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6章 斗法

    方震南不停地探着方天的口风,却见这个儿子好像没有这回事般地,仍自在那里得意着,竟是一点也不搭理他,不接他功法修为境界的茬儿,却反而说起了诗社的事,这明显有转移话题的意图了,于是他就想了一会,他虽然还仍不明白的,这诗社是怎么回事,但他在心里却不停地计较着,这个臭小子,这两个月在王城里能有何进境的,他至多也不过还和自己一样是阴木大成,而自己阴木大成十余年,不管是功力上还是小法术的运用上那带不是远在这小子之上的,怎么就怕了这小子不成?

    想着方震南笑着说:“好啊,心境上有了进境,这功法自然就修练起来如鱼得水了,也罢,好久没有考较你的进境了,今日天气就不错,让爹爹再看看你功法练的如何了。”

    潘夫人别看与儿子说着话,她也是早就等着夫君说这一句话了,于是听到了这句话,她也笑着看了眼方震南,又带点怜意地看了眼方天,心想这儿子怕是又要吃着些苦头了,管他呢,还是看表演要紧些,好久没看儿子的精彩“表演”了,真是期待啊。

    这做娘的却只是在心里想着同情着儿子,此时她那里愿意放过这个看着宝贝儿子“出糗”的好机会,尤其是儿子“出糗”是那种扣人心弦的动作,简直要把她迷疯了。

    潘夫人也不管这父子二人如何在嘴上和心里的斗法,只看着朵儿,这会儿她语速早就快了数分地说着:“朵儿啊,你先去准备件新衣服,天儿这个儿长得快啊,过几日也是该再添几件新衣服了。”

    显然他这是给儿子被火烧光后准备的,但却不能明说,这事儿那不是谁都知道,说出来就不好了,停顿了一下,潘夫人忙又加了一句话:“对了再带点茶点、瓜子之类,也好坐着看看他们父子二人这一番各自进境如何的。”这一下,一个戏迷的范儿就算是彻底的暴露无疑了。

    方天听到这儿,也是心下一定,他就知道今天这次他期待了很久的考较算是要开幕了。

    这时的方天却更不敢露出丝毫异色来,报三年的仇的机会,可不能功亏一篑的,他这时也怕朵儿这丫头坏了他的好事,遂瞪着眼,回头对朵儿使了个眼色挑了下眉,朵儿看着方天使了眼色,忙强忍着笑意,低下头出去忙起了为方天准备衣物和潘夫人的小点心之类的看戏必备之物事来。

    方天听了父亲说要考较他一番,急急地对着朵儿使了个眼色,支走了这个可能泄了他底子的人,这才吐口气,转回头来,装出一脸苦笑的样子,无辜地看着父母二人,此时他的脸上却故意地仍带着些迟疑之色,沉吟了一会儿,他才小意地对母亲说:“娘啊,儿子这几日真是琐事缠身啊,却那有时间修练的,这个啊,是不是可以推后几日的,反正爹爹这几日也没有啥事要忙的,刚好儿子想到了修练上的事,儿子就先回房了。”

    方震南见方天这会儿要退缩,他心里更是笃定了,他那里愿意放过这次机会,这个儿子功力也是日见精深的,身体越发地向着非人方向发展着,上一次考较,儿子的拳风就已经撼动了他的护体法诀“金刚术”,再过几年这个办法也用不成了啊。

    眼看着教训儿子的日子也就越发少了起来,方震南还悔着当初的一月考较一次的家规是不是订错了呢,他是恨不得改成日日考较才是好的,可又不能轻易地说出来。这时听方天说要推后的话,就见方震南一脸正色说:“胡闹,这日常考较怎么是你想改日就改日的,为父的决定了,就在今天。”

    潘怜儿也知道夫君的那点小心思儿,却也不想儿子为难,就轻声劝着儿子:“就听你爹爹的好吧?儿子,你可是如今方家的一代天才,不能堕了志气的,可要顶住噢。”

    方天这时见没有其他事端发生,这考较进行的还算是顺利了,于是在心里早就偷笑着的他,却垂着头还是装着不情愿的样子,磨蹭着,带着一脸苦色随父亲走向大院。

    这方震南却似早有疑心似的,这一次这圈子却足足划在了相距百米开外,如此一来,这灵气攻击因为离的远了,多多少少的会减少攻击的威力,却是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画完方天的圈子,他到了自己立足之处,又想了一会,方震南在画圈时却是手上轻轻一抖,于是他脚下的圈子已经斜斜地划去,这却是足有了一米多的回旋之地了。

    方震南叹气摇着头说:“今儿个这圈画得是有点斜了啊,倒是无妨,也不差这些个。”

    偷偷地打量了百米外的儿子一眼,正看见方天一脸惊讶地看着这方,那眼神分明是在说“还带这样的啊?”。看着,方震南不由有些恼羞成怒了,他遂大喝一声:“小子,站好了,爹爹这是要考较于你,你东张西望地成何体统的?”

    方天这时仍是假作吃惊地小声说:“爹爹,你这圈子划的……。”

    方震南却不待方天话说完已叱道:“住嘴,你只管等为父考较与你,那里这般多话了仔细你的皮肉。”

    方震南强自撑着面子,虽然脸上有点发红,他仍自带着一丝莫名的威严,漫步走到方天身边,却令方天又抬起一只脚,这方震南这才又擦去旧圈子,在紧贴着方天的一只脚划下一个前所未见的小圈子,这圈子显然只给方天留下了一只脚的大小空间来。

    方震南却一边划着圈子,一边教训着儿子说,“这修练一道只在方寸之地,天儿你功力进境日精,这锻体术为父看着也是进步神速的,却是无法考究了,不过为父想来,锻体术就是讲究身法、肉身强壮、力道如山的,最是讲究下盘功夫的,只在这小圈子里才能见得真功夫的,这样爹爹才能看出你体术的功力来,儿子站好,爹爹相信你。”

    方天不由苦笑点头,心里暗骂着,这老狐狸,这莫不是发现些啥了?

    方震南见儿子摇头叹气,却也不走向自己的圈子,他也自去坐在院内小桌旁等着朵儿带回茶点来了,不一会儿朵儿回来,放好茶点,于是这三人竟坐着桌旁谈论起天气来了,这会是直直地把方天就晾在了一边了。

    方天却早已急了,只见他脚下一动,身体已如风中柳絮,下身不动,上身轻摇着,一边大声喊着:“老头子,来不来,我要小解了,我忍不住了,一只脚就向圈外放去。”

    方震南却正向这边看来,闻言,大怒道:“臭小子,小解也要忍着些,爹、娘这一番考较,却是还没有开始呢,只这一番爹就看出你这心境上却还差着点修为的。”

    一边潘夫人听方震南怒吼,也是捂着嘴忍着笑说:“是啊,儿子你这心境我看也是还差着点的,这就着急了不是。”

    方震南教训完,听得夫人附合他,顿时觉得挣回了不少面子来,他又面带着得意地坐着吃了块点心,慢慢地咽下,这才施施然站起,又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走回圈子,慢条丝理地说,“儿子啊,你先来,爹爹倒要看看你的小法术进境如何。”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