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7章 较量

    方天看见老爹终于上套了,他早已激动不已,这时却仍自不敢放开手脚,以免打草惊蛇,先运气作涨红了脸儿状,轻轻地挥了两拳,“砰”拳风已经飞过百米“拍”地激的方震南身上护体法术一亮即隐,方震南这时又感觉了一下,无妨的,这两拳虽比以前来说确实是强劲了少许,但他还撑得住,这金刚术也是丝毫未损的,这是这个方天一直心里暗暗地怕惊着的老狐狸才算是真正地放下心来。

    受了一击后,心里早已踏实无比的方震南大叫:“好儿子,果然爹爹没有看错你,啧啧,这拳风如此有力,怕不是能碎石穿山了,厉害、厉害!”

    方天测试停当,嗯,还好,这距离不远,等会趁着他得瑟时再给这老狐狸一个真正的惊喜吧,这会儿还早呢。

    方震南试了一拳,也算是彻底地定下心来了,果然他又开始了日常教导的开篇了:“儿子,这修练一途首重心境,你这心境不稳,爹爹却是有点担心啊,以后可要多下些功夫才好。”

    场外潘夫人笑着说:“儿子这金鸡独立,我看着已经不错了,这下盘稳啊,就是还有点晃,呆会儿在流沙术里我怕他是会站不稳的噢。”

    话音一落,就见方震南的飓风术已直冲方天周身卷来,他仍自不罢手,一诀挥出,又是手一掐,飓风术未至,脚下流沙术又起,两诀方至方天身体,右手处一个捆缚术直向方天扔去。

    方天也算是修练有成了,在都城内他就达到了阴木大成之境,更何况在锻体术下,他的十指的灵活程度远超常人,挥手间就能破去这几个微不足道的小法术,而体内的“三才阵”更是不凡灵气之足早在阴木大成巅峰境随时可以成就筑基的,这时的他那里还在意这几个小法术,就见方天身上灵气一闪,他的目光所视处飓风已经四散而去,流沙术也只是在脚下闪烁几下,震起几粒沙子就已消失不见了。

    只有捆缚术,这一诀飞来,方天却顾作惊慌在身形一顿,直直立着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放了气的气球般地瘪了下来,他的整个人就像短了一大截子,右腿还站得稳稳的,身体却如一个倒“l”向地面贴去。

    方天虽躲得不慢,却有心地任凭这法诀困住了自己,就听得“拍”地一声捆缚术就像一条蛇,紧紧地缚在方天身上,捆缚术激发的灵气,与方天体表灵气处已经激起阵阵光华来,显得分外炫目。

    这一缚却是方天故意让父亲放心攻击而故意留下的一个小破绽,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方天紧张地瞪着双眼,单腿立地,身子却如,忽左忽右,瞻之在前顾之在后,却就是不倒,这会儿他看似很急于脱出捆缚术,实际上却是等着老爹全力以赴,这才能在他全力攻击时,找个他不及逃脱的机会来一下狠的。

    就见得缚体术在方天体外忽地急急地闪烁着,方天躲了一会儿,却似乎在缚体术的束缚下终是无法脱身,他一幅十分着急的样子,方天这时灵气潜运,就见他脸上一红,已运起一股灵气在体表处一挣,这缚体术就“咯、咯”作响起来了。

    方震南见捆缚术已然生效,却是一喜,只见他潇洒地挥手投足起来,于他的大圈内游走不定,“万木搜神手”已经轻轻一招招使来,“轻烟细雨”、“柳条轻展”、“万木如萌”………。

    这一路拳使得毫无停滞,使得那叫一个流畅,这灵气运处却是只顾着方天的衣服头发,那里想击在方天身上,只在方天身周带起头发、衣物,无一击以方天身体为目标。

    哭笑不得的方天见父亲这般,却那里是想考教他,明显又是想考教他的衣服是否结实,头发是否盘得牢靠了。可方天却是仍在耐心地等着,这会儿看着老爹身形不动,脚下却仍蓄着劲,不是好机会啊,再等等,等这个父亲沉浸于拳法之际,放心地全力攻击之时。

    于是方天却作不及理会捆缚术的样子,只使着字母操,躲闪着诸灵气扑身而来,却随时装着不及躲闪的样子,让老爹的灵气击在身上,闪过一阵光芒来,他却只运着护体灵气相抗着。

    方震南果然攻至到兴起处,这时的他已经放开步代,却更显得身形灵动,在一个好大的圈子里,只见他游离不定,一招一式使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就在他全力以赴地考验方天衣着发饰。

    就在他放下心来全力攻击时,好方天,就见他一抓而出,这一式却是方天新练就的锻体术“三头六臂”上的体术,这时方天的手虽看着方震南尚远,却在这一握中,体内的力量直接握在了方震南右肩处,这一握之力巨大的如同巨人之握,方震南那里挣得开啊。

    正如行云流水般的方震南就如蛛网中的飞蛾,方天一惨,就听他高呼一声“啊!”,他心里早就明白不妙了,急忙拚命挥动双手,脚下一阵急点就要向后退去,可这时他那里还挣扎得动。

    方天也不动用灵气,这时灵气打击那有拳拳到肉来的痛快,就见他这时头、手、脚、肩、腰、膝、腿齐动,一道道不见破空之声的劲气不停地击打在方震南身上,方震南那里还受得起,他只来得及再次惨叫一声就被击飞,直直挂在树上。

    正吃着瓜子,与朵儿品评方天姿势如何不雅观的潘夫人小口已经合不拢了,却只嚼着瓜子皮看着树上挂着的那个呲牙咧嘴的夫君,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良久,抹不开面子的方震南才强忍着痛,半跃半跌地掉下得树来,他这才揉着腰黑着脸说:“臭小子,老子早就知道你不地道了,果然不出老子所料啊,以后休想爹爹再考较你了。”

    潘夫人忙上前搀着夫君,这时她才也堪堪地醒过神来,转头对着方天瞪了一眼,说:“臭小子,那有你这样耍爹爹的,你这简直是胡闹啊。”说完看着狼狈万分的方震南,她自己却忍不住先放声大笑起来。

    方天这时看父亲母亲都已经站定,他这才放下脚来,得意地看着这对不良父母,看了一会他才走到父亲身边,绕着父亲转了几圈,才抬着头说:“爹,不要紧吧,嘻嘻,没有爹爹这几年考较,那有儿子的今天啊,没事,你接着想招,儿子还等着呢。”

    方震南震怒地瞪着眼说:“好、好你等着,爹爹还收拾不了你个臭小子了,哼哼,咱们走着瞧!”

    方天听得爹爹发狠,不由脸上变色连退几步,捂着胸口大声地对潘夫人说:“娘啊,我好怕啊!”

    潘夫人又白了这个没正形的儿子一眼,这才憋着笑装着轻声地说:“我和你爹爹一起也好多年了,你爹是满肚子坏水的,这次吃了你一次亏,他可不会这样就轻易地放过你的,你可要小心啊。”

    方天却举头作轻蔑状地看了这个不良爹爹一眼,这才嗤笑声说:“嗤!我还怕他了,大不了水来土淹,兵来将挡!”

    方震南不由气结,挥手拍地打落潘夫人假意搀着的小手,转身拂袖而去。

    三个占了便宜的小人在院中捧腹大笑着,却那里在意这个身心俱受“重伤”的方震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