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4章 离京

    方天、方雪、方片离家到紫红月游历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私塾也要开课了,众小都是些未翘过课的乖孩子,心里也是记挂着要开课了,只有依依不舍地离开他们仍未逛够地紫红月王城了。

    不过这一次总算是做成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解决了方雪的终身大事,对这一点方天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的,那怕这事它已经快影响到方天的日常生活,那就是不停地有人前来求诗,让方天十分的痛恨着,但还是不得不说至少不会那么让人头痛了。

    方家府中众位长辈们都没有溺宠子女的习惯,个个管教起来十分严厉,没有一点儿爱幼之心的,加上对这几小也是期望日深着,所以管束起来就更是不讲情面。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家里的嫡系之争,家主之争,也有或明或暗的功法修为上的争斗,事儿也就变得更复杂了,那怕是家主也不能从这些争斗中置身事外,更何况这几个小家伙的。

    如今这几小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家里这么多事,但直觉告诉他们,早一天回去,少被人抓住一点痛脚,还是更安全些,他们那里敢再多呆,迟上那怕一天,回去还不知道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会怎么被教训呢。

    这不是还远远没有到开课的日子,他们就各自收拾好了行礼,这日子一到,他们收拾好东西就可以上路了,这几小就与家人,李干大人一一辞别返回方家大院而去。

    与家人作别倒是轻松,几个礼施罢,听了些教训也就罢了。

    这李干大人处却着实纠缠了一会儿。

    李干大人如今是大理寺少卿,职高位尊,又深得大正王器重,加上如今刑部尚书胡正远年事已高,很少理事,这李干就越发事务烦忙,反而没有时间深究学问了。

    如今好不容易见方天来访,也不多话,那管几小前来的目的是辞别,抓住方天只是喊着:“住马厩的小儿,快快作诗来。”

    方天也不慌张,只指着肚子说:“这时啥都没有,拿什么做诗。”

    闹了足一个时辰,李干门下仆从已经前来张望、促架了数次了,李干仍是拿惫赖的方天无计,他也没时间多纠缠方天,没奈何的恨恨地拂袖而去。

    看着李干恨恨的走了,方天才得空伸手抹了一把汗,瞪了眼在一边看热闹的方雪、方片,方天不由骂了一句没义气,方片还没有反应过来,方雪却不愿意了,她回瞪了一眼方天说:“对付你这种诗圣,还讲那东西,有用吗?有义气也行啊,作几首诗义气就有了,没有诗,跟你讲义气那是白搭。”好吧,方雪这会儿还拿着方天不愿为诗社作诗的事生气呢。

    方天这时唯有张大着嘴,却无言以对了。

    方天一行也不敢在多闹,一边斗着嘴,一边策骑向郊外方府飞奔而去,回到家中又一一拜见过各位长辈,这游历也算是结束了。

    可方天如今却不是未到过红月王城的没有见过世面的方天了。

    这不才归家入私塾学习还没几日,这天方天就已经开始等着一个出一口气的好机会了,他知道,这个机会马上就要来临了,方天已经有些忍不住挑起了眉头,将剑眉挑成了一字眉,不知道自己的眉毛已经出卖了自己,他却隐隐地担心会露出马脚来,转头看了眼朵儿,方天问道:“朵儿,我看着怎样?”朵儿连头也没抬地说:“得意忘形啊!”方天听了连忙沉下心来,做出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来。

    果然,到了人约黄昏后,月落柳梢头的时候,在家窝了几个月的父亲就不动声色地已经准备妥当了,他要考较下下游历归来的儿子的功法境界了。

    他的借口却是要看看儿子是不是不务正业,荒废了功法。

    于是这个不到中年的“严父”刚吃完饭,就拿出了威严的派头来,他刚做出一点样子,方天就斜着眼看向母亲,不出所料,娘亲面上一脸喜色,看来也是很期望这一场大戏的开幕。

    话说这对父子的功法考较的历史也不短的,大约也有四、五个年头了,方父自从发现方天虽是个废灵体,却在多年锻体术的修练下,早就练得身如坚钢,指如铁石,这就让一直以来不停地渴望着欺负自己儿子的方震南十分郁闷了,考较还没有一年,方震南就再也没兴趣与儿子进行肉体层面的“亲密”接触了,因为凡是与方天肉体“亲密”接触过的肌肤那是非红即肿的,而比这种肿痛更让方震南受不了的是这太丢面子了。

    三年前的某日,方震南就想好了一种比较安全的考较之法,随后他发现这法儿是很有效的,从此以后这个不良的父亲就得意地将之定为方家家规了,这种考较也就随之成了方天一直以来的恶梦。

    通过了第一次考教后,方天就一直无比地痛恨着这种考较法,也对这个不良的爹爹无数次地嗤之以鼻了,可是这无良的爹爹自己却是始终感觉良好的,也始终坚持这种教子之法,多次反对可是不知怎地,连他的母亲潘夫人也在多次考较后坚持认为这种方法很有效,不管是从少数服从多数的角度,还是从这个社会的根源上,都没有他做儿子的说话和反对的份儿,于是方天很无奈,却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这种考较也就成了方震南显示“武力”和“严父”形象的唯一的途径了。

    今夜方震南创造的别开生面的考较法又一次要隆重登场了。

    现在我们可以了解一下方震南式的考较法了。

    方震南的家规中规定的考较法就是由考较者,方天的父亲方震南划定两个小小的圈子,父子二人站在自己的小圈里不能使用武器,凭着灵气向对方攻击。

    这小子圈那叫一个小,圈中只能勉强立得住两只脚,还得是紧紧闭拢一处的,要想在里面做出些超难的体操动作还不出圈子,可以保证,至少没有一个体操冠军可以做到,更何况在做体操时,还有一个修真者不停地用灵气进行着不下于机枪扫射的远程攻击啊。

    考较时,方震南的规定是在圈中站定,父子二人就互施功法灵气攻击对方,只要谁出了圈子那就是输了。

    这种考较法可以说就是专门针对方天这种肉体力量强大,却至今仍没有任何远程攻击的体修的最佳办法了。

    在过去三年里,方天无法修练灵气之时,那可是没少吃这种考教法的苦头的,当父子二人站在数十米开外时,方天的拳风早已失去了他的全部威力了。

    过去的方天运足了全身的神力,于小圈内对着父亲拳打脚踢的,就见这拳风如刀,挥脚,也是风如气暴,可即使他的废物爹站在那儿不动,只是大呼小叫着:“好凶残的一拳啊,哇,这一脚好狠,小子是爹爹考较你呢还是你要弑父啊,小子你好狠啊,老爹我受不了了,我要还手啦。”

    然则实际上这数拳脚击去,却只击得方震南衣袂乱飞,甚至于无法击动方震南施在身上的护体法术,就已经失去了它们的全部作用了,更何谈要将方震南击出那个小圈啊。如果仅凭着肉体击打空气产生的破空力量与父亲对攻,方天显然就只有轮为被虐的对象的命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