,还不知道这个方天还会出些啥妖娥子的,众人这心里不由提心吊胆的。

    这时红月大正王与王后听得严端汇报已将情况通知了方家家主时,心神不定的大正王及王后向全国各处,方府内外,王城上下的各处暗门及侍卫、府衙都暗地里有通知下去,嘱咐各方这几日一定要密切注视种种动向,随时注意有不测发生,只是不知道这意外会以何种形式,在何时爆发。

    这几日红月王国上下,衙门内外每日都有各种奇闻轶事报来,甚至连红月王国的小偷也不敢轻易偷东西,他们发现这几日偷东西,那是铁定被抓,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事与方天有关,否则还得了。

    紫红月王宫内,大正王坐在座中,他苦恼地想着王后给他出的难题来,这事他不能主动,他的女儿还硬往别人府上送,这事他说不过去啊,他又不能不理会,王后已经派人给方家下话了,方天要是闹出事来,怎么处理?

    这事甚难啊,竟比他日常里突破境界还难上了三分。

    想到气恼处,大正王不由抬目瞪了眼坐在身旁,也是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的大正王后,他不悦地说:“方天是有才,我也十分喜欢这小子,可是这方天是好招惹的?你看他那个臭硬的性子,你也不怕弄巧成拙啊。”

    大正王后沉吟了一会说:“我这女儿玉秀秀外慧中的,更是美丽非凡,这红月王国里那家的姑娘及得上的,而且我女儿更是个修练天才,这么些年纪就筑基期顶期了,你就说吧,我这女儿,怎么就配不得方天了?”

    大正王不由对夫人的这一番无理取闹搅得也有些头疼,他揉着眉心说:“你女儿是配得起方天,可是方天配不上你女儿啊,你可知这方天他愿意不,你可有打听过他可订过亲,可有心仪的女子啊?”

    大正王后微嗔道:“他凭什么不愿意,这孩子我看着好,正配得上我女儿了,我女儿是嫁定他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